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飯店[2016年李駿執導電視劇]

和平飯店[2016年李駿執導電視劇]
和平飯店[2016年李駿執導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和平飯店》是由李駿、白濤聯合執導,陳數、雷佳音、李光潔領銜主演的諜戰劇。該劇講述了1935年東北淪陷期間,民間愛國志士王大頂和海外歸僑醫學博士陳佳影深入敵軍,搗毀日軍細菌實驗室的故事。該劇於2018年1月25日在浙江衛視首播。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劇照
1935年東北淪陷期間,東北敖東城民間愛國志士王大頂追查一批即將流入民間的鴉片膏,入住到和平飯店內。在飯店內遇見了愛國海外歸僑醫學博士陳佳影。陳佳影在日本學醫期間,就已得知日本為加快侵華步伐,正在東北試驗細菌武器。為阻止日軍的細菌試驗,儘快找到生物細菌實驗室,陳佳影心懷民族大義發揮自己醫學專長積極配合敖東抗日游擊分隊尋找實驗室,無意間進入了和平飯店。而此時的和平飯店已經被日本憲兵徹底包圍。王大頂和陳佳影為躲避日偽敵人的調查,萍水相逢的兩個年青人只好假扮成夫妻,並在和平飯店與敵人鬥智鬥勇。最終,王大頂和陳佳影憑藉著自身的智慧和勇氣,配合敖東抗日游擊分隊成功的查出了日本人隱藏在飯店內的秘密並一舉搗毀了細菌實驗室。

分集劇情

第1至5集

第1集
劇照劇照
中共地下黨在滿洲某市的聯絡點被一網打盡,前來接應的地下黨員陳佳影趕到時為時已晚。滿洲某市,某日。中共地下黨員陳佳影接站前來該市考察路線的中共駐蘇維埃代表團聯絡員馮先生;準備劫奪本地大亨熊老闆一車鴉片的黑瞎子嶺二當家王大頂,也在火車站盯梢;而此時,便衣隊及臨時抽調的某區警察正在暗中布網,準備圍捕一名意欲攜藏731部隊罪證膠捲出境的編輯;三方在火車站附近,都覺察到了便衣隊與警察局布控打算抓人。陳佳影一方以為地下工作站的突襲暴露了她的身份。王大頂以為是針對土匪的嚴打行動。文編輯感知到危險,於是陰差陽錯、三方引發誤會導致巨大騷亂,過程中,馮先生中彈、重傷。
第2集
王大頂和陳佳影相互配合,以婚姻出現問題製造衝突,隱瞞了文編輯藏在兩人房中的事實;然而兩人已遭到警官竇仕驍的懷疑。警察剛剛離開,陳佳影幫助文編輯從吊著的窗台下回到房間,竇仕驍卻又進入房間進行搜查,並就兩人真實身份展開問詢。好在有驚無險,二人搪塞過去。重傷的馮先生已落入日本人手中,大佐日下步在他隨身物品中搜出一張寫有和平飯店總機號碼的字條,懷疑他與文編輯存在著互動關係,這個誤判,頓時讓石原和竇警長大為緊張,當即下令封鎖飯店通訊、集中飯店所有住客、散客以及工作人員逐一排查。而此時,王大頂和陳佳影正為如何處置文編輯、發生著激烈的爭執,一方想要引誘或逼迫文編輯自首、以免遭連累,一方卻在分析了飯店建築結構和敵方人員布局缺陷之後,準備幫助文編輯一同逃走。
第3集
飯店大堂里,陳佳影開始不厭其煩地向王大頂分析起逃生路線來,不過此時的王大頂卻是一味地試圖與陳佳影調起情來,他嬉皮笑臉地說道如果成功逃生後那自己一定要與陳佳影“雙宿雙飛”。陳佳影這時不客氣地威脅道如果王大頂再不正經的話那自己就要再次拿膝蓋去頂他的襠部,王大頂嚇得只得趕緊收斂並開始認真地與陳佳影交待起自己的逃生計畫來。不久後,按著王大頂的說法陳佳影來到了飯店的廚房裡開始做好逃生準備,而王大頂則是負責在飯店大堂里故意製造混亂。就在王大頂成功地在大堂里以一張污衊性的肖像畫引起了軒然大波時,陳佳影卻在廚房裡不期陷入了與意外出現在那裡的姚女士的苦苦糾纏中。
第4集
房間裡,疑慮頗深的竇仕驍一再對陳佳影發起了審問,不過陳佳影卻是絲毫沒有招供的打算。陳佳影的真實丈夫名叫王伯仁,在華強商行工作。竇仕驍據此打電話給了華強商行,想讓那裡的店員向自己交待王伯仁的體貌特徵以作比對。不過他哪曾想到此時的華強商行已經全然演化作了共產黨的一個據點,作為地下黨員的店員自然很快就巧妙地拒絕了他的要求。竇仕驍讓曾經在廚房裡見到過陳佳影的行蹤的姚女士指證真正的事故製造人。此時的陳佳影簡直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幸運的是姚女士雖然話語中充滿玄機但最後倒也沒有說出真正有威脅的線索。王大頂在竇仕驍面前一番口若懸河的說辭試圖蒙蔽竇仕驍的推斷,到了最後,他甚至還言辭俱厲地要求竇仕驍向自己和陳佳影道歉。
第5集
石原隊長對著王大頂出言威脅,表示就算他不願配合自己那自己也一定能夠將事情的真相查個水落石出。共產黨戰士老王是陳佳影的真正丈夫,這天他正守候在街角焦急地等待著文景軒前來與自己接頭。可惜的是,當久候的文景軒終於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時,早已埋伏在一旁的日軍便衣卻是因故拔槍將他給打死了。牢房裡,陳佳影一再死死地把自己聲稱成日本間諜而拒不承認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石原隊長親自來到了牢房裡打算提審陳佳影,為了能夠儘快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竇仕驍殘酷地下了狠手對著陳佳影嚴刑拷打起來。

第6至10集

第6集
南鐵情治單位派來了代表野間,野間當面告訴竇仕驍,陳佳影就是日方精心選拔的一名間諜,當年野間的前輩新佑課長就曾親自對她實行了長達9個月的培養和審查,因此對她極其的信任。不久後,喬治白的手下很快打通了電話,通告內爾納一定要保護好膠捲。內爾納根本就不知道與膠捲有關的事,正待他進一步追問之時對方卻又很快掛斷了電話。旁邊正在實行監聽的竇仕驍認定這回自己可算是找到真正的證據了,就在他們準備對著內爾納嚴加用刑之時,內爾納極是恐慌地搶奪了一支槍枝並架住了陳佳影的脖子作為威脅。不過心狠手辣的竇仕驍卻直接出手一槍將他給打死了。警員們迅速地在剛被打死的內爾納的身體上搜尋起來,最終他們確實也是搜到了一卷膠捲。
第7集
陳佳影分析,內爾納的死並非偶然,而是有人蓄意製造的慘劇,所瞄準的正是內爾納手裡的膠捲。現在,他和王大頂需要通過行為分析搞清楚,到底痛下殺手的是誰。對方的目的是什麼。究竟是可以成為夥伴還是潛在的敵人。的確,這邊的情勢非常危急:飯店外,馮先生即將甦醒,日下步已準備了大量的“吐真劑”,不惜代價也要撬開他的嘴;飯店內,美方間諜已準備用機密情報換取內爾納的膠捲,而蘇聯間諜為了阻斷這個交換,已準備暗施殺手了,他們已經推斷出內爾納之死是美方間諜為了獲取膠捲採取的卑鄙手段,一旦膠捲曝光,將對他們的外交產生惡劣影響,他們決定毒殺美方間諜。
第8集
一番驚險,陳佳影和王大頂終於坐上滿鐵的專車離開了,他們以療傷為由去了醫院,並成功支走跟隨的野間課長,準備各自遁形,不料這時便衣匆匆找來,請他們回去協助辦案,原來通過監聽發現,曾有兩通使用暗語的電話打出去,而時間點正好卡在竇仕驍得到內爾納藏有膠捲的證據並對他進行調查的半小時前,暗語指示外部人員給內爾納打電話,正是這通電話逼得內爾納反抗以至被擊斃。石原和竇警長由此判斷內爾納根本就是被人陷害的,為什麼。內因是什麼。必須查證。但飯店當夜就要舉辦舞會,多國觀察團成員及香雉將軍等高官都會參加,因此破案時間不多,而飯店住客又大多身份不低,無法刑訊、只能依靠技術性偵辨,鑒此,必須依靠陳佳影的幫助了,她是偵緝高手,頂尖的行為痕跡專家。
第9集
陳佳影決定保守政治獻金的秘密,親自調查取證,因為如果查實南京政府確實有聯蘇抗日的意向,那么這種良性的意向是可能救國的;不料,王大頂卻將這一切都暴露給了姚苰。姚苰要求陳佳影在酒會上當眾將這一政治醜聞公布出來,否則她就會把陳佳影是共產黨的底細抖落出去。姚苰看似深不可測,陳佳影卻通過微觀查判斷出她只是個被凌辱後想毀掉一切的絕望者;她的猜測沒有錯,姚苰遭到了香雉將軍的性侵,處在痛苦之中的她一心想要將一切攪亂、破壞,她聽不進陳佳影的勸告,衝上舞台想要將秘密公開,陳佳影趕上去巧妙地阻止了她“曝光秘密、揭示政治醜陋”的衝動。
第10集
竇仕驍和石原按照陳佳影的誤導展開行動,搜查伊藤夫婦的房間,發現伊藤夫婦竟是外務省設定在和平飯店裡,用來監視關東軍的站點工作人員。而在關東軍與外務省之間協調矛盾之時,陳佳影準備展開行動,搜尋美蘇間諜及南京代表的房間,她委託王大頂為她望風,接應於她,王大頂欣然答應。然而王大頂卻在行動展開之際,再次找到肖苰,要求她藉由香雉將軍,帶他一同離開。兩人商量之際,被陳佳影碰個正著。得知王大頂居然懷疑她的屬性並一直欺瞞於她,陳佳影不由痛心之極,這是一種情感被傷害的痛心,歇斯底里。事後她甩下王大頂獨自行動,然而就因為此,她已無人保護,於是就在她從蘇方間諜房中查出一串神秘數碼並牢記於心之後,卻遭遇美方間諜的襲擊,被毒劑燒壞了大腦。

第11至15集

第11集

劇照劇照
陳佳影燒壞腦子之後,完全呈現出一個好騙小姑娘的狀態,因此,在竇仕驍和石原即將對她進行審問之時,她六神無主。王大頂情急之下只來得及囑咐她一句“就說飯店裡沒人比她更像共產黨”。王大頂被請了出去,而陳佳影卻還沒轉過彎兒來。飯店餐廳內,王大頂也很著急,他的用意是要陳佳影拿腦子燒壞了說事兒,滿腔委屈的控訴自己就因為腦子壞了就被憲警方栽贓為共黨,因為她已毫無與其抗衡的能力,只能由著憲警方說什麼是什麼,這說到底就是撒潑耍賴,但偏偏憲警方無可奈何。好在陳佳影關鍵時刻理解了王大頂的話,一番歇斯底里宣洩委屈,竟就生生愣愣地過了關。
第12集
陳佳影思前想後無法得到政治獻金一事被日方知曉的途徑,與此同時,日下步卻主導了一個陷阱來逼蘇美南京三方吐露真相,同時引出藏在外面的“釘子”,“釘子”如果因此行動,則足以證實和平飯店內還藏有中共人員。這個計畫是藉由對無辜人員三線歌星陸黛玲以及某導演的迫害,一方面威脅蘇美南京三方人員趕緊束手就擒,知無不言;一方面借兩人的特殊身份引起外面風言風語的流傳,傳達出和平飯店內情勢危急的信息,引出“釘子”。陳佳影苦思無果後,卻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必須搶在日方之前驗明真相,奪得先機以布後局,所以那串數碼尤為重要,但是陳佳影苦思冥想、只記起自己背下數碼之後,將記錄數碼的拓紙撕碎在了樓層垃圾桶里。
第13集
政治獻金一事最終被解釋成了一個曾讓各方間諜疲於奔命的謠言,事兒壓下去了,飯店內的共黨,也移花接木去了自然存在的蘇方間諜,應該算是完事大吉吧,所以王大頂不理解陳佳影為什麼依舊焦慮,事實上陳佳影也說不出來,她只有一個預感:王大頂低估了所有人。的確,日下步根本就不相信事情會如此簡單;他相信政治獻金確有其事,而查無所獲正是這群人一起攢的一個局。與此同時,王大頂所冒充的丈夫王伯仁從未現過真容,因此滿鐵機要課長野間,也對陳佳影產生了懷疑。於是憲警方、滿鐵聯了手,無條件延長了飯店的封鎖時間。美蘇南京三方急於擺脫目前的局面,飯店中常住的德國軍火販也急了眼。正在此時,日下步在衛生間發現易容所需要的材料,斷定唐凌潛進了飯店,進而又一次進行大搜查,這使得本來就不穩定的局面更加岌岌可危。
第14集
方間諜喬治白曾去過王大頂的姘頭——劉金花那裡,他注意到劉金花處的一張合影,根據合影分析認為,王大頂、與傳說中的黑瞎子嶺二當家,頗有幾分神似之處,喬治白在劉金花的合影中,無法看到照片中男人的正臉,但他卻記得那個人的脖子上有一塊陰影,很有可能是胎記,如果這個王伯仁的脖子上同樣位置有同樣的胎記就足以說明問題,他與同伴一起想辦法看到了王大頂脖子處的皮膚,那裡果然有一塊胎記,喬治白的猜測基本可以肯定。德國軍火販子該隱堅決要求離開,並使得德國當局對日方施加了壓力,致使日下步抵不住,請求野間以滿鐵的牌子介入,因為陳佳影隸屬滿鐵且是機要人員,她的受傷極有可能被判斷為更為惡性的事件,這樣就可以壓下各方質疑聲,對飯店繼續進行封鎖。
第15集
陳佳影服了唐凌的兩顆藥丸,產生了預料中的嚴重過敏反應,必須送院救治,王大頂、也可就此跟著脫身。此時,竇仕驍卻在想辦法拖住王大頂,以便確定他的真實身份。於是,就在王大頂護送陳佳影出門的一瞬間,他被竇警長用明擺著栽贓的方式扣下了。竇仕驍請求日下步再給他一點時間,他想要證實一件事情,而一旦這件事情坐實,他們排查共黨的任務將有極大進展。這個意想不到的變局隨後便有了更為驚悚的結果,竇警長妻子趕來了,經她指認,陳佳影所謂的丈夫王伯仁,就是土匪王大頂。而與此同時,地下排污通道也被臨時封焊了柵欄,唐凌,也無法像預計的那樣悄然離開了。位於哈爾濱的地下黨組織分部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要求對陳佳影啟動A級保護預案,組織隨機應變在後方準備接應陳佳影。野間課長接到了來自和平飯店的電話,王伯仁是土匪王大頂的訊息,讓他徹底崩潰,不顧陳佳影還在搶救中便沖入病房要她給個解釋。

第16至20集

第16集

前任課長的愛將陳佳影,性情冷漠、智商超高,是全球僅有了十幾名的行為痕跡專家之一。野間課長在與她的長期共事過程中,建立了深厚的信任與情感,他無法接受陳佳影的性質發生了轉變。野間課長當然不會知道,這個人其實早已被掉包了,被一個相貌相同、用了半年時間進行研究學術以及特徵模仿的女人掉包了,這個女人,就是現在的陳佳影。唐凌無法按照計畫離開,卻正好可以穿梭在飯店排風管道中獲取信息。在竇仕驍對於王大頂的一再逼問下,王大頂承認自己的身份、承認自己是假丈夫,而真正的王伯仁、已被宰殺。在通風管道中聽到王大頂口供的唐凌,開始為了將口供坐實而奔走。陳佳影在醫院醒來,野間就守在旁邊,質問她的真實身份以及與王大頂的關係,陳佳影要求回到飯店再回答,野間無奈只得同意。到達飯店後,陳佳影發現了唐凌悄悄留下的訊息,得知這些信息頓時會意,於是聲淚俱下演繹了一個因偷情被發現而與姦夫合殺親夫並親手埋屍的驚悚故事,並聲稱當初為讓姦夫脫罪,利用自己的特權招安了王大頂,從此王大頂便是為滿洲效力的人。
第17集
竇仕驍和石原分別問詢陳佳影和王大頂關於王伯仁的情況,王大頂什麼都不肯說,陳佳影則說自己是機要工作人員,不能和王伯仁家的親戚有過多接觸,他們的婚禮也是在新佑衛門課長的見證下低調舉辦的。日下大佐帶人搜查了王大頂和陳佳影所說的埋葬著王伯仁的地方,確實找到了一具帶有槍傷的屍體,死亡時間和陳佳影王大頂所說一致。至此,日下大佐和野間都認為,陳佳影和王大頂所說屬實。但竇仕驍依然不信,想要派人去查王伯仁和陳佳影在青島的住所。或者,去六合公寓查王大頂的女人劉金花。石原說當初追蹤文姓要員時,
第18集
日本特工裝扮成當地巡警的樣子,按響了青島王伯仁住處的門鈴,中共地下黨的同志正準備去開門,這時候桌子上的電話響了,這個電話只有共產黨內部的人才能撥通,所以一旦有人打進來就是有重要的信息。地下黨同志老羅拿起了電話,僕人已經把門打開,王大頂在電話中提醒老羅注意兩個信息,一是王伯仁已經一個月時間沒有回家,現已失蹤不見,二是王伯仁夫妻兩人的感情並不好。講完王大頂就掛斷了電話。還不知道實情的扮演王伯仁地下黨同志,從樓上走下來給巡警打招呼,老羅連忙示意他不要多說。陳佳影這邊的房門被竇仕驍敲響,為了爭取拖延時間,陳佳影穿上了性感的睡裙打開房門,她想讓竇仕驍他們認為自己和王大頂正在行房事。看到陳佳影穿成那樣,竇仕驍和石原課長都很驚訝,陳佳影佯裝憤怒關上了房門。過了一會兒竇仕驍再次敲響了房門,王大頂遲遲沒有出來,陳佳影非常緊張,她故意拖延開門時間,一邊還在拚命想辦法。在竇仕驍跺開房門衝進來的一剎那,王大頂終於從壁爐內鑽了進來。
第19集
美國間諜喬治白主動提出向石原他們提供幫助,石原課長同意了他的建議,暫時不對劉金花實施刑訊,讓喬治白單獨去和劉金花談一談。喬治白勸劉金花學聰明點,他告訴劉金花,質控不指控王大頂和陳佳影是共產黨結果都是一樣的,現在是日本人的天下,日本人想讓誰死難道還編不出理由。劉金花心裡沒底,她不知道在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了拖延時間,扯了個幌子說要讓自己證實他們也可以,那得看報酬夠不夠豐厚。喬治白讓瑞恩幫自己搞定,讓蘇聯人或者南京政府出錢都可以,只要能買住劉金花的嘴。陳氏兄弟和蘇聯夫婦以及美國人以賭牌的名義買通了飯店的服務員,侍從給他們打開頂樓賭博大廳的房門,在博彩桌上,南京國民政府拿出一個籌碼,蘇聯人拿出兩個籌碼。他們迫不及待的需要劉金花的供詞,以便和平飯店的封鎖能夠儘早地解除。唐凌回到自己的住處,想把自己隱藏的手榴彈拿出來用,沒有想到土匪大當家他們一路尾隨追到這裡,還把唐凌綁在了柱子上。
第20集
劉金花忽然變臉,揭露幾方間諜夥同竇警長收買她做偽證。而被收買的陸戴玲更是將一切和盤托出,是竇警長讓她去找喬治白,喬治白吩咐她栽贓王大頂的。原來從到到尾,都是從小就混跡於市井的劉金花在玩攢兒,她就算再混,她也不可能出賣王大頂。于是之前對陳、王二人所有的不利因素,全都成了他們“被陷害”的證據,於是竇警長公報私仇的動機被放大,頓時成了眾矢之的。而喬治白本與王大頂陳佳影並無私仇,卻插上這一槓子,他的動機更加令人玩味。更重要的是經歷這個過程,“政治獻金”已被確定不是謠言,野間和日下步再次將目光轉移向了這裡。

第21至25集

第21集

劇照劇照
陳佳影本打算在此之後一力負擔姚苰的審訊,從而再找機會救她脫身,不料肖苰甚至沒給陳佳影另想它法的機會,便叫來了曾經凌辱過她的香雉將軍,假意招供、奪刀突襲、隨即被殺。姚苰之死使得清查共黨一事徹底了結,陳佳影和王大頂解脫了。陳佳影憤怒宣洩對於野間和日下之前所作所為的不滿,而兩人也為之前在不必要的地方浪費時間感到愧疚,要知道在他們停滯的這段時間裡,政治獻金的交易一直都沒有停止,根據陳佳影的推斷,政治獻金的交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只要飯店解除封鎖,各國間諜離開飯店,立刻就能完成交易;而他們一方,卻連政治獻金的來源、交易方式都一無所獲。
第22集
蘇聯間諜房間裡的電台被端令他們十分恐慌,而陳氏兄弟自以為房間裡的外線電話並沒有被發現,於是藉此和蘇聯人談條件,想要從政治獻金中撈取好處。德國人該隱找到陳佳影想要合作卻被陳佳影狠狠拒絕,在此之後,陳佳影卻派出劉金花色誘該隱,套取他手裡關於政治獻金的線索,該隱識破陳佳影的計謀,前來質問她為何不肯合作卻要這樣空手套白狼,不料陳佳影通過劉金花的失敗卻分析出了該隱的弱點,並對該隱反咬一口。王大頂利用陸戴玲想要打探美國人那邊的情況,陸戴玲傻傻上鉤並完成了計畫,陳佳影得知後卻並不願意讓無辜的人捲入爭端,讓陸戴玲不要再為此奔走。
第23集
陳佳影需要確認蘇方及美方是否清楚政治獻金的來源。王大頂和劉金花共同在蘇聯人面前演了一場戲,將政治獻金的來源不經意地透露給蘇聯人,之後王大頂和陳佳影又在蘇聯人面前揭穿陳氏兄弟這個南京方談判代表的身份有詐。蘇聯人憤怒之下找美方核實真相,不料,原來兩方都被蒙在鼓裡。憤怒的美蘇兩方與陳氏兄弟對峙,得知政治獻金的來源果然是要靠搶奪,陳氏兄弟被逼到絕境,然後承認他們根本就跟南京方沒有關係,而是拆白黨,政治獻金就是他們做籠子騙錢的騙局!陳佳影接近真相,日下也並沒有閒著,他想要爭取整件事的主控權,更無法放下這么大一筆政治獻金。
第24集
陳佳影通過收集來的信息分析出,政治獻金來源於猶太商行,由於德國對猶太人的政策不斷收緊,猶太人開始大量轉移資產,這種情況下,南京政府對猶太人表現出了友好態度,幫助猶太人進行轉移。政治獻金正是來自於這些轉移的資產,然而這並不是猶太人為感謝南京方面而自發的捐助行為,相反,很有可能是南京方面想要將猶太人的資金轉移到自己的地盤,之後再強行掠奪。這個推斷令人震驚,陳佳影需要確認蘇方及美方是否清楚政治獻金的來源。王大頂和劉金花共同在蘇聯人面前演了一場戲,將政治獻金的來源不經意地透露給蘇聯人,之後王大頂和陳佳影又在蘇聯人面前揭穿陳氏兄弟這個南京方談判代表的身份有詐。
第25集
陳佳影提議日方假裝乘夜撤離,唱個空城計讓幾方間諜外出活動,然後將竇仕驍和石原悄然安插在飯店裡,通過盯梢他們的行動,找到“政治獻金”的下落;王大頂和劉金花隨同撤離,暫時待在憲兵隊。大當家和唐凌偽裝後到飯店附近查探,發現憲警方已經撤防,大當家十分緊張,擔心王大頂的安危,也擔心他是趁亂和陳佳影私奔了。陳佳影密電傳訊,唐凌截到密電,得知陳佳影那邊的情況,大當家這邊的情緒穩住了。唐凌卻要求大當家帶著兄弟們準備行動,他要去劫屍——肖苰的屍。日下陰險的將肖苰的屍體布置在破敗之地,並將她的死嫁禍給共產黨,想要以此給老百姓造成共黨血腥極端的印象。

第26至30集

第26集

東北敖東城黑瞎子嶺土匪二當家王大頂,在追查一批即將流入民間的鴉片膏時意外進入到和平飯店內,並遇見了南鐵情報部門機構特聘的行為痕跡分析專家陳佳影。此刻,警長竇仕驍為了追查攜帶重要證據膠捲而潛入和平飯店的文編輯,下命令封鎖整個和平飯店。陳佳影作為潛伏的共產黨,為了能將藏有日本在東北試驗細菌武器證據的膠捲送出和平飯店,並突破日本憲兵隊的包圍,只好和萍水相逢的王大頂假扮夫妻,躲避日偽敵人的調查。與此同時,作為世界政治格局的縮影,和平飯店入住的每個客人都不簡單,日本、德國、美國、法國、蘇聯、中統、軍統等各方代表都將在和平飯店內展開合作和鬥爭。
第27集
陳佳影進入賭場後,以幫助眾人揪出殺害石原的真兇,還眾人自由為由,說服眾人配合他進行問詢。各方間諜也是各懷心虛,都希望自己洗清、別人落網,於是在分批問詢中落入陳佳影的問話陷阱,陳佳影一步步地求證了自己關於政治獻金的猜測,並引起了各方間諜之間的猜忌,陸戴玲恐慌不已,而隨即,陸黛玲便看出了陳佳影和王大頂的用意,驚恐之下強行阻斷問詢、捆綁並扣押了他們。而這時,害怕石原案真會被破的竇警長,已盤算著借刀殺人,弄死身在賭場的陳、王二人了。於是,竇警長設局,使得沉不住氣的劉金花要前去見王大頂,她這一鬧,引來了日下步。日下步趕到賭場,使得陳佳影之前所要求的——中途其他人員不得前去賭場接觸變成了空話。於是,陸戴玲隔空喊話,當被以陳佳影和王大頂的性命為要挾勒索條件後,日下步以為陳佳影已敗,狂躁了。
第28集
老猶太將大當家媽媽與自己之間的故事講給了大當家聽,得知母親已經含恨而終,大當家本想將老猶太殺之而後快,想到哥哥王大頂還在裡面遂改變主意,要求老猶太救出哥哥。日下步已經難以忍受要挾,他不顧陳佳影等人的安危,決定強攻,這正是竇仕驍想要達到的目的。竇仕驍被派入賭場以作內應,鳴槍後憲警闖入以作抓捕。然而此時,陳佳影卻通過陸戴玲對老猶太消失一事的態度判斷出了她的用意,她就是想要事態惡化,之後坐山觀虎鬥,再伺機與日本人接上頭謀求共同利益,陳佳影宣布分析結果後,賭場瞬間炸了鍋,大伙兒打算將陸戴玲作為殺害石原的兇手供出去以求自保。
第29集
竇仕驍知道,陸戴玲醒來後一定會先咬住自己,證明她的清白,於是他設下局引陸戴玲往裡鑽。竇警長落井下石的陸黛玲,竟沒像預料中那樣急於辯白自己,她很聰明,她知道無法證實自己特殊身份的情況下,應該讓日下大佐先關注她屬於哪個陣營,所以她只告訴日下步:賭場、有通外的密道,如陳佳影所料,各方間諜逼問老猶太密道究竟通向何方,好在陳佳影事先跟老猶太串聯好了供詞,於是老猶太告訴眾人,密道那一邊有力行社的人,正因為這個原因,他跑出去了卻不得不再回來。於是間諜要老猶太作為兩方的傳話人,請力行社幫助大家逃脫。看到老猶太再次隻身出來,大當家憂憤不已,老猶太將陳佳影和王大頂為了劉金花選擇留下的決定告訴給了大當家。
第30集
唐凌阻攔不住大當家,但他心裡很清楚,這樣魯莽衝撞必死無疑,於是他搶奪載了火藥的馬車、率先沖入了和平飯店,他用生命證實了自己的判斷,飯店已經設伏,以此避免了黑瞎子嶺全軍覆滅,讓大當家等人得以逃脫。眼見丈夫死於亂槍之下,長期處於高度緊張和疲勞狀態的陳佳影,昏倒了。當她醒來後,得知因為密道被堵,各方間諜一個也沒有跑出去,而致命的是,共產黨人唐凌的屍體,讓之前謊稱是力行社的人在外接應逃跑、變得站不住腳了,於是陸黛玲在這合適的時機、向日下步袒露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並把矛頭直接對向了陳佳影和王大頂,指正他們陷害並試圖控制自己最先獲取政治獻金的下落,因為,他們是共產黨。然而,正是這種女人本能的報復,讓她落入了敗勢。

第31至35集

第31集

劇照劇照
當陳佳影提出驗屍後,日下大佐和野間隨即在唐凌的背上發現了力行社典型標記的紋身——這是唐凌最早埋下的伏筆,卻在最後時刻,幫助了愛人瞬間翻盤。於是瞅準了陸黛玲沒有證據證實自己身份的陳佳影、王大頂,運用反質詢技巧通過絲絲入扣的配合,生生便將她栽成了跟南京間諜製造內訌假象的陰謀者。陸戴玲面對陳佳影的分析竟無法辯解,只得一直強調陳佳影就是共產黨,然而此時各國間諜卻在審訊中迅速審時度勢,判斷出對自己最有利的回答,這些回答匯聚起來形成的信息是——陸戴玲與陳氏兄弟一樣,都是南京方想要運用政治獻金聯蘇抗日的談判代表,她與陳氏兄弟演出雙簧,目的就是完成南京方派遣的任務。
第32集
面對陸戴玲的逃脫,以及政治獻金的不知所蹤,日下步卻出人意料地想要終止陳佳影的辦案權。事實上野間已暗中派人尋找回國隱居的前任課長,回函很快就到,在最終驗證之前,他同意了日下步的判斷,終止了陳佳影的辦案權;陳佳影很清楚,事實上真正的陳佳影、所謂丈夫只是個虛擬配置,她和王大頂的謊言,其實一捅即破。而在此情形下,她居然綁架了日下大佐,逼迫野間同意由王大頂獨自外出追蹤“政治獻金”的下落——她把自己扮演成一個控制狂,她抓的案子、必須由她主導。芥蒂於四千萬美金之巨的政治獻金尚還不知其蹤,野間只能被迫放出了王大頂、還有劉金花。
第33集
陳佳影本就是要讓王大頂逃脫,她拖到各方勢力介入後,猶太人察覺不對,再將資產轉移走,這樣,政治獻金蒸發,老猶太保住性命,她完成任務再無遺憾。她是想舍自己的命保全大局,但王大頂卻不願看著她就死,連陳佳影都沒想到,王大頂隨即竟打來了電話:任務、進展中——這無疑、給她做出了最有利的證明,很顯然,王大頂和大當家包括劉金花,都為她、留下來了,他要在陸黛玲之前,找到運送“政治獻金”的關鍵人,李佐各方外事人員進場,野間採納了陳佳影的方案、許以分享那筆原為當做政治獻金的巨款,以此穩住了他們,陳佳影所表演的“忠誠於滿洲大計”、也因此讓野間消卻了敵意、信任大增。然而日下步卻更加堅定自己的判斷,陳佳影就是潛藏在酒店的共產黨。
第34集
劉金花本應與大當家一同離開,卻預感到王大頂有危險,返回市內,並親眼見到與李佐接洽的陸戴玲,她意識到這個女人會給局面造成變數,遂立即與大當家展開行動,在憲兵隊門口盜竊了陸戴玲的委任函,陸戴玲追蹤而去,卻沒意識到自己已被大當家的截住退路,即將被她們置之死地。王大頂從海上逃回市里,九死一生。得知陸戴玲已與李佐接頭,他即將展開行動;而飯店裡,白秋成也拿到了日下大佐的軍刀,返回了賭場。白秋成按照大佐的吩咐開始往賭場裡潑灑酒精,陳佳影崩潰了,她希望老猶太能夠安全脫身,但這同歸於盡無疑會讓老猶太也死在這裡,她承認自己是共產黨,請求日下大佐停下這瘋狂的舉動,但她的這一舉動卻讓日下大佐更加確定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第35集
王大頂看到自己的妹妹和劉金花都被綁了,後背發涼,一個小時前,大當家靠近陸戴玲時,不小心被她頂了,於是情勢逆轉,陸戴玲把王大頂和煤球也綁了,她得意地告訴王大頂,之所以自己不馬上殺了他是因為留著他們陳佳影會死得更快。陸戴玲把他們關在廟裡,自己朝憲兵隊方向走去,在路上,她打開了自己的身份函,上面畫了一頭豬,陸戴玲快氣爆了,她舉著槍返回去,王大頂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四個人一齊上陣,終於把陸戴玲打暈了。這時憲兵隊聽到廟裡的槍聲聞訊趕來,王大頂他們因為藏在破廟的地道里才得成功脫險,他們把陳佳影關在的地窖里。

第36至39集

第36集

熊老闆告訴竇仕驍,李佐藏在六安碼頭,至於之後王大頂是不是去到那裡,他不知道。竇仕驍很疑惑熊老闆為什麼主動幫助王大頂,熊老闆告訴竇仕驍,王大頂拿著自己的人頭來交換,當然會同意幫他。老猶太經不住嚴刑拷打終於承認自己就是核武器專家,日下大佐向陳佳影宣告自己已經找到核專家了,陳氏兄弟對此也沒有否認,陳佳影祝賀了日下大佐的成功,並且催促日下大佐早點把老猶太送到日本,為國家做貢獻。日下大佐有點懵,他原本會以為陳佳影會極力論證老猶太不是核專家,而現在恰恰相反,日下大佐有點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第37集
熊金斗的手下梅姐按照陳王大頂的要求,用不一樣的紙張抄寫了電報內容對原有的電報進行了更換。其實,這都是老左的意思,掉包電報要明顯到讓野間和陳佳影都知道電報被掉包了。野間一定會去中繼站重新核查電報內容,而老左有能力在中繼站改變電報內容。此外,掉包的電報也可以讓陳佳影知道,她的外援來了。竇仕驍拿著資料夾交給日下大佐,說這個資料夾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視線,野間發現蠟封也是完整的。王大頂被竇仕驍帶回和平飯店,在樓道里,王大頂大喊要見陳佳影,陳佳影聽見後趕緊回應王大頂,王大頂告訴陳佳影,新佑衛門的回覆已經到了,一定會還陳佳影清白的。野間對陳佳影說,新佑衛門在電報中誇獎了她,敘述的情況也基本與陳佳影所述一致。只有一條,陳佳影的丈夫王伯仁是新佑衛門虛構出來的,而陳佳影和王大頂竟然編纂出王伯仁被他們殺害的故事橋段。野間大怒,無法原諒陳佳影對他的欺騙。陳佳影接過電報,對野間說這封電報是假的。情報結構專用紙張更厚更重,而這張紙明顯是郵局普通用紙。
第38集
竇仕驍和秋成一起送老猶太去醫院,竇仕驍假裝疏忽,幫助老猶太製造逃跑的機會。然後他和秋成換上便衣等在醫院門口,打算尾隨逃跑的老猶太。而竇仕驍不知道的是,老左和劉金花已經埋伏在了醫院裡,幫助老猶太喬裝打扮,順利逃出了醫院。竇仕驍和秋成在外邊等了一會。秋成問竇仕驍有沒有想過,老猶太這么重要的人物,如果想要逃跑,一定會有人接應。可不其然,兩人回到醫院時,老猶太已經不見了。秋成帶人檢查後發現一個出口沒有鎖,竇仕驍說他明明鎖了,還檢查過。秋成說他沒檢查過就不算,秋成叫人拿下竇仕驍。老左和劉金花帶著老猶太回到聯絡點,老猶太緊緊抱住大當家。老左也請求組織按照老猶太的意願送他去想去的地方。
第39集
佳影向老左分析如何發現竇仕驍是愛國人士的細節,繼而對竇仕驍的付出生出敬意。與此同時,裴秋成為表功對竇仕驍施用酷刑審訊。大頂和大花等人製造報仇現場,繼而將竇仕驍妻兒保護起來。野間和日下大佐發現新佑衛門的電報被調包,他們意識到錯怪竇仕驍遂將其放出。潛伏任務順利完成,佳影跟老左坐上回組織的列車。竇仕驍將妻兒委託給大頂照顧,自己則繼續潛伏在敵方當偽警察。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王大頂​ 雷佳音
陳佳影 ​陳數
陸戴玲 ​王玥兮
​野間平二 ​張帆
​竇仕驍 ​李光潔
​美惠子 ​王妍言

職員表

導演 ​李駿、白濤
​編劇 ​張萊

角色介紹

陳佳影 陳佳影
陳佳影
演員陳數
愛國海外歸僑醫學博士,也是高級偵緝專家、全球僅有的十多位行為痕跡分析專家之一,並暗藏多重身份。​
​王大頂 ​王大頂
​王大頂
演員雷佳音
民間愛國志士。
竇仕驍 竇仕驍
​竇仕驍
演員李光潔
性情難測亦正亦邪,手腕強硬。不僅是破案無數的鐵血警長,同時也是溫柔專情的家庭支柱,為妻子和孩子傾付一切。

音樂原聲

曲名 作詞 作曲 演唱 備註
《相信》 馬旭成 青蛙 屠洪剛、張芯 片尾曲

幕後花絮

陳數在和雷佳音對戲時都會忍不住笑場,有一場戲笑到不能停,最後陳數隻好跟導演要5分鐘時間,在旁邊笑會兒。
陳數在拍攝一場泡在浴缸里的戲份時,需要營造出大量泡沫,但因買不到泡沫,劇組只好用洗衣粉來攪拌出泡沫。
為了能夠更好地扮演歌女,王玥兮撿起了上學時候的舞蹈特長,為了劇中的一段歌舞反覆排練。
為了高度還原和平飯店的奢華與獨特,劇組用了5個月的時間置景,總面積達2萬多平方米。
陶慧為了能夠更好的扮演角色,在開機前她特地去學習了幾個月的東北二人轉表演。

幕後製作

2016年12月,由雷佳音、陳數、王玥兮等主演的電視劇《和平飯店》於橫店火熱開機。雷佳音在劇中試演的王大頂,不僅是位抗日英雄,更是與兩個女人糾結了一生的愛情英雄。

由著名導演李駿執導,“鬼才”編劇張萊操刀,陳數、雷佳音、李光潔領銜主演的幽默懸疑諜戰大戲《和平飯店》正式定檔浙江衛視,2018年1月25日起每天19:30中國藍劇場震撼開播。

獲獎記錄

時間 屆次 獎項 獲獎方 備註
2018年 第24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 最佳中國電視劇 《和平飯店》 提名
最佳編劇 張萊 提名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 播出平台
2018年01月25日 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

劇集評價

《和平飯店》畫面精緻唯美,情節扣人心弦,為觀眾帶來了窒息般的觀劇體驗,集幽默、懸疑、諜戰於一身,同時也打通了全年齡段觀眾,老少通吃。與以往諜戰不同的是,該劇的故事立意、對人性的挖掘都具有明顯的新時代性,並且不再是抗日或傳遞情報這些老套模式,而是在和平飯店這個封閉空間的諜戰中升華人性 (《華商報》評)。
《和平飯店》中所展現的“歷史的想像”,帶有輕鬆活潑的調侃氣質。也正是這種氣質成就了《和平飯店》對歷史的玩味思考,不高高在上說教,以小見大地將各國勢力的博弈化為了飯店裡幾組人的對峙,削弱了直面歷史的殘酷,卻也延伸了歷史的觸手。讓觀眾分外清晰地發覺了電視行業發生的這一可喜變化——它不囿於電視劇約定俗成的制式,在戲劇和電影的邊緣遊走並悄然侵占著它們,用一個任性幽默的姿態展現了電視劇可以擁有的另一個形態 (《新京報》評)。
《和平飯店》沒有選擇在很多影像里儼然成為國際諜戰風雲重鎮的上海,而是將哈爾濱作為北上“第一樓”,給觀眾帶來了新鮮感。雷佳音扮演的王大頂從第一集開始就帶著鮮明的東北喜劇文化色彩,台詞用詞詼諧,生動形象,網感十足,很適合年輕觀眾的口味。這種設定,也突破了傳統人設。但該劇在飯店外的劇情上顯得有些拖沓,有待推敲,可一旦觀眾與人物一同置身和平飯店華麗又緊湊的環境裡,就能親眼見證正義如何步步為營,贏得最終的勝利。看慣了套路中的諜戰劇,該劇的突破與創新,令人眼前一亮 (《人民日報海外版》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