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順昌

周順昌

周順昌(1584~1626.7.10),字景文,號蓼洲,南直隸蘇州府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萬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進士,歷任福州推官、吏部稽勛主事、文選司員外郎。居官清正。在福州推官任上,反對礦監稅使的掠奪,抓治稅監高寀的爪牙。後為魏忠賢黨迫害,以顏佩韋等五人為首的鄉人加以反抗,然終被鎮壓。順昌後被害於獄中。崇禎元年(公元1628年)得已昭雪,謚“忠介”。與同為閹黨所害的高攀龍、周起元、繆昌期、周宗建、黃尊素、李應升並稱“後七君子”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懲惡揚善

周順昌(1584~1626),字景文,號蓼洲,南直隸蘇州府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萬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進士,任命福州推官。逮捕懲處稅監高寀的爪牙,一點也不留情。高寀激發人民發生事變,劫持侮辱巡撫袁一驥,把他的二個兒子作為人質,並將副使呂純如也抓做人質。有人建議讓周順昌去代替他,周順昌不同意,呂純如因此懷恨周順昌。周順昌後被提拔為吏部稽勛主事。天啟年間,擔任文選員外郎,負責選拔官員事務。盡力杜絕請託,抑制求利不止,清高的操守一塵不染。後請假歸家。

力斥權閹

周順昌半身像 周順昌半身像

巡撫周起元得罪了魏忠賢被削籍為民,周順昌寫文章歡送他,指責呵斥沒有什麼忌諱。魏大中被逮捕,經過吳門,周順昌設宴款待他,形影不離地跟了他三天,並把女兒許配給魏大中的孫子。旗官多次催促他上路,周順昌怒目而視,說:“你不知道世上還有不怕死的男子漢嗎?回去告訴魏忠賢,我是原吏部郎中周順昌。”於是用手指著喊魏忠賢的名字,罵不絕口。旗官回去後,告訴了魏忠賢。御史倪文煥是魏忠賢的義子,誣告揭發同事夏之令,夏之令被害死。周順昌曾對別人說,將來倪文煥應當替夏之令償命。倪文煥十分憤恨,於是受魏忠賢指使,彈劾周順昌跟罪犯結親家,並且誣陷他接受賄賂窩藏贓物,魏忠賢立即假傳聖旨剝奪他的官籍。先前得罪的副使呂純如,跟周順昌是同省人,以京官的身份居在家中,懷著以前的仇恨,多次跟織造中官李實和巡撫毛一鷺講周順昌的壞話來誣陷他。不久,李實追究周起元,於是誣陷周順昌私自囑託,吞沒公家財物,與周起元一起被逮捕。

鄉人營救

周順昌畫像 周順昌畫像

周順昌喜歡在家鄉做好事,有人受冤枉壓制或者是事關地方利害的大事,他就去跟有關部門陳情說理,所以當地老百姓十分感激周順昌。等到聽說逮捕他的人來了,大家都很憤怒,喊冤的人堵塞了道路。等到宣讀詔書那天,沒有經過約定而匯集在一起的有幾萬人,都拿著香為周順昌乞求性命。生員文震亨、楊廷樞、王節、劉羽翰等人前去拜見毛一鷺和巡按御史徐吉,請求他們把這裡人民的情緒上報給皇帝知道。旗官厲聲罵道:“東廠抓人,你們這幫鼠輩敢怎么樣!”大聲叫喊:“囚犯在哪裡?”將鐵鎖鏈使勁往地下一丟,發出很響的聲音。眾人更加氣憤,說:“開始我們以為是皇帝的命令,原來是東廠啊!”大聲叫喊著一擁而上,那形勢,真像排山倒海一般。旗官東逃西竄,眾人來回痛打,打死一人,其餘的身負重傷,翻牆逃跑了。毛一鷺、徐吉不能說話。知府寇慎、知縣陳文瑞一向很得人心,多方解釋,大家才離去。周順昌於是投案自首。又過了三天向北進發,毛一鷺用急報的奏章報告事變,東廠刺探情報的人說整個蘇州的人民都造反了,他們計畫截斷水道,劫持漕運糧食的木船,魏忠賢非常恐慌,不久毛一鷺說逮住了倡導暴亂的顏佩韋、馬傑、沈揚、楊念如、周文元等人,叛亂已經平定,魏忠賢這才放下心來。然而從這以後,黃衣使者再也不敢邁出京城城門了。

捨身成仁

周順昌到達北京,下詔入獄。許顯純拷打逼供羅織罪名,坐贓款三千兩,五天嚴刑拷打一次。

每逢拷問,周順昌一定大罵魏忠賢。許顯純敲掉他的牙齒,站起來問道:“看你還能不能罵魏上公?”周順昌把滿口的血水吐在他臉上,罵聲更加猛烈了。於是在晚上偷偷地把周順昌殺害了。這時是天啟六年六月十七日(公元1626年7月10日)。

平反昭雪

第二年,莊烈帝即位,倪文煥伏法被處死,李實下獄,毛一鷺、徐吉因修建魏忠賢祠堂被定罪,呂純如因頌揚太監被處罪,一起附於“逆案”。

身後贈恤

追贈周順昌為太常卿,蔭封他的一個兒子做官。給事中瞿式耜抗訴各臣的冤情,稱讚周順昌和楊漣、魏大中的清廉忠誠尤其顯著,下詔諡號“恭介”。

主要成就

與同為閹黨所害的高攀龍、周起元、繆昌期、周宗建、黃尊素、李應升並稱“後七君子”

人物評價

力杜請寄,抑僥倖,清操皭然。 ——(清)張廷玉等《明史》

順昌為人剛方貞介,疾惡如仇。 ——(清)張廷玉等《明史》

順昌好為德於鄉,有冤抑及郡中大利害,輒為所司陳說,以故士民德順昌甚。 ——(清)張廷玉等《明史》

軼事典故

當初周順昌外地當官,有一次人家請他看戲,開始挺高興,結果看到一半,突然怒髮衝冠,眾目睽睽之下跳上舞台,抓住演員一頓暴打,打完就走。這位演員之所以被打,只是因為那天,他演的是秦檜。

親屬成員

周茂蘭,字子佩,號芸齋,順昌長子。刺血書疏,詣闕訴冤,詔以所贈官推及其祖父。茂蘭更上疏,請給三世誥命,建祠賜額。帝悉報可,且命先後慘死諸臣,鹹視此例。茂蘭好學砥行,不就廕敘。國變後,隱居不出,以壽終。

個人作品

繪畫

順昌工畫墨蘭,間寫山水,神韻天成。傳世作品有《牧馬圖》軸,題戊子(1648)作,疑為萬曆四十六年戊午(1618年)之訛,圖錄於《名人書畫集》。

《竹石圖》 《竹石圖》
《秋江垂釣》 《秋江垂釣》
《鷹》 《鷹》
《蒼筠菊石圖》 《蒼筠菊石圖》
書法作品 書法作品

文學

著有《燼餘集》。

個人傳記

原文

《周忠介公遺事》

周順昌石刻像 周順昌石刻像

周忠介公順昌,字景文,明萬曆中進士.歷官吏部文選司員外郎,請告歸。

是時太監魏忠賢亂政,故給事中嘉善魏忠節公忤忠賢.被逮過蘇。公往與之飲酒。三日,以季女許嫁其孫。忠賢聞之,恚甚。御史倪文煥承忠賢指劾公,遂削籍。會蘇杭織造太監李實與故應天巡撫周公起元及公有隙,追劾起元,竄公姓名其中.遂遣官旗逮公。公知之,怡然不為動。

比宣旨公廨,巡撫都御史毛一鷺、巡按御史徐吉及道府以下皆在列。小民聚觀者數千人,爭為公呼冤。聲殷 如雷。諸生王節等直前詰責一鷺,謂:“眾怒不可犯也。明公何不緩宣詔書,據實以聞於朝。”一鷺實無意聽諸生。姑為奸語謝之。諸生復力爭,稍侵一鷺,一鷺勃然曰:“諸生誦法孔子,知君臣大義.詔旨在,即君父在也,顧群聚而嘩如此! ”巡按御史見諸生言切,欲解之,乃語諸生曰:“且無嘩!當商所以善後者!”眾方環聽如堵.官旗見議久不決,又訝撫按官不以法繩諸生也,輒手鋃鐺擿之地有聲.大呼:“囚安在”?且曰:“此魏公命,可緩邪?”眾遂怒曰:“然則偽旨也!”爭登闌楯,奮擊官旗,官旗抱頭東西竄。有死者。巡撫幕中諸將率騎卒至,或拔刃脅眾。眾益怒。將奪刀刃一鷺,備兵使者張孝鞭卒以徇。始稍定。知府寇慎、知縣陳文瑞素得民,複數為溫言譬之,眾乃解去。或謂公盍返私室。公不可,遂舍一鷺署中。

是日也,他官旗之浙者。道胥門入城.強市酒肉.瞋目叱市人,市人復群毆之,走焚其舟,官旗皆泅水以免。

一鷺懼,召騎卒介而自衛,夜要御史上疏告變。檄有司捕民顏佩韋等十餘人系之。越八日,公竟就逮。既至京師,下詔獄,坐贓拷掠,瘐殺獄中。而忠賢復矯旨殺佩韋等五人。

崇禎元年,忠賢敗。公之長子茂蘭刺血上書白公冤,詔贈太常寺正卿,謚忠介,予特祠。一鷺亦以忠賢黨被罪家居,白晝見公乘輿,佩韋等騎而從,直入坐中堂。一鷺大怖,遂病死。

汪琬曰:“亡兄搢九堂私次忠介公事,予以示公之孫旦齡,以為信,乃稍節其冗者,參以殷氏所作《年譜》,授其家俾弆之。”

譯文

《周忠介公遺事》譯文

周忠介公順昌,字景文,明朝萬曆年間進士,曾任吏部文選司員外郎,請假回鄉到蘇州居住。

當時,朝內太監魏忠賢攬大權,擾亂了全國政局。曾任給事中的嘉善人魏大中得罪了魏忠賢,被捕押解經過蘇州。先生到他那兒和他飲酒,第三天,把自己的小女兒許配給魏大中的孫子。魏忠賢知道了這件事,非常憤恨。御史倪文煥受了魏忠賢的指使,彈劾先生,就此被削除官籍。

正當蘇杭織造太監李實和曾任應天巡撫的周起元與先生有怨仇,追查周起元罪狀彈劾他,把先生的名字也放進去一起彈劾。魏忠賢就派官差到蘇州,要逮捕先生。先生知道這件事,卻不放在心上,一點也不為其所動。

到府衙門宣讀聖旨的那一天,巡撫都御史毛一鷺、巡按御史徐吉以及道,府以下各級官員全部到場。趕來觀看的百姓有好幾千人,人人為周順昌叫冤枉,聲音如雷震一般。秀才王節等人走上前去,責問毛一鷺,說:“眾怒不可犯,大人何不慢點宣讀聖旨,把這裡的實情奏告朝廷。”毛一鷺實際上無心答應秀才的要求,假意說好話安慰他們。秀才們又據理力爭,說話里有點冒犯了毛一鷺,毛一騭勃然大怒,說:“秀才讀的是孔聖人的書,懂得君臣之間的大義,聖旨所在,就是皇上所在,怎么敢聚眾喧鬧到如此地步!”秀才都回答他:“豈只是當今皇上,大明王朝的二祖十宗都會公斷的!我等在大人管教之下,萬一來日做了官,不幸遇到這樣的事情,一定拚死力爭。大人如何教我們去奉承別人?”巡按御史徐吉看到秀才們言語憤激,想設法調解,他就對秀才們說:“不要只管吵鬧了,好好商量應付的辦法!”大家正在聽交涉,人群象一層層圍牆一般,哪知幾個差役看見說了好久沒有結果,又不明白撫按為什麼不辦秀才們的罪,就“噹啷”一聲把鐐銬往地上一丟,大喊:“犯人在什麼地方?”又說:“這是魏大人的命令,可以緩辦嗎!”許多人被他們激怒了,說:“那末這聖旨原來是假的!”大家搶著翻上欄桿,過去拉住那些差役就用力打。差役個個抱住頭,東逃西躲,有的跑進公堂,有的爬上大樹,有的躲進茅廁,個個嚇得抖抖索索叫饒命,說:“魏人人騙了我!”有的差役被當場打死。巡撫府里的軍官帶了騎兵來鎮壓,有的兵卒拔出刀威脅百姓,百姓格外憤怒,把刀搶過來要殺毛一鷺。備兵使者張孝就用鞭子打那個兵卒,用以平息眾怒,這樣,局勢稍稍安定。知府寇慎、知縣陳文瑞平時得到百姓擁戴,出來又用好話勸慰,人群方才陸續散開回去,有人勸周順昌,應該回自己家裡去,他不肯,就住在毛一鷺衙門裡。

這一天,另外一批差役被派去浙江的,經胥門進蘇州,在市集上強買酒肉,瞪著眼睛罵市上的百姓。市上的百姓又聚起來把他們打了一頓,追到他們的船上,把他們的衣裝財物都丟進河裡,放火把船燒了。那些差役都跳河游水逃走,才保住了命。

毛一鷺很懼怕,召了騎兵帶甲保衛他,夜裡,要挾御史徐吉上奏章報告蘇州民變,命令主管官員逮捕顏佩韋等十幾個百姓關起來。八天以後,先生竟被逮捕。先生被押解到了京師,關進奉詔關押犯人的牢獄,誣指他犯了貪污罪嚴刑拷打,傷重病死在獄中。魏忠賢又假傳聖旨,殺了顏佩韋等五個人,棒打後流放了馬信等七個人,革去王節等五個人的秀才。

崇禎元年,魏忠賢罪行敗露,貶謫鳳陽,在途自盡。先生的長子周茂蘭刺指血寫血書,奏聞皇上給父親訴冤。皇上下詔書追贈先生為太常寺正卿,予以諡號“忠介”,為他造專門的祠堂。毛一鷺因為是魏黨,革職帶罪住在家裡。有一天,白天看見先生坐了車子,顏佩韋等人騎著馬跟隨著,直走進他家人廳。毛一鷺嚇得不得了,就這樣生病死掉了。

汪琬附記:我已故的哥哥搢九,曾經編寫了忠介公的事跡。我把那篇文章給忠介公的孫子旦齡看了,他說記載的都是事實。我就刪去了一些多餘的文字,參用殷獻臣編的《周忠介公年譜》,完成了這篇文章,把它交給忠介公的於孫,讓他們收藏起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