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劇團

國光劇團

1995年7月1日,一群原隸屬於陸光、海光、大鵬三軍京劇隊與飛馬豫劇隊的菁英份子,通過嚴格甄選,組成國光劇團,肩負起延續傳統戲曲及推動藝術教育的使命。1995年7月1日,一群原隸屬於陸光、海光、大鵬三軍京劇隊與飛馬豫劇隊的菁英份子,通過嚴格甄選,組成國光劇團,肩負起延續傳統戲曲及推動藝術教育的使命。

國光劇團國光劇團
國光劇團在歷史中流轉、在歲月里搬演,京劇融合戲曲百家之長,歷經兩個世紀薈萃,成為當代文化資產的重要瑰寶。1995年7月1日,一群原隸屬於陸光、海光、大鵬三軍京劇隊與飛馬豫劇隊的菁英份子,通過嚴格甄選,組成國光劇團,肩負起延續傳統戲曲及推動藝術教育的使命。1995年7月1日,一群原隸屬於陸光、海光、大鵬三軍京劇隊與飛馬豫劇隊的菁英份子,通過嚴格甄選,組成國光劇團,肩負起延續傳統戲曲及推動藝術教育的使命。

劇團簡介

國光劇團國光劇團
創團以來,國光即不斷嘗試於古雅傳統中熔鑄現代意識,靈活運用劇場觀念。創團以來,國光即不斷嘗試於古雅傳統中熔鑄現代意識,靈活運用劇場觀念。除經常搬演傳統經典劇目外,也不斷淬鍊許多精彩新戲,並嘗試結合社會脈動,從文學、歷史及民間傳說中構思具備人文色彩的新劇目。除經常搬演傳統經典劇目外,也不斷淬鏈許多精彩新戲,並嘗試結合社會脈動,從文學、歷史及民間傳說中構思具備人文色彩的新劇目。例如台灣三部曲之《媽祖》、《鄭成功與台灣》及《廖添丁》,即是由台灣民間文學傳說汲取新題材,予以重新改編。例如台灣三部曲之《媽祖》、《鄭成功與台灣》及《廖添丁》,即是由台灣民間文學傳說汲取新題材,予以重新改編。另外為開發京劇新觀眾群,陸續推出多齣膾炙人口的新編好戲如《大將春秋》(獲2000年電視金鐘獎)、《地久天長釵鈿情》、《牛郎織女天狼星》、《天地一秀才-閻羅夢》(獲2002年電視金鐘獎、第一屆台新藝術獎十大表演節目)、《王熙鳳-大鬧寧國府》(第二屆台新藝術獎九大表演節目)、《李世民與魏徵》、首部台灣自製崑劇《梁山伯與祝英台》、《三個人兒兩盞燈》(獲第四屆台新藝術獎評審團特別獎)、《金鎖記》及老戲新編《未央天》、京劇小劇場《王有道休妻》等,無不締造票房佳績,備受各界肯定。另外為開發京劇新觀眾群,陸續推出多出膾炙人口的新編好戲如《大將春秋》(獲2000年電視金鐘獎)、《地久天長釵鈿情》、《牛郎織女天狼星》、《天地一秀才-閻羅夢》(獲2002年電視金鐘獎、第一屆台新藝術獎十大表演節目)、《王熙鳳-大鬧寧國府》(第二屆台新藝術獎九大表演節目)、《李世民與魏徵》、首部台灣自製崑劇《梁山伯與祝英台》、《三個人兒兩盞燈》(獲第四屆台新藝術獎評審團特別獎)、《金鎖記》及老戲新編《未央天》、京劇小劇場《王有道休妻》等,無不締造票房佳績,備受各界肯定。

除不斷開發戲劇的題材空間,更積極擴大展演場域,以好戲為本,全方位推廣傳統戲曲至各個不同角落,從城市到鄉村,從室內到戶外,務使民眾無論在那裡都有機緣觀賞傳統戲劇。除不斷開發戲劇的題材空間,更積極擴大展演場域,以好戲為本,全方位推廣傳統戲曲至各個不同角落,從城市到鄉村,從室內到戶外,務使民眾無論在那裡都有機緣觀賞傳統戲劇。至於國際戲劇交流方面,亦從不間斷,曾多次應邀前往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捷克、巴西、香港等地演出,引起世人矚目,驚嘆我國傳統戲劇之美。至於國際戲劇交流方面,亦從不間斷,曾多次應邀前往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捷克、巴西、香港等地演出,引起世人矚目,驚嘆我國傳統戲劇之美。在推動戲劇藝術教育方面則力求使不同年齡、地區及不同教育背景者都能分享,從而無論年度公演、季公演、校園巡演、社區巡演、國光劇場及戲劇研習、示範講座等活動,均提供了大眾化、多元化、精緻化、生活化的藝術活動。在推動戲劇藝術教育方面則力求使不同年齡、地區及不同教育背景者都能分享,從而無論年度公演、季公演、校園巡演、社區巡演、國光劇場及戲劇研習、示範講座等活動,均提供了大眾化、多元化、精緻化、生活化的藝術活動。

劇團信念

傳統--是永恆的時尚,國光正致力於傳統戲曲的永續經營,堅持藝術品質,不斷地推陳出新,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傳統戲曲的光采再現。國光劇團相信:傳統--是永恆的時尚,國光正致力於傳統戲曲的永續經營,堅持藝術品質,不斷地推陳出新,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傳統戲曲的光采再現。

此外,為同時達到藝術社區化的發展方針,特別於每個週末下午開辦國光劇場,以不同的劇目提供民眾假日休閒活動的選擇,兼具帶動劇團所在地區藝文風氣與推廣傳統戲曲的雙重功能。此外,為同時達到藝術社區化的發展方針,特別於每個周末下午開辦國光劇場,以不同的劇目提供民眾假日休閒活動的選擇,兼具帶動劇團所在地區藝文風氣與推廣傳統戲曲的雙重功能。

除不斷開發戲曲的題材空間,國光還積極擴充展演場域,以好戲為本,全方位推廣傳統戲曲於各個不同角落,不論是堂皇如國家戲劇院,或者是僻壤如廟口野台,國光足跡遍佈四處;從城市到鄉村,從室內到戶外,從山邊到海角,從國內到國外,國光要做到走到那裡都能夠觀賞傳統戲曲的地步。除不斷開發戲曲的題材空間,國光還積極擴充展演場域,以好戲為本,全方位推廣傳統戲曲於各個不同角落,不論是堂皇如國家戲劇院,或者是僻壤如廟口野台,國光足跡遍布四處;從城市到鄉村,從室內到戶外,從山邊到海角,國光要做到走到那裡都能夠觀賞傳統戲曲的地步。

國光正在寫歷史,正在全心全力地為傳統戲曲的春秋大業留下重要的一頁,在這個關鍵時刻,讓我們共同拭目以待,期待傳統戲曲的光采再放,重新打造屬於我們自己的金字招牌,共同擘劃傳統戲曲的未來!國光正在寫歷史,正在全心全力地為傳統戲曲的春秋大業留下重要的一頁,在這個關鍵時刻,讓我們共同拭目以待,期待傳統戲曲的光采再放,重新打造屬於我們自己的金字招牌,共同擘劃傳統戲曲的未來![1]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