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哥白尼

尼古拉·哥白尼

尼古拉·哥白尼(波蘭文:Nikolaj Kopernik,1473年2月19日—1543年5月24日,享年70歲),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波蘭天文學家、數學家、教會法博士、神父。 在哥白尼40歲時,他提出了日心說,否定了教會的權威,改變了人類對自然對自身的看法。當時羅馬天主教廷認為他的日心說違反《聖經》,哥白尼仍堅信日心說,並認為日心說與其並無矛盾,並經過長年的觀察和計算完成他的偉大著作《天體運行論》。 1533年,60歲的哥白尼在羅馬做了一系列的講演,可直到他臨近古稀之年才終於決定將它出版。1543年5月24日哥白尼去世的那一天才收到出版商寄來的一部他寫的書。 哥白尼的“日心說”更正了人們的宇宙觀。哥白尼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一位巨人。他用畢生的精力去研究天文學,為後世留下了寶貴的遺產。 哥白尼遺骨於2010年5月22日在波蘭弗龍堡大教堂重新下葬。 2013年2月19日是天文學家哥白尼誕辰540周年,波蘭全國各地舉辦一系列活動,紀念這位曾經改變了人類宇宙觀的偉人。

基本信息

成長背景

哥白尼 哥白尼

尼古拉·哥白尼1473年2月19日出生於波蘭(Kingdom of Poland)維斯瓦河畔的托倫市(city of Toruń)的一個富裕家庭。

18歲時就讀于波蘭舊都的克拉科夫大學(Kraków University),學習醫學期間對天文學產生了興趣。

1496年,23歲的哥白尼來到文藝復興的策源地義大利,在博洛尼亞大學和帕多瓦大學(Bologna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Padua)攻讀法律、醫學和神學,博洛尼亞大學的天文學家徳·諾瓦拉(de Novara,1454 -1540)對哥白尼影響極大,在他那裡哥白尼學到了天文觀測技術以及希臘的天文學理論。

他40歲時提出了“日心說”(the heliocentric theory)。後來在費拉拉大學(University of Ferrara)獲宗教法博士學位。哥白尼作為一名醫生,由於醫術高明而被人們譽名為“神醫”。

哥白尼成年的大部分時間是在費勞恩譯格大教堂任職當一名教士。哥白尼並不是一位職業天文學家,他的成名巨著是在業餘時間完成的。

歷史背景

哥白尼的科學成就是他所處的時代的產物,又轉過來推動了時代的發展。

紀念(鈔票塑像郵票等)形象 紀念(鈔票塑像郵票等)形象

十五、十六世紀的歐洲,正是從封建社會向資本主義社會轉變的關鍵時期,在這一二百年間,社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14世紀以前的歐洲,到處是四分五裂的小城邦。後來,隨著城市工商業的興起,特別是採礦和冶金業的發展,湧現了許多新興的大城市,小城邦有了聯合起來組成國家的趨勢。

到15世紀末葉,在許多國家裡都出現了基本上是中央集權的君主政體。當時的波蘭不僅有像克拉科夫、波茲南這樣的大城市,也有許多手工業興盛的城市。

1526年歸併于波蘭的華沙已成為一個重要的商業、政治、文化和地理的中心,在16世紀末成了波蘭國家的首都。

與這種政治經濟變革相適應,文化、科學上也開始有所反映。當時,歐洲是“政教合一”,羅馬教廷控制了許多國家,《聖經》被宣布為至高無上的真理,凡是違背聖經的學說,都被斥為“異端邪說”,凡是反對神權統治的人,全都被處以火刑,義大利思想家布魯諾,為了維護日心說,即被教會用火燒死(一說布魯諾被處決並非因為他堅持科學真理,而是因為他公開宣揚與基督教不同的神學觀)。

新興的資產階級為自己的生存和發展,掀起了一場反對封建制度和教會迷信思想的鬥爭,出現了人文主義的思潮。他們使用的戰鬥武器就是未被神學染污的古希臘的哲學、科學和文藝,這就是震撼歐洲的文藝復興運動。文藝復興首先發生於義大利,很快就擴大到波蘭及歐洲其他國家。

與此同時,商業的活躍也促進了對外貿易的發展。在“黃金”這個符咒的驅使下,許多歐洲冒險者遠航非洲、印度及整個遠東地區。遠洋航行需要豐富的天文和地理知識,從實際中積累起來的觀測資料,使人們感到當時流行的“地靜天動”的宇宙學說值得懷疑,這就要求人們進一步去探索宇宙的秘密,從而推進了天文學和地理學的發展。

1492年,義大利著名的航海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麥哲倫和他的同伴繞地球一周,證明地球是圓形的,使人們開始真正認識地球。

在教會嚴密控制下的中世紀,也發生過轟轟烈烈的宗教革命,天主教的很多教義不符合聖經的教誨,而加入了太多教皇的個人意志以及各類神學家的自身成果,故很多信徒開始質疑天主教的教義和組織,發起回歸聖經的行動來。

捷克的愛國主義者、布拉格大學校長揚·胡斯(1369~1415年)在君士坦丁堡的宗教會議上公開譴責德意志封建主與天主教會對捷克的壓迫和剝削。他雖被反動教會處以火刑,但他的革命活動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應。捷克農民在胡斯黨人的旗幟下舉行起義,這次運動也波及波蘭。

1517年,在德國,馬丁·路德(1483~1546年)反對教會販賣贖罪符,與羅馬教皇公開決裂。

1521年,路德又在沃爾姆國會上揭露羅馬教廷的罪惡,並提出建立基督教新教的主張。新教的教義得到許多國家的支持,波蘭也深受影響。

就在這樣一個大變革大動盪的年代裡,1473年2月19日哥白尼在維斯瓦河畔的托倫城誕生了。他的父親是個當議員的富商,他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姐姐。哥白尼10歲的時候,他的父親死了,他被送到舅舅務卡施大主教家中撫養。務卡施是一個人文主義者,他和當時波蘭進步的知識界來往極為密切,並與義大利卓越的革命家、人文主義者菲利普·布奧納克西是摯友。在哥白尼念中學的時候,務卡施就帶著他參加人文主義者的聚會。

1491年,按照舅父的安排,哥白尼到克拉科夫大學去學習天文和數學。

當時,波蘭已經產生了一些有名的天文學家,如馬爾卿·克洛爾,他於1450年寫成《亞爾峰斯星象表訂正》一書,並在許多國家講學。又如著名的天文學家沃伊切赫,曾編制天文曆表,他就在克拉科夫大學講課,是哥白尼求學時的數學和天文教授。哥白尼的“太陽中心學說”就是在克拉科夫大學求學時孕育起來的。

儘管《聖經》沒有涉及諸如“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以及“天圓地方”等各類天文知識。在中世紀,天文學也有著延伸於古希臘的,經過經院神學家們構架好的官方論點。為了鞏固封建統治,天主教會的宗教裁判所燒掉了許多珍貴的科學著作,有時一天竟燒掉20大車。

1327年,義大利天文學家采科·達斯科里被活活燒死,他的“罪名”就是違背聖經的教義,論證地球呈球狀,在另一個半球上也有人類存在。

宗教信仰

寫出了《天體運行論》的哥白尼,他自始至終都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可他用科學的觀察否定了天主教會毫無根據卻又影響深廣的舊有知識。

他對宗教的虔誠達到什麼程度呢?讓我們從他那部傑作《天體之運行:導言》里找出他作的答覆吧。他在《導言》里是這樣寫的:“如果真有一種科學能夠使人心靈高貴,脫離時間的污穢,這種科學一定是天文學。因為人類果真見到天主管理下的宇宙所有的莊嚴秩序時,必然會感到一種動力促使人趨向於規範的生活,去實行各種道德,可以從萬物中看出來造物主確實是真美善之源。”

在哥白尼別的著作里同樣充滿了天主的名字以及天主的智慧與慈愛。他一生維護著天主教的信仰,他對從天主教的革命出的新教派給予了反擊。

哥白尼死於1543年,享年七十歲。死前他為自己預作墓志銘,其銘文:“你不必賞我像賞給聖保祿的恩寵,但求你賞賜我像你給聖伯多祿的寬赦和右盜的仁慈。”

一直以反基督教著稱的思想家羅素也這么評價哥白尼:“哥白尼是一位波蘭教士,抱著真純無暇的正統信仰……他的正統信仰很真誠,他不認為他的學說與《聖經》相牴觸。”(《西方哲學史》)

偉大學說

在那個“科學成了神學的婢女”的年代,許多學說都被歪曲和閹割了,被用來為封建統治服務。在中世紀的歐洲,很少有人了解古代科學典籍的真實內容。這時,科學工作者的一個重要課科,就是發掘古代的文化遺產。

古希臘的大天文學家托勒密,在公元二世紀時,總結了前人在400年間觀測的成果,寫成 《天文集》(即《至大論》)一書,提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學說。這個學說一直為人們所接受,流傳了1400多年。

托勒密認為,地球靜止不動地坐鎮宇宙的中心,所有的天體,包括太陽在內,都圍繞地球運轉。但是,人們在觀測中,發現天體的運行有一種忽前忽後、時快時慢的現象。為了解釋忽前忽後的現象,托勒密說,環繞地球作均衡運動的,並不是天體本身,而是天體運動的圓輪中心。他把環繞地球的圓輪叫做“均輪”,較小的圓輪叫做“本輪”。為了解釋時快時慢的現象,他又在主要的“本輪”之外,增加一些輔助的“本輪”,還採用了“虛輪”的說法,這樣就可以使“本輪”中心的不均衡的運動,從“虛輪”的中心看來仿佛是“均衡”的。托勒密就這樣對古代的觀測資料作出了很精妙的解釋,但是偏離了實際。

在以後的許多世紀裡,大量的觀測資料累積起來了,只用托勒密的“本輪”不足以解釋天體的運行,這就需要增添數量越來越多的“本輪”。後代的學者致力於這種“修補”工作,使托勒密的體系變得越來越複雜,每個行星需要不止一個本輪,總數達80個以上的“輪上輪”,並且還要引入“偏心點”和“偏心等距點”等複雜概念。這就使它缺少簡潔性,而簡潔性正是科學家們所追求的。對天文學的研究也就一直停留在這個水平上。

“地球是宇宙的中心”的說法,正好是“神學家的天空”的基礎。中世紀的神學家吹捧托勒密的結論,卻隱瞞了托勒密的方法論:托勒密建立了天才的數學理論,企圖憑人類的智慧,用觀測、演算和推理的方法,去發現天體運行的原因和規律,這正是托勒密學說中富有生命力的部分。因此,儘管托勒密的“地球中心學說”和神學家的宇宙觀不謀而合,但是兩者是有本質區別的:一個是科學上的錯誤結論,可以予以糾正;一個是愚弄人類、妄圖使封建統治萬古不變的彌天大謊。哥白尼對此作出正確的評價,他說:“應該把自己的箭射向托勒密的同一個方向,只是弓和箭的質料要和他完全兩樣。”

哥白尼曾十分勤奮地鑽研過托勒密的著作。他看出了托勒密的錯誤結論和科學方法之間的矛盾。哥白尼正是發現了托勒密的錯誤的根源,才找到了真理。

哥白尼認識到,天文學的發展道路,不應該繼續“修補”托勒密的舊學說,而是要發現宇宙結構的新學說。他打過一個比方:那些站在托勒密立場上的學者,從事個別的、孤立的觀測,拼湊些大小重疊的“本輪”來解釋宇宙的現象,就好像有人東找西尋地撿來四肢和頭顱,把它們描繪下來,結果並不像人,卻像個怪物。

哥白尼早在克拉科夫大學讀書時,就開始考慮地球的運轉的問題。他在後來寫成《天體運行論》的序言裡說過,前人有權虛構圓輪來解釋星空的現象,他也有權嘗試發現一種比圓輪更為妥當的方法,來解釋天體的運行。

哥白尼觀測天體的目的和過去的學者相反。他不是強迫宇宙現象服從“地球中心”學說。哥白尼有一句名言:“現象引導天文學家。”他正是要讓宇宙現象來解答他所提出的問題,要讓觀測到的現象證實一個新創立的學說——“太陽中心”學說。他這種目標明確的觀測,終於促成了天文學的徹底變革。

哥白尼的觀測工作在克拉科夫大學時就有了良好的開端。他曾利用著名的占星家瑪爾卿·布利查(約1433~1493年)贈送給學校的“捕星器”和“三弧儀”觀測過月食,研究過浩翰無邊的星空。

哥白尼在克拉科夫大學學習三年就停了學,而到義大利去學習“教會法”了。這是他舅父務卡施的主意。因為當時盤踞在波蘭以北的十字騎士團經常侵犯邊境,為非作歹,而和他們作鬥爭,就必須有人精通“教會法”。哥白尼認為抗擊十字騎士團是義不容辭的責任。他說:“沒有任何義務比得上對祖國的義務那么莊嚴,為了祖國而獻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他同意了務卡施的建議。為了取得出國的路費和長期留學的生活費用,他再次接受他舅父的安排,決定一輩子擔任教會的職務。

1496年秋天,哥白尼披上僧袍,動身到義大利去了。他在義大利北部的波倫亞大學學習“教會法”,同時努力鑽研天文學。在這裡,他結識了當時知名的天文學家多米尼克·瑪利亞,同他一起研究月球理論。他開始用實際觀測來揭露托勒密學說和客觀現象之間的矛盾。他發現托勒密對月球運行的解釋,正像雷吉蒙騰所指出的那樣,一定會得出一個荒謬的結論:月亮的體積時而膨脹時而收縮,滿月是膨脹的結果,新月是收縮的結果。

1497年3月9日,哥白尼和瑪利亞一起進行了一次著名的觀測。那天晚上,夜色清朗,繁星閃爍,一彎新月浮游太空。他們站在聖約瑟夫教堂的塔樓上,觀測“金牛座”的亮星“畢宿五”,看它怎樣被逐漸移近的娥眉月所掩沒。當“畢宿五”和月亮相接而還有一些縫隙的時候,“畢宿五”很快就隱沒起來了。他們精確地測定了“畢宿五”隱沒的時間,計算出確鑿不移的數據,證明那一些縫隙都是月亮虧食的部分,“畢宿五”是被月亮本身的陰影所掩沒的,月球的體積並沒有縮小,哥白尼把托勒密的地心說打開了一個缺口。

1500年,哥白尼由於經濟困難,到羅馬去擔任數學教師。第二年夏天,哥白尼回國,後因取得教會的資助,秋天又到義大利的帕都亞學醫。

1503年,哥白尼在法臘羅大學取得教會法博士的學位。

這時,哥白尼還努力研讀古代的典籍,目的是為“太陽中心學說”尋求參考資料。他幾乎讀遍了能夠弄到手的各種文獻。後來他寫道:“我愈是在自己的工作中尋求幫助,就愈是把時間花在那些創立這門學科的人身上。我願意把我的發現和他們的發現結成一個整體。”他在鑽研古代典籍的時候,曾抄下這樣一些大膽的見解:

“天空、太陽、月亮、星星以及天上所有的東西都站著不動,除了地球以外,宇宙間沒有什麼東西在動。地球以巨大的速度繞軸鏇轉,這就引起一種感覺,仿佛地球靜止不動,而天空卻在轉動。”

“大部分學者都認為地球靜止不動,費羅窩斯和畢達哥拉斯卻叫它圍繞一堆火鏇轉。”

“在行星的中心站著巨大而威嚴的太陽,它不但是時間的主宰,不但是地球的主宰,而且是群星和天空的主宰。”

這些古代學者的卓越見解,在當時被認為是“離經叛道”的,對哥白尼來說,卻好比是夜航中的燈塔,照亮了他前進的方向。

1506年,哥白尼結束了在義大利十年留學的生活,動身回國。

哥白尼學說

在義大利期間,哥白尼就熟悉了希臘哲學家阿里斯塔克斯(公元前三世紀)的學說,確信地球和其他行星都圍繞太陽運轉這個日心說是正確的。他大約在40歲時開始在朋友中散發一份簡短的手稿,初步闡述了他自己有關日心說的看法。哥白尼經過長2年的觀察和計算終於完成了他的偉大著作《天體運行論》。他在《天體運行論》(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中觀測計算所得數值的精確度是驚人的。例如,他得到恆星年的時間為365天6小時9分40秒,精確值約多30秒,誤差只有百萬分之一;他得到的月亮到地球的平均距離是地球半徑的60.30倍,和60.27倍相比,誤差只有萬分之五。1533年,60歲的哥白尼在羅馬做了一系列的講演,提出了他的學說的要點,並未遭到教皇的反對。但是他卻害怕教會會反對,甚至在他的書完稿後,還是遲遲不敢發表。直到在他臨近古稀之年才終於決定將它出版。

1543年5月24日,垂危的哥白尼在病榻上才收到出版商從紐倫堡寄來的《天體運行論》樣書,他只摸了摸書的封面,便與世長辭了!

哥白尼的學說是人類對宇宙認識的革命,它使人們的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重大變化。但是在估價哥白尼的影響時,還應該注意到,天文學的套用範圍不如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那樣廣泛。從理論上來講,人們即使對哥白尼學說的知識和套用一竅不通,也會造出電視機、汽車和現代化學廠之類的東西,不套用法拉第、麥克斯韋、拉瓦錫和牛頓的學說則是不可想像的。

僅僅考慮哥白尼學說對技術的影響就會完全忽略它的真正意義。哥白尼的書對伽利略和克卜勒的工作是一個不可缺少的序幕。他倆又成了牛頓的主要前輩。是這兩者的發現才使牛頓有能力確定運動定律和萬有引力定律。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天體運行論》是當代天文學的起點──當然也是現代科學的起點。

日心說

哥白尼的“日心說”發表之前,“地心說”在中世紀的歐洲一直居於統治地位。自古以來,人類就對宇宙的結構不斷地進行著思考,早在古希臘時代就有哲學家提出了地球在運動的主張,只是當時缺乏依據,因此沒有得到人們的認可。

在古代歐洲,亞里士多德和托勒密主張“地心說”,認為地球是靜止不動的,其他的星體都圍著地球這一宇宙中心鏇轉。這個學說的提出與基督教《聖經》中關於天堂、人間、地獄的說法剛好互相吻合,處於統治地位的教廷便竭力支持地心學說,把“地心說”和上帝創造世界融為一體。因而“地心學”說被教會奉為和《聖經》一樣的經典,長期居於統治地位。 隨著事物的不斷發展,天文觀測的精確度漸漸提高,人們逐漸發現了地心學說的破綻。到文藝復興運動時期,人們發現托勒密所提出的均輪和本輪的數目竟多達八十個左右,這顯然是不合理、不科學的。人們期待著能有一種科學的天體系統取代地心說。在這種歷史背景下,哥白尼的日心說應運而生了。

約在1515年前,哥白尼為闡述自己關於天體運動學說的基本思想撰寫了篇題為《淺說》的論文,他認為天體運動必須滿足以下七點: 不存在一個所有天體軌道或天體的共同的中心;地球只是引力中心和月球軌道的中心,並不是宇宙的中心;所有天體都繞太陽運轉,宇宙的中心在太陽附近;地球到太陽的距離同天穹高度之比是微不足道的;在天空中看到的任何運動,都是地球運動引起的;在空中看到的太陽運動的一切現象,都不是它本身運動產生的,而是地球運動引起的,地球同時進行著幾種運動;人們看到的行星向前和向後運動,是由於地球運動引起的。地球的運動足以解釋人們在空中見到的各種現象了。

此外,哥白尼還描述了太陽、月球、三顆外行星(土星、木星和火星)和兩顆內行星(金星、水星)的視運動。書中,哥白尼批判了托勒密的理論。科學地闡明了天體運行的現象,推翻了長期以來居於統治地位的地心說,並從根本上否定了基督教關於上帝創造一切的謬論,從而實現了天文學中的根本變革。 他正確地論述了地球繞其軸心運轉、月亮繞地球運轉、地球和其他所有行星都繞太陽運轉的事實。他也和前人一樣嚴重低估了太陽系的規模。他認為星體運行的軌道是一系列的同心圓,這當然是錯誤的。他的學說里的數學運算很複雜也很不準確。他的書立即引起了極大的關注,驅使一些其他天文學家對行星運動作更為準確的觀察,其中最著名的是丹麥偉大的天文學家泰壽·勃萊荷,克卜勒就是根據泰壽積累的觀察資料,最終推導出了星體運行的正確規律。

這是一個前所未聞的開創新紀元的學說,對於千百年來學界奉為定論的托勒密地球中心說無疑是當頭一棒。

哥白尼的日心宇宙體系既然是時代的產物,它就不能不受到時代的限制。反對神學的不徹底性,同時表現在哥白尼的某些觀點上,他的體系是存在缺陷的。哥白尼所指的宇宙是局限在一個小的範圍內的,具體來說,他的宇宙結構就是今天我們所熟知的太陽系,即以太陽為中心的天體系統。宇宙既然有它的中心,就必須有它的邊界,哥白尼雖然否定了托勒密的“九重天”,他卻保留了一層恆星天,儘管他迴避了宇宙是否有限這個問題,實際上他是相信恆星天球是宇宙的“外殼”,他仍然相信天體只能按照所謂完美的圓形軌道運動,故哥白尼的宇宙體系,仍然包含著不動的中心天體。作為近代自然科學的奠基人,哥白尼的歷史功績是偉大的。確認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行星之一,從而掀起了一場天文學上根本性的革命,它是人類探求客觀真理道路上的里程碑。哥白尼的偉大成就,不僅鋪平了通向近代天文學的道路,而且開創了整個自然界科學向前邁進的新時代。從哥白尼時代起,脫離教會束縛的自然科學和哲學開始獲得飛躍的發展。

《運行》

寫作《運行》

哥白尼在一個秋雨綿綿的日子離開義大利。當時天空出現了彗星斷天的異象,廣大地區瘟疫流行。正在這時,羅馬教皇亞歷山大又誤喝了謀害別人的毒酒而喪命。義大利教會就趁機提出種種“警告”,招搖撞騙,愚弄人民。當哥白尼回到波蘭時,天空出現另一個罕見的星象,教會也在大肆活動,鬧得首都克拉科夫烏煙瘴氣。

原來,教會宣告天空將連續出現四次土星和木星“會合”的異象,說這是上天對世人的一個嚴重警告。世上將出現一個冒牌的先知,洪水和瘟疫將接連而來,並將引起社會騷亂和國家崩潰。這種種謠言鬧得人心不安,有錢的人拚命尋歡作樂,希望擺脫對於未來的恐懼;窮苦的老百姓為了向教會購買“贖罪符”,更是弄得傾家蕩產,難以活命。天空一向是教會敲詐勒索的搖錢樹,他們把“天堂中的位置”裝在自己的錢包里,大量兜售“贖罪符”,搜括民財。當時波蘭赫赫有名的宗教裁判官鐵哲爾就說過,向他孝敬錢財的人可以消災免禍,連死去的人也可以贖洗罪孽。他的口頭禪是:“銀錢投入聖櫃,靈魂升入天堂!”

這時,哥白尼和他的朋友們也在克拉科夫研究兩星“會合”的問題。哥白尼發現教會的說法包含數據的錯誤,顯然是妖言惑眾。於是,他和朋友們決定各自在不同的地區進行觀測,以便一起來揭發教會的邪招。

當第四次“會合”發生的時候,哥白尼正在赫爾斯堡他舅父務卡施的主教官邸,主持與十字騎士團的鬥爭,雖然政務繁忙,哥白尼仍然堅持觀測星象。

觀測的結果證實了哥白尼的預見。“會合”的日期,和教會所說的不符,而和哥白尼的推算卻是相符的——它提前了一個多月。哥白尼的朋友們也觀測到同一個星象。

在赫爾斯堡,由於朋友們不斷催促,哥白尼把他的“太陽中心學說”寫出了一個提綱,取了一個樸素的名字,叫《試論天體運行的假設》,抄送給他的幾個心腹朋友。他宣布:“所有的天體都圍繞著太陽運轉,太陽附近就是宇宙中心的所在。地球也和別的行星一樣繞著圓周運轉。它一晝夜繞地軸自轉一周,一年繞太陽公轉一周……。”

哥白尼所宣布的是一個巨大的學說體系的輪廓,它在參加聚會的朋友中間引起了許多爭論。哥白尼對許多疑問都作了解答。在結束辯論的時候,他引用了古羅馬大詩人西塞羅的話:“沒有什麼東西趕得上宇宙的完整,趕得上德行的純潔。”他用這句話表明了一具信念,那就是:宇宙是完整的、對稱的、和諧的,是具有可以理解的規律和秩序的。

《試論天體運行的假設》是哥白尼學說的第一塊基石,但要在這塊基石上建立起宏偉的理論大廈,還需要做許多準備工作。

1512年,務卡施病死,哥白尼離開了赫爾斯堡,遷居到教區大教堂所在寺的弗隆堡。弗隆堡瀕臨波羅的海,是個小小的漁港。哥白尼在弗隆堡定居以後,就買下城堡的一座箭樓。這座箭樓本來是作戰用的,三角形的樓頂向前傾側,幾乎伸到圍牆的外邊。樓頂的最上層有三個視窗,那裡是哥白尼的工作室。下面兩層是臥房,各有一個射擊用的槍眼。從最上層的視窗可以向四面八方觀測天象。遇到樓頂妨礙觀測的時候,外邊的露台就成了他的觀測台。他在這裡一直住到去世。

這時,哥白尼已將他未來的著作取名為 《運行》。在他看來,運動才是生命的真諦——運動存在於萬物之中,上達天空,下至深海。沒有什麼東西是靜止的,一切東西都在生長、變化、消失,千秋萬代繼續不停。《運行》這一著作,就是要揭示大自然這一最本質的秘密。哥白尼的這一觀點,肯定了客觀世界的存在和它的規律性,閃耀著樸素的唯物主義哲學的光輝。

哥白尼對地球的形狀,曾多次作過間接的觀測。早在1500年11月6日,他就在羅馬近郊的一個高崗上觀測月食,研究地球投射在月球表面的弧狀陰影,從而證實了亞里士多德關於地球呈球狀的論斷。在定居弗隆堡時,他曾多次站在波羅的海岸邊觀察帆船。有一次,哥白尼請求一艘帆船在桅頂綁上一個閃光的物體,他站在岸邊看著這艘帆船慢慢駛運。他描寫這次觀察的情況說:“隨著帆船的遠去,那個閃光的物體逐漸降落,最後完全隱沒,好像太陽下山一樣。”這次觀察使他得出一個結論:“就連海面也是圓形的。”

在陰濕多霧的波羅的海的岸邊,逢到嚴寒的冬夜,天空沒有雲影,星星在藍天閃爍著耀眼的寒光,哥白尼總是利用這種難得的機會,穿上皮襖,束緊風帽,把儀器搬到箭樓的露台上,進行通宵達旦的觀測。他所用的儀器都是自己動手做的,一共有三種。測量行星距離的“三弧儀”,是用樅樹桿削成的,用墨水劃上刻度,照準器也是雕出來的。測量月球和行星位置的“捕星器”,它是用六根樹條繞成圓圈做成的。測定太陽中天時高度的“象限儀”,它是一塊很大的正方形木板,右上角裝著帶刻度的木環,擱架上有個“水準儀”,其實只是一個盛了水的玻璃管。觀測日食本來要在水裡觀測倒影,為了減少提水上箭樓的麻煩,他打破常規,改用一塊帶孔眼的護窗板把日影映到牆上。哥白尼就是利用這些簡陋的設備,在弗隆堡前後進行了有紀錄可查的50多次觀測,其中包括日食、月食、火星、金星、木星和土星的方位等等。這些觀測在望遠鏡發明以前能做得那么精確,這是很不容易的,難怪後來許多傑出的天文學家都非常欽佩。

1516年秋天,盤踞在波蘭以北的十字騎士團,屢次進犯邊境。教會借重哥白尼的聲望和才學,派他擔任俄爾斯丁教產總管,去對付大軍壓境的強敵。

就在那烽火連天的歲月里,哥白尼開始撰寫他的不朽著作——《運行》。他在俄爾斯丁城堡的哨塔上布置了一個簡單的觀測台,並隨身帶去一些必要的資料。當時整部著作的內容已有個輪廓了,全書計畫寫成八卷(出版時是六卷)。第一卷已經動筆了,進展很慢,這是因為大敵當前,哥白尼必須全力以赴地對付敵人的挑釁和騷擾。

1519年秋天,哥白尼辭去教產總管的職務,又回到弗隆堡,用他的全部精力來撰寫 《運行》。但是,戰爭的風暴很快席捲到這裡,弗隆堡陷入十字騎士團的重圍之中。敵人燒殺虜掠,斷絕糧草,企圖迫使守軍投降。這時,教堂的神父都逃跑了,有的甚至叛國投敵。但哥白尼仍舊留在城中,同居民一起支援守軍作戰。他們還修築運河,興修水利,哥白尼設計修建的水閘和水磨,在當時對支持戰爭和繁榮經濟是具有重大意義的。

第二年秋天,哥白尼再度擔任俄爾斯丁教產總管。這時十字騎士團已經侵占了附近的許多城堡,直逼俄爾斯丁。哥白尼把由他保管的錢財全部拿出來支援作戰,並親自部署防務,登城督戰。十字騎士團用燃燒彈攻城,哥白尼叫人用浸濕的皮子去捂滅敵人的燃燒彈。經過五天五夜的激烈戰鬥,城市依然屹立著。十字騎士團大公霍亨侖惱羞成怒,特地派人到弗隆堡去,把他的藏書、手稿和儀器一把火燒光。哥白尼始終堅守城堡,霍亨侖無可奈何,只好撤軍,同意休戰。戰後,波蘭國王齊格蒙特論功行賞,委派哥白尼為俄爾斯丁的行政長官。

1525年秋天,哥白尼寫作《運行》的工作,才在弗隆堡全力展開。這時,哥白尼的箭樓上來了一個女管家,名叫安娜。安娜出身名門,性情嫻淑,衷心愛慕哥白尼,毅然拋棄世俗的成見,和被教會剝奪了結婚權利的哥白尼同居。哥白尼在安娜的幫助和照顧下,書桌上的手稿迅速地一疊疊地增加起來了。

第一卷

鳥瞰式地介紹了宇宙的結構。在論證的開始,哥白尼列舉了許多觀測資料來證明地球是圓形的。接著他指出了地球呈圓狀的理由。他說:“所有的物體都傾向於將自己凝聚成為這種球狀,正如同一滴水或一滴其他的流體一樣,總是極力將自己形成一個獨立的整體。”“物體呈球狀的原因在於它的重量,即在於物體的微粒或者說原子的一種自然傾向,要把自己凝聚成一個整體,並收縮成球狀。”他對這個問題的解答,給一百多年以後牛頓發現萬有引力開闢了道路。

關於原子他還寫了這樣一段:“所謂原子是最細微的、不能再分割的微粒,它們重疊地或是成倍地相聚在一起,由於它們看不見,並不立即形成看得見的物體;可是它們的數量可以增加到這種程度,足夠累積到可以看見的大小。”這一段話是針對唯心主義者的論調而說的,他們藉口“原子無法看見”而抹煞原子的存在。在唯心主義者的唆使下,這一段話在《運行》出版時被刪去了;在以後300年間的三中版本里都不見一個。

第二卷

介紹了有關的數學原理,其中平面三角和球面三角的演算方法都是哥白尼首創的。這裡陳述了三角形的規則,即從三角形的已知某些邊和角去推算其他邊和角的規則。這包括了三邊是直線的平面三角形和三邊是球面上圓弧作成的球面三角形。

第三卷

用數學描述地球的運動,是恆星表。

第四卷

介紹地球的繞軸運行和周年運行。

第五卷

論述了地球的衛星——月球。哥白尼非常重視研究月球,特別是月食。他認為在月食的時候,人們可以從月球、地球和太陽的相對位置,得到關於宇宙的真實結構的暗示。“當宇宙別的部份都是澄明的和充滿日光的時候,所謂黑夜就不是什麼別的東西,而只是地球本身的陰影。這個陰影形成一個圓椎形,尾端尖削。月亮一接觸到這個陰影,就會失去光澤,而當它出現在陰影正中央時,它的位置正好和太陽相對。”

第六卷

他的最後一卷準備寫關於行星運行的理論。

《運行》的不朽的貢獻,在於它根據相對運動的原理,解釋了行星運行的視運動。在哥白尼以前,這一原理從來沒有被人這樣詳盡地闡述過,也沒有人從這一原理得出過這樣重要的結論。

哥白尼對這個問題是這樣說:“所有被我們觀測的物體的位置變動,不是由於被觀測的物體的運動所引起,就是由於觀測者的運動,或由於物體和人的不一致的變動所引起的。”既然地球是我們在它的移動中進行觀測的基地,那么我們觀測到的天空中的運動,例如太陽的運動,就可能是一種表面的運動,是一種由於地球本身的運動所引起的幻覺,而其他天體的運動,就可能是那個天體以及地球的不一致的運動所引起的結果。因此,如果承認‘地球從西向東地自轉’,顯然會覺得好像是太陽、月亮、和星辰在升起和降落。”

“事情正是像維吉里烏斯所闡明的,”哥白尼寫道,“他讓伊尼斯說:我們駛出港埠,而陸地和城市卻在後退’。因為船隻駛過風平浪靜的海面時,所有外界的東西,在船上的人看來,正好像它們在按照船隻的運動移動著,只是方向相反——他們覺得,他們自己和身邊的東西都留在原處。這同一情況毫無疑問可能出現在地球運動的現象中,並引起整個宇宙都在鏇轉的印象。”

哥白尼還論證說:“地球雖是一個巨大的球體,但比起宇宙來卻微不足道。”他注意到地平線把天球剖分為均勻的兩半,曾利用這一現象來證實宇宙是無限的這個論斷。“根據這一論斷,可見宇宙跟地球相比是無法測度的,它是一個無邊無際的龐然大物。”哥白尼還認為太陽是行星中相對不動的中心。

哥白尼的功績在於:他用科學的太陽中心說,推翻了在天文學上統治了幾千年的地球中心說。這是天文學上一次重大的革命,引起了人類宇宙觀的革新。

出版艱難

哥白尼與天體論 哥白尼與天體論

哥白尼在1506~1515年間已經寫成“太陽中心學說”的提綱——《試論天體運行的假設》,可是《運行》一書卻直到1543年他臨終時才出版。他在《運行》一書的“序言”里提到這種情況時說:“在漫長的歲月里,我曾經遲疑不決。”

哥白尼對於這本著作的出版,為什麼要“遲疑不決”呢?原因就在於他害怕教會對這一新興科學理論的迫害。

早在哥白尼旅居義大利的時候,教皇亞歷山大六世就重新頌布聖諭,禁止印行未經教會審查的書籍,可疑的書籍一律焚毀。

1506年哥白尼從義大利歸國時,就親眼看到宗教裁判官對胡斯分子的血腥鎮壓,許多密謀聚會的人都被抓起來活活燒死。在哥白尼的一生里,波蘭國境內至少進行過300次以上的宗教裁判活動。哥白尼也經常受到威脅和迫害,在他擔任弗隆堡大教堂修士的瓦爾米亞教區,他舅父務卡施大主教死後,幾個繼任的大主教都三令五申地“查禁邪教”並對修士們嚴加監視。他們認為哥白尼是個“叛教者”,直到他臨終時,身邊還有上司所布置的密探和姦細。

主使迫害哥白尼的,是波茲南宗教裁判官堆霍茲烏施,他是一個焚書的狂徒,後來升任波蘭大主教。他連哥白尼的親戚朋友都看成眼中釘,恣意迫害,其中包括修士亞歷山大·斯古爾捷特和女管家安娜。

斯古爾捷特雖是個修士,卻信奉無神論,自己不做聖功,別人做聖功他還嘲笑。他對哥白尼十分欽佩,兩人很快就成為知己。這就引起霍茲烏施和新任主教揚·丹提謝克的猜忌。丹提謝克是個很陰險的傢伙,他看出如果《運行》出版,他所維護的神學殿堂就會土崩瓦解。於是,丹提謝克開始向哥白尼步步進逼。他首先要哥白尼和斯古爾捷特斷絕往來遭到哥白尼的嚴詞拒絕。斯古爾捷特後來遭到羅馬教廷拘捕。

不久,丹提謝克又根據弗隆堡教長的告密,強迫哥白尼和安娜脫離關係。哥白尼和安娜同居已近十年,感情很深。哥白尼向丹提謝克這個無理的要求提出抗議,丹提謝克胡說安娜已使哥白尼“失魂落魄”,為了他的“靈魂得救”,他勒令安娜立即遷出弗隆堡。哥白尼在悲憤之下,幾次要扯下身上的僧袍,揚言要還俗。為了使哥白尼的寫作工作能繼續下去,安娜忍痛離開了箭樓。不久,她又被驅逐出境。

這一期間,羅馬教廷對哥白尼的學說也很感驚慌。1533年,教皇克雷蒙七世曾叫人闡述“太陽中心學說”的基本原理。哥白尼學說的革命內容使教皇大為震驚,他決定想辦法把哥白尼的手稿控制起來。1536年,一個紅衣主教寫信向哥白尼索取手稿,哥白尼拒絕了。

義大利天文學家伽利略 (1564~1642年)曾經說過:“我一想起我們的教師哥白尼的命運,就感到心驚膽顫。”但是,教會的迫害並不能阻止《運行》的出版,哥白尼的鬥爭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1539年春天,一個青年學者帶著許多珍貴的書籍,千里迢迢地來到弗隆堡,拜哥白尼為師。他就是德國威滕堡大學的數學教授列提克,後來成為哥白尼唯一的門生。在列提克的鼓勵和支持下,哥白尼很快就振奮起來了。他們一起修訂《運行》的原槁,積極準備出版。這時,丹提謝克聽說哥白尼收留了一個“邪教徒”,就命令搜查修士們的住宅,看看“是否藏有充滿路德教派毒素的書籍”。

積極支持哥白尼出版 《運行》的,還有他的朋友鐵德曼·吉哲,鐵德曼當初是弗隆堡的修士,早就了解哥白尼並一直支持他的科學研究工作。後來,鐵德曼升為柳瓦巴教區的主教。他看到哥白尼的困境,就邀請哥白尼和列提克到柳瓦巴教廷作客,以便他們集中精力完成定稿工作。丹提謝克立即對鐵德曼進行恫嚇,宗教裁判官霍茲烏施還說在鐵德曼的著作里發現了什麼“荷蘭邪教”,企圖加罪於他。

這時,哥白尼的學說在社會上也引起了不少的非難。新教徒 (路德派)比舊教徒更為敵視哥白尼的學說。馬丁·路德曾挖苦說:“這個傻瓜想要推翻整個天文學!”《宗教宣言》的執筆人菲利普·梅蘭赫東也指責哥白尼“不顧眼前的事實而想入非非。”

在埃爾布郎格城裡還上演了一幕鬧劇。它諷刺一個裝腔作勢的天文學家把自己的著作鎖在柜子里,滿嘴胡言亂語,最後被魔鬼套上大車送進了地獄。這個劇本當然是影射哥白尼的。原來,哥白尼那篇闡明當時連續出現彗星完全是大自然的現象、和人們的生活毫不相干的論文的發表,得罪了教會,教會就採取這種卑鄙的伎倆對哥白尼進行公開的侮辱。

儘管環境很險惡,哥白尼並沒有妥協。1541年,他最後下決心將他的著作複印。

哥白尼將他幾十年來心血的結晶——《運行》的手稿,交給他的朋友柳瓦巴教區的主教鐵德曼,鐵德曼又轉交列提克。列提克因被來比錫大學請去教書,便將這本書的出版工作交給他的朋友、紐倫堡的一個出版商奧塞安德爾。奧塞安德爾曾學過天文學,他在領袖梅蘭赫東的授意下,竄改了原稿,刪減了哥白尼學說的一些內容,力求使科學遷就當時社會的舊有認識。

1543年5月24日,當這部巨著印好並送到弗隆堡時,久病的哥白尼已危在旦夕。御醫梭爾法把書放到被子上,並把哥白尼的手放到書上,哥白尼用他的無力的手痙攣地抓住書本。哥白尼已到彌留的時刻,一小時以後他就與世長辭了。

《運行》帶著遍體鱗傷,在人世間流傳了300多年。

直到19世紀中葉,《運行》的原稿才在布拉格一家私人圖書館裡被發現。1873年,出版了增補哥白尼原序的《天球運行》,有關原子說的章節仍未補入。1953年,《天球運行》出第四版時,才全部補足原有的章節,這時哥白尼已經逝世了410年。

歷史地位

哥白尼的“日心說”沉重地打擊了早從亞里士多德之前就已開始也被天主教會接受的宇宙觀,這是現代科學淘汰陳舊科學觀的偉大勝利。因此使天文學從陳舊科學觀和宗教錯誤神學的束縛下解放出來,自然科學從此獲得了新生,這在近代科學的發展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哥白尼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一位巨人。他用畢生的精力去研究天文學,為後世留下了寶貴的遺產。由於時代的局限,哥白尼只是把宇宙的中心從地球移到了太陽,並沒有放棄宇宙中心論和宇宙有限論。在德國的克卜勒總結出行星運動三定律、英國的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以後,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說才更加的穩固。

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對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給予了高度的評價。他說:“自然科學藉以宣布其獨立並且好像是重演路德焚燒教諭的革命行動,便是哥白尼那本不朽著作的出版,他用這本書(膽怯地,而且可說是只在臨終時)來向自然事物方面的教會權威挑戰,從此自然科學便開始從神學中解放出來。”

歷史事件

1687年,牛頓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的問世,標誌著哥白尼體系的最後勝利。1685年在大馬士革已有了哥白尼學說體系的譯本和詳盡的說明。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唯物主義哲學家布魯諾,由於批判《聖經》並堅決贊同哥白尼的日心說,1600年2月,在羅馬鮮花廣場被燒死。17世紀30年代至1646年波蘭傳教士穆 尼閣(Nieolas Smoglenski,1609——1655年)來華為第一階段,在這短短的十幾年時間裡,以徐光啟組建和主持曆局,編譯系統介紹西方天文學的大型叢書《崇禎曆書》為契機,哥白尼的名字在中國學者 當中迅速傳播。1634年,《論宇宙或光》脫稿,此書以哥白尼學說為基礎,與教會的觀點不相容,而伽利略又正遭致教會迫害,笛卡爾只得暫不發表。1634年編成的《崇禎曆書》中譯用了《天球運行論》中的大量材料,但由於傳教士的隱瞞、歪曲,哥白尼學說卻沒有被介紹過來。1633年6月22日,宗教法庭宣布哥白尼學說為邪說,判處伽利略終身監禁,宣布(對話)為禁書,然後,逼迫伽利略進行發誓。1633年,伽利略受到宗教裁利所審利,利處終身監禁,其著作《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被列入《禁書目錄》 。1632年伽利略著書立說捍衛哥白尼體系時已年過半百。伽利略在1632年發表了《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的對話》給哥白尼體系以決定性支持,1638年發表了《關於力學與位移運動兩門新科學的討論及數學證明》批駁了統治歐洲達兩千多年之久的亞里士多德關於運動和運動原因的理論,創建了實驗、物理思維和數學演繹三者巧妙結合的研究方法。1632年,伽利略發表《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宇宙體系的對話》以新的觀測事實再次猛烈抨擊荒謬的托勒密宇宙體系。1622年來華的湯若望在其後來寫的《曆法西傳》中,已提到哥白尼,並說“已上哥白尼所著,後人多祖述焉。1618~1621年,克卜勒發表了《哥白尼天文學概要》簡明扼要地敘述了哥白尼的理論,並以自己的發現補充、修正和發展了哥白尼的學說。1618~1621年,克卜勒寫了《哥白尼天文學概要》一書,把天文學的研究概括為5個方面:觀測天象;提出對觀測到的天象進行解釋的假說;宇宙論的物理或哲學;推算天體過去與未來的方位; 有關的儀器製造和使用的機械學。直到1992年10月31日,羅馬教皇約翰·保羅二世才決定為伽利略平反,為他恢復名譽。

最終勝利

在《運行》將要出版的時候,羅馬教廷正在考慮對策。1541年,紅衣主教施福治向教皇休羅獻策:“我建議不要理睬這種瀆神的言論,因為既然惡魔已點了火,你再去給它煽風,火就會燒得更大。最好是不聞不問。”羅馬教廷很賞識這個建議。同時,由於哥白尼的著作是用拉丁文寫的,而且只有懂數學的人才能看懂,在市民階層中影響不大,因此,羅馬教廷在70多年間沒有對哥白尼的著作明令取締。

早在1605年,就曾有人指出了奧塞安德爾宣揚不可知論的偽撰序言的卑劣手段,這個人就是偉大的德國天文學家克卜勒。克卜勒本來在丹麥天文學家第谷·布刺赫手下研究天文學。布刺赫當初很崇拜哥白尼,他曾經打發人訪問弗隆堡,並取回一幅哥白尼的自畫像和他生前用過的一架“捕星器”。布刺赫看到這個儀器時大為驚詫,哥白尼竟是用這么簡陋的儀器來考察“天體的奧妙”。他畢恭畢敬地把哥白尼的遺像供在上位,還在遺像下題詞:

郵票上的哥白尼 郵票上的哥白尼

“力大無比的巨人能夠搬過一座山來加到另一座山上,可是雷的劈擊卻能把巨人制服——比起所有這些巨人,哥白尼一個人不知要堅強多少,偉大多少,幸福多少。他把整個地球連同所有的山嶽舉起來迎向群星,雷的劈擊卻不能把他制服。”這個丹麥人到頭來並沒有接受哥白尼的學說,只是崇拜而已。跟這個丹麥人相反,他的年輕的助手克卜勒,卻衷心信奉哥白尼的學說。他利用自己發明的望遠鏡,把有關宇宙結構的科學向前推進了一步。

跟這個克卜勒一樣,義大利偉大的哲學家布魯諾(1548~1600年),也是哥白尼學說的支持者和宣揚者,他也曾發現奧塞安德爾的序言是一篇偽作。他憤慨地指出:“這是一個其蠢如驢、不學無術、狂妄自大的角色,給哥白尼的著作附加一張廢紙。”布魯諾曾先後到過歐洲十幾座著名的城市,宣傳哥白尼的理論,藉以打擊神學的世界觀。他去講學的地方有信奉新教的國家,也有天主教的國家,即使被人驅逐,他也毫不在乎。當布魯諾發表著作介紹哥白尼學說的時候,教廷就採用了嚴厲鎮壓的手段。這是因為布魯諾寫的是明白曉暢、人人都懂的義大利文,文筆優美而犀利,諷刺了那些拚命維護“地球中心學說”的神學家,並揭示了哥白尼學說的全部唯物主義的意義。布魯諾推崇哥白尼為最偉大的天文學家。他在《哥白尼的光輝》一詩中寫道:

你的思想沒有被黑暗世紀的卑怯所玷染,你的呼聲沒有被愚妄之徒的叫囂所淹沒,偉大的哥白尼啊,你的豐碑似的著作在青春初顯的年代震撼了我們的心靈。

他在《大齋節晚餐》一文中寫道:“我們對哥白尼感激不盡,因為他把我們從居於統治地位的庸俗哲學中解放出來,……只有那種堅定不移地站在反宗教的潮流中的人,才能充分評價並頌揚他的精神。……他給自己找到堅實的立場,並毫不含糊地宣稱:承認地球對於宇宙的運動,終究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因為這比認定無數天體(其中許多都比地球更為光輝而龐大)把地球當作中心的說法,要合情合理得多。”

布魯諾聯繫古代唯物主義者學說,到處宣傳哥白尼的革命理論,而且在宇宙的無限性和運動的永恆性方面發展了哥白尼的學說。他在重述地球只是許多行星中的一顆這個論點時,進一步指出,被地球和其他行星繞行的太陽,只是無數恆星中的一顆,它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是沒有中心的,是無限的。後來,布魯諾被宗教裁判所誘捕下獄,慘遭酷刑,監禁達8年之久。1600年2月17日,在羅馬的百花場上,布魯諾被教會活活燒死。伽利略曾經寫信給克卜勒,信上說:

“我信服哥白尼的觀點已經有很多年了,我根據他的觀點,發現了自然界很多現象的原因。我寫過許多駁斥對立論點的文章……”

為了讓教會當局也相信這種學說,伽利略獻上他的望遠鏡,叫他們親自去觀測天空的秘密。可是教會當局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的藉口是,望遠鏡會產生種種幻象,看到的東西都不實在。其實他們擔心的是,哥白尼學說的傳播會對教會產生不堪構想的後果。教皇烏爾本三世曾憂慮重重地說:“哥白尼的學說可能產生比路德教派更可惡的後果。”

1616年2月,宗教裁判所宣布伽利略的著作為異端邪說。3月5日,圖書審查協會又宣布哥白尼的《天球運行》為禁書,禁止印行。

這時他染上重病,精神頹喪,就向宗教裁判官遞了一份供狀,上面寫道:

“我以嚴重的邪教嫌疑罪被捕,這種邪教就是……太陽是宇宙的中心……而地球在動……”

相傳當他念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曾經在地上跺著腳,自言自語地說:

“可是地球的確是在動啊!”後為他被判處終身監禁。

17世紀中葉後,自然科學日益進展,哥白尼學說的正確性日漸鞏固,內容也有了很大的發展。在這方面起決定作用的,是物理學家牛頓(1642~1727年)。他寫成《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一書,用萬有引力的原理解釋了行星的運行,給地球的繞日公轉提供了更有力的證明。此外,科學家們還做過很多實驗,證明了地球的自轉和公轉。人類對宇宙的現代觀念逐漸形成。在這同時,歐洲很多高等學校都公開講授哥白尼的學說。例如在哥白尼的母校克拉科夫大學,18世紀末(1782年)擔任天文學教授並講授哥白尼學說的,就是當時波蘭啟蒙運動的倡導人之一揚·希涅德茨基。

1830年,正當歐洲的革命風暴震撼著華沙的時候,華沙斯塔錫茨廣場前豎立起哥白尼的紀念像。在揭幕典禮上,波蘭著名詩人尤里安·烏爾辛·涅姆柴維基致詞說:“這個喜慶的日子終於來臨了!哥白尼曾以半個世紀的工夫凝眸注視太陽,今天太陽終於把它仁慈的光芒傾注在他的身上……。”

這時候,從廣場的迴廊上響起民族劇院藝術家們的歌聲:“歡迎啊,歡迎啊,大地的兒子!……”

1939年,這尊塑像曾被入侵的德國法西斯搗毀,戰後又重建起來。

在1953年2月19日哥白尼誕生480周年的時候,人們曾經廣泛而隆重地展開過各種紀念活動。哥白尼的不朽之作《運行》的手稿,在他的母校克拉科夫大學展出。內容完整的《天體運行》第一卷,也在這時候出版了。哥白尼受到全體進步人類的愛戴和敬仰。

哥白尼的骨骸在一間教堂內被發現,經過重新復原之後,在2010年5月22日重新安葬。

重新下葬

2005年在波蘭弗龍堡教堂內尋獲一名70歲男子遺骸,包括顱骨。研究人員將遺骨送往法醫實驗室加以面部復原,發現老者面容與現存的哥白尼畫像相似,鼻部受損等特徵與哥白尼自畫像吻合。研究人員隨後對牙齒等實施脫氧核糖核酸(DNA   )檢測,與哥白尼藏書里所夾頭髮加以比對,最終認定這具遺骸的身份,其遺骨於2010年5月22日在波蘭弗龍堡大教堂重新下葬。黑色花崗岩墓碑上裝飾著太陽系天體運行圖,即6顆行星環繞金色太陽。儀式舉行過程中,神職人員亞采克·耶傑爾斯基說:“今天的葬禮具有象徵意義,顯現科學與信仰的和解。”宗教人士沃伊切赫·津巴說,哥白尼為當地留下“勤奮工作、全心投入、更重要的是科學天賦”的遺產。

代表書籍

《天體運行論》

紀念活動

2013年是天文學家哥白尼誕辰540周年,同時也是他逝世以及他的著名天文學著作《天體運行論》問世470周年。波蘭全國各地舉辦一系列活動,紀念這位曾經改變了人類宇宙觀的偉人。

文藝復興時期的傑出人物

世界知名的天文學家

天文學家是研究天文學、宇宙學、天體物理學等相關學科的科學家。因為有些哲學家、物理學家、數學家對天文理論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所以下面的列表中也包括這些人。以下為世界各地知名的天文學家列表。
貝琳
邊岡
曹士
甘德
郭守敬
韓顯符
何承天
姜岌
京房
瞿曇羅
瞿曇悉達
瞿曇譔
阮元
沈括
石申
石申夫
李淳風
李善蘭
李業興
梁令瓚
劉焯
劉洪
劉羲叟
劉向
劉歆
劉智
馬哈麻
馬沙亦黑
馬依澤
梅文鼎
梅文鼎家族
南宮說
蘇頌
汪日楨
王錫闡
王恂
郗萌
羲和
徐光啟
燕肅
揚雄
楊偉
楊忠輔
姚舜輔
耶律楚材
一行
虞喜
秦九韶
張衡
張載
張子信
趙友欽
趙知微
周琮
朱熹
朱載堉
祖沖之
司馬遷
札馬魯丁
卓[三國時期天文學家]
賈逵[東漢天文學家]
銳[清代天文學家]
徐昂[唐代天文學家]
丹戎
默冬
德西特
哈根斯
拉普拉斯
赫茨普龍
喜帕恰斯
阿拉托斯
貝塞耳
伽利略
漢斯·勞
花剌子密
約翰·繆勒
百武裕司
勒威耶
洛韋爾
桑德奇
西蒙·紐康
馬丁·賴爾
愛德溫·哈勃
沃爾特·巴德
巴特·揚·博克
弗拉馬里翁
卡西尼家族
昌德拉塞卡 
哈羅·沙普利
愛德華·洛希
本特·斯特龍根
安東尼·休伊什
卡爾·央斯基
弗里茨·茲威基
喬凡尼·卡西尼
傑拉德·柯伊伯
漢尼斯·阿爾文
阿姆巴楚米揚
阿里斯塔克斯
埃拉托斯特尼
傑拉德·柯伊伯
威廉·赫歇爾
愛德蒙·哈雷
卡羅琳·赫歇爾
約翰·赫歇爾
德克·布勞爾
德克·布勞威爾
第谷·布拉赫
尼古拉·哥白尼
歐瑪爾·海亞姆
威理博·司乃耳
雅各布·卡普坦
亞德里安·布拉奧
嗎格麗特·伯比奇
傑弗里·伯比奇
查爾斯·梅西耶
弗雷德·霍伊爾
卡羅琳·盧克雷蒂婭·赫
弗里德里希·威廉·赫歇爾
約翰·弗里德里希·威廉
喬治·埃勒里·海耳
維塔利·拉扎列維奇·金
喬治·愛德華·勒梅特
格羅特·雷伯
貝蒂爾·林德布拉德
魯道夫·閔可夫斯基
阿諾·彭齊亞斯
簡·亨德里克·奧爾特
亞瑟·斯坦利·愛丁頓
約翰·佛蘭斯蒂德
約翰內斯·克卜勒
讓·勒朗·達朗貝爾
約瑟夫·路易斯·拉格朗日
克里斯蒂安·惠更斯
阿布德·熱哈曼·阿爾蘇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