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會[王穎執導電影]

喜福會[王穎執導電影]
喜福會[王穎執導電影]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喜福會》是王穎執導的劇情片,周采芹、溫明娜、俞飛鴻等領銜主演。故事講四對母女八個女人長久以來所要面對矛盾和困擾。四位母親都來自中國各人有著不同身份、經歷和人生取向,探討了女性意識的時代流變,對於女性的弱者的地位,與女性為求改變的不斷抗爭,進行了描摹。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喜福會喜福會
故事講四對母女八個女人長久以來所要面對矛盾和困擾。主要情節是溫明娜飾演的瓊原來跟母親有很深的誤會,但當她代替已去世的母親回中國大陸探望兩個當年在抗戰逃難時被遺棄的姊姊時,卻深深感受到上一代的苦難和割斷不了的親情。 導演王穎利用倒敘法利用瓊於母親離世後回中國探望離別廿多年姊姊前夕代表母親出席“喜福會”耍樂活動作為故事開始。
四位母親都來自中國各人有著不同身份、經歷和人生取向。有一生耿耿於懷為丟下了一對孿生女兒;有為報復薄倖情郎而親手扼死兒子而痛苦一生;有為母親悲苦命運而一生不安但們女兒從不知曉亦從不了解母親內心深處喜與憂於彼此間產生了不少問題。導演王穎細緻地刻劃出這八個女性愛情和親情方方面面。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演員 角色 備註
溫明娜 Jing-Mei'June'Woo
鄔君梅 AnMei'sMother
周采芹 LindoJong
盧燕 An-MeiHsu
趙家玲 RoseHsuJordan
俞飛鴻 YingYing
王盛德 LinXiao
丁一 AnMe
安德魯·麥卡錫 TedJordan
吳天明 WuTsing
弗蘭絲·紐恩 Ying-YingSt.Clair
勞倫·湯姆 LenaSt.Clair

職員表

導演 王穎
編劇 羅納德·巴斯
製作人 奧利弗·斯通
攝影 阿米爾·M·默克里
原創音樂 蕾切爾·波特曼
剪輯 MaysieHoy

角色介紹

喜福會喜福會
母親甲(林多阿姨LinDo)
她四歲那年,在母親、媒婆和大戶人家的共同協商下,訂給了這大戶人家作媳婦。
她仍跟母親住在一起,但從此母親用著「你是別人家的人」來對待她,諸如提醒她:「別吃那么快,人家會不要你!」......處處不忘提醒著,她已不再是母親家的人。母親說,不是不再愛她,只是不敢對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人有任何奢望。她越是長成亭亭玉立,母女倆越是經常淚眼婆娑、對看無語。
終於,到了她得要離去的日子。送往婆家的前一天,母親跟她說:「你耳朵比我大,將來一定比我有福氣。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絕對不要忘了你自己是誰。」
次日清晨,婆家派人來接她。父母全家行李都打包好了,只等把她送走,便立刻啟程南下找生路去。母親說:「你已經夠幸運的了。」的確,這種窮人家的女兒,多少是根本養不大、或者早就賣掉不知死活了呢!她好歹是跟著母親,又正正噹噹被送進婆家的——雖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嫁給了誰!
結婚那天,她披著紅頭紗等丈夫進來。等待自己的命運的那一刻,她決定一輩子記住母親跟她說的話:「永遠不要忘記自己是誰!」
她嫁給了比自己小很多的小男生,結婚當夜就拿蜥蜴嚇她,他又正值討厭女生的年齡,因此不準她睡床上。
但她後來因此糟了殃。她在婆家的身份地位,是用肚皮里生不生的出兒子來決定的。她無法讓小男生對她有任何慾念,她當然不可能受孕,她因此被婆婆三天兩頭的打罵。
最後,她用了精明的伎倆,讓自己脫身。她無意間聽到女僕跟拉車夫的對談,知道這可憐的女僕從拉車夫受了孕,車夫卻抵賴不認。她便利用婆婆迷信祖宗的弱點,告訴婆婆整樁婚姻都是錯的,是媒婆貪錢的結果,祖宗中意的媳婦是那女僕,而且還讓她受了傳宗接代的種。
就這樣,兩個原本永不可能翻轉命運的女人,竟神奇的翻轉命運了;女僕成了明媒正娶的大戶人家大太太,而她,得到一張赴上海的車票。
能用詭計掙脫自己原本會不幸一生的悲慘命運的女人,是強韌而精明的,但這種強韌精明,碰到自己的女兒,就是場大劫難了。
女兒甲(微莉Waverly)
女兒小時候精於西洋棋,總是弈棋冠軍,她很有自信,完全遺傳了母親的強韌與精明。
但她第一次跟母親強烈的對恃,就是為了弈棋。她得到冠軍,但她痛恨母親拿這件事到處炫耀,她覺得母親這種炫耀讓她感到羞愧。她問母親:「若你這么喜歡炫耀,為何不是你去弈棋呢?」她掙脫母親的手跑走了,那天很晚才回家。
沒想到母親是永遠有辦法克她的。母親竟然對她的離家出走完全不在乎,一點都沒把她放在眼裡,因此她拿出自以為是的殺手鐧,鄭重地說:「我以後再也不弈棋了。」
沒想到母親還是不在乎。
反倒是她不弈棋後,自己茫然失措,她多希望母親求她再去弈棋,結果並不,母親繼續的無所謂,她撐了幾個月後,終於主動表達她要再去弈棋,她以為母親會稱讚她,結果也沒有,母親冷冷說:「一下要,一下不要,你以為弈棋這么簡單?以後不會再這么簡單了?」
母親的話像是先知預言似的,從此她當真在弈棋時失去自信,再也得不到冠軍了。
母親成為她生命中的掌控者。她徹底活在母親的眼光中,母親贊成與否、欣不欣賞,主宰了她所有的選擇。
她的成長史,就是在奮鬥著掙脫母親的掌控,偏偏總是不能。
而她自己也是一個強韌而精明的人,徹底遺傳了母親。
她和母親之間,既互相依賴、又互相敵對,既彼此在乎對方、又傷害對方。
兩人之間的角力場,延續到婚姻這件事上。
她第一次婚姻,選了母親喜歡的中國女婿,但她自己並不愛,結果婚姻失敗離婚而終,母親卻覺得錯全在她。
第二次,她想要擺脫母親的掌控,偷偷跟外國人戀愛、同居,然後暗示母親這既定的事實。她發憤這次絕不要被母親的意見擺弄。母親對這未來洋女婿表現出來的冷漠,她刻意讓自己不在乎。
喜福會喜福會
終於熬到即將正式婚禮之際。
母女繼續衝突,衝突引爆在母親非得要女兒陪,否則不肯去美容院整理髮型之事上,她繼續掌控女兒要女兒屈服。在美容院,母親給了美容師一頓好看後,跟女兒說:「你以我為恥!」
原來這就是母親的內傷,遠在幼年弈棋冠軍的衝突事件中就埋下的陰霾。母親的每一次掌控、每一次挑剔批評,都源自女兒以她為恥的內傷。女兒終於問:「為何你不喜歡理察?」母親說:「若我不喜歡,我就不會有任何批評,只會沉默的詛咒他得癌症,讓我的女兒成為寡婦。」
這就是她們母女相處的模式,彼此在意便彼此挑剔批評,彼此讓對方受傷也深深在意對方。精明幹練的掌控、精明幹練的掙脫,想從掙脫中找到自我,最後只能在彼此諒解中找到自我。
女兒終於破涕而笑:「你不曉得你對我有多大的主宰力量。」
母親回答:「現在你讓我快樂了。」
愛的諒解中,強韌而精明的母親,終於讓強韌而精明的女兒,不被駕馭掌控的,選擇了自己的婚姻。她讓女兒掙脫她,為的是清楚自己究竟是誰。
母親乙(鶯鶯阿姨YingYing)
她青春十六、情竇初開之際,愛上了有錢少爺花花大少,奉腹中孩子之命匆匆成婚,婚後終於恍然大悟她永遠守不住他,他不僅花心,也以精神凌虐的方式羞辱她,他輕蔑她。
近兩年痛苦的婚姻,讓她心情抑鬱精神恍惚,終於有一天,她喃喃自語「他奪走了我的青春、愛與無知,我也要奪走我身邊唯一屬於他的東西....。」她溺死了自己的孩子。
這件事成為她永遠的惡夢、永遠的痛。直到她到美國,再婚,她仍舊被過去的痛苦纏繞,她徹底失去了生命力,於是,她生下的女兒也沒有了生命力。
女兒乙(李娜LeNa)
女兒成長過程總是看見母親的苦痛與恐懼,她無法安慰母親,母親也從來不提。
隨著她成長,母親日漸好轉,但開始將過去的一切不說出來的苦痛與恐懼,轉成對她婚姻的擔憂。
偏偏她的婚姻是有讓人擔憂之處。她愛上她的老闆,他是吝嗇而自我中心、斤斤計較的男人,兩人從婚前到婚後,一切費用要求均分,處處找機會占她金錢的便宜,事實上,他的薪水是她的七倍半之多。
她訂雜誌、他看,但她付費,她不吃冰淇淋,但冰淇淋均攤....當她日復一日看著他在計算機前麵攤算費用,她知道他們婚姻的基礎正在逐步瓦解,但他一點都不覺得有任何不妥。
母親去拜訪他們的家,只看幾眼,知道了一切的問題。她呼喚女兒,跟她說:「其實你知道你在婚姻中要的是什麼。告訴我,是什麼?」女兒說:「尊重、溫柔與愛。」母親說:「那么,除非他能給你,否則離開他。」
母親不要她再重蹈當年覆轍,若她當年勇於離開一個崩潰的婚姻,可能不會因抑鬱恍惚殺了自己的兒子。這時,她要用盡一切力量給女兒生命力,是她活在創痛中這么久以來不曾給女兒的——寧可離開這個自己曾深深愛過的男人,也不要一再在他的羞辱中失去尊嚴、最終失去一切,包括失去自我的生命力。
母親丙(安美阿姨AnMei)
她自幼失去了母親。母親是被逐出家門的,外婆與舅舅教會她要輕視自己的母親。但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
有一天,她母親回來了,那時外婆病重,母親來看內心深處永遠懸念著的外婆,並割自己身上的肉燉湯給外婆吃——這在她們家鄉是一種傳說,最愛母親的人若割自己的肉給母親吃,母親就不會死。
但是外婆還是死了。死前外婆拿手握住母親的,算是原諒了這被逐出家門的女兒。
母親回來時,一進家門就認出她來,母女連心,兩人四目相望無言以對。她那一刻知道,不管外婆舅舅怎樣教他恨自己的母親,但她從沒恨過母親,只有渴念。
這次母親再離開,她知道母親永遠不會回來了。所以她不管舅舅的反對,掙脫他們的手,奔向即將離開的母親,她聽見舅舅在後頭喊:「你會讓你女兒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她跟母親離去,回到母親的「家」,才知道母親是大戶人家的四姨太。地位身份都很低。她從下人口中漸漸得知,當她父親過世母親守寡,一次去廟裡燒香,被這大戶人家男主人吳清路過看中,用了伎倆,讓二姨太約她母親去家裡打牌,並熱心的款待她過夜,而後讓吳清半夜強暴了她母親。
很不幸的母親懷孕了。沒有人相信她是被強暴的,都認為她不守婦道,她被逐出婆家,而後娘家也不收留她。她只能去找吳清,因為她無路可走,她成了四姨太。母親去吳清家後,將腹中孩子生下,一發現是個男孩,立刻被吳清拿去送給二姨太,這是他答應給她的犒賞,二姨太地位因這個兒子而攀高。
母親帶她過去吳家後,二姨太還想用玻璃做的假珍珠項鍊,收買這個女兒,被母親敲碎項鍊強力阻止。
母親的人生已了無生趣,唯一在世的眷戀就是女兒。但女兒到了吳家果真地位低賤,母親知道她會害了女兒一輩子。
終於,母親選擇吃鴉片自殺,這是唯一的方法,可以讓女兒的地位攀高。
母親死後,在靈堂,母女連心,她知道母親的心意,她要挾若吳清沒有表示,母親一定會作鬼害死全家。
吳清終於在靈位前答應扶她母親為正室唯一的大太太,並把應當是她弟弟的男孩還給了她。
她不再能被假珍珠項鍊收買欺騙,她學會在不公平的命運面前大聲喊叫。
後來,她去了美國。
女兒丙(露絲Rose)
沒想到,她生下來的女兒,長成後又嫁給了大戶人家,也日漸淪落到卑微的地位。
還在戀愛時,男方家人就已經因為她是東方人瞧不起她。但她男友正義懍然地斥責他母親的大小眼,充分表現出對她的愛與尊重。的確,她是在他的愛與尊重下,嫁進了豪門,男方家系是出版業巨子,她婆婆家是酒業巨子。
嫁過去後,丈夫立刻陷入忙亂的家族企業中,而她,努力扮演稱職的妻子,稱職到一個地步,就是完全沒有了自我。
她發現她和她丈夫的婚姻陷入危機,她丈夫問她自己真的想法是什麼?那原本是他們戀愛時他能理解觸及的,但現在他一點也不知道了,而她,已經回答不出來。
他們的婚姻從不圓滿不快樂,到丈夫有外遇,瀕臨離婚邊緣。
兩人協定賣房子那天,她母親親眼看著她仍如此自甘卑微的為那已經離開她的丈夫,做一個她自己絕對不會吃的蛋糕。母親終於決定把她自己的母親的故事告訴她。
命運不該永劫輪迴地重蹈在自己的後代身上。外婆已犧牲自己的生命,換取母親的尊嚴,何以外孫女竟會在原本被丈夫愛著與尊重著的婚姻中,不自覺地放棄了自我?
母親的話喚醒了女兒。
當她丈夫前來協商賣房子事宜時,聽見她喊出婚後不曾自我表達的心聲:「這婚姻失敗錯在我,因為我一直在暗示你我的愛不夠美,不夠好。現在我要喊叫了!你滾出去吧,你不能奪走這房子、不能奪走我的孩子、不能奪走我身上的任何一部份!」
她的喊叫,挽回了他們的婚姻,因為她丈夫重新聽見了她的心聲。
母親丁(蘇SuYuan)
她遺棄過一對雙胞胎女兒。那時碰到戰亂,她得帶兩個女兒逃往重慶,但她得了很嚴重的痢疾,勉強支撐著帶兩個孩子逃了一陣子後,終於不支,她懷疑她將死在路上。孩子怎么辦呢?她知道她若死在孩子旁邊,會沒有人想要撿這兩個孩子,有誰要母親已死的鬼靈日夜跟著的孩子呢?她將一切財物留給這對雙胞胎,留下書信,托善心人把孩子送往重慶給她的父親。
喜福會喜福會
她將孩子留在大樹下,哭著離開,等死。
未料她醒來後,發現自己被救了,她活過來了,但孩子呢?她永遠不會知道這兩個孩子的下落了,她恨責自己放棄了希望。
到美國後,她再婚,生下一個女兒,她將所有的希望放在這女兒身上,甚至將對那對雙胞胎的希望,都放在這女兒身上。
女兒丁(君June)
結果這希望,壓得女兒透不過氣來。
她一直覺得自己平凡、沒有才氣也不聰明,每一次的表現,都讓人失望透頂。偏偏跟她一齊長大的微莉總是這么優秀,小時候弈棋是冠軍,長大後出眾脫俗,成就非凡。
一次她和微莉,兩人的母親都在的場合,她跟微莉起了爭執,她幫微莉公司撰寫的廣告詞被退件,是無法修改的徹底被退。她覺得既挫折又羞辱,當微莉說:「那不是我們要的風格。」偏偏母親說:「的確,風格是學不來的。」她深覺又被母親出賣了。
微莉他們走後,她跟母親說:「我一切都不合格,達不到你的要求。」母親說:「我沒有要求你什麼,我只有對你的希望。」
「但你每一個希望都傷害我,因為我達不到而傷害我。」
母親跟她說:「但我看得見你。你風格獨特。你善良,這是你的風格,我看得見你的心。」
半年後,母親過世了。母親看得見她,但她卻沒有看見母親,等母親過世,她才發現她從沒有了解過母親。
誰曉得母親這些姊妹淘比她更了解母親,竟然幫母親找到了她的雙胞胎姊姊們,她們都還活著。她負有一個任務,就是代媽媽去看姊姊們,完成母親要與這兩個女兒團圓的心愿。
要去大陸前,父親整理了一些母親當年在大陸的照片給她,說她們會需要當年她們的母親的樣子。然後給了她一根羽毛。
「這是你母親一直收藏著的,她覺得不能把它交給你。」
「因為我不夠好,我了解。」她說,
「不,不,」父親說:「你母親認為她不夠好,她沒有資格,因為她曾經放棄希望,沒有父母可以對自己的孩子放棄希望,但她放棄了希望,因此她後來把一切希望放在你的身上,你母親的、還有我的希望....。」
直到此時,她終於明白了她母親的心——不得不放棄兩個雙胞胎的遺憾,以及將一切希望寄託於她的情,只願她活得快樂、亮麗,代那不知是生是死的雙胞胎活著,擁有三倍的希望、三倍的愛,因為永不放棄的希望背後,是永不放棄的愛。
她幫母親回到大陸,將天鵝毛送給了兩個雙胞胎姊姊,將母親的希望、愛與祝福,帶給她們。她知道,她終於成全了母親的心愿!

幕後花絮

足以感動鐵石心腸的催淚電影,根據美籍華裔作家譚恩美的暢銷小說改編,也是華裔導演王穎成功打進好萊塢主流電影市場的代表作。一群傑出的亞裔女演員展現出精彩感人的表演。
在第一場聚會的戲中,小說作者譚恩美出現門口不遠處,跟客人聊天。
溫明娜在片中扮演的角色真名叫金美,在《急診室的故事》中溫明娜扮演的另一個角色名字也叫金美。
影片結尾聚會結束後June送一對老年夫婦出門,再見時她說了他們的名字戴西和T.C,戴西是譚恩美母親的美國名字,T.C則是她伴侶的名字。

穿幫鏡頭

打雷和閃電不會同時出現,除非你離的非常、非常近。
打麻將的間隙June在鋼琴上彈了三個音符,音是降低的但是她的手卻是向右移動的。
在一場戲中女兒割下胳膊上的肉為病危的媽媽做湯喝,但接下來的幾場戲她的胳膊非常光滑,沒有一點傷痕。

製作發行

製作公司

HollywoodPictures[美國]

發行公司

AbrilVídeo[巴西].....(Brazil)(VHS)
BuenaVistaHomeEntertainment[巴西].....(2003)(Brazil)(DVD)
博偉電影公司BuenaVistaPictures[美國].....(2003)(Brazil)(DVD)
C.B.Films[西班牙].....(Spain)
Gativideo[阿根廷].....(Argentina)(video)
其它公司
AnimalStars.....animalhandlers
EntertainmentCatering.....catering
HollywoodRecords[美國].....soundtrack
OttoNemenzInternationalInc......cameraequipmentprovidedby
R/GreenbergAssociates(West)Inc.[美國].....titledesign:mainandendtitles
SkywalkerSound[美國].....soundpost-production

上映日期

美國
USA
1993年9月8日.....(limited)
加拿大
Canada
1993年9月16日.....(TorontoFilmFestival)
阿根廷
Argentina
1993年11月25日
德國
Germany
1994年1月13日
澳大利亞
Australia
1994年2月17日
荷蘭
Netherlands
1994年2月17日
瑞典
Sweden
1994年2月25日
芬蘭
Finland
1994年3月4日
法國
France
1994年3月16日
西班牙
Spain
1994年5月6日

影片評價

導演透過最後一個故事,將二十世紀上半葉中國女性的處境,從傳統文化的困境,擴大到戰爭逃難下身為母親的悲劇,並用此故事交代出母親給女兒天鵝毛的深深祝福;而這個天鵝毛的比喻,也將所有的故事畫龍點睛的串連成一體。
因為電影專心著重母女關係,看這部電影無法避免的,會讓女性觀眾,被引入自己與母親的關係的思考中,感動之餘,也會想說說自己的母親、以及成為母親的自己的故事。
四個女人,一桌麻將。背後隱藏的,不只是四段故事,更是近百年幾代人的甜苦。始終相信,時間可以沖刷一切,但是對於女人,自尊和生理上的傷害,是永遠沖刷不去。這部影片淳樸感人。女人的幸福要自己去爭取,而不只是被命運安排。我相信有緣分和命定,但這僅指事後。在一切未發生前,命運,是由自己選擇。“Painpastispleasure.”在時過境遷後,Joy和Luck就是能告訴自己:我想要的,我做到了;並且,幸運的得到了。
《喜福會》:女性自尊之路
身為女性,一直對女性意識的主題很感興趣。《喜福會》這部電影就以四對母女關係探討了女性意識的時代流變,對於女性的弱者的地位,與女性為求改變的不斷抗爭,進行了描摹。
舊中國的婦女,與美國的新時代女性,綿延半個多世紀,甚至將近一個世紀,女性在不斷的找尋自己的位置,從被壓迫與被欺凌的舊中國,到女性可以參與社會事務與男人平起平坐的、號稱世界上最民主最開放的美國,可說是兩重天,這個電影,給了我們展示女性地位變化、人格命運演變的最好的舞台。
女性找到真實的自我了嗎?從外表上看,女兒們不再有母親所要經受的父權與夫權的壓迫,而精神上呢,女性自身對自身的束縛,卻並未遠離。
從血緣中,從慢慢追述的歷史中,母親們期望著的是,自己身上的悲劇不再重演,可是那些創傷已經滲入她們的骨髓,在對女兒們的教育中,她們將那些過高的期望、被壓迫者過分的敏感與自尊一股腦壓在女兒的身上,結果,造成了母女之間深深的隔閡,以及女兒殘缺的人格。
周彩芹演的林朵阿姨,是個性鮮明、開朗直爽的母親,從小靠自己的力量從包辦婚姻中逃離,到了美國後,對女兒寄予了極高的期望,女兒有下西洋棋的天賦,得冠後照片被登上雜誌封面,這位興奮的母親就一路拉著孩子向人誇耀,孩子並不喜歡,母親就冷眼相向,當孩子向她請求諒解,想繼續下棋,她卻說了一句,想下就下沒那么簡單,這句氣話,挫傷了女兒的自信,從此她覺得天賦遠離了她,再也沒贏過,不肯低頭的母親,就這樣把孩子的信心給毀了。
女性的抗爭,體現在家庭的這一層面,以女兒作為載體,結果是對女兒的成長造成了創傷,不僅不會成功,反而是女性對女性的進一步傷害,目的過於明確的教育,把自己的好強強加於女兒身上,是對另一個獨立的心靈施加的強權,剝奪了靈魂獨立性的教育,並不能實現自己的目的,卻使得母女之間產生了深深的代溝,女兒們的心靈在畸形的教育下扭曲,成為心靈上的弱者,這是女性對女性的傷害。
心靈上的弱者,是真正的弱者。回看母親當年,面臨著體制的社會的壓迫,她們以自己的聰明才智進行了抗爭,並成功地從那裡逃離,為自己找到了自由,而她們在女兒的心裡造成的傷口,卻令女兒們找不到自己。結果,四個女兒都走了彎路,或者婚姻不幸,或者生活失去目標,之所以成了“不完整”的人,是因為她們的人格不完整,是扭曲的,一直都為別人活著,或者是為母親,或者是為丈夫,而從未想過按自己真實的意願去活。
母親們後來意識到了這種傷害,由於過高的期望,或者自己殘缺的人格對女兒的影響,她們向女兒們伸出了手,鼓勵她們。
盧燕飾演的阿姨的女兒,贏得了一位學校里家世顯赫的男生的愛情,但在婚後,她卻放棄了學業,一心為了丈夫與家庭,一切都從丈夫的要求出發,直到失去這份感情,到要離婚,最終,在母親的鼓勵下,她不想再為丈夫,說出了自己真實的想法,她的萌醒的自我意識,卻幫助她的丈夫重新發現了她,他們又和好了。
另一位阿姨的女兒,要和丈夫過嚴格的AA制生活,這種生活在蠶食著女兒的尊嚴,母親想起自己的生活,被尋花問柳的丈夫罵賤人,那種傷害令她意外溺死了自己的孩子,傷口終生不愈,母親告訴女兒,你是值得被尊敬的,離開他,後來女兒找到了珍惜她的人,獲得了幸福。
母親和女兒的這一對關係,既有對立也有和諧。在童年時,過高的要求,對女兒們產生了傷害。成年以後,母親又用自己的人生閱歷,為女兒解開心鎖,幫助她們認識自己,了解自己,樹立信心。女性與女性最終不再對立,而是成為夥伴,這是擺脫弱者地位的一劑良方。
女性應懂得自尊,母親們告訴女兒們這個道理。自尊自愛,然後才能去愛也才能被愛。
弱者的地位,如果是預先在心裡就為自己設定了,那就勢必無法擺脫,而女性的抗爭首先要從認識到自己的價值開始。意識到自己不是弱者,是平等的人。只有有了這樣健康的心態,女性才能獲得真正意義上的解放。對比《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里的松子,一生從沒為自己活過,都是在為男人,父親或是情人,甚至不惜為此作賤自己,扮鬼臉、受虐待,完全沒有自尊可言,這樣落敗的女性意識,還不如十多年前的一部《喜福會》,還要被作為“神”來加以謳歌,簡直是莫名其妙。《喜福會》探討的女性意識的流變與掙扎,與女性發現自身價值,挺起胸膛為自己活,其意義不獨對女性,對每個弱者都是有啟發意義的。
《喜福會》:異國女性的史詩
喜福會是四個異國女性定期聚會、打牌的活動,慢慢就成了彼此傾訴心聲的場所,她們都已經定居大洋彼岸多年,伴著時光的流逝,皺紋和白髮已經慢慢湧現。她們在漸漸老去,老到無力再抗爭自己的命運和生活,心裡卻依然記掛著曾經糾結的往事,她們希望自己的故事在後一代的身上傳承下去,那些故事源自那個古老的國度,那是她們的故土,也是她們心靈棲息的地方。
我喜歡這部電影,不單單是因為它的細膩,更在乎的是其中綿延而出的史詩感,它不是那種盪氣迴腸的快意,而是瀰漫於心底久久不散的一種共鳴。這是一個東方人的故事,手法卻是西化,即使拍到中國望族的府第,也沒有那種曲徑通幽的縱深,而幾近是一種平面化的書寫,片中的幾位女性,或出身高貴,或出身低微,心中的角落裡總藏著一段故事。編導用不斷的倒敘、插敘的手法回眸時光,並逐一揭開謎底,抖落出時間的灰燼,這是一段女性掙扎叛逆的歷史,也是一首寫給女人的抒情長詩。
譚恩美的這個故事有明顯的經線和緯線,經線是地域、國別、語言、文化,緯線是時間、年輪、代溝、記憶。這些經緯線縱橫交錯,編織出的一個東方色彩、西方氣質的畫卷,圍繞不同文化的理解總是有些“割裂”的,《喜福會》也更像是一個給西方人觀看的“東方電影”,如同李安的《推手》或者《喜宴》,讓人覺察到文化碰撞的那點點星火。事實上沒有什麼比文化上的割裂更有力,所以片中的四個新生代女人比她們的母親更加獨立、更加叛逆,她們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處在一個自由的國度,過著自己選擇的生活,到頭來暮然回首卻發現自己仍然是弱者。
女人是這個社會的第二性,不管是舊社會的婦女,還是新時代的女性,都逃不掉一種附屬品的地位。民國時代的她們受盡了屈辱,或賣身為奴,或嫁做小妾,或攤上一個風流成性的老公,過的都是悽慘的生活,導演用大量的俯、仰鏡頭來表示這種地位上的差別,攝影機下的女性總是處於一種被俯視的角度,那是她們的脆弱、無奈和瘋狂;處於仰視鏡頭下的,依稀是那些男人,那些代表正統的家族長輩,那些象徵權威的祖宗靈牌。到了現代的時空,女性解放自我,社會仍然固守著傳統的法則,女人和男人收入差距太大,AA制就顯得太過牽強和難熬,還有女人有幸嫁入豪門,等待她的仍然是被拋棄的命運。
攝影機把這些糾結的女性推到了台前,男人則悄無聲息的躲到了背後,四個母親、四個女兒的背後,是父親角色的集體缺席。母親在這裡象徵了母體文化,她孕育後代,又渴望一種眼神;母親也是最能體現文化傳承的一類人,她們經歷過青年時代的叛逆,生兒育女之後又復歸於傳統。她們渴望女兒們不再承受自己曾走過不幸,寄予她們無限的希望,開始按照自己的思路給她們規劃前程;女兒們生在自由的國度,追求自由不想被控制,也常常覺得母親的想法荒謬又可笑,於是這種各執己見的偏執形成了無形的代溝,它是文化上的溝壑,又是情感上的隔膜。片中母親強制自己女兒所做的事情,不管彈鋼琴、下西洋棋、與男人經濟獨立,都已經是一種西方化的事物和行為方式了,這是東西方文化的一個巨大反差,也是一種迫切需要改變的情感導致的偏差。
在慢慢的回溯中我們會發現,女性在一種自我抗爭中解放了肉體上的捆綁,卻同時戴上了精神的枷鎖,或者是烙印。女人自有其偏執的一面,喜歡誇耀,也很好強,卻沒想過怎么去為自己而生活,她們以聰明才智對待別人,以傷口和疼痛對待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困囿於自我世界裡的可憐人,於是她們開始一致的尋求改變,尋找相互的共融。《喜福會》是在某種程度上將她們的經歷放大,母女之間的衝突也被擺在了主要地位,它富於戲劇化,伴隨多場情感衝突,浮顯出非同一般的文化內涵和藝術張力。移民電影大多以一種和諧收場,《喜宴》是這樣,《喜福會》也一樣,影片以四對母女的和解作為故事的結尾,是一種東西文化的互補與交融,也是一種隔代情感上的理解與尊重。
導演王穎(他的妻子是繆賢人)是香港移民,很適合執導這類橫貫東西的移民題材,影片人物眾多、關係複雜,卻被處理的絲毫不亂、不溫不火。攝影機大多保持在靜位,其構圖工整,伴隨大量的慢搖凸顯出傳統的東方神韻,也流露出部分的西洋版畫風格。遺憾的是影片劇情上總有些虛假,部分情節不可信,表演上也透射出濃重的舞台化痕跡,成為影片之中的一處瑕疵。本片由奧利弗·斯通監製,收羅了溫明娜、周采芹、盧燕、鄔君梅、俞飛鴻等眾多明星,連第四代導演吳天明也有幸客串了一把,足見影片整體的強大。《喜福會》入圍了1993年奧斯卡獎的評選,在市場上也掀起了一陣“催淚”狂潮,成為當年的賣座佳片,也幫助王穎在好萊塢站穩了腳跟。
說起來《喜福會》這樣的女性故事本來就是無比動人,更何況還有那蕾切爾·波特曼氣勢恢宏的配樂感染著心緒,影片的結尾里,三個未曾相見的姐妹抱在一起哭泣,我明知道那很假,淚水仍然悄無聲息的潤濕了眼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