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密

唐密

唐密又名“密教”、“秘密教”、“瑜伽宗”、“金剛頂宗”、“真言乘”、“金剛乘”、“秘密藏”、“持明藏”、“總持藏”、“陀羅尼藏”、密乘、果乘等。

基本信息

簡介

佛教傳入中國以來,經過歷史的演進,中國佛教至唐朝時已分為成實、俱舍、禪、律、天台、華嚴、法相、法性、淨土、密等十宗。而在印度發源之地,大要只分兩宗,曰顯、曰密。顯者顯然心地也,密者深秘也。站在究竟圓滿的佛法來講實在則法無顯密,乃因人而異,佛法本一味,直契如來心海,但應眾生不同根器,唯以不同方法教導,此即因材施教。

密宗,又名“密教”、“秘密教”、“瑜伽宗”、“金剛頂宗”、“真言乘”、“金剛乘”、“秘密藏”、“持明藏”、“總持藏”、“陀羅尼藏”、密乘、果乘等。該宗受法身佛大日如來深奧秘密教旨傳授,為真實言教,行者依理事觀行,修習三密瑜伽(相應)而獲得悉地(成就),故名。

密教始祖為法身佛大日如來(音譯作摩訶毗盧遮那,又作毗盧遮那佛、最高顯廣眼藏、遍照王如來、光明遍照、大日遍照、遍一切處、遍照尊),大日如來傳法金剛薩埵(與普賢菩薩同體,又稱金剛手、金剛手秘密主、執金剛、持金剛、金剛持、一切如來普賢、普賢薩埵、普賢金剛薩埵),是為密宗第二祖。金剛薩埵據大日如來內證法樂之境界集成密法之兩部根本經典――《大日經》和《金剛頂經》,並將之納入南天鐵塔(然其全息意義乃有情本身法界之塔也),以期待後世有緣者。釋迦牟尼佛(化身佛)滅度後800多年時,龍樹菩薩(亦翻譯為龍猛)開啟南天鐵塔,親自從金剛薩埵得受密法,為第三祖。龍樹傳法給其弟子龍智,是為第四祖。又過數百年,龍智700多歲時,傳法給善無畏與金剛智,是為第五祖,史稱“開元三大士”的善無畏、金剛智及不空於中國盛唐時先後自印度來華廣弘密法,並經一行、惠果等祖師的努力,將金剛界、胎藏界兩部大法集於一身,是為“兩部一具”,形成唐密。

唐密的流傳

第一節 源於印度

佛教發源於印度。印度佛教歷史,自公元前五、六世紀至公元十二、三世紀,大約有一千八百年歷史,總體上可分為三個時期,即前、中、後三個六百年。

一、第一時期,前六百年,為原始佛教和部派佛教,即小乘佛教時期。這個時期佛教,由水路南傳至斯里蘭卡東南亞各國成為南傳巴利語繫上座部佛教。傳至中國,迄今仍在雲南傣族等數個少數民族地區流行。

二、第二時期,中六百年,主要是龍樹-提婆中觀學系與彌勒-無著、世親的瑜伽學系兩個系統,即大乘佛教時期。這個時期佛教,分別由陸路及海路傳至中國,又從中國傳至朝鮮半島日本東亞各國,成為北傳漢語系佛教,迄今仍在東亞各國流行。

三、第三時期,後六百年,為密乘佛教時期。稱此一時期為密乘佛教時期,並非說密乘從此時才開始流傳。其實,早在公元二、三世紀時,密教就由龍樹(亦稱龍猛)菩薩付出,而後一直秘密流傳,直到七世紀時取得主導勢力,公開流行。

大乘實教原分顯密兩部。顯部由文殊師利菩薩護持(即般若藏),稱為顯乘,或顯教,義理直顯心地法門故。密部由金剛手菩薩護持(即陀羅尼藏),稱為密乘,或密教,義理甚深密故。金剛手原系法身菩薩,對於學人修密教將入上品悉地(成就之義)者,乃現身其前而為說法,佛滅後約八百餘年,始由龍猛(即龍樹)見諸南天鐵塔中,密乘從此昭著於世。

第二節 三個階段

從歷史上看,密乘佛教可總體分為早、中、晚三期。

早期密教

一般稱為雜密,即雜部密教之義,指密宗兩部根本經典《大日經》與《金剛頂經》未結集流傳前,由釋迦牟尼佛顯說於佛教經典各部中的密法及陀羅尼密咒等。隨著中國譯經事業的開展,早在西晉時已傳至中國,主要有菩提流支及阿地瞿多兩個從印度傳來的密法系統。現在流行於漢族地區的許多單行密法,多是早期雜密,它是與顯教各部經典的譯傳與各宗派的開創相聯繫而發展的,至今不絕。

中期密教

學術界稱為純密,即純正密教之義,指由法身佛大日如來所傳密宗胎藏界、金剛界兩部大法,即兩部根本經典《大日經》、《金剛頂經》結集傳出後之密教。具體地說,就是由開元三大士善無畏(716年到長安)、金剛智、不空所傳之印密,由中國僧人一行、惠果繼傳而後形成的“兩部一具”之唐密,以及唐密分支:由日本僧人空海、最澄繼承唐密而在日本分別開創的東密和台密。

唐密的兩部大法,一曰胎藏界,系講色法,說明物質世界的本體與現象,根據胎藏界根本經典《大日經》而建立胎藏界曼荼羅;《大日經》主要講述密教的基本教義、各種儀軌和行法、供養的方式方法。二曰金剛界,系講心法,說明精神世界的本體與現象,根據金剛界根本經典《金剛頂經》而建立金剛界曼荼羅。《金剛頂經》以大日如來為自受用身,宣傳“五佛顯五智說”,所謂“五佛顯五智”是中央大日如來的法界體性智,東方阿閦如來的大圓鏡智,南方寶生如來的平等性智,西方無量壽如來的妙觀察智,北方不空成就如來的成所作智。其中最重要的是法界體性智,除了法界體性智外,其餘四智都是唯識所轉,採納了瑜伽行派“轉識成智”的思想。胎藏界與金剛界兩部大法一為從因到果,一為從果到因,本為不二。既然不二,談所謂的“金胎合曼”也就沒有太大的必要了。

後期密教

學術界認為,“開元三大士”的入唐,致使印度本土可以傳授金胎兩部的具德阿闍梨乏人,為吸引信眾並應對重新興起的婆羅門教,後期印度密教不得已引入了婆羅門教的性瑜伽內容,並在後來陸續發展出了易行乘、幻化網、時輪乘,導致佛教被婆羅門教逐漸同化。自公元8世紀起,隨著伊斯蘭軍隊的逐步深入,中亞地區和印度的佛教陸續受到毀滅性打擊。回教軍隊的屢次入侵與徹底摧毀,使佛教在公元12世紀末(約處於中國南宋寧宗時)在印度本土即告銷聲匿跡。學術界認為,後期印度密教由於棄捨了大乘戒律,性修成風,是導致佛教在印度滅亡的重要因素之一。

第三節 東傳漢土

一、雜密的傳入

在唐密創立之前,印度密教的經典、咒語已逐漸輾轉傳入中國內地,但這些真言密咒多數夾雜於各類經典中還沒有組織成一個有系統的統一體系,因而只屬雜密、雜咒範圍,與盛唐譯傳的密教典籍所說有所區別。

陀羅尼經和真言咒經的漢譯,始自三國時代。竺律炎譯出有密咒的《摩登伽經》二卷,支謙譯出《八吉祥神咒經》一卷、《無量門微密持經》一卷。西晉永嘉(307-313)中,西域僧帛屍梨蜜多羅來華,專門從事陀羅尼法門的傳播,據說他本人善持咒術,常誦咒數千言,聲音高暢顏容不改。他譯有《大灌頂神咒經》十二卷、《大孔雀王神咒經》一卷、《孔雀王雜神咒經》一卷等。自東晉起,對雜密的介紹逐漸增多。孝武帝(373-396在位)時,西域僧曇無蘭譯出《陀鄰缽咒經》、《請雨咒經》、《止雨咒經》等二十餘部。當時活躍於北方地區的佛圖澄,“善誦神咒”(《高僧傳》卷九《佛圖澄傳》)。曇無讖早年便“與同學數人讀咒”,故而“明解咒術,所向皆驗,西域號為大咒師”(《高僧傳》卷二《曇無讖傳》)。南北朝時期,密典的譯傳有增無減,當時來華的印度或西域僧侶,一般都兼習密咒。隋代闍那崛多的譯經中,密典占有很大比重。那連提黎耶舍和達摩笈多兩人對密咒都十分精通,如耶舍“每於宣譯之暇,時陳神咒,冥救顯助立功多牟”(《續高僧傳》卷二)。入唐以後,菩提流志、實叉難陀等譯家也各有若干密典翻譯,就連玄奘、義淨也都曾傳譯過密法。初唐諸大譯家中,沒有一人不譯介密教典籍的。

隨著密典譯傳的不斷趨於繁盛,各種密咒彙編的總集也相繼傳入中國內地,如東晉失譯《七佛八菩薩所說大陀羅尼神咒經》四卷、梁代失譯《陀羅尼雜集》十卷。這類經典所宣傳的密法便是“雜密”(與“純密”相對,意為不純或不系統的密法)。雜密的根本經典是《持明咒藏》,即所謂《金剛大道場經》十萬頌,於唐代永徽三年(652年)由阿地瞿多譯出,名為《陀羅尼集經》,共十二卷。

但在中國佛教史上真正產生重要影響,並形成一個宗派的,乃是把密教正式引入朝廷殿堂的“開元三大士”。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雜密的長期流傳與後來密宗的建立毫無關係。恰恰相反,正是這些雜密的譯傳和流行,為“開元三大士”等人的傳譯純密、建立密宗準備了各種條件。雜密雖不同於純密,但在某些方面畢竟尚有相似之處。

二、唐密的形成

純正密教正式傳入中國開始於唐玄宗時期。玄宗開元年間,善無畏、金剛智和不空三位印度密宗大師先後來到中國弘揚密法,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開元三大士”,中間經一行和惠果等的發揚,形成唐密。

善無畏

(公元637-735年):又譯淨師子,稱無畏三藏,是中天竺烏荼國佛手王之子,出家後於那蘭陀寺得遇達摩掬多尊者(即龍智菩薩)為其授胎藏界大法灌頂,為密教五祖。其後,善無畏三藏遵師命,攜帶佛經,繞道中亞,於公元716年(唐玄宗開元4年)到達唐都長安,後奉皇帝之詔翻譯《大日經》於洛陽大福先寺。《大日經》為密教之根本經典,由善無畏三藏口述,其弟子一行阿闍梨記錄而成。善無畏祖師傳授以胎藏界(理)為主的密法,是為中國密教正式傳授之始,故亦稱其為漢地密教初祖。因其具備神通及對密教經典的精通與貢獻,善無畏被唐玄宗尊奉為“教主”,入滅後其真身奉塔於洛陽廣化寺之前庭。五祖善無畏的著名弟子除一行外,尚有溫古、玄超、義林、智嚴、喜無畏、不可思議(新羅僧)、道慈(日僧)等。

金剛智

公元663-731年):中印度王子,十歲出家於那爛陀寺,二十歲受具足戒,廣習大小乘經律論。三十一歲依止南印度龍智菩薩受教,七年承事供養,受學一切密教,受金剛界灌頂傳承,為密教五祖。尋游師子國登楞伽山,聞中國佛法盛行,於唐玄宗開元七年(719)由海路經錫蘭蘇門答臘至廣州,翌年至東都,敕迎於長安慈恩寺,尋徙薦福寺,於所住立大曼荼羅灌頂道場以大弘密法普度四眾,並翻譯密經,譯有《金剛頂經》、《瑜伽念誦法》、《觀自在瑜伽法》等八部十一卷。後示寂於洛陽廣福寺,謚灌頂國師、大弘教三藏,金剛智亦為漢地密教初祖。門弟子有不空、一行、慧超、義福、圓照等。

不空

(公元705-774年):又作不空金剛,南印度師子國人,天資聰明,幼從叔父游南海諸國,其後出家,十四歲從金剛智三藏學悉曇章,誦持梵經,深獲三藏器重,盡得五部三密之法。及五祖金剛智三藏示寂,遵遺命,往印度求法,從龍智菩薩(普賢菩薩化身)受十八會金剛頂瑜伽及大毗盧遮那大悲胎藏各十萬頌、五部灌頂、真言秘典、經論梵夾五百餘部,並蒙指授諸尊密印、文義性相等。又遍游五印度,於天寶五年(746年)還京師,為玄宗灌頂,賜號“智藏國師”。不空三藏譯出唐密的另一部根本經典《金剛頂經》。後有詔使住大興善寺。自天寶大曆六年,譯出密部之經軌,凡七十七部,一百二十餘卷,密教之盛,此時為最。金剛智及不空兩祖師的傳授原以金剛界密法(智)為主,後善無畏與金剛智兩三藏金胎互授,並分部將兩部大法傳授給不空祖師,六祖不空隨集兩部大法於一身,即“兩部一具”,此即唐密的最突出特點,不同於以往印度密教的“兩部分傳”。不空祖師後期主要活動於西安大興善寺,歷任三代國師,他還是中國四大譯經家之一,建立了梵語與漢字間嚴密的音韻對照組織,以解釋咒語實義於其弟子。

不空祖師弟子眾多,傑出者有金閣寺含光、新羅慧超、青龍寺惠果、崇福寺慧朗、保壽寺元皎、覺超,世稱“六哲”,而以惠果祖師承其法系,受兩部大法,是為唐密七祖。惠果祖師歷任代宗、德宗、順宗三代國師,後傳法給日本僧人空海法師,空海法師回國後,大弘密法,成為日本密宗――“東密”亦稱“真言宗”的始祖,史稱弘法大師。自此,遂有東密之盛,到現在不僅盛傳不衰,而且正走向世界。

惠果

(746~805)唐代僧。京兆府應縣陝西)人,俗姓馬。世稱青龍阿闍梨,為密教付法第七祖。童年入道,初從曇貞研習諸經。年十七隨曇貞入內道場,於眾中超邁特出,遂為不空三藏賞識,盡傳其三密法要,二十歲正式出家受具足戒。復從善無畏弟子玄超受胎藏及蘇悉地諸法,從不空受金剛界密法,並融會二者,建立‘金胎不二’思想。此後常應詔入內道場為代宗、公主等修法,並繼不空法席,為青龍寺東塔院灌頂國師,故又稱青龍和尚。歷任代宗、德宗、順宗三朝國師,倍受崇敬。師博通顯密內外群經,啟迪後進不遺餘力,四方從學之眾常多達數千人。各國入唐求法者多從師受密宗教義,曾授法予日僧空海、新羅僧惠日、悟真等,而將此宗傳入日本、新羅。永貞元年示寂,世壽六十。空海奉敕撰其碑文。著有十八契印、阿闍梨大曼荼羅灌頂儀軌、大日如來劍印、金剛界、金剛名號等各一卷。其中,十八契印所說為密教修法之根本形式,為密教重要著作之一。此外,日本真言宗所謂真言八祖中,師為唐土最後之祖師,故在密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又空海所傳之兩部曼荼羅及其他修法之秘密道具等,皆為師授意,命李真、楊忠信等所作者

東傳日本

東密

東密指流傳於日本之唐密,因其是大日如來的真實言教,故稱真言宗。開祖為弘法大師空海(774-835),根本經典為《大日經》(善無畏譯)、《金剛頂經》(不空譯),稱為兩部大經。另又依《蘇悉地經》、《瑜祗經》、《釋摩訶衍論》、《菩提心論》、《大日經疏》等經軌與論釋。此外,空海大師自撰之《十住心論》、《秘藏寶鑰》、《辨顯密二教論》、《即身成佛義》、《聲字實相義》、《吽字義》、《般若心經秘鍵》等亦極為重要。其教義大綱系講說六大(體)、四曼(相)、三密(用)等三大圓融,建立兩部曼陀羅,而以‘即身成佛’為其主旨,自空海極力弘傳,依據顯密二教判與十住心而建立橫豎二判之純密教,以表示勝於其它諸宗。可見,東密完全承襲唐密,也就是說,東密就是原汁原味的唐密,同時,十分重視空海大師的思想。密宗雖衰絕於印度、唐密不顯中國,卻於日本直傳至今,實乃不幸中之大幸。

延曆二十三年(804年),空海和尚入唐,師事七祖惠果,惠果大阿闍梨將密法無遺地傳於空海和尚,是為唐密八祖。空海大師於大同元年(806年)返國後,先於高雄山寺造壇灌頂(弘仁元年,810年),又於高野山建立真言宗根本道場(弘仁七年),後再得賜東寺(即教王護國寺),建立灌頂道場(弘仁十四年),遂又稱真言宗為東密。

東密門人甚多,以真濟、真雅、實慧、道雄、圓明、真如、杲鄰、泰范、智泉、忠延等十人最為傑出,或媲美為世尊之十大弟子。空海與此等門人大揚宗風,而予日本平安時代社會各階層以極深之影響。空海寂後百年頃,事相之傳承分成小野、廣澤兩大流派。然中世以來,一些真言宗的僧眾提出,大日如來的本地身不說法,說法的是大日如來的加持身,這一見解有別於傳統法義,由此形成了新義真言宗一派,相應稱堅持傳統法義者為舊義真言宗。究其實質,新舊義的區分緣於對佛法特別是密法欠缺真正體悟,只是執著於文字相,於修證沒有絲毫意義。

台密

台密指的是日本天台宗所傳的密教,有別於真言宗的東密。主要源於天台宗的傳教大師最澄及圓仁、圓珍所傳,以比睿山延曆寺及園城寺為中心,後由五大院的安然和尚集其大成。

延曆二十三年(804年,唐貞元二十年),最澄和尚入唐,從天台宗道邃、行滿學天台教義外,並隨靈岩寺順曉(從不空與一行分別受金胎兩部大法)受三部大法及印契等。返日後又從空海大師受灌頂,特以止觀(天台)、遮那(密教)兩業為修學課程,主張“圓密一致”,此為日本天台密教之濫觴。其後,承和五年(838年),慈覺大師圓仁亦入唐,仁壽三年(853年),又有智證大師圓珍入唐求法,三者即台密法流的根源。最澄之後稱根本大師流,圓仁之後稱慈覺大師流,圓珍之後稱智證大師流,一般統稱根本三流或台密三流。

台密主要依據的經典為《大日經》、《金剛頂經》、《蘇悉地經》、《菩提場所說一字頂輪王經》及《瑜祗經》,並稱五部秘經。其實質是將天台宗與唐密、律宗和禪雜揉在一起,已經非純正唐密了。

東密是唐密

儘管有上述差別,但綜合二宗可發現,日本所傳密法,均為盛唐時由中國傳去,然由於傳授師門之異,到了日本又分為“東密”和“台密”兩派。東密開祖弘法大師空海得傳不空三藏門下高徒惠果之大法,回國後於高野山根本道場及京都東寺等大弘密教,至今不絕。而與空海同時來唐求學之傳教大師最澄於天台山國清寺師事道邃大師習天台心法之同時,又從沙門順曉受灌頂習密教,回日後再受灌頂於空海大師,將天台教法密教化,創立了天台密教,一般稱之為“台密”。天台密教,已經是演化了的非故唐密法,它以故唐天台宗教義為基礎結合了禪宗、律宗和密宗教義。可見,東密實質即唐密。

密法乃故唐祖宗法寶,東密也確實原汁原味保存至今,但東密的叫法是日本人的稱謂,其法脈乃屬故唐,並已回傳中國,是以我們應該依然稱“唐密”。究密法傳承實質,印度中期密教、盛唐密教和日本密教本然一體,今天我們依然稱謂“唐密”乃期盛唐新世之輝煌也。

民國時期,國內大德赴日學習密法的以“東密”為主,惟有持松、談玄兩法師兼修了台密,且持松法師更有東密古義、新義三個阿闍梨位,世所罕見。至於傳承流派,因為1200年的變化很多,但變化的是形式,其實質依然是唐密。

回傳

唐密藉助東瀛之地得以完好保存,並反哺華夏,早在七祖惠果和尚的預料之中。據史料記載:

惠果和尚乍見空海,含笑喜告曰:“我先知汝來,相待久矣,今日相見,大好大好。報命欲竭,無人付法,必須速辦香華,入灌頂壇。”於是,三個月將兩部大法傳承完畢,又囑空海曰:

“……早歸鄉國,以奉國家,流布天下,增蒼生福。則四海泰,萬人樂,是則報佛恩師德,忠於國孝於家也。義明供奉,弘法於禹域,汝其行矣,傳之東國,努力努力!”

“義明供奉,弘法於禹域”,意思是說,應當明白有義務、有責任供奉兩部大法,並弘法於華夏。

這是惠果祖師的預言與期待,也是華夏有情的心愿與期望。

民國時期復興

唐密在盛唐時期盛極一時,然至晚唐已露衰微端倪。到了宋代,雖尚有法賢、施護、法天、天息災等一批譯師繼續譯出大量密部經論,然在教理上已無多發明。元代所弘傳者非純正密教,乃是印度後期密教和藏地風俗結合後形成的藏密,明清兩代亦大體如此,且主要是基於政治上的考慮,同時,其流傳也僅限於宮廷和貴族階層,民間不得隨意傳授。因此,總體來說,唐密自元代以後,在中國內地基本上是中斷了。而這中斷的唐密,卻在民國時期得到一時復興,成為當時佛教界的一大奇觀。

最早赴日學密的是江西的桂伯華。他大約於清末的1906年前後赴日本留學,到民國四年即1915年三月病逝於東京時止,計有十餘年,但其在國內影響甚微。隨後,出家僧中赴日學密的逐漸增多,先後有大勇、持松、顯蔭、曼殊揭諦(純密)、談玄等在東密根本道場高野山學習密法後帶回中國。居士界則有顧淨緣、程宅安等。

當時的佛教界領袖太虛大師對此十分關注,曾說:“諸師接踵東渡,人才濟濟,絕學有重光之望矣。……考其數人中,於教理素有研究者,只大勇、持松、顯蔭諸師耳,故真能荷負吾國密宗復興之責任者,亦唯其三人耳。”(太虛《中國現時密宗復興之趣勢》,文載《海潮音文庫》二編《真言宗》)

大勇法師於1919年依太虛法師出家,1922年冬入日本真言宗高野山大學,專修密法,經一年左右,得阿闍黎位,乃於1923年10月回國,僅三、四個月即先後在上海杭州武漢等地開灌頂壇十餘次,皈依及學法者達數百人之多。一時,中斷千年之久的唐密,頓顯重興之勢。然佛法深奧,有情體悟各殊。由於當時學法時間短,且側重事相,忽視教相,大勇對密法的理解受到其依止上師金山穆韶大阿闍梨的批評。金山穆韶大阿闍梨在《弘法大師之佛教觀》中說:“然嗣後於支那刊行之《海潮音》之雜誌,見有大勇法師發表於關於密教之論文,似於弘法大師之佛教觀,有不充分納得大師教義之處,甚為遺憾焉。由是,余草一文,欲匡法師之謬見。”後來他轉而入藏,惜中途病故。

顯蔭法師於1923年冬到達日本高野山的,次年春回到上海,然僅過半年即因病圓寂了,年僅二十四歲。顯蔭法師天資聰明,慧解過人,可惜未能展其雄才,驟而英年早逝。

持松法師與大勇法師一同東渡,於高野山依金山穆韶大阿闍梨修學古義真言宗密法,得三寶院流五十一世傳法阿闍梨位,1924年春回國。先於上海傳法,後於是年夏應邀至武漢任洪山寶通寺住持,並開壇傳法,並在寶通寺內建造法界宮、瑜祗堂、五輪塔,購置各種法器,請人繪製諸尊曼陀羅,使洪山寶通寺一時成為唐密重興之根本道場。後法師又乘赴日出席亞洲佛教大會之機,續留東瀛學法,再得新義真言宗傳法院流、古義真言宗中院流兩個阿闍梨位,並專習台密儀軌,於事相教相均融會貫通,影響甚巨(詳見第二節)。

總體來看,上世紀的“密宗熱”對社會重新接觸認識密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無庸諱言,也產生了一系列問題,其中問題的癥結要么是“不如法”(越三昧耶傳授、非器傳授),要么是缺乏大小乘根基,要么對密典歪曲理解,還有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失去了大乘戒律的制約。這也是民國時期密法熱不能持久的根本原因。因此,唐密回傳的歷史任務也就無法圓滿完成,期待著後來者再續前緣。

持松法師

持松法師(公元1894-1972年),現代高僧。俗姓張,法名密林,因慕名玄奘,自號師奘沙門,因修密受灌頂,又號入入金剛。法師出生於湖北省荊門縣(現荊門市沙洋的一世代書香門第。17歲時感人生之無常,投鐵牛寺出家,後往遠安縣觀音洞居住。1913年往漢陽歸元寺求戒。戒期後,往禪堂,一心參禪。1914年,適聞月霞法師在上海辦華嚴大學,欣然投試,被錄取,師事三載,對大小乘經論,各宗教義,深有所得。1917年隨月霞法師赴歸元寺及宜興盤山。七月隨居常熟興福寺。半年後,月霞法師示寂,次年二月,嗣法月霞法師接任興福寺住持。五年中:償還積債,贖回寺產;兩次傳戒;設華嚴預科學校;授課之餘,撰《攝大乘論義記》十卷,《釋迦如來一代記》一卷。1921年,受太虛法師之邀於杭州淨慈寺講《八識規矩頌》,再次傳戒,度僧百人。次年春,先赴漢口九蓮寺學校,講《攝大乘論》,鏇至武昌佛學院,講授《觀所緣緣論》、編《觀所緣緣論講要》一卷。後杖錫安慶迎江寺,講《十二門論》。1922年冬,因閱《法輪寶懺》,深感瑜伽宗密義難解,且原在中國盛行於唐,久已不傳,而今仍盛行於日本,遂立志挽回千載之絕學,毅然辭去興福寺方丈之職,孤身東渡日本,禮高野山五十世阿闍黎金山穆韶,習古義真言宗,得五十一世阿闍黎位,上師賜灌頂,號入入金剛。後因東都地震,加之川資告磬,遂歸國,鏇赴杭州菩提寺為信眾結緣灌頂。1924年春,武漢佛教界暨兩湖巡閱使蕭珩珊(蕭耀南)、李香庭、湯鄉明、李開先、陳元白等迎請來鄂主持武昌洪山寶通寺。法師來此,講經傳法灌頂幾無虛日,其《自述》說:“兩年中,先後受灌頂者數萬人,是五代以來所未有也”。

1925年秋,法師隨中國佛教代表團赴日本東京參加亞洲佛教大會。會後至新瀉縣,從權田雷斧大僧正受新義真言宗各流灌頂,得“新義真言宗傳法院流相承血脈――密林第四十九世阿闍梨位”。次年,赴京都比睿山延曆寺,習台密儀規。卒業後,再赴高野山依金山穆韶再受三寶院安祥寺各流傳授及口訣,兼習梵文文法,得“高野山古義真言宗中院流引方血脈――密林第六十四世阿闍梨位”,盡得鐵塔正傳血統一脈。1927年歸國。抗日期間,法師蟄居歐陽竟無大居士所購贈之上海聖仙寺,杜門謝客,拒敵偽之所誘,如是數載。1947年3月,上海靜安寺恢復十方叢林選賢制,法師被推為住持,兼任靜安寺佛學院院長。次年創辦《學僧天地》月刊,擔任名譽社長。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先前有人勸持松法師去台灣,為其婉拒,隨繼續住持靜安寺。1953年,在靜安寺設立唐密道場,恢復在中國失傳已久的唐密。此後,被選為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上海佛教協會副會長、會長;上海市人民代表。1956年,隨中國佛教代表團赴尼泊爾參加第四屆世界佛教大會。1957年,率中國佛教協會代表團赴高棉參加釋迦牟尼涅般2500年周年紀念慶典。1964年,隨中國宗教代表團出席在日本召開的第一屆世界宗教徒和平會議,並多次出訪尼泊爾、緬甸、日本、印度尼西亞、高棉等國。1972年法師自感來日不長,墨書毛主席詩詞、法華碑文、聖教序、蘭亭集序等饋送諸友。11月16日,於入寢定中安然圓寂。法師示寂於上海,而塔於常熟虞山興福寺,並設紀念堂於靜安寺,世壽七十有九,戒臘五十。

持松法師愛國愛教、愛人民、愛和平,功德無量,高山仰止,受到了人們的普遍尊敬,他被選為人民代表,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每次國慶節都應邀登上觀禮台,參加檢閱典禮,他和海內外許許多多為祖國為人民鞠躬盡瘁的精英誠摯交往,以其學識廣博,待人真誠,富有智慧,贏得了許多高級知識分子和廣大信眾的稱讚與敬重。

持松法師生前結緣灌頂人次眾多,超曄等居士得到良好法理薰陶,並培育指導多名優秀唐密行者。

唐密回傳台灣

隨著台灣佛教的興盛,唐密法脈在台灣也得以弘揚,今只略舉2位台灣唐密大德,以作說明。

悟光阿闍梨

悟光阿闍梨,法名悟光,字全妙,傳臨濟宗竹溪寺眼淨老和尚暨日本佛教真言宗高野山派金剛峰寺中院流法脈,為台灣佛教真言宗五智山光明王寺第一代傳燈大阿闍梨, 阿闍梨俗姓鄭,台灣高雄縣內門鄉人,生於民國七年(十二月五日,離開娘胎落地之時,即頸纏臍帶、兩膝跪地、雙手握拳,有如僧人頸懸念珠,雙手合掌拜佛之勢,實慧根夙備乘願再來者也。

阿闍梨幼學時,即聰慧過人,靈動機巧,同儕間嬉戲,每裝扮佛道禮拜儀式模樣,顯現出善根宿植。於國校五年級時,即向當時學校日籍老師預言:將來收音機會如香菸盒般大,可置於口袋;在家中高坐即能欣賞電影,不必去戲院;打電話不必經交換機接線,全世 界到處都可以通話,並看到對方真面目;電線將全面地下化;又言會發明人體分解術,將人光化,瞬間往返各地,誠輕而易舉事,所言之語全證諸事實,無 不令人訝其巧思慧心,不與俗同之獨特卓見。

阿闍梨力慕高遠,志切宏博,勤閱藏經,苦參禪法,諸方耆宿,莫不贊獎。其後隨貢噶老人 - 申書文,再習藏密。然而上師虛懷自御,不自滿意,竟而獨入六龜深山,結茅荒澗,抑志深修,持咒閱藏窮研諸家典籍,親證歷代法案,於禪錄之外,兼及語疏,復及密部。悟密旨所寄,不在簡冊,若欲求融,應當另行築求。

阿闍梨於六龜深山閉關閱藏時,知有絕傳於中國之真言宗,廣布日本已達千餘年,期間國內頗多高士欲赴日習法,或不得其門而入,或未獲其堂奧,雖於民國年間或有弘傳,然以中輟。故發心親往日本求法,遂於民國六十年六月遠渡東瀛,入日本高野山金剛峰寺,依中院流宣雄大阿闍梨攻習金胎兩部,三昧五觀,刻苦修證,獲阿闍梨位,並嫡傳中院流,登第五十四世傳法大阿闍梨位,從此真言法脈再回流此土。

民國六十一年,獲授『大阿闍梨』位,返回台灣,勤於弘法教化。先後分別蒙高野山真言宗管長大僧正『高峰秀海』頒授『大僧都』之位,管長大僧正森寬紹 ,再授『少僧正』之位,並應允披紫色衣之榮耀。民國七十年,以【生活禪】一書,獲美國聯合大學夏威夷太平洋學院頒贈『榮譽哲學博士』學位。

阿闍梨六十一年返台後,隨即於竹溪寺『一真蘭若』(後易名『妙明精舍』)開壇傳授真言教法,並成立『佛教布道所』,展開各地講經弘法工作。翌年,首創道場於台南,適有信眾捐贈『龍山內院』為密教布教所,經整修後,於民國六十三年落成啟用,即為今日之『真言宗光明王寺台南分院』。民國六十九年,因信眾日益涌增,又於高雄市左營購屋創立『真言宗光明王寺高雄分院』。民國七十年,於美濃鎮建『造化廬』為龍肚道場,真言宗總本山籌建工作因之露出曙光。阿闍梨願力弘深,佛力加被,民國七十三年,有人建言,內門旗山交界,向稱明秀,識者許為聖域,既謀弘大法,可藉以為基地,故請之臨鑒。阿闍梨乃偕五智山光明王寺眾往觀親視,登臨展望,大加讚許,且說偈言:

左旗右鼓峙楠仙 涼傘高聳入西巔

龍吟雨化圓潭月 虎嘯風雲岫口煙

玉梳撓起東方日 祿馬交騁護八邊

威音留下空王地鎮在五智山中天

吟畢,告示隨眾:我初得法之時,於東瀛金剛峰寺發願,誓持所學,歸還我土,重興密法,追繼唐朝開元盛期;及歸國以來,開教所、設講院、立道場、不遺餘力,今日遇此佳壤,堪充瑜伽密教重振之基,何其幸運!希望諸君共同於此創立密宗根本梵剎,為我密宗開別生面。阿闍梨遂將此地命名為『五智山』,全名為『五智山真言宗光明王寺』台灣總本山。隨眾遵聆教言,連袂奮起,集資糾力,開荊辟棘,合力墾植。於七十九年三月動工,十年間,光明王寺從地湧出,萬佛寶塔凌空顯姿,民國八十八年十月大殿工程畢竣。阿闍梨於開山期間,為弘法利生亦奔走各地,先後又於台北香港二地分別設立了『光明王寺台北分院』、『光明王寺香港分院』。

成觀阿闍梨

成觀法師:台灣大毘盧寺住持、美國遍照寺住持。台北市人,1947年生,1988年7月於美國紐約莊嚴寺住持天台宗第45代傳人顯明老和尚座下披剃,同年於台灣基隆海會寺受三壇大戒。

學歷: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

台大外文研究所肄業

美國德州克里斯汀大學英研所研究員

佛學經歷:

美國德州閉關三年(1984——1987年)

俄亥俄州閉關半年(1990年)

日本高野山真言宗第五十三世傳法灌頂阿闍梨(1996年)

賢首宗(華嚴宗)兼慈恩宗(唯識宗)第四十二世法脈傳人 (2010-)

楞嚴座主

法華譯主 (英文版)

【著作】

《美國心戰綱領》(譯作,一九七九)

《說服:行為科學實例分析》(譯作,水牛出版社,一九七九)

《楞伽經義貫》(大乘精舍,一九九O初版;佛陀教育基金會,一九九四、初版二刷;高雄文殊講堂,一九九五、第二版)

《三乘佛法指要》--卡盧仁波切手稿(譯作;大乘精舍《慈雲雜誌》,一九九O)

《禪之甘露》(英漢合刊,毗盧,一九九五第二版,二OO二年、第三修訂版)

《心經系列》(毗盧出版社,一九九七初版;一九九八、初版二刷)

《北美開示錄一、北美開示錄二》(原名北美化痕)(毗盧出版社,二OO一)

《佛性三參》(英文版,毗盧出版社,二OO二)

《入不思議處》(英文版,毗盧,二OO二)

《大乘百法明門論今注》(毗盧出版社,二OO二)

《佛教邏輯學--因明入正理論義貫》(毗盧出版社,二OO二)

《唯識三十論頌義貫》(2007年8月初版)

《觀所緣緣論義貫》(2007年8月初版)

《八識規矩頌義貫》(2008年7月初版)

《六離合釋法式義貫 》(2008年7月初版)

《地藏法門系列》(2009年9月初版)

《華嚴法門集要》(2010年7月初版)

【英文著作】

佛典英譯 :

The Sutra of Forty-two Chapters 佛說四十二章經

The Diamond Prajna-Paramita Sutra and The Heart Sutra 金剛經、心經

The Dharmic Treasure Altar-Sutra of the Sixth Patriarch 六祖法寶壇經

The Sutra of Consummate Enlightenment 圓覺經

The Sutra of Terra-Treasure 地藏經 等等

專題述著 :

唐密唐密
The Sweet Dews of Ch’an 禪之甘露

Three Contemplations Toward Buddha Nature 佛性三參

Tapping the Inconceivable 入不思議處 等等。

大毘盧寺系由釋成觀法師於民國八十年 (1991年) 六月創辦,當時名為「大毘盧弘法院」,院址設在北投溫泉路,並向中國佛教會登記為團體會員。同年十月,即由北投遷至台北市文山區(景美)現址迄今。其後於民國八十四年(1995年)本寺於第一次內部整修後,即改名為「大毘盧寺」。

本寺所修之法門,以禪密為主體,而兼容他宗。所修密宗者,則系真言宗,即俗稱之「東密」,此即唐朝日本弘法大師(大師出家法號空海,「弘法大師」之號乃日本天皇所賜)渡海到中國長安、青龍寺,由惠果阿闍梨親傳的「三國傳燈」之正統如來密教 (三國者,印、中、日也)。此密教在中華即稱為「唐密」,弘法大師傳入日本後,發揚光大,傳承至今不斷,即稱為「東密」(以其最初設壇灌頂系在京都之「東寺」,故名)。惜乎在唐武宗毀佛之後,密教在中國即一蹶不振,幾乎斷絕,逮至明太祖昭令禁止設立密壇,密教餘緒可說完全中斷。兼以元、清兩代內廷提倡喇嘛教,更使正統密教的真面目鮮人得知。成觀法師於1990年前後,於美、台各地參學藏密、唐密、東密,並於1991年開始,至日本真言宗的總本山、高野山(弘法大師所創之真言宗總本山),修學真言宗密法。六年之間辛勤往返,終於完成學業,於1996年8月8日入壇受金胎兩部大法傳法灌頂,得阿闍梨位,是為三國傳燈真言宗第五十三世阿闍梨。

回傳祖國

真圓法師,1963年出生於陝西省扶風縣。1986年畢業於北京醫科大學,獲醫學學士學位。1994年皈依清定上師,1998年皈依茗山法師。1999年,從超曄上師於上海靜安寺持松法師紀念堂,得持松法師假手灌頂,正式修學唐密,即成為持松法師再傳弟子。2004年東渡日本,於真言宗根本道場高野山依止靜慈圓阿闍黎。2005年在高野山金剛峰寺剃度,後入真言宗最大加行道場寶壽院受具足戒。

2006年3月,真圓法師在高野山道場加行完畢,金胎兩部投花均為大日如來,並從松長有慶大阿闍黎受金胎兩部大法灌頂授職,得唐密中院流五十四世傳法阿闍黎位。後從中西啟寶大阿奢黎受中院流“一流傳授”(即接受該流派的全部修法儀軌,包括各個本尊獨立修法次第,其中有“法王位”),獲得傳燈阿闍梨位。2008年於高野山大學獲密教碩士學位。

真圓法師承傳的唐密法脈如下:

中院流血脈---

大日—金薩—龍猛—龍智—金智—不空—惠果—弘法—真雅—源仁—聖寶—觀賢—淳佑—元杲—仁海—成尊—明筭—良禪—兼賢—房光—覺善—良任—佑遍—定范—賴審—玄海—快成—信弘—宥快—成雄—快尊—良雄—仟遍—嚴雅—快旻—覺暹—政遍—朝印—宥盛—朝遍—政與—舜政—圓與—政覺—英同—妙瑞—本初—龍海—隆鎮—清賢—龍曉—金山穆韶—松長有慶—真圓共五十四世。

三寶院流血脈---

大日—金薩—龍猛—龍智—金智—不空—惠果—弘法—真雅—源仁—聖寶—觀賢—淳佑—元杲—仁海—成尊—義范—勝覺—定海—元海—實運—勝賢—成賢—憲深—實深—覺雅—憲淳—隆勝—隆舜—經深—隆源—隆寬—隆濟—賢深—澄慧—源雅—深應—雅嚴—源朝—寬濟—有雅—寬順—性善—妙瑞—密門—龍海—隆鎮—榮嚴—智等—穆韶—密林(持松法師)—超曄—真圓共五十三世。

真圓法師法語:

東瀛有密藏,本傳自故唐;

今生隻身入,擎回濟國邦!

絕非雙修

轉自 釋真圓的部落格

許多佛子都問及“唐密有沒有性雙修”,末學現在就此問題正式回復如下:

⒈唐密中有雙身觀,但絕對沒有性雙修;為什麼有雙身觀,以及如何觀修等涉及密法的三昧耶戒恕末學不便透露,但絕對不是邪淫的!

⒉佛法不論顯教抑或密教都是因眾生根基而開設的方便法門,故一切佛法都是利生為本!如果說性修可以證空而成就無上道,那就是大妄語。試問那些熱衷性修的佛子,你們的父母姐妹兄弟也是有情之列,他們(她們)當是佛子們感恩的對象,既然性修可以成佛,那么性修法門就是“利益有情”的法門,請問佛子,你們有沒有用如此“殊勝”的法門利益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末學以為佛子們不會如此“利益”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如果你們做到了,那就是不折不扣的亂倫,那是畜牲的行徑!為什麼那些倡導性修成佛的所謂“尊者”不去利益他們自己的母親、姐妹,而只“利益”別人的“母親姐妹”?或許始作俑者曾經有過也未知,那就要勞駕熱衷“性修證空成佛”的佛子們去研究探討了。未知佛子們如此思考過沒有?

⒊奉勸佛子們多讀經典,熟悉佛教發展史對於任何一個佛子都是必須的。儘管末學不贊成研究者的研究方法,但不表示不尊重他們的研究結論。小乘基礎好比大廈之基,大乘好比大廈之結構,而密法猶如大廈完工後的內部裝修。沒有基礎,大廈裝潢得再漂亮也是徒有虛表!

⒋不要被披著“佛法”實際行邪魔外道的那些虛偽上師所蒙蔽,守護慧命非常重要!一切智慧皆在三藏!不讀經只聽“上師”布道就以為達“了義”了?枉然!!

真圓合什!

皈命頂禮三世十方三寶

以下附持松祖師《密教通關》中的觀點。

雙身觀者,乃最深奧之秘密大事。稍一誤解,即自害害他。此種皆關於深秘事相,本不應在此形於褚墨。但恐一知半解之人,有所誤會,反有礙正道,故略言之,令知所鑑戒,而不入邪途也。

此種觀法,出處甚多。即如理趣經釋云:“男女二根和合,成五塵大佛”,蓋謂定慧相資之事義。所雲根者,能執持義。譬如樹根,執持莖葉花果,使不傾拔。今雲二根交會,男剛比定,女柔如慧。定慧相應,理智無礙。使執持功德不失,去生佛隔絕之障,泯真妄差別之心。

又台密智證大師,在唐所請回之五部心觀中:

觀一身為五股杵,成金剛薩埵,於身前月輪中,觀金剛明妃,與之合一。

又觀此身,為金剛鉤、金剛愛、金剛護,同時於身前,觀月輪中,有此等同名明妃,與之合一。

此等觀法,乃表示智體為男,智用為女,體用合一之觀也。若不知如來深意,失其秘密幟之原意,或曲解言句,則成極淫猥之左道密教。

如邪見者,謬云:

二水和合,成羯邏藍。胎藏蓮花,女也,八葉向下。金剛杵,男也,八葉向上。杵與蓮花交遘,為大欲大樂。

又云:五鈷杵,如有情二人,合體之狀。父骨為因,母肉為緣,而成菩提心種子,赤白二渧為本。

凡此邪說,在日本則立川流為之濫觴,視陰陽穢褻之佛像,為至妙。在西藏,則左道密教作其俑。雖有宗喀巴大師出,而糾正之。然至今世人,猶惑於無上之美名,仍以實行猥瀆為至極。彼日本尚不乏正見之阿闍梨,口誅筆伐,使後人皆知為邪。今西藏左道密教,泛濫於中國。上自智識之群,下及顓蒙之輩,莫不視為駐齡之捷徑,飛升之靈符。以為不死之藥可得,神仙可致也。遂有餐石代谷之方,服氣沖神之道。甚至但使色身不滅,縱違律犯戒,亦所不惜。以故狂啖眾生之肉,采還太液之精。吾不知誰起而駁之耶,嗚呼。甚且一唱群和,以為東密無有此法,殊不知不幸亦早有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