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由一位名叫戴維·麥格塔格的加拿大工程師發起,於1971年9月15日成立成立於加拿大,是一個國際性的環境保護民間組織,總部設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在25個國家設有分部,其成員達350萬人,每年會費就收到1億美元。發起人戴維曾任該組織的主席,還獲得過聯合國頒發的“全球500佳”獎。

簡介

該組織的特點是行動出奇地激進。對此,世界輿論褒貶不一,莫衷一是。有人對他們的行動頗有微詞,認為他們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總幹事Gerd Leipold
“譁眾取寵”、“反對發展”、“對榮譽比實幹更感興趣”,是“一群不講理的、偏見的和專事敲詐的恐怖分子”;也有人對他們非常讚賞,認為他們“已成為成熟的誠摯青年”,“能夠肩負起拯救世界的任務”。該組織的綠色和平執行主任蒂洛·博德這樣評價自己的行動:“俄們一點也不偏激!我們是根據自己掌握的信息,而不是其他人提供的信息而採取行動的。”

該組織已成立20多年,捐款的人數已經累積到280萬。在全球41個國家設有辦事處。它開始時以使用非暴力方式阻止大氣和地下核試以及公海捕鯨著稱,後來轉為關注其它的環境問題,包括水底拖網捕魚、全球變暖和基因工程。綠色和平組織宣稱:他們的使命是:“保護地球、環境及其各種生物的安全及持續性發展,並以行動作出積極的改變。”不論在科研或科技發明方面,綠色和平都提倡有利於環境保護的解決辦法。對於有違以上原則的行為,綠色和平都會盡力阻止。

其宗旨是促進實現一個更為綠色,和平和可持續發展的未來。他們反對核試驗,曾派出“彩虹勇士號”旗艦駛往南太平洋,反對法國進行核試驗,以致被炸毀;他們反對捕鯨,曾派出“天狼星號”船封鎖直布羅陀海峽,阻止蘇聯的捕鯨船隊通過;他們反對有害廢棄物越境轉移,曾舉行新聞發布會,揭露一些國家把有害廢棄物越境轉移的真相;他們在關注戰爭帶來的環境危機;主張限制溫室氣體排放;關注工業公害事件,反對基因改良食品等方面作出了積極的努力;他們用“公眾輿論”這個有利武器在喚起人們反對污染、保護環境,敦促有關國家或企業採取控制污染措施方面為環境保護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但是,由於他們經常採取十分激進的行動,也使很多人對他們敬而遠之,就連蒂洛·博德在談到“綠色和平”的前景時也有些悲觀地說:“……追求環保的崇高目標是一回事,而保持社會和諧是另一回事。”

歷史背景

綠色和平為一國際環保組織,旨在尋求方法,阻止污染,保護自然生物多樣性及大氣層,以及追求一個無核的世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主持人馬驤(左)和綠色和平組織國際總幹事葛德(Gerd Leipold)先生(右)
界。綠色和平起源於1971年。當時一群加拿大美國人組成一支抗議隊伍,乘一艘漁船,試圖親身阻止美國在阿拉斯加進行的核試。他們並希望親自見證這些被破壞的環境,並告之於世人。自此之後,親身到達破壞環境的現場,成為表達綠色和平及其支持者抗議破壞環境行為的重要方式。

綠色和平深信,雖然每個人的力量微小,但仍可坐言起行,盡力表達他們對環境的關心和愛護,並且由此廣泛喚起世人對環境問題的警覺。綠色和平通常透過下列方式表達對環境問題的關心與抗議:使用非暴力直接行動;與有關當局和國際公約組織進行談判;藉助研究結果提供關於環境問題的解決方法和選擇;和廣泛推動環境技術與產品的發展。

綠色和平在世界環境保護方面已經貢獻良多。在其中一些環節更是扮演關鍵角色:禁止輸出有毒物質開發中國家;阻止商業性捕鯨;制訂一項聯合國公約,為世界漁業發展提供更好的環境;在南太平洋建立一個禁止捕鯨區;50年內禁止在南極洲開採礦物;禁止向海洋傾倒放射性物質,工業廢物和廢棄的採油設備;停止使用大型拖網捕魚;和全面禁止核子武器試驗-這是綠色和平最早和永遠的目標。

組織成員

綠色和平是一個獨立的環保組織,為保留獨立性,組織並不接受以國家或是機構為單位的捐款或幫助。目前在全世界已經有兩百五十萬以個人作為名義的會員在支持著綠色和平組織。

組織性質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綠色和平成員在香港國際機場的世界貿易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由世界各地的分會組成,總部設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目前有超過1,330工作人員,分布在30個國家的43個分會。主要的人員來自各種領域,使得其訴求與建議更加具有可信度,這些專業人員包括對環境問題本身的專家,在通訊領域之媒體專業人士,在政經單位中的老手,及來自英國與烏克蘭兩個科學實驗室的工作人員等。綠色和平號則航行於各國家與地區之間,以凸方顯地方的環境問題。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的宗旨,乃確保我們的地球得以永久地滋養其上的千萬物種

組織目標

保護物種之多樣性:避免海洋、陸地、空氣淡水之污染及過度利用;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綠色和平組織的著名旗艦“彩虹勇士號”

中止核子威脅:促進世界和平,全球軍武裁減及不使用暴力

並針對以下六部分作確切的改革目標:

海洋污染

海上傾廢不但嚴重毒害海洋動物及植物,並污染全球日益減少的海產。九十年代初,大約有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傾倒廢料來自挖掘港口的污染物,其他污染來源包括工業廢料,下水道污物,輻射性物質焚化爐的微粒。百分之十的淤泥被重金屬污染,這些重金屬從陸上流入海里,部份亦來自油輪,工業及家居廢物釋放出來的,而且,即使把非污染性物質倒進海里,亦會對海洋生態造成潛在威脅。海洋污染絕對不是處理淤泥及其他廢物的辦法,一旦海洋生態被損害,將難以回復原來面貌。另外組織也在積極的保護鯨魚,使免於獵殺。

減少基因工程的危害

綠色和平組織如此憂心道:“假如我們現在不立刻行動,制止基因改造,數年之後,我們的大部分食物都將會是經過基因改造的‘科學怪物’”。

美國的超級市場裡已經有上千種含有基因加工成分geneticallyengineered(GE)的產品在架上。然而這些尚在實驗中的成分很有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生物性污染而且即有可能使我們的健康遭受危害。發展基因改造技術跨國企業,極力希望讓大眾相信這些食物都是經過嚴密測試的,不僅是安全,而且營養豐富。可是,獨立的科學家卻提出警告,指出人類現在對基因的了解極之有限,因此,他們認為這種科技是充滿瑕疵,危機四伏。基因改造生物對環境和人類健康有何影響,目前人類尚未確知。因此,綠色和平相信,把任何基因改造生物放在自然環境中培育種植,將引致無法還原的改變,其患無窮,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綠色和平組織與日本漁隊正面交鋒阻止其捕鯨

已有足夠證據證明,讓基因改造生物在自然環境生長,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影響。這些生物會釀成基因污染,可能對環境造成循環不息,層層遞增的人造災難。任何擁有一種或多種農作物“品種多樣化的集中地”的國家都必須立法,禁止引入和栽培基因改造品種。即使是小規模的實地試種也會有新基因擴散的危機,因此應該完全禁止實地試種。玉米粒,馬鈴薯,番茄穀粒等食物,本身也是有生命力的種子,能繁殖後代。引入基因改造食品,即使是用來做加工食品或飼料,也會有遺漏或會被再種植的危機。

一個種植基因改造作物的國家,會不經意或非法把基因改造物質輸入鄰國。例如,墨西哥是玉米的“品種多樣化的集中地”,與墨西哥一線之隔的美國栽種了各種基因改造玉米。預料會有大量基因改造玉米以進口,非法進口或花粉傳播等形式進入墨西哥,危害玉米的多樣化。任何打算栽種基因改造植物的國家都必須事先諮詢鄰國,並制定措施,防止基因改造植物非法流入“品種多樣化的集中地”.每個國家和國際間都必須立即制定措施,遏止基因侵蝕,保存全球的農作物品種多樣化,讓各類品種在原有的地區和文化背景下生長。

有毒物質

現代社會的經濟往往由消費帶動,在這個消費主義高漲的年代,過度消費必然為社會帶來龐大的廢棄物,這是不可忽視的問題。

廢物焚化是產生空氣中二惡英和重金屬的主要來源。二惡英已證實為致癌物質,嚴重地影響人體的免疫系統生殖系統及和干擾荷爾蒙分泌。它更可經空氣散播進入食物鏈當中。事實上,90%二惡英均是經食物例如肉類,乳品,雞蛋鮮魚等進入人體。二惡英會積聚在人體脂肪及女性的乳房內,經母乳輕易傳給嬰孩,嚴重威脅嬰孩健康。而且焚化爐是一種成本昂貴而缺乏社會效益的廢棄物處理方法。興建費用以數十億計,每年營運費所費不菲,運作後將大量吸納廢棄物,包括有回收價值的可造物,浪費珍貴資源。綠色和平促請政府立即取消興建焚化爐的計畫,全力推行廢物循環回收系統,落實可持續發展的承諾。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國際綠色和平組織披露原始森林悲劇

原始森林

地球上森林能吸收二氧化碳,產生氧氣,固定泥土,調和氣候,平衡水的循環系統,並且提供動物及植物一個相當理想的棲息處。然而,過去四十年來,地球上近半的原始森林,約三十億公頃面積,已被破壞;餘下的只有20%未受人類打擾。

原始森林蘊含著豐富的生物資源,對自然生態產生平衡的作用。喪失寶貴的原始森林,便等如失去優美的自然環境,未來經濟發展的機會,以至瀕臨絕種的生物。再甚者是會引至全球的氣候變化。

根據世界資源中心顯示,全球有4,330億的是儲存於原始森林內的----如果以現今化石燃料的消耗為指標,這數量遠超過過去68年因燃燒化石燃料所釋放出來的二氧化碳總量,因而引致地球暖化,兩極冰塊溶解,和水位上升。

然而大多人類仍未醒覺這問題的嚴重性,如今每2秒便有相等於一個球場般大的森林被砍伐,倘若我們再不節省用紙,採用環保木製品,我們的地球將面臨無法挽救的環境問題。

不要戰爭

綠色和平反對戰爭,支持以非暴力途徑化解衝突。並主張消除任何國家擁有的所有大殺傷力武器。從1971綠色和平組織建立以來,就一直盡力在阻止各式的核子武器以及使用,而至今也繼續在朝向著核的方向邁進。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綠色和平組織的成員豎起巨型馬桶“抗議”污染

廢棄物管理

世界各國,無論先進與否,都面對著如何“可持續發展”。其中一項議題就是如何妥善處理廢棄物。大部份廢棄物的前身就是地球上有限的資源。近百年來,西方國家的發展模式都是以過度消耗地球資源為主。這種生活方式在短期內是不可能有大的改變,但令人憂心的是亞洲等開發中國家也漸漸步上高消耗的後塵。不禁讓人憂慮:像這樣浪費資源的生活,即使富有,又能存在多久?

與中國的關係

“綠色和平”中國分部建立於1997年2月,活動空間覆蓋大陸香港台灣澳門。現正在全國範圍內展開監測環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綠色和平組織的人員在破壞種植轉基因
境問題的工作。和“綠色和平”在其它國家分部一樣,“綠色和平”中國分部獨立於任何政府、組織和個人的影響之外,並且嚴格不接受政府公司的資助。“綠色和平”將繼續堅持在不侵犯個人和破壞產物的的原則下,和平而非暴力地推動環保及促進社會在這方面的改變。“綠色和平”(中國)對中國以及全球的生物多樣性及環境所受到的嚴峻威脅極度關注。“綠色和平”(中國)所提倡的是對中國環境問題採取開明和公開的討論;以研究、遊說工作及外交手法以達到目標的同時,亦以高調,非暴力直接行動來引起及提升公眾的關注和討論;致力使中國發展成為一個有健康環境的國家。

在中國的項目

農業及食物項目 

“綠色和平”支持生態農業及有機農業的發展,與農民及消費者一起推動農業朝健康的、可持續的方向發展。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綠色和平在聯合國氣候大會前豎巨型溫度計

食品安全 “綠色和平”關注轉基因食品及農藥對消費者健康的風險。“綠色和平”相信消費者的選擇是推動可持續農業必不可少的力量。在“綠色和平”的努力下,已有五十多個著名品牌承諾在中國不使用轉基因食品

生物安全 “綠色和平”推動以預防原則管理基因技術的發展和套用,支持中國科學家進行生物安全和食物安全的研究,並引進國際上最新的生物安全訊息和法規,供專家及相關部門參考。

保護大豆故鄉 中國是大豆的故鄉。“綠色和平”呼籲消費者購買非轉基因大豆製品,一起保衛大豆故鄉。另一方面,“綠色和平”反對跨國企業對農業遺傳資源進行專利壟斷,2001年揭露美國孟山都公司企圖對中國野生大豆申請專利,引起社會及有關部門對保護遺傳資源的重視。

可持續農業 中國地少人多。“綠色和平”正在支持有關專家、企業農民保護農業生態系統,發展生態農業有機農業。“綠色和平”認為可持續農業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根本出路。

電子廢物項目 

進口電子廢物所帶來的跨境污染已成為中國等開發中國家的嚴峻問題。“綠色和平”在國內積極開展電子廢物項目,從科研、社區及消費者教育、政策倡議、市場等方面致力於尋找建設性的解決方案,消減電子廢物的跨境傳播和污染。

氣候和可再生能源項目 

發展可再生能源,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減少對環境的污染,已成為中國乃至全世界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課題。“綠色和平”積極推動中國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協助廣東沿海地區大力發展風力發電;與科研單位合作,共同研究和記錄氣候變遷對中國的環境和人民帶來的影響,並通過社區教育和大眾媒體,提高公眾對氣候變遷的意識和關注。

相關詞條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