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馬童

呂馬童

呂馬童,秦末人,漢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呂馬童在好畤(今陝西乾縣東)以郎中騎將加入劉邦陣營;參與過公元前203年的韓信滅龍且之戰;公元前202年與人共斬項羽;被封為中水侯。漢文帝十年(公元前170),患背部急性化膿性蜂窩織炎去世。《史記·項羽本紀》記載,項羽在兵敗身死之前,曾稱呂馬童為“故人”。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漢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呂馬童在好畤(今陝西乾縣東)加入劉邦陣營,當時的身份是郎中騎將;以司馬的身份,參與過公元前203年的韓信滅龍且之戰;公元前202年與人共斬項羽;漢高祖六年(公元前201)正月,被封為中水侯,封邑1500戶

。漢文帝十年(公元前170),去世,其子呂假(《史記》的寫法,《漢書》作“呂瑕”)繼位。呂假傳給呂青肩(《漢書》作“呂青眉”),呂青肩傳給呂德,呂德傳給呂宜成(《漢書》作“呂宜城”)。漢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5),呂宜成因為酎金成色不足,被奪去封爵。

《史記·項羽本紀》記載,項羽在兵敗身死之前,曾稱呂馬童為“故人”。不過兩人是怎么相識的,關係如何,史書並沒有明確記載。

呂馬童,吳中人也,家世不可考證。少年時期有大志,嘗對人說:“人生一世,不錦衣玉食,枉為人矣。”人們私底下竊笑說道:“沒想到這個窮孩子還有這個白日夢呢。”

秦二世元年,九月,項梁、項羽起事於會稽。呂馬童仗劍跟隨他們起義。一戰斬首級12個,項羽十分驚奇之,讓他做自己的馬童,世人榮之。當月,劉邦在沛縣起兵。呂馬童感恩項羽的知遇之恩,嘗對人說:“我呂馬童,只不過是吳中地區的一個普通人。能有今日,都是項將軍所賜呀。”烏騅馬,項羽的愛馬,呂馬童對待烏騅馬就像自己的母親一樣。

秦二世二年,八月,項梁與秦軍戰於定陶,戰敗,項梁死。當時,吳中很多人離開項羽向南跑去。呂馬童說:“大家怎么能為了這一戰敗而棄大將軍而去呢?大將軍,英雄啊。滅亡暴秦的一定是他,且臨難而退,這是為臣之道嗎”秦二世三年,項羽就率領全部軍隊渡過漳河,把船隻全部弄沉,把鍋碗全部砸破,把軍營全部燒毀,只帶上三天的乾糧,以此向士卒表示一定要決死戰鬥,毫無退還之心。楚軍戰士無不以一當十,士兵們殺聲震天,諸侯軍人人戰慄膽寒。呂馬童私底下很高興,想到項羽會馬上君臨天下,自己也會高升,對項羽更加的敬佩。項羽嘗撫呂馬童的背對人曰:“這是我的一條胳膊呀。”

秦滅亡的第二年,二月,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大封十八位諸侯,而卻沒有封賞呂馬童。呂馬童頗怏怏不樂。劉邦後來起兵漢中,楚漢戰爭開始。劉邦用陳平謀,行反間計在項羽軍中。項羽開始懷疑諸將,誅殺無度。亞父范增也因為怒怒而去,不久便氣死去了。當時,楚營人人自危。呂馬童害怕項羽殺自己,又怨恨項羽不封賞自己。於是投靠了劉邦,劉邦很高興封賞他為郎中。

秦亡的第五年,十二月,戰於垓下。圍楚軍於烏江。項王回頭看見漢軍騎司馬呂馬童,說:“你不是我的老相識嗎?”馬童這時才跟項王打了個對臉兒,於是指給王翳說:“這就是項王。”項王說:“我聽說漢王用黃金千斤,封邑萬戶懸賞徵求我的腦袋,我就把這份好處送你吧!”說完,自刎而死。王翳拿下項王的頭,其他騎兵互相踐踏爭搶項王的軀體,由於相爭而被殺死的有幾十人。最後,郎中騎將楊喜,騎司馬呂馬童,郎中呂勝、楊武各爭得一個肢體。五人到一塊把肢體拼合,正好都對。因而,把項羽的土地分成五塊;封呂馬童為中水侯,封王翳為杜衍侯,封楊喜為赤泉侯,封楊武為吳防侯,封呂勝為涅陽侯。

後來呂馬童還鄉,原來的朋友故人都來慶祝。後來有一天,呂馬童夜裡睡覺,侍童在旁邊。呂馬童忽然起來說:“我背離了我的主人,我不如豬狗呀!”說完就死掉了。才三十五歲。

史書記載

呂伯子,吳中人也,家世不可考。少有大志,嘗謂人曰:“人生一世,不錦衣玉食,枉為人矣。”人竊笑之,相語曰:“不意貧兒有此痴想。”

二世元年,九月,項梁、項羽起事於會稽。伯子仗劍從之。一站斬首級12,羽驚奇之,以為馬童,世人榮之。是月,劉邦興於沛。

伯子感羽知遇之恩,嘗語人曰:“伯子,吳中鄙人。吾有今日,乃項將軍之賜也。”烏椎,項羽之愛馬,伯子侍之如母。

二世二年,八月,項氏與秦軍戰於定陶,敗,項梁死。

是時,吳中子弟多棄羽南歸。伯子語於眾曰:“奈何因一戰之敗而棄我大將軍乎?大將軍,人傑也。忘秦定天下者,必此人也。且臨難而退,此事主之道乎?”

三年,羽沉船,破釜,救趙。大破秦軍於巨鹿。諸侯恐,尊羽為諸侯上將軍。伯子竊喜,謂羽不日臨天下,己加爵封侯右望,事之愈恭。

項羽嘗撫伯子背,語人曰:“此吾之一臂也。”

秦亡之次年,二月,羽自立為西楚霸王,大封諸侯18,而不及伯子。伯子頗怏怏。

漢王反於漢中,楚漢連戰。漢王用陳平謀,行反間於楚。項羽疑諸將,誅殺無度。亞父怒而去,疽發背卒。

是時,楚營人人自危。伯子恐項羽之誅,怨項羽之不己侯。背羽,歸漢。漢王喜,以為郎中。

亡秦之次五年,12月,戰於垓下。圍楚軍於烏江。羽顧見伯子,以古人呼之。伯子不顧,呼曰;“此項王也!”羽自刎死,漢軍爭屍,伯子取其一臂。

漢王得天下,以伯子功封吳中侯。

伯子還鄉,故交皆來相賀,伯子榮之。

一日,伯子晝寢,侍童在側。忽驚起,大言曰:“吾誠有罪,背主忘恩,狗彘之行也!”言訖,氣噎而亡。年三十五。

司馬遷《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中華書局本,935頁,或者是班固《漢書·高惠高后文功臣表第四》,中華書局本,581頁(呂馬童生平主要事跡在此)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

參見:項羽本紀

資料記載

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項梁起東阿,西,比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為君畏之。”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道遇齊使者高陵君顯,曰:“公將見武信君乎?”曰:“然。”曰:“臣論武信君軍必敗。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則及禍。”秦果悉起兵益章邯,擊楚軍,大破之定陶,項梁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