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症

大頭症

大頭症,是一句民間俗語,形容一個極端虛榮心的人所發作的膚淺而強烈的炫耀狂。大頭症患者,按其炫耀的方式可劃分為兩種,一為在物質上實體上的炫耀,一為在精神上名聲上的炫耀。隨著社會生產力的提高,物質的豐富,人們互相攀比的東西和欲望也隨之增長。若超出自身的能力,過分地去進行攀比進行炫耀去掙面子,便患了大頭症了。

基本信息

來源

大頭症大頭症
對於物質的追求,一些大頭症患者對"知足者常樂"定是深不以為然的。因為他們的內心時刻存有一種炫耀的衝動。他們要炫耀,就需要炫耀的物質基礎。能拿出來炫耀的物質,就要人無我有,就要與眾不同,就要高人一籌。為找到炫耀的快樂,他們始終無法知足。

時下的不少"月光族""房奴""卡奴""車奴"們,有部分人,就或多或少患有此症。此類人,多是以自己的物質去撐面子。他們的面子愈大,臉上愈有光,負擔也就愈大。而其自身的經濟能力又不足以支撐,便有可能飯不想茶不思。然身體的損失與自我折磨的行為,於解決現實問題無助。由此會產生逃避心理和冒險心理。具有逃避心理的大頭症患者,時日稍長,面子終保不住。

表現

大頭症大頭症
精神上的大頭症患者,他們往往自以為是,剛愎自用。聽不得反對意見,其目的多是為了揚名,純粹是為了"好名聲"。女孩子擁有修長的玉腿,本足以自豪。然由此緊記雙腿優點而急於表現,便會患上輕度的大頭症:冬末春初,不管時節合適於否,便迫不及待地穿上露膝短裙。賞人與悅已兩者固是有了,然於身體於膝關節總有害。個體患有輕度的大頭症,於人,能提供茶餘飯後的談資;於已,滿足了炫耀的欲望,於人於社會影響不大。

若是患有大頭症的人作領導,則是該組織的大不幸。病癒重,不幸愈大。乃因其目的不是為了領導團體努力工作,而是置團體成員的利益不顧,迫使團體為了他個人的大頭症服務。某國的國家足球隊領導,在2007年的一場關鍵預選賽賽前,不忘炫耀一把,吟作"武松打虎"詩一首,希翼鼓起隊員拿出武松精神,擊敗對手。沒人清楚他吟詩的動機,只有當事人認為確實有其吟詩的必要。詩是好詩,曾引得滿堂喝彩,但不能給球隊帶來好運,當然無法證明他的足球領導才能

害處

有一則伊索寓言:一農夫牽著一頭驢子走過懸崖,怕驢子跌下去,牽它靠裡面走,驢子堅決不肯,越牽它,它越向外掙扎,最後驢子跌下深谷,粉身碎骨。農夫探頭說,你勝利了!患有嚴重大頭症的領導,恨人提反對意見。而大頭症的害處是顯而易見的。大頭症像瘟疫一般蔓延開來,形成氣候形成規模,其危害性就更為不堪構想。

21世紀初,溫州某一農民的親人去世,依其當地風氣,殯葬需花費二三十萬元,結果在殯葬進行中,他無法承受巨額花費,以上吊自殺的方式來逃避大頭症風氣。由大頭症風氣引起家破人亡的悲劇實是多不勝數。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後期,我國為實現理想的社會主義經濟,上至高層領導下至平民百姓,許多人患上了嚴重的大頭症。他們把幾十畝地的糧食移至一畝地上,對外炫耀"畝產萬斤";把百姓的鐵鍋和門上的鐵環取去煉成一大團黑乎乎的鐵渣,對人炫耀是上能造飛船下能造潛艇的精鋼;把某生產隊用紙和竹片糊成用豬油松油作燃料的烊燈升空,對外宣稱是衛星上天;經過一番熱鬧後,國庫為之一空,在接下來的三年自然災害中,成千上萬的人遭遇饑荒。遭此一劫,我國的經濟因此倒退十來年。大頭症的危害實是很大,輕者個人身體不適處境惡劣,重者害人亡國!即如此,我們當嚴肅對待大頭症。大頭症,不同於人體的疾病易於發現,它是思想上的疾病,有一定的隱蔽性。要防止此病的發生,就需要"自治"與"法治"。自治,就是要求我們自身要端正思想樹立正確的人生觀,不時地自我提醒或相互提醒;法治,就是要建立起一系列有效的能制約、監督、懲治大頭症的機制,一旦大頭症患者危害到社會危害到人民,就能快速徹底地予以消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