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散

四逆散

四逆散,中醫方劑名。為和解劑,具有調和肝脾,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功效。主治陽郁厥逆證。手足不溫,或腹痛,或泄利下重,脈弦;肝脾氣鬱證,脅肋脹悶,脘腹疼痛,脈弦。臨床常用於治療慢性肝炎、膽囊炎、膽石症、膽道蛔蟲症、肋間神經痛、胃潰瘍、胃炎等屬肝膽氣鬱,肝胃不和者。

基本信息

適用

1,陽郁厥逆症。手足不溫,或身微熱,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脈弦。2肝鬱脾滯症。脅肋脹滿,脘腹疼痛,或泄痢下重,脈弦。

四逆散

常用藥物

甘草 炙 [6g]  枳實 破,水漬, 炙乾 [6g]  柴胡 [6g]  芍藥 各十分 [6g]

來源

《傷寒論》

用法

上四味,搗篩為細末。白飲和服3克,一日三次。

配伍特點

散斂並用,升降並施,肝脾同調。

辯證要點

手足不溫,脅肋、脘腹疼痛,脈弦。

病機

肝脾不和,陽氣內郁。

功用

疏肝和脾,解郁透熱。

主治

少陰病,陽郁於里,致患熱厥;以及肝失條達,氣鬱致厥,手足厥冷,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痢下重,脈弦細。陽郁厥逆症。手足不溫,或身微熱,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脈弦。肝鬱脾滯症。脅肋脹滿,脘腹疼痛,或泄痢下重,脈弦。

方論

本方為疏肝解郁,調和肝脾的祖方。方中柴胡既可疏解肝鬱,又可升清陽以使鬱熱外透,用為君藥;芍藥養血斂陰,與柴胡相配,一升一斂,使鬱熱透解而不傷陰,為臣藥;佐以枳實行氣散結,以增強疏暢氣機之效;炙甘草緩急和中,又能調和諸藥為使。

加減

咳者,加五味子、乾薑,並主下利;悸者,加桂枝;小便不利者,加茯苓;腹中痛者,加附子;泄利下重者,加薤白。

各家論述

四逆散四逆散

1.《註解傷寒論》:四逆散以散傳陰之熱也。《內經》曰,熱淫乾內,佐以甘苦,以酸收之,以苦發之。枳實、甘草之甘苦,以泄里熱;芍藥之酸,以收陰氣;柴胡之苦,以發表熱。

2.《金鏡內台方義》:四逆為傳經之邪,自陽熱已退,邪氣不散,將若傳陰而未入也。此只屬陽,故與涼劑以治之。用甘草為君,以和其中,而行其四末;以枳實為臣,而行結滯;以芍藥為佐,而行榮氣;以柴胡為使,而通散表里之邪也。

3.《醫學入門》:以邪漸入深,則手足漸冷,是以枳實之苦,佐甘草以瀉里熱;芍藥之酸,以收陰氣;柴胡之苦,以發表熱。經曰:熱淫之內,以酸收之,以苦發之是也。如咳者,肺寒氣逆,下痢者,肺與大腸為表里,加五味子以收逆氣,乾薑以散肺寒;悸者,氣虛而不能通行,心下築築然悸動,加桂枝以通陽氣;小便不利,加茯苓以淡滲之;里虛腹痛,加附子以補虛;泄利後重,下焦氣滯也,加薤白以泄氣滯。

4.《醫方考》:此陽邪傳至少陰,里有結熱,則陽氣不能交接於四末,故四逆而不溫。用枳實,所以破結氣而除里熱;用柴胡,所以升發真陽而回四逆;甘草和其不調之氣;芍藥收其失位之陰。

5.《張氏醫通》:柴胡為來路之引經,亦藉以為去路之嚮導;用枳實者,掃除中道,以修整正氣復回之路也。夫陰為陽擾,陽被陰埋,舍和別無良法,故又需芍藥以和其營,甘草以和其胃,胃氣和而真陽敷布,假證愈而厥逆自除。

6.《傷寒論三注》周揚俊:少陰至於四逆,熱深而厥亦深矣。熱邪內入,欲其散,非苦寒如柴胡不足以升散也;欲其泄,非苦降如枳實不足以下泄也。且陽邪入則必至於劫陰,故欲其收,非酸寒如白芍不足以收之也;合甘草以和中。仍是二味祛邪,二味輔正,無偏多偏少於其間者,邪正各為治也。

7.《傷寒大白》:本是陽症,因熱邪內傳陰經而厥冷,故以柴胡、白芍藥疏通肝膽,伸陽氣外達,則肝主四末而四肢自暖。又以枳實、甘草疏通陽明里氣,伸胃陽外布,則胃主手足而手足自溫。

8.《成方便讀》:以柴胡自陰而達陽,邪自表而里者,仍自里而出表,使無形之邪,以此解散。然邪既自表而里,未免有形之痰食留戀。其邪結不開,邪終不能盡徹。故以枳實破結除痰,與柴胡一表一里,各得其宜。而以芍藥甘草,護陰和中,相需相濟,自然邪散厥回耳。

現代運用

現常用於急慢性肝炎、急慢性膽囊炎、膽石症、膽道蛔蟲症、慢性胃炎、胃潰瘍、胃腸神經官能症、胰腺炎、闌尾炎、肋間神經痛及婦女月經不調、痛經、盆腔炎等屬於肝鬱氣滯,肝脾失調者。

臨床套用

1.熱厥:祝某,始周身骨節疼,胸腹脹滿,目閉肢厥,爪甲青紫,醫以傷寒治之,7日昏沉弗效。此得之怒火與痰相搏,予四逆散加芩、連瀉三焦火而愈。《傷寒論譯釋》:診得六脈舉之有似沉細,按之數大有力,察其面青肢冷,爪甲鮮紅,此火極似水,真陽證也。暫擬四逆散1服,繼以大劑寒涼為合法也。春柴胡3錢,赤芍1錢5分,麩炒枳實1錢,甘草1錢。《廣東醫學》(1965;2:25):龔某某,女,83歲。發熱5天,頭昏痛,口乾苦,渴飲,大便3天未行,小便色紅而短,昏眩不能起床,四肢冰冷,體溫38.3℃,苔白厚,脈弦有力。屬熱厥。年事雖高,仍須解郁泄熱,使邪去正復,厥逆自回。方用四逆散加味:柴胡2錢,白芍2錢,枳實2錢,甘草2錢,甘菊花4錢,黃芩3錢。翌晨來診,體溫已正常(36.8℃)。

2.熱厥腹痛:梁某,女,22歲。1965年6月20日初診:腹痛急暴,喜按,面色青,手足欠溫,怕冷,脘腹脹滿,噯氣、矢氣則痛減,腸鳴,便溏,小便清利,舌苔薄白,脈沉細略弦。此為肝氣不疏,氣滯則血凝,氣血不行,故面青、肢冷;氣機不暢,則脘腹脹滿,暴痛;因無食滯痞塊,故喜按。治宜疏肝理氣。處方:柴胡4.5g,白芍12g、枳實9g、炙甘草4.5g、木香(後下)3g、砂仁4.5g。連服2劑,腹痛消除。

3.慢性闌尾炎:果某某,女性,44歲,家庭婦女,1962年9月19日初診。自2月前發現右下腹髂窩處作痛,每於過勞或緊張時疼痛發作,曾於某某醫院診為“慢性闌尾炎”。此次疼痛發作兩天,呈交替性脹痛與牽引疼,己兩天未能緩解,但無噁心嘔吐。食慾睡眠二便均可,既往無其他病史。舌質正常,苔白,脈沉弦。心肺無異常。下腹回盲部明顯壓痛,但無抵抗緊張。證屬肝氣鬱結,陽郁於里,不能宣達,擬舒肝和胃為治,用四逆散倍芍藥。柴胡12g、枳殼6g、芍藥18g、甘草6g。服下首劑之後,於右髂窩處有痛熱感,翌日疼痛減輕大半,服藥2劑疼痛消失,勞動亦未再發,惟偶而稍有似痛非痛之感,服藥3劑後,疼痛消失未發,脈象弦消失轉弱,囑將前方隔日服1劑,服用7劑,以鞏固療效。至10月4日複查,諸自覺症狀消失未復發,脈沉而緩和,遂將前方7劑共為細末,早、晚各服10g,為善後處理。

4.膽道蛔蟲症:用本方加烏梅、川楝治療膽道蛔蟲51例,全部治癒出院。作者指出,本方用於木郁土壅之四肢厥逆,咳、悸、小便不利,腹中痛,泄利下重的少陰證,取柴胡昇陽達表,疏肝利膽,冀其奧狄氏括約肌松馳;得芍藥之酸甘能柔肝緩急而止痛;更配梅、楝之酸苦驅退蛔蟲;又助枳實寬中下氣,使蛔蟲從大便排出。

實驗研究

①對心臟功能的影響《仲景學說研究與臨床》(1985;l :35):本方對麻醉貓有顯著的升壓作用,對心臟泵功能的影響,主要是通過增加心室舒張時心肌纖維收縮成份延長的最大速度和增加後負荷來實現的,與去甲腎上腺素作用類似,但強度較弱,作用持續時間較長。 《仲景學說研究與臨床》(1985;1:40):四逆散水醇沉液的抗心律失常作用及其對心電圖的影響:小鼠靜注1.5g/kg,可明顯延長P一R間期;2.Og/kg使心率減慢,並能對抗烏頭鹼誘發的大鼠心律失常;4.Og/kg引起I°房室傳導阻滯;4.5g/kg可致T波高聳顯著(P<0.05)。腹腔注射四逆散水醇沉液15g/kg,也能降低氯仿誘發的小鼠室顫率。②對免疫功能的影響《仲景學說研究與臨床》(1985;1:52):本方水醇沉液對小鼠腹腔巨噬細胞的吞噬機能有較明顯的促進作用。認為其所以能治療闌尾膿腫和急性膽囊炎,可能與其增加機體防禦機能有關。③解痙作用《仲景學說研究與臨床》(1985;1:52):本方水醇沉液對離體兔腸呈抑制作用,臨床用於治療急腹症及消化道疾病,可能與其解痙作用有關。此外,還有對抗乙醯膽鹼及氯化鋇所致的腸痙攣作用。④毒性試驗《遼寧中醫雜誌》(1986;7:41):靜脈連續注射四逆散水醇沉液,研究對實驗動物心臟的毒性作用。在低濃度時抗休克、升壓和抗心律失常作用均顯著,對心、肝、腎、脾、肺皆無毒性作用。但隨濃度的升高(7.Og/kg),家兔不僅出現房室傳導阻滯,同時心率減慢,S一T段下移。認為對伴有傳導阻滯的休克病人應慎用,並密切觀察心電圖的改變。

歌訣

四逆湯中附草姜,四肢厥逆急煎嘗;脈微吐逆陰寒盛,救逆回陽賴此方。

中藥方劑(一)

中藥方劑配伍講究君臣佐使,從古至今不少中醫經典著作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經方,本任務詞條圍繞經典的中藥方劑展開,主要包括了解表劑瀉下劑和解劑三大類方劑和分類名稱。

理氣藥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