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日本小說家]

太宰治[日本小說家]

太宰治(だざい おさむ),本名津島修治(つしま しゅうじ),日本小說家。太宰治從學生時代起已希望成為作家,21歲時和銀座咖啡館女侍投海自殺未遂。1935年《晚年》一書中作品《逆行》列為第一屆芥川獎的候選作品。結婚後,寫出了《富岳百景》及《斜陽》等作品,成為當代流行作家。1948年6月13日深夜與崇拜他的女讀者山崎富榮跳玉川上水自殺,時年39歲,留下了《人間失格》等作品。太宰治是日本戰後無賴派文學代表作家,父親津島原右衛門曾任眾議院議員、貴族院議員,同時經營銀行與鐵路。母親體弱多病,自小他由姑母及保姆照顧下長大。中學時期成績優異,對芥川龍之介、泉鏡花的文學十分傾倒。

基本信息

津島修治

太宰治太宰治
太宰治(だざいおさむ、1909年6月19日-1948年6月13日)日本小說家、作家。本名津島修治,出生於青森縣金木村,(現 五所川原市金木町)考入東大法文系,因故,中途退學。

日本戰後無賴派文學代表作家,父親津島原右衛門曾任眾議院議員、貴族院議員,同時經營銀行與鐵路。母親體弱多病,自小他由姑母及保姆照顧下長大。中學時期成績優異,對芥川龍之介泉鏡花的文學十分傾倒。芥川的自殺對高校時期的他產生了相當大的衝擊與影響,1930年,進入東大法文科,初會井伏鱒二,奉為終生之師。文學、愛情、革命這三大主題貫穿了太宰治青年時代的創作。

一九四八年是太宰治生命中的最後一年。他創作了小說《櫻桃》,並開始連載《如是我聞》,對日本文壇進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他按計畫完成了最後一部中篇《人間失格》(喪失為人的資格),之後於六月十三日和山崎富榮投水自殺,屍體於十九日清晨被發現,這天恰好是太宰治的生日。這一天后來被後人稱作[櫻桃忌],以紀念太宰治。

創作生涯

太宰治奔跑吧,梅洛斯。

前期是1932至1937年,這是左翼運動被鎮壓的時代。著有短篇小說集《晚年》(1933~1936),共收入了40篇,這些短篇都充滿了青春時期的熱情,多角度地反映了作家自己的主張和內心世界。此後又發表《虛構的傍徨》(1936)、《二十世紀的旗手》(1937)等作品。

中期是1938至1945年。著有《女學生》(1939),獲第四屆北村透谷文學獎。此外尚有《童話集》(1945),發揮了作家奔放的想像力。

後期是1946至1948年,一般認為,太宰治的後期創作最有成就,戰爭剛結束,他就發表了《潘朵拉的匣子》和《苦惱的年鑑》等小說,提出了追求“喪失了一切,拋棄了一切的人的安寧”的觀點,以農本主義的幻想批判戰後虛偽的文人騷客。在他戰後的作品中,短篇《維榮的妻子》(1947),中篇《斜陽》(1947)、《人間失格》(1948),被認為是最優秀的代表作品

無賴派文學

太宰治作品太宰治作品

無賴派文學,靈魂憔悴破敗之音。顧名思義,無賴派文學在日本主要是指以自謔的態度來表現戰後日本戰敗社會與現代人精神與感官世界的雙重委靡,疏遠於主流之外,以頹廢抵抗社會化,現代人身陷其中而又難以脫離的異化被一再抵制,由此 “無賴派”對戰後日本文學的影響深遠。

太宰治在《東京八景》中有段話很形象地表明了無賴人的無奈境地“我是無知驕傲的無賴漢,也是白痴下等狡猾的好色男,偽裝天才的欺詐師,過著奢華的生活,一缺錢就揚言自殺,驚嚇鄉下的親人。像貓狗一樣虐待賢淑的妻子,最後將她趕出。”

“我深刻體會到,像野獸的,並不只有所謂的軍閥。那並不拘限於日本人,而是人類一個大問題。”(《貨幣》)當社會已經成為一種懲罰與訓誡的嚴密組織時候,太宰治的主人公往往表現出很強的邊緣性人格障礙,厭倦社會,太宰治書中主人公或者說他自己往往對社會的格格不入, “不合法,對我來說有點好玩。說得更明白點,這讓我心情大好。世界上所謂的合法,反而都是可怕的”(《人間失格》);同時又因無力反抗而厭倦自我,所以以不作為的頹廢墮落來抵制一統的普世價值,但是理性思維與非理性行為在不斷脫節拉鋸自責,最終生命在在自我沉淪與放逐中跌入毀減滅絕。

作品評價

太宰治作品太宰治作品
對於太宰治作品的評價,爭議往往很大,愛者眾多不假,詆毀者也不少,其中三島由紀夫或許是最為嚴重的,批評太宰治“氣弱”,人也很討厭。但是他後來卻在文章中分析說討厭看太宰的作品,也許恐怕是因為他暴露了自己所不願意暴露的心情所致。

其實,即使三島不說,當時也有人注意他們風格存在內在的一致性,三島看見太宰治的不安,或許是一種類似從鏡中看到另一個我的緣故。還是奧野健男說的最為切題, “無論是喜歡太宰治還是討厭他,是肯定他還是否定他,太宰的作品總擁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太宰筆下生動的描繪都會直逼讀者的靈魂,讓人無法逃脫。” 因為,我們心中或明或暗,都存有懦弱的一塊,被他無聲地侵襲,無從迴避。

生死觀

太宰治太宰治自殺地-日本.玉川上水
因為太宰治一生多次自殺,所以在他最後一次也就是第五次自殺之前的失蹤,1948年6月15日的《朝日新聞》還登載了一則小新聞《太宰治先生出走了嗎?》;6月19日,太宰治於情人在玉川上水投水離世,因為這天也是他三十九歲生日,所以從此在日本生死如果再同一天,就會被稱之為“櫻桃忌”,語出太宰治晚年作品《櫻桃》 。
加藤周一認為日本人的死生觀中,自殺非常重要。日人認為生如櫻花,在絢爛的巔峰迅速凋謝是具有非常美學意蘊,畫家古賀香江直接說 “再沒有比死更高的藝術了,死就是生!”,所以日本現代文人多有自戕之舉,太宰治之外,北村透谷芥川龍之介川端康成牧野信一三島由紀夫等等均是此輩中人。自殺的作家中,深究箇中原因,恐怕除了文化之外,有太多傷痕是歷史生生割出的。昭和時期的文豪自殺頗多,因為激盪而新舊變遷昭和時代對於作家來說委實痛苦,日本一百年來“超克”與現代化之衝突更讓人困惑,比如三島由紀夫為了喚醒軍魂在全日本電視直播面前切開自己鍛鍊了十幾年的精實腹肌,這一自殺行為顯然有相當外部性,極具政治意味。

至於太宰治,日本評論家平野謙說:“太宰的死,可說是這種歷史的傷痕所造成的”。太宰治作為戰後崛起的作家,以昭和十二年為界,戰前戰後的變故足以摧毀太多東西,他大學時代就對左翼運動的極大熱情,之後經歷左翼運動被鎮壓,日本戰敗,戰後左翼的妥協,日本文明的瓦解,國家被迫轉型,這些動盪雖然在他小說中著墨不多,但是對於生命信仰的破壞卻是致命的;從個人來說,從小缺乏家庭關懷,生性敏感,神經纖弱,厭惡家庭卻一生都在經濟上難以脫離家庭支持,這些都最終促使他徹底走向虛無。

《人間失格》

人間失格人間失格
作品由作者的序言、後記和主角大庭葉藏的三個手扎組成,但對照太宰治的生平,這本書可說是他半自傳作品。讀者可從中看出作者自溺、疏離、溫柔的個性,還有日本櫻花美學的傳統。所謂櫻花美學,就是選擇在最美麗的時候凋謝。

「失格」是指「失去為人資格」,太宰治筆下的大庭葉藏自認為自己是「失去為人資格」的人。他的疏離同時發生在自己與別人身上,他對任何人都無法產生親切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只感到荒謬,只有躺在妓女懷中才能讓他感到安心,那是一種「毫無算計的好感,不帶壓迫的好感,彼此相好一番之後就從此告別而且兩不相欠的好感。」儘管他的心靈與社會是如此疏離,但他在表面卻不直接表現出對人的厭惡,反而以不斷開玩笑去迎合別人。於是他的疏離不只是他心靈與社會的疏離,而且是他的表面行為與他的內心的疏離,而他的痛苦的來源,就源自這二重疏離。

《人間失格》一書中,太宰治筆下的主角大庭葉藏曾參加非法的馬克思主義社團,是因為他自認天生是個「邊緣人」,「不合法,對我來說沒有點好玩。」他後來與一位歡場小姐自殺殉情,女方死了而他卻獲救,並以教唆殺人的罪名短暫入獄。這次經驗使他名副其實地成為罪人。

在他寫的第三個手扎中,他與一位純真的女子結婚,那時他在認真思考:罪惡的反義詞是法律、善良還是懲罰呢?正在這時候,他的妻子因為太信任別人而遭到玷污,這次打擊令大庭葉藏幾乎崩潰,因為他發現:「純潔無瑕的信任竟是罪惡之淵藪」。

不斷地懷疑世人,不斷地被世人所打擊,不斷地與世人、與自己疏離,終於讓大庭葉藏進了精神病院。而在太宰治的現實生活中,他因為肺結核惡化,在身體虛弱的情況下投水自盡,屍體在他三十九歲生日當天被發現,與他心儀的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同樣地選擇自殺身亡。

太宰治在《人間失格》中,藉大庭葉藏的獨白表達他的人生與思想:「信賴是罪嗎?」「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不論怎麼做,做什麼,都只會徒勞無功,只會讓人覺得更差恥吧了!」「苟活著就是罪惡的種子!我的不幸,是無力拒絕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絕,不論對方或是自己心裏,永遠都有一道無法彌補的白色裂痕。我被這樣的恐懼脅迫著。問問老天:不抵抗是罪嗎?」

非常沉重的獨白,是人生絕望的極致。太了解人生,也就絕對悲觀。這也許就是太宰治的成就,也是他的悲劇。

履歷

太宰治太宰治
津島家是津輕地區首屈一指的地主富豪之家。太宰治出生之後,是津島家那一輩裡面的第六個男孩,上有五哥四姐,其中兩個哥哥不幸夭折,只剩下文治、英治、圭治三人。太宰治出生三年之後,幼弟禮治出生。
一九一六年(大正五年)七歲
至市立金木普通國小就讀,成績傑出。
一九二一年(大正十一年)十二歲
以第一名的成績從普通國小畢業,後至離家兩公里遠的明治高等國小就讀。
一九二三年(大正十二年)十四歲
三月,父親去世,享年五十三歲。四月,至青森縣立青森中學就讀,寄宿該市寺町的遠親豐田家檐下。中學期間,開始創作小說、雜文、戲劇,對泉鏡花、芥川龍之介的文學相當傾倒。
一九二五年(大正十四年)十六歲
發表《最後的太閤》。和阿部合成、中村貞次郎等友人合編同人雜誌《星座》。
一九二七年(昭和二年)十八歲
至遠親藤田豊三郎的家裡寄宿,就讀弘前高等學校文科甲組(英語)。年間,傳來芥川龍之介自殺的訊息,甚受衝擊;和青森市濱町“玉屋”的藝妓紅子(小山初代)相識。
一九二八年(昭和三年)十九歲
五月,獨自編輯的同人雜誌《文藝細胞》創刊,以“焉島眾二”之名發表《無間奈落》,思想上漸受馬克思主義的影響。因對出身苦惱而有服安眠藥自殺的意圖。
一九二九年(昭和四年)二十歲
四月,以“小菅銀吉”之名,在文藝雜誌《獵騎兵》發表《虎徹宵話》等文章。十二月十日夜,自殺未遂。
一九三零年(昭和五年)二十一歲
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就讀,住宿在戶冢取訪町常盤館。與井伏鱒二會面,奉為終身之師。參與共產黨運動,幾乎沒有上課。六月,三兄圭治去世。結識銀座酒吧女田邊,相約在鎌倉腰越町海岸殉情。以致田邊死亡,因協助自殺遭起訴,此事是他終身難忘的罪惡意識,心境凝聚在《道化之華》、《虛構之春》中。後來小山初代來東京,互定終身後暫時回鄉,後遭分家除籍,靠小山家資助。
一九三一年(昭和六年)二十二歲

二月與小山初代同居,號朱麟堂,沉迷於俳句之中。
一九三二年(昭和七年)二十三歲
因為對左翼非法運動絕望,青森警署自首,正式放棄非法運動,並回帝大重修,傾心於寫作之中。
一九三三年(昭和八年)二十四歲
第一次用太宰治這個筆名發表了《列車》《新地東奧》。三月,參加了古谷綱武,今官一,木山捷平等人創立的同人雜誌《海豹》,並在創刊號發表了《魚服記》。此後,頻繁出入井伏鱒二家,結識伊馬鵜平(春部)、中村地平、小山右士、橝一雄等人。
一九三四年(昭和九年)二十五歲

借井伏鱒二之名於《文藝春秋》推出《洋之介的氣焰》。十二月,與津村信夫、中原中也、山岸外史、今官一、一馬鵜平、木山捷平等人共同成立同人雜誌《青花》,發表《浪漫主義》。
一九三五年(昭和一零年)二十六歲
二月,發表《逆行》。三月,參加東京都新聞社的求職測驗落選後,企圖於鎌倉山上吊自殺,並自帝大輟學,發表《道化之華》。四月,罹患盲腸炎並發腹膜炎,療養身體至夏天。七月,移居千葉縣船橋町,藥物中毒。八月,《逆行》入圍第一回芥川獎,開始和田中英光通信。
一九三六年(昭和十一年)二十七歲

為治療藥物中毒,進入芝濟生會醫院接受治療,四月,於《文藝雜誌》發表《陰火》。5月,於《若草》發表《關於雌性》。六月,首部文集《晚年》出版。期待已久的第三回芥川獎落選,備受打擊。後接受井伏鱒二的建議,至江古田武藏野醫院治病,一個月後出院,撰寫《二十世紀旗手》、《HUMANLOST》。
一九三七年(昭和十二年)二十八歲
三月與初代至水上溫泉,企圖吃安眠藥自殺,但未成功。回東京後與初代離別。發表《虛構的彷徨》、《燈籠》。
一九三八年(昭和十三年)二十九歲
九月,發表《姥舍》、《滿願》。十一月,移居至甲府市西堅町,發表多篇隨筆。
一九三九年(昭和十四年)三十歲
一月,在井伏鱒二夫妻撮合下,與石原美知子舉行結婚典禮,於甲府市御崎町築新居
三月,於《文學界》發表《女生徒》,因《女生徒》而獲北村透谷獎。
一九四零年(昭和十五年)三十一歲
確定了新進作家的地位,發表的作品增加。開始連載《女的決鬥》、《俗天使》、《鷗》、《哥哥們》、《老海德堡》等作品。創作集的單行本《皮膚身心》、《回憶》於全半年發行。《超級控訴》、《快跑!梅樂斯》發表後根被譽為名作。受邀演講的機會增多,於東京商大以《近代之病》為題演說,亦於新潟(xi)高校演說。
一九四一年(昭和十六年)三十二歲
以《東京八景》為首,承襲前年,繼續豐富創作。長篇《新哈姆雷特》、《七代女》、限定版《超級控訴》分別發行。六月,長女園子誕生,經北芳四郎的鼓勵,探訪十年不見的鄉里金木町的老家。
一九四二年(昭和十七年)三十三歲
九月,發表《花火》,遭全文刪除(《花火》後改名《日的料理》)。十二月,母親去世,享年七十歲。
一九四三年(昭和十八年)三十四歲
給亡母做了三十五天的法事,與妻子結伴返鄉。完成長篇《右大臣實朝》。
一九四四年(昭和十九年)三十五歲
發表《裸川》(新解諸國故事)、《佳日》。東寶電影公司將《佳日》拍成電影。受中央情報局與文學電影公司之託,將《大東亞五大宣言》小說化。研究魯迅。五月十二日,為完成小山書店的《新風土記叢書》之《津輕》,自東京出發,六月五日返回,七月完稿。八月,長男正樹誕生。為出版《雲雀之聲》事宜和小山書店洽談,即將出版之際,工廠遭到空襲,一切化為烏有。十二月二十日,為調查魯迅於仙台的事跡,赴仙台。同年,小山初代於青島去世。
一九四五年(昭和二零年)三十六歲
二月,完成魯迅傳記《惜別》,朝日新聞社發行。三月,在空襲警報下執筆寫《伽草紙》。三月底,妻子至甲府娘家避難,轟炸之後家被毀損。暫時至龜井勝一郎的家中避難,將小山清留下,前往妻子的避難地,將書籍與其他行李移至市外千代田村,七月,甲府遭炸彈,家毀,後與妻子經東京返回老家津輕。
一九四六年(昭和二十一年)三十七歲
開始戰後的活躍。發表多部作品,期間舉行戰後最初的眾議員選舉,長兄文治當選。五月,芥川比呂志為《新哈姆雷特》於思想座上演的許可登門造訪。七月,祖母去世,享年九十歲。《冬季的花火》預定由新生新派於東劇上演,後遭麥克阿瑟禁演。
一九四七年(昭和二十二年)三十八歲
送別昔日同居的小山清去北海道夕張炭坑。二月,去田中英光的別居、伊豆三津濱旅行,於安田屋旅館停留到三月上旬。完成了《斜陽》的前兩章。三月底,次女里子出生。同年春,結識二十八歲的山崎富榮。六月底徹底完成《斜陽》。十月,發表《阿三》和隨筆《話說我的這半生》。十一月,太田靜子生一女,取名治子。
一九四八年(昭和二十三年)三十九歲
再次以《如是我聞》震驚文壇,並著手創作《人間失格》。完成了《第二手札》的一部分。此時,隨著肺結核的惡化,身體極度虛弱,時常吐血。六月十三日深夜,與山崎富榮一齊在玉川上水投水自盡。三十九歲生日當天,遺體被發現。二十一日,豐島與志雄、井伏鱒二主持至其家中舉行告別儀式,葬於三鷹町禪林寺。

人物評價

太宰治作品太宰治作品
多次自殺
太宰治是日本戰後和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齊名的重要作家。以他為代表的無賴派作家敏銳地把握住日本戰後民眾頹廢迷惘的心態,贏得了讀者廣泛的共鳴。他的代表作品《斜陽》、《人間失格》的標題都成為流行一時的詞語。

要了解太宰治,不妨先從他的自殺死亡入手。一九四八年六月的一天,作家石川淳從外地回到東京。當他翻開報紙,太宰治自殺的新聞豁然映入眼帘。所有報紙都不約而同地對太宰治的[情死]大肆渲染。石川淳對媒體的輕浮感到憤憤不平。在一家小酒館裡,他又看見太宰治的死已經成了酒客們消遣的談資。甚至有人調侃:太宰治的自殺失蹤沒準又是為了獲得小說的新素材。連平素性格溫厚的石川也不禁當場怒罵[混賬]。其實,新聞報導和世人的議論都事出有因。在投河自盡之前,太宰治有四次自殺未遂的經歷。可以說沒有哪個作家像太宰治一樣,因為頻繁的自殺而成為世人矚目的中心。世人對太宰治私生活的關注超過了其創作本身,對於作家而言,這實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所以石川淳才會因世人對太宰治的誤解與調侃勃然大怒。

天鵝之作
日本一向有“私小說”傳統,縱觀太宰治的重要作品,無論短篇如《東京八景》《小丑之花》,還是長篇如《晚年》《斜陽》《人間失格》等等,都是對自我生活的寫照,主題也頗多重合,大多一個落魄主人公的毀滅之路,職業也往往是作家或者畫家,連自殺的地點時間原由也與往往他親身經歷重疊。按照伊藤整和平野謙1945年對“私小說”的分類:表達“生存的危機”感的,是破滅型;克服“生存的危機和破滅”,是調和型。雖然太宰治未必認可“私小說”以及其分類,但是從風格上說太宰治無疑屬於前者,對現實無力也無心調和,這是他的懦弱,拒絕一切妥協,也是他的驕傲。
人與文學系列-太宰治1
太宰治最重要的小說是遺作《人間失格》,此書完成,他鏇即投水,可以說算是天鵝之作,蘊藏了他一生的遭遇與映射。“人間”這個名詞,在日語是與“人”同義,不具“社會”等含義,所以“人間失格”的意思就是“喪失做人資格的人”。全書共分序曲,後記以及三篇手札構成,典型的太宰治式套匣式結構。書中主角大庭葉藏自認天生是個“邊緣人”,所以曾經積極參加非法的馬克思主義社團,後來因為與女優相攜自殺時候,女方身亡而他獲救,所以他被以教唆殺人的罪名短暫入獄,淪為罪人;結婚之後,純潔的妻子卻因為信任而遭到玷污讓他徹底崩潰;最後大庭葉藏這個一個喪失為人資格的人完全憑感情行事,一步步由病弱,無力走向墮落的人生,從沉湎藥物,買春,自殺到完全不理解他人,同時恐懼棄絕世界,最終被送進精神病院。日本評論家奧野健男嘗雲以文學來說,對於他,坂口安吾為父,太宰治為母,他亦是算太宰治的一個知音,他解《人間失格》是“太宰治只為自己寫作的作品,內在真實的內容自敘體”。
人與文學系列-太宰治2

無論身逢亂世還是太平年間,最大的兵荒馬亂到底都是幻滅。“人為戀愛與革命而生”,這是太宰治晚年代表作《斜陽》的主人公和子的觀點,而太宰治身歷過革命的失敗與愛情的淪陷之後,倘若不能犬儒,即使他熟讀《聖經》也難覓歸宿,那么虛無是唯一減緩痛苦之道。尼采強調寧願追求虛無也不可無所追求,所以他即使反基督也就是在基督教的更大的框架之內進行,從某種意義上分類尼采屬於“強”的虛無主義者,表現是強者,但是太宰治是“弱”的虛無主義,表現是懦夫--這裡的強與弱,只是一種浮在存在之上的姿態,本質上到底還是一致。由此,太宰治的小說往往刻意表現一種懦弱美學,《人間失格》里說:“懦夫連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會受傷。”所以不僅沒有勇氣奮起抗爭,而且連幸福,愛情也不明所以,往往承受不起,《人間失格》主人公每日自責“苟活著就是罪惡的種子!我的不幸,是無力拒絕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絕,不論對方或是自己心裡,永遠都有一道無法彌補的白色裂痕。我被這樣的恐懼脅迫著。問問老天:不抵抗是罪嗎”,最後靈肉一起湮滅。因為不抵抗之罪,所以失去為人資格,這不抵抗之罪其實也正是驕傲:拒絕一切形式的妥協,以放棄抵抗來表示自己的立場,在另一本《斜陽》中,主人公即使在自殺的遺書最後一節,也要寫下“我是貴族”。可惜,驕傲更為七宗罪之首。
人與文學系列-太宰治3
無賴派文學,靈魂憔悴破敗之音。顧名思義,無賴派文學在日本主要是指以自謔的態度來表現戰後日本戰敗社會與現代人精神與感官世界的雙重委靡,疏遠於主流之外,以頹廢抵抗社會化,現代人身陷其中而又難以脫離的異化被一再抵制,由此“無賴派”對戰後日本文學的影響深遠。太宰治在《東京八景》中有段話很形象地表明了無賴人的無奈境地“我是無知驕傲的無賴漢,也是白痴下等狡猾的好色男,偽裝天才的欺詐師,過著奢華的生活,一缺錢就揚言自殺,驚嚇鄉下的親人。像貓狗一樣虐待賢淑的妻子,最後將她趕出。”“我深刻體會到,像野獸的,並不只有所謂的軍閥。那並不拘限於日本人,而是人類一個大問題。”(《貨幣》)當社會已經成為一種懲罰與訓誡的嚴密組織時候,太宰治的主人公往往表現出很強的邊緣性人格障礙,厭倦社會,太宰治書中主人公或者說他自己往往對社會的格格不入,“不合法,對我來說有點好玩。說得更明白點,這讓我心情大好。世界上所謂的合法,反而都是可怕的”(《人間失格》);同時又因無力反抗而厭倦自我,所以以不作為的頹廢墮落來抵制一統的普世價值,但是理性思維與非理性行為在不斷脫節拉鋸自責,最終生命在在自我沉淪與放逐中跌入毀減滅絕。

作品評價

對於太宰治作品的評價,爭議往往很大,愛者眾多不假,詆毀者也不少,其中三島由紀夫或許是最為嚴重的,批評太宰治“氣弱”,人也很討厭。但是他後來卻在文章中分析說討厭看太宰的作品,也許恐怕是因為他暴露了自己所不願意暴露q的心情所致。其實,即使三島不說,當時也有人注意他們風格存在內在的一致性,三島看見太宰治的不安,或許是一種類似從鏡中看到另一個我的緣故。還是奧野健男說的最為切題,“無論是喜歡太宰治還是討厭他,是肯定他還是否定他,太宰的作品總擁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太宰筆下生動的描繪都會直逼讀者的靈魂,讓人無法逃脫。”因為,我們心中或明或暗,都存有懦弱的一塊,被他無聲地侵襲,無從迴避。

有人稱太宰治為“一個死得最多的日本作家”。雖然太宰治是日本文學史上重要的作家之一,但無論他的作品多么重要,都比不上他的死更出名,因為他竟然自殺五次,是日本死得最多的作家。他幾乎把自殺作為一種美學行為,來加以重複實踐,直到最後達到圓滿為止。2009年恰逢太宰治誕辰100周年,但有人說,與其紀念他的生,不如紀念他的死。因為對於他來說,死亡才是一生追求的最終目標。
太宰治出生於一個豪華而粗鄙的家庭,因此,讓他感受到了卑賤和自豪的矛盾,這種雙重情感的分裂,與他自身的極度榮譽感,和自我欠缺感,形成了他的性格基調。過分的自矜,導致他強烈的自我意識,和敏銳的感受性,必然在粗糙的現實磨礪中,動輒受到傷害。因此,從性格上看,他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少年。一生需要女性的呵護、撫慰,就算是死,也要牽著女人的手,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自殺緣由

太宰治太宰治
川端康成說,死亡是最高的藝術。太宰治一生中,一次次的自殺,就是傑出的行為藝術。第一次是在他二十歲的時候,當時他還是高中生,就追隨他崇拜的作家芥川龍之介,企圖用和芥川同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惜的是,太宰治吞下的安眠藥遠遠不夠,因此,他沒能追隨芥川而去。所以,只好繼續在人世間備受苦難。但這一次未遂自殺,卻沉澱了一種死亡的情結,給他的一生罩下了帶暈圈的灰色的雲。

然後,在大學時期,他因為學業荒廢被恥笑,而產生厭世情緒,再次自殺。這次是和一名咖啡館女招待一起,僅同居三天,就跑到海邊,雙雙殉情。仍然是吞吃安眠藥,太宰治被救活了,而與他一起赴死的少女卻真的死了。他雖然沒有死,卻因為教唆少女自殺而被起訴,良心上也受到深深的譴責。不過,最後證明他也是真的想死,但沒有死成,於是,沒有受到法律的追究。

第三次自殺,是因為不能獲得他夢寐以求的芥川獎。太宰治的短篇《逆行》,入圍第一屆芥川文學獎。但因為川端康成的反對,導致他落選;下一屆,他原以為這次對於他,可說是唾手可得,不料還是落選;再一屆,他一反常態,向評審們乞求:請你們給我希望,雖然我死皮賴臉活下來,也請誇獎一下;請不要見死不救。即便如此,他仍然落選。於是,他跑到山上要上吊自殺,只因繩子脆弱,又一次和死神擦身而過。

第四次。是因為得知小山初代與津島家親屬習畫學生小館善四郎密切往來.本來,他似乎已經找到了幸福的愛情,他們相愛並同居。但當他得知自己的情人背叛了自己,他的表現近乎歇斯底里,以至差一點精神崩潰。於是,太宰治要挾初代到了一處谷山溫泉,實施殉情計畫,仍是服安眠藥。而這次服下的安眠藥藥量仍然不夠,就連醫院都不必送,他們就被救活過來了。

直到第五次,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三日,他才順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和他的另一個情人一起,跳入東京西郊的河裡溺亡。兩人的腰部,用紅色的繩結綁在一起;彼此的手,穿過對方的腋下,緊緊抱住對方的頭。據說,兩個人在雨中沿河走了好長一段路程,然後才跳入河中。不要絕望、在此告辭,這是太宰治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句話,是生的鼓勵,還是死的告別?至今也沒有人讀懂它的原意。

太宰治雖然只活了三十九歲,但是,他留給日本文學的記憶,卻是深刻而難忘的。他的小說幾乎都是自傳體的,人物的最後結局,也大都是以自殺而告終。雖然日本人很少有罪惡感,他們只有恥辱感,但是無論是太宰治的生活,還是他的作品,往往都充滿一種深深的罪惡感。正如《人間失格》的主人公所自責的,苟活著就是罪惡的種子。我的不幸,是無力拒絕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絕,不論對方或是自己心裡,永遠都有一道無法彌補的白色裂痕。

因為不抵抗之罪,所以失去為人資格,這不抵抗之罪,其實也是驕傲。拒絕一切形式的妥協,以放棄抵抗,來表示自己的立場。在《斜陽》中,主人公即使在自殺的遺書中,也要寫下我是貴族。但這種驕傲,又是太宰治心目中的七罪之首,便更加重了他的罪惡感。在他看來,不合法,才好玩;世上所謂的合法,反而都是可怕的。同時,又因無力反抗而厭倦自我,只有以頹廢墮落,來抵制普世價值;只有在自我沉淪中得到解脫,在毀滅中獲得重生。

不過,直到現在,還有不少人痴迷太宰治,尤其是年輕人。也許他們是把太宰治看作自己心靈秘密的代言人,甚至是青春密友。因此,人們把太宰治的作品,稱為永恆的青春文學;在他的作品裡,總有長不大的永遠的少年。要么完美無缺,要么徹底破滅,這就是太宰治一生的純粹性,和脆弱性的集中表現,同時,也是現代青春的真實寫照。罪多者,其愛也深,他把愛情和罪惡等同起來,這也許道出了現代愛情的真諦,窺見了現代青年的心靈秘密。

榮格說,退化與其說是一種病態,毋寧說是心靈創造過程的必需之物。依靠退化,自我得以與無意識相接觸,並由此獲得的。既可能是病態的,或者邪惡的東西,也可能是未來發展的可能性,或是嶄新生命的萌芽。因此,這種退化,很可能是具有創造性的退化。也許太宰治的生活以及作品,我們也可以同樣來看待。因此,時代需要破壞舊的秩序,然後重構新的未知。於是,我想起太宰治的遺言:不要絕望、在此告辭,也許這就是註解吧。

太宰治曾回憶道,吃著乳母的乳汁,在姨娘懷中長大的我,直到國小二年級,才知道母親的存在。由於母愛的缺失,使他在和別的女性交往時,都力求在她們身上,尋找所渴望的母愛。甚至在和妓女交往時,他沒有一夜是為了享樂的,而是為了尋求母愛,為了尋求母親的乳房而去的。在他看來,在絕望的世界裡,只有母愛值得追求。因此,連線此岸和彼岸唯一的紐帶,也只有女性的愛,這就是他總是和女人一起殉情而死的原因。

動畫作品

1、太宰治著《人間失格》改編動畫。

2、太宰治名著[人間失格]躍上大銀幕。

3、由太宰治、夏目漱石等文豪創作的名著改編動畫《藍色文學》目前正在日本火熱播映。日前,日媒報導稱《藍色文學》系列中由大文豪太宰治撰寫的《人間失格》將被製作成劇場動畫,在09年12月正式公開上映。

4、《藍色文學》系列由日本炙手可熱的漫畫家,創作《死亡筆記》的小畑健、創作《死神》的久保帶人、創作《網球王子》的許斐剛等重新繪製的集英社小說插畫為原案,經知名動畫公司MADHOUSE製作被搬上銀幕。系列共包括太宰治原作的《人間失格》、《奔跑吧梅勒斯》、坂口安吾原作的《盛開的櫻花林下》、夏目漱石原作的《心》、芥川龍之介原作的《蜘蛛之絲》和《地獄變》等6部作品。《藍色文學》系列相關DVD,藍光碟已陸續發售。

廣播劇相關

太宰治太宰治
由同名現實人物太宰治改編而成的二次元角色

出自廣播劇CD《文豪系列》第2卷《文豪失格》

(AIRAGENCY和FrontierWorks兩公司共同製作)

CD發售日:2012年10月23日發售預定

太宰治(CV:櫻井孝宏)

【我想死我想消失】
一個煩惱多多的小說家,言行舉止都帶有一股陰氣。

依靠著富裕的老家和情人生活著,也許就是因為這一點觸動了女性的母性本能,他非常受女性歡迎。

欠債不還,張口閉口就要死要活,是個一般意義上和社會格格不入的人。
性格纖細,很容易受打擊,是個讓人恨不起來的人。

對芥川崇拜的五體投地。川端沒讓他入選芥川獎,他對此一直耿耿於懷。

事件記錄

昭和2年(1927年)18歲
太宰治太宰治

四月,中學四年級畢業,並進入官立弘前高等學校(現在的弘前大學)文科甲類學習,借住於市內富田新街57號的親戚藤田豐三郎家中。

七月因為芥川龍之介的自殺收到了巨大的精神衝擊。對日本古典典藝之一的義大夫一集花柳界產生了興趣,並開始親近江戶文學和江戶時期的文人的生活風貌。

九月初識了青森的藝妓小山初代。

昭和3年(1928年)19歲

五月創刊同人雜誌《細胞文藝》。以遷島眾二的筆名發表了《無間奈落》(未完結)和《他們與其可愛的母親》等作品

十二月參加新聞雜誌部,在《交友會雜誌》發表了《這對夫婦》。

昭和4年(1920)年20歲

收到了共產主義影響,開始在《地主一代》發表文章。期間為自己的出身所苦,十二月期末考試前夜,試圖用催眠鎮靜劑自殺,未果。

昭和5年(1930年)21歲

四月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入學。

五月師從井伏鱒二。

六月三哥圭治病逝。

七月在青森的地方同人雜誌上發表文章《學生群》(連載至十一月為止)。開始與非合作運動保持聯繫。

十月小山初代上京,長兄上京,以從家籍中除名為條件同意兩人結婚。初代為了贖身歸鄉。

十一月於銀座的咖啡館結識了有夫之婦田部喜美子(19歲),一起度過了3天之後,在鎌倉郡腰越街小動崎的屋內一起吞服安眠藥自殺,只有女方死去,太宰治隨即被惠風園療養所收容。隨後以自殺幫助罪被問罪,緩刑。

昭和6年(1931年)22歲

二月與小山初代在品川五反田所同居。加入反帝國主義學生同盟,幾乎荒廢學業。

昭和7年(1932年)23歲

六月知道了同居以前初代犯過的過錯,受到嚴重打擊。

七月放棄了非合法運動,去青森警察局自首,被拘留一個月,著手寫《回憶》。

作家時代

太宰治太宰治
昭和8年(1933年)24歲

二月首次以太宰治的名義在《Sunday東奧》上發表短篇作品《列車》。

三月和古谷綱武、今官一、木山捷平等人創立同人誌《海豹》上連載《回憶》(連載至7月)

昭和9年(1934年)25歲

四月在《鷭》上發表《葉》。

七月在《鷭》上面發表《猿面冠者》。

十月在《世紀》上發表《他已非昔日之他》。

十二月與檀一雄、木山捷平等人一起創刊《青色花》,之後即成廢刊,於第二年與《日本浪漫派》合併。

昭和10年(1935年)26歲

二月在《文藝》上發表《逆行》,這是太宰治首次在同人雜誌以外發表文章。

三月對大學無法畢業感到絕望,新聞社的入社考試也失敗,在鎌倉上吊自殺,失敗。

四月因盲腸炎住院,手術後引發腹膜炎,為了鎮痛而使用麻藥,上癮。

五月與檀一郎、山岸外史等一起加入了《日本浪漫派》,發表《道化之花》。

七月入教堂醫院靜養,搬至千葉縣船橋居住。

在《作品》上發表《玩具》、《雀》;在《日本浪漫派》上發表散文《若有所思的蘆葦》(連載至十二月)。

八月《逆行》入選第一回芥川賞,獲得第二名。師從佐藤春夫。以芥川賞的選考為契機,與川端康成相識。

九月因未繳納學費,被東京帝國大學開除。與田中英光相識。

在《文學界》上發表《猿島》。

十月在《文藝春秋》上發表《俗人俗事》。

十二月在《新潮》上發表《地球圖》。

昭和11年(1936年)27歲

一月在《日本浪漫派》上發表散文《碧眼托缽》(連載至三月)。

四月在《文藝雜誌》上發表《陰火》。

五月在《若草》上發表《關於雌性》。

六月前晚群馬縣谷川溫泉療養,得知第三回芥川將落選的訊息,受到沉重的打擊。

由砂子屋書房出版發行了處女創作集《晚年》。

七月在《文學界》上發表《虛構的春田》。

十月入武藏野醫院治療一個月,徹底根治了藥物上癮。入院期間,妻子初代與人通姦。

在《東陽》上發表《創生記》;在《若草》上發表《喝彩》。

昭和12年(1937年)28歲

三月與小山初代在水上溫泉試圖用安眠藥自殺,未遂,回京後與小山分手。

一月在《改造》上發表《二十世紀旗手》。

四月在《新潮》上發表《HumanLose》。

十月在《若草》上發表《虛構的彷徨》。

七月由版畫莊發表《二十世紀旗手》。

昭和13年(1938年)29歲

九月開始創辦長篇小說《火鳥》,最後卻無疾而終。

在《文筆》上發表《滿願》

十月在《新潮》上發表《姥舍》。

十一月由恩師井伏鱒二說媒,和教師石原美知子結婚。

昭和14年(1939年)30歲

二月在《文體》上發表《富獄百景》(連載至二月)

三月在《國民新聞》上發表《黃金風景》。

四月《黃金風景》榮獲《國民新聞》短篇小說比賽大賞。

在《文學界》上發表《懶惰的紙牌》。

五月由竹村書房出版發行了短篇集《關於愛與美》。

六月在《若草》上發表《葉櫻與魔笛》。

七月由砂子屋書房出版發行了短篇集《女生徒》。

八月在《新潮》上發表《八十八夜》。

十月在《文學者》上發表《畜犬談》。

十一月在《婦人畫報》上發表《時髦的童子》;在《文學界》上發表《皮膚與心》。

昭和15年(1940年)31歲

一月在《新潮》上發表《俗天使》;

在《知性》上發表《鷗》;

在《文藝日本》上發表《春田的盜賊》;

在《月刊文章》上發表《女人的決鬥》(連載至六月)

二月在《中央公論》上發表《奔走的控訴》。

三月在《婦人畫報》上發表《善藏想》。

由竹村書房出版發行短篇集《皮膚與心》

五月在《新潮》上發表《跑吧!美樂斯》。

六月在《知性》上發表《古典風》。

由人文書院出版發行短篇集《回憶》;

由河出書房出版發行《女人的決鬥》。

七月在《新風》上發表《盲人獨笑》;

太宰治太宰治
在《若草》上發表《乞食學生》(連載至十二月)。

十一月在《新潮》上發表《蚱蜢》。

十二月創作集《女生徒》獲第四回北村透谷獎次獎。

在《婦人畫報》上發表《羅曼燈籠》(連載至翌年六月)。

昭和16年(1941年)32歲

一月在《新潮》上發表《清貧談》

在《知性》上發表《貓頭鷹通信》

在《文學界》上發表《東京八景》

在《公論》上發表《佐渡》。

五月完成長篇小說《新哈姆雷特》。

由實業之日本社出版發行短篇集《東京八景》。

六月長女園子出生。

在《改造》上發表《千代女》。

七月由文藝春秋社出版發行長篇小說《新哈姆雷特》。

八月由築摩書房出版發行短篇集《千代女》。

十一月在《文學界》上發表《承風之便》。

十二月在《知性》上發表《誰》。

由月燿莊出版發行《奔走的控訴》。

昭和17年(1942年)33歲

一月在《婦人畫報》上發表《恥》

二月在《婦人畫報》上發表《十二月八日》

四月由利根書房出版發行短篇集《承風之便》。

五月在《改造》上發表《水仙》。

由竹村房出版發行短篇集《老海得堡》

六月由錦城出版社出版發行長篇小說《正義與微笑》。

由博文館出版發行短篇集《女性》。

十月創作《火花》,二戰後更名為《日出前》。當時雖然發表在了《文藝》上面,卻被以時局不相宜為理由要求刪除。

十一月在《八雲》上發表《歸去來》。

由昭南書房出版發行散文集《文藻集信天翁》。

十二月母親病逝,單身歸鄉。

在《現代文學》上發表《禁酒的心》

昭和18年(1943年)34歲

一月為了亡母的法事與妻子一同歸鄉。

在《新潮》上發表了《故鄉》。

由新潮社出版發行短篇集《富岳百景》。

九月由錦城出版社出版發行長篇小說《右大臣實朝》。

十月完成小說《雲雀的聲音》卻因出版社怕通不過審批而延期出版。翌年在準備出版的途中,因印刷所遭到空襲而使原稿被燒毀遺失。昭和20年發表的《潘多拉之匣》是在此書校對版的基礎上重新執筆再創作的成果。

昭和19年(1944年)35歲

一月在《改造》上發表《佳日》。

三月在《新若人》上發表《散華》。

五月在《少女之友》上發表《雪夜的話》。

八月長男正樹出生。

由肇書房出版社發行短篇集《佳日》。

十一月為小說《惜別》的取材到仙台旅行。

昭和20年(1945年)36歲

一月由生活社出版發行合著長篇小說《新翻釋諸國新》。

四月在《文藝》上發表《竹青》。

九月由朝日新聞社出版發行長篇小說《惜別》。

十月在《河北新報》上發表《潘多拉之匣》(連載至翌年一月)

由築摩書房出版發行合著長篇小說《伽草紙》。

昭和21年(1946年)37歲

一月與坂口安吾、織田作之助一起出席《改造》的座談會。

在《新小說》上發表《庭》;

在《新風》上發表《親人這兩個字》。

二月在《新潮》上發表《謊言》。

三月在《讀賣周刊》上發表《無可奈何也》。

四月在《思潮》上發表《雀》

在《文化展望》上發表《十五年間》

在《東北文學》上發表《來訪的人》。

六月在《河北新報》上發表《潘多拉之匣》。

十一月由新紀元社出版發行《薄明》。

十二月由於美軍司令的阻止,《動人的花火》終止上映;與坂口安吾、織田坐之助、平野謙等一起出席“談論《現代小說》”的座談會,翌年四月,其內容在《文學季刊》發表。

在《新潮》上發表《親友交歡》

在《改造》上發表《男女同權》。

昭和22年(1947年)38歲

一月太田靜子到訪。

在《群像》上發表《碰嘭嘭》

在《中央公論》上發表《聖誕快樂》。

三月次女里子(又名佑子誕生);與山崎富榮初識。

在《新潮》上發表《母親》

在《展望》上發表《維容之妻》

四月在新借到的位於三鷹的工作室繼續創作《斜陽》,至六月完成。

在《人間》發表《父親》。

五月在《日本小說》上發表《女神》。

七月在《日本小說》上發表《磷光花》

在《新思潮》上發表《早晨》

在《新潮》上發表《斜陽》(連載至十月)。

由中央公論社出版發行《冬天的花火》。

八月由築摩書房出版發行短篇集《維榮之妻》。

十月在《改造》上發表《大叔》

十一月與太田靜子生下女兒治子,寫下承認自己是父親的證言。

十二月由新潮社出版發行《斜陽》。

昭和23年(1948年)39歲

一月在《中央公論》上發表《犯人》

在《地上》發表《酒的追憶》

在《光》上發表《宴婦人》。

三月在《小說新潮》上發表《眉山》

在《日本小說》上發表《美男子與菸草》

四月在《群像》上發表《渡鳥》

在《八雲》上發表《女類》

五月在《世界上》發表《櫻桃》

太宰治太宰治
六月六月十三日夜,將《GoodBye》原稿以及數封遺書和留給伊馬春部的詩歌等放在桌上後,和山崎富榮一起由玉川上水投河自殺。

十九日遺體被發現,二十一日豐島與雄被推舉擔任葬儀委員會委員長。

在《展望》上發表《人間失格》(連載至八月)。

七月又並伏鱒二擔任副委員長,舉行了告別式,埋葬於三鷹市黃○宗禪林寺。

在《朝日評論》上發表《GoodBye》。

由實業之日本社出版發行短篇集《櫻桃》。

由築摩書房出版發行《人間失格》。

八月在《中央公論》上發表《家庭的幸福》。

十一月由新潮社出版發行散文集《如是我聞》。

人物紀念

太宰治太宰治
太宰治紀念館是明治時期的大地主津島源右衛門(太宰治之父)建造的歇山頂構造(日本稱“入母屋構造”)的建築,落成於1907年6月。館內設施豪華,連米倉也為羅漢柏所造。

樓下11室278坪(917平米)、2樓8室116坪(383平米),加上附屬建築及配有泉水的庭園等,為占地約680坪(2244平米)的大豪宅。太宰治紀念館位於五所川原市金木町朝日山412-1,自五所川原站乘津輕鐵路於金木下車,步行約7分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