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東漢末年名將]

太史慈[東漢末年名將]

太史慈(166年-206年),字子義,東萊黃縣(今山東龍口東黃城集)人。東漢末年名將,官至建昌都尉。弓馬熟練,箭法精良。原為劉繇[yáo]部下,後被孫策收降,自此太史慈為孫氏大將,助其掃蕩江東。孫權統事後,因太史慈能制劉磐[pán],便將管理南方的要務委託給他。 建安十一年(206年)太史慈逝世,死前說道:“丈夫生世,當帶三尺之劍,以升天子之階。今所志未從,奈何而死乎!”(《吳書》,《三國演義》為“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言訖而亡,年四十一歲。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知名當世

太史慈畫像 太史慈畫像

太史慈身長七尺七寸,美須髯,猿臂善射,弦不虛發,是個真正的神射手。自少已十分好學,後擔任本郡奏曹史。當時本郡與本州之間有嫌隙糾紛,是非曲直不能分,而結案的判決多以先讓有司(掌刑賞之官吏)知事者較有利。其時本州的奏章已先發去有司處,郡守恐怕落後不利,於是求取可為使者的人。太史慈時年二十一歲,被選為使,乃日夜兼程取道,抵達洛陽,先到公車門前等候,待見州吏亦至,才開始求通上章。太史慈假意問州吏道:“君也是前來欲求通章的嗎?”州吏答道:“是的。”太史慈又問:“奏章在哪裡?”州吏道:“在車上。”太史慈便說:“奏章題署之處確然無誤嗎?可否取來一視。”州吏殊不知太史慈乃是東萊人,便取出奏章相與。誰知太史慈先已藏刀於懷,取過州章,便提刀截而毀之。州吏大驚高呼,叫道:“有人毀壞我的奏章!”太史慈便將州吏帶至車間,跟他說道:“假使你沒有取出奏章給我,我也不能將其損壞,我們的吉凶禍福恐怕都會相等無免,不見得只有我獨受此罪。與其坐而待斃,不若我們俱同出走逃亡,至少可以保存性命,也不必無謂受刑。”州吏疑惑地問:“你為本郡而毀壞我的奏章,已經成功,怎堋也要逃亡?”太史慈便答:“我初時受本郡所遣,只是負責來視察你們的州章是否已經上通而已。但我所做的事卻太過激烈,以致損毀公章。如今即使見還,恐怕亦會因此見受譴責刑罰,因此希望一起逃去。”州吏相信太史慈所言,乃於即日俱逃。但太史慈與州吏出城後,卻潛遁回城通傳郡章,完成使命。州家知其事,再遣另一吏員往洛陽通章,但有司卻以先得郡章的原因,不複查察此案,於是州家受其短。太史慈由是知名於世,但他亦成為州家所仇視的人物,為免受到無妄之災,乃避居於遼東。

北海報恩

太史慈 太史慈

初平四年(193年),北海相孔融聞知此事,十分稱奇,於是數次遣人動問太史慈的母親,並奉送贈禮作為致意。適逢孔融為對付黃巾軍,出屯於都昌,卻被黃巾軍將領管亥所圍困。太史慈從遼東返家,母親對他說:“雖然你和孔北海未嘗相見,但自從你出行後,北海對我贍恤殷勤,比起故人舊親,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如今為賊所圍困,你應該赴身相助。”於是太史慈留家三日後,便獨自逕往都昌而行。當時賊圍尚未太密,於是太史慈乘夜伺隙,沖入重圍見孔融,更要求他出兵討賊。孔融不聽其言,只一心等待外援。但外救未至,而賊圍日逼。孔融乃欲告急於平原相劉備,可惜城中無人願出重圍,太史慈便自求請試一行。孔融便道:“現今賊圍甚密,眾人皆說難以突圍,你雖有壯志,但這始終是太艱難的事罷?”太史慈答道:‘“昔日府君傾意照料家母,家母感戴府君恩遇,方才遣我來相助府君之急;這是因為我應有可取之處,此來必能有益於府君。如今眾人說不可突圍,若果我也說不可,這樣豈是府君所以愛顧之情誼和家母所以遣我之本意呢?情勢已急,希望府君不要懷疑。”孔融這才同意其事。

於是太史慈嚴裝飽食,待天明之後,便帶上箭囊,攝弓上馬,引著兩騎馬自隨身後,各撐著一個箭靶,開門直出城門。外圍下的賊眾皆十分驚駭,兵馬互出防備。但太史慈只引馬來至城壕邊,插好箭靶,出而習射,習射完畢,便入門回城。明晨亦復如此,外圍下人或有站起戒備,或有躺臥不顧,於是太史慈再置好箭靶,習射完畢,再入門回城。又明晨如此復出,外圍下人再沒有站起戒備,於是太史慈快馬加鞭直突重圍中顧馳而去。待得群賊覺知,太史慈已越重圍,回顧取弓箭射殺數人,皆應弦而倒,因此無人敢去追趕。

不久,太史慈抵達平原,便向劉備遊說:“我乃東萊之人,與孔北海無骨肉之親,亦非鄉黨之友,只是因為慕名同志而相知,兼有分災共患之情義。方今管亥暴亂,北海被圍,孤窮無援,危在旦夕。久聞使君向有仁義之名,更能救人急難,因此北海正盼待貴助,更使慈甘冒刀刃之險,突出重圍,從萬死之中託言於使君,惟望使君存知此事。”劉備乃斂容答道:“孔北海也知世間有劉備嗎!”乃即時派遣精兵三千人隨太史慈返都昌。賊眾聞知援兵已至,都忙解圍散走。孔融得濟無事,更加重視太史慈,說道:“你真是我的少友啊。”事情過後,太史慈還啟其母,其母也說:“我很慶幸你得以報答孔北海啊!”

酣戰孫策

興平二年(195年),揚州刺史劉繇與太史慈同郡,自太史慈離開遼東回來後,未與之相見,於是太史慈亦渡江到曲阿相視劉繇,未去而孫策已攻至東阿。有人勸劉繇可以任用太史慈為大將,以拒孫策,劉繇卻說:“我若用子義,許子將必會笑我不識用人。”因此只令太史慈偵視軍情。及至神亭,太史慈獨與一騎小卒同遇上孫策。當時孫策共有十三從騎,皆是黃蓋、韓當、宋謙等勇猛之士。太史慈毫不畏懼上前相鬥,正與孫策對戰。孫策刺向太史慈的座下馬而攬得太史慈系的頸後手戟,與此同時,太史慈亦搶得孫策的頭盔。直至兩家軍隊並至神亭,二人才罷戰解散。

得遇明主

太史慈 太史慈

其後太史慈守護劉繇敗奔豫章,遁走於蕪湖,逃入山中,而稱丹楊太守。同時,孫策已經平定宣城以東一帶,惟涇縣以西有六縣尚未平服。太史慈即進駐涇縣,屯兵立府,為山越所附。後孫策親自攻討涇縣,終於囚執太史慈。孫策見慈,即為其解縛,握著其手說:“尚記得神亭一戰嗎?如果卿當時將我生獲,你會怎樣處置我?”太史慈說:“不可知也。”孫策大笑,說道:“今後之路,我當與卿共闖。”即拜太史慈為門下督,還吳後授以兵權,拜折衝中郎將。後來劉繇喪於豫章,其部下士眾萬餘人無人可附,孫策便命太史慈前往安撫兵眾。左右皆說:“太史慈必北去而不還了。”孫策卻深具信心地說:“子義他捨棄了我,還可以投奔誰呢?”更替其餞行送別至昌門,臨行把著太史慈的手腕問:“何時能夠回來?”太史慈答道:“不過六十日。”果然如期而返。

關於太史慈降孫策一節,《吳歷》有另一段文字記載:“太史慈於神亭戰敗,為孫策所執。孫策素聞其名,即時解縛請見,詢問進取之術。太史慈答:“破軍之將,不足與論事。”孫策說:“昔日韓信能定計於廣武,今策亦能向仁者詢求解惑之法,你又怎堋要推辭呢?”太史慈便道:“揚州軍近日新破,士卒皆離心分散,難復再合聚;慈願出去宣示恩惠,以安其心並集其眾,但只恐不合尊意而已。”孫策竟跪而答道:“這實是策本心所望。明日中,希望君能及時來還。”諸將皆十分懷疑太史慈,獨孫策堅說:“太史子義是青州名士,向以信義為先,他終不會欺騙我。”明日,孫策大請諸將,預先設下酒食,將一根竹竿矗立在營中視察日影。至日中,太史慈果然依約而回,孫策大喜,常與慈參論軍事。 雖然裴世期認為太史慈並非於神亭為孫策所擒,因而懷疑《吳歷》中所記實為謬誤,然而取其文字,敘述孫策知人、子義守信,未為不美。

《江表傳》又記載:孫策問太史慈道:“聞知卿昔日為郡太守劫州章,赴助於孔文舉(融),請援於劉玄德(備),都是有烈義的行為,真是天下間的智士,但所託卻未得其人。射鉤斬袪,古人不嫌(管仲原是齊公子糾的屬下,曾引弓射中公子小白〈齊桓公〉的鉤帶,然而小白日後仍以管仲為相;晉公子重耳〈晉文公〉曾出走奔翟,晉獻公遣寺人披追之,更斬下重耳的衣袖,然而重耳仍能容赦寺人披)。孤是卿的知己,卿千萬別憂慮會不如意啊。”又說:“龍要高飛騰空,必先階其尺木。(“龍適與雷電俱在樹木之側,雷電去,龍隨而上,故謂從樹木之中升天也。”《論衡校釋》)”

去世

真三國無雙6 太史慈原畫 真三國無雙6 太史慈原畫

當時有劉表從子劉磐,十分驍勇,數度作寇於艾、西安諸縣。孫策於是分海昏、建昌作左右共六縣,並以太史慈為建昌都尉,兼治海昏,並督諸將共拒劉磐。劉磐自此絕跡不復為寇。太史慈的射術確是史上有名的。他跟從孫策討伐麻保賊,有一賊於屯裡城樓上毀罵孫策軍,並以手挽著樓棼(城樓上的柱子),太史慈便引弓射之,箭矢更然貫穿手腕,更反牢牢釘在樓棼上,圍外萬人無不稱善。曹操聞其威名,向太史慈寄了一封書信,以篋封之,內無多物,而放了少量當歸,寓意太史慈應當向其投誠,其見重如此。後來孫權統事,以太史慈能克制劉磐,遂委以南方諸大事。於建安十一年卒,享年四十一歲。

太史慈臨亡之時,嘆息道:“大丈夫生於世上,應當帶著三尺長劍,以升於天子階堂。如今所志未從,奈何卻要死啊!”孫權知道慈死,十分悼惜。子太史享嗣任,享字元復,歷尚書、吳郡太守。官至越騎校尉。

人物評價

陳壽:太史慈信義篤烈,有古人之風。

孔融:卿(太史慈)吾之少友也。

劉繇:我若用子義,許子將不當笑我邪?

孫策:①太史子義,青州名士,以信義為先,終不欺策。②太史子義雖氣勇有膽烈,然非縱橫之人。其心有士謨,志經道義,貴重然諾,一以意許知己,死亡不相負。

謝混:人之相知,豈可以一塗限,孔文舉禮太史子義,夫豈有非之者邪!

孫元晏:聖德招賢遠近知,曹公心計卻成欺。陳韓昔日嘗投楚,豈是當歸召得伊。

洪邁:三國當漢、魏之際,英雄虎爭,一時豪傑志義之士,礌礌落落,皆非後人所能冀,然太史慈者尤為可稱。

郝經:慈篤於信義,以氣相許穿徹,勁挺克復。其言亦田疇輩流也。終委身孫氏,受其驅防,以不能為王爪士咄唶自恨,銜憤以死,其志可哀已。

羅貫中:矢志全忠孝,東萊太史慈。姓名昭遠塞,弓馬震雄師。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戰時。臨終言壯志,千古共嗟咨。

家族成員

太史慈畫像 太史慈畫像

太史享,太史慈之子。官至越騎校尉,仍曾任尚書、吳郡太守。

太史叔明,太史慈後世孫,南朝梁時人。

後世紀念

太史慈墓

太史慈墓 太史慈墓

太史慈墓位於江蘇鎮江市北固山中峰南麓,墓高1.7米,直徑約3米,建於長6.7米、寬7.4米的石平台上,北面擋土牆長6.8米,高2米左右不等,墓前有高1.43米、寬約0.7米的大理石碑,上面刻著7個大字“東萊太史慈之墓”。太史慈墓早已不見,墓前原有碑,題為“孝子建昌都尉太史慈墓”,後來改題為“漢吳將子義太史公之墓”,原墓於1967年遭破壞。 1872年修築城牆時發現,後屢次修治。抗戰前,曾修葺一新,建國初,因塌山被埋沒。現墓於1985年重建。原墓前有一塊碑簡要記述了他的生平事跡,已無存。

《三國演義》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描述了他的英勇善戰。《三國志》中“太史慈傳”對他作了詳盡的記述。

感古亭

感古亭位於江西省宜春市靖安縣雙溪鎮況鍾園林的感古山上,

江西省靖安縣森林公園“感古亭” 江西省靖安縣森林公園“感古亭”

據史書記載,孫策曾命太史慈為建昌都尉,管轄著海昏、建昌、西安、新吳等縣(今江西省西北部,含靖安、奉新、武寧、修水、永修、安義、和部分新建地區),平定劉磐騷擾,穩定社會治安,靖安百姓也得到了實惠。太史慈死後,靖安人民為了紀念這位平定匪亂的東吳大將,把他戰亡的這座山取名為“感古山”,1985年在這山頭上建的六角亭就依其地名,稱為“感古亭”。亭為六角六柱葫蘆頂,石台基,重檐式木亭,亭高4.5m,占地25m。亭柱上有兩幅對聯,一幅是“澤被鄉人崇太史,亭名感古話東吳”,另一幅是“鳳凰白露翔廊東,黃龍石馬臥城南”。於是便建殿立像來紀念太史慈。

亭旁碑柱上寫著,因原來在此亭東南二三百米的地方有一“感古殿”, 後來“感古殿”毀,後人就在此最高處重建“感古亭”來紀念。碑上撰寫到“新亭襲用舊稱,意在為賢者彰,見亭即思其人,仰其行,千秋永記”。

故里介紹

據該村老人考證,2000年前,太史慈故里南2里處有一座高45米的土丘,稱乾山。其西麓有一條南北流向的小河,稱洋溝。河水流向村西南的水塘,故稱羊溝營村。該村早年有推粉的傳統,興盛時號稱“羊溝營村三角灣,涼粉挑子出三千”。至今,已時過境遷,但太史慈“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臨終遺言的朗朗豪氣卻一直留在龍口人的記憶中。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三國演義》中初登場為第十一回“劉皇叔北海救孔融,呂溫侯濮陽破曹操” ,後來表現與《三國志》中沒有太大分別,但其死亡時間卻往後調了數年。於群英會、赤壁之戰中,太史慈也有登場,先在群英會上為周瑜擔任監酒官,於赤壁戰中則負責繞到曹軍背後,斷絕來自合肥的曹軍援兵。後來太史慈更於合肥之戰一役中大戰魏將張遼,可惜其所獻的“裡應外合”之計被張遼悉破,張遼更將計就計,安排伏兵,襲擊進入合肥城的太史慈,令太史慈身中數箭,回營後傷重身亡 。

影視形象

央視三國演義的太史慈 央視三國演義的太史慈

1994年電視劇《三國演義》:李洪濤、陳之輝飾演太史慈;

1996年電視劇《三國英雄傳之關公》:張文進飾演太史慈。

三國時代的文臣武將

三國百科
更多三國百科知識,詳見微百科001:三國百科。
曹操帳下文臣荀彧荀攸賈詡郭嘉程昱戲志才劉曄蔣濟司馬懿(晚期)、陳群華歆鍾繇滿寵董昭王朗崔琰毛玠賈逵杜幾田疇王修楊修辛毗楊阜田豫王桀蒯越張既杜襲棗祗任峻陳矯郗慮桓玠丁儀丁廙司馬朗韓暨韋康邴原趙儼婁圭許攸郭淮,等等。
武將張遼徐晃夏侯敦夏侯淵龐德張合李典樂進典韋曹洪曹仁于禁徐晃許褚張頜,等等。
劉備帳下文臣:孫乾簡雍糜竺糜芳龐統法正馬良徐庶陳震諸葛亮,等等。
武將:關羽張飛趙雲黃忠魏延關平關興張苞陳到李嚴姜維,等等。
孫權帳下文臣:張昭張泓魯肅虞翻顧雍諸葛謹陸凱駱統周舫,等等。
武將:周瑜陸遜呂蒙徐盛甘寧太史慈周泰程普黃蓋,等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