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金敏

吳金敏

吳金敏挖掘、整理、創作和編導的歌舞、戲劇、音樂作品在全國、省級獲獎的就有20多個,為侗族大歌、侗族小歌整理和傳唱作了很多貢獻;他先後帶領“侗族風情表演團”,在龍脊和蝴蝶泉等景區發揚侗族文化,大受歡迎;2001年中央電視台《文化視點》欄目姜豐專訪《吳金敏與侗族大歌》、廣西電視台《紀錄人生》欄目專題《侗族文化新傳人》等。

基本信息

基本資料

姓名:吳金敏  性別:男 民族:侗族

吳金敏 吳金敏

籍貫:廣西龍勝各族自治縣銀水侗寨銀水

頭銜:廣西 政協委員

廣西侗族創作 歌手

廣西龍勝縣銀水侗寨第101代 寨主

廣西桂林陽朔蝴蝶泉旅遊發展有限公司 副總

廣西師範大學中國少數民族文學語言 碩士

作品簡介

吳金敏 吳金敏

1996年在中國音樂權威刊物《歌曲》上,發表過一首侗族通俗歌曲《阿妹,開門》。這首歌不僅由廣西桂林電視台拍成MTV,還榮獲了國家文化部、國家民委舉辦的“駿馬杯”提名獎,這是吳金敏的作品。隨後,他創作並演唱的《我的吊腳樓》、《龍脊歌》、《美麗的龍勝》等,也在全國傳唱。問起創作這些通俗侗歌的原由,他卻只說:“身為侗族人,我們有責任。”就這么輕描淡寫地一帶而過。

30多年前,他拒絕無望的愛情

蝴蝶泉 蝴蝶泉

30多年前,吳金敏的第一次感情際遇,留下的是憂傷和絕望。“我父親是銀水侗寨寨主,也是縣政協委員,‘文革’中被打倒了,我這個101代小寨主成為狗崽子。下課了,我不敢到球場去打球,怕同學欺負我,而躲在教室里。”

這時,一位姑娘來到了他面前,大膽地對他說:“我喜歡你,長大了就嫁給你!”“得了吧,你不與我劃清界限,卻要嫁給我!別拿我尋開心!”姑娘傷心地哭了。

“我與她是青梅竹馬,因學習出色,曾雙雙代表全縣兒童參加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夏令營活動。如今,我與她有著天壤之別。我不需要憐憫,我們沒有緣分。”

1971年3月5日,吳金敏下決心出走。寨子旁,姑娘追上他,問:“你上哪兒?”“跟人放排去。”“何時回來?”“不知道!”“那我在家裡等你!”姑娘說完,送給他一隻銀鐲:“你路上沒錢花,就把手鐲賣了。”在侗族,手鐲是定情物。他想拒絕,但又想囊中羞澀,就帶走了手鐲,也帶走了他的夢想。

流浪8年,歸來時已物是人非

3個月後,吳金敏隨木排到了柳州。他扒火車想去廣州,誰知,這是一列開往西北的火車。越走越冷,到了寧夏,他與一塊兒扒車的兩個小夥伴四處流浪,討飯、做工。

1977年,吳金敏一人來到上海。翻沙、和泥、粉刷、貼牆面……什麼髒累的活都乾。他喜歡藝術,偶爾會高歌一曲侗族山歌,哪怕一個月40元的收入也會拿出25元去買一張芭蕾舞門票。1979年夏天,吳金敏來到北京。這時,他打工已能掙到60多元錢了,能有更多的機會聽音樂。

走過長長短短、寬寬窄窄的路,吳金敏開始醒悟:他所要尋找的不是夢,而是迷失的自己。“離家8年了,我們家是否也落實了政策呢?”他第一次想到回家。

“在我家大宅院裡,母親從屋裡出來,一下抱著我號啕大哭:‘你這個負心人,你死在外面好了,你還回家?有個姑娘等了你7年!’”

吳金敏沒想到,那位送手鐲的姑娘會痴情地等他那么多年。是母親在盼兒不歸的情況下,在他回家的前一年勸姑娘嫁了人。吳金敏到家時,她已做了母親。

苦讀圓夢,傾力搶救侗族大歌

吳金敏 吳金敏

父子相見,耳畔傳來的是父親嚴厲的指責:“原指望你成為家族的第一個大學生,可你連箇中學文憑都沒拿上!……”吳金敏感到無顏面對父母。

1981年,吳金敏又開始了打工生涯。他一面打工,一面刻苦補習文化課。光陰飛逝,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廣西師範大學上了1年補習班後,1994年他考上了該校中文系民俗學專業碩士研究生。1996年,當吳金敏帶著文憑、帶著媳婦回到家鄉時,母親和病入膏肓的父親欣慰地露出一絲微笑。

但吳金敏做夢也想不到,就在他回家不久的7月7日,一場山洪暴發,沖走了他的初戀———送手鐲的姑娘。3天后,家人才告訴他。錐心的痛,傷感的淚。他對妻子說:“她走了,我要送送她。我要告訴她,我走遍了大半箇中國,都沒有丟掉她送給我的手鐲……”

吳金敏回家鄉後,被分配在縣社科院工作,但他沒有去。他挑頭搞起了龍勝的旅遊開發,擔任龍勝旅遊開發總公司副總經理。他在離縣城3公里的老宅地———銀水侗寨開展了侗族風情表演。“我們侗族遠古起源於歌,我們不能忘記歌,歌養心,飯養身。現在能唱侗歌的人已經不多了,我有責任靠旅遊開發來營造一片民族傳統文化繼承和發展的空間,我的目標是為侗族大歌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註:侗族大歌已是世界文化遺產)而不懈努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