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

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

《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是網路小說作者白茶所著的一部總裁豪門類型作品,也是白茶的首部作品,於2017年首發於爽文小說網,並連載於暢讀科技旗下的暢讀書城及安卓讀書兩大移動閱讀APP上。

基本信息

作品簡介

作者白茶的首部作品,有喜有悲,有甜有虐,文風輕鬆,女主爽朗的性格和冰山的男主摩擦出種種搞笑、悲傷的故事,受到眾多書友的喜愛,平台閱讀量突破2千萬,已然成為大熱IP,目前小說已經改編成有聲書、漫畫,正在全網主流的有聲平台、漫畫平台更新連載。

內容梗概

前男友給她下了藥,讓她和神秘男人糾糾纏纏。

為了報復,她嫁給了他,從此被他寵出了新高度。

說好的約法三章呢?為何他卻對她各種撩?

“以後我寵你。”他在他耳邊柔情似水,對她各種寵溺,可是原來他對她另有所圖.......

“離婚!”她得知真相,憤而離他而去,幾年後,她的出現再次驚艷了他的世界,可她不明白,他已經達到目的了,為何又一直折磨著自己,糾纏著自己......

主要角色

女主角——黎淺洛

三個多月就被嬸嬸抱走,遇到養父養母,從小就被捧在手心呵護。性格直爽開朗時而逗逼,脾氣火爆。到後來找到親生父母后依然被呵護成掌上明珠。

男主角——斯靳恆

霸道,冰冷,主控欲望強烈。缺點,對女主不夠信任,和女主相愛相殺。

男二——赫連宇拓

A國總統,到後來為女主退位,性格溫潤,經常掛著微笑。因為老懷表接近女主

男二——陸梓熙

女主的男閨蜜,相識十幾年,一直默默的陪伴在女主左右。喜歡不敢說,到後來女主離開,他也回到陸家。

女二——莫雅薇

國際天后,高傲,歹毒。一直深愛男主,但是因為事業更為重要而錯過男主,開始各種整女主。

女二——焦清婉

市長千金,性格溫婉,驕傲,因為男主的高傲和光芒,而喜歡男主。但是內心不壞,後因為一場誤會,與男配有關係。

其他人物——允起

表面上逗逼,能幹。名譽上是男主特助,其實是曼陀灣一個幫派的接班人。

連載信息

自2017年3月起連載更新至今

最新章節為:第1550章他一年工資呢!

總字數已達到314.3萬字,總閱讀量21381434

作品評價

1、小說情節設定合理,人物性格鮮明,出場人物有感染力和代表性,

2、情節新穎,感染力豐富,風格輕鬆,極具改編特色。

章節目錄

第1章你必須救我

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

帝城半島五星級酒店

22歲生日宴會已經接近尾聲,厲淺洛步伐已經有點凌亂,臉色比著剛才更紅,像是塗了胭脂一般。

電梯到達8樓,付辛茹握著厲淺洛的手收緊不少,思來想去,絕對不能讓厲淺洛上了戚澤明的床。

她做了一個決定,拉著厲淺洛往走廊最裡面走去,直到最後一個房間,酒店服務員剛送完餐,還沒來得及關門。

“你好,裡面的人是我朋友,我進去一下,你不用鎖門了。”服務員不疑有她,推著餐車離開了。

付辛茹順著門縫看到室內一個高大的背影,穿著酒店的睡袍,應該是剛洗完澡。

是個男人就行,沒有多想,一個用力,把厲淺洛推了進去,並快速的關上了房門。

抬起頭瞄了一眼攝像頭,還好,這個房間位置,是個死角,攝像頭拍不到。

整理了一下波浪般的長髮,若無其事的往另一間套房走去。

厲淺洛被推進一個房間內,燈光昏暗,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個男人,轉過身來,眼神銳利的看著她。

她猛的打了一個冷顫,咦……好冷的眼神。

只是身上的不舒服沒讓她多想,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踉蹌的走向那個男人。她清楚的感覺到現在非常需要一些東西,但是她又不知道需要什麼。

“滾出去!”在兩個人距離還有不到三米的時候,斯靳恆看清了女人的面容。

烏黑的長髮由專業造型師梳成華麗複雜的長辮,優雅高貴。白色的禮服將她的優點全部顯示了出來,美麗的蝴蝶鎖骨,豐滿到剛剛好的身材。

禮服下半部分是由高到低的弧線,右半邊漏出她潔白修長的腿,裙角點綴著閃閃發亮的小鑽石。

腳上8公分高的紅色的細跟鑲鑽涼鞋可以看出來她的性格開朗,坦率,真誠。

此刻,全球限量版的高跟鞋正在被她粗魯的甩出去,距離不到一米,他看到了她小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暈…

“我有點難受,能給我點涼水嗎?”厲淺洛正在和右腳上的高跟鞋奮鬥,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最後索性將右臂攔上男人的脖頸,左手輕輕一動,最後一隻高跟鞋被她成功的甩出了三米遠。

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那是中調白色睡蓮和小鈴蘭的香氣,國際知名品牌—放縱。

她全身上下無一不彰顯著華麗和高貴,一個走錯房間的千金小姐?可能嗎?

毫不猶豫的拉下她攀在自己脖頸上纖細的手腕,往門口走去。

可是,女人雙腿發軟,忽然沒了支撐,直直的跪在潔白的地毯上,一隻手還被他拉著。

“莫名其妙!”斯靳恆已經沒有耐心了,大力的甩開她的手,準備給酒店總台打電話。

剛拿起座機話筒,地上的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爬了起來,從他的背後輕輕的摟住了他的腰。

“我不舒服,你救我。”她軟軟的哀求聲在昏暗的黑夜裡,別有一番滋味。

斯靳恆放下手中的話筒,看著她的眼神里透漏著絲絲犀利,“說!是誰告訴你我今天抵達帝城的,你是誰……”派來的。

只是他的話沒說完,女人就大力把他推到在身後的沙發上,她自己緊跟著撲了上來。

“男人!我……現在很難受,本小姐……命令你必須趕快救我!”

命令他?!

斯靳恆壓抑著某種情緒,嗤笑一聲,毫不猶豫的推開身上的女人。

好,他承認,這個女人的確很迷人,但是,對方低估了他的克制力!

“我的話再說最後一遍,趕緊給我滾出去!”

厲淺洛踉蹌的後退了幾步才站穩,她根本聽不到男人在說什麼,她只知道那張感性的薄唇輕輕的合啟,讓她越來越難受。

毫不猶豫的拉開背部隱形的拉鏈,禮服掉落在地毯上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看著眼前的一幕,斯靳恆的眼神越來越深邃,對方看來很強大,找來的女人很有意思。

厲淺洛雖然腦袋不清醒,但是,在男人準備把她直接丟出去之前再次如餓狼般撲了上去。

既然這樣,那他也沒必要再客氣了!

“好痛,哪個不長眼睛的弄痛了本小姐……該死的……”

女人正常的反應讓斯靳恆詫異了幾秒鐘,逐漸放慢自己的動作。

也許是她太迷人,讓男人食髓知味,從臥室到浴室再到陽台……

直到天的東方泛起了光亮,兩個人才相互依偎沉沉的睡去。

艷陽高照

屋裡的冷氣太強,把熟睡中的厲淺洛給凍醒了,朦朦朧朧的睜開了眼睛,想拉回被子繼續睡覺。

找了一圈,原來被子掉地上了。

等等……不對!她怎么渾身酸痛?怎么會在酒店?

猛然坐起身,豪華的房間內只有她一個人,地上扔著他們的衣服,還有一件……睡袍?

震驚的看著自己身上的痕跡,作為一個成年人,她當然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

怎么會這樣?

昨天晚上……她被辛茹扶上來休息,然後呢?那個男人是誰?

該死!怎么會不記得呢?

厲淺洛坐在大床上發獃,欲哭無淚……

下了床,雙腿發軟,努力的走到窗台前,拉開窗簾。

外面的太陽甚是刺眼,看來時間不早了,估計已經是下午了。

厲淺洛怎么都想不通,怎么會發生這種狗血的事情,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呢?

看著窗外的景色,她知道自己還在半島酒店,窗外的景色很美,微風輕輕的吹著,帶著花香的風拂過了窗簾,粉色的紗簾飄飄蕩蕩,很有幾分美感,可是現在的她根本無心情去欣賞這些。

她腦子裡一團亂麻,揉了揉發疼的眉心,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屋裡床頭凳上放了兩個精緻的包裝盒,打開是一套白色雪紡連衣裙。

厲淺洛準備洗個澡趕緊離開這裡,步行有點艱難的走進浴室,浴室里還有幾樣價格不菲的男士洗漱用品,這應該是那個男人的吧……

搖了搖頭,給浴缸里放了滿滿的水,讓自己泡進去放鬆放鬆身體。

一邊泡一邊回想昨晚那瘋狂的一夜,喃喃自語:“昨晚的男人到底是誰呢?”

第2章最寶貴的東西

奈何身上的痕跡怎么搓都搓不掉,厲淺洛氣紅了雙眼,她最寶貴的東西,連澤明哥都沒給。居然就這樣被她自己莫名其妙的弄沒了!還有那個男人應該也沒做什麼防護措施。

“厲淺洛,你都22了,不是兩歲,看看你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事!真是要瘋了。”

回去該怎么給澤明哥交代?昨天一晚上沒回去,老爸怎么圓謊?包包估計被管家帶走了,也不能聯繫外界,哎!趕緊洗洗澡離開這裡吧!

泡完澡身上舒服多了,裹上浴巾就打開了浴室的門,快速的吹乾了頭髮,穿上那個人為她準備的衣服就離開了酒店。

她前腳剛走幾分鐘,後面男人就大步從外面走進來,轉了一圈裡屋已經沒人了。

床頭被打開的盒子說明她已經離開了,環視了一下房間,看到床頭柜上壓著一張紙條“牛郎你好,昨天晚上是一個誤會,希望你堅守自己的職業道德,以後看到我,就當不認識,不見!喔,對了,嫖資給你250,下次記得偷偷問我要!再見!”

牛郎?250?嫖客?斯靳恆的帥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懵逼隨即又憤怒的表情,握緊了手中的紙條,又去外面的沙發上看了一眼。潔白的沙發上留下一朵類似梅花的血跡,確定那個女人就是第一次。

不過,走的挺乾脆的,放長線釣大魚?…

驕陽似火,曬得厲淺洛有點不適應,她趕緊攔了一輛計程車。車上,借著計程車師傅的手機給陸梓熙打了個求救電話。

她最好的男閨蜜—陸梓熙,24歲國際賽車冠軍,兩個人結識也是因為賽車。

其實她本來想到的第一個人是戚澤明,但是,她的第一次沒了,還不知道怎么面對他…

“你好。”電話接通,那邊的陸梓熙聲音不像平時那般灑脫。

“是你姐姐我,你怎么了?”即使在年齡上不占優勢,厲淺洛還是霸道讓陸梓熙稱自己為姐姐。。。。聽到厲淺洛的聲音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機號,又試探的問了一句。

“淺洛?”

“嗯!江湖救急,我現在打車去你那,給我取點車費,包包丟了。”

“車費?你在哪?”今天發生的事情,聽著語氣她好像不知道…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等會說吧,我十分鐘後到你那裡,你在路邊等著。”

爽快的掛了電話,給司機師傅道了謝,報了一個地址,就在靠在計程車上假寐。

司機師傅打開車上的廣播,“…被推下總裁位置,他所有的股份都在兩個月前被轉移到別人的名下,等於說從現在開始,結束了他人生的輝煌生涯,我們的記者正在跟蹤報導,請稍後關注,謝謝!…”

厲淺洛現在滿腦子都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廣播裡播了什麼她根本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沒幾分鐘,車子靠路邊停了下來,紅色短髮的陸梓熙在厲淺洛掛完電話以後就把女朋友支走自己下了樓。給計程車付了車費,他仔細的觀察厲淺洛的表情,除了看上去有點疲憊,其他的沒什麼異常。

看來她真的還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沒回家嗎?”

“你怎么知道!”厲淺洛的反應太大,把陸梓熙嚇了一跳,他知道了什麼…

“真的沒回去?”陸梓熙連忙拉著厲淺洛的手往樓上奔去,進了電梯,厲淺洛看著奇奇怪怪的陸梓熙,一臉迷茫。

“我現在告訴你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她早晚肯定都會知道的,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安撫她的情緒。

進了陸梓熙的公寓小窩,陸梓熙沉著臉再三強調,“淺洛,我讓你看個視頻,但是你一定要做好心裡準備。”

“陸梓熙,什麼視頻啊,值得讓你這么嚴肅。”平時的陸梓熙都是吊兒郎當的,很少有這樣的時候。

難道是昨天晚上自己失身的視頻被那個男人放出來了?不是吧…她這么慘!

厲淺洛哭喪著臉看向陸梓熙“昨天晚上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就…”跟別人上了床,現在不會滿城皆知了吧,她還怎么活…厲淺洛還在滿腦子天馬行空的想像。

陸梓熙乾脆直接把她帶到電腦前,打開了他看了好幾遍的視頻,視頻里擠擠攘攘的都是舉著話筒的記者。

視頻中不一樣的地點讓厲淺洛停止了想像,還好,還好,嚇屎她了。不對,這是爸爸的公司,難道昨天晚上的事情鬧到爸爸那裡了…

“網路前的觀眾大家好,我是帝城新聞社的記者劉佳慧,今天呢,是有人提供訊息說厲氏集團總裁厲獻呈先生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變賣股份以及暗中洗錢等等犯罪事件,現在讓我們一起進入厲氏集團看一下具體情況。”

爸爸?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變賣股份?洗錢?“胡說八道,怎么可能?”爸爸為人正直,光明磊落怎么可能做這些事情!

“先別激動,往後看。”陸梓熙安慰到,只是後面的更糟糕…

“…各位朋友現在厲氏集團的高層都在會議室開會,從裡面偶爾能聽到的激烈爭吵看出,事情並不順利。”

隨後,視頻直接切到會議室的門從裡面被打開,走出來的都是厲淺洛見過的高層主管。還有沒見過的幾個大股東,最後是作為厲氏集團總經理的戚澤明和副總裁的戚雲忠,不見厲獻呈的影子。

作為副總裁戚雲忠氣色紅潤的面對媒體,是這樣說的“很遺憾,厲總裁已經辭職了,從今天起我戚雲忠將接手厲獻呈的一切工作,以後希望大家多多照顧,謝謝!”

後面都是媒體繼續詢問公司別的話題,厲淺洛腦子裡一片空白,厲氏是爸爸幾十年的心血,怎么就成了戚伯伯的了?戚伯伯是爸爸最好的兄弟,戚澤明是她青梅竹馬好了三年的男朋友,如今她不得不往壞處想這兩個人。

“帶我去公司。”半晌,她開口道,聲音輕飄飄的。

陸梓熙二話不說關上電腦,拿著機車鑰匙去了地下停車場,帶著厲淺洛去了厲氏集團。

正值炎炎的酷暑,到達厲氏集團的時候,厲淺洛感覺自己都快被曬掉一層皮了,天氣的燥熱,讓她的心情也非常煩躁。

進了厲氏集團的大廳,迎面撲過來的涼氣,才讓人舒服了點。

第3章戚三秒

奈何身上的痕跡怎么搓都搓不掉,厲淺洛氣紅了雙眼,她最寶貴的東西,連澤明哥都沒給。居然就這樣被她自己莫名其妙的弄沒了!還有那個男人應該也沒做什麼防護措施。

“厲淺洛,你都22了,不是兩歲,看看你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事!真是要瘋了。”

回去該怎么給澤明哥交代?昨天一晚上沒回去,老爸怎么圓謊?包包估計被管家帶走了,也不能聯繫外界,哎!趕緊洗洗澡離開這裡吧!

泡完澡身上舒服多了,裹上浴巾就打開了浴室的門,快速的吹乾了頭髮,穿上那個人為她準備的衣服就離開了酒店。

她前腳剛走幾分鐘,後面男人就大步從外面走進來,轉了一圈裡屋已經沒人了。

床頭被打開的盒子說明她已經離開了,環視了一下房間,看到床頭柜上壓著一張紙條“牛郎你好,昨天晚上是一個誤會,希望你堅守自己的職業道德,以後看到我,就當不認識,不見!喔,對了,嫖資給你250,下次記得偷偷問我要!再見!”

牛郎?250?嫖客?斯靳恆的帥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懵逼隨即又憤怒的表情,握緊了手中的紙條,又去外面的沙發上看了一眼。潔白的沙發上留下一朵類似梅花的血跡,確定那個女人就是第一次。

不過,走的挺乾脆的,放長線釣大魚?…

驕陽似火,曬得厲淺洛有點不適應,她趕緊攔了一輛計程車。車上,借著計程車師傅的手機給陸梓熙打了個求救電話。

她最好的男閨蜜—陸梓熙,24歲國際賽車冠軍,兩個人結識也是因為賽車。

其實她本來想到的第一個人是戚澤明,但是,她的第一次沒了,還不知道怎么面對他…

“你好。”電話接通,那邊的陸梓熙聲音不像平時那般灑脫。

“是你姐姐我,你怎么了?”即使在年齡上不占優勢,厲淺洛還是霸道讓陸梓熙稱自己為姐姐。。。。聽到厲淺洛的聲音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機號,又試探的問了一句。

“淺洛?”

“嗯!江湖救急,我現在打車去你那,給我取點車費,包包丟了。”

“車費?你在哪?”今天發生的事情,聽著語氣她好像不知道…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等會說吧,我十分鐘後到你那裡,你在路邊等著。”

爽快的掛了電話,給司機師傅道了謝,報了一個地址,就在靠在計程車上假寐。

司機師傅打開車上的廣播,“…被推下總裁位置,他所有的股份都在兩個月前被轉移到別人的名下,等於說從現在開始,結束了他人生的輝煌生涯,我們的記者正在跟蹤報導,請稍後關注,謝謝!…”

厲淺洛現在滿腦子都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廣播裡播了什麼她根本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沒幾分鐘,車子靠路邊停了下來,紅色短髮的陸梓熙在厲淺洛掛完電話以後就把女朋友支走自己下了樓。給計程車付了車費,他仔細的觀察厲淺洛的表情,除了看上去有點疲憊,其他的沒什麼異常。

看來她真的還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沒回家嗎?”

“你怎么知道!”厲淺洛的反應太大,把陸梓熙嚇了一跳,他知道了什麼…

“真的沒回去?”陸梓熙連忙拉著厲淺洛的手往樓上奔去,進了電梯,厲淺洛看著奇奇怪怪的陸梓熙,一臉迷茫。

“我現在告訴你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她早晚肯定都會知道的,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安撫她的情緒。

進了陸梓熙的公寓小窩,陸梓熙沉著臉再三強調,“淺洛,我讓你看個視頻,但是你一定要做好心裡準備。”

“陸梓熙,什麼視頻啊,值得讓你這么嚴肅。”平時的陸梓熙都是吊兒郎當的,很少有這樣的時候。

難道是昨天晚上自己失身的視頻被那個男人放出來了?不是吧…她這么慘!

厲淺洛哭喪著臉看向陸梓熙“昨天晚上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就…”跟別人上了床,現在不會滿城皆知了吧,她還怎么活…厲淺洛還在滿腦子天馬行空的想像。

陸梓熙乾脆直接把她帶到電腦前,打開了他看了好幾遍的視頻,視頻里擠擠攘攘的都是舉著話筒的記者。

視頻中不一樣的地點讓厲淺洛停止了想像,還好,還好,嚇屎她了。不對,這是爸爸的公司,難道昨天晚上的事情鬧到爸爸那裡了…

“網路前的觀眾大家好,我是帝城新聞社的記者劉佳慧,今天呢,是有人提供訊息說厲氏集團總裁厲獻呈先生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變賣股份以及暗中洗錢等等犯罪事件,現在讓我們一起進入厲氏集團看一下具體情況。”

爸爸?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變賣股份?洗錢?“胡說八道,怎么可能?”爸爸為人正直,光明磊落怎么可能做這些事情!

“先別激動,往後看。”陸梓熙安慰到,只是後面的更糟糕…

“…各位朋友現在厲氏集團的高層都在會議室開會,從裡面偶爾能聽到的激烈爭吵看出,事情並不順利。”

隨後,視頻直接切到會議室的門從裡面被打開,走出來的都是厲淺洛見過的高層主管。還有沒見過的幾個大股東,最後是作為厲氏集團總經理的戚澤明和副總裁的戚雲忠,不見厲獻呈的影子。

作為副總裁戚雲忠氣色紅潤的面對媒體,是這樣說的“很遺憾,厲總裁已經辭職了,從今天起我戚雲忠將接手厲獻呈的一切工作,以後希望大家多多照顧,謝謝!”

後面都是媒體繼續詢問公司別的話題,厲淺洛腦子裡一片空白,厲氏是爸爸幾十年的心血,怎么就成了戚伯伯的了?戚伯伯是爸爸最好的兄弟,戚澤明是她青梅竹馬好了三年的男朋友,如今她不得不往壞處想這兩個人。

“帶我去公司。”半晌,她開口道,聲音輕飄飄的。

陸梓熙二話不說關上電腦,拿著機車鑰匙去了地下停車場,帶著厲淺洛去了厲氏集團。

正值炎炎的酷暑,到達厲氏集團的時候,厲淺洛感覺自己都快被曬掉一層皮了,天氣的燥熱,讓她的心情也非常煩躁。

進了厲氏集團的大廳,迎面撲過來的涼氣,才讓人舒服了點。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