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男人

善良的男人

《善良的男人》是韓國KBS電視台於2012年製作的水木連續劇。由李慶熙編劇、金震源導演,宋仲基、文彩元、朴詩妍領銜主演。該劇主要講述了遭到深愛的女人背叛的一個男人,為了復仇利用另外一個失去記憶的女人,而展開矛盾的愛情故事。於2012年9月12日在韓國KBS電視台播出。同時該劇面向日本、羅馬尼亞等14個國家出口,成為2012年KBS電視台海外出口最多的水木劇。2013年8月10日登入安徽衛視海豚星光劇場獨家首播。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劇照
母親是妓女,父親不明,唯一的哥哥深陷賭博甚至把她賣給了老鴇的韓在熙(朴詩妍飾)從小的願望就是逃離平民窟。當她跑進姜馬陸(宋仲基飾)飾)家的那一瞬間,也深深的跳進他的心裡,成為他心中的燈塔。為了心愛的在熙頂罪,馬陸從優秀的醫學院學生輪為勞教所殺人犯
口口聲聲承諾“這個債我會用一輩子來還”的在熙還是嫁給了有權勢的徐會長。在遭到在熙無情的背叛後,出獄後的馬陸決定利用許會長的女兒徐恩琪(文彩元飾)對他們進行報仇。而在報復的過程中馬路漸漸發現恩琪只是讓自己看起來強勢,不可欺負,其實這只是她需要自己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漸漸這個與自己完全不同生活軌跡的男人走進了恩琪心,同時也了解到他和在熙的關係。沒來得及告訴恩琪自己心事的馬陸患上腦損傷的病症,接受手術以後去了美國。七年後從美國留學歸來並成為醫生的姜馬陸到底有沒有因七年前的手術而失憶?他和恩琪的戀情又將何去何從?

分集劇情

第1集

劇照劇照
姜馬陸奔跑在醫院走道內,經過休息室時突然停下腳步,休息室的電視上正在播放韓在熙報導新聞的畫面,新聞在說大韓民國不公平的社會現象。隨後馬陸被叫去與教授一起巡視病房,巡視完一圈之後,姜馬陸突然叫住醫生,問道:教授,為什麼不對我們提問題呢?今天是實習最後一天了,別的科室的醫生都會對底下的實習醫生提問題,只有您不提。教授訓斥了姜馬陸,說他以為穿著白大褂就是醫生了嗎?提問了你就能給出正確的解決方法了嗎?明明知道沒意義又何必要做,馬陸反駁說那么難道連機會都不給我們嗎?這時一個小患者進來了,旁邊的人介紹是說他是在家裡突然暈倒,被送進醫院的,檢查結果之後會出來,他有一個哥哥,正在趕來醫院。教授轉身對姜馬陸說,我現在就對你提問,在兩個小時之內找出這個患者的病症是什麼?
馬陸留在了小孩的病房裡,坐在床邊嘟囔著到底是什麼病,自己怎么這么笨。小孩卻在一旁吵著要出院,說自己一點病都沒有,要出院,還說我要是住院的話誰給我出醫藥費啊,鬧個不停,馬陸一直安慰他,並說他給他出醫藥費不就行了,小孩這才安靜下來,馬陸開玩笑地打了一下小孩的頭,小孩突然嘔吐了,小孩埋怨馬陸為什麼要打他的頭,馬陸似乎找到了一些跡象。
恩祺公司的一位理事要去見會長,恩祺讓他上她的車,剛好她也要下班回家,兩人目的地一樣,一起回去。在路上,恩祺故意給了理事一些下馬威,說在公司里很多人都看不起她,覺得她一個小丫頭懂什麼公司經營,只因為是會長的女兒就空降下來,說著說著車子差點跟另一輛車子擦上,恩祺開窗就破口大罵對方怎么開車的。著實將理事嚇得不輕。
在熙過失殺人,馬陸拋下高燒的妹妹去找在熙,並最終決定為她頂罪,法院判處姜馬陸5年有期徒刑。轉眼6年後,日本,馬陸身著浴袍與一名女子在賓館,女子黏上去,馬陸提出到此為止吧,並給了女子一張支票,女子很生氣地說為什麼,馬陸戳穿了女子花蛇的身份,女子驚慌,抓住馬陸不讓他走,說自己對他是真心的,雖然一開始是像馬陸說的那樣,但後來發現他跟別的男人不一樣,說自己是真的喜歡他...隔壁房間,工作狂一般的恩祺指責朴律師自作主張不按時叫醒她,隨後趕緊起床跑去洗澡,洗了一半又突然穿著浴袍跑出來詢問朴律師關於工作的事。
飛機的洗手間外,恩祺突然暈倒在馬陸的身上,整個飛機上都沒有醫生,馬陸原本打算不管閒事,然而好友載吉卻說馬陸是最該感恩的,如果馬陸身體虛弱的妹妹遇到這種情況,別人也都不聞不問,那么他妹妹可能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最終馬陸決定去實施急救,詢問恩祺監護人是誰的時候,站在他面前的卻是自己的初戀韓在熙。
第2集
在熙一時激動說姜馬陸不是醫生,讓馬陸停下來,雖然馬陸受到了刺激,但還是把急救措施堅持了下去,徐恩祺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治療後馬陸傷心地離開了。下飛機後,馬陸開車載著載吉,載吉說馬陸在急救的時候自己偷偷去看了下,並且認出了在熙,並說自己早就說過在熙結婚了只有馬陸一直不相信,還問了了馬陸當時為什麼殺人了,馬陸一直沉默不語,載吉追問,馬陸生氣地丟下汽車和載吉,一個人下車走了。
姜馬陸走在馬路上回想起小時候,一天和妹妹一起在院子裡面洗衣服,忽然衝進來一個滿身傷痕的女生,請求馬陸在他家了躲一躲,這個女生就是在熙。然後他們一起長大,一起讀了大學,在大學裡在熙問馬陸有那么多女生追他他為什麼不選一個,馬陸就像在熙表達了心意,在熙幸福的與馬陸約定不要背叛她。思緒回到現在,最後姜馬陸告訴自己,一切都已經變了,他和在熙都已經結束了。
俊河到醫院去看徐恩祺,恩祺責問為什麼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一個不是醫生的人,對此很是氣憤,恩祺認為馬陸是在熙找來想要害死她的人。恩祺聽說在熙和馬陸是認識的,正好這時恩祺接到電話,被告知在熙從銀行取了一大筆錢,於是恩祺命人查清楚這件事。在熙來到姜馬陸的家裡,正好遇見一個男人在質問載吉姜馬陸那個牛郎跑到哪裡去了,說馬陸和他的老婆有染,在熙也知道了馬陸現在所從事的行業。於此同時馬陸正帶著妹妹在醫院做身體檢查,六年前的病給妹妹留下了後遺症。在馬陸家裡載吉告訴了在熙這些年馬陸是怎么過的,妹妹的病需要大筆的錢,還有父親死前欠下的賬,馬陸又是一個有前科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到好的工作賺錢,只有當牛郎賺錢。
在熙問為他們為什麼沒搬家,是不是因為沒有錢搬家,載吉告訴在熙是因為馬陸怕在熙找不到他們所以一直沒有搬家,告訴在熙馬陸一直在等她。在熙很自責,留下一個信封和許多慰問品之後走了。馬陸和妹妹從醫院回來發現家裡有人來過,載吉告訴馬陸在熙剛走不久,並把信封交給了馬陸,倆人發現裡面裝了十億,馬陸看到錢後激動的衝出去要找在熙,但是沒有找到。晚上在熙回到家,恩祺攔住在熙並質問在熙為什麼給了馬陸十億,恩祺琪認為是十億是在熙給馬陸的封口費,只可惜任務失敗,馬陸沒有害死她。在熙與恩祺爭執起來,恩祺告訴在熙她要幫因為在熙而被趕出家,最終在一個星期後病死的媽媽報仇,她會找出在熙的把柄並把她趕出去。
在熙被逼只有說是被姜馬陸要挾了,說姜馬陸是知道七年前恩祺在美國藏毒被調查事件的青年,並以此威脅恩祺,如果把這事說出去對恩祺的影響會不好,公司的股東會以此為藉口反對恩祺的財產繼承權。(七年前恩祺的男朋友金正勛藏毒被發現,請求恩祺替她認罪,還說願意以幫助當時恩祺家公司的危機為報酬。)之後恩祺給金正勛打電話告訴他當初替他認罪是因為愛他。恩祺告訴在熙她告發了威脅在熙的青年。當馬陸去在熙家還錢的時候接到妹妹電話,家裡有很多警察。馬陸回到家裡被警察告知韓在熙告他威脅,馬陸被警察帶走。之後在熙和律師一起去警察局與馬陸對質,在熙只好說姜馬陸威脅了她,馬陸很傷心。在熙回到家才發現原來馬陸把錢還了回去。
恩祺與父親因工作發生爭執,父親一氣之下說不會把財產給沒有能力的人。在熙告訴恩祺十億已經還回來了,恩祺知道證據不足不能起訴馬陸後告訴在熙她是不會放過馬陸的,在熙只有繼續拿七年前藏毒事件再次威脅恩祺。馬陸被釋放回到家發現妹妹不在家,鄰居告訴他妹妹被送到了醫院,馬陸急忙趕到醫院看望妹妹,馬陸對妹妹更加的自責。之後恩祺去山上騎摩托發泄憤怒,正好遇見馬陸,兩人比賽恩祺差點摔下山崖,關鍵時刻被馬陸拉住。
第3集
善良的男人善良的男人
姜馬陸及時拉住了即將掉下山的恩祺,把她救了上來。恩祺得救後發現機車不見了,激動地要衝下山去找她的機車。馬陸趕緊拉住恩祺,說剛把她救上來為什麼又要尋死。恩祺激動地大喊她的娃娃還在機車裡面,一邊哭喊著媽媽一邊掙扎著要爬下山去,馬陸發現情況不對,就問恩祺車裡是不是有重要的東西,之後馬陸冒著危險爬下山去給恩祺找娃娃,當馬陸順利的拿到放在機車裡面的娃娃後,之前為了安全綁在馬陸身上的繩子突然斷裂,馬陸被送到了醫院,醫生告訴恩祺因為掉下去的時候掛在了樹上而沒有生命危險,需要好好休養。之後恩祺到病房裡看望馬陸,恩祺問馬陸是不是認識她並且心有所圖,不然怎么會不顧生命危險去替她找娃娃。馬陸教訓了恩祺,並表示不希望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遊樂場裡在熙和兒子在一起玩耍,在熙回想起恩祺與丈夫爭執的那天,丈夫告訴恩祺不會把財產給沒能力的人,也會考慮在熙和在熙的兒子,在熙滿懷希望的抱起兒子。這一幕被丈夫身邊的安律師看到,他撥打了一個電話給趙秘書,(趙秘書之前被朴俊河委託調查在熙與馬陸的關係)剛開始趙秘書不肯承認,在律師的威逼下趙秘書只好說出在熙與馬陸是以前是情侶的關係,於是安律師讓趙秘書像俊河隱瞞實情,但是俊河仍然懷疑在熙與馬陸之間有著一種奇怪的關係。
恩祺為了給父親做移植手術去做了檢查,可是父親卻不同意做移植手術,認為自己是將死之人不需要多此一舉。在熙也奉勸恩祺作為將來集團的繼承人應該保重身體,並說自己也去做了檢查,結果顯示自己的條件剛好能夠為丈夫做移植手術,並表示自己願意為丈夫做移植手術。丈夫聽後很感動,決定把名下的一家購物中心轉到在熙名下,在熙卻請求丈夫不要這樣做,她說這是作為一個妻子應該做的,雖然她一直以來不被大家所接受,但是她一直當會長是丈夫,是他們孩子的爸爸。會長再次被感動,決定要與在熙舉行婚禮公告世人,要讓大家都認可在熙與孩子。
馬陸找人把娃娃還給了恩祺,恩祺想起母親走的時候把這個娃娃交給她,並讓恩祺和她一起走,恩祺卻說自己會一直堅持下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屬於她的地位上,不會像母親一樣做一個失敗者。之後恩祺去醫院看望馬陸,卻發現馬陸已經出院了,恩祺就像醫院問了馬陸的家庭地址。馬陸回到家裡,收到了妹妹的簡訊,妹妹告訴他自己去找她的親生母親了,讓馬陸不要在為她擔心。
在熙來到馬陸家門口,準備去找馬陸,卻被跟蹤她的安律師制止,在熙看到安律師後很慌張。在熙走後恩祺也來到了馬陸家裡,恩祺對馬陸說自己從來不知道韓國還有這么破舊的房子。馬陸問恩祺是不是對他有意思,所以故意說狠話隱藏對他的興趣。恩祺說只是從自己立場不喜歡欠別人人情而已。正好此時妹妹可可給馬陸打電話訴苦,說找到媽媽了,可是媽媽為什麼是這個樣子...在電話里傳來了打罵聲和可可的尖叫聲之後電話就被掛斷了。馬陸焦急地想要開車去找可可,恩祺卻忽然衝上了馬陸的車與他理論,馬陸說有急事要去一個地方讓恩祺下車,恩祺說那就邊走邊談。馬陸一直嚇唬恩祺讓她下車,可是恩祺偏偏不吃這一套,說自己來找他的意圖還未說明不會下車,然後將買給馬陸的禮物遞給馬陸,被馬陸拒絕了。恩祺以為馬陸是想要更好的東西,馬陸說自己現在有一座很想攀上的高峰,如果是恩祺則足以成為他的天梯,如果自己下定決心要追到她怎么辦,恩祺想要下車,馬陸此時以牙還牙說自己之前就說過如果恩祺不肯下車,那么在到達目的地之前都不會讓她下車。
馬陸來到了妹妹可可的親生母親開的飯館,看見妹妹的繼父衝進來要打可可的媽媽,馬陸就上前制止,結果反而被兩人聯手打了,馬陸之前救恩祺受的傷還沒好,又被打到了傷口,身體不適地倒在了地上,幸虧可可及時趕到制止了媽媽。馬陸身體不適坐在外邊休息,恩祺走過來與馬陸說話,馬陸才發現恩琪還沒有走。這時可可的媽媽要求馬陸把可可帶走,說自己沒能力照顧可可,可可絕望地決定跟著馬陸回家,最後馬陸開車載著恩祺和可可一起回首爾
在熙拿著一瓶香檳來找安律師,告訴安律師自己的身世,母親是妓女,哥哥是賭徒加黑社會,從小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哥哥和媽媽一有機會就想把自己賣到酒樓,是姜馬陸讓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姜馬陸是她深深愛過的男人,在熙還把自己殺過人,馬陸替她頂罪的事情也告訴了安律師,希望安律師能夠幫助她。最後安律師送在熙回家,他問在熙為什麼相信他,他是二十多年一直服侍會長的人,在熙說因為她知道安律師喜歡他,最後在熙吻了安律師,這一幕正好被送恩祺回家的馬陸看見了。安律師走後,馬陸打開車門下車,這時在熙也發現了馬陸,在熙吃驚地瞪大雙眼,馬陸看了在熙一眼後便去叫醒睡著的恩祺,恩祺下車也發現了在熙,於是變故意大聲說道對馬陸很有興趣,想要以後繼續見面,馬陸聽後笑了笑。
第4集
馬陸笑笑沒有回答,恩祺問馬陸笑代表什麼意思,馬陸就說明天幾點見?在哪見?次日在熙在健身房鍛鍊身體,想起馬陸與恩祺的事情失神差點摔倒,正好被恩祺扶住,恩祺順便諷刺了在熙一番,說在熙馬上就要結婚了千萬不要出意外。在熙問恩祺與馬陸是什麼關係,倆人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恩祺故意表現得很喜歡馬陸,還說是自己一直纏著的人。在熙不希望兩人聯繫,只好說馬陸是因為恩祺的背景故意接近她的,恩祺毫不客氣的說道就算馬陸是和韓在熙一樣的人也無所謂,反正已經經歷過一次了。韓在熙生氣的說道受傷的只會是恩祺。巧可像馬陸道歉,說自己去媽媽那裡害哥哥被打傷,還說自己幫不上哥哥的忙,馬陸就說確實是這樣。巧可聽後爭辯說自己有時候也會幫一點忙的。巧可去參加選秀比賽,結果因為太緊張而發不出聲音,巧可失望的獨自在衛生間對著宰吉的照片唱歌,卻唱出了好聽的歌聲。
朴俊河拿著在熙的照片到馬陸家附近調查,村民們都守口如瓶的說沒有見過在熙,跟蹤俊河的趙秘書及時打電話將這件事告訴了安律師。(安律師回想起第一次遇見在熙的時候,當時在熙是個實習記者,要去採訪泰山的會長,因為員工電梯滿了而去坐議員專用電梯。電梯乘務員告訴在熙議員專用電梯其他人不能搭乘,在熙就像當時同在電梯裡面的議員安律師爭辯)會長找安律師談心,安律師幫著在熙說好話。
馬陸去找恩祺,遇見在熙,馬陸裝作不認識在熙,還說以前是韓在熙記者的冬粉,不過很遺憾現在不是了。這時候安律師和會長來了,會長問馬陸是誰,恩祺說是和自己交往的人。於是會長邀請馬陸一起吃飯,順便調查一下馬陸的背景,馬陸告訴會長自己雙親去世,大學也沒上完就被退學了,現在的工作是在酒吧當調酒師。會長聽後很生氣,恩祺卻說自己只在乎馬陸和自己在一起的現在與未來,不關心他沒有和自己在一起時的過去,還問當初在熙引誘會長的時候會長對在熙了解多少呢?會長生氣地往恩祺臉上潑了一杯水,並讓在熙給馬陸一筆錢打發掉馬陸。在熙問馬陸到底想要乾什麼,問馬陸是不是要向她報仇。馬陸受到刺激,說如果韓在熙不願意從這種生活中走下來,那么他會先上去,然後把她拉下來。
第5集
安律師來到馬陸所工作的酒吧找馬陸談話,告訴馬陸不要在咬著韓在熙不放,不然只會兩敗俱傷,馬陸卻告訴安律師他願意兩個人一起死,這樣就不會孤單了。馬陸趕到日本找恩祺,當來到恩祺房間外發現恩祺在認真的工作,不想打擾她,於是一直在門外等著。終於恩祺從房間出來,躺在屋外的草坪睡著了。馬陸來到恩祺的房間,看著恩祺手頭有好多沒完成的工作,於是通宵幫恩祺完成了工作,並且在學過經濟的宰吉的幫助下找到了幫恩祺籌集資金的辦法。第二天馬陸來到房間外,一把抱起睡著的恩祺將她扔進了草坪邊的池塘裡面,恩祺驚醒後發現馬陸很是吃驚,馬陸鼓勵恩祺趕緊醒來去打敗敵人。兩人去吃了早飯,恩祺問馬陸怎么來的,馬陸說自己想恩祺了所以來了,還把自己找到的解決辦法告訴了恩祺,恩祺聽後很感動,馬陸說等她打贏這一仗後再感動也來得及,當恩祺起身準備去阻止在熙賣掉青森度假村的時候,馬陸叫住恩祺在她額頭印上一吻。
恩祺拿著資料快速趕往在熙與賣家簽約的地方,並且給安律師打了電話說自己找到了籌集資金的辦法,請安律師告訴在熙停止出售簽約,在熙聽後不但不停止,反而提前了與買家簽約的時間。當恩祺趕到簽約地點的時候,在熙已經與買家簽約完畢,恩祺生氣的質問在熙難道沒有收到讓她停止簽約的通知嗎?在熙裝作不知情的樣子,這時候安律師說是自己沒有向在熙傳達這個通知,說不希望因為恩祺的個人情感而影響公司的整體利益。在熙幸災樂禍的說很理解恩祺的心情,畢竟度假村是她的母親一手建立的,可是對待公司事業要客觀冷靜。恩祺生氣的打斷在熙,並且撕掉了已經簽好的出售契約書。在熙憤怒的說公司一定會對她進行處理的,恩祺說不用在熙告狀,她自己會像父親說明的。恩祺拿起電話要打給父親,在熙生氣的奪走恩祺的手機並打了恩祺一巴掌,告訴恩祺賣掉青森的是會長的決定,最想賣掉青森的也是會長。恩祺受到打擊,悲憤的大喊一聲癱坐在地上。在熙讓安律師扶恩祺出去休息一下。恩祺不要安律師碰她,並說安律師是在熙的走狗,碰她一下就會覺得噁心。這時恩祺的電話響了,是馬陸打來的。馬陸問恩祺怎么樣了,恩祺沒有說話,馬陸說看來是連刀都沒拿出來就輸了,馬陸讓恩祺把電話交給青森的買家。之後馬陸在電話里揭穿了買家的真實目的,原來這家公司準備把度假村剷平建立一個實驗室,然後把化學物質排放到周邊的山裡面或河裡面。之後買家生氣的走了,在熙也警告恩祺她一定會後悔的,為今天的所作所為。恩祺說自己很滿足,只要救下這個度假村就足夠了。然後恩祺與馬陸約定時間見面,被沒走遠的在熙聽見了。
宰吉和女友悠萊又來到巧可打工的地方吃飯,悠萊讓宰吉用嘴幫她擦掉自己嘴唇上乳酪,被巧可阻止了。這時候有個男人看見宰吉變衝著宰吉叫少爺,可是宰吉死活不承認,說他認錯人了,還拉著那個男人出去說話。在外邊,宰吉說已經離家出走那么長時間了,早就不是少爺了。而且他自己已經改姓朴了,如果可以他連自己身上的血都想換掉。宰吉從外邊回來,悠萊趁機自己咬了自己一下然後陷害說是巧可咬的,宰吉生氣的讓巧可道歉,巧可不願意,悠萊又說自己的很貴的戒指也被巧可偷走了,可是宰吉聽後卻讓悠萊滾,說就算巧可會在衣服上亂畫,會咬人,但絕對不會偷東西的。
俊河與會長見面,會長問了俊河該如何處置恩祺,俊河提議說讓恩祺繼續留在公司上班然後從工資裡面扣除公司損失的錢,如果不夠的話可以把自己的工資也補貼進去。會長聽後告訴俊河以後就算所有人都反對恩祺,不與恩祺站在一邊,請俊河也一定要支持恩祺,站在恩祺的這一邊,俊河說自己一定會的。當俊河從會長家走的時候,家裡的保姆叫住他說照片掉了,是之前俊河看的馬陸的照片。俊河就趁機問了保姆照片裡的這個人有沒有找過在熙,保姆看了之後說見過這個人,雖然沒有直接與夫人見面,可是在信箱裡面放了信封。俊河聽後很激動,就想到了找大門口攝像機的錄音帶確認一下。結果在錄像帶裡面發現了在熙親吻安律師的鏡頭,俊河很震驚。
另一邊恩祺為了和馬陸見面還特意化了妝,穿了裙子。這時在熙給馬陸打電話說想見他,求馬陸給她十分鐘,兩人約在海邊的橋上見面,在熙說了很多馬陸都不理會,最後在熙跳進了海裡面。馬陸很慌張,跳進海里把在熙救了出來,把在熙送到酒店在身邊照顧她。在熙醒來問馬陸是不是沒有還沒有忘記她,不然為什麼救她,讓她死了算了。在熙說自己一定會回到馬陸身邊的,請馬陸相信她並等她。馬陸聽後很生氣,問韓在熙到底有沒有底線?到底想要墮落到什麼地步?如果之前自己還會被她騙到,不過以後再也不會了。馬陸走後忽然想起之前與恩祺約定見面,就趕緊趕到了恩祺住的地方發現恩祺不在,最後在兩人約定的地方找到了恩祺。馬陸很感動,吻了恩祺。

第6集
恩祺告訴公司的朋友自己戀愛了,還要學會化妝,要買一些新的漂亮衣服,完全沉浸在愛情的世界裡面。恩祺回到家裡後發現自己的行李都被打包好了放在門口,不過恩祺卻一點也不吃驚。說自己今天還沒吃飯,讓保姆給她做飯,吃完飯再把她趕走也不遲。父親卻說恩祺給公司造成了這么大損失怎么還好意思吃飯?並且要恩祺把信用卡,車鑰匙全部交出來,還告知公司旗下的所有賓館、飯店會所都禁止恩祺出入,所有公司的員工都不能幫助恩祺,恩祺也不用來公司上班了。恩祺很傷心,問父親就不能說一句還好自己妻子留下的度假村被守護住的話嗎?父親卻說恩祺給公司帶來這么大損失,自己是好不容易才忍耐住沒有起訴她。這是俊河替恩祺求情,說恩祺會好好改過的,請求會長原諒她。會長說恩祺連一句自己做錯了,請求原諒的話都沒有說過一句,他無法原諒一個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誤的人。
恩祺說度假村這是她做的最不會後悔的一件事情,就算有相同的情況出現,她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恩祺走到門口,看見自己的行李,告訴父親說這些衣服都是從公司得來的,自己就不拿走了,雖然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從公司得來的,但自己總不能裸奔吧,向父親鞠了一躬後轉身走了。俊河追出去把自己的信用卡借給恩祺,恩祺說俊河也是公司的人,不應該幫她。俊河說自己不是作為泰山公司的員工幫她的,而是作為一個關係很好的大哥哥來幫助她的,恩祺說自己不會犯規的,沒有接受俊河的信用卡,把自己錢包里的一些現金拿出來之後,剩下的所有東西都交給了俊河,並告訴俊河車鑰匙在她的房間之後就走了。
恩祺來到馬陸家門口,聽見裡面傳來一陣陣很high的音樂聲,原來宰吉在院子裡跳舞,巧可發現宰吉實在不正常,就問宰吉是不是想悠萊姐姐了,宰吉裝傻問巧可悠萊是誰。恩祺按了馬陸家的門鈴,巧可開了門告訴恩祺哥哥去工作了,恩祺向巧可問了地址。在馬陸工作的酒吧裡面,在熙告訴馬陸今晚酒吧被她包下了。在熙讓馬陸停止和恩祺戀愛,如果恩祺知道自己被馬陸利用會很傷自尊的。馬陸說在熙拿錢亂來他管不著,但是如果要發酒瘋請回家發酒瘋。在熙繼續說想要回到馬陸身邊的話是真心的,自己一直都沒有忘記馬陸。這時馬陸接到宰吉發的簡訊,說他和恩祺正在去酒吧的路上,如果有其他女人讓馬陸趕快解決掉。
恩祺與宰吉一起坐計程車去酒吧,恩祺說只要告訴她地址就行了,宰吉說反正他也要去酒吧的,他是那裡的駐唱歌手,還問恩祺要不要給她簽名。馬陸給恩祺打電話問她是否快到了,馬陸故意當著在熙的面說自己很想恩祺。恩祺說她被家裡趕出來了,馬陸說已經把房間空出來了,讓恩祺搬來和他一起生活。恩祺在電話里對著馬陸說我愛你,馬陸就當著在熙的面說他也愛恩祺,還說自己的女朋友要來,今天就不做生意了。在熙拉著馬陸的手不讓他走,說馬陸利用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以後要怎么承擔責任?馬陸問在熙難道他說的話就百分之百是假的嗎?在熙不肯走,馬陸就說難道不怕見到恩祺會尷尬嗎?在熙說就是啊,要不要他們兩個在一起被抓住?說完忽然吻了馬陸一下,還說要等到恩祺來的時候像這樣吻他,這樣恩祺就會明白馬陸是喜歡誰的,一切就會變得很清楚。
馬陸擦了一下嘴唇,說在熙做的真好,然後激烈的吻住了在熙,還拿手機拍了照片,最後被在熙推開。在熙質問馬陸到底要乾什麼。馬陸說在熙自己就是記者,似乎也沒有明白抓住是什麼意思啊,然後讓在熙看了自己拍的兩人接吻的照片,在熙說馬陸瘋了。馬陸說在熙老是玩著一樣的遊戲不覺得厭煩嗎?對他這樣連殺人罪都頂替的人,用什麼手段能贏呢?在熙問馬陸是要報復她嗎?那么就走著瞧吧。在熙轉身要走,卻表現出身體不舒服的樣子,馬陸看後有些於心不忍,最終還是忍住。安律師開車來在酒吧門口接走了在熙。安律師發現在熙身體不舒服,問她要不要去醫院,在熙告訴安律師只要利用她就行了,不要喜歡她。
第7集
在熙在哥哥打過電話之後,都很緊張。她打電話質問馬陸,說這次連我哥哥都牽扯進來,看看我們兩個誰能走到最後。會長讓在熙去馬陸家找恩祺回來。並且說要是在熙搞不定馬陸,就把他送進監獄。在熙提議找一群混混去找馬陸的麻煩。會長沒同意,但在熙自作主張了。回去的路上,恩祺和馬陸相遇了,兩人一起去陽台喝酒。恩祺說以後結婚的話,要給我發請柬啊!馬陸很疑惑。恩祺說能爬上去的樹和做夢都不能想得樹,你是會區分不是嗎?馬陸說我能問理由嗎?恩祺回答說他只是自己想死的生命的一段激情,遲早會結束。馬陸說自己理解,是結束嗎,那就這樣吧。恩祺走時,馬陸去勸說在熙去醫院看看。
恩祺在回去的路上,遇見了在熙,她又發病暈倒了。在熙送她去醫院。馬陸心裡也不好受,在路上被襲擊了。在熙打電話給馬陸,以店鋪要求馬陸不再見恩祺,並且說是會長親自準備的,還威脅他說下一次不一定會讓誰受傷。恩祺模模糊糊聽見了這些話。宰吉向巧可隱瞞了馬陸被打的事情,帶巧可出去散心。宰吉為了轉移巧可的注意力,要巧可只看自己,並且說他們兩個不是情侶關係,是兄妹。會長知道了在熙與安民英之間的姦情,讓浚河負責陷害所有可以陷害的,讓他們至少被關30年。只有那樣自己才能閉上眼,把恩祺交給他,安心離去。安民英知道錄像被浚河看了,而且現在已經落到會長手裡,很生氣。
巧可擔心馬陸,想回家去找馬陸,被宰吉阻止了。而馬陸一直在房間裡不出來。而恩祺也被軟禁在家不能出去。在熙因為沒能威脅到馬陸,很生氣,沖恩祺大喊,這種事自己解決就行了,還連累會長。恩祺說自己看男人的眼光不錯。在熙的哥哥在值打電話給她,告訴她她養了一條好狗,馬陸數偶要是自己出現在她周圍,不介意第二次沾血。在熙聽了之後,很後悔找人打了馬陸。半夜做了飯菜,去找馬陸。恩祺冒雨跳窗戶去找馬陸,連鞋都沒穿。恩祺對馬陸說著自己對他的愛,還說原來的話是騙人的,因為有姜馬陸這個人,自己才覺得活著是多么好,所以自己唯一的願望就是每天看著他,說愛他,和他一起慢慢變老。馬陸抱了她。這一幕正好被在熙看見了。
第8集
馬陸幫恩祺處理了腳上的傷。恩祺問他被打得怎么樣,有沒有別的地方傷到。馬陸說自己現在這樣挺好,讓恩祺不要擔心。馬陸出去買飯,看見了在熙送來的飯,他看了一眼就走了。馬陸回來的時候,恩祺已經睡著了。馬陸看見了恩祺留給他的字條,兩人相約去旅行。而那個地方也是馬陸與在熙第一次旅行的地方,充滿著兩人的回憶。
宰吉知道巧可的名字和狗的名字一樣,就給巧可取名為全智賢,巧可很高興。另一方面馬陸早上起來去給恩祺買衣服,在商店裡看見了在熙的報導,想起了在值威脅在熙的話。在熙知道會長知道了自己與安民英的姦情與自己與馬陸的關係,並把遺產全部給恩祺,心裡很著急,安民英勸她離開會長家。她不想放棄自己,打電話給馬陸,說在值快死了,還做出自己受傷了的假象,要馬陸再幫她一次。最終,馬陸聽了留言,再一次留下了恩祺去找在熙,並且對恩祺說自己要去找個人,明天去旅行。
在熙發簡訊給恩祺說馬陸來找她了,恩祺心裡很不好受。馬陸來到在熙這裡,向在熙詢問情況。巧的是馬陸找藥的時候,在值打電話說自己在釜山,要他打錢過去還錢。馬陸知道了在熙在騙他。在熙說你說得對,我的腦子出毛病了,是我不對,請求馬陸的原諒。恩祺來到在熙說的地方找馬陸。正好聽見馬陸對在熙說的話。馬陸說姐姐你比我還了解我自己,只要姐姐說幫我,我就瘋狂的跑向你,無論姐姐做什麼我都理解,都到這個地步了我還迷戀姐姐,好像我有什麼毛病似的。在熙說,好啊,我會下來,拋棄那些和你在一起。這時恩祺走了,沒有聽後面的話。
馬陸說不用了,無論韓在熙做什麼,都與我無關了,沖向你的我的熾熱的心已經消失了。在外邊,馬陸看見了恩祺的車。在熙打電話問馬陸是不是因為恩祺,是不是他已經愛上恩祺了。馬陸說自己後悔了,後悔把恩祺牽扯進來。會長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浚河打電話給恩祺,恩祺也不接,會長讓浚河加快速度,不然剩下恩祺一個人太累。回去的時候,恩祺和馬陸正好錯開了,馬陸回到家,沒有看到恩祺,心裡知道恩祺誤會了,很不舒服。而且也知道了恩祺知道那個經典對於他的意義。
在熙知道會長要對自己不留情面了,去取出來了六年前泰成集團員工舉報會長的證據,而且自己也為了這份證據殺了人。於是在熙拿著證據去找會長,做最後一搏。馬陸去海邊照恩祺。在海邊,恩祺問馬陸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吧?馬陸說是第一次,原來說好要和和自己愛過的人來,但是沒能來成。而那個人是韓在熙。
第9集
馬陸告訴恩祺相遇等的一切都是自己算計好的,恩祺氣憤說自己不顧一切逃出來找的並不是現在面前這個男人,恩祺傷心離開。在熙把罪證拿到會長面前,會長震怒,病發了,在熙希望會長給自己的兒子同樣的遺產,遲遲沒有給會長藥急救,當她想找救護車的時候被安律師阻止了她!這一切都被電話另一頭的駿河聽到了,但是安律師卻拋出炸彈性的秘密,並以此威脅駿河,駿河妥協。原來恩祺媽媽的死是駿河的父親一手操辦的。恩祺看到駿河的簡訊,得知父親過世,傷心之下,開車撞向了馬陸。
一年後,宰吉的父親過世。在熙成為公司的代表理事,而恩祺在一年前的事故中失蹤,至今下落不明。在熙卻被商場上的對手指著鼻子罵自己是恩祺不在時候看門的狗,哥哥找到她也被她恐嚇走了,回家後叫傭人把恩祺房間清理為自己兒子的遊樂場,希望能抹除恩祺的一切。馬陸現在變了,變成一個能夠麻木欺騙別人甚至威脅到他人生命毫不在乎的人。可可很傷心,宰吉也哭著求馬陸不要這樣活得生無可戀,只想籌錢夠有病的可可過一輩子。在熙告誡對手如果自己想勾引,還沒有自己辦不到的,包括理事的老公,逼迫理事把免稅店競拍權交出並下跪道歉。可可和宰吉決定努力把馬陸變回原來的溫暖樣子(宰吉似乎對可可動心)。恩祺突然出現告訴馬陸自己失憶了,身邊只有馬陸的照片,找到馬陸說看見他就想起他們曾經是相愛的戀人。
第10集
原來,車禍後恩祺就失憶了,並且連以前的知識都忘記了,寫字都需要重新學習,恩祺的助手希望馬陸能夠幫助恩祺恢復記憶。但是馬陸卻對恩祺說自己和她只是在一起拍照的關係,希望恩祺能夠離開。恩祺傷心地離開,但是內心覺得馬陸在撒謊,不相信馬陸是這么絕情的人。駿河來找恩祺,並送她鮮花,告訴她等她恢復到原來的位置就告訴她一個重要的事情。在熙的哥哥來找馬陸,尾隨恩祺回到現在居住的地方,並拍下了視頻。馬陸繼續幹著欺騙別人賺黑錢的事兒。被以前認識的同學(現在是醫生)勒令叫到醫院,原來,馬陸車禍後腦補有淤血,出現嘔吐疼痛的狀況全是因為這個,這病情有20%的死亡率,急需手術,但是馬陸卻說自己現在有需要完成的事情,不能冒著可能醒不過來或者有後遺症的風險,等完事兒之後才能進行手術。馬陸回家後發現恩祺留下的紙條,恩祺希望馬陸能夠再聯繫他。
宰吉給了馬陸一罐啤酒,說可可離家出走了,再也不會用馬陸的髒錢,而且把馬陸之前的錢全部換成現金還給了之前因馬陸的欺騙而自殺未遂的人。馬陸生氣地問宰吉為什麼不阻止可可把自己出賣身體和靈魂留著給可可治病的的錢給別人,宰吉說可可寧可乾淨地死去,也不願意馬陸這樣。馬陸揍了宰吉一拳,宰吉表示自己也要走了,和馬陸在同一個天空下呼吸實在是太累了。原來可可覺得只有自己離開馬陸才能好好生活下去,宰吉卻說正是因為有可可馬陸才苟延饞喘,可可不應該責怪馬陸。馬陸非常傷心,看看了恩祺留下的字條兒,一直躺在外面。
在熙的哥哥去公司找安律師要錢,並給他看了恩祺的視頻。此時,在熙正假借恩祺的名義偷偷把恩祺電腦關於理事動向報告的照片傳到網上製造內部騷動,希望藉此把擁護恩祺的人都拉到自己陣營。駿河想找朴律師詢問這件事,沒想到趙司機是在熙那邊的人了,這件事就是他們一起策劃的。在熙替趙司機赴約,駿河質問在熙,在熙卻說希望駿河能認清楚形勢,希望他能夠幫助到她所以才沒有解僱他的,並以駿河爸爸的事情威脅他。
馬陸夢到恩祺和他的決裂和車禍的事情。在熙哥哥來到恩祺住處,此時恩祺正努力學習基本辭彙和認識自己,她對著馬陸的照片發獃沉迷,在熙哥哥騙恩祺自己是馬陸哥哥是馬陸讓他來找恩祺的,要帶走恩祺。原來在熙哥哥和安律師有交易,他要帶恩祺到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助理來馬陸家找恩祺,馬陸看了恩祺留的紙條,推測是在熙哥哥帶走了恩祺。在熙哥哥給恩祺喝了帶迷藥的飲料,並想把恩祺賣給別人。馬陸根據衛星追蹤找到恩祺和在熙哥哥,在路上劫住了他們的車。

第11集
而傷心回去,馬陸黯然獨坐車裡。在熙在辦公室心慌想起自己指示哥哥在植賣掉恩祺,收到在植事情辦成的信息。在植打電話給在熙要錢時發現她已經報警抓自己坐牢。哥哥逃到馬陸家說明在熙指使的真相祈求保護。馬陸立刻趕去找恩祺。安部長被趙秘書報告恩祺在玄秘書家,於是誘惑俊河帶恩祺去國外生活,並要秘密接回恩祺。
玄秘書在外拖住來人,囑託馬陸帶走恩祺,恩祺賭氣不肯,馬陸妥協娓娓講起兩人相識過程哄她離開。俊河趕走趙秘書一眾後發現恩祺已被馬陸帶走,心下不忿。恩祺坐在馬陸車上隱隱憶起過去一幕。在熙在議會上利用哥哥提供的錄像為證動情動理說服剝奪恩祺理事職位。馬陸決定搬家保護恩祺,赴約見俊河,被請求幫助恩祺成為泰山集團CEO。在熙來到馬陸家發現人去樓空。恩祺仿佛康復一般出現在韓在熙正式就職泰山會長的發布會上,並宣布介紹了自己的協助者、未婚夫姜馬陸
第12集
問她究竟是為恩祺還是為馬陸生氣。馬陸對依然失憶的恩祺說公布存在才是安全的,想起自己以獲得一半的泰山為條件答應俊河事成後離開恩祺。玄秘書對俊河感慨愛情的力量讓恩祺恢復。在熙和恩祺馬陸上了同一個電梯,邀請他們回家接風。在熙為宴會精心打扮又抹掉,譏諷恩祺迷戀男人而錯過父親送終儀式,令恩祺頗為傷心愧疚。馬陸對在熙說他已經忘記了她,一心只有恩祺,帶恩祺回家吃晚飯。
安律師到玄秘書家發現恩祺的腦損傷秘密。馬陸吃著止痛藥工作。俊河給馬陸攻擊韓在熙的資料。安律師逼問恩祺病情想讓她放棄成為CEO,被恩祺斥回,恩祺同時又想起過去一幕。馬陸在議會上從另一更危險的司法角度駁斥在熙議案。俊河驚嘆於馬陸才能。恩祺檢查健康愈加好轉,醫生說都是馬陸的功勞,並說恩祺是不願想起痛苦記憶才失憶的。在熙拒絕安律師接近令他決定提前打擊馬陸計畫。馬陸回到家,聽到了可可和恩祺的對話,可可說要恩祺跟馬陸一起去約會,但恩祺搖頭並說害羞。半夜,馬陸問載吉和女人旅行要做什麼事。第二天早上,馬陸帶恩祺去旅行,馬陸很後悔自己曾經傷害了恩祺,當馬陸和恩祺一起走在他們出車禍的隧道里,車上恩祺想起了撞車的一幕。
第13集

劇照劇照
恩祺學習為馬陸下廚做飯,她開始有意識的回憶自己車禍時的場景,找回過去的回憶。恩祺對馬陸訴說自己害怕,怕到時馬陸不在需要自己,厭煩自己的時候就離開自己。馬陸承諾她無論發生什麼情況自己都不會厭倦,也絕對不會逃走。這時,警察來找馬陸,要他協助調查泰成企業以利用不當競爭侵害營業機密對他提出的訴訟。警局的人在馬陸家找到了證據,馬陸請求讓自己吃一頓恩祺自己第一次為自己做的飯。馬陸怕恩祺擔心,說自己有辦法擺脫污名,就給在熙打了電話。
馬陸來在熙家找她,問她為什麼設計自己。在熙承認了自己的所作所為,而且她還調查了馬陸過去一年作為商業間諜的事,說這次保證馬陸逃脫不了誣陷,希望馬陸現在放下出去,否則自己不會饒了他的。浚河來找安民英,說要是他們再過分的話,自己會亮出底牌的。安民英說要是他還想得到恩祺的話,隨便。浚河回答自己並不想得到她,只希望她擁有自己所擁有的,自己和他一樣,只不過自己遇見的是恩祺,他遇見的是在熙而已,自己會為了恩祺做任何的事,即使她會厭惡自己。
在熙打電話給警局,取消對馬陸的訴訟,但是馬陸仍然要求警方調查他。馬陸告訴警官自己所做的一切,說自己那時是因為年幼的妹妹才那樣做的,怕自殺,對不起妹妹,而現在,自己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恩祺來原來的家裡尋找記憶,在門口她被恩石給拉進去了。在客廳里,恩祺和恩石玩在了一起。馬陸得知恩祺不見很緊張,和巧可一起去找她。在熙回來看見恩祺和恩石玩在一起,很驚訝。馬陸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沒有找到恩祺,他很著急,最後從宰吉辠知道恩祺回自己家了,馬陸很緊張的去找恩祺了。
菜桌上,恩祺心不在焉的吃了過敏的食物,保姆說恩祺有些奇怪。在熙想要測試一下恩祺,要用恩祺最討厭的事物來測試她。這時馬陸來了,來帶走恩祺。在熙問馬陸為為什麼已經取消訴訟還要接受調查,馬陸說是為了擺脫污名。恩祺出來之後,在熙想要測試她,但因為恩石突然嘔吐就耽擱了。馬陸問恩祺為什麼要出來,恩祺說自己不想一直待在馬陸後面,想要自己努力。恩祺和馬陸留下字條解除了在熙對她的誤會,沒和她告別就走了。
恩祺因此感到找回記憶的害怕,怕自己不認識自己,馬陸說那就不找了,就這樣呆在我身邊。恩祺回答一定要找回和馬陸的回憶。馬陸再次與在熙在公司見面,馬陸用自己以前調查的檔案告訴在熙自己會反擊,而且自己有一些他們絕對想不到的資料。在熙和安民英很震驚。恩祺去醫院找醫生希望他幫助自己恢復自己,但是沒有什麼進展。另一方面,安民英懷疑恩祺已經失去了自理能力,讓手下去查恩祺的過去,調查一下是不是自己料想的情況。
恩祺一個人在家思考自己車禍時的場景,在熙來了,恩祺很驚慌。恩祺不停馬陸的勸告把在熙放進來了。在熙告訴了恩祺自己與馬陸的過往,還說馬陸是為了怨恨自己才和她在一起,要她放棄馬陸。經過這一系列的刺激,恩祺回想起了一些事,而且最終因為頭疼而倒在地上。這時,馬陸來了,直接叫在熙滾,然後送了恩祺去醫院。恩祺心裡,馬陸向恩祺道歉自己去晚了,恩祺又昏過去了。浚河看見馬陸對恩祺的照顧,自己一個人傷懷的走了。安民英找到了恩祺沒有記憶,而且忘記了一切的線索,資料給了在熙,兩個人決定利用這點來打擊恩祺,拉下恩祺。恩祺醒來,自己跑出了醫院最終馬陸在醫院外邊的椅子上找到了恩祺,但是恩祺再次失去了記憶。
第14集
恩祺又失去了記憶,這次她連馬陸都想不起來了。馬陸帶恩祺回家,恩祺看見自己與馬陸的合照,發了脾氣,然後又昏了過去。第二天,在熙再次來找恩祺,說自己擔心她,被馬陸拒絕了。在熙一直說馬陸是為了同情才和恩祺在一起,馬陸對自己才是愛情,並且說自己想要找回自己與馬陸的愛情,然後就走了。馬陸直接愣了。安民英找到了確切會解除恩祺繼承人身份的資料,並且告訴了在熙。
恩祺拒絕馬陸的好意,一直不接受馬陸帶來的吃食。馬陸重複的拿來,就只為了不讓恩祺餓著。終於,恩祺停了下來,馬陸說恩祺發脾氣自己很高興,這樣自己就不會擔心她了,不要她再折磨自己,要刺得話,就刺自己,只有她完全沒事,東山再起,自己才會放心離開。恩祺一個人在房間裡哭,哭的歇斯底里。而馬陸再次的病發了。自己一個人在衛生間裡嘔吐,承受著後遺症的折磨。恩祺終於下來了,馬陸很高興。恩祺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夢中的馬陸很壞,騙她,傷害她,要是他確實是那樣的人,自己不會原諒他。馬陸說一定要記著你說的話,不要心軟。
恩祺約浚河出來,浚河問她到底怎么回事,為什麼會昏倒。恩祺說自己想不起來了,只是零零碎碎的。只記得浚河和在熙對自己說的馬陸是有目的接近自己的話,她來向浚河證實,想知道馬陸是什麼樣的人。在熙把馬陸叫來,想要和馬陸好好相處,馬陸認為有詐,在熙以退為進要跪下向馬陸道歉,馬陸認為很噁心,然後就走了。另一方面,浚河否認了自己對馬陸的誹謗。在熙為了徹底取消馬陸的繼承人身份,決定拿走馬陸。這時,恩祺來正式上班,警告在熙和安民英。在熙用去年執行的項目來為難恩祺。恩祺和馬陸一起想解決辦法。馬陸說要她推脫有事去不了,恩祺拒絕了,說自己想試一試。
恩祺,和馬陸一起來見閔代表,她拒絕了馬陸要一起進去的請求,自己一個人去見閔代表。可是這又是在熙的另一個圈套,是由南社長來假扮的,以此來加重理事對恩祺的誤會。南社長發了脾氣,走了,恩祺很失落。在熙打電話來質問恩祺,為什麼要抹黑,說南社長取消了度假村投資計畫。恩祺想解釋,被馬陸拒絕了,馬陸認為有問題。恩祺一直對這件事很自責,有些自暴自棄。第二天,馬陸叫恩祺起床去解決自己惹的禍。到了南社長家,馬陸把恩祺自己一個人丟下,走了,要恩祺面對自己。馬陸知道了在熙已經掌握了證據,而且是為了剝奪恩祺的繼承人身份才如此測試她。恩祺自己一個人在南社長家門外站了一天。
恩石想要的禮物只有恩祺姐姐,在熙知道了很生氣。半夜,南社長終於出來了,恩祺向那社長解釋是因為自己失憶了,才會犯這樣的錯,並向南社長道歉。最終,南社長原諒了恩祺,並要求恩祺作為項目的負責人。在熙知道之後很生氣,在會議上恩祺想要阻止恩祺成為總理事,這時,馬陸傳進來紙條,“談談傷害徐恩祺事件”。在熙暫停了會議,出來看見在值和馬陸在一起交談,很驚訝。在值告訴恩祺,自己已經告訴了馬陸在熙要求他綁架恩祺的事,而且馬陸保證護他周全,還說就算在熙如此對待馬陸,馬陸也沒說自己頂替在熙殺人案的事。在熙回到會議室繼續開會,迫於無奈,推選恩祺成為總理事。
第15集
會議後,在熙質問馬陸為什麼利用自己的哥哥在值,並且說這不是馬陸用的方法。馬陸說為了恩祺自己任何事都做得出來,他也可以像在熙一樣,但那樣做人太恥辱了。在熙問馬陸是否自己現在放棄一切,他就會回來。馬陸說可以啊,但是你要這幅皮囊有什麼用呢?說完,毫不留情的就走了。安民英遠遠的看著這一幕。馬陸來找恩祺,告訴她,以後會很危險,要恩祺在別人還沒有察覺之前,一定要盡力恢復記憶。兩人牽手回到馬陸原來的家尋找記憶。那棟房子已經被在熙買下,但兩人都毫不知情。兩人到門口就回去了,這時的在熙一人在院子裡。
另一方面,安民英找人打了在值,問他與馬陸的交易內容。兩人來到第一次離別的陽台,在這裡馬陸說恩祺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恩祺很疑惑,但被馬陸給糊弄過去了,這時的馬陸既希望恩祺恢復記憶,又希望恩祺晚點回憶起自己。回去的路上,恩祺見到一對小情侶接吻,再次問馬陸為什麼不吻自己。馬陸騙恩祺兩人從來都沒有接吻過。恩祺鬆了拉著馬陸的手。
在熙貪污公司里的錢嫁禍給了恩祺,馬陸和浚河隱瞞了恩祺,怕她擔心,要自己解決。在熙約恩祺的前男友即日到集團的金正宇見面,騙他說恩祺已經失去了記憶,而且陪在她身邊的男人是不明來歷的混混,並以支付韓武的收購權為代價,叫他去見恩祺。金正宇厚顏無恥問恩祺自己對於恩祺是什麼樣的人。來找恩祺的馬陸正好碰見了出去了金正宇,進屋看到恩祺情緒有點低落,想給她一點空間就走了。宰吉無意親了巧可,兩個人都很激動。安民英知道了在熙是為了要把馬陸拉到自己這邊才養眼要放棄一切要馬陸回到自己身邊的。
馬陸半夜去找金理事,說自己有證據證明是他偽造了恩祺的章和字開的戶,問他為什麼要誣陷恩祺並希望他明天去澄清這個事實,不然就一起去銀行核對,說完就走了。安明英派來暗中殺害金理事的人正好看見馬陸的背影,於是就栽贓陷害馬陸殺人。警局來馬陸家裡逮捕馬陸,馬陸恰好不在,恩祺和巧可都很緊張他。馬陸和宰吉通了電話,說不是自己做的,自己會看著辦的要他們不要緊張,之後就關了機。
第二天,在熙知道了馬陸對金理事施暴想在正在逃逸的事。恩祺去公司從大局那裡得知馬陸可是為了給自己洗脫冤屈才去找的金理事很內疚。浚河勸說恩祺不要因為馬陸的付出而內疚,這是他應該做的。恩祺很疑惑。馬陸這時正躲在在熙的辦公室里,在熙勸說馬陸去自首,馬陸認為這又是在熙陷害自己做的戲一直不相信她,只是要在熙去洗清恩祺的冤屈。在熙沒有吭聲,只是要馬陸自己一個人先出去,並且說自己意會就出去。在熙獨自一人在洗手間的時候,安民英打來電話問馬陸是否在在熙這裡,在熙否認了。可是在在熙出去的時候,警察來了,來帶走馬陸。所有人都認為是在熙報的警。
在熙質問安民英為什麼做自己沒有吩咐的事,安民英回答說自己只是辦了自己該辦的事,自己只是為了在在熙偏離軌道的時候拉她一把。在熙心裡僅有的一點不舒服也逝去了。這時,恩祺來告訴在熙說要拿泰成換取馬陸,只希望她不要再陷害他。而且比起泰成自己更愛馬陸,她願意用一切而換取自己所愛的。在熙瘋狂了認為恩祺瘋了,竟然用泰成來換取馬陸,一直在歇斯底里的吼叫。浚河很不贊成恩祺的舉動,當金正宇說自己要幫助恩祺,浚河動心了。浚河來找馬陸用原來簽訂的保證書來讓馬陸離開恩祺,馬陸為了這時不離開恩祺假意說只要擁有恩祺就會擁有一切的泰成,自己不會放棄的。
金正宇說自己與恩祺有很多美好的回憶,說想要和恩祺重新開始。在這個過程中,恩祺漸漸回憶起了自己與馬陸的過往,之後跑了。在熙找人堵住了那群人的嘴讓他們撤消了對馬陸的控告,自己去找馬陸。恩祺在警局門口等馬陸出來,馬陸出來後,她與馬陸賭氣說馬陸是騙人精,說為什麼在否認了自己的初吻,為什麼否認兩人接過吻。馬陸得知恩祺恢復自己很高興,並說你記住,這才是我們的初吻,然後吻了恩祺。這一幕正好被車裡的在熙看見了,在熙很生氣。

第16集
恩祺和馬陸牽手回家,歸途中,恩祺說自己已經回憶起了馬陸,並且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了,是自己堵上全部愛過的人。聽了這些,馬陸的眼中激動,眼裡充滿了淚水,卻依舊沒有落下。兩人來到馬陸原來的房子裡,聽著恩祺對過往的描述,知道馬陸記得以往,恩祺鬆了一口氣,問馬陸兩人還有沒有可能。馬陸吻了恩祺,以此作為回答。恩祺說我們結婚吧,真正的結婚,自己想成為馬陸的家人。馬陸答應了。
恩祺直接帶馬陸來到婚紗店,商量要穿的婚紗,兩個人甜蜜的商量著結婚事宜,憧憬著以後的生活。馬陸說婚禮還是等到你全部恢復自己的記憶之後再結婚吧,或許你恢復記憶之後,就會遇到更好的。恩祺保證自己不會離開,馬陸說要是恩祺全部恢復記憶,還想和自己在一起的話,自己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在熙一個人來到以前與馬陸一起來過的小店喝酒解悶,受到了流氓的挑釁,在熙發了脾氣,被安民英找到,帶回了家。安民英想吻在熙,被在熙拒絕了,這時的在熙還在懷疑恩祺腦子瘋了,才會為了馬陸拋棄泰成,一直希望有個人來出來告訴她自己做的是對的。安民英說:所以想回到過去嗎?向像徐恩祺一樣拋棄泰成回到姜馬陸身邊去?但這不是韓在熙所做的事,我是因為你想走這條路我陪你走,所以背叛了對我最信任的徐會長,還把他推向死亡而走到這一步的,這條路是這么過來的。失去目標弄得這么狼狽的樣子就看到現在,我很要求我們想走的路上只有一個徐會長就夠了,別添上姜馬陸。
在熙吼叫那是什麼意思?安民英回答說,會長的不正之路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姜馬陸替你背過一次黑鍋吧?然後就不理在熙的驚訝,走了。恩祺上網查了自己發生車禍時的場景,知道自己是與K某相撞,很奇怪K某到底是誰,巧可糊弄過去了。另一方面,宰吉從泰宇即馬陸的主治醫生那裡得知了馬陸的情況,回來質問馬陸,為什麼會病得那么嚴重。馬陸一直混淆宰吉的視聽,說沒有多么嚴重,並且否認了宰吉認為的是因為巧可和恩祺才放棄自己的生命的的說法。馬陸說自己是怕治療後失去記憶的自己,現在的自己很幸福,想要在貪戀一下這樣的幸福,並說自己會手術的,要宰吉保密。宰吉又哭了。
早起,巧可,恩祺和宰吉共同為馬陸做的早餐,睡夢中的馬陸沉浸於這樣的幸福中,不願醒來。在值又來找在熙,問說自己與安民英做了交易,她是否願意馬陸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恩祺喪失記憶的是被外傳了,在此之前,浚河和恩祺已經把恩祺要與馬陸結婚的事情傳出來了,為恩祺贏得了一張底牌。在熙來質問馬陸,恩祺腦子有問題,為什麼會和她結婚,並自以為是的相信馬陸視為打到目的才結婚的,並且要馬陸取消婚禮,再客觀的想一想。馬陸直接甩開了在熙的說說:但是我需要恩祺,沒有恩祺,我一天都活不了。
在熙和恩祺再次面對面,在熙心裡不服再次出演打擊恩祺,說你了解馬陸嗎?再好好了解一下吧,像洋蔥皮似的越剝會出來越好的東西。但是想當然並沒有打擊到恩祺,在熙再次想用自己對馬陸身邊人的了解來打擊恩祺,被趕來的浚河打斷了。恩祺當著馬陸的面問浚河與自己撞車的那個人怎么樣了,馬陸聽了之後很緊張,浚河騙她說那是個女的,已經康復了。恩祺並不相信,事後,讓自己的秘書查查與自己撞車的到底是誰。宰吉幫助巧可拾回信心,唱歌找工作,心裡默念著:巧可,我們該努力的,馬陸那么累,現在該到請我們努力了。
恩祺知道了與自己相撞的是馬陸,回憶起了事故經過。馬陸來找恩祺去開理事會,在路上,恩祺回憶起來所有與馬陸之間的事,但她並沒有讓馬陸察覺。回憶上,所有人都在質問恩祺喪失記憶的事,恩祺公開承認了自己失憶和失去自理能力的事,並說爬到今天這個位置,自己付出了很多努力。用以退為進的方法,讓眾理事重新對自己充滿了信心。馬陸為恩祺的處理方法很高興,用工資花費心思的為恩祺買她想要的禮物。恩祺來看望會長,想起原來會長對自己的教育,以及那句你是我著一輩子唯一信任的人,恩祺哭了,為自己為了馬陸而沒有留在父親身邊,造成他的離世,很悲傷,這時的她甚至有些恨馬陸。來到兩人相約的地點,看到馬陸為自己買的禮物,恩祺實在不知道自己要表露出什麼表情,甚至在馬陸吻她的時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第17集
秘書問恩祺為什麼要透漏出自己失憶的事,恩祺回答說是因為自己想把以後都託付給馬陸。秘書很驚訝恩祺已經恢復記憶,恩祺讓她先不要告訴其他人。恩祺看到原來的練習日記,想著自己對馬陸的信任以及愛戀,心裡很不是滋味,她把日記撕了。下樓看到馬陸在做飯,她擁抱了馬陸,並說自己做了夢,說信任自己,愛自己,但是姜馬陸一句話也沒說,並說要是他說一句謊話也行啊。馬陸回答說:恩祺啊,我們找一處沒有別人,只有我們的地方生存,你說好嗎?無論什麼地方。恩祺答應了。
在熙仍然在馬陸原來的家裡坐著,鄰居看到很奇怪,問她這裡什麼都沒有。在熙說自己認為這裡是最溫暖的地方,並且會讓他們不得不回來的。出門看到安明英等在門口,在熙質疑他監視自己。安明英勸她事情沒有結束,不要放任自己的感情。馬陸看到撕掉的紙張以及事故鑑定,知道恩祺恢復記憶了。恩祺在收拾東西,浚河把結婚的請柬拿給恩祺看並告訴她禁治產的訴訟請求還沒有取消,很多人認為這是假訊息,勸說恩祺應該推動一下,恩祺答應了,要自己給馬陸說這件事。浚河走後,秘書勸說恩祺說現在可以不用假結婚,恩祺說不會結的。恩祺打電話問馬陸是否看過兩人的結婚請柬,並說自己很高興。馬陸知道恩祺在說謊,並且知道恩祺是因為信不過自己。
恩祺來找在熙,說自己最近想休息,並邀請在熙扮演一下自己媽媽的角色幫自己準備自己與馬陸的婚事,在熙很驚訝,但還是答應了。兩人一起去買結婚要買的東西,並且當著她的面和馬陸穿上了婚紗。而馬陸明知道恩祺要走的路自己沒法陪她走下去,卻依然順著她。在熙問馬陸要自己幫他們挑選新婚用品很殘忍是不是他的主意,那么自己會認為馬陸還愛著自己,馬陸回答說不是。出來的恩祺看到了在熙握著馬陸的手,兩人趕忙放開了,恩祺沒有吭聲。恩祺把巧可和宰吉也叫來了,在四人面前,兩人都裝做不認識在熙,在熙也承認不認識他們,而恩祺拆穿了在熙的謊言,並質問她為什麼知道兩人的小習慣,在熙含糊回答了。馬陸明知道恩祺已經恢復記憶,卻仍然看恩祺鬧下去,並且下定決心,一定會等到最初的恩祺,雖然不知道現在恢復記憶的恩祺堅持了什麼,放棄了什麼。宰吉仍然很為馬陸的身體擔心。明知恩祺是為了報復自己說要婚後兩人要很幸福,很愛對方,明知這是騙自己的,馬陸仍然答應了。
在熙要馬陸去參加一個與其他公司合作的醫療項目,馬陸答應了。在熙再次舊事重提,向馬陸道歉,說自己奪走了他的未來,無論怎樣,自己都會還他一個美好的未來。馬陸拒絕了說自己想在那樣之前,先毀了會長,只要是擋在恩祺的前進道路上的任何事物,任何人自己都會清理乾淨,然後就走了。
會議上,馬陸提出來自己不同的見解,在熙很高興說要按照他的方案執行,大馬陸說這不是自己的創意,是恩祺的,受到了執行的拒絕,馬陸範文是不是因為只是因為是恩祺的創意才拒絕,在熙很尷尬。會議之後,在熙來找馬陸,問他為什麼生命中只有一個恩祺,並向馬陸解釋說自己並不想放棄他自己只是想改變自己的命運,自己並不是不愛他。馬陸截斷了她的話,在熙仍然自欺欺人的認為馬陸是為了要與自己面對面,要看到自己才與恩祺結婚。馬陸沒吭聲。而這一切卻被來給馬陸送飯的恩祺聽見了,恩祺一直站在門口,直到浚河出聲喊了她,她才反應過來,走了,而浚河也聽到了裡面的對話,知道恩祺誤會了馬陸,追了出去。

善良的男人善良的男人
恩祺把給馬陸的飯給了浚河,讓他陪自己吃飯,恩祺問他對馬陸知道多少。浚河說馬陸是她失憶前擇的,絕對不會錯,要是錯的話,那就是她的命運。恩祺問他是否有隱瞞自己的事,浚河否認了。馬陸看到這一幕,走了。浚河知道恩祺已經恢復記憶了,恩祺問他說曾經告訴自己在自己恢復記憶後要告訴自己的事是什麼,浚河還沒來得及說,安明英出現了,邀請恩祺一起喝茶。安明英問恩祺為什麼要和馬陸結婚,並說馬陸是會長逝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並告訴她馬陸原來是殺人犯,恩祺說自己不在乎,叫安明英安分一點,並問作為第一個發現會長去世的人,知不知道會長是他殺的,他否認了,恩祺心裡不信,走了。
到了恩祺和馬陸結婚的這一天,所有人都穿戴整齊去參加婚禮,但是宰吉卻找不到馬陸了。另外警局收到了一份在熙與會長結婚前與馬陸的所有細節。恩祺找不到馬陸,這時,有人散發訊息,說在熙與繼女的未婚夫是情侶關係,所有人都知道了,都為這個訊息震驚,恩祺仍然穿著婚紗等馬陸,一直等到了晚上,而馬陸卻一直聯繫不上。最紅,馬陸出現了,來找恩祺,帶她去了海邊,說自己知道她已經恢復記憶。而另一方面,浚河也從秘書口中知道了散發訊息的人是恩祺,他很震驚。
第18集
在海邊,馬陸肯定的對恩祺說她已經恢復記憶了,而且她已經知道自己是什麼人了。馬陸說自己不認同她的復仇方式,如果想報仇,就衝著該死的人來,衝著韓在熙和他來,不要把自己牽扯進來,傷害到自己,恩祺回答說現在自己不懼怕任何事,無論是自己流血還是他們流血,只要能傷害他們的,自己不在乎,這就是徐恩祺。並且把馬陸這段時間的供應,與照顧說成是有罪惡感的愧疚補償。馬陸無話可說。浚河來把恩祺接走了,馬陸看著這一切,心裡很難受。
浚河把恩祺送到公寓,就要離開,恩祺說自己不知道自己會闖什麼禍,希望浚河能看護自己一下。另一方面,秘書來馬陸家收拾東西,巧可把恩祺看上的自己最喜愛的頭飾讓秘書帶給她。回來的馬陸正好遇見離開額秘書,看到行李箱,馬陸沒有說一句話。馬陸來找在熙,在熙問他是否是他爆的料,馬陸承認了,並說自己的目的就是把在熙拖下來帶走,說自己對於恩祺只是愧疚,自己愛的人只有在熙一個。在熙很激動,同意了馬陸要單獨談話的請求,把安民英給請出去了。
另一方面,恩祺一個人在浴室里呆了一個多小時,浚河怕出事,請求酒店的怪力人員開門進去,恩祺回過神來說無論馬陸對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都沒法討厭他,向浚河訴說自己對馬陸的愛,以及馬陸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明知道如此,卻還是很想他。馬陸採取柔情方式對待在熙,希望她能放棄泰成和自己一起走,在熙明白了,知道馬陸是為了恩祺才這樣做。馬陸回答說要把自己和在熙遷離恩祺的世界,無論做出什麼,只要不影響到恩祺,自己都會做的。恩祺來家裡看望會長,在熙勸。她住下來,並告訴她說爆料的事馬陸,他這么做是為了回來自己。在熙還在對恩祺說著馬陸的壞話,希望恩祺能誤解他,放棄他。
在熙和馬陸兩人都受到了輿論的紛擾。安民英來找在熙,讓她否認緋聞,並說自己會攔著馬陸,不讓他出席。在熙不想這么做,安民英惱了,說是你先動我的,是你把我放到這個地位的,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把你從貧民窟拉到這個位置的,要想去找姜馬陸,等你死了再去吧。然後強吻了在熙。浚河來找馬陸,問他為什麼不問恩祺的狀況,難道不好奇嘛?馬陸回答說自己很好奇,但是不想恩祺再受傷,所以寧願好奇也不會過問。回到辦公室,馬陸接到恩祺的電話,兩人相顧無言,卻連一句我想你都不敢說。在熙想著安民英對自己說的話,喝起了酒,想著馬陸的話,端著酒杯來到了馬陸的辦公室,讓他陪自己喝一杯。說自己想要陪他,願意放棄一切和他在一起。馬陸冷眼看著這一切。
馬陸送在熙回家,正好遇見下樓倒水的恩祺,馬陸直接鬆手了。馬陸把在熙送到屋裡,就要走,在熙說自己後悔,很後悔。馬陸沒有理她,直接走了。馬陸來找恩祺,問她過的怎么樣,無論馬陸問什麼,恩祺都一個喔字回答。馬陸問她沒有什麼要和自己說的嗎?恩祺繼續沉默,然後馬陸就走了,恩祺立即起身去追馬陸,但是到門口,遲疑了,兩人一個在門內,一個在門外,馬陸打電話過來,讓她好好的,然後就走了。
宰吉躺在門口阻擋馬陸去工作,要他去治療,說無論什麼結果自己都會照顧巧可,要是他半身不遂的話,自己就照顧他一輩子。馬陸很感動,正好巧可回來了,馬陸離開了。恩祺來找浚河,說會長可能是他殺的。浚河有點緊張,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有那個信心把事實告訴恩祺。不過他把會長知道安民英和在熙之間的姦情的事告訴了恩祺,恩祺說這就是他要在自己恢復記憶時候告訴自己的事嗎?浚河承認了。想著會長去世時,自己聽到的話,浚河決定把所有事告訴馬陸。馬陸來公園找在熙,在熙一直在哭,馬陸擁抱了她。這一幕被遠處的恩祺看見了,恩祺心裡很難受。並且一直跟著馬陸直到天亮。
第19集
俊河把會長的現場的錄音給馬陸聽。朴俊河來找安民英,把錄音復件給了他,並告訴他自己確實想過毀掉檔案,徹底擁有恩祺,但是不久前自己才發現放棄也是一種愛,並勸說安民英去自首。另一方面,馬陸自己一個人在屋裡聽著錄音沉思,回想著自己替在熙頂罪時的場景,想著她對自己說的話。
職員向在熙報告了理事會公告,馬陸就來找在熙約會。出去的恩祺正好看見從旁邊走過的馬陸,跟了上去。馬陸和在熙約在公園見面,馬陸開始關心在熙,握住在熙的手幫她哈氣取暖,敘起了舊情,馬陸提起自己幾年前替在熙頂罪的事情,說要是那時的自己勸說在熙去頂罪,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即使她住監獄,自己也會一直等著她,也會向她求婚,之後幸福的生活,而不會像現在這樣,說自己那時就已經做錯了,是自己把在熙變成這樣的,變成這樣的怪物的。說著說著,兩人都留下了眼淚。接著馬陸說自己會回到她身邊的,除了愛情,自己會一直陪著她,包容她,理解她,勸說她放下沉重包袱,放下一切,回到自己身邊。在熙哭著倒在了馬陸懷裡。恩祺遠遠真的看著這一幕。
可可幫在值做了海帶湯過生日,在值提議讓可可跟宰吉買蛋糕,順便製造機會,並單獨找馬陸談話。在值問馬陸為什麼當初會救自己,難道不怕自己捅他一刀嗎?有人要自己捅他一刀,然後獲得一套公寓。馬陸說如果真的想捅他的話,儘管來吧。在值聽了之後,走了。但對話被宰吉聽到了。並出手打了在值。也告訴在值就算不殺馬陸,他也會死。
朴俊河出了車禍,馬陸想著浚河去找安民英之前對自己說的話,他要他處理錄音檔案的事情。馬陸到達醫院的時候,恩祺已經在那裡了,恩祺一直嚷嚷著要朴俊河睜開眼睛,馬陸把恩祺拉了出去。恩祺質問馬陸到底是誰故意製造這場車禍?並告訴了馬陸自己之前對會長的死因的猜測,大聲嚷嚷著是在熙和安民英殺了會長,並故意製造了這場車禍。馬陸怕恩祺惹禍上身,反問恩祺有證據嗎?還說沒有證據不要冤枉好人,要是不是別人會放過你嗎?什麼證據都沒有,就安靜的閉上嘴巴。恩祺對馬陸這種還在維護在熙的行為很生氣,走之前,放話說,好好守護你無法忘記的韓在熙吧,我會賭上我的一切追捕韓在熙,要想不被我抓到,你就好好的守著她吧。
在熙問兒子恩石想不想要那種無論自己做什麼都會鼓勵自己的玩具,恩石回答說玩具是小孩子玩的,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在熙喃喃自語著:我知道了。然後在熙回到屋裡,褪下了自己的結婚戒指,帶上了馬陸送給自己的戒指,並約安民英見面。而馬陸先到了安律師的辦公室,並質問他,這么快就處理朴律師了嗎。如果覺得礙事,也會把我殺了嗎,並試圖把朴律師拉回正道,希望他去自首。並把錄音檔案拿了出來,會在24小時之內交給警察。這些對話全被要找安律師的在熙在門口聽到了。在熙很難過,獨自坐在樓梯上回想起馬陸那天晚上跟自己說的一切,去自首。不要再繼續下去。回到他的身邊。
玄秘書告訴恩祺在出事當天攝像頭拍下了安律師手下的人出現。恩祺接到電話,馬上趕到醫院。對安律師朴律師由他來守護,請他馬上離開。出去的時候正好遇到來看望朴律師的在熙。但恩祺要檢查包包跟衣服,並希望如果再脫更感謝,在熙在動手脫衣服時被出來的馬陸及時制止。恩祺看到後很傷心的走掉了。馬陸來找恩祺,告訴恩祺做事不要衝動。馬陸讓恩祺故意誤會了他是幫在熙的。讓恩祺當他人質,對她說,無論在哪裡都要在他身邊,就算洗手間也要一起。
在熙在房間裡又想起來馬陸對自己說的話,安部長出現把包給她。在熙質問安律師朴律師是他幹的嗎,沒事做了嗎。安律師對在熙說我會一個人去警局,去自首。讓在熙繼續當會長。在熙生氣的說,為什麼我的罪過要你們來幫我承擔。馬陸一直跟著恩祺,看著她照顧俊河。馬陸把自己的衣服給恩祺蓋上,自己在門外守護這他們。馬陸到了原來住的地方,發現在熙是這家主人,並說自己想要回來了,但是你卻不在了。在熙拿出了生前徐會長留給恩祺的財產和他生前偷稅漏稅的資料跟馬陸交換錄音。在熙說自己不想自首,如果不想給錄音酒吧自己的心跟軀殼都給自己,兩者選一。馬陸在醫院四處找恩祺,最終在椅子上發現恩祺,讓恩祺靠在自己身上睡覺。等恩祺醒來時,馬陸對恩祺說我們逃跑吧,你要去哪裡就去哪裡,到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
第20集(大結局)
姜馬陸雖然向徐恩祺提出最後一起逃跑的請求,但卻被徐恩祺拒絕。恩祺在走之前,馬陸抱了她,並說走吧。恩祺找了趙司機,讓他說出他的背後的人是誰。之後,姜馬陸勸說韓在熙自首後,在家裡突然病發,最終失去意識倒在在家裡的地板上。醒來時,教授告訴馬陸一定要活著!而在昏迷的俊河也醒了。韓在熙通過韓在石了解到姜馬陸患有腦損傷的病症。而徐恩祺通過在熙了解到姜馬陸身患重病的事實後茫然若失,雖然去了醫院,但最終站在病房門前沒有勇氣進去。在熙跟恩祺都因為馬陸身患絕症而傷心難過。
同一時間,安律師想要背負所有的罪行,並企圖刺殺徐恩祺。徐恩祺走在路上回想與馬陸的種種,最終再次轉身向醫院跑回。而馬陸也聽到載吉說徐恩祺來過的訊息,跑出醫院,倆人在醫院門前的路口相遇。正當兩人走向彼此,馬陸突然看見安律師出現在恩祺身後,想要從背後刺殺恩祺,馬陸趕緊沖了過去抱住了恩祺,安律師刺到了馬陸後離開,恩祺卻並沒有發現這一切。路邊,馬陸送恩祺離開,恩祺吻別了馬陸。而韓在熙也向警察自首。
7年後,朴載吉與姜巧可結婚,並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韓在植也有了自己的炸雞店,並在追求玄秘書。韓在熙在獄中償還了所有的罪行,安律師也為過去所做悔悟,朴律師也找回了健康。姜馬陸接受了手術後,到美國完成了學業,畢業後來到了恩祺所在的統營市的一個小漁村成為一名醫生,附近就是恩祺開的silvertopcafe。馬陸一直假裝失憶想要與恩祺談一場平凡的戀愛,終於當馬陸將7年前的情侶戒遞給恩祺時,恩祺明白了一切,也預示了幸福生活的開始。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配音 備註
姜馬陸/姜允修 宋仲基 關令翹,李世揚 30歲,與姜可可相依為命
姜馬陸 姜燦熙 黃玉娟 童年
徐恩祺 文彩元 張頌欣,許淑嬪 29歲,泰山集團公司的理事,社長的女兒
韓在熙 朴詩妍 鄭麗麗,詹雅菁 35歲,姜馬陸的初戀,徐恩祺的後母
韓在熙 朴昭英 鄭麗麗 童年
朴載吉 李光洙 李凱傑,陳彥鈞 30歲,馬陸的鄰居兼朋友
朴俊河 李相燁 李致林,黃天佑 34歲,泰山集團的律師
姜可可 李侑菲 凌晞,林沛苓 22歲,馬陸的妹妹(同父異母)
姜可可 韓瑞真 ---- 童年
安民英 金太勛 麥皓豐 42歲,泰山法務組首席律師,俊河的上司,離婚男
徐會長 金永哲 張炳強 60歲,恩祺的父親,集團會長
徐恩碩 金那原 何寶珊 4歲,徐社長的幼子,韓在熙的兒子
金正勛 安信源 劉奕希 恩祺的前男友
石民赫 趙成夏 朱子聰 50歲,馬陸的醫大指導教授
玄靜華 陳京 陸惠玲 35歲,恩祺的專屬秘書
韓在植 梁益俊 馮錦堂 在熙的哥哥
任成漢 鄭恩表 ---- 在10,11集客串
恩琪的母親 金曙羅 沈小蘭 ----
趙英裴 吳龍 張錦江 38歲,俊河的秘書
花蛇 申多恩 曾佩儀 ----
日本女顧客 金彩華 ---- ----
鄭武橋所長 鄭殷杓 蕭徽勇 ----

職員表

​出品人: ​韓國KBS電視台
導演: 金震源
編劇: 李慶熙

角色介紹

姜馬陸 姜馬陸
​姜馬陸
演員宋仲基
父親是個十足的浪蕩公子,母親是個善良到了極點的人。除去悲慘的家庭環境,頭腦聰穎的姜馬陸繼承了父親出眾的外貌,堪稱完美男人。就學於韓國最好的醫科大學。
從小時候跟進馬陸家裡的那個瞬間,對年幼的馬陸來說點燃心中之燈的是小區里最漂亮的姐姐在熙。六年前在聽到在熙遇到危險的訊息之後跑出去。那天以後,一切都變了。眾所期待的醫科大學生薑馬陸消失了,因為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在熙。
現在他是傲慢、精幹帥氣、粗魯,正式職業是調酒師,非常風流的花花公子。對現在只要是找到在熙姐姐的話就可以了的他的概念里一個不可能會出現的女人闖進了馬陸的人生。她的名字是徐恩琪,是管在熙叫媽媽的女人。
徐恩琪 徐恩琪
​徐恩琪
演員文彩元
父親是韓國財界排38位,泰山集團的總裁。恩琪是完全泰山集團的繼承者的模式,切斷了和同齡孩子一樣的情感、幻想與想像,如同秘密武器一樣的成長。傷心的時候不會哭,開心的時候不會笑。越是傷心越要笑,越是難過越是沉默。真的很想哭的時候會自己一個人躲起來去哭,很想笑的話自己一個躲起來去笑。絕對不對任何人表露出自己的真心,即便是父母兄弟。
這樣的她遇見了叫姜馬陸的男子。他是恩琪完全無法理解的人。一開始是害怕,然後是好奇,再接著就是會經常想起,然後就會總是想見到他,再然後就想得到他。
韓在熙 韓在熙
​韓在熙
演員朴詩妍
她的母親是妓女,母親也弄不清楚她的父親是誰。唯一的哥哥深陷賭博甚至把她賣給了鴇母。讓她在這樣的臭水溝一般的生活中堅持下來的是馬陸。
對在熙來說馬陸就是家,是不管什麼時候都會開著燈,在這溫暖的炕頭上鋪上被子,阻攔住時間所有的兇險和恐怖,守護著在熙的家。即便世間所有人都冷落在熙,也會無論什麼時候都會伸開雙臂、帶著特有的暖暖的微笑等待著她,這世上唯一的家。急切想脫離臭水溝一般不堪的生活的她,走進了完全無法想像的另一個世界。雖然沒打算那樣,但是為了過上華麗的生活,給馬陸惹上大麻煩後厚臉皮地離開了他。從世界上唯一站在她那邊的馬陸身邊也離開了。
朴載吉 朴載吉
​朴載吉
演員李光洙
馬陸的朋友。父親是製造假名牌包工廠的社長,工廠的規模很大,托這個的福,雖不到財閥2代的地步,也是聽著少爺的稱呼、富貴地長大的。順利地從韓國一流大學的經營學科畢業的經營學者。
但是如果看他所做之事的話,長得這么稚嫩怎么能,誰都不相信他的實力。一碰到女人的話就走不動了,尤其是性感的女人。世上所有人都認為他好欺負,就連隔壁家的狗都嘲笑他,但是他很善良,善良到了極點,像是患了善良病的瘋子一般。把昏倒在路上的巧可背到馬陸家,從此和馬陸結下因緣。
朴載吉 朴載吉
​姜可可
演員李侑菲
馬陸的妹妹,是馬陸的爸爸和定善市集湯飯店的老女人一夜風流生下來的孩子。從小哪怕是哭得再厲害只要一給她朱古力的話立馬就不哭了。對可可沒啥感情的馬陸爸爸就馬馬虎虎地給它取了個可可的名字上了戶籍。可可身體很不好,有氣喘病,甚至還患上了血球貪食性淋巴組織增殖的罕見病。所以經常發燒、昏倒。由於身體原因現在是大學休學中。

音樂原聲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1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1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1 (KBS 水木劇) 專輯風格:O.S.T/Ballad 發行日期:2012.09.26 曲目列表: 01.金俊秀- 愛情就像雪花一樣 / XIA(준수) - 사랑은 눈꽃처럼 02. Lonely 03. Bueno Hombre 04. Blue Moon 05. Late Autumn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2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2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2 (KBS 水木劇) 專輯風格:O.S.T/Ballad 發行日期:2012.10.10 曲目列表: 01.李秀英- 善良女人 /이수영 - 착한 여자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3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3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3 (KBS 水木劇) 專輯風格:O.S.T/Ballad 發行日期:2012.10.17 曲目列表: 01.趙恩- 是個好人/ 조은 - 좋은 사람입니다
善良的男人 OST CD Part.1 善良的男人 OST CD Part.1
​善良的男人 OST CD Part.1 (KBS 水木劇) 專輯風格:O.S.T/Ballad 發行日期:2012.10.24 曲目列表: 01. 金俊秀 - 愛情就像雪花 / XIA(준수) - 사랑은 눈꽃처럼 02. 李秀英 - 善良女人 / 이수영 - 착한 여자 03.趙恩- 是個好人 / 조은 - 좋은 사람입니다 04. Lonely 05. 在熙與馬陸 (With Empty Heart & Change) / 재희와 마루 (With Empty Heart & Change) 06. Bueno Hombre 07. Waltz In Sorrow 08. 恩琪與馬陸 (With Late Autumn) /은기와 마루 (With Late Autumn) 09. Melancholy 10. Blue Moon 11. 恩琪(With Magnolia)/은기 (With Magnolia) 12. Late Autumn 13. Empty Heart 14 .Broken Heart 15. Water Lily 16. Magnolia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4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4
​善良的男人 OST Part.4 (KBS 水木劇) 專輯風格:O.S.T/Ballad 發行日期:2012.10.31 曲目列表: 01.宋仲基- 真的 / 송중기 - 정말
良的男人 OST CD Part.2 良的男人 OST CD Part.2
​善良的男人OST CD Part.2 (KBS 水木劇) 專輯風格:O.S.T/Ballad 發行日期:2012.11.07 曲目列表: 01. 宋仲基 - 真的 / 송중기 - 정말 02.孫昊永- 我只渴望你 / 손호영 - 너만을 원했다 03. Yoon BitNaRa -我愛你 / 윤빛나라 - 사랑해요 04. Change 05. Here To Stay 06. Complicación 07. Waltz In Sorrow Guitar 08. Beautiful Love 09. Nobody Sees Me 10. Despedida 11. Laberinto 12. Lonely Street 13. Colisión De Frente 14. Before Winter Comes

幕後花絮

劇照劇照
2012年6月末,在首爾汝矣島KBS別館中進行了《善良的男人》對台詞活動,金震源導演、李慶熙作家以及宋仲基、文彩元和朴詩妍等主演演員全面出席。9月5日製作發布會在首爾COES內舉行。
原本劇名《세상어디에도없는차칸남자》所使用的“차칸”(善良)未遵照正確韓文書寫規範,而是將連讀發音寫出,是屬錯別字。韓文學會、國立國語院等團體紛紛提出抗議。2012年9月18日,製作方在慎重考慮後,為了顧及觀眾情緒及對正確的韓文使用有著一定的責任,將韓文拼寫進行改正(차칸→착한)。
2012年9月20日,為紀念《善良的男人》榮登收視冠軍,文彩元上傳了兩張坐在車裡跳Psy馬舞的照片。文彩元曾在製作發表會上表示,如果電視劇反映好將公開跳馬舞的影像。

播出信息

基本簡介

播出時間 播放平台 播出劇場 接檔 被接檔
2012年9月12日 韓國KBS電視台 水木劇 新娘面具 《田禹治》
2012年12月31日 台灣東森戲劇台 十點檔 仁顯皇后的男人 豪門的代價
2013年2月3日 香港無線劇集台 --- 紳士的品格 學校2013
2013年9月30日 香港無線電視J2台 --- 《紳士的品格》 《職場之神》
2013年5月21日 台灣龍華影劇台 --- 你迷上我 《不能結婚的男人》
2013年08月10日 中國安徽衛視 海豚星光劇場 粉紅色唇膏 《I DO I DO》
2013年11月20日 馬來西亞八度空間 亞洲精選 建雲風雲 ---

收視率

韓國收視率
集數 播出日期 TNS全國 TNS首爾 AGB全國 AGB首爾 名次
第01集 2012年09月12日 10.7% 10.9% 10.5% 11.5% 2
第02集 2012年09月13日 11.4% 11.6% 9.9% 11.3% 2
第03集 2012年09月19日 13.9% 14.6% 13.8% 14.5% 1
第04集 2012年09月20日 13.8% 15.4% 13.3% 14.2% 1
第05集 2012年09月26日 14.5% 14.8% 14.0% 15.7% 1
第06集 2012年09月27日 16.0% 17.8% 16.0% 18.1% 1
第07集 2012年10月03日 17.9% 18.6% 17.3% 18.6% 1
第08集 2012年10月04日 15.0% 14.4% 15.1% 16.6% 1
第09集 2012年10月10日 15.8% 17.3% 15.3% 17.3% 1
第10集 2012年10月11日 16.2% 17.3% 14.9% 15.7% 1
第11集 2012年10月17日 13.8% 15.4% 14.3% 15.3% 1
第12集 2012年10月18日 16.4% 17.0% 15.1% 15.7% 1
第13集 2012年10月24日 18.2% 18.7% 17.1% 18.8% 1
第14集 2012年10月25日 18.5% 19.6% 16.7% 18.4% 1
第15集 2012年10月31日 17.1% 17.6% 18.3% 20.6% 1
第16集 2012年11月01日 18.8% 19.8% 17.1% 18.8% 1
第17集 2012年11月07日 18.2% 19.6% 16.2% 16.4% 1
第18集 2012年11月08日 16.8% 18.1% 18.2% 19.7% 1
第19集 2012年11月14日 18.5% 19.9% 17.9% 19.3% 1
第20集 2012年11月15日 18.6% 20.2% 18.0% 19.4% 1
平均收視率
16.07% 16.99% 15.45% 16.80%
安徽衛視收視率
播出時間 集數 csm46 收視份額 排名 份額排名 csm33 收視份額 排名 份額排名
2013年8月10日 1-2 0.691 3.425 5 2 0.719 3.473 5 1
2013年8月11日 3-4 0.547 2.574 7 3 0.552 2.520 7 3
2013年8月12日 5-6 0.751 3.868 4 1 0.770 3.852 4 1
2013年8月13日 7-8 0.691 3.138 6 2 0.720 3.199 6 2
2013年8月14日 9-10 0.685 3.235 4 2 0.708 3.247 4 2
2013年8月15日 11-12 0.548 4.838 7 1 0.577 4.797 7 1
2013年8月16日 13-14 0.373 3.043 13 3 0.385 3.054 13 3
2013年8月17日 15-16 0.803 3.317 4 2 0.839 3.392 4 2
2013年8月18日 因播出安徽衛視2013亞洲青春派停播一天
2013年8月19日 17-18 0.654 3.432 8 3 0.672 3.439 8 3
2013年8月20日 19 0.667 3.225 7 2 0.679 3.211 7 2
2013年8月21日 20 0.586 2.024 10 5 0.587 1.985 10 7
平均收視率 0.636 3.283
0.649 3.288

獲獎記錄

2012年KBS演技大賞
時間 獎項 獲獎人
2012-12-31 男子最優秀演技賞 宋仲基
2012-12-31 女子最優秀演技賞 文彩元
2012-12-31 網路人氣賞 宋仲基
2012-12-31 網路人氣賞 文彩元
2012-12-31 最佳情侶賞 宋仲基&文彩元
第20屆大韓民國演藝大賞
時間 獎項 獲獎人
2012-12-06 電視劇最佳男演員 宋仲基
K-DRAMA STAR AWARDS
時間 獎項 獲獎人
2012-12-08 最佳男演員獎 宋仲基

劇集評價

劇照劇照
《善良的男人》是一部傳統的復仇愛情劇,在眾多韓劇中並不算標新立異,而作為名編李慶熙的作品,大體上都有著相同一點,虐心劇情貫穿始終。劇情整體發展前緊後松,時間跨度頗大,並且一再上演反轉情節令故事高潮迭起,同時在最後關頭又一改悲劇結尾的方式,用幸福相守的美麗畫面感動了觀眾。(新浪網評)
《善良的男人》沒有過多的人物介紹,馬上展開了劇情。如此迅速的進展讓觀眾期待萬分,而其中不是很誇張的笑點也讓收看如此“沉重”電視劇的觀眾們感到稍微輕鬆一些。(騰訊網評)
《善良的男人》將“蛇蠍女人”和“善良女人”的愛情描繪得淋漓盡致,因她們而起的純潔愛情、欲望之愛、無條件絕戀讓故事更顯豐滿。(騰訊網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