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社

圓桌社

圓桌社是一個圓桌騎士所組織的團體,起源於中世紀的亞瑟王朝,其中圓桌的含意是平等和世界,所有圓桌的騎士彼此平等,並且互為夥伴。

簡介

圓桌社是中世紀傳說中亞瑟王的朝廷中最高等的那些圓桌騎士騎士所組成的團體,因他們聚會的桌子是個圓桌而得名。

詳細介紹

溫切斯特圓桌歷史可及1270年代。每年,亞瑟將騎士們聚集到Pentecost卡米洛城堡。不同的故事有不同數量的騎士,從12到150不等。最早描述圓桌的作者是維斯(Wace),他的不列顛傳說(Roman de Brut)是Geoffrey of Monmouth的不列顛王記(Historia Regum Britanniae)的細化,但即是最早的作者們,包括Geoffrey和威爾斯亞瑟傳說(參看Mabinogion)將下列出眾的戰士歸於亞瑟的領導。
Thomas Malory爵士將騎士條例描述為:
1.永不暴怒和謀殺
2.永不背叛
3.決不殘忍,給予請求寬恕者以寬恕
4.總是給予女士以援助
5.永不脅迫女士
6.永不因為愛或言辭之利捲入爭吵而戰鬥
亞瑟王的十二圓桌騎士
亞瑟的皇后吉娜薇(Guinevere)的父親King Leodegrance of Cameliard有大的圓桌子,供他麾下的騎士聚會使用,在結婚時亞瑟從岳父那裡得到桌子與武士。那時候圓桌騎士就成為了亞瑟王下的騎士英豪的群體。他們來自不同國家,甚至會有不同信仰。
圓桌的含意是平等和世界。所有圓桌的騎士彼此平等,並且互為夥伴。但其實圓桌也並非完全平等,Percivale最初就與低等騎士坐在一起,後來被人引到危險席位(最優秀的騎士格拉海德的位子,傳說其他人坐上會遭天譴)的旁邊就座。不過在爭執中他們會擁護自己仰慕的騎士組成派系,相互攻擊。圓桌一共能坐下150個人。

主要成員

主要成員共有19人,分別為:亞瑟王,蘭斯洛特,高文,傑蘭特,加雷斯,加拉哈,葛漢利,鮑斯,拜底反爾,凱,拉麥若克薄希華,特里斯坦,達岡納,莫俊德,愛克托,巴樂米底,拉文,尤瑞。(註:人名翻譯均源自人民文學出版社《亞瑟王之死》,請勿隨意修改騎士的中文姓名。)

亞瑟王

英國傳奇英雄,中世紀傳說中的不列顛國王,圓桌騎士團的首領。Uther(尤瑟王)的兒子,因為當時國王的仇敵想要殺死他,因此被大魔法師Merlin帶到了Ector爵士的城堡里,並由Ector爵士撫養長大。後來因為拔出了石中劍(Sword of Stone)而被認為是上天注定的不列顛王。他是圓桌騎士精神的創始者,有著許許多多的傳奇故事。石中劍在亞瑟王與Pellinore王對決的時候折斷了,因此Merlin帶著Arthur取得了湖中劍(Excalibur). Arthur最後在跟夙敵Mordred戰鬥的時候受了重傷,乘著船消失在了Avalon島。有說他死了的,也有說沒有死的,不過他在離開前對Bedivere爵士說過:“我將前往魔幻之境。在那兒,我可以得到醫治,只要還來的及的話。如果英國需要我,我自然會再回來。”

蘭斯洛特

Sir Lancelot Du Lac亞瑟王圓桌武士中的第一勇士,他與王后格溫娜維爾的戀情導致了他與亞瑟王之間的戰爭。溫文爾雅,又相當勇敢,而且樂於助人。他曾出發去尋找過聖杯,但由於他的驕傲使他沒有成功。在王后開始進行火焰的試練時,Lancelot為了將她從火中救出而發動了一次不必要的戰鬥,這就導致了圓桌騎士的分裂。在此之後雖然Lancelot將王后交還給國王,但是在Gawaine的蠱惑下亞瑟王決定征討Lancelot所在的法蘭西。正當英法交戰之際,亞瑟王接到Mordred篡位的密報,遂率大軍趕回英國與Mordred決一死戰。在這場戰鬥後,王后在修道院虔心悔過,而Lancelot為了懺悔他的罪過當了僧侶,由於只吃極少的食物Lancelot的身體日見衰弱。在一天晚上,同一所教堂的神父夢見天使將Lancelot接上天堂,待神父醒來時Lancelot的身體早已僵硬。

高文

圓桌騎士之一,亞瑟王的侄子。奧克尼郡國王最年長的兒子,他是在Arthur的婚禮上被授與的爵位。他曾拒絕讓 Guenevere進行火焰的試練,但最後試練還是被允許了。在這次試練中,Gawaine 的弟弟在Lancelot救王后的時候誤殺了。Gawaine非常悲痛,也曾因為這件事導致了圓桌騎士的分裂而向Lancelot尋仇。但在他臨死之前,還是原諒了Lancelot,並為自己的恨意作了懺悔,最後他被葬在了多佛城堡

傑蘭特

亞瑟王傳奇里的一個圓桌騎士,伊妮德的丈夫。 Devon騎士Erbin的兒子,他恢復了Yniol爵士的領土範圍並且愛上了Yniol爵士漂亮的女兒Enid,最後跟她結了婚。在婚後Enid抱怨他太懶了,Geraint對此深深的感到了羞愧,然而後來他卻錯誤的認為Enid對他不忠。因此他帶著她進行了一次旅行,中途進行了很多次的試驗,最後Geraint終於相信Enid沒有對他不忠,於是兩個人返回城堡,並快快樂樂的度過了剩下的時光。

加雷斯

奧克尼郡國王最年輕的兒子,Arthur的侄子。在剛進入Arthur的宮殿的時候隱藏了他的名字和身份,Kay爵士把他安排在廚房裡打雜。Gareth後來接受了linnet 的任務,打敗了黑武士,綠武士,藍武士,棕武士,最後打敗了紅武士,將Linn et的姐姐Lionesse救了出來,並愛上了她。他們的愛受到了妹妹Linnet的阻撓,不過最後Arthur親自出面,才有情人終成眷屬。Gareth最後在拯救王后事件中被 Lancelot殺死。

加拉哈

在亞瑟王傳說中,他是圓桌騎士中最純潔的一位,也是唯一能拿起聖杯的人(騎士中最後尋到聖杯下落的是三騎士:最世俗的Bors(鮑斯),最單純的Persivale(珀西瓦爾)和最純潔的Galahad(格拉海德))。是Lancelot和Elaine(Pelles王的女兒)的兒子。他在剛來到Arthur的宮殿的時候,就坐在了一個危險的座位上,因為這個位置的騎士將負責尋找聖杯(Holy Grail)。但作為一個幾乎完美的騎士,最終他還是把聖杯找到了。找到聖杯之後,Galahad因為厭倦世俗,便隨上帝離開了人世.

加里斯

圓桌騎士之一。 Gaheris也是奧克尼郡國王的兒子,他是Gawain爵士的弟弟,在成為騎士之前他是他哥哥的侍從。他和他哥哥一起在火焰的試練中將Guenevere王后救出,雖然這是一次意外事故,但Lancelot卻不把他們當作自己人,從此Gawain爵士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相當的恨Lancelot。

鮑斯

斯亞瑟王傳奇的圓桌騎士之一,蘭斯洛特爵士之侄。 Bors國王的兒子,Lancelot爵士的堂兄,是最勇敢的騎士,三個最優秀的圓桌騎士之一。他見證了Galahad爵士取得聖杯的功績,在Galahad死後他回到了Arthur 身邊,將這件事情詳細的報告給了國王。他是一個相當忠誠的騎士,最後死於一次維護騎士精神的戰鬥中。

拜底反爾

亞瑟王傳奇中圓桌騎士之一,忠貞不貳, 負垂死亞瑟王登舟去Avalon島。他是在跟Mordred戰鬥中活下來的最後一個騎士,在A rthur認為自己已經受了致命傷的時候,他委託Bedivere把他的劍扔到湖裡,但前兩次Bedivere捨不得扔,直到第三次才將劍扔掉。然後他將Arthur扶到湖邊,讓Arthur坐著船前去Avalon。在這件事情後他就隱居到了一個偏僻的寺院,一直在那裡待著,直到他死去。

亞瑟王傳奇中,亞瑟王的義兄弟和理事。 Ector爵士的兒子,和Arthur是兄弟(Ector是Arthur的養父)。當Ector第一次參加比武競技的時候,將劍忘在了旅店沒有帶出來。Arthur跑回去拿的時候旅店已經關門了,沒辦法就隨手把一把插在石頭上的劍拔了出來。從此Arthur就成了英國的國王。在Arthur當上國王后,他讓Kay作了宮廷的管家。Kay爵士有點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但絕對是個可信的騎士。

拉麥若克

圓桌騎士之一。 Lamorak爵士是Pellinore國王的兒子,是三個最有力量的騎士之一,曾一次打敗過30個騎士,他的槍術在當時是被認為不可超越的。Lamorak爵士是Margawse王后(高文的母親)的騎士。他最後被Mordred(Arthur和Margawse私生子,名義上是高文的兄弟。Arthur的王朝也是因此人毀滅的)殺死,在Lamorak正在對抗3個騎士的時候Mordred悄悄走到背後,殺死了他。

薄希華

圓桌騎士之一。 Pellinore王的兒子,除了Glahad爵士外他是最出類拔萃的騎士了。他在陪同Ga lahad找尋聖杯的途中碰到了lanchefleur女士,Percivale最後跟她結了婚,跟他們的兒子一起住在一起,後來成為了當地的國王。

特里斯坦

Sir Tristan (Tristram)亞瑟王時代的傳奇中的人物,是一個騎士,愛上了與他的叔叔康沃爾國王馬克訂了婚的愛爾蘭公主伊休爾特。Meloidas國王的兒子,平生喜歡音樂和唱歌,被稱之為“多愁善感的騎士”。他作了Mark國王的戰士,儘管這個國王相當卑鄙,而且除了仇恨沒有教給他任何東西。他愛上了Yseult,但Yseult已經是注定是Mark的新娘了。Mark發現這點後相當憤怒,並把殺死了他們,但後來他又後悔了,於是把他們葬在一起,這樣他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達岡納

因在比武會出場時亂吼亂叫惹得亞瑟王大笑不止而被稱為小丑。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勇敢的戰士,也這樣做的。然而,在現實中,他會因為絲毫的挑釁而逃跑。他經常毆打自己的盾牌,使他看起來似乎一直在戰鬥,表示他擁有所有的勝利。

莫俊德

亞瑟王與瑪高絲(高文的母親)的私生子,魔靈曾預言他會成為毀滅不列顛的人,由於亞瑟此時還未見過Mordred,故下令將與Mordred年齡相似的小孩一併放到一艘小船上順流漂走。Mordred生還後成為奧克尼的騎士並加入了圓桌社,在故事最後篡奪亞瑟的王位,在決戰中被亞瑟殺死。

愛克托

凱的父親,亞瑟的養父。曾被亞瑟王的父親猶瑟王器重,是第一個認可亞瑟為國王的人。

巴樂米底

曾打敗過包括高文在內的6名圓桌騎士,卻被當時無名的特里斯坦打敗。後與其成為競爭對手,由於實力差距過大,所以從未獲勝過。

拉文

因蘭斯洛特在他家住過,故被蘭斯洛特請求在比武會上合作。登場之後就得到了亞瑟王的賞識,後被封為圓桌騎士。

尤瑞

因蘭斯洛特在他家住過,故被蘭斯洛特請求在比武會上合作。登場之後就得到了亞瑟王的賞識,後被封為圓桌騎士。

圓桌騎士武力排名

《亞瑟王之死》是一部騎士小說,頌揚的是騎士們的英雄業績,讚美的是騎士的高風亮節。騎士是武士,講究用武力征服,騎士的精神也要用勇敢的戰鬥來體現。在騎士之間,為了名譽,為了事業,為了愛情,或者是為了證明什麼,辨白什麼,捍衛什麼,一律要用決鬥比武的方式解決。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有比試就一定會分出輸贏。兩位騎士經一番較量分出了勝負,失敗者光明磊落,自認藝不如人,認輸伏輸,決不耍賴;勝利者也見好就收,不為已甚,寬大為懷。
騎士是馬背上的戰士,除了連人帶馬都被一層鎧甲嚴嚴實實地包裹起來之外,騎士還要配備幾件常規的裝備。進攻的武器有兩件,一件是騎士右手所持的長矛,另一件是腰間攜帶著的一把寶劍。防禦的裝備僅有一件,這就是左臂挽著的那面盾牌。
圓桌騎士的總體武力(以後稱綜合武力指數),又可以分解為馬上武力和徒步武力兩個組成部分。
騎士決鬥,首先進行的是馬上的較量。狹路相逢的兩位騎士,快馬加鞭,相向衝來。兩騎逐漸接近了,騎士右手挾著的那柄長矛放低了,端平了,矛頭直指對方。兩騎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該出手了。騎士的左手緊挽盾牌護住全身,與此同時,右手中平端的那柄長矛,用盡全力,惡狠狠地向對方的盾牌上擊去。長矛與盾牌的撞擊雖然只是一剎那的瞬間,但就在這一瞬間之內,兩位騎士的馬上功力,全都盡致淋漓表現出來。在騎士的長矛與對方騎士的盾牌之間,會出現兩種情況:或者是甲騎士的長矛用得好,奮力的一擊,便將乙騎士從馬背上擊落,滾翻在塵埃;或者是乙騎士防禦出色,甲騎士的長矛擊在盾牌上,不但沒有奈何得了乙騎士,反而把自己的長矛折成了幾截。當然,兩位騎士是用長矛同時擊向對方的,所以,馬上交手的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一方騎士將對方擊落馬下,第二種是甲乙兩騎士同時被對方從馬上擊落。會不會有第三種可能,雙方都折斷了長矛,並且都穩騎在馬背上都沒有落馬呢?理論上也許有,但是在書中實際的敘述描寫中,卻沒有發現這種情況。
如果雙方同時將對方擊落馬下,則可以認為兩位騎士在馬上的武力大體相當。而一方被另一方從馬背上擊落,則說明兩位騎士馬上的功力有一定的差距。若是被擊落的騎士還能爬起來,並拔出長劍挑戰徒步決鬥,兩位騎士的馬上功力可以視為相差一到兩個檔次;如若被擊落的騎士掙扎不起,或者昏迷過去,或者是折斷了脊樑,那么雙方的武力差距則可以看作是在三個檔次以上。
能夠將對方從馬上擊落,說明此騎士的馬上功力要比對方略勝一籌。但是,馬上的交手不過是個前奏曲,真正的決鬥還沒有開始吶。被擊落於馬下者不一定就此認輸伏輸。如果他覺得自己還有翻本機會的話,就要拔出腰間長劍,提出徒步決鬥的挑戰。當然,兩個騎士同時被擊落馬下,則更要分出勝負來。雙方站穩了步伐,拔出長劍,撐起盾牌,相向而立,真正的決鬥這才開始。如果說,馬背上的長矛盾牌之間的較量還近似於一種風度的炫耀,點到為止的話,那么,拔出寶劍,徒步交鋒,這才是真正的實力之間的較量,才真正是一場捨生忘死的性命相博。騎士們雖然有鎧甲和盾牌護身,但是,他們在實戰中似乎更注重於衝擊對方,因而忽略了對自己身體的保護。而且,西方騎士們的抗打擊能力,明顯強於咱們中華上國的“歐陽春、展熊飛”以及“東邪”與“西毒”,他們往往是“筋脈被砍斷”,“肌腱被割開”,鮮血如同泉水一般的向外噴涌……還是繼續努力,苦苦掙扎,咬牙強支撐著,輪劍向對方砍去。雙方捨死忘生,你來我往,不決出勝負輸贏絕不罷休。這種決命死戰的典型戰例在書中有兩場,一場發生在崔思痛騎士與馬漢思騎士之間,另一場則發生在“美掌公”加萊士騎士與紅衣騎士之間。
對騎士之間徒步武力的高下判斷是很容易的,因為,決出了勝負自然就有了高下之分。然而,準確的分清徒步武力的檔次差別,則相當困難,兩位騎士間的檔次到底相差多少呢?是三檔還是四檔?不好分了。我們只能是根據雙方決鬥時間的長短,流血掙扎的程度,以及參照同第三者的檔次差異來揣度其大概了。
好了,先把具體的武力高低排名表列出來吧:
第一檔次為超一流英雄。
綜合武力排在第一檔次的騎士只有兩名,即兩名武力最為高強,號稱天下無敵的超一流騎士湖上郎斯樂騎士和崔思痛騎士。
排名表上的第一人,理所當然是湖上郎斯樂騎士了。郎斯樂騎士是公認的武力天下第一,其馬上武力指數為99,徒步武力指數為99,綜合指數亦是99。
排名屈居第二位的是崔思痛騎士,崔思痛騎士同郎斯樂騎士之間沒有交過手,所以也就沒有他們兩人之間的戰例,我們也就無從知曉這兩人之間到底是誰弱誰強。崔思痛騎士的武力指數,我們只能根據同其他騎士的戰績進行推斷。崔思痛騎士同樣是所向披靡,殺遍天下無敵手。崔思痛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96,徒步武力指數97,綜合指數高達97。
第二檔次為強一流騎士。
綜合武力排在第二檔次的是兩位強一流騎士。小說中曾經多次提到過,天下最英勇無敵的騎士共有四名,除了上述第一檔次的郎斯樂和崔思痛兩位之外,還有兩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馬漢思騎士和麥拉若克騎士。
強一流英雄馬漢思騎士在總體排名中排了第三位,在第二檔次中排第一位。馬漢思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96,此指數與超一流騎士崔思痛相等,足見馬漢思騎士馬上武力之高超。馬漢思騎士的徒步武力指數為94,綜合指數為95。
緊跟在馬漢思騎士之後排第四位的是麥拉若克騎士。麥拉若克騎士不僅自己武藝高強,他的幾個弟弟個個本領不弱。弟弟中的一個曾經同崔思痛進行過一場決鬥,雖然最後落了下風,但其寧死不屈,雖敗猶榮,充分顯示其已經具備了一流武力的實力(因為俺忘了他的名字,所以,無法將他的名字列入第三檔次一流武力)。麥拉若克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94,徒步武力指數為93,綜合指數為93。
第三檔次為一流騎士,有三位騎士位居這一檔次而當之無愧,他們是卡文英騎士,高朗翰騎士,以及“美掌公”加萊士騎士。
綜合指數排在第五位的武力達到了一流的英雄是卡文英騎士。卡文英騎士一生征戰,只敗過兩場,一場負於湖上郎斯樂騎士,另一場負於馬漢思騎士。卡文英騎士的武力是衡量其他騎士武力水平的一把尺子,只有過了卡文英騎士這一關,才稱得起是一流高手。關於卡文英騎士的武力情況,你只需如同煮酒對林教頭的評價一樣,牢牢記住“卡文英騎士武力高強”這一句話即可。卡文英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91,徒步武力指數為91,綜合指數為91。
再看高朗翰騎士。高朗翰騎士之出名,不在於其武力高超,而在於他是最純潔童貞的騎士。高朗翰騎士是郎斯樂騎士與依蘭公主所生的兒子,他初次來到亞瑟王的圓桌旁,就坐在了圓桌的最危險的位置上,這個位置是專門給高朗翰騎士留下來的,因為高朗翰騎士是聖杯的眷顧者,是上帝選中的人。其他人誤坐此座,立即便有性命之憂。高朗翰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90,徒步武力指數為90,綜合指數為90。
第三位一流高手是“美掌公”加萊士騎士。加萊士騎士是卡文英騎士的幼弟,“美掌公”這稱呼是凱騎士送給加萊士騎士的綽號。加萊士騎士少年英雄,人人敬仰,高貴典雅,堪稱騎士的典範。加萊士騎士武藝高強,其馬上武力指數為90,徒步武力指數為90,綜合指數為90。
武力排在第四檔次的就是二流騎士了。這一檔次的騎士人數眾多,麥拉若克騎士的其他幾個弟弟,郎斯樂騎士眾多的弟弟,都可以列此檔次,選三個作代表吧:
烏文英騎士。烏文英騎士是卡文英騎士的弟弟,少年英雄。烏文英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85,徒步武力指數為85,綜合指數為85。
“衣著曠盪漢”拉科特騎士,這是一位身材瘦弱,但武力出眾的英雄,“衣著曠盪漢”這一稱呼是凱騎士給他起得綽號。拉科特騎士特別擅長於徒步決鬥,地下功夫了得。拉克特騎士的馬上武力指數為80,徒步武力指數為86,綜合指數為85。
紅衣騎士,馬上武力指數85,徒步武力指數為85,綜合指數為85。
第五檔次為三流騎士,武力在這一檔次的就更多了,舉兩個代表吧。
一個是亞瑟王本人,須知,亞瑟王本身就是一位優秀的騎士。他勇敢,堅毅,高雅,充滿了騎士精神。在圓桌騎士前來加盟之前,亞瑟王自己也經常地行俠冒險。亞瑟王的馬上武力指數為75,徒步武力指數為80(因為有截鋼劍的劍鞘護身,永不受傷流血),綜合武力指數為78。
另一位是莫俊德騎士,這是一個卑鄙的叛徒。莫俊德名義上是亞瑟王的外甥,而實際上是亞瑟王與親姐姐亂倫所生的私生子。莫俊德卑鄙無恥,但武力不低,可以列為三流好手,其馬上武力指數為75,徒步武力指數為75,綜合指數為75。
第六檔次的騎士武力在三流之外,武藝水平就同高超二字絕緣了。這類騎士比比皆是,車載斗量,我們只舉一個,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凱騎士。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