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聖經人物]

夏娃[聖經人物]

夏娃(英語:Eve),根據《聖經》記載,她是上帝從亞當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創造的女人,所以亞當說“我的骨中骨,我的肉中肉”。夏娃在亞伯拉罕諸教的創世神話中,被視為世界上的第一個女人,與丈夫亞當是人類的原祖父母。 亞當和夏娃二人住在伊甸園中,後來夏娃受“蛇”的哄誘,偷食了知善惡樹所結的禁果,也讓亞當食用,二人遂被上帝逐出伊甸園。基督教神學家認為偷食禁果是人類犯下原罪以及其它一切罪惡的開端。 夏娃的名字表示的是“生命”的概念,是生育能力的象徵,是眾生之母。

基本信息

人物背景

上帝創造第一個人的時候,先找來泥土,然後仔細想想,就按照自己的模樣捏了一個泥人。泥人捏成了,卻不會運動,也沒有思維。耶和華就對著他吹了一口氣。奇蹟出現了,泥人立刻有了呼吸,眼珠跟著轉動起來,頭腦中也有了人類的靈魂,並且和上帝耶和華一樣,能夠行走跳躍。這就是來到世界上的第一個人,上帝耶和華為他取名叫亞當。

夏娃[聖經人物] 夏娃[聖經人物]

“我應該創造一個美麗的地方,讓他幸福地生活下去。”耶和華想。很快,他就創造了一個美麗的花園,取名伊甸園。伊甸園裡長著許多鬱鬱蔥蔥的樹木,樹上結滿了各種誘人的果子;地上的青草像美麗的綠絨地毯;醉人的花香在潔淨的空氣中流動。園裡還有許多美麗的鳥兒和馴良的走獸,它們唱著歌兒在園中的草地上散步,在清澈的泉水邊暢飲。亞當就生活在伊甸園裡,與草木為伴,與禽獸為友,沒有狂風暴雨的侵襲,也沒有忍飢挨餓的擔憂,每天飢食鮮果,渴飲澗泉,別提有多么快樂自在了。

但是,儘管伊甸園中樹木茂盛,果實纍纍,卻有一顆智慧樹上的果實不能吃。儘管擔心亞當誤吃禁果,就告誡他說:“如果你吃了智慧樹上的禁果,你肯定會死去。”亞當遵從了上帝的叮囑,就不去摘食智慧樹上的果實。

亞當獨自生活在伊甸園中,上帝擔心他孤獨,就想,“我應該為他創造一個伴侶,這樣,他的生活一定會更美滿。”於是,上帝念動了咒語,亞當就在咒語中沉睡了。上帝在亞當睡著的時候,走到他的身邊,從他身上抽取了一根肋骨,就用這根肋骨造了一個女人,上帝為她取了個名字叫夏娃。

亞當一覺醒來,發現身邊多了一個陌生人,大吃一驚,上帝告訴他說:“她叫夏娃,來自你的一根肋骨,他將成為你的妻子和終身伴侶。”亞當一聽非常高興,說:“她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於是二人就結成夫妻。

聖經描述

《聖經》創世記二章

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甚么。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

夏娃[聖經人物] 夏娃[聖經人物]

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 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 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 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

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做裙子。

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

夏娃[聖經人物] 夏娃[聖經人物]

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 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 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做的是甚么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

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做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

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

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里得吃的。 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 你必汗流滿面才得停止,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後來,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

人物解析

夏娃[聖經人物] 夏娃[聖經人物]

“女人”不是神用泥土所造,而是用亞當的肋骨所造。也就是說,耶和華相當於讓亞當動了一次外科手術,才造了“女人”。女人是神最後的創造。耶和華為何取亞當的一條肋骨,而不是一塊骨頭或是一根腳上的骨頭,這主權在於耶和華。耶和華為亞當造了一個女人,因亞當還沒有合適的配偶幫助他,耶和華因此設立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亞當夫婦應該完全理解耶和華祝福他們時,所說的“生養”和“眾多”等概念的意義。

亞當作為人的始祖,沒有父母,但卻有配偶。耶和華設立婚姻是讓人和自己的配偶成為一體,首先是亞當和妻子“女人”聯合開始。夫妻赤身面對,並不羞恥,因為:妻子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亞當和“女人”都是神按自己的形象造的,所以男女是平等的。肋骨在身體的中間,可能更好地反映男女的在人性中的平等。耶和華先造亞當並與他立約,然後造“女人”,是讓亞當領導“女人”,女人在伊甸園裡作亞當的助手。

形象點評

夏娃是猶太教與基督教《聖經》記載的第一個女人,是全人類的“眾生之母”。

神造人之後,賦予人類在伊甸園的責任是“治理、管理、修理、看守”,直接領受人是亞當。然而神沒有為完全美好的亞當存在而滿足,因為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神看到了人更深層的需要,這個看到超越了亞當本人的感受,因為神清楚他自己在創造時內含的本能。 神造夏娃乃是要讓亞當可以有“一個配偶來幫助他”。一個功能是做“配偶”,另一個功能是作為“幫助者”。夏娃的責任是要幫助亞當,成為他的一個幫手、是要做助手的。需要幫助亞當按著神的心意,與亞當一起來“治理、管理、修理、看守”伊甸園。作妻子的責任和義務,就是要全力地幫助自己的丈夫,使他可以更有效地在一切事務、生活、工作等各個層面上都事奉神,做討神喜悅的人。夏娃是亞當所需要的,是能彌補亞當不足的。

書籍描寫

出自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亞當與夏娃的秘密日記》。

星期六

現在,我差不多享受整一天了。我是昨天才到的。這是由於我有這樣的感覺。而且也準是這樣,因為如果昨天之前還有一個前天,那當時我不在,要不然,我一定會記得。當然,有可能昨天之前有過一個前天,而我卻沒有留意到。好吧;現在我可要好好留意了,如果“昨天之前的前天”來到,我就要把它記下。最好一開始就記錄得非常正確,不要弄混淆了。因為有一種本能告訴我,這些詳情細節將來有一天會對於歷史學家很關重要。由於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實驗,我覺得的確像是一個實驗,不可能有人會比我更覺得象是一個實驗,因此我覺得我漸漸深信我正是那樣,一個實驗;只是一個實驗罷了,再沒有旁的。

如果我是一個實驗,那么,我是這實驗的全部嗎?不,我以為不是;我覺得其餘的也是它的一部分。我是其中的主要部分,但我以為其餘的在這中間也都占有份額。我的地位已經肯定了,還是我必須注意它,對它當心呢?恐怕是後者吧。有一種本能告訴我,永遠保持警惕是至高無上的價值。(我認為,對於我這個年輕人,這是很好的一個警句。)

一切東西,今天都顯得比昨天好。在昨天匆忙趕成中,山嶺成了七高八低的狀態,有些平原又是亂堆著廢物和殘剝物,弄得很不象樣。高貴、美麗的藝術晶決不應該粗製濫造;而這個宏偉的新世界實在是一體最高貴,最美麗的藝術品。儘管時間短促,它確是已奇蹟般地接近盡善盡美的地步,有些地方星星太多,其它的地方又不夠,但不用說,這立刻就可以糾正過來。昨天晚上,月亮鬆了,滑落到設計圖以外去了——真是一個極大的損失;我一想起來,心都碎了。一切擺設和裝飾品中,再沒有另一件東西能在美麗和精緻上比得上月亮了。應該把它系得牢些。如果我們能把它再並回來就好了。

當然,它落到什麼地方去了,誰也說不準。再說,無論哪個撿到了它,就會把它藏起來;我知道是這樣,因為我自己就會這么做。我相信,在所有旁的事上我都會很誠實,但我已經開始認識到,我天性的核心和中樞就是愛美,對美有強烈的感情,所以如果月亮屬於別人,而那個人又不知道我已拾得了它,這時我就不會靠得住了。倘使我是在白天拾得月亮,我還會交出去,因為我害怕會有人看見,但如果我是在黑暗中拾得的,那我敢肯定,我一定會找出藉口一聲不響。因為我實在太愛月亮了,它是這么美、又這么羅曼蒂克。我希望我們有五、六個月亮;那么,我一定決不睡覺;我將永遠不厭倦地躺在鋪滿綠苔的河岸上眺望著那許多月亮。

星星也是好的。如果我能弄到幾顆放在我的頭髮上就好了。但只怕我怎么也辦不到。如果你發現星星離我們看多么遠,那你一定會很吃驚,因為星星看來並不象那么遠。昨晚上,星星初次出現,我試試用一根竿子去打落幾顆下來,但是竿子夠不著,叫我吃了一驚,隨後我用泥團擲去,直到我精疲力竭,可是我始終一顆星也不曾得著。這都由於我是左撇子,擲不好。即使我瞄淮著並不是我所要的那顆星,我也打不中另一顆,,雖說有好幾次差點兒給我打中,因為我眼見泥團的黑點四五十次地一直向那金閃閃的星簇中飛去,但恰恰又錯過了。如果我能再稍稍堅持一下,說不定我就會弄到一顆了。

因此,我稍稍哭了一會兒,這也是很自然的,我想,對於象我這樣年齡的人。我休息了一會以後,提起一隻籃子,向著星星緊靠近地面的地方走去,在那天地的盡頭,我可以用手摘取星星了,這無論如何要好得多,因為那樣我就可小心輕巧地把星星採下來,不至於弄碎它們了。可是天盡頭卻比我所想像的要遠得多,最後我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念頭;我累得再也拖不動腳步了;還有,我的腳痛.真痛得我要命。

我走不到家了,路太遠,天也變得冷起來了,但我找著幾隻老虎,於是我就在它們中間躺下,覺得有說不出的舒服。它們的呼吸是那么甜蜜,令人愉快,因為它們吃的是草莓。我以前從來沒有看見過一隻老虎,但一望見它們身上的斑紋,我就立刻認出是老虎了。如果我能夠有一張老虎的毛皮呵,那定能做一件可愛的大衣。

今天我對於距離的概念又清楚些了。我是那么熱切地要得到每一件美的東西,我甚至為了要抓住它們,弄得頭暈心亂了,有時它們離得太遠.有時只隔六寸遠,而看來卻象一尺遠——唉,這段距離中間滿布荊棘!我學到了一個教訓;我也作出了一條格言,全是用我自己的頭腦想出來的——是我的最初第一條:“有了抓傷的實驗,避開荊棘”。我想,對於我這么個年輕人,這是很好的了。

昨天下午,我隔一段距離一直跟在另一個“實驗”的後面,如若我做得到的話,要察看它是乾什麼的。可是我沒能察看出來.我想它是一個男人。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男人,可是它看來象一個男人,而且我十分確信它就是。我意識到,我對於男人,比我對於任何爬行動物都更感到興趣。它是不是一個爬行動物呢,我想它是,因為它有凌亂的頭髮和藍色眼腑,看來就象一個爬行動物。它沒有腰身;它的一端漸漸尖了起來,像一根胡蘿蔔,當它站立的時候,它伸展四肢,好似一架起重機。所以我認為它是一個爬行動物,儘管它也許是建築式樣。

最初,我有些害怕它,它每一回頭,我就開始逃跑,我以為它就要來追我了。但慢慢我發現它只是在想法避開,在那以後,我就再也不膽怯了,而是跟蹤著它,我在它後面約隔開二十碼遠,跟了它好幾個小時.使得它非常不安又不愉快。最後它實在狼狽極了,爬到一株樹上去了。我等了好一陣,終於只得把它放棄,跑回家了。今天,同樣的事又重複了一遍,我又把它逼上樹去了。

星期日

它仍舊在那上面。分明是在那兒休息。但這是一個詭計;星期天並不是休息的日子。星期六才是休息日。依我看,它象是一個對休息比對旁的任何事物都更感興趣的傢伙。叫我休息這么久,真會煩死我了。叫我只是坐在那兒望著樹,就會使我非常厭煩。我真奇怪,它究竟是乾什麼的;我從來沒看見它做什麼。

昨晚上,他們把月亮還回來了。我真是愉快極了!我覺得這些人實在誠實。不久,月亮滑下去又落掉了,但我並不擔心;因為有了那樣的鄰居,就不必著急了,他們會把它送回來的。我真想做點什麼表示謝意,我想送他們一些星星,因為我們的星星綽綽有餘,我的意思是說我的星星綽綽有餘,不是說我們的,我看得出,那個爬蟲絕不會在乎這件事。

它情趣低下,而且極不仁慈。昨天傍晚我到那裡去的時候,它已爬下樹來,正試圖去捉在池中嬉遊的小斑魚,我不得不朝它那擲土,逼它重新回到樹上,讓小斑魚得到安寧。我真納悶,莫非這就是它的用途?它難道沒有心腸?它難道對這些小生物毫無憐憫之情?難道被設計被創造出來就是為了做這等下作的事?從表面上看,它的確如此。一塊泥團打在它的耳朵後邊,它竟開口說出話來。他是我大吃一驚。我聽不懂他的話,但那些話聽起來像是富有意義。

發現它會說話,我對它產生了一種新的興趣,因為我就喜歡說話,整天自言自語,連睡覺也不閉嘴。我很有說話的興趣,但如果有另一人和我說話,那我說話的興趣將會倍增,只要我願意,我可以永遠說個不停。

倘若這個爬蟲是個男人,那就不能稱之為它,因為那種稱謂不合文法。我認為應該稱它為他。我想應該如此。假如真是這樣,那稱謂就應該區別如下:主格為he,賓格為him,所有格為his¢n。好吧,我將把它看做男人並稱之為“他”,直到證明出它是別的什麼東西。這樣總比讓許多事情懸而不決要方便的多。

次星期日

整整一個星期我一直緊跟在他身後,試圖與他相似。我不得不主動開口說話,因為他很害羞,不過我對此並不在意。他似乎喜歡和我呆在一起,而我則反覆使用“我們”這以便於交際的字眼,談話中把他包括在內,他好像因此而十分得意。

星期四
我第一次感到了悲哀,昨天他避開了我,看樣子是不願意我同他說話。我不相信這是他的本意,我以為肯定有什麼誤會,因為我喜歡和他在一起,喜歡聽他說話。既然如此,我又沒得罪他,他怎么能這樣無情無義地對待我呢?但事情似乎真是那樣,於是我離開了他,跑到我們初次相遇的地方,孤零零地坐在那裡,就在那個早上,我們一起在那裡被創造,當時我不知道他是什麼,對他也滿不在乎;可現在,那裡也成了我的傷心之地,所有的小東西都勾起了我對他的回憶,我心裡充滿了痛苦。我不太清楚那是為什麼,因為那是一種新的感情。一種我以前從未體驗過的感情,一種神秘的我了解不透的感情。但當夜晚來臨,我耐不住那種孤寂,便跑到他新造的藏身之處,想問他我到底做了什麼錯事,我應該怎樣改正才能重新獲得他的友情;可他卻把我推到屋外的雨中,這是我的第一次悲哀。

夏娃的孩子

創5:4說:“亞當生塞特之後,又在世八百年,並且生兒養女。”許多人在初讀聖經的時候會感到困惑,既然只記載亞當和三個兒子,那么該隱、賽特的妻子是從何而來的呢?當時,除了亞當夏娃這一對夫妻之外,其他人的妻子當然就是從亞當的女兒們中出來的,因為當時在地上還沒有其他人類。並且亞當在生了賽特之後,還在世的八百年,沒有停止生兒養女的工作,平均兩年一個,就會有400個之多。

請看經文:
【創4:1】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
【創4:2】 又生了該隱的兄弟亞伯。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
【創4:25】 亞當又與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說: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因為該隱殺了他。

概括來說,聖經記載的亞當的三個兒子分別是:

大兒子:該隱(Cain),因為憎惡弟弟亞伯(Abel)的行為,而把亞伯殺害,後受上帝懲罰。名字意為“得到”;

二兒子:亞伯(Abel),該隱的兄弟之一,亞當與夏娃的第二位兒子,後來被兄長殺害。名字意為“虛空”;

三兒子:塞特(Seth),亞當與夏娃的第三位兒子,為該隱的兄弟之一。名字的意思是“恩賜”,神為了補償亞當與夏娃而賜的人,是替代亞伯而出生的。

科學研究

《聖經》曰:上帝用泥土造人,取名亞當,並以亞當的肋骨造出其妻夏娃,同置於伊甸園中,由於他們的繁衍生息便出現了人類。

在十多年前,美國加州大學的一位科學家卻提出了一種與此相關的新見解。因為,隨著分子生物學的發展,人們發現了細胞質中的線粒體也含有遺傳物質DNA(脫氧核糖核酸),現代生殖學業已證實,在高等動物的受精過程中,精予中的線粒體DNA是不能進入受精卵 的,哺乳動物的細胞的線粒體DNA都來自母親,人類也是哺乳動物,因此,線粒體DNA屬於嚴格的母系遺傳。這樣一來,如果人們能證實同一人種的線粒體DNA是相同的,則說明他們來源於同一個母系。

據此,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的威爾遜遺傳小組,選擇了來自非洲、歐洲、亞洲以及大洋洲婦女147人,利用她們生產嬰兒時的胎盤,進行不同種族嬰兒胎盤的線粒體DNA研究,發現全人類線粒體DNA基本相同,差異很小,平均歧異率只有0. 32%左右。因此,從邏輯上說,現代各民族居民的線粒體DNA,最終都是一個共同的女性祖先遺傳下來的。那就是大約20萬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個婦女,這個婦女就是全世界現代人的祖先。

根據分子鐘及遺傳標記的研究,2013年以前的研究表明Y染色體亞當可能生存於6萬至9萬年前。雖然Y染色體亞當與線粒體夏娃的後裔變得親密,但他們卻相隔了最少3萬年 ,或可能是1000代。

威爾遜說:“我們可以將這位幸運的女性稱為‘夏娃’,她的世系一直延續至今”。這一理論也就被稱為“夏娃理論”。

“夏娃理論”還認為,當時也許有幾千男女同“夏娃”生活在一起,但其他女性都沒能留下後裔,因此,她們的線粒體DNA譜系便斷絕了。而“夏娃”的後代在9萬~l3萬年前遷徙世界各地時,各地已有許多古人類在生息,如歐洲的尼人,中國的北京人等。按理說不同的線粒體DNA遺傳下來,現代人中就會有多種線粒體DNA,而事實上現代各種族居民的線粒體DNA卻是高度一致的,這說明他們都來自同一個祖先——“夏娃”。

夏娃與莉莉絲

在猶太教文學的一本偽典《便西拉的字母》,記載了一個不同的版本。夏娃在故事裡並非是世界上第一個女人,故事指出世界上第一個女人是莉莉絲(Lilith),是亞當的第一個妻子,並且是同樣由耶和華用泥土所造,與正統的希伯來聖經所記載的“亞當第一個妻子是夏娃”這點完全不同。但由於《便西拉的字母》是偽典,它並沒有得到猶太教信徒認可,所以“第一個女人是莉莉絲”的說法從來都沒有正統化。

《便西拉的字母》指出,莉莉絲是上帝在同一時間用同樣的泥土創造了她與亞當。後來有一天,亞當和莉莉絲因為地位問題而吵架,莉莉絲認為自己和亞當同出一脈,不存在尊卑之分,亞當不認同她的觀點。最後莉莉絲說出上帝的真名,利用上帝的力量離開了伊甸園,並在紅海成為一個惡魔,決定生下名叫“莉莉姆(Lilim)”的惡魔子女,並試圖謀害人類的孩童。由於她拒絕回去,上帝只好為亞當創造一個新的配偶,而這個配偶決不會背叛亞當,於是才有了夏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