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樂園[渡邊淳一作品]

失樂園[渡邊淳一作品]

本書是當代日本著名小說家渡邊淳一的小說作品。作品講述的是一場悲劇性的婚外戀,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都市生活和當代日本人的種種心態。作品情節生動曲折,真切感人,文字優美。本書在日本出版後曾長期雄踞暢銷書排行榜榜首,改編成同名電影和電視劇上演後家喻戶曉。

基本信息

內容簡介

失樂園(全譯本)失樂園(全譯本)
《失樂園》是一部夢幻與現實、靈與肉、歡悅與痛楚相互交織的震撼心靈的傑作。奇妙的心理活動與錯綜複雜的感情糾葛,溶入到異域特有的四季更迭的綺麗環境裡,令人迴腸盪氣。《失樂園》在日本出版後曾長期雄踞暢銷書排行榜榜首,改編成同名電影和電視劇上演後家喻戶曉,形成所謂“失樂園現象”。《失樂園》講述事業失意的久木,偶識書法教師凜子,工作狂的丈夫對凜子的冷漠,因工作變動而失意的久木與妻子不冷不熱的麻木關係。無愛的家庭婚姻與難於抵禦的情感誘惑,使凜子與久木陷入“婚外情”的漩渦。在男歡女愛中,兩人越來越合拍,深深沉浸於發泄身體後的狂喜與體驗。甚至凜子為父親守靈期間,他們也難以自持,魚水尋歡。但二人世界之外的現實,卻越來越冷,無法容身。久木的家庭爆發冷戰,凜子的丈夫嫉恨難平,為了報復而不願離婚。一封匿名信,更是讓久木遭到公司冷遇,以辭職告終。兩人終於決絕地同居一室,脫離一切社會關係與倫理束縛,放縱地燃燒著欲情之火,體驗著失去樂園與得到樂園的矛盾。為了不從巔峰跌落,兩人決定迎向至福,而至福降臨的那一刻,他們突然慨嘆:“活著真好!”
小說雖然講述了一個悲劇性的婚外戀故事,卻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都市生活和當代日本人的種種心態。男女主人公並不是因為缺少關愛而去尋找外遇,也不會因為情感老化而走向離婚,他們既厭倦家庭又留戀家庭,他們做出的所有姿勢,都是不知如何自衛的自衛,是生命最後的激越階段的背水一戰。書中個別地方雖有兩性激情的細緻描寫,但都為推動情節與刻畫人物心理所必須,且呈現出了一種人生經歷的美好,沒有低俗、猥褻之感。
渡邊淳一最為經典、影響最為深遠的一部作品。

作品目錄

上卷

落日、秋天、良宵、日短、初會、冬瀑

下卷

春陰、落花、小滿、半夏、空蟬、至福、終章

譯後記

愛與性的執著探索

創作歷程

渡邊淳一:
我當了10年的醫生,主要是在北海道大學的外科部做外科醫生。在當醫生的時候,我看到了非常多的患者,對於病痛的一些恐怖,或者對於死亡的恐懼。但是我認為在這么多死亡的悲劇當中,能夠拯救死亡的可能唯一就是愛了。我曾經看過有一個臨死的病人,他對死亡非常恐懼,不停的顫抖,但是他的愛人在他的身邊,抓住他的手的時候,他就能夠鎮定下來,似乎也忘記了死的恐懼的感覺。我想我看到了這么多的死亡的恐怖,我就更願意寫關於愛情的東西,但是我不能確認愛是不是能戰勝死亡,但是我非常願意寫這個主題。
另外一點,我想補充一下,醫學是一種從肉體上對人進行探求的科學,它更多的是從理論上去探求人到底是什麼樣的結構。但是,人是很難在理論上完全能夠解決的一些東西,有一些理論上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們只能把它轉到情面或者精神上,那可能就是文學或者小說,用文學小說去描寫或者解決這些問題,我想這兩者既不一樣,又有共通的地方。
我想我的小說寫的是人的一種本能的痛苦,《失樂園》裡面的兩位主人公,對社會來說,他們是觸犯了倫理的道德,為這個社會所不容的。但是,我的作品裡頭並沒有故意寫他們積極地對抗這個社會,而是重點去寫他們不願意被社會所壓抑。
一般來說,可能大家都會認為死是一種悲觀的、令人傷感的、消極的事物。但是我認為,死是一種強烈的自我表現的一種方法,是一個人為了能夠強烈留下一種印象的方法。比如說一個人有可能一輩子平平淡淡、庸庸碌碌的死,也可能在非常年輕的時候一下子死去,後一種死法可能給別人留下更深的印象,也可能是一種積極的方式。我想這樣的想法不僅僅在日本,在中國我想也會有類似的想法。特別是在東方、亞洲、印度啊,特別是受佛教思想影響的地區都是共通的。
完全認為死是一種消極的事物,我想是不對的。比如說大家都能夠理解,在一些社會大的運動當中,那些為了什麼革命而死掉的人,他們不是很光榮嗎?這是很積極的一些例子。講一下我自己的體驗,我在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曾經有一個戀人,但是她突然在那個時候死去了,她對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她的死對我的人生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至今還記得她18歲的面容。

點評鑑賞

作者自評

假如一個有婦之夫和一個有夫之婦狂熱的相愛了。他們首先會考慮生活在一起或結婚。可是他們都已經結過婚,他們深知,即便是最熾熱的愛也會因婚後浸泡於日常瑣事而漸漸變得乏味,到頭來,相愛的人只會成為生活的伴侶。倘若不願意這樣,而希求永遠保持最熱烈的愛,他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在愛的極致一起死去。愛的紐帶就再也不會鬆懈了。出於這樣的考慮,他們摟抱在一起,喝下了含有毒液(氰化鉀)的紅酒,共赴死亡之旅。
這是一部描寫成熟的男人和女人追求終極之愛的傑作。
我認為寫男女情愛小說的作者,如果他沒有自己的體驗,沒有這種實感,是不可能寫出這樣的小說來的。我曾經愛過一個人,想更多更多地愛她的時候,我會突然感覺到一種近乎於死亡的不安。所以《失樂園》的基礎是有我自己的真情實感和體驗在裡面,當然裡面有虛構的東西,否則不會有這種強度。
我寫的不僅僅是婚外戀的問題,我關心的是愛的轉變。在不同的時間段里,愛也在不斷地變化,沒有永久的愛。我寫的是人的本性,以及真實的感情的變化。人們受到的傳統教育是,愛一個人就要對他(她)全心全意。事實上,你不能否認變化也是一種真實存在。我寫小說並非要給大家上教育課,並不是要求大家也跟我小說中的人物一樣去移情別戀,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要將現實社會中最真實的一面用文字表達出來。
中年人會有各種各樣複雜的關係,他們背負著這些複雜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講年輕人的愛是很純潔的,但是中老年人為了愛拋棄了很多,背負著很多負擔還能獲得愛,我認為這是更加純潔的愛。
我之所以在《失樂園》中做了那樣的描繪,是因為我有一種危機感,我感到人類已經迷失了自己的原點,他們不知道在高度發達的文明社會的反向極上,我們人類充其量不過是動物。既然作為生命的物體來到了這個世界,我們就應該讓自己的生命更加燦爛,重新喚回生物本應有的雌與雄的生命光輝。《失樂園》的出發點,就是在表現聲明主題質疑的愛中,力圖包含性愛的絕對。

豆瓣熱評

這一章在落日的鎌倉,久木和凜子在這裡偷歡,落日就像他們一樣,有著金黃炫目的顏色,卻在一瞬間後被黑暗吞沒,任海邊景色如何美好,隨著時間的過去,終只剩下黑沉沉的一片深淵。都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再次在渡邊淳一的筆下讀到這句詩的意義。對丈夫毫無關心的凜子,在她心中貓的地位竟高過自己的丈夫,兩人無身體上的交集,自然不可能在其他的方面有更多的交流。對於久木,凜子不僅從身體上開啟了從未有過的快樂,而且從肉體過渡到精神,展開了愛。失樂園有一個令人無望的開頭,凜子的那句“好可怕”,不僅是身體到達極樂的感慨,更是對於現實的畏懼。對於上天賜予人的歡愉不可抗拒力以及對世俗倫理的罪惡感,以及偷情帶來的刺激感,讓她的感官似乎是放大了許多倍,痛苦、徘徊、極樂、害怕,她怕的是下地獄,但凜子幾乎是沒有內疚感的,女人天生就是追逐情感的動物。這是一種本能。而久木內心被一種巨大的成就感充斥著,他把一個看似如楷書般的女人從端莊典雅的壓抑中解放出來,變成了一個沉淪在愛欲中自由奔放、不斷追尋感官行走的真正女人而感到莫大的興奮和價值感。他自然不會停止,也許他內心也產生過一絲迷惑,卻被貪享歡樂的心左右過去。凜子和久木,落日的感情是這兩人的寫照。
婚姻已經成了愛情的墳墓。“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張愛玲如是說。無論對男人對女人來說都一樣。對方已經成了自己的生活伴侶而不是愛人。今早看讀者,男人的理想型情人,狐仙那樣夜裡偷情白天回家,終歸不留凡間的絕代佳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若有若無。不是說男人壞,女人也一樣的。愛情怎樣才能長久?進入了婚姻的圍城怎樣才不會把愛情送進墳墓?
終於結束了,他們還是殉情了。最終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選擇死亡,久木遇見凜子,拋妻棄女,漸漸隔離於世界之外。凜子遇見久木,拋棄家庭,親情,被周遭所拋棄。死不是為了幸福,而是不能解決日益增多的煩惱,怕自己有天會為認識對方而後悔。再完美的愛情也抵不過時間。我們還要相信愛情嗎?

社會影響

《失樂園》1997年經日本講談社一出版,便引起了極大的社會反響,成為空前的暢銷書。小說的書名還獲得了日本1997年流行語大獎。《失樂園》曾先後改編成電影和連續劇,形成了經久不衰的《失樂園》現象,也成為了渡邊淳一情愛文學的最高代表作。1998年初譯介到中國後,也同樣使渡邊淳一在大陸擁有了很高的人氣,從此,他的許多作品被陸續介紹到了中國,成為中國讀者熟知的日本當代作家。
由於渡邊淳一作品的熱銷,也造成了出版的混亂,侵權、盜版等層出不窮。因此,渡邊先生為了規範大陸渡邊淳一作品的出版市場,渡邊淳一的作品只授權給中國大陸兩家出版社,其中一家是作家出版社。作家出版社陸續推出的“渡邊淳一·精品小說珍藏”系列、“渡邊淳一·兩性關係讀本”系列、“渡邊淳一·醫療普及手冊”系列共十本,即是這一整頓後的成果。

作者簡介

渡邊淳一渡邊淳一
渡邊淳一,1933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札幌醫科大學畢業,醫學博士。畢業後留校擔任骨科講師。後棄醫從文,於1965年以小說《列後整容》正式登上文壇,並獲得“第12屆新潮同人雜誌獎”。1970年《光與影》獲“直木文學獎”。1980年《遠方的落日》獲“吉川英治文學獎”。據其劃時代傑作《失樂園》改編的同名電影,獲1997年國際坎城電影節金獎。渡邊淳一著有50餘部長篇小說,以及多部散文、隨筆集。其中,《櫻花樹下》是渡邊淳一最喜愛的作品。2001年擔任日本直木文學獎評審,2003年獲菊池寬獎。渡邊淳一著有100餘部長篇小說及多部散文,隨筆集。時至今日,依然活躍在日本文壇第一線。1998年,在渡邊淳一的故鄉札幌市設立了“渡邊淳一文學館”,已對公眾開放。渡邊淳一不但是當今日本文壇大家,在中國,也是最引人注目、最受歡迎的日本文學巨星之一。
代表作還有:《心臟移植》、《雪舞》、《花葬》、《眾神的夕陽》、《紫丁香冷清之街》、《失樂園》、《如此之愛》、《男人這東西》、《野蒿園》、《紅花》、《異戀》、《紅》、《不分手的理由》等。
渡邊淳一的作品初期以醫學小說為主,後拓寬至傳記、隨筆和情愛小說,內容豐富、體裁多樣。他擅長從醫學角度,探究男女兩性的根本,深刻描繪了現代人在愛情與婚姻迷局中,欲望與心靈的衝突與糾葛。他的作品從現實生活中尋求現代人生的意義與命運抗爭。從醫的知識與生活積累在創作題材、手法、觀念等方面給日本文學拓開了新天地。以全新的視角探索人性發展與現代社會倫理、道德關係的矛盾衝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