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

唐崇榮

唐崇榮,是一位基督教布道家和神學家,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副主席,也是一位思想深邃、思維精密、邏輯嚴謹的神學思想家。在唐崇榮牧師許多的神學、哲學講座中,常給人一種峰迴路轉,別有洞天的意外驚喜。唐家四昆之一,另外三兄弟為唐崇平牧師,唐崇明牧師和唐崇懷牧師。祖籍中國福建,印尼國民,住在雅加達。五十年的工作中在全世界至少向二千萬人演講。他在十七歲時便開始傳道人的事奉。他布道的特色是透過歸正神學的聖經原則帶領人歸向基督。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唐崇榮博士1940年生於中國福建省廈門,其父為當時東南亞大公司的總經理,但唐崇榮幼年喪父,家道中落,唐母遂攜全家赴印尼定居。唐崇榮長在南洋島國印度尼西亞,自幼好學,資質聰穎。雖曾受過唯物思想的影響,但由於神的眷顧,加之他準確的鑑別力,終於認定了基督聖道,並以事奉主為終身之志。他從事神學教育十數年,創辦神學院並親任院長,頻繁組織世界範圍的布道活動。此外,在建築、音樂、美術及科學領域中,神均賦予他恩賜,使他多有建樹。由於唐牧師有令人欽佩的學識、才幹、魄力與現代視野,並對神的呼召有深切感悟,在其孜孜不倦的、創造性而成功的布道中,常以其自身對信仰的成長體驗,使原本艱澀的神學理論很平實地被聽眾理解。他總是頻頻發出挑戰,激發思想,進而使聽眾在聖靈大能感動下接受神的救恩。他這種將“體系縝密的神學”與“挑戰激發的布道”融匯結合的布道理論和實踐,對於華人基督教社會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主要經歷

1974年,唐崇榮在泗水開始教書。1979年,唐崇榮國際布道團成立,設辦公室於新加坡和美國聖地牙哥。唐崇榮每周開查經講座於東南亞,包含新加坡、吉隆坡、台北和香港。1985年,在菲律賓馬尼拉的LaMadridInternationalAcademyofLeadership被頒與榮譽博士學位。他主要是在印尼雅加達自己創立的歸正福音神學院以印尼語教授神學和哲學。1989年,建立印尼歸正福音教會。1996年,在美國華盛頓創立歸正學院,每年夏天在美國開設課程,此外也在全球各地巡迴開課,由不同老師教授歸正宗神學,護教學,布道學等等。

單親出身

陳耀華
唐崇榮博士生於中國福建省,長在南洋島國印度尼西亞,自幼好學,資質聰穎。雖曾受過唯物思想的影響,但由於神的眷顧,加之他準確的鑑別力,終於認定了基督聖道,並以事奉主為終身之志。他從事神學教育十數年,創辦神學院並親任院長,頻繁組織世界範圍的布道活動。此外,在建築、音樂、美術及科學領域中,神均賦予他恩賜,使他多有建樹。由於唐牧師有令人欽佩的學識、才幹、魄力與現代視野,並對神的呼召有深切感悟,在其孜孜不倦的、創造性而成功的布道中,常以其自身對信仰的成長體驗,使原本艱澀的神學理論很平實地被聽眾理解。他總是頻頻發出挑戰,激發思想,進而使聽眾在聖靈大能感動下接受神的救恩。他這種將“體系縝密的神學”與“挑戰激發的布道”融匯結合的布道理論和實踐,對於華人基督教社會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自述見證

我是在中國大陸廈門出生的。兩歲時,我的家人接受福音。一年後,我的父親離開世界,我成為單親家庭長大了。我六歲讀書時,曾經問媽媽,“為什麼別人有爸爸,我沒有?”“他早就走了!”“到哪裡去?”“很遠的地方!”“什麼時候回來?”“永遠不回來!”“為什麼?”“因為他死了!”感謝上帝,照他自己的應許成為孤兒的父親,成為寡婦的憐恤者。
我記憶很深的是七、八歲的時候,每天早上起來,最先聽見的總是忠心敬虔的母親向上帝禱告的聲音。我八、九歲的時候,她就要孩子們每天先與她一同禱告一個鐘頭,然後再放我們到學校去讀書。九歲半時,我母親感受到主的帶領,就把所有的孩子儘可能地帶到南洋去。當時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到了南洋幾個月後,中國大陸便落入共產黨的手中。當我十二歲時,領受了特別的感動,就在一次奮興會中,把自己奉獻給上帝,立志一生做主的工作。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常常讀聖經,在學校裡面做見證,把耶穌基督介紹給別人,帶領人到教會和主日學去。
但到了十七歲時,無神論、進化論、辯證唯物論、共產主義的思想侵蝕了我的基督教信仰,使我整個年輕時代,嚮往著振奮人心的共產主義。就在那個我幾乎要脫離基督教信仰的最危險時刻,我在上帝面前說:“主啊,如果你是真的上帝,你的道是真理的話,你解答我問題,使我解脫、使我肯定,重新接受你是基督,接受你的道是真理;否則的話,我就永遠離開你。如果你解答我的問題,我就立志到世界各地,在你的引導下,去解答別的青年人的問題。”如今我在聚會中解答很多問題,原因是當時我對上帝的承諾。上帝感動我、呼召我,使我痛哭流淚,深深感到我是罪人,耶穌基督為我死在十字架上,我應當接受他做我個人的救主。但是,真覺悟到他是我的主和我應當真心歸向他的時刻,卻不是在聚會中,而是在路途中。當時我應該回到蘇拉巴亞城去,從火車站下來走回家的半路上,我覺悟到基督是我的救主。當我把頭抬起來,我發現這宇宙是上帝所造的,基督是天地的主。當我從上看到下的時候,一個很清楚的觀念浮現出來──他為我死,為我流血捨命,為我受了咒詛,為我領受神的審判,為我被釘在十字架上。我的心完全被改變過來,感到基督是為我唐崇榮而死的,那我活在世界上是為什麼?
當我看見一切都這么美的時候,突然間發現,在路上行走的人是最可憐的,因為他們在世界上忙忙碌碌,卻不知道死了以後要到哪裡去?誰把福音傳給他們?就在這件事發生後的第三天,我聽見上帝在我心中的感動,叩我心門的聲音,我知道這是從天上來的呼召,就把自己奉獻給上帝做傳道人。那是1957年1月9日,是43年以前的事情。從那天開始直到今天,同樣的信心、同樣的心情、同樣的負擔、同樣的火熱,從沒有衰退和減弱,從沒有失去從天上來的異像和感動。

文化使命

唐崇榮博士的講道,本於聖經真理,又深具文化使命感,他的信息以批判性、思想性與時代性見稱。
唐牧師看到華人教會一方面受著外界屬世文化的衝擊,另一方面亦面對內部種種偏差的困擾。因此他對當今的教會愛深責切,勇敢地按著正意分解聖經真理,直言不諱,成為基督教界難得的諍友。雖然唐牧師的講道常給人受到嚴厲責備的感覺,讓聽眾感到扎心,但他仍不枉使命而大聲疾呼:人必須明白真道,堅守信仰,而不要跟隨世界的潮流、學說和運動盲目奔跑。所以,他總是仗義執言,直述胸臆,對那些不合聖經真理的假道理多有批評,為的是“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4:2),以至“凡事受了責備,就被光明顯出來。”(弗5:13)
唐牧師多年來一貫認為,華人教會一直在持守屬靈與屬世分割的世界觀,輕視思想與知識的功用,以致今日的中國教會在整個文化界、知識界、科學界、哲學界不能發揮力量,更遑論能成為文化的領導者了。唐牧師的布道會經常吸引大批的知識分子與專業人士參加,在談到向知識分子傳福音的工作時,唐牧師說,“我個人認為知識分子常常左右整個時代,雖然知識分子在讀書的時候,不一定有這么大的影響力,但普通人一生之中受知識分子影響的可能性,較其它任何階層的人士更大。所以,要得著民眾,不能不注重知識分子,這是我感到福音應當在知識分子中間廣傳,我們應為此共同努力的原因。”

質與量並重

過去幾十年來,唐崇榮牧師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香港、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歐洲、南美洲各地巡迴布道,往往使得萬人空巷,人山人海。在這些聚會中,唐牧師帶給人的不僅是知識性的滿足,更是一波接一波的生命挑戰。唐牧師喜歡在這些聚會中呼喚迷失生命意義的現代人回歸生命的本源──上帝。對於基督徒,他也發出挑戰,鼓勵信徒獻身事主。因著他的影響而改變人生方向,重獲生命意義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唐牧師所帶領的聚會,不單注重量的要求,也注重質的講究。他說,“耶穌基督說的話很簡單,卻包含了世界上最深奧的智慧。所以,我相信深入淺出是可能的。如果我們弄通了上帝的話,又能夠清楚表達的話,就可以使許多人認識這偉大的信仰與深奧的智慧。所以,要普及這些知識,便要擴充大型的講座,乃是為著叫更多人同得祝福。基督徒應是不自私的人,願意讓更多的人與我們同得福音的好處。”
“主必興旺,我必衰微”
唐崇榮牧師數度肝病發作,並且需要一直接受心臟科醫生之定期觀察。但是,面對日益迫切的普世與中國布道的挑戰,雖然有著日積月累之身體軟弱,他卻喜歡引用約翰韋斯利的墓志銘:“上帝埋葬了他的僕人,卻繼續他的工作。”唐牧師說,上帝不靠你,也不靠我,當你自以為是教會的支柱,或以為一旦教會沒有你便不能繼續的時候,也就是你應該停止作工的時候了。這位上帝的僕人是如此的胸襟寬闊,他活出了“主必興旺,我必衰微”的真典範。但願我們多為上帝之僕人禱告,求神施恩保守唐牧師之身體健康,能更多被上帝使用,帶領更多人歸向主。(第92期,2001年5月號)

榮譽與成就

六十多年來,唐牧師主領了無數次大型布道聚會,赴會聽眾總數達百萬之巨,許多場次超過萬人,因聽他布道而決志信主者之眾,即使在西方教會中亦屬罕見。無怪乎,唐牧師被譽為繼宋尚節博士之後當代最偉大的華人布道家。

神學教導基礎

榮譽與成就作為一位擁抱歸正神學的神學家,他神學教導的基礎是加爾文神學。他的事工幫助許多尋找正統聖經原則和教義的人。他強烈反對現代教會中的靈恩運動,認為它曲解聖經的權威並以個人神秘經驗取代之。他也批評新紀元運動,後現代主義,成功神學,並評論現代藝術,心理學,西方文化,東方文化和哲學。此外,並以文化使命的精神,激勵當代人對基督聖道有真切正確的回應。

演講地

除了在教會中講道以及在全市布道會中布道,唐崇榮牧師也在無數的學校查經班和基督徒團契演講,包含麻省理工學院、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新加坡三一神學院、費城威斯敏斯特神學院溫哥華維真神學院、哥倫比亞大學、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史丹佛大學、馬里蘭大學和康乃爾大學。他會用國語、閩南語、印尼語和英語演講。

生平

1974年,唐崇榮在泗水開始教書。 1979年,唐崇榮國際布道團成立,設辦公室於新加坡和美國聖地牙哥。唐崇榮近年每周開查經講座於東南亞,包含新加坡、吉隆坡、台北和香港。 1985年,在菲律賓馬尼拉的La Madrid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Leadership被頒與榮譽博士學位。他現在主要是在印尼雅加達自己創立的歸正福音神學院以印尼語教授神學和哲學。 1989年,建立印尼歸正福音教會。 1996年,在美國華盛頓創立歸正學院,每年夏天在美國開設課程,此外也在全球各地巡迴開課,由不同老師教授歸正宗神學,護教學,布道學等等。
單親出身的布道家──專訪唐崇榮牧師
陳耀華
唐崇榮博士生於中國福建省,長在南洋島國印度尼西亞,自幼好學,資質聰穎。雖曾受過唯物思想的影響,但由於神的眷顧,加之他準確的鑑別力,終於認定了基督聖道,並以事奉主為終身之志。他從事神學教育十數年,創辦神學院並親任院長,頻繁組織世界範圍的布道活動。此外,在建築、音樂、美術及科學領域中,神均賦予他恩賜,使他多有建樹。由於唐牧師有令人欽佩的學識、才幹、魄力與現代視野,並對神的呼召有深切感悟,在其孜孜不倦的、創造性而成功的布道中,常以其自身對信仰的成長體驗,使原本艱澀的神學理論很平實地被聽眾理解。他總是頻頻發出挑戰,激發思想,進而使聽眾在聖靈大能感動下接受神的救恩。他這種將“體系縝密的神學”與“挑戰激發的布道”融匯結合的布道理論和實踐,對於華人基督教社會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六十多年來,神借著唐牧師主領了無數次大型布道聚會,赴會聽眾總數達百萬之巨,許多場次超過萬人,因聽他布道而決志信主者之眾,即使在西方教會中亦屬罕見。無怪乎,唐牧師被譽為繼宋尚節博士之後當代最偉大的華人布道家。
唐崇榮牧師自述見證
我是在中國大陸廈門出生的。兩歲時,我的家人接受福音。一年後,我的父親離開世界,我成為單親家庭長大了。我六歲讀書時,曾經問媽媽,“為什麼別人有爸爸,我沒有?”“他早就走了!”“到哪裡去?”“很遠的地方!”“什麼時候回來?”“永遠不回來!”“為什麼?”“因為他死了!”感謝上帝,照他自己的應許成為孤兒的父親,成為寡婦的憐恤者。
我記憶很深的是七、八歲的時候,每天早上起來,最先聽見的總是忠心敬虔的母親向上帝禱告的聲音。我八、九歲的時候,她就要孩子們每天先與她一同禱告一個鐘頭,然後再放我們到學校去讀書。九歲半時,我母親感受到主的帶領,就把所有的孩子儘可能地帶到南洋去。當時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到了南洋幾個月後,中國大陸便落入共產黨的手中。當我十二歲時,領受了特別的感動,就在一次奮興會中,把自己奉獻給上帝,立志一生做主的工作。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常常讀聖經,在學校裡面做見證,把耶穌基督介紹給別人,帶領人到教會和主日學去。
但到了十七歲時,無神論、進化論、辯證唯物論、共產主義的思想侵蝕了我的基督教信仰,使我整個年輕時代,嚮往著振奮人心的共產主義。就在那個我幾乎要脫離基督教信仰的最危險時刻,我在上帝面前說:“主啊,如果你是真的上帝,你的道是真理的話,你解答我問題,使我解脫、使我肯定,重新接受你是基督,接受你的道是真理;否則的話,我就永遠離開你。如果你解答我的問題,我就立志到世界各地,在你的引導下,去解答別的青年人的問題。”如今我在聚會中解答很多問題,原因是當時我對上帝的承諾。上帝感動我、呼召我,使我痛哭流淚,深深感到我是罪人,耶穌基督為我死在十字架上,我應當接受他做我個人的救主。但是,真覺悟到他是我的主和我應當真心歸向他的時刻,卻不是在聚會中,而是在路途中。當時我應該回到蘇拉巴亞城去,從火車站下來走回家的半路上,我覺悟到基督是我的救主。當我把頭抬起來,我發現這宇宙是上帝所造的,基督是天地的主。當我從上看到下的時候,一個很清楚的觀念浮現出來──他為我死,為我流血捨命,為我受了咒詛,為我領受神的審判,為我被釘在十字架上。我的心完全被改變過來,感到基督是為我唐崇榮而死的,那我活在世界上是為什麼?
當我看見一切都這么美的時候,突然間發現,在路上行走的人是最可憐的,因為他們在世界上忙忙碌碌,卻不知道死了以後要到哪裡去?誰把福音傳給他們?就在這件事發生後的第三天,我聽見上帝在我心中的感動,叩我心門的聲音,我知道這是從天上來的呼召,就把自己奉獻給上帝做傳道人。那是1957年1月9日,是43年以前的事情。從那天開始直到今天,同樣的信心、同樣的心情、同樣的負擔、同樣的火熱,從沒有衰退和減弱,從沒有失去從天上來的異像和感動。
文化使命之布道
唐崇榮博士的講道,本於聖經真理,又深具文化使命感,他的信息以批判性、思想性與時代性見稱。
唐牧師看到華人教會一方面受著外界屬世文化的衝擊,另一方面亦面對內部種種偏差的困擾。因此他對當今的教會愛深責切,勇敢地按著正意分解聖經真理,直言不諱,成為基督教界難得的諍友。雖然唐牧師的講道常給人受到嚴厲責備的感覺,讓聽眾感到扎心,但他仍不枉使命而大聲疾呼:人必須明白真道,堅守信仰,而不要跟隨世界的潮流、學說和運動盲目奔跑。所以,他總是仗義執言,直述胸臆,對那些不合聖經真理的假道理多有批評,為的是“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4:2),以至“凡事受了責備,就被光明顯出來。”(弗5:13)
唐牧師多年來一貫認為,華人教會一直在持守屬靈與屬世分割的世界觀,輕視思想與知識的功用,以致今日的中國教會在整個文化界、知識界、科學界、哲學界不能發揮力量,更遑論能成為文化的領導者了。唐牧師的布道會經常吸引大批的知識分子與專業人士參加,在談到向知識分子傳福音的工作時,唐牧師說,“我個人認為知識分子常常左右整個時代,雖然知識分子在讀書的時候,不一定有這么大的影響力,但普通人一生之中受知識分子影響的可能性,較其它任何階層的人士更大。所以,要得著民眾,不能不注重知識分子,這是我感到福音應當在知識分子中間廣傳,我們應為此共同努力的原因。”
質與量並重之布道
過去幾十年來,唐崇榮牧師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香港、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歐洲、南美洲各地巡迴布道,往往使得萬人空巷,人山人海。在這些聚會中,唐牧師帶給人的不僅是知識性的滿足,更是一波接一波的生命挑戰。唐牧師喜歡在這些聚會中呼喚迷失生命意義的現代人回歸生命的本源──上帝。對於基督徒,他也發出挑戰,鼓勵信徒獻身事主。因著他的影響而改變人生方向,重獲生命意義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唐牧師所帶領的聚會,不單注重量的要求,也注重質的講究。他說,“耶穌基督說的話很簡單,卻包含了世界上最深奧的智慧。所以,我相信深入淺出是可能的。如果我們弄通了上帝的話,又能夠清楚表達的話,就可以使許多人認識這偉大的信仰與深奧的智慧。所以,要普及這些知識,便要擴充大型的講座,乃是為著叫更多人同得祝福。基督徒應是不自私的人,願意讓更多的人與我們同得福音的好處。”
“主必興旺,我必衰微”
唐崇榮牧師近年數度肝病發作,並且需要一直接受心臟科醫生之定期觀察。但是,面對日益迫切的普世與中國布道的挑戰,雖然有著日積月累之身體軟弱,他卻喜歡引用約翰韋斯利的墓志銘:“上帝埋葬了他的僕人,卻繼續他的工作。”唐牧師說,上帝不靠你,也不靠我,當你自以為是教會的支柱,或以為一旦教會沒有你便不能繼續的時候,也就是你應該停止作工的時候了。這位上帝的僕人是如此的胸襟寬闊,他活出了“主必興旺,我必衰微”的真典範。但願我們多為上帝之僕人禱告,求神施恩保守唐牧師之身體健康,能更多被上帝使用,帶領更多人歸向主。(第92期,2001年5月號)

作品列表

作為一位布道家,他還精研武術、音樂、哲學、歷史、美術和建築。他還是一位聖詩作曲家和建築師。他的一些演說被出版成書,也有錄成影音產品的,像是:

《三一神論》
《啟示與真理》
《救贖論》
《布道神學》
《為人父母為人師表》
《兒童布道會》
《聖靈與差派01》
《聖靈與差派02》
《復活信息01》
《復活信息02》
《論人的自由》
《聖經的內容》
《聖經的本質》
《職分與品德》
《希伯來書查經》
《希伯來書查經問題解答》
《唐崇榮問題解答》
《生命價值的重建問題解答》
《理性、真理與信仰》
《神權、人權、政權》
《當代、基督、門徒》
《信仰、試煉與得勝》
《神與人之間》
《普遍啟示與特殊啟示》
《福音神學的本質》
《福音與文化》
《心靈的重建》
《挫折與失敗》
基督為何到世上來》
基督徒感情的聖化》
《神的預定與人的自由》
《理想國中失落的一塊磚》
《語理分析與存在主義的批判》
基督-人類的盼望》
聖靈的洗與恩賜》
《歸正福音運動的歷史與前瞻》
《聖靈與福音 動力的聖靈》
《聖靈與福音 由於信以致於信》
《事奉》
《21世紀的事奉》
《阿根廷布道會——智慧的人生》
《巴黎布道會——意義的重尋》
《鹿特丹布道會——意義的重尋》
《巴西聖保羅神學講座——聖靈與福音》
《倫敦布道會——理性信仰真理》
《伯明罕布道會——理性與真理》
《復活觀》
《堅恝向前承受應許》
《教會生活》
《教會中的兩種人》
《人性的墜落與挽回》
《上帝永生神的兒子》
《世界的光》
《天使和救恩》
《心靈價值探索》
《耶穌貧窮的王》
《福音與普遍恩惠》
《雅典、耶路撒冷和加利利之間》
《榮耀、能力》
《新舊約聖靈的降臨》
《猶大的獅子 逾越節的羔羊》

經典解答

1.到底什麼是神的旨意?
當一個人什麼都說“這是神的旨意”,就證明這個人不大懂神的旨意。神的旨意是除了神以外,宇宙最重大的事情。神的旨意是永恆的、不變的,連聖經里的使徒及先知們都不敢隨便用這個詞。“神的旨意”這四個字在聖經中用的數量很少,因為十分嚴謹,所以我相信一個真正敬畏上帝的人,不會隨便開口閉口講“上帝的旨意”。
上帝的旨意與上帝的引導有不同的地方。上帝的引導是特別賜給他的兒女的,目的是要把他的兒女帶進上帝的計畫裡面,而借著引導把神的兒女帶到上帝的計畫裡面,這就是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要我們遵行他的話語、實行在他的計畫裡面。上帝的旨意是借著聖靈引導我們,使我們引進神的計畫。凡被聖靈引導的,都是上帝的兒女(羅八14—16)。這樣,引導是因人而異的,每個時代不一樣,而旨意是每一個時代都相同的。旨意是在永恆裡面定的,而引導則在時代中執行。我個人把這兩個歸人一個名稱:Eternaldecreeanddynamicprocess。Eternaldecree永恆中間神的諭令,Dynamicprocess是在歷史過程中間有效能的運行。為了展現神永恆不變的旨意,所以上帝在歷史中間展開他的行動的時候,就要在歷史的程式中間成就他永恆的旨意。神在永恆中間預定在歷史中間借著福音彰顯出誰是他的兒女,神在永恆中間計畫在歷史中間差遣耶穌來成全這個計畫,神在永恆中間要從我們身上得著完整的榮耀,在這個世界中間塑造訓練、鞭打管教,讓我們可以成為能夠榮耀他的工具。
引導是因人而異,因時日移,各人不同的。舉個例子,神要每一個基督徒傳福音,這是旨意,但是不是每—個基督徒都被引導作全時間的傳道人,這是引導。引導臨到一個人,要你做全職傳道人的時候,你要順服;引導一個人做帶職的傳道人.你也要順服。引導雖然各人不一樣,旨意是大家都一樣的,都要做一個福音的見證人。神的旨意要你們成為聖潔,這是永恆性的。有一些人被引導過一個結婚的生活,有—些人被引導過單身的生活,獨身的人被引導,知道主引導他獨身.就不要強調獨身才是上帝的旨意。如果他這么講就否定了那些結婚的人都有遵行上帝旨意的可能性。相反的,結婚的人知道主引導他結婚,應當認為這是神的引導,所以不要說“神的旨意要每一個人都結婚,凡不結婚的都違背上帝的旨意”,這樣說連耶穌也違背上帝的旨意。所以引導是每個人不一樣的,而旨意是絕對性的,每個人都相同的。
2.問:亞當、夏娃在吃分別善惡樹之前,能否知道善惡?又在吃這果子之前,若不能分別善惡,是否能明白不順服神是罪?
唐崇榮牧師答:這是很有趣的問題。把它嚴格規範:上帝的果樹就代表宗教界,生命樹則代表福音界,所以上帝在伊甸園裡給了人二種可能性,走宗教的路或是走生命的路?如果在分別善惡樹裡面領受一種知識,而去知道上帝。難道上帝不要人知善知惡嗎?如果上帝不要人知善知惡,為何先知要告訴我們:止住作惡,努力行善?為何箴言要告訴我們,這是善那是惡?為什麼聖經許多善惡的偉大的教訓從上帝啟示下來?所以上帝絕對不是不要人知善惡,而知善惡須在主的源頭裡;知善惡必須從知道源頭來;在知的時間當中,知善惡要按生命的原則而來。除了這三個原則之外,你應當知的不知,應當不知的知,在知的時候不知,在應當不知的時候知,是不知危機。問題不是知識界的問題,問題是知識界背後,誰定知識標準的問題。知識論的混亂,是從創世記第三章來的。你若吃了你就能知,知什麼?知神所知而不要你知的,因為神知道你吃你就知道他所不要你知的,我告訴你知,免得你不知,整個知識論背景最大的混亂是什麼?總歸一句話:你怎么知道?那時亞當忘記問蛇你怎么知道:“上帝不要我知道?”這么一句話馬上把先知書結束了。今天有很多人研究哲學的時候,沒有詳細察考知識界的根源是什麼,就囫圇吞棗把哲學知識的內容認為是真理,而整體接受了,就上了哲學家的當。所以馮友蘭提到一句話:研究哲學不單領受內容,應當要查究動機。上帝不是要人不知,但知以前到底知不知道。上帝要人知,是按人的生命去知,是按神的標準去知,現在這世界充滿吃善惡果以後的人性,所以每一個宗教都教導善惡,每個宗教好像都知道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但你把這宗教的善帶到那宗教就變成惡,把那宗教的惡帶到這宗教也就成為善。善惡的知識是有,但善惡的標準是沒有,怎樣可以找到善惡的標準呢?只有當神的形象真體來到人世的時候,基督的行動就是善的標準。違背基督就是惡,所以標準在神那裡。
3.問:怎么樣判斷啟示,感動是來自神或者來自撒但?
唐崇榮牧師答:普遍啟示是繼續的,凡受造之物存在的一天,就會繼續傳揚上帝的榮耀。而特殊啟示的文字記錄已經結束。所以聖經完全了。這個要分開。那怎么知道這個感動是來自撒但?或者是來自上帝?還是有第三樣感動的來源—你的良心自己受感動。那怎么分別這三樣?
從神而來的與從撒但而來的,最大的分別是動機後面的“本性”所帶來的影響。換一句話說,感動你(我不用“啟示”,因為啟示這個字我不隨便用的),或者給你一些知識的、事跡的,如果你情緒裡面感到有一個東西正在刺激你,是使你混亂的,那就不是從上帝來的,因為上帝使人安靜,不使人混亂。這個是哥林多前書十四章33節所提出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則。有一次我在馬來西亞的一個城市,剛開完了布道會,我進到房間裡面要休息了,有人來叩門(叩門的時候不太甘願的把門開了,這是不自願的自啟)。我說:“有什麼事?”對方回答:“我一定要與你談,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與你談。”因為情詞迫切,知道這不是簡單的事情,我說:“請進來,坐下!”他講:“我犯了這樣、這樣的罪……,我請問你像我這樣的人會得救嗎?你說耶穌的寶血能洗我的罪是真的嗎?我很沒有把握像我這樣的罪,上帝還要赦免我,上帝還會愛我這樣的罪人嗎?”他講了以後就大哭,整個身體在那裡發抖,我就抓住他的肩膀說:“我奉耶穌的名對你說,你一切的罪都可以得著赦免,基督的死、基督的寶血與能力拯救你。”“你肯定嗎?你真的肯定嗎?”我說:“我奉主的名對你說,這是真的,這是肯定的。”一講完,他整個人軟下來,像很小的小孩子需要母親一樣,就躺在椅子上面,我說:“現在,我認為你躺的不夠,要跪下才夠。你跪下來,我們禱告。”於是他一句一句跟我禱告,禱告完了他站起來,眼睛變亮,眼淚擦乾,他改變了。“好了,我一生的問題解決了,再見!”就這樣,直到今天我沒有再看過這個人.不知道在哪裡。而我告訴你,他那個時候領受的感動——稱有罪了、你有罪了——那給他混亂,給他不安,不是從神來的。聖靈會給你因罪不安,但是不會給你因罪產生混亂而失去盼望。你懂得分辨嗎?聖靈的感動叫你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但聖靈感動你,不是使你失去盼望,而是把你帶回平安的主那裡,給你享受真正的平安。撒但製造混亂,神給人安靜。
然而,神的聲音和良心的聲音怎么分別?良心的聲音常常是根據受造者受到利害關係所影響。因為人犯罪以後,人的良心已接受了文化、宗教、自己犯錯的習慣與四周道德標準的衡量所影響,這是良心論。為這個緣故,一個回教徒發現他所吃的面是用豬油煮的時候,他就嚇得不得了,心裡不平安;而基督徒就會感謝上帝,好在沒有忘記創造者。所以良心的功用因著宗教的關係而有很大的不同。良心與聖靈的感動,不同的地方在那裡?良心是相對的,受了宗教、文化的影響;而聖靈不受這方面的影響。良心的標準是個人的觀念;而聖靈給你感動的標準,是已經啟示的真理原則。良心的功用是相對的;聖靈的感動是絕對的。良心的功用是會變的;聖靈所給你的感動是不變的,可以分別出來的。良心、聖靈、魔鬼給你的啟發、感動是不—樣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