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地飛彈

地地飛彈

地地飛彈是指從陸地發射攻擊陸地目標的飛彈。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德國使用的V-1和V-2飛彈是最早問世的地地飛彈。而後,性能不斷提高,種類不斷增多。按飛行彈道可分為地地彈道飛彈和地地巡航飛彈;按作戰使用可分為地地戰略飛彈和地地戰術飛彈;按射程可分為地地洲際飛彈、地地遠程飛彈、地地中程飛彈和地地近程飛彈。發射方式有地面發射或地下發射,熱發射或冷發射,固定發射或機動發射,垂直發射、水平發射或傾斜發射等。攻擊的目標可以是地麵點(硬)目標或地面(軟)目標,也可以是地面固定目標或地面機動目標。在現代局部戰爭中,已多次使用“飛毛腿”等地地戰術飛彈。

基本概況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地地飛彈是指從陸地發射打擊陸地目標的飛彈。按飛行彈道可分為地地彈道飛彈地地巡航飛彈;按射程可分為洲際、遠程、中程、近程地地飛彈;按作戰使用可分為地地戰略飛彈和地地戰術飛彈 。 地地戰略彈道飛彈通常攜帶單個或多個核彈頭,射程遠,威力大,命中精度高,用於打擊各種戰略目標。地地戰術飛彈攜帶常規彈頭(戰鬥部)或核彈頭(核戰鬥部),尺寸小,質量輕,射程近,機動性好,可用汽車、火車、飛機、艦船運輸,陸地機動發射,用於打擊戰役戰術目標。最早的地地飛彈是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使用的V-1飛彈和V-2飛彈。戰後美國和前蘇聯等國在此基礎上,研製了各種地地戰術飛彈,以及中程、遠程和洲際地地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戰略飛彈。地地飛彈發展迅速,種類繁多,裝備數量大。地地戰略飛彈是戰略核武器的主要組成部分,地地戰術飛彈是地面部隊的重要武器。地地飛彈有的打擊地面固定目標,有的打擊地面活動目標;有的打擊地面面(軟)目標,有的打擊地面(地下)點(硬)目標;可採用地面、地下、固定、機動、垂直、水平、傾斜及自力、外力等多種發射方式。地地飛彈與機載、艦載飛彈相比,定位容易,地面上發射點的位置、發射方位和重力異常等數據都可預先精確測定,能較好地保證飛彈初始瞄準的精度,但機動性和生存能力不及機載、艦載飛彈。地地飛彈射程有的近至幾十米,如地面發射的反坦克飛彈,有的遠達上萬千米,如地地洲際彈道飛彈。從飛彈發射井發射的地地戰略彈道飛彈,由於陣地固定,平時易被對方偵察發現,其生存受到威脅。20世紀70年代,開始採取抗核加固措施來提高在核戰爭條件下的生存能力。

發展歷史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中國航天科技工業跟蹤世界航天的風雨歷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躋身入世界先進行列,取得了輝煌成就,走出了一條自力更生、拼搏騰飛、屹立於世界的發展道路。上世紀50年代中期,毛澤東主席和黨中央發出“向科學進軍”的偉大號召,周恩來總理組織制定了包括火箭技術在內的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1956年剛從國外回國不久的火箭專家錢學森博士提出中國發展飛彈技術的建議。中央作出決策,在錢學森的主持下,集中30多名專家和100多名應屆大學生,組成最初的科研隊伍,在十分簡陋的條件下,艱苦奮鬥,自力更生,開始攀登航天技術高峰。在聶榮臻元帥的直接領導下,1956年10月8日我國第一個火箭、飛彈研究機構———國防部五院宣告成立,開始利用蘇聯的援助,通過仿製,學習自行設計的本領。1960年8月,蘇聯單方面撕毀契約,下令召回全部在華的蘇聯專家,飛彈資料被帶走。由於絕大多數人沒有接觸過飛彈,對飛彈內部的構造和工作原理幾乎不了解,更談不上設計、研製飛彈了。面對巨大的困難,中國科技人員和工人發憤圖強,刻苦鑽研,突破了重重難關,取得了累累的碩果果。1960年11月5日,我國仿製的第一枚近程地地飛彈“東風-1型飛彈”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它的發射試驗成功,標誌著中國航天事業的一個轉折點。1964年6月29日,中國獨立研製的第一代中近程飛彈“東風-2型飛彈”騰空飛起,沿著預定彈道飛行,命中目 標,揭開了中國飛彈火箭衛星發展的序幕。從這一天起,火箭騰空,衛星飛馳。60年代中期以後,中國剛剛起步的航天事業頻傳捷報:1966年中國飛彈核武器發射試驗成功。1970年我國中程和中遠程飛彈相繼完成飛行試驗。

1971年中國洲際彈道飛彈首飛試驗基本成功,1977年中國對外宣布於1980年向太平洋海域試驗發射9000公里以上的遠程運載火箭。1980年5月18日上午11時45分,隨著一聲山崩海嘯般的轟響,一枚巨型火箭拔地而起,劃破萬里長空,直飛南太平洋。經過30分鐘的飛行,遠在萬里之外的火箭落區傳來火箭準確濺落在預定海域的喜訊,我國遠程運載火箭全程飛行試驗獲得圓滿成功。我國航天事業發展的風雨歷程,凝聚了無數科技人員的心血,他們的辛勤付出換來的是祖國國防力量的壯大,讓我們從對歷史的回顧中,表達對他們的無限敬意:東風-1型飛彈。中國仿製的第一枚近程地地戰略飛彈。是一種單級、採用液氧+酒精等液體燃料的彈道飛彈,最大射程600公里。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1958年4月,中國開始對蘇聯提供的“P-2”教學飛彈一邊學習、一邊仿製,1960年11月5日發射成功。該飛彈沒有經過實戰部署。東風-2型(又稱CSS-1型)飛彈。中國獨立研製的第一代中近程地地戰略飛彈。是一種機動發射,使用單級過氧化氫+酒精液體燃料火箭、全慣性制導系統,彈重29.8噸,可載一枚2萬噸當量核彈頭的彈道飛彈,1964年6月29日試驗成功,射程1300-1500公里。開發目的是擁有打擊倭國國土的能力。該型飛彈於1966年開始部署,是我國第一種正式裝備部隊的彈道飛彈。1966年10月27日,中國以東風-2型攜載第一枚核子彈頭從甘肅省雙城子基地發射,飛彈在新疆羅布泊爆炸成功。東風-3型(又稱CSS-2型)飛彈。完全由我國自行研製的第一代中程地地戰略飛彈。是一種機動發射,使用單級硝酸+偏二甲基液體燃料火箭,彈重64噸,可攜帶100-300萬噸當量核彈頭的中程彈道飛彈,1964年4月開始研製,1966年12月26日首次試飛,最大射程2800-3500公里,可覆蓋菲律賓的美軍基地,一說是1969年開始服役,一說是1971年5月正式服役。改進後的型號可攜帶當量5-10萬噸的多彈頭分導重返大氣層,分別攻擊不同的目標。東風-4型(又稱CSS-3型)飛彈。中國自行研製的第一代中遠程地地戰略飛彈。是一種機動發射,使用兩級液氫燃料火箭、捷聯式全補償慣性制導系統,彈重82噸,可攜帶一枚100-300萬噸當量核彈頭的中遠程彈道飛彈。該型飛彈1965年3月開始研製,1970年1月30日試射成功,射程7000-10000公里,可覆蓋關島的美軍基地、莫斯科及其他蘇聯西部城市,1977年正式裝備部隊。其研製過程中,實現了諸如發動機可靠性、級間連線和分離、耐高溫材料性能、飛彈姿態控制、遠程制導精度、彈頭再入等的一系列技術突破。東風-5型(又稱CSS-4型)飛彈。中國自行研製的第一代洲際地地戰略飛彈。是一種井下發射,使用兩級液體燃料火箭、慣性三軸靜壓氣浮陀螺+空間計算機制導,彈重183噸,可攜帶300-400萬噸當量熱核彈頭的洲際彈道飛彈。該型飛彈1965年開始規劃,1966年5月開始總體方案設計,1970年春在北京市11個工業局、5個區、6個大專院校以及中央12個部和民航在京的所屬工廠共116個單位的支持下開始科研生產大協作,1970年6月完成技術設計,1971年3月完成第一枚遙測彈各種試驗和總裝,1971年9月10日進行了第一次飛行試驗,基本成功。直到1977年中國才對外宣布於1980年向太平洋海域試驗發射9000公里以上的遠程運載火箭(洲際飛彈何時發射試驗一般帶有政治原因)。1978-1979年,中國連續7次進行多種彈道與不同發射方式的飛行試驗,全面考核了飛彈的性能。1980年5月18日,洲際飛彈首次向預定的太平洋海域進行了全程發射試驗,取得了圓滿成功(恰為自衛反擊戰時期)。該型飛彈射程12000-15000公里,可以覆蓋全球,打擊美國本土的任何區域。改進後的型號可攜帶10個以上的分導多彈頭重返大氣層,分別攻擊不同的目標,具有相當大的摧毀能力,是我國震懾美國的主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要戰略武器。巨浪-1(又稱CSS-N-3)潛射彈道飛彈。中國第一種使用固體燃料的中程潛地戰略飛彈,裝備於夏級(092)戰略核潛艇垂直發射裝置內。1967年3月,國防科委正式下達潛射固體飛彈的研製任務。1968年,飛彈研製工作進入技術攻關和分系統研製試驗階段。1970年1月1日,經周恩來總理批准,四院四部遷到北京,劃歸七機部一院建制,同時從一院抽調了幾十名技術幹部到四部,並任命控制系統專家黃緯祿為潛地飛彈總設計師,極大增強了潛射飛彈的研製力量。由於不詳的原因,該飛彈一直到1981年6月才報導取得地面發射台發射試驗的成功,1982年1月取得發射筒發射試驗的成功,1982年10月由高爾夫級傳統動力彈道飛彈潛艇水下發射成功。

之後又一直推遲到1988年9月15日,才由核潛艇水下發射成功。但從其陸基衍生型東風-21飛彈系統的研製時間來看,該飛彈系統的彈體應在1978年前就已研製完成。巨浪-1是一種使用兩級固體燃料火箭慣性陀螺+彈載計算機制導,彈重14.7噸,可攜帶一枚20-100萬噸當量核彈頭中程彈道飛彈,射程1700-2700公里。每艘夏級潛艇上配置兩列合計12枚巨浪-1飛彈,其大小與性能與美國早期北極星相當。東風-21(DF-21/CSS-5)。由巨浪-1潛射飛彈衍生出的陸基型中程地地戰略飛彈,又稱為“巨浪上岸”。是一種機動發射,使用兩級固體聚硫橡膠燃料火箭、三軸靜壓氣浮陀螺積分儀+彈載計算機制導,彈重14.7噸,可攜帶一枚20-50萬噸當量核彈頭的中程彈道飛彈,射程1700-2700公里。東風-21飛彈系統1978年以巨浪-1飛彈系統的彈體為基礎(故飛彈的研製時間應是1967年3月-1978年前),發展陸基運輸和發射裝置,直到1985年5月方首試成功,1987年服役

國外狀況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隨著高科技的迅速發展,戰場上的武器裝備也在隨之而變化。為適應新的戰場形勢的發展和變化,世界各國普遍重視發展遠射程、大威力、高精度武器,特別是地對地戰術飛彈系統。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已有30多個國家裝備了地對地戰術飛彈,其中第三世界國家中就有二十個國家部署了地對地戰術飛彈,有十幾個國家擁有研製、生產地地戰術飛彈或飛彈部件的能力。尤其是在最近一、二年里,各國對戰術飛彈的發展研究進入了一個高潮。首先是許多國家都加快了發展速度。例如,巴基斯坦的“哈特夫Ⅰ”、俄羅斯的SS-21“金龜子B”、印度的“普里特維”SS-150、阿根廷的“阿里克林”和埃及的“普魯傑克特T”等地地戰術飛彈都是在這一、二年內開始裝備部隊的,另外還有十幾個新型號也都是在這兩年中首次列入研究計畫的,如韓國的KSR100、俄羅斯的SS-21“金龜子C”、印度的“普里特維”SS-350和伊朗的改型CSS-7等。國外及地區的地地戰術飛彈發展現狀 1.美國 按美蘇中導條約的要求,美國僅剩下的“長矛”戰術地地飛彈也已於是1991年開始逐漸被美國的“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所取代。在海灣戰爭中,“陸軍戰術飛彈”首次投入戰場使用。

它是美國現代化計畫中第一部裝備並投入戰場使用的縱深火力武器系統。它的最大特點是通過改進後的M270式多管火箭炮進行發射,節省了“長矛”飛彈原來的部隊費用。另外由於這種武器系統具有從偏高炮目軸線性30°角發射飛彈的能力,因此可以防止炮位偵察雷達對彈道進行外推,有利於發射陣地的隱蔽,從而提高了飛彈系統的生存能力。美國新一代戰術彈道飛彈ATACMS正在繼續進行的研製和改進項目主要是ATACMS-2和-2A飛彈,另外還有用於ATACMS發射的新型高機動發射系統(HIMARS)、改進型火控系統(IFCS)和改進的發射器機械系統iLMS)等。IFCS計畫於1996年完成硬、軟體研製,並在5月~8月進行3枚ATACMS飛彈的發射試驗;ATACMS-2型飛彈的智慧型反裝甲(BAT)彈頭已於是1996年進入飛行試驗階段。目前,ATACMS包括-1、-1A、-2和-2A 4種改型,4種改型的推進和控制系統均相同,主要區別在於制導系統和戰鬥部的不同。ATACMS-1和-1A裝有殺傷人員、破壞裝備(AP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AM)子彈,其中-1採用雷射陀螺慣性制導系統,-1A則增加了GPS輔助制導裝置; -2和-2A裝置包括GPS在內的改進型制導系統,配有BAT子彈。ATACMS-1和-2為射程約150km的基本型,ATACMS-1A和-2A則為採用輕質量彈頭的增程型,其射程超過300km。ATACMS-2型攜帶13個BAT子彈,BAT子彈彈長914.4mm,彈身直徑139.7mm,翼展914.4mm,彈重19.96kg;採用紅外和音響尋的器。對運動中的裝甲集群,每一BAT子彈直接命中一輛坦克或裝甲車。ATACMS-2A型裝載6個改進型(P3I)BAT子彈,該子彈將採用毫米波或毫米波/紅外雙模尋的器,使其不僅可以攻擊靜止的裝甲集群目標,而且具有攻擊地地戰術飛彈發射車(TEL)的能力。美國已經廣泛收集潛在的戰術彈道飛彈TEL多頻譜紅外數據,並研究相應的TEL紅外圖象分類、鑑別算法。1996年BAT彈頭進行了4次飛機投放試驗,從1997年7月開始,進行了一系列BAT彈頭的工程研製飛行試驗,按計畫,1997年8月進行首次了ATACMS-2飛彈的滿載荷(13枚BAT子彈)拋撒試驗。美國海軍根據作戰能力擴大到淺海及沿岸戰區的需要,提出將ATACMS改型為一種海軍戰術飛彈系統(NTACMS),用於從海上對地面的火力支援。1995年論證了潛艇發射ATACMS飛彈的作戰方案,並進行了登入艦在海面發射ATACMS-1A飛彈試驗。1996年底,美國又成功地進行了艦載MK-41垂直發射系統發射ATACMS的試驗,驗證了海軍艦上作戰系統發射該飛彈的能力。NTACMS最終將以MK-41艦上垂直發射系統代替目前ATACMS所用的M 270傾斜式發射系統。

2. 俄羅斯同美國一樣,中導條約後俄羅斯只剩下“飛毛腿B”和SS-21“金龜子”兩種戰術飛彈,但由於它們的射擊精度遠不能滿足現代戰場的需要,也逐漸被新研製的SS-21飛彈和新型“飛毛腿”飛彈所取代。目前,俄羅斯尚公布新型“飛毛腿”的正式名稱,美國賦予它的代號是SS-X-26。由於北約的東擴俄羅斯將加速SS-X-26飛彈的研製,並可能在兩年內布署。1995年底到1996年初,俄羅斯SS-X-26飛彈進行了一系列飛行試驗,其首次飛行試驗是在1995年10月25日。西方軍事評論家推測,SS-X-26是在SS-23飛彈基礎上設計的新一代固體飛彈,具有適應21世紀作戰需要的高命中精度、強突防能力和能採用多種常規彈頭等特點。SS-X-26飛彈長7.3m,彈體直徑0.92m,發射重量4600kg,彈頭重量415~700kg,最大射程300~500km,裝置在新型運輸—豎起—發射車上。SS-X-26可能採用了以下新技術:

①精確制導技術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SS-X-26飛彈的彈頭較小,因此必須有非常高的命中精度,有報導稱SS-X-26的精度甚至超過SS-21近程飛彈的精度(CEP<35m)。為了達到高命中精度,俄羅斯可能採用的精度制導技術包括毫米波雷達主動末制導、利用GLONASS全球定位系統衛星提供的末制導、改進的慣性平台和複合制導技術。飛彈在發射前將目標信息輸入彈頭內的計算機,機內儲有地形圖,高度表啟動以後,計算機開始搜尋其儲存的目標數據,同時數字感測器針對每一個存儲的高度進行顯示對比,由裝在鼻錐部位的光學感測器搜尋目標,並與計算機數據進行比較,一旦確定目標位置後,導引頭隨即將其鎖定,並通過控制尾翼將彈頭引向目標,達到準確的命中精度。

②突防技術 為了對抗21世紀的戰區飛彈防禦系統,SS-X-26具有較小的雷達反射截面,可能採用特殊形式的彈道或末段機動飛行,以及誘餌等突防措施。

③子母彈技術SS-X-26非常可能裝備常規彈頭,如集束式子母彈頭、燃料空氣彈頭、打擊加固工事的鑽地彈頭和反雷達的電磁波脈衝彈頭等。俄軍用以取代原型SS-21“金龜子”飛彈的改進型SS-21飛彈共有兩種,一種為本國裝備,另一種供出口專用。本國SS-21飛彈可配用6種戰鬥部,除兩種核戰鬥部外,還可配用高爆炸藥戰鬥部、空爆人員殺傷戰鬥、高爆電脈衝戰鬥部長對付戰場雷達或海軍雷達的反雷達尋的戰鬥部。供出口用的SS-21飛彈可配用兩種戰鬥部,一種是具有50 顆殺傷子彈的子母彈戰鬥部,另一種是高爆炸藥破片殺傷戰鬥部。

3. 法國:法國地地戰術飛彈裝備到軍一級,1974年開始裝備的五個“普魯東”準戰略核飛彈團從1992年開始逐漸由法國新研製的“哈德斯”飛彈取代,但這種取代並不是一對一的,原來的五個“普魯東”飛彈團由2個“哈德斯”飛彈團代替。一個是第15炮兵團,另一個是第3炮兵團。到1994年,“普魯東”飛彈已基本上全部退出現役。“哈德斯”飛彈的射程為460km,可配用核裂變和強輻射戰鬥部。法國原計畫裝備80~120枚“哈德斯”飛彈,但由於東西方局勢緩和,加上美國和俄羅斯取消部署在歐洲的戰術核武器,所以法國於1992年5月底徹底決定中止生產“哈德斯”短程核飛彈。法國目前對“哈德斯”的使用原則是:只貯存,不再部署。4. 印度自80年代以來,印度就十分重視國產飛彈的研製和發展。他們認為飛彈是印度國土防空系統和對付外來威脅的有力武器。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海灣戰爭後,印度更加認識到飛彈 在現代戰爭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明顯加快了國產飛彈的研製與發展進程,並取得了重大成就。印度自行研製的SS-150“普里特維”戰術飛彈已於1993年末裝備印度陸軍,隨後SS-250“普里特維”飛彈也於1994年開始裝備部隊。SS-150“普里特維”飛彈是一種裝有兩級液體燃料發動機的彈道飛彈,射程為150km,戰鬥部重500kg,經過改進後的SS-250“普里特維”飛彈戰鬥部重量被減為250kg,射程提高到250km。印度聲稱,這種飛彈的特點是速度快、精度高,而且它的殺傷威力比原蘇聯的“飛毛腿B”、美國的“長矛”或以色列的“傑里克Ⅱ”飛彈的殺傷力都大。

5. 台灣隨著台灣軍隊飛彈技術的不斷發展,飛彈將取代傳統式武器成為未來戰場的主宰,而且飛彈和反飛彈作戰將會成為未來海峽地區局部戰爭的獨立作戰方式,台灣通過引進美國和以色列等國的先進軍事技術,現已具備了研製多種戰術飛彈的能力,除在80年代裝備部隊的“青峰”地地戰術飛彈外,還先後製造了“雄風”系列艦載、岸基反艦飛彈和“天弓”系列地空飛彈。“青峰”地地戰術飛彈採用的是預貯式液體燃料發動機,射程為 120km。據說它與美國的MGM-52“長矛”飛彈相似,只是彈徑略大一些,達600mm,彈長7m,總重量1400kg,用主動雷達制導。6. 朝鮮勞動-1飛彈是在飛毛腿-B飛彈的技術基礎上由朝鮮自行研製的中程彈道飛彈,該型號為單級液體推進,其推進劑質量比飛毛腿-B增加了近2倍,而有效載荷質量僅為飛毛腿-B的一半,所以射程可以達到800~1000km。勞動-1飛彈的制導控制系統與飛毛腿-B相似,採用3個陀螺儀和4個空氣舵。1993年,勞動-1在進行生產型飛行試驗的準備。因為勞動-1所進行的技術改進比較簡單,近幾年內有可能部署。

發展特點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總的來看,目前國外及一些地區的戰術地地飛彈主要有以下特點:1. 注重發展常規戰鬥部由於近些年來,常規性局部戰爭時有發生,而且在許多戰爭中都使用了常規戰術飛彈,如阿以戰爭、阿富汗戰爭、兩伊戰爭和海灣戰爭。特別是在兩伊戰爭和海灣戰爭中,常規戰術飛彈的使用對戰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近些年來各國都把研製常規性戰術飛彈作為未來武器發展的重要項目來抓。例如美國,除了為“陸軍戰術飛彈”配用了內裝950顆殺傷子彈的雙用途子母彈戰鬥部以外,目前仍在為該飛彈研製各種反裝甲戰鬥部和其它戰鬥部。俄羅斯也為改進型SS-21“金龜子”和新型“飛毛腿”飛彈配製了多種常規戰鬥部。另外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伊朗等許多國家也都研製並裝備了常規戰術彈道飛彈。2. 增大射程增大射程、提高飛彈打擊縱深目標的能力是近些年來發展戰術飛彈的又一特點。增大地地戰術飛彈的射程,不但可保證飛彈壓制和摧毀野戰火炮射程以外的重要目標,同時在戰略上還具有無法估量的威懾作用。如在近幾年內,印度和巴基斯坦競相增大各自的“普里特維”和“哈特夫”地地戰術飛彈的射程,其目的就是要達到威懾作用和相互制約作用。另外,美國90年代裝備的“陸軍戰術飛彈系統”的射程為150km,已經比原來的“長矛”常規戰術飛彈的射程提高了78km,但經過海灣戰爭的實戰考驗後,美國認為它的射程仍不能滿足現代化戰爭的需要,進而又將對第一階段戰鬥部的“陸軍戰術飛彈”進行改進。據說改進後的飛彈射程是原來的兩倍。再者法國新裝備的“哈德斯”戰術飛彈的射程也比原來裝備的“普魯東”飛彈的射程提高了4倍。3. 強化基本型並使之系列化。所謂基本型是飛彈系列的基礎型,只有基礎好,才能具有發展潛力。強化基本型就是在研製發展初期,論證和選擇好飛彈的總體性能,只有具備良好性能的飛彈,才能有效地配備各種戰鬥部。美國和俄羅斯在發展地地戰術飛彈時,都很重視基本型飛彈的綜合性能。他們採用較為成熟的技術,在具有良好性能的基本型飛彈的基礎上,或是增大射程,或是配用各種不同的戰鬥部,使之成為一個飛彈系列。例如,美國的“陸軍戰術飛彈”就是在ATACMS-1的基礎上發展了ATACMS-1A、ATACMS-2、ATACMS-2A以及艦上發射的“陸軍戰術飛彈”,俄羅斯在SS-21“金龜子”地地戰術飛彈的基礎上發展了改進型和最新型。

發展趨勢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1. 採用多種手段,提高命中精度和突防能力:命中精度對地地戰術飛彈,特別是對常規飛彈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有人曾作過計算,如果是飛彈的精度提高一倍,其戰鬥部的威力就可提高8倍。所以近年來世界各國都非常重視提高地地戰術飛彈的命中精度,且新裝備的戰術飛彈較之以前老式型號飛彈的最大區別之一就是命中精度高。如法國的“哈德斯”命中精度比“普魯東”提高了50~200m。美軍的“陸軍戰術飛彈系統”的精度也比“長矛”飛彈提高了3~4倍,飛彈的圓機率偏差僅為50m。

海灣戰爭後,美國開始研製改進型“陸軍戰術飛彈”,其中一項重大改革就是計畫為飛彈配用一種全球定位系統接收機,以達到更高的精度。俄羅斯最近公開的新型“飛毛腿”飛彈即“飛毛腿B2”型也是一種高精度飛彈,它所採用的是先進的信息處理手段。另外,從俄羅斯SS-21飛彈的發展過程也不難看出,提高飛彈的命中精度是目前,乃至今後發展地地戰術飛彈的又一主要趨勢。至今為止,俄羅斯已為SS-21飛彈研製了三種型號的飛彈,即原型、改型和最新型號。雖然這三種型號飛彈的射程一個比一個遠,但精度卻一個比一個更高。據說最新型號SS-21飛彈的射已達185km,其精度則小於30m。海灣戰爭的經驗告訴我們,地地戰術飛彈如果沒有準確的命中精度,就不能將它的威懾作用轉化為巨大而有效的殺傷破壞能力,就不能真正成為殺手鐧。

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發射的“飛毛腿”或“海珊”飛彈,雖然85%左右自毀或遭到攔截,但仍然有15%的飛彈沒有自毀或遭攔截,如果這15%的飛彈都能準確地命中攻擊的目標,肯定會對戰爭的進程和結局產生重大影響。但是,由於該飛彈的制導精度太低,這15%的飛彈大部分都未擊中預定的目標,都未起到預定的作戰效果。因此,提高地地戰術飛彈的命中精度將成為地地戰術飛彈今後發展的重點。另一個重要問題是地地戰術飛彈的突防問題。如果說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的“飛毛腿”、“海珊”飛彈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給多國部隊造成的威懾給人留下深刻印象,那么美國的“愛國者”飛彈攔截“海珊”飛彈的情景給人留下的印象也同樣是深刻的。儘管“愛國者”飛彈的攔截機率並沒有國外吹噓的那么高(達85%以上),據美國國防部專家們戰後分析,“愛國者”飛彈實際上只成功地攔截了一枚“海珊”飛彈,其餘的都是因為“海珊”飛彈本身設計不合理,再入時自己爆炸的。但是,地地戰術飛彈畢竟是可以攔截的,這一事實已引起各國政府和專家的高度重視。美國在戰後,立即把戰略防禦的重點調整到對地地戰術飛彈的防禦方向,並制定了各種防禦方案和用於防禦地地戰術飛彈的飛彈發展計畫,譬如發展“愛國者”飛彈的第三階段改進型,即“愛國者II”PAC-3飛彈;加速與以色列聯合發展“箭”式反飛彈飛彈等。英國法國等也都開始了防地地戰術飛彈的技術和武器的發展計畫。

目前世界上大約有13個國家(地區)在研製反地地戰術彈道飛彈的武器(反導地空飛彈、雷射武器和超高速炮)。因此,可以預見,在未來的戰爭中地地戰術飛彈遭攔截的機率將大大增加。這樣就迫使人們考慮,要使地地戰術飛彈在未來的戰爭中繼續發揮它殺手鐧的作用必須要採取突防措施,提高其突防能力。目前各國現役中的地地戰術飛彈,除美國新裝備的“陸軍戰術飛彈”採用子彈藥帶制導的集束式子母彈頭有較好的突防能力外,都未採取任何突防措施,所以採取突防措施,提高突防能力將 是今後改進或新發展的地地戰術飛彈發展的重要趨勢。

2. 提高機動性、隱蔽性,縮短反應時間提高飛彈的機動性、隱蔽性,以提高飛彈的戰場自下而上的能力。目前,在裝備有地地戰術飛彈的國家中,除美國、俄羅斯和法國陸軍裝備的地地戰術飛彈採用全機動發射方式外,不少裝備第二代地地戰術飛彈的國家都採用固定陣地或預先準備的陣地發射與機動發射相結合的發射方式,譬如伊拉克的“飛毛腿”或“海珊”飛彈就是採用後一種發射方式。海灣戰爭的經驗告訴我們,地地戰術飛彈在現代化戰爭條件下採用固定陣地或預先準備的陣地發射方式是不可取的。海灣戰爭中,在多國部隊空中地毯式的轟炸下,伊拉克固定的和預先準備的“飛毛腿”飛彈陣地很快就全部被摧毀。而隱蔽、機動發射的“飛毛腿”飛彈及其發射系統大部分都保留下來,並能在戰爭的全過程中不時地向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等海灣國家發起攻擊,直至戰爭結束,機動的“飛毛腿”飛彈系統也沒有全部被摧毀。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因此,機動、隱蔽的發射方式將是提高地地戰術飛彈在現在和將來戰場上生存能力的最佳方案,它將被各國陸軍所接受和採用,這也必將促使地地戰術飛彈系統向更簡化、更機動的方向發展。能在需要的地域及時對付各種事變、必要時可以深入敵人領土縱深展開常規反進行作戰、要求戰術飛彈具有高度的機動能力和儘量縮短反應時間,以適應地面部隊快速機動作戰的需要。任何一種飛彈系統地面設備的組成,在很大程度上都取決於飛彈,發動機類型和制導系統等因素。地面設備的完善程度對飛彈系統的戰鬥準備、特別是對機動性有很大影響。未來的戰術飛彈趨向於採用便於機動發射的固體火箭發動機,由一輛自行式多功能車完成運輸、測試、發射等任務。武器系統的指揮、控制、瞄準和發射實現自動化,縮短反應時間。

3. 飛彈與現代化的偵察、指揮和通信手段相結合:地地戰術飛彈與先進的目標偵察系統和自動化射擊指揮系統網路結合起來,成為實時或近於實時的攻擊系統,可以大大提高戰術飛彈的作戰效果。在海灣戰爭中,美軍利用空間衛星、機載偵察與指揮控制系統與地面偵察與指揮系統組成了不同級別的戰略與戰術C3I網路,通過C3I網路系統,戰場指揮官可隨時了解敵軍的戰略、戰術目標情況,使戰場上武器的攻擊精度和反應速度大幅度提高。與此相比,伊拉克軍隊由於C3I系統不健全、質量差,致使各級部隊敵我情況不明、指揮失靈、通信中斷、行動嚴重失控,處處陷入被動挨打的局面。由此不難看出,即使擁有大量的兵力和武器,如果不與先進的偵察、指揮與通信手段相結合,最終也難以發揮其作用,這一點在海灣戰爭結束後已經引起了許多國家高度重視。

4. 發展多種戰鬥部,突出發展先進的子母彈戰鬥部為了提高地地戰術飛彈的作戰能力,各國在研製新一代地地戰術飛彈時都將戰鬥部作為發展的重點,並努力為研製的飛彈配用多種戰鬥部。根據現代戰場大規模集群裝甲作戰的特點。戰術飛彈戰鬥部的發展重點將是子母彈戰鬥部,其中包括雙用途子母彈戰鬥部、反裝甲車輛戰鬥部和反坦克布雷戰鬥部等。如美國計畫為“陸軍戰術飛彈”配用的5種戰鬥部,即反裝甲型、反硬目標型、反跑道型、布雷型和目前美軍裝備的雙用途型幾乎都是子母彈型戰鬥部。另外,俄羅斯的改進型SS-21飛彈同樣也可以配用多種戰鬥部,其中包括核戰斗部,據說可能還要將一種新研製出來的SPBE-D感測器引爆子彈用於SS-21戰術飛彈的反裝甲子母彈戰鬥部,用以攻擊裝甲集群目標。

東風1號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中國地地飛彈已經形成了從近程到洲際的液體飛彈系列,實現了從液體到固體的轉變,擁有了有效的戰略威懾力量和防禦反擊的能力。
中國仿製的第一枚液體近程地地飛彈後來命名為東風1號,經過廣大科技人員和工人奮發圖強,戰勝困難,在蘇聯中止援助、撤走專家三個月後,於1960年11月5日在酒泉基地一舉發射成功,聶榮臻元帥稱“這是我國軍事裝備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中國自行設計和獨立研製的東風2號中近程地地飛彈,在經歷了一次發射失利後,1964年6月29日進行飛行試驗傳出捷報。兩年後,1966年10月27日,中國用改進的東風2號甲地地飛彈載核子彈進行“兩彈結合”試驗,飛彈順利起飛,準確在預定落區實現核爆炸,騰空升起蘑菇雲。從此,中國擁有了自己的飛彈核武器,打破了美、蘇等大國的核壟斷地位。

B611

B611是固體短程戰術地地飛彈武器系統,
採用傾斜式發射放式,有單聯和雙聯兩種發射車。B611系統可用於戰場火力支援、攻擊戰役縱深目標、後勤補給運輸線、彈藥庫、飛彈發射陣地、炮兵陣地、指揮通信中心、機場、交通樞紐等目標,也可用於戰場威懾、打擊城市面目標。

飛彈採用固體燃料火箭發動機,彈重約2000KG,飛彈在大氣層內飛行,採用4片可控尾翼進行飛行控制。飛彈採用先進的捷聯慣導制導系統,使命中精度達到了150米。

B611的早期設計採用單聯發射車。全系統包括一輛發射車、一輛通訊指揮車和一輛保障車組成,B611發射車具有獨立作戰能力,能快速進入和撤出陣地,發射車採用自動定位技術,自動化程度高,能快速完成發射任務,具有全天候發射能力,發射後5分鐘即可撤離陣地。

本次展出的系統是最新的發展型號,根據客戶的需要進行了全面改進。發射車採用8X8的北方賓士2629型底盤,全車重量輕,具有優異的機動性能。發射裝置改為具有包裝儲存和發射功能的密封箱式結構。平時檢測飛彈也無需打開箱蓋。箱內沖氮氣。在儲存和運輸過程中能保證飛彈不受環境影響。每輛發射車裝備兩發飛彈,火力增強

地地飛彈B611
一倍。發射車的自動化程度更高。

B611具有較強的戰場生存能力,車輛能偽裝成普通的運輸車輛,具有很強的隱蔽性。

B611採用慣性捷聯-計算機控制系統,在飛行中實行全程控制。現在採用的是機械式慣導裝置。今後完全可以採用精度更高的雷射陀螺儀,使命中精度大幅提高。也可以根據客戶的需要加裝雷達指令修正系統,使精度達到極高的水平。具有點目標的精確打擊能力。

現在B611提供給用戶的是單彈頭高爆戰鬥部。彈頭重量達到480kg,
美國陸軍戰術飛彈系統為同一級別,相信其作戰使命也一樣。

中國在集束彈頭技術方面已經非常成熟,今後也可以根據客戶的需要安裝子母彈頭。並且還可以使用雲爆彈戰鬥部,使飛彈系統能夠靈活打擊各種不同種類目標。在今後的發展中,還可以採用制導子彈,可用在遠程對裝甲目標和機動小目標實行精確打擊。B611還具有左右45度的扇面發射能力,大大增強了系統的打擊範圍。

B611基本作戰單位由一輛發射車和兩發飛彈組成。機動性強。系統發射控制系統結構簡單,由於飛彈採用了數位化的計算機控制系統,因此可以採用計算機集中控制的測試、發控系統對飛彈主要參數進行測試和數據載入,實現了操作的高度自動化,武器操作簡單,操作人員少,使飛彈系統能夠快速回響,作戰準備時間短。據介紹,B611僅需3名操作人員即可完成所有發射操作,能快速進入陣地完成發射任務和快速撤出陣地,大大提高了飛彈系統的生存能力。

B611以150km的射程,完全不受國際上彈道飛彈輸出禁令的影響。展出的沙漠迷彩塗裝也表明了B611的出口對象。據介紹,該系統已經成功出口,該飛彈使部隊具有了對敵方戰役縱深第二梯隊的精確打擊能力,而且還可對友鄰部隊的作戰目標進行精確打擊。

P12戰術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P12戰術地地飛彈系統亮相,性能超B-611P12戰術地地飛彈系統在珠海航展上亮相,便大方異彩。彈道飛彈體形龐大、打擊距離遠、毀飭力驚人,屬於軍事裝備體系中的戰略打擊手段。可使用多種彈頭:P-12是彈道飛彈。飛航飛彈的一個特徵是它在大氣層內一定距離內是勻速平飛的。而P12你可以看到它沒有翼,只是在尾部有舵,舵產生側偏力,讓它沿拋物線運動。燃氣舵在氣動舵的下面,位於噴管下,可能不太看得清楚。

彈道飛彈原先是一個戰略性的東西,一般都用來裝載核彈頭。核彈是爆炸物,飛彈是運載核彈的載體,這兩個東西都有了才能具有所謂"核威懾能力"。但是現在打仗也講究經濟效益,就是要用最便宜的辦法來摧毀對方,所以就有了"彈道飛彈戰術化"這一說。P12正是這樣一種用來執行戰術打擊任務的常規彈道飛彈。屬於國際上能允許貿易的彈道飛彈,它的射程一般在300千米以內,戰鬥部不超過500千克。B611不能算一個典型的彈道飛彈,它是傾斜發射的,其次它是有翼的。因為有翼,所以在大氣層內的彈道是可以設計的,可以高一點、低一點,甚至還可以調整左右方向,就是說可以做全程控制。B611的彈道高度要比P12低一些,另外因為它大部分是在大氣層飛行,它著地速度不會太快,P12這種純彈道式的飛彈落地速度相對要快一些,因為速度越快越有利於突防。

現在有很多一兩百千米左右的火箭炮,像俄羅斯的"龍捲風"和我們國家的A100這些超遠程的火箭炮,它和P12在作用上是不是有些相似?但它們可能更便宜,火力密度也更大,射程也差不多。牽扯到效費比;就是如何看待精度和效能之間的關係。一般而言,如果打精確目標,還是應該用高精度的,最後算下來效費比應該也是更好的。精確目標的概念。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拿最通常的目標來講,比如機場跑道,它的長度一般都有3、4千米,但寬度一般也就100米之內,非常窄。如果飛彈命中精度在100米左右,它落到跑道上的機率就小,比如說要保證6枚飛彈落在上面才能摧毀它,按機率計算可能需要60枚。如果精度提高一倍,那所需要的飛彈數量也許就成倍遞減。50米精度的飛彈肯定要比100米精度的要貴,但最後算下來的綜合效費比,很可能還是高精度的要划算一些。P12可以使用的子母彈種類比較多,不同的爆炸方式產生的摧毀效果不一樣。比如說加了毫米波或者紅外末敏頭以後,可以分導式地打擊坦克,從頂部貫穿。還有比如殺爆燃戰鬥部,‘它可以打營房,作用就是縱火、製造混亂。也有殺傷人員為主的。單彈頭戰鬥部用來打擊那種加固目標,它從落入機率講,不如子母彈頭那種大。為什麼非得用它,是因為子母彈威力不夠,這種情況下,就用整體爆破彈或者是鑽地彈來打。早期的飛彈都比較嬌貴,像液體戰略飛彈都要放置在發射井裡,保持恆溫和恆濕,各種各樣的條件要求比較嚴。現在高精度的飛彈,比如遠程飛彈或者戰略飛彈,仍然還是用發射筒。對於戰術飛彈,要不要發射筒是可以選擇的,像B611就是裝發射筒的。

但是裝發射筒的話,除了成本問題,還有比如體積方面限制的問題-發射筒裡面有一些構件,飛彈要進行彈翼摺疊才能擱在裡面。選擇使用發射筒這種方式,主要是為了適用於各種各樣的作戰條件,比如有的國家有山地,氣候比較複雜,需要隨時機動,用發射筒就合適一些。也有一些國家,國土面積小,又不怎么下雨,像海灣國家,可能就不存在這些問題。飛彈在外面有個好處是,一是反應速度要快一些,二是維修養護也可以及時快速進行。我國1999年閱兵的時候,最後兩個方隊是戰略飛彈,都有發射筒,但前面的戰術飛彈方隊全都是裸露的,這從側面說明,現在戰術飛彈的可靠性也達到了不需要有完備的保護就可以滿足發射要求的水平。P12發射車上兩枚飛彈離這么近,發射第一發並不會對第二發有影響。但發射箱也有個尾流對它的損耗問題,。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發射箱燒幾次以後就不能用,就得更換。機動靈活P12系統包括指揮車、發射車、通信車、備彈車、運輸車。現在看到的這輛車只能完成發射功能。根據不同的配置,如果不配指揮中心,不需要指揮其他武器系統的話,指揮和控制只要一輛車就夠了,再加上發射車、運輸轉載車、備彈車,也能構成一個最小單元。發射時由4個千斤頂把車頂起來,輪子離地,這樣做主要是為保證它的發射精確度。突防能力強從接到攻擊指令和數據,到把飛彈發出去,需要多長時間P12只需要3-5分鐘就可以了。而大型、遠程飛彈,因為瞄準需要的精度高一些,可能就得要十幾、二十分鐘。飛彈要作機動必須要戰鬥部機動,而從這個飛彈的外形看,P12前端沒有翼,所以它不能作機動變軌。

實際上,它是戰術飛彈,射程近,在大氣層沒有太多運動距離,也根本就沒有充分時間來做諸如再次變軌、機動之類的動作。P12不需要採取一些對抗敵方攔截的措施。它飛行時間非常短,二、三百千米的射程,它從起飛到落地也就是三、五分鐘就完成了。舉例來說,發射一個近軌、出大氣層的低軌道飛行器,也才需要6分鐘而已。這種飛彈你要在大氣層攔截它,要動用在軌道空間中值勤的攔截系統,要靠預警衛星來發現它,再把數據傳到指揮中心,指揮中心再根據尾焰紅外特性分析它的型號,然後用三點法估算它大致的落點,然後判斷它是在打誰,要不要攔截它,等到把指令傳到武器系統,決定由哪個武器系統來攔截它,這一套流程走下來,可能這個彈已經落地了。所以動用這套系統是來不及的。所以這種飛彈一般情況下不需要加中段突防措施。當然也不全部都是這樣。比如像"愛國者"這類飛彈,它是負責戰勤值班的,一般老開著機,它可以自己指揮、自己判斷,沒有那么一套複雜的流程。這時候,戰術突防飛彈對付它們可以有一些電子干擾措施,就是在彈頭上加干擾艙,有一些電子對抗措施。

技術研究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目前,彈道飛彈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是突防技術落後於反導技術,因此,突防技術的迅速突破是提高彈道飛彈生存能力重要手段.該文研究一種由機動變軌技術演化而來的跳躍式彈道技術.從延緩飛彈防禦系統的早期預警時間著手,將傳統彈道飛彈的拋物線彈道中段設計成有多個波峰的跳躍式彈道,使得探測系統在飛彈再入大氣層之前,很難準確探測和計算飛彈的落點,使得防禦系統防不勝防,從而大大地提高了彈道飛彈的突防能力.以美國潘興Ⅱ飛彈為原型,增加可兩次點火的末級發動機,改裝成具有跳躍能力的地地彈道飛彈;首先,根據任務需求,建立了飛彈的氣動模型,並建立了彈頭再入時高超聲速氣動模型;其次,建立了飛彈推進系統模型,前兩級採用了固體火箭發動機,第三級採用了固—液組合火箭發動機,並在總體方案要求下,對發動機噴管和外形進行了設計;第三部分,建立了飛彈質點彈道模型,設計了一條跳躍式彈道,並對跳躍式彈道進行了最佳化設計;最後,對飛彈進行了突防能力分析,從分析的結果可以看出,跳躍式彈道的突防能力比常規的拋物線彈道要強。

中國地地飛彈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東風四十一洲際飛彈採用公路機動平台,鐵路機動平台和加固地井發射三種方式部署,其中公路機動平台陝西特種汽車製造廠生產的sx-4320重型牽引車,集儲存-運輸-發射一體化三用拖車,飛彈置於拖車的彈艙內,在運輸狀態下曾封閉狀態,拖車裝有兩扇對摺艙門,發射前艙門開啟,飛彈通過液壓裝置起豎發射。由於東風四十一彈體重量巨大,已經達到了公路機動平台所能承受的極限,所以放棄了較複雜的冷發射而採用熱發射,與冷發射相比,熱發射對飛彈本身的固體火箭發動機的質量要求較高,但是節省了發射載車上的有限空間。嚴格地講,東風四十一在設計上可以理解成東風三十一的放大,新技術的驗證彈,是一種過產品,所以不會大量部署。 服役情況:東風-21主要有三種型號服役;早先服役的Mod1射程為1,800公里,酬載600公斤,估計它的核威力在250到300kT之間,中國在製造了大約100枚以後已經停產,為因應台海局勢已經有相當部份的部隊改裝了常規彈頭;改良後的Mod2(DF-21A)射程增至2,700公里,量產持續中;最新型的Mod3為穿破TMDNMD的保護傘再作精進,擁有精密導引與主被動突防輔助裝置,再入大氣層部有氣動翼面控制彈道,雖機動力和戰機相比拉不到幾個G,好在馬赫10的速度大大縮小了攔截飛彈的誤差容忍度,使其升空迎擊時錯之絲毫,差之數里。其CEP可降到50米左右。整體表現Mod3已經接近於美國已拆毀的潘興II式飛彈,在閱兵式上公開展視Mod2後,可能已經服役。

背景介紹:巨浪二潛地戰略飛彈是在東風三十一的基礎上衍生的潛射戰略飛彈,由航天部一院和二院聯合研製,簡稱東風下海工程。巨浪二原型彈射程只有8600公里,攜帶3-4枚25萬噸分導式熱核彈頭,先後經過兩次比較大的改進。第一次改進使射程增加到12000公里,運載能力增加到攜帶6-8枚25萬噸分導式熱核彈頭。 第二次改進使射程再次增加到14000公里,運載能力增加到攜帶10枚25萬噸分導式熱核彈頭。09-4戰略飛彈核潛艇是巨浪二的載體,原設計09-4裝備16具發射筒,90年代末期,國際環境發生了變化,原設計已經無法滿足當前形勢的需要,09-4不得不重新設計,正在建造的09-4裝備18具發射筒,根據我國已逝中科院士,航天專家王振華提出的"自由入軌"理論,該彈的設計採用了國際前所未有的固- 液兩級火箭結構,包括固體一級火箭液體二級火箭最大射程14,000公里,攜帶10枚25萬噸當量的分導熱核彈頭。 中國首枚近程地地飛彈發射試驗圓滿成功:1960年底,聶榮臻元帥在基地視察。首發試驗,圓滿成功1960年2月,國防科委下達命令,要求5月底6月初,發射蘇制近程地地飛彈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正當基地按計畫厲兵秣馬準備試驗任務的時候,蘇聯專家以我國的液氧不合格為由,拒絕用我國自己生產的液氧發射導彈,並用各種藉口不提供發射用液氧,阻撓我國飛彈事業的發展。原定的發射計畫不得不推遲。7月16日,蘇聯政府中斷了契約,撤走專家,帶走了關鍵的技術資料圖紙,剛剛起步的中國航天事業面臨著夭折的危險。根據中蘇關系出現的變化,聶榮臻元帥提出“自力更生為主,力爭外援和利用資本主義已有的科技成果”的方針。基地黨委向部隊和科技人員明確指出:我們向外國專家學習,不是依靠洋拐棍,而是為了甩掉洋拐棍,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放在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基礎上,發展自己的飛彈試驗,儘快地掌握試驗發射技術。全體官兵臥薪嘗膽,發憤圖強,一定要爭口氣,將困難變成動力。基地掀起了學習理論和鑽研業務,開展技術練兵的熱潮。一個個的技術難點被攻破,一張張技術資料和圖紙被完成。刻苦地鑽研,辛勤地勞作,終於換來豐碩的成果。不僅使基地很快具備了獨立發射飛彈的技術和能力,而且培養了一大批我國自己的飛彈專家、人才。今天我國飛彈航天系統的許多領導和專家,都是在這一時期鍛鍊成長起來的。1960年9月3日中央軍委正式下達發射蘇制近程地地飛彈任務。基地全體人員立即行動起來,各項準備工作迅速到位。9月10日7時42分,飛彈點火起飛,按預定彈道飛行7分鐘,準確命中目標。這是在中國的土地上,使用國產燃料,由中國技術人員獨立操作,成功發射的第一枚飛彈。全體參試人員揮臂高呼,熱淚盈眶。很快,中央軍委又下達了在1960年年底前發射國產近程地地飛彈的計畫。

聶榮臻元帥親臨基地主持發射,張愛萍錢學森陳士榘趙爾陸等人也來到基地,指導觀看發射試驗。11月5日上午,在舉行了中國第一枚國產飛彈發射剪彩儀式後,9時2分,飛彈噴射著濃烈的火焰,在雷鳴般的轟響聲中,拔地而起,直衝藍天。發射取得圓滿成功。在基地舉行的祝捷宴會上,聶帥興奮地說:“今天,在祖國的地平線上飛起了中國自己製造的第一枚飛彈,這是我國軍事裝備史上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中國人民從此有了自己製造的飛彈了。”1962年1月, 司令員孫繼先調離基地。栗在山擔任國防部五院(七機部的前身)副政委兼基地政委、黨委書記,主持基地工作。副司令員李福澤代理司令員。兩彈結合,取得突破1964年10月,我國第一顆核子彈爆炸成功。為給核子彈的使用提供運輸工具,提高它的使用效率,1966年3月,中央決定進行飛彈原子彈結合試驗

地地飛彈地地飛彈

基地為發射首區。這次重大任務,由周恩來總理親自部署,聶帥國防科委統一領導。這次發射與以往有很大不同,飛彈攜帶了核子彈頭,危險性極大。在調試和發射過程中,萬一出現情況,核子彈提前爆炸,所有人員將會立即化為灰燼,後果不堪構想。為確保發射順利,人員安全,基地反覆研究方案,制定周密計畫。全體人員細緻開展工作,全神貫注,一絲不苟,精益求精。還進行了多次防核子彈爆炸的演習。發射前,非直接參加發射的人員全部轉移。國防科委組織有關領導、專家和參試人員一起制定了出現意外情況的應急處理方案和防護措施。鐵道部準備了三列火車在距發射場300千米處待命,總後勤部國防科委派出五百台汽車在西安待命,空軍派出飛機在飛彈飛行彈道兩側各200千米的地區進行安全搜尋。國防科委還會同總參、總後、蘭州軍區、鐵道部、公安部一起組織彈道下面的數萬居民進行了臨時疏散,做好安全救護的準備工作。

1966年10月27日,發射進入最後的調試準備階段。9時整,飛彈點火起飛,按預定彈道飛行。9時9分14.1秒,核彈頭準確在靶心上空的預定高度爆炸,一圈彩環隨蘑菇雲裊裊上升。各種測試、試驗儀器工作正常,各項數據與理論設計基本一致,試驗取得圓滿成功。這次飛彈核武器試驗的成功,是我國國防軍事領域的重大突破,標誌著中國有了可用於實戰的核武器,打破了超級大國的核威脅核訛詐,提升了中國在國際競爭中的地位。是中國人民進一步加強國防力量,保衛祖國和平與安全,取得的一個新的重大成就。


飛彈大全

飛彈是“導向性飛彈”的簡稱,是一種依靠制導系統來控制飛行軌跡的可以指定攻擊目標,甚至追蹤目標動向的火箭或無人駕駛飛機式的武器,其任務是把炸藥彈頭或核彈頭送到打擊目標附近引爆,並摧毀目標。飛彈是依靠自身動力裝置推進,由制導系統導引、控制其飛行路線,並導向目標的武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