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因發文稱網路是“網民們泄私憤的地方”“像公共廁所”,遭到網民及媒體的討伐,周立波本人在微博上運用利索的口舌應戰,隨後,不少名人被捲入到這場罵戰中。 正所謂“禍從口出”,儘管事後刪除了幾則語氣猛烈的微博,但上海滑稽戲演員周立波在上海膠州路火災後在網路上說的那番話,還是讓他成了“千夫之所指”。在此後近十天的時間裡,周立波跟各路網民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唇槍舌戰,爭吵時間之長,火藥味之猛烈,實屬網路口水戰史上罕見。

導火線

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罵戰

拋出“網路民意自宮論”
2010年11月15日,上海膠州路一棟公寓發生特大火災,致58人死亡,56人失蹤,71人受傷,舉國哀慟,身為上海人的周立波也不例外。
當天深夜,周立波通過微博表達了自己的悲痛之情:“為上海膠州路火災中,不幸罹難的同胞們默哀祈禱!在此不幸的突發事件中,政府各部門的快速反應也讓人聊表欣慰……”“百度29分鐘膠州路火災畫面,看得我,比看唐山大地震哭得還要慘!不幸罹難與生離死別,快速反應與消防英雄,我的眼淚從來沒有那么複雜過!我難過……難過……”

如果他說的僅僅是這些,根本就不可能引發後來的爭議。但隨著官方及媒體對膠州路火災事故原因調查的深入,一些導致事故發生的人為因素被公布,有不少網友就此呼籲政府嚴懲相關責任人。

針對網友的這種呼聲,周立波卻在微博上發表了一番出人意料的言論:“網路提供了一個無界別、無貴賤、無高低的公眾虛擬平台,在這裡,所有人都可以發表他們自己的觀點且無需負責,這樣的狀態導致了一種虛擬的無政府空間,試想!將網路現狀複製到現實生活當中,這樣的世界,是我們想要的嗎?娛樂可以,當真必慘!政府若將網路民意當真,實是一種‘自宮’行為了!”

引發爭議的,是最後兩句話,周立波對網路民意的全盤否定,顯然觸動了廣大網友敏感的神經,這則微博在網上迅速流傳開來。“在我們的傷口上撒鹽。”網友們如此評價周立波的言論。

活躍在網路上的時評家們第一時間批評周立波作為公眾人物,其言論與政府密切聯繫民眾的自我要求,及百姓對民意通達的強烈呼聲完全背道而馳。普通網友則表示“心涼”:“周立波用‘自宮’損辱了一手捧紅他的上海市民。”

經過

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罵戰

1、刺刀戰:
“自宮論”被“自宮”。很多網友事後發現,周立波的以上“自宮論”並非突發奇想,他對網民這個群體的輕視似乎早已有之,在他早前的微博中,就不止一次提及網民“素質不高”。

更多網民的圍觀,讓周立波稍早前發布的另一則同樣爭議性十足的微博也迅速流傳開來:“網路是一個泄‘私糞’的地方,當‘私糞’達到一定量的時候,就會變成‘公糞’,那么,網路也就是實際意義上的公共廁所!大家也就有空來拉拉!”

這段文字喧賓奪主,引起了網友們更大程度的反彈。網友“小菜第三俗”的觀點非常犀利:“周立波說,網路世界其實是公共廁所,這點暫且同意吧。那么,他扒網路段子來謀生的行為顯然就是在公廁里找屎吃了。”

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在微博上抨擊道:“如果不是網路,周老師這樣的三流戲子,哪有機會表達他對社會的愚蠢看法?”

此後,周立波的微博“冬粉”迅即減少了近20萬人,他也刪除了關於“自宮論”的那則微博,但保留“公糞論”,態度模糊。他事後向上海本地媒體辯稱,刪帖,只是因為有錯別字;並非網友們誤會的知錯就改。周立波一刪帖,網民們就給他起了個外號——“周自宮”,與他的“自宮論”前後呼應。

第二天,他繼而拋出“網路不正常論”,稱:“網路提供了正常人和非正常人一個共同的交流平台,讓正常人和非正常人,共同探討和爭論同一個話題,其結果應該不會正常……”

直到11月24日,周立波的語氣才有所緩和,對於廣州教師謝勇提出的質疑和批評,他戲謔地回應:“您的理解力、洞察力尚屬萌動期。您知道嗎?我所抨擊的絕不是主流網民,是那種開口罵娘,閉口喊娘的無良網路賤民!中華敗類!”儘管依然存在語言攻擊性,但周立波把抨擊的對象圈定為“無良網路賤民”。

2、遭遇戰:
方舟子“參戰”周立波失態。11月26日晚,一位網路界的大神級人物姍姍來遲,參與了這場“戰爭”,他就是“打假鬥士”方舟子。方舟子發布了一則微博:“自我感覺過於良好的名人不適合玩網,否則就會覺得網際網路是糞坑,然後就破罐子破摔和網民‘同糞’了。比如周立波……是被微博徹底毀掉文化形象的文化名人。”
方舟子還諷刺道:“周立波也知道,從‘糞坑’里撈出來的不一定都是糞。”並指出了周立波在這場罵戰中的某些語言涉嫌人身攻擊。更讓周立波無法接受的,是方舟子轉載了周立波前妻指控其曾吸毒的視頻。雖然這則視頻很早以前就已發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少網友已逐漸淡忘。
方舟子的組合拳激怒了周立波,周立波在11月29日的上午和晚上,一連對方舟子作出了幾則近乎失態的回應:“方舟子先生:對您遇襲深表同情,對收攏您的醫院大失所望,他們應把您從腦外科直送精神病院!您還真以為您是‘剩斗屎’?”
“方舟子先生:打假和寫舉報信本身並沒錯!錯就錯在給像您那樣的‘人’給整歪了!您的心靈和您的聲線一樣變態!好好養傷!別折騰了!”
“方舟子:一個靠打假、整人、舉報、罵人博出位的網路刁民!以一種疑似高尚的行為藝術,宣洩著內心無比骯髒、齷齪的變態情節!別和我談文化,更別和我談高尚,我世俗的底線,都可以是您老高尚的雲端!勸您少出來混吧!我還想看著您慢慢變老,別讓我失望!”

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罵戰

3、收官戰:
周立波“偃旗息鼓”。與此前幾個回合不同,這一回迎戰方舟子,周立波在發出以上三則微博後,就偃旗息鼓了。11月29日當天晚上11時44分,他發布了迄今為止的最後一則微博:“曲終人聚,意味深長。感謝所有關注我微博的朋友們!善意的抑或是惡意的。你們是我靈感的源泉!我們舞台見!收官了。”
周立波不僅承認網路給了他“靈感的源泉”,還稱自己“收官了”,他在稍早前的9時51分發布了倒數第二條微博,特意說明了自己的“收官”並非繳械投降:“朋友們!別怪我不夠儒雅,我的禮節和恭敬只給文明人。暗箭對我無效,明槍來一支繳一支!這個世界上的壞人,就是給好人培養出來的。我沒有亮白旗的習慣!”
周立波宣稱“收官”,這讓網友們猜測他已決定關閉微博。但周立波的經紀人家豪告訴本報記者,周立波“收官”,只是因為近期沒空上網,“微博是個很好的平台,周立波不會放棄”。家豪告訴記者,這件事並沒有影響周立波的生活,周立波剛剛結束23場江浙巡演,場場爆滿,觀眾總人數約10萬,票價最高1880元,最便宜的也要180元。
至此,這場曠日持久的網路紛爭基本上已塵埃落定。毫無疑問,這起事件令周立波的公眾形象一落千丈。
周立波是在去年一夜爆紅的,各種對他的褒獎接踵而至。去年底,某知名周刊在年終特刊“2009城市年度人物”專題中,把周立波作為上海城市精神的代表人物大加褒揚報導。11月29日,該刊物的主編通過個人微博嚴肅地反省道:“作為主編,對此判斷失誤,我要向上海市民道歉,向讀者道歉。”另一份知名周刊的負責人也隨之回響:“我也為去年把他作為新銳人物候選而後悔。”
方舟子:
周立波變網路小丑。就“周立波事件”,記者打電話採訪了“交戰”的另一方方舟子。方舟子告訴記者,他介入這起事件,並非因為跟周立波有個人恩怨,而是周立波作為一個名人發出“扼殺網路言論”的觀點毒害太深,他不言不快。
方舟子指出,很多名人都對網路顯得很不適應,“他們平日裡高高在上,自我感覺良好;但網上人人平等,他們無法適應也不願適應,很容易作出過激反應暴露自己的本性,使世人看到他們並不像在舞台上那般光鮮亮麗”。
方舟子同樣認為,“部分網民的素質的確很差”,但周立波作為名人,應當具備起碼的包容心,不應自視為道德法官,跟網民對罵;即使必要時作出回應,也應有理有據。“這一回,周立波得罪了整個網民群體,充分暴露了自己的虛偽和素質差。他原本是舞台上的小丑,現在卻變成了網路小丑;舞台上的小丑是一種藝術,討人喜歡;現實生活和虛擬網路上的小丑卻是一種悲哀,令人生厭。周立波從喜劇變成了悲劇。”

言行記錄

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罵戰

2010年11月16日,周立波盛讚上海高樓大火事件有關部門“反應及時”,是這一事件的引子。

11月20日,周立波以微博上發表“網路公廁論”。也引發了其與眾網民的大戰開始。甚至激怒了包括方舟子羅永浩在內的網路維權人士,冬粉也驟減了20萬。

11月24日,大學教師謝勇發表文章《周立波的腔調和上海的風骨》後,周立波立刻在微博上回擊,但繼續順帶打擊了一大片的網民。言辭不乏偏激之詞:“網路上罵娘的非主流賤民”、“我吐出來的比您吃下去的都多”,相當的重口味。

周立波罵戰 周立波罵戰

11月25日,面對微博上的眾多嘲諷者,周立波越戰越勇,挑選代表人物一一回敬,問候別人上輩子有之,直揭熟人傷疤亦有之;而且拋出“自宮論”、“永不後悔論”。

11月26日,周立波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不會退縮,並稱,“對罵到底!”且呼籲網路實名制,稱網路到了需要管束和秩序發展的時候。

11月29日,葉匡正先生也給您起個“葉無宮”的雅號吧!因為,您想自宮都沒內容。詩人不該如此具體得。悲憤出詩人,您歸您悲憤,您老溢什麼糞呢?南都周刊這種不入流的八卦雜誌能給您多少錢?“雜”種還能有“志”?

11月29日,方舟子:一個靠打假、整人、犯貧、舉報、罵人搏出位的網路刁民!以一種疑似高尚的行為藝術,宣洩著內心無比骯髒、齷齪的變態情節!別和我談文化,更別和我談高尚,我世俗的底線,都可以是您老高尚的雲端!勸您少出來混吧!我還想看著您慢慢變老,別讓我失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