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是藍雲舒所著歷史時空類小說,於起點女生網連載中。永徽四年春,當武周奪唐的千古大戲終於悄然拉開帷幕,她淚流滿面的發現,原來,她不是圍觀民眾,她是,演員……《大唐明月》是藍雲舒所著歷史時空類小說,全書共六冊,分為上中下三部,每兩冊為一部階段性完結的故事,上、中兩部於起點女生網連載完結。下部由於著作權溝通原因,暫時不會在網路上連載,將直接以實體書形式出版發行。《大唐明月》以中國歷史最具傳奇性的唐高宗永徽四年到武則天垂拱元年間武周奪唐的千古大觀這段歷史(公元653年到685年)為背景,通過嚴謹的史實考據和歷史細節考證,以史稱“儒將之雄”的名將兼名臣裴行儉及其夫人庫狄琉璃為主要人物線索,將那個特殊的時代波瀾壯闊地展現在讀者面前。

基本信息

作品信息‍

小說性質:VIP作品
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

總點擊:285582
月點擊:89968
周點擊:4240
小說類別:歷史時空
總推薦:15458
月推薦:4132
周推薦:165
寫作進程:情節展開
完成字數:359041
授權狀態:A級簽約
本書起點女生網首發

作品成就‍

2011-08-15累積獲得一萬張推薦票
2011-08-06累積獲得十萬點擊
2011-08-06累積獲得一千個收藏
2011-07-29累積獲得五萬點擊
2011-07-20累積獲得三百個收藏
2011-07-17登上了起點女生網青雲榜
2011-07-13累積點擊破萬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最繁華的時代:鮮衣怒馬、胡姬如花;
這是一個最冷酷的時代:骨肉相殘、人命如芥;
重生在這個時代,庫狄琉璃的目標是:沒有蛀牙……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錦繡叢中揮揮筆,於曲水斗花會上采採風,溜到平康坊內聽個小曲,混入慈恩寺里觀場演出。她要做個閒看長安十丈紅塵,笑對大唐萬里明月的,路人甲。
然而永徽四年春,當武周奪唐的千古大戲終於悄然拉開帷幕,她卻淚流滿面的發現,原來,她不是圍觀民眾,她是,演員 。

章節目錄‍

第1章人來如織劍去如電
第2章人為刀俎我非魚肉
第3章人心如海順勢而為
第4章人情難持見縫插針
第5章人情如此謀立門戶
第6章人心不足自取其辱
第7章人潮攢動驚見貴客
第8章人生莫測誰窺天機
第9章人非木石偶露鋒芒
第10章人情冷暖少年心事
第11章故人相見殫精竭慮
第12章步步緊逼兵來將擋
第13章筆墨之鑑形勢逼人
第14章故地重遊煽風點火
第15章爭芳鬥豔力爭下游
第16章撞衫風波明槍暗箭
第17章君子救美走投無路
第18章晴天霹靂一波三折
第19章左右為難自有主張
第20章一團亂麻針鋒相對
第21章斷髮明志完美收場
第22章小懲大誡天地牢籠
第23章大樹易靠安穩難求
第24章忍無可忍從頭再忍
第25章靈機一動五雷轟頂
第26章天煞孤星春江花月
第27章富貴勾人寂寞千古
第28章小鬼難纏大話名詩
第29章七月流火華服霓裳
第30章旁敲側擊老而彌辣
第31章意外來客未雨綢繆
第32章拜月乞巧金風玉露
第33章飛來之禍疑難之疾
第34章暗箭難防一波又起
第35章四面楚歌當機立斷
第36章無路可退無須再退
第37章以勢相逼峰迴路轉
第38章世事如棋誰主勝負

初章閱讀

第1章人來如織劍去如電
永徽四年的春天似乎來得格外的晚。正月晦日(最後一天),正是長安城每年第一個“遊冶水邊追野馬,嘯歌林下應山君”的重要日子,然而那呼嘯的北風,蔽日的陰雲,卻生生把個春寒料峭演繹成了嚴冬景象。
只是對於長安人來說,比起他們懷裡揣得火熱的那一顆顆春心,無論是惡劣得離譜的天氣,還是正鬧得轟轟烈烈的駙馬謀反大案,絕對都是浮雲。不到午時,城東南的曲江之畔,早已是一片衣冠如織、車馬如龍的繁華盛景。但凡風景略有可觀處,放眼均是密密麻麻的帷帳,無數男女老少在帳內席地而坐,暢懷而飲。那錦幕四合、歌舞喧天的,是皇室豪門的游宴之處,少不得一番“席舞千花妓,歌船五彩摟”的風流;那平地設席、青氈為帳的多是平民,圖的是個“千門萬戶看,無人不送窮”的吉利……
在江濱的一頂普通氈帳里,琉璃靜靜的喝了一口桃酪。那酸酸的冰涼漿汁順著喉嚨慢慢流下,讓她幾乎打了寒戰,等到這不適感過去,她才放下了舉起掩口的衣袖。只聽對面的珊瑚一聲嗤笑,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對一邊的曹氏道,“阿娘,琉璃不是去學教坊音聲的么?怎么學得做派越發像官家人了?”
曹氏淡淡的睨了琉璃一眼,冷笑幾乎從眼角溢了出來;珊瑚越發笑得歡暢,那發育良好的胸脯和頭上的金搔頭,淋漓盡致的註解了“花枝亂顫”四個字。五歲的青林抬起頭來,看了看明顯不大高興的大姐琉璃,又看了看明顯很高興的二姐珊瑚,滿臉都是困惑;而庫狄延忠只是面無表情低頭喝了一口宜春酒,回頭便跟在一邊熱酒的世仆新泉道,“再燙一壺。”
琉璃無聲的吸了口氣,壓下被“教坊”這兩個字勾起來的怒火,保持著一貫的麻木表情扭頭看著外面的風景——除了氈帳還是氈帳,偶然露出幾棵樹來,也都是光禿禿的淒涼模樣,加上不時刮過的刺骨寒風,這孟春景色怎一個慘字了得?也不知道長安人哪來的這么大勁頭,年年歲歲要跑到這荒郊野外來吹這半天春啊風,好像不這么折騰一番,就沒臉出門見人!對於長安人這種對郊遊的群體性狂熱,她還真是不大適應,就像她依然不大適應他們所熱愛的酪漿的古怪酸味。
算起來,這是她來到長安的第三個年頭了——自從寫畢業論文寫到睡著的那個夜晚之後。她還清楚的記得自己的論文題目是《論唐代的染織圖案演變與西域文化》,為了儘可能搞清楚時代背景,她又惡補了一番唐史,然後……就真的來到了這個時代。
因為完全聽不懂身邊人那坑爹的古代漢語發音,也因為在鏡子裡看到了一張雪膚深目的小臉,一開始她還以為自己是穿到了外國或異世。足足有一年零三個月,她沒開過口,大家先是以為她是因為母親的去世而傷心得傻了,後來,又覺得她大概是成了啞巴。等她終於摸清楚狀況,也學會了以長安官話為主、夾雜著栗特語和突厥語的家裡通用語言,她已經很悲催的喪失了嫡長女一切應有的待遇和地位——是的,她知道如今已近永徽之治的尾聲,捲入謀反案的駙馬房遺愛和吳王都死定了,武昭儀很快就要登上皇后的寶座,而害死吳王的長孫無忌過兩年也將被逼得上吊……可這一切跟她一個前途茫茫的胡姬有個毛關係?
當然嚴格的說,她其實不算胡姬,至少在大唐的戶籍紙上,她屬於本地良民。她的便宜父親庫狄延忠,假假的也算是一個前朝勛貴之後,高祖是北齊華陽縣公庫狄盛,只是風光跟長孫、宇文這樣根深蒂固的胡人高門還差了十萬八千里,更別說祖父迷上鬥雞之後的迅速敗落,只給父親留下了一個良民身份和一張害人的臉——把她母親可是害慘了。
她的便宜母親安氏是栗特胡商的寶貝女兒,據說在栗特人的什麼昭武九姓里,安是最顯貴的姓氏之一,安氏的父親更是栗特商隊里一言九鼎的領隊薩寶。只是當安氏不顧家中安排,執意嫁給外族人,找的這個男人又看不大起她的父兄們,她便幾乎跟娘家斷了來往。饒是如此,安氏跟庫狄延忠才過了三年快活日子,就懷著琉璃迎來了曹氏這個更年輕貌美的妾,看著她生下了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
至於曹氏,倒是地地道道以樂舞為生的栗特樂戶,按大唐律法屬於不能為妻的二等賤籍。可對於庫狄這樣的胡人家庭來說,誰又會閒得抽筋來管他是不是以妾為妻?曹氏也許不算太聰明,但足以對付庫狄延忠了,也足以決定在這一千多年前的時空里孤立無援的琉璃的命運。
如今,這個家雖然依然住著安氏用嫁妝購置的小院,卻已經看不到安氏的任何痕跡……呃,也許除了琉璃?其實琉璃也屬於曹氏非常想清理乾淨的某種東西,只是因為她的皮囊大概還值點錢,又處處小心,才熬過了最初的艱難。一年多前,當她終於開始說話並顯示出腦子沒有壞掉後,曹氏立刻就想到了“變廢為寶”的好辦法——讓琉璃去參選教坊的搊彈家!
這個決定好的一方面是:一年多來,琉璃終於能吃得飽、穿得暖了,而且已經學會了琵琶、樂舞和標準的大唐禮儀。不得不說,這具身體的確擁有過人的音樂天分,每一樣她都學得有模有樣,那請來教她的曹家小妹被她哄得開心,不知不覺便喪失了敵我立場。
壞的一方面是:從曹小妹眉飛色舞的描述中,琉璃終於知道所謂教坊是何等恐怖的地方——那是為皇宮豢養樂舞歌伎之所,進去之後最好的下場是成為皇帝偶然會寵幸的“十家”,更大的可能則在外面的雲韶院為皇家服役到老。但最變態的還是,這些教坊里的女人居然流行結香火兄弟,平常一起廝混,而一旦嫁人,新郎也會被“兄弟們”通用……
得知這一切的時候,琉璃很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而曹氏還笑吟吟的跟她說,“以後這個家,還要靠你多拉扯拉扯。”
啊呸,我拉扯你妹!只是明天,就是太常寺搞海選的日子,她這張臉長得的確有點禍水,曹氏家族在教坊又有根基,不出意外她肯定會被選上。一入教坊,便是賤籍,別的穿越女都是越混越好,怎么她穿越三年,居然能從一個良民家庭的嫡長女混成以色事人的胡姬?她如何才能證明在她異國風情的皮囊下面,依然有著一顆本土穿越女堅忍不拔的心……
在不時灌進冷風的氈篷里又熬了一個時辰,大概是因為各懷心思,庫狄家倒是沒有上演載歌載舞的一幕,帳外不時傳來歡笑和歌舞樂器之聲,珊瑚早鑽出去看熱鬧了。琉璃卻在心裡默默的計算著待會兒要實施的計畫,正在出神,卻聽庫狄延忠對她道,“你去將珊瑚找回來,且好歸家了。”
我?琉璃略有些驚異的看了父親一眼,看到他點了點頭,才雙手一按面前的矮几,從厚厚的毛氈坐席上站了起來,也許是跪坐得久了,雙腿有些酸麻,慢慢走了幾步才好些。出了帳,冷風越發顯得刺骨,她忙緊了緊身上的夾襖,抬眼一望,東邊的一處空地上圍了一大圈人,不時傳來轟然叫好聲,忙邁步走了過去。
琉璃自然沒有聽見,氈帳里,庫狄延忠正低聲對曹氏道,“我思量著真讓琉璃入了教坊,咱家名聲須不好聽,她今年已十五,不如挑戶人家嫁了?”曹氏聲音頓時尖銳起來,“為何今日又說此事?太常寺奴家阿兄已托人打點過,遮莫要得罪他們?大郎又不是不知,搊彈家不比別個樂戶,可與良人為婚,若是好了,還可一步登天,那是何等富貴?青林日後前程也有望了……”
帳外,琉璃已走到人群聚集處,只見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人,聽得裡面笛聲激昂,人頭之上不時有冷森森的劍光碟鏇,竟是有人在表演平日難見的劍器舞,難怪這一片再無其他舞者。
這一年多來,琉璃對時下流行的拓枝舞、胡鏇舞、綠腰舞等學過一遍,只有這劍器舞連見也不曾見過,忍不住也在人群後掂起腳往裡看,卻見那舞劍之人似乎並不是女子,只能看見他偶然露出的一個後腦勺和時而矯若游龍,時而團如滿月的劍光。
琉璃忍不住從人縫裡擠了進去,到了里圈才看見,舞劍之人果然是個身量甚高的男子,那劍光吞吐遊走,恍如活物,舞者的姿態也十分矯健,看著來去如風,迅捷如雷,偏偏一招一勢又清清楚楚,端的是個劍舞好手,那吹笛之人也是個年輕男子,身上一件半新不舊的寒襖,眉目清朗,神態極為從容安適。
笛聲吹到激越處,劍舞者的長劍突然脫手向半空飛了上去,如流星飛去,又閃電般颯然落下,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剛想驚呼,卻聽一聲輕響,原來那劍已紋絲不差的落入舞者所持的劍鞘之中,四周頓時彩聲如雷。
琉璃不由也目眩神馳,這才看清劍舞之人也是個俊朗的青年人,看那打扮像是個遊俠兒,旁若無人的傲然立在那裡,只轉頭向吹笛人拱了拱手,“多謝!”吹笛之人呵呵一笑,答道:“痛快!”兩人竟不相識,卻是相視一笑,各自排眾揚長而去。圍觀之人自然也慢慢散了,有人拿了簫笛琵琶諸樣樂器,又挽臂踏足的重新舞了起來,樂聲悠揚,舞姿歡快,夾雜著“新買五尺刀,懸著中樑柱”的響亮歌聲,當真是說不盡的暢懷肆意。
琉璃依然怔怔的站在那裡,只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似乎被震裂了一條縫:三年來自己雖然一直學著那些樂舞,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它們可以舞得這樣風流灑脫、無拘無束……怔忪間,突然身邊有人回過頭來驚咦了一聲,“這不是庫狄大娘么?”

網路版簡介

這是一個最繁華的時代:鮮衣怒馬、胡姬如花;這是一個最冷酷的時代:骨肉相殘、人命如芥;
重生在這個時代,庫狄琉璃的目標是:沒有蛀牙……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錦繡叢中揮揮筆,於曲水斗花會上采採風,溜到平康坊內聽個小曲,混入慈恩寺里觀場演出。她要做個閒看長安十丈紅塵,笑對大唐萬里明月的,路人甲。
然而永徽四年春,當武周奪唐的千古大戲終於悄然拉開帷幕,她卻淚流滿面的發現,原來,她不是圍觀民眾,她是,演員
大唐明月大唐明月

出版書介紹

《大唐明月壹風起長安》
大唐永徽四年。
朝廷上,太尉長孫無忌正如日中天;後宮裡,昭儀武媚娘已悄然布局;而身為西市的小小畫師,庫狄琉璃只想在這場武周奪唐的千古大戲裡,做個合格的圍觀民眾。她所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命運早已落筆,作為歷史書角落裡一筆帶過的龍套,她將親眼見證一切的發生。
從曲江的狂歡郊遊到大慈恩寺的煽情俗講,從胡商家族裡的食案到皇宮宴席上的羹湯,大唐就像一幅奇妙而絢爛的畫卷,一點點展現在她的面前。然而命運的羅盤已經轉動,後宮、朝堂、深宅,處處都是殺人不見血的戰場。
多智近妖的儒雅名將,獨步千古的鐵腕女皇,心機深沉的奢華公主……在這個用智謀和鮮血寫成的劇本里,誰能笑到最後?
《大唐明月貳謀斷恩仇》
催鋪百子帳,待障七香車。
西市裡的夾纈屏風圖,太極宮裡的一夜風雲變,終於都成為了庫狄琉璃生命中的過去,穿著青色的嫁衣,拿著遮面的團扇,她將成為“天煞孤星”裴行儉的新婦。她知道他是隋唐名將的遺腹子,知道他的多年蹉跎和無雙智計,也知道他將創下比父兄更輝煌的傳奇
她不知道的是,在滿門殉國的慘痛過往背後,隱藏著永遠不可見諸天日的野心與陰謀;在高門大族的無暇名聲下面,掩蓋著貪得無厭的巧取豪奪和冷酷算計。
深宅大院裡,處處都是考驗與陷阱,作為裴行儉的妻子,她的路途注定步步驚心。她該如何應對,才能讓權勢熏天的仇敵自食苦果?
朝廷後宮中,廢后風波正愈演愈烈,作為武則天的政敵,他的命運似乎無法更改。她該如何選擇,才能與情深不渝的夫君攜手風雨?
《大唐明月叄西域烽煙》
長河落日,大漠孤煙。
漫漫絲路上,神秘的客人,粗野的商販,美麗的女奴,正上演著一幕幕悲歡故事
他是命運多舛、妙算無雙的大唐名將,她是風光霽月、不讓鬚眉的黠慧胡女,金風玉露一相逢,便惹來亂紛紛你方唱罷我登場。穿過迷霧籠罩的鎖陽城,踏過荒無人煙的大海道,那片叫西州的熱土漸漸露出了它的奇妙輪廓。
這裡有最夢幻的城池,有最華美的錦繡,更有最致命的陷阱與最堂皇的陰謀——千里相迎的殷勤背後,是你死我活的冷酷博弈;斷案如神的天機之下,是環環相扣的精確算計。
兩個絕頂聰明的男人,一場驚天動地的豪賭,賭注是一座城,一條命,一段傳奇。
《大唐明月肆碧血黃沙》
最兇險的戰場是人心。
五百虎賁破狼騎,衝冠一怒為屠城。
在烽火連天的西域沙場上,他是所向無敵的一代名將;在翻雲覆雨的大唐官場中,他卻一次次被逼到懸崖。
算得出的,是對手的謀劃與陷阱;算不出的,是人心的貪婪和冷酷。怛篤城中血流成河,昆陵府前冤情似海,庭州城下鐵騎如雲……
當烽煙攪動西域,碧血染盡黃沙,一著已錯,他要怎樣的無雙智謀才能扭轉乾坤,守護住這片疆域?
快意恩仇,她只想守護好他的後背,斬斷指鹿為馬手,重洗清風明月天。
《大唐明月伍雲詭波譎》
物是人非,事事難休。
闊別十二年,裴行儉和庫狄琉璃都沒有想到,在長安城等著他們的,是兩場詭異的葬禮和一場驚天的變革。
曾經熟悉的城市,不知何時已變成一座巨大的迷宮,曾經熟悉的面孔,早已在爾虞我詐中變得面目全非;每一個轉角處,或許都隱藏著致命的陷阱;每一個變化後,或許都隱藏著可怕的秘密。
世事如棋,在千古女帝精妙冷酷的布局裡,她要怎樣做,才能為自己、為家人博一個全身而退?
波詭雲譎,在世家權貴聯手步下的重重陷阱前,他要怎樣做,才能為大唐、為天下鑄一個百年基業?

影響力

《大唐明月》在網路上具有極其強大的人氣和影響力,百度搜尋“大唐明月”關鍵字(唯一指向)的結果超過500萬條。市面上的暢銷青春小說中發行量超過十萬、或在此領域影響力巨大的作品網上搜尋數據也基本維持在200萬條左右。
目前唯一能超越《大唐明月》的是影響力最大的歷史小說《大秦帝國》,含同名電視劇的搜尋數據為700萬條,但刨除同名電視劇關鍵字後的作品名稱搜尋量不到100萬條。同樣,在起點的收費閱讀平台中,該書也表現絕佳:VIP簽約完本,點擊量超過170萬,讀者收藏破3萬,讀者推薦超越10萬,網友推薦的好評必讀指數高達9.5分,連續幾個月穩居起點女生網總月票榜前五的位置;作品先後登上“起點中文網”首頁大封推、“起點女生網”首頁大封推、重磅推薦等重量級榜單、粉紅月票榜前十、青雲榜、八大分類大封推、強推榜、熱門推薦等重量級榜單。網路盜版盛行,網上甚至掀起跟隨《大唐明月》一起穿唐旅行的呼聲。網路口碑極佳。
大唐明月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人物關係表

皇室宗親
常樂大長公主
:唐高祖李淵第七女,高宗李治的姑母,下嫁趙瑰;膝下只有一女,後被聘為周王李顯的王妃
臨海大長公主:唐高祖李淵第十七女,下嫁河東郡公裴律師;河東公長子裴承先為原配崔氏所出,次子裴承祿是臨海親生。
千金大長公主:唐高祖李淵第十九女,下嫁溫挺,溫挺死後改嫁鄭敬玄。
喬知之:母親為唐高祖李淵第十女廬陵大長公主,父親為首任安西都護喬師望。
蕭守規:嫡母為唐太宗李世民長女襄城公主,父親為宋國公蕭銳,因生母為婢女,未能繼承爵位。有兄弟蕭守道。
皇后家族
楊老夫人
:武則天的母親,封榮國夫人。
武順娘:武則天的姐姐,封韓國夫人。
賀蘭敏之:武順娘之子,後改姓武,以繼承武家周國公的爵位
賀蘭月娘:武順娘之女,受寵於高宗,封魏國夫人。
楊氏:賀蘭敏之的妻子,為楊老夫人族中晚輩,父親楊思玄曾任吏部侍郎。
楊媛娘:楊氏的堂妹,被武則天與高宗選為太子妃。父親楊思儉任司農少卿。
楊弘武:西台侍郎,享受宰相待遇(同東西台三品),與楊老夫人同族。
宮中內官
竇寬:伺候高宗李治的宦官,曾跟隨王伏勝,是武則天的耳目。
阿福:全名高延福,竇寬手下的小宦官。
玉柳:武則天的心腹宮女,任宮正之職。
裴家成員及親友團
裴行儉:男主不解釋。
庫狄琉璃:女主不解釋。
裴參玄:裴行儉與庫狄琉璃的長子,三郎。
裴律師:河東郡公,西眷裴族長。原配崔氏,崔氏病故後尚臨海大長公主。
裴法師:裴律師之弟,封聞喜縣公。
裴承先:河東公世子,母親崔氏早亡,由臨海大長公主撫養長大,與裴行儉、裴炎等均有交往。
崔靜娘:裴承先之妻,是承先之母崔氏的侄女。
裴承祿:河東公次子,母親為臨海大長公主。
鄭宛娘:裴承祿之妻,其妹鄭冷娘乃上官婉兒之母。
裴炎:洗馬裴宗子,前妻崔岑娘,早亡,後娶岑娘庶妹崔十三娘。
崔十三娘:崔氏庶女,裴炎的繼室。
蘇定方:裴行儉的師傅,琉璃的義父,官拜邢國公。
于氏:蘇定方之妻,琉璃的義母。
蘇慶節:蘇定方之子,封武邑縣公,蘇定方死後減等襲爵為章武郡公。
羅氏:蘇慶節之妻。
阿燕:琉璃的原侍女,後放良,從琉璃姓狄,嫁給醫師韓四,亦學會了針灸等醫術。
韓四:西州醫師,醫術高明,性格孤僻,到長安後為安家坐堂醫師
紫芝:琉璃貼身婢女,性格沉穩。
小米:琉璃貼身婢女,活潑外向。
麴崇裕:裴行儉在西域結交的好友,原西域高昌末代國王麴智盛之子,後過繼給安西都護麴智湛,承爵為天山縣公。
慕容儀:麴崇裕之妻,出自遼東將門慕容家族。
庫狄家族
庫狄延忠:琉璃之父,原配安氏,繼室程氏。
程氏:琉璃的繼母,出自將門,其堂兄程名振為一代名將;有女真珠。
曹氏:庫狄延忠之妾,有女珊瑚、子青林。
庫狄珊瑚:琉璃之庶妹,為曹氏所出,曾為裴承先的小妾,後嫁給程家下屬為填房。
庫狄青林:琉璃之庶弟,為曹氏所出,後被程氏撫養長大。
庫狄真珠:琉璃之異母妹,為繼室程氏所出。
其他人物
崔玉娘:崔岑娘之妹,崔十三娘之姊,其夫李敬玄為掌管吏選的宰相。
阿凌:武則天身邊的宮女,曾經伺候琉璃,後出宮為奉御蔣孝璋側室。
程務挺:裴炎的好友,名將程名振之長子,琉璃繼母程氏的堂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