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唐代李商隱詩作]

天涯[唐代李商隱詩作]

《天涯》是唐代詩人李商隱創作的一首五絕。此詩寫作者淪落天涯,又值春殘日暮,人有情而鳥無意,傷春傷時又自傷身世。首句平直敘起,蘊藏著極深沉悽惋的感情;次句使用“頂針”格,重複“天涯”二字,再點題意;轉句用意深婉曲折,在婉曲迴環中見奇警;結句餘音裊裊,哀艷動人。全詩短短二十個字,運用寓情於景、移情於物的手法,用極艷之語抒發了極悲之意,明白如話而又宛轉多姿,極有盛唐絕句風味,較典型地反映出李商隱的藝術創作特色。

基本信息

作品原文

天涯

春日在天涯 ,天涯日又斜 。

鶯啼如有淚 ,為濕最高花 。

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⑴天涯:此處泛指家鄉以外的極遠之地。

⑵天涯:此處特指具體的天邊。斜:古音讀xiá,今音讀xié。可以讀古音,也可以按現行中國小語文教學通例上讀今音。

⑶鶯啼:鶯鳴。宋辛棄疾《蝶戀花》詞:“燕語鶯啼人乍還。卻恨西園,依舊鶯和燕。”“啼”字語意雙關啼叫和啼哭。

⑷最高花:樹梢頂上的花。也是盛開在最後的花。

白話譯文

繁花似錦的春天獨在天涯,天涯的紅日又在漸漸西斜。

美麗的黃鶯啊你若有淚水,請為我灑向最高枝的嬌花。

創作背景

此詩馮浩《玉溪生年譜》編於大中九年(855年),當時李商隱在梓州柳仲郢幕府。張采田《玉溪生年譜會箋》編在大中五年(851年),當時李商隱在徐州盧弘止幕府,並云:“‘春日天涯’,點時點地。‘日又斜’,府主又卒也。‘最高花’,所指顯然。馮編梓幕,大誤。”劉、余《集解》云:“義山詩中,‘天涯’一語,或指桂州,或指梓州。就詩中所抒寫之感情論,此詩似作於梓幕較為合理。”

作品鑑賞

整體賞析

李商隱的這首絕句,“意極悲,語極艷”(楊致軒語),在表現手法上很有特色。

此詩一開頭詩人就製造出一種環境和心情強烈反差的氛圍。首句平直敘起,蘊藏著極深沉悽惋的感情。“春日”寫時光之美妙可愛,“天涯”喻飄泊之遙遠;兩詞並用,便將旖旎的春光與羈旅的愁思交織在一起。第二句使用“頂針”格,重複“天涯”二字,再點題意。春日越是美妙可愛,落魄江湖,遠在天涯的詩人更感到惆悵。“春日在天涯”已經使人黯然傷神;而“天涯日又斜”遞進一層,就更加渲染了在天涯海角,踽踽獨行,窮愁飄泊的悲涼氣氛。“日又斜”是說時間向晚,一天又將過去,這就給艷麗的春景籠罩了一層慵倦淒暗的陰影。繁花似錦的春光,與西沉的斜陽,縱然掩映多姿,但無多時,終將沉沒於蒼茫暮色之中。日復一日,春天也終將紅英落盡,悄然歸逝。韶光之易逝,繁花之必將凋零,與詩人人生道路上的失意蹉跎,正復泯然相合。著一“又”字,則日暮途窮,苶然疲役之慨,寂寥孤獨,空漠無依之痛,盡在言外。兩句既包含著對美好事物無限留戀珍惜之意,也包含著生命必將凋零之可悲。

轉句在宛曲迴環中見奇警,結句餘音裊裊,哀艷動人。“鶯啼”本來是非常宛轉悅耳的,可是由於此時此境,詩人卻覺得像在啼哭。這是因為詩人蠟炬成灰,淚已流乾,只有托啼鶯寄恨了。詩中“啼”寫聽覺,看花寫視覺,“濕”是觸覺,為我而濕最高之花乃是意覺,這就把詩人敏銳的聯想和深切的感受寫出來了。詩人移情及物,使黃鶯感嘆悲啼而垂淚;而淚水所濕之花,自然也淚痕斑斑,淒楚欲絕。鶯花之嬌艷,最足以代表陽春的盛景,然而春歸花落,總不免於凋零寂滅。是鶯花為詩人而悲者,正所以自悲也。

“最高花”之所以會引起詩人如此深情的關注,是因為樹梢頂上的花,也就是開到最後的花,意味著春天已過盡,美好的事物即將消逝,鶯兒的啼聲也倍覺哀絕了。再者,也因為樹梢頂上的花,上無庇護,風狂雨驟,嶢嶢者易折,這和人世間一切美好事物容易遭到損壞的命運非常相似,和李商隱這位有才華、有抱負而潦倒終身的詩人的命運也是非常相似。李商隱所處的時代,唐王朝已經到了崩潰的前夕,詩人對國家和個人的前途深感絕望,因而生命的短瞬,人生的空虛,使詩的傷感情調更加顯得沉重。詩人的悲痛已經遠遠超過了天涯羈旅之愁,而是深深浸透著人生挫傷和幻滅的痛苦。

這種韻外之致,盪氣迴腸,往往會令人不能自持,溺而忘返。這首美艷而淒絕的絕句既是春天的輓歌,也是人生的輓歌,更是詩人那個時代的輓歌。

名家點評

清代學者馮浩《玉溪生詩箋注》:田蘭芳曰:一氣渾成,如是即佳。楊守智曰:意極悲,語極艷,不可多得。

清代詩人屈復《玉溪生詩意》:不必有所指,不必無所指,言外只覺有一種深情。

作者簡介

李商隱像 李商隱像

李商隱(約813—約858),唐代詩人。字義山,號玉溪生。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人。開成(唐文宗年號,836—840年)進士。曾任縣尉、秘書郎和東川節度使判官等職。因受牛李黨爭影響,被人排擠,潦倒終身。所作詠史詩多托古以諷時政,無題詩很有名。擅長律絕,富於文采,構思精密,情致婉曲,具有獨特風格。然有用典太多,意旨隱晦之病。與溫庭筠合稱“溫李”,與杜牧並稱“小李杜”。有《李義山詩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