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是中國上古時期神話傳說人物之一,在中國神話傳說及東方神話之父袁珂所著《中國神話傳說》中非常精彩。在黃帝時期,北方大荒中,有座名叫成都載天的大山,居住著大神后土的子孫,稱夸父族。夸父族人都是熱心公益,善於奔跑,身懷巨力的人。因為他們長的個個身材高,力氣大,所以又稱巨人族。他們仰仗這些條件,專喜替人打抱不平。夸父族的人幫助蚩尤部落對抗黃帝部落,但是後來被黃帝打敗。

基本信息

相關傳說

版本1

夸父追日 夸父追日

在黃帝時期,北方大荒中,有一座大山,拔地而起,高與天齊,故曰“成都載天”。那山削岩絕壁間雲霧繚繞,松柏挺立,一派雄偉壯麗的景色。在這仙境般的大山上,居住著大神后土傳下來的子孫,叫夸父族。他們個個身材高,力氣大,專門喜好替人打抱不平。當南方蚩尤被黃帝打敗,派人來夸父族救援時,夸父族多數覺得應該幫助弱者,於是決定出兵參加反對黃帝的戰爭。

夸父逐日 夸父逐日

蚩尤族人得到了夸父族人的幫助,如虎添翼,再和黃帝作戰時已經勢均力敵,相持不下了。黃帝的軍隊的暫時敗北,急的黃帝一籌莫展。於是上泰山去找各路神仙幫忙,有一個自稱“玄女”的婦人前來拜見黃帝,教他兵法。接著又有人給黃帝送來了昆吾山的紅銅,供他造寶劍用。這把寶劍斷金切玉,削鐵如泥,顯示了上古青銅時代的冶煉技術。從此,黃帝藉此所學行軍布陣,在涿鹿大戰中,終於擊敗聯軍並殺死蚩尤,剩下的夸父族人跑回了原住地。

不久,大地發生了嚴重的旱災,太陽象個大火球,烤得大地龜裂,江湖涸乾,一片荒涼。夸父族全體出動找水抗旱,但江湖涸乾,到哪找水呀?夸父首領氣急了,發誓要把太陽摘下來。太陽見夸父真發火,也有點心慌,加快速度向西落去。夸父首領撥腳就追。太陽滑行得更快了,一面向夸父射出熱力,想阻止他前進。夸父儘管汗如雨注,卻不肯停步。追呀追呀!夸父瞬息間已追了萬里。看看快追到太陽落下的地方——禺谷,“看你往哪逃!”夸父高興極了!

太陽眼看無處可逃,冷笑幾聲,殺了個回馬槍——將所有的熱量一齊向夸父射去。夸父一陣頭暈目眩,眼前金星亂迸,口乾舌焦,雙手不覺軟垂。“不能倒下去!”夸父一面鼓勵自己,一面俯身去飲黃河的水,想喝點水後再捉太陽。哪知他喝乾了黃河,連渭水也喝乾,還是感到口渴難忍。倔強的夸父決心去喝大澤的水,再去和太陽較量。大澤又叫瀚海,是鳥雀們孳生幼兒和更換羽毛的地方。夸父剛走到大澤邊,還沒俯下身來,一陣頭暈,轟地一聲,像座大山似的頹倒了。

夸父遺憾地看著西沉的太陽,長嘆一聲,把手杖奮力往太陽拋去,閉上眼睛死了。第二天早晨,太陽神氣活現的從東方升起,一看頹然而倒化成大山的夸父,也不由暗暗欽佩夸父的勇氣。說也奇怪,經太陽光一照,夸父的手杖竟化成一片桃林,滿樹掛著碩大的果實。

夸父追日的行為是一種大無畏的精神,雖然不切實際,卻也顯示出原始社會人們心靈和思維的簡單。

版本2

夸父 夸父

古時候,北方有一個巨人,名叫夸父,雙耳掛著兩條黃蛇,手裡拿著兩條黃蛇,住在一個荒涼的山上。

夸父生性喜歡探求。有一天,他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想看看太陽究竟是個什麼樣子。他邁開雙腿,象一陣風似的跑起來,眨眼之間就跑出了幾百里。

夸父自不量力,一心要追上太陽,一直追到禺谷。這是太陽落下的地方,落日象一團火球,烤得夸父口乾舌燥。他渴得要命,跑到黃河去喝水,黃河的水不夠喝,他又趕到渭河。渭河的水也喝乾了,還是不解渴。他又往北方的大湖趕。沒有來得及趕到大澤,就在半路上渴死了。

夸父死的時候,丟掉了手裡的拐杖,拐杖落下的地方,變成了一片桃林。夸父的身軀變成了一座大山,稱為夸父山。桃林、夸父山都在如今的靈寶市。靈寶市古時候叫做桃林縣,從函谷關以西直到華陰,三百裡間桃林茂盛。夸父山在靈寶市陽平鎮東南靈湖峪和池峪之間。

版本3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遠古時代,在我國北部,有一座巍峨雄偉的成都載天山,山上住著一個巨人氏族叫夸父族。夸父族的首領叫做夸父,他身高無比,力大無窮,意志堅強,氣概非凡。那時候,世界上荒涼落後,毒蛇猛獸橫行,人們生活悽苦。夸父為了本部落的人們能夠活下去,每天都率領眾人跟洪水猛獸搏鬥。夸父常常將捉到的兇惡的黃蛇掛在自己的兩隻耳朵上作為裝飾,引以為榮。

有一年,天大旱。火一樣的太陽烤焦了地上的莊稼,曬乾了河裡的流水。人們熱得難受,實在無法生活。夸父見到這種情景,就立下雄心壯志,發誓要把太陽捉住,讓它聽從人們的吩咐,更好地為大家服務。

一天,太陽剛剛從海上升起,夸父就從東海邊上邁開大步開始了他逐日的征程。太陽在空中飛快地轉,夸父在地上疾風一樣地追。夸父不停地追呀追,餓了,摘個野果充飢;渴了,捧口河水解渴;累了,也僅僅打盹。他心裡一直在鼓勵自己:快了,就要追上太陽了,人們的生活就會幸福了。

夸父 夸父

他追了九天九夜,離太陽越來越近,紅彤彤、熱辣辣的太陽就在他自己的頭上啦。夸父又跨過了一座座高山,穿過了一條條大河,終於在禺谷就要追上太陽了。這時,夸父心裡興奮極了。可就在他伸手要捉住太陽的時候,由於過度激動,身心憔悴,突然,夸父感到頭昏眼花,竟暈過去了。他醒來時,太陽早已不見了。

夸父依然不氣餒,他鼓足全身的力氣,又準備出發了。可是離太陽越近,太陽光就越強烈,夸父越來越感到焦躁難耐,他覺得他渾身的水分都被蒸乾了,當務之急,他需要喝大量的水。於是,夸父站起來走到東南方的黃河邊,伏下身子,猛喝黃河裡的水,黃河水被他喝乾了,他又去喝渭河裡的水。誰知道,他喝乾了渭河水,還是不解渴。於是,他打算向北走,去喝大澤的水。可是,夸父實在太累太渴了,當他走到中途時,身體就再也支持不住了,慢慢地倒下去死了。

典籍記載

《山海經·海外北經》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於河、渭;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

【譯文】:夸父與太陽競跑,一直追趕到太陽落下的地方;他感到口渴,想要喝水,就到黃河、渭河喝水。黃河、渭河的水不夠,又去北方的大澤湖喝水。還沒趕到大澤湖,就半路渴死了。他遺棄的手杖,化成桃林。

《山海經·大荒東經》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大荒東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應龍處南極,殺蚩尤與夸父,不得復上。故下數旱,旱而為應龍之狀,乃得大雨。

【譯文】:在大荒的東北角上,有一座山名叫凶犁土丘山。應龍就住在這座山的最南端,因殺了神人蚩尤和巨人夸父,不能再回到天上,天上因沒了興雲布雨的應龍而使下界常常鬧旱災。下界的人們一遇天旱就裝扮成應龍的樣子求雨,就得到大雨。

《山海經·大荒北經》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夸父[中國古代神話人物]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載天。有人珥兩黃蛇,把兩黃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於禺谷。

捋飲河而不足也,將走大澤,未至,死於此。應龍已殺蚩尤,又殺夸父,乃去南方處之,故南方多雨。

【譯文】在北方的大荒之中,有座山名叫成都載天。山上有個人,耳朵穿著兩條黃蛇,手中握著兩條黃蛇,名叫夸父。后土生了信,信生了夸父,夸父不自量力,想追逐太陽的影子,在禺谷就趕上了。將要到黃河喝水而黃河水卻不夠喝,將要跑到大澤,還沒到,就渴死在這兒。應龍已經殺死蚩尤,又殺死了夸父,便到南方去居住,因此南方便多雨水了。

《山海經·中山經》

山海經 山海經

又西九十里,曰夸父之山,其木多椶柟,多竹箭,其獸多㸲牛、羬羊,其鳥多鷩,其陽多玉,其陰多鐵。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是廣員三百里,其中多馬。湖水出焉,而北流注於河,其中多珚玉。

【譯文】:從常烝山再往西九十里,有座山名叫夸父山。其上生長的樹木大多是棕樹、楠樹和小竹叢。山中獸類主要是㸲牛、羬羊,鳥類主要是錦雞。山南麓有很多玉石,北坡有很多鐵礦石。山北有一片樹林,名叫桃林,方圓三百里,林中有很多馬。湖水從這山中流出,再向北流入黃河,其中有很多珚玉。

《列子·湯問》

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於隅谷之際。渴欲得飲,赴飲河、渭。河、渭不足,將走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屍膏肉所浸,生鄧林。鄧林彌廣數千里焉。

【譯文】: 夸父自不量力,打算要追趕太陽,一直追趕到太陽落下的地方;口渴了,想要喝水,到黃河、渭水去喝水。黃河、渭河的水不夠了,夸父又向北去喝大湖裡的水。他還沒趕到大湖,就半路渴死了。他丟棄的手杖,頓時化為一片桃林。桃林瀰漫,有方圓數千里那么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