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穿節

天穿節

天穿節,漢族傳統節日,但時至今日,“天穿日”傳統僅在客家人中普遍留存。節日時間各地略有差異,有正月初七、十九、二十、二十三日不定。作為漢族民間紀念女媧補天拯救人類的紀念日,也是古代人們期盼風調雨順、萬物欣榮、農業豐收和安樂和平的節日。在漢族民俗節日中,唯一由家庭主婦擔綱祭祀的民俗節日,體現了古代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重要性。自宋代以後,關於天穿節的記載逐漸減少了。

基本信息

簡要介紹

天穿節是元宵之後的第一個漢族傳統節日,時間有正月二十、二十三、二十五等幾種說法,以正月二十為多。天穿節又叫補天節,源於女媧補天的神話故事。傳說正月二十日,女媧崑崙山煉出五色石補天,這個神話出自《淮南子·覽冥訓》: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水。蒼天補,四極正;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

由來傳說

天穿節天穿節
關於天穿節的由來,東晉以降的資料多說是源自女媧補天的傳說。女媧之名,始見戰國成書的《楚辭·天問》:“女媧有體,孰制匠之?”而女媧補天的神話,出自西漢淮南王劉安與其門客共撰《淮南子》。該書《覽冥訓》篇記載:“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lǎn)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神話學家袁珂指出:“女媧補天,其目的無非治水。‘積蘆灰’已明言‘止淫水’。其餘之事:‘斷鰲足’、‘殺黑龍’,乃誅除水災時興波逐浪之水怪;而‘鍊石補天’所用之‘石’,亦堙洪水必需之物。”(袁珂《中國神話傳說詞典》“女媧條”,上海辭書出版社1985年版,第44頁)從是說,則治水在於治“天穿”之水,故鍊石補天。民間以煎餅補天,是模擬女媧鍊石補天的巫術行為。
天穿節的日期與女媧補天神話主旨是一致的。葉春聲指出:“考‘天穿’日即二十四節氣中的‘雨水’日,一般在每年陽曆二月十九日,陰曆正月十九至二十三日左右,是日‘天一生水’,多半有雨,故謂之‘天穿’。這是古代科學不發達對氣象的一種解釋。”(葉春聲《廣州歲時節令通考》,載《嶺南文史》1984年第2期)天穿日與二十四節氣中的“雨水”日期一致,天穿節作為人們對“雨水”期間開始有雨自然現象的解釋是成立的。而女媧補天的神話透露出古人把下雨歸結為天漏的結果,因此,女媧補天即治水的神話勢必會和人們對“雨水”節氣的認識結合,這就是天穿節的由來。還有資料可以佐證筆者的這一觀點。民國年間修的陝西《安塞縣誌》記載:“二十日,家家吃煎餅,名曰補天。二十三日夜,家家院內打火,又淋搌布水於火上,謂之‘煉乾’。”搌布(即抹布)水淋到火上,立即會蒸發,以火克水。雖然與將煎餅放在屋上象徵補天方法不同,但異曲同工,目的是相同的。“煉乾”之俗屬於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的交感巫術行為。天穿節融合了女媧補天傳說和人們對“雨水”節氣的認識。

歷史記載

天穿節天穿節
天穿節節期有正月二十日、二十三日兩說,一般認為該節起源於女媧補天的神話傳說。最早記載天穿節的資料是東晉王嘉所撰《拾遺記》,清代所修類書《淵鑒類函》卷一三《歲時部》記載:“補天穿。《拾遺記》云:‘江東俗稱正月二十日為天穿日,以紅縷系煎餅置屋上,曰補天穿。’相傳女媧氏以是日補天故也。”由此可知,東晉時正月二十日已有補天穿的習俗。宋代南城(今江西南昌)人李覯《正月二十日俗號天穿日以煎餅置屋上謂之補天感而為詩》說:“媧皇沒有幾多年,夏伏冬愆任自然。只有人間閒婦女,一枚煎餅補天穿。”(轉自趙杏根選編《歷代風俗詩選》,嶽麓書社1990年版,第47頁)詩序所記天穿節的日期,以煎餅置屋上的習俗與《拾遺記》的記載相同,可知此節東晉以來一脈相傳。詩中還提到以煎餅補天穿是婦女所為,並把此節同“媧皇”即女媧聯繫起來。看來清人“相傳女媧以是日補天”的說法,宋代已然。

天穿節為正月二十三日說。清人俞正燮《癸巳類稿》卷一一“天穿節”條記載:“宋葛魯卿勝仲《驀山溪詞·和朱刑掾〈天穿節〉》云:‘天穿過了,此日名穿地。摸石俯清波,竟追隨新年樂事。’明楊慎《詞品》引之,云:‘宋以前正月二十三日為天穿日,言女媧氏以是日補天,俗以煎餅置屋上,名曰補天穿。’今其俗廢久矣。”可知宋代天穿的次日為“穿地”日,有水中摸石習俗。根據楊慎的說法,宋代以前已有正月二十三為天穿日的情形,同樣也是由女媧補天的神話形成節俗。明代對正月二十三日為天穿節也有記載,正德修陝西《朝邑縣誌》卷一《風俗》說:“二十三日置煎餅屋上補天,是日仍不得食米。”這條資料還透露出天穿日有不食米的風俗。

明代地方志雖然有天穿節的記載,但是極少。至清代,地方志中有關天穿節的記載多起來,可知天穿節主要流行於陝西、山西和河南。絕大多數地區的天穿節是在正月二十日,如陝西省的乾隆《富平縣誌》、乾隆《臨潼縣誌》、乾隆《同州府志》、乾隆《蒲城縣誌》、光緒《高陵縣誌》,山西省的康熙《解州志》、同治《陽城縣誌》、光緒《河津縣誌》,河南省的嘉慶《澠池縣誌》的記載。但也有其他日期的,陝西光緒《渭南縣誌》記載為正月二十一日,陝西道光《鹹陽縣誌》記載為正月二十三日,河南光緒《重修靈寶縣誌》記載為正月二十日。清代天穿節的風俗與前代相同,一些地區也有補地之說。如前引乾隆《富平縣誌》說:“二十日,置麵餅屋宇上下,曰補天地。”嘉慶《澠池縣誌》記載:“二十日,撂煎餅房屋上,並置地上,名曰補天補地。”值得注意的是廣東增城也有天穿節,而從日期到內容與北方略有不同。嘉慶《增城縣誌》卷一《風俗》記載:“十九、二十兩日名天機癩敗,掛蒜以辟惡,又作餺飥禱神,曰補天穿。”清代地方志中風俗志有關天穿節的記載說明,前引清人俞正燮說天穿節“今其俗廢久矣”是不確切的,此說可能符合江南地區,但在北方和個別南方地區是不適宜的,若從整個歷史過程看,天穿節可能是逐漸衰落的。清代方誌較多記載此節,這大概是清人所修志書重視歲時節日記載的反映。

主要習俗

煎餅“補天穿”,天穿射,甜飯扎針。
1、煎餅“補天穿”
“二十日天穿,二十一日地穿”。天穿日與雨水相近,民間為祈禱蒼天保佑“雨水之日,屋無穿漏”,每逢天穿節便用紅絲線繫上煎餅,將其擲於屋頂上方,寓意為“補天漏”或“補天穿”。有祈風調雨順之意,也是對女媧補天的一種效仿。有些地方在此日還將煎餅撕成小塊,拋向天空,意為補天,再撒些於地,意為補地。
2、天穿射
古時還有在節日那天到郊外舉行射箭活動的習俗,有人認為這也隱含著以武功繼承女媧殺黑龍、斷鰲足、拯生民於水火之偉績的意思。
明代楊慎《同品》中就因“詞不甚工而事奇”而載一詞,曰《驀山溪》,這首詞為宋人葛勝仲所作,描述了天穿節郊外射箭活動的情景:春風野外,卵色天如水。魚戲舞綃紋,似出聽、新聲北里。追風駿足,千騎卷高門,一箭過,萬人呼,雁落寒空里。天穿過了,此日名穿地。橫石俯清波,競追隨、新年樂事。誰憐老子,使得縱遨遊,爭捧手,共憑肩,夾路遊人醉。
3、甜飯扎針
嶺南一些地方,婦女在此日把甜飯做成大圓塊,以油煎後,上面扎針,也是“補天穿”之意。

各地過節

廣東

在廣東梅州、惠州等地,家家戶戶男女老少這日都放下手中的農活,忙裡偷閒,充分享受休閒的節日。天穿日是休假日,不管家中貧富與否,必須在天穿日休息一天。如果有不懂事的年輕人在這一天去幹活,是會被長輩責罵的,說是乾的活不夠補天穿,下田後會遇天旱。
天穿日這天,客家地區有許多特別的習俗,比如說煎餅“補天穿”、天穿射箭、甜粄扎針等。客家人過新年,家家戶戶都要蒸甜粄,而甜粄不能在元宵節前就吃完,必須留有一部分的甜粄到“天穿日”用。“天穿日”早上,家裡的婦女、老人會早早起來煎甜粄,甜粄煎好後,家裡人都不能吃,而是拿著煎好的甜粄到房屋裡有牆縫、釘眼的地方抹上一點甜粄,祈求新的一年美美滿滿,風調雨順。
據古代詩歌載錄,天穿日煎粄“補天穿”的習俗早有描述。蘇軾有詩句“一枚煎粄補天穿”,正是描寫客家人過天穿日的情形。
除了煎甜粄“補天穿”外,客家地區的農村還有在甜粄或者煎丸上插針線的做法,這也是“補天穿”。雖然村民不在煎丸、甜板上插針線,但“天穿日”吃甜板、煎丸的習俗仍舊尚存。總而言之,過天穿節日是客家人對新年的美好願望。

福建

福建龍巖漳州等地客家人過新年,家家戶戶都要蒸糯米甜粄,並必須留下大角或小塊的甜粄,等到天穿日用。正月廿那天早上,當家的婦女、老人早早起來煎甜粄,甜粄煎好後,家裡人都不能吃,而是拿著煎好的甜粄到自己的房間、廚房、浴室等地方見有牆縫、釘眼都要抹上一點甜粄,故曰“補天穿”。這一天,大家都不出門幹活,說是做來不夠補天穿,不能擔尿桶。如果有不懂事的年輕人擔尿桶,叔婆伯姆就會面帶慍色罵人:今天是什麼日子,你犯天條,會受老天責罰的!

台灣

台灣稱正月廿天穿日為“全省客家日”。
在台灣新竹等客家人聚居地,每年都有隆重的“天穿日”慶祝活動,活動內容通常包括傳統客家男女對唱歌曲、客家小戲表演、客家流行音樂演出,或製作“千斤甜粄”等。如新竹縣曾在橫山鄉“大山背客家人文生態館”舉行過“女媧補天天穿日客家日櫻花季”活動,吸引了眾多遊客參加,海峽兩岸共慶天穿日的活動也時有舉辦,如龍巖永定客家土樓藝術團曾在此節日赴台灣表演節目。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