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假髮

司法假髮

司法假髮是指在受英國司法制度影響深遠的國家或地區的法庭上,法官和大律師所佩戴的假髮,這一傳統不斷遭到來自英司法界乃至社會公眾的質疑。

歷史

假髮套是英國法官權威的象徵假髮套是英國法官權威的象徵

十七世紀以前,英國的律師是不用戴假髮的。

到了查理二世(1630年-1685年)統治時期,社會上流行戴假髮,法官在法庭上戴著假髮套也成了潮流。而戴發套真正成了新潮時尚裝束,是法國的路易十四(1661年-1715年)稱霸歐洲時期。到了英國喬治三世時期(1760年-1820年在位),民眾戴發套的熱情消失,發套不再流行,但是主教、馬夫以及從事法律行業的人除外,法官和大律師在審判時是戴著的。到了1830年之後,主教也徹底脫掉了發套。

起先,法官都是頭戴長可及肩的發套,但是到了1780年以後,法官發套出現了“分工”:兩面是髮捲,後面帶個小小的“馬尾”的小型發套,一般是在審理民事案件時佩戴;而那種長及肩膀的傳統發套,只出現在刑事審判中。1840年以後,長發套也成了禮儀裝束的一部分,只在各種儀式活動中佩戴。

現在,英國法官使用的發套比從前小很多,被叫做“長凳假髮”(BenchWig),外形很像一排排捆綁在一起的蛋卷。

假髮成了律師的標誌,國家便要用納稅人的錢為他們加工製造,一頂假髮需要一位熟練的工匠花大約44個工時才能做好,代價昂貴。但為了維護律師的尊嚴和法律的公正,這個習慣延續至今。

製作

用馬鬃製成的捲曲假髮套用馬鬃製成的捲曲假髮套

早期的發套使用人的頭髮製作,如債務人用頭髮抵債,或者用死人的頭髮。1822年,發套開始用馬鬃製作。

假髮的製作成本昂貴在於人工而不是材料,因為馬鬃的取得並不難,而假髮的製作可是個精細活,而且沒辦法通過機器或生產流水線進行批量生產。生產一個假髮需要一位熟練的工匠花大約44個工時的勞動,包括編織和打卷。成品一般有四個顏色:白色、金黃色、淺灰色和灰色,在一些英國的老殖民地,如西非和加勒比海地區,白色非常流行,而在英國本土,金黃色和灰色最為流行。
一般一個法官的假髮要超過1500英磅,而最普通的假髮,也不低於300英磅。

樣式

法庭假髮主要有兩種樣式,一種是長可及肩的長假髮,是在盛大活動和禮儀場合中戴的;一種是只蓋頭頂的短假髮,是在平時法庭上戴的。

區別

司法界所用的假髮與普通假髮是有區別的。在英格蘭,司法假髮的每一邊有三個捲曲而王室人員卻只有兩個,這是否代表著一種很微妙的隱喻意義不得而知。但蘇格蘭人卻老愛和英格蘭人鬧彆扭,因為在蘇格蘭,情況剛好顛倒過來,王室人員用三個捲曲的假髮而司法人員只有兩個捲曲。

象徵意義

2012年1月9日,香港,法官們戴著假發出席一場標志新法律年度開始的紀念活動。2012年1月9日,香港,法官們戴著假發出席一場標志新法律年度開始的紀念活動。

數百年後,假髮不再時髦,卻成了法律人遵循傳統的守舊形象。人們習慣性的將假髮與地位、身份乃至正義联系起來。

而英國法律界還有一種說法:假髮戴得越久,越老越髒,顏色越深,說明你吃法律飯入行的時間越長,而在司法界,資歷和年齡可是個寶。從某個意義上,頭齡越老的假髮也就成為律師們招攬生意的百年老字號了,而法官的老古董假髮則是富有審判經驗的招牌。

取消佩戴

司法假髮司法假髮
澳大利亞在70年代為了順應家事法庭(FamilyCourt)減少形式,增進和諧的潮流,取消了假髮。但到1987年,據說是由於發生了多次針對司法人員的襲擊,於是又恢復了假髮。

在英國,1992年取消青少年特別法庭中司法人員佩戴假髮的慣例。

從2008年10月2日開始,英國司法系統正式實施一項新規定:除了審理刑事訴訟案件的法官之外,全國大多數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可以不再戴假髮套。

爭議

假髮面臨很多英國法官和律師的指責和批評,他們認為戴假髮十分離奇古怪,而且和中世紀騎士們的甲冑一樣已經過時太久。一些法官和律師感覺頭戴假髮也不太舒服,尤其到了夏天,感覺很熱,還會發臭。更現實的問題是:假髮的製作成本非常昂貴,其原材料馬鬃須經過手工加工,而不能進行流水線式批量生產。

不過,一些年輕的法官和律師認為假髮可以提高他們的權威,一旦取消傳統裝束會破壞法庭的莊嚴氣氛。英國年輕律師委員會主席湯姆·利特爾表示,年輕的律師們很喜歡在法庭上佩戴假髮,因為這樣可以使他們看起來更加成熟穩重,可以減少和經驗豐富的律師之間的差距。還有人認為,戴假髮已經是法律行業的象徵了。

司法假髮佩戴之爭

香港電視劇中大律師著傳統服飾出庭的形象香港電視劇中大律師著傳統服飾出庭的形象

2007年,英格蘭和威爾斯的事務律師獲得了“在大律師戴假髮的情況下”戴假髮的權利。

和英國及部分前英殖民地一樣,香港的律師分為直接為當事人服務的事務律師(solicitor)和代表當事人出庭的大律師(barrister)。歷史上這種分別很容易看出:大律師和法官一樣,都身穿製作精良的法袍,頭戴手工編織的假髮。

多年來,事務律師不斷拓展業務範圍,向傳統上被視為大律師地盤的領域挺進。2010年,香港事務律師獲得了申請一種特殊身份的權利,有了這種身份之後,他們便可以在更高等級的法院代理當事人。但大律師仍然不願意接納更多頭戴捲曲假髮的同僚。

隨後,香港首席大法官駁回了事務律師加入假髮階級行列的請求。身為事務律師的會長葉禮德說,事務律師們對這一裁決感到失望,不戴那種花椰菜一樣的長頭髮使他們很容易受到陪審團成員的歧視,陪審團對待他們的態度可能不那么認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