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是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出品的倫理情感劇,由李岳峰執導, 莫佩儒、黃美津、李海蜀編劇,江宏恩、江祖平、丁力祺、邊瀟瀟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阿郎”的祖輩離開家鄉到台灣奮鬥的故事。 該劇已於2009年11月10日登入CCTV-8首播 。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2008年X月X日,人聲鼎沸的碼頭邊,高齡80歲的天將集團總裁劉金鵬正在為集團第208艘,也是兩岸開放直航後,第一艘真正直航兩岸的客貨輪舉行下水典禮。就在一片歡喜氣氛當中,金鵬卻不禁被眼前似曾相識的情景,勾起他傳奇曲折、波瀾壯闊的一生。

1948年金鵬和雙胞胎哥哥金虎結識了當時大富豪南海船運的董事長白海生,兄弟兩人拜別長久以來扶養他們的叔叔劉光義,準備離開家鄉鼓浪嶼到台灣,金虎兄弟幾經波折終於來到台灣。白海生的女兒白玉鳳透過關係把金虎兄弟安排到南海海運公司工作,金鵬選擇繼續求學,而金虎在公司成為最優秀的業務員,他的膽識與機智受到了白海生的賞識,但卻遭到了白建雄的忌妒。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被白海生逐出門牆的周勇一心想要自立門戶與白海生抗衡,並且一直愛慕 並想娶白海生的女兒白玉鳳為妻,卻一直受到白海生的怒斥與反對。由於白建雄愛上酒家女牡丹,使得他在白家的地位逐漸被金虎取代,讓海生有了傳賢不傳子的念頭,白建雄因此藉機聯合周勇陷害金虎,周勇見勢到一方面能在商場上和海生可以明爭暗鬥,另一方面可以對付玉鳳的心上人金虎,因此展開一連串的報復行動。

金虎也為了早日擊敗周勇能風光娶玉鳳進門,讓叔叔光義假扮尋找投資對象的商人哄騙周勇,周勇甚至答應光義投入資金,果然終令周勇傾家蕩產並且眾叛親離,周勇使出最後一招裝瘋賣傻,並藉機投靠擁有權利及資產的牡丹生父次郎,希望能東山再起。建雄在得知牡丹是次郎的女兒後,知道自己如果要贏得南海海運只能從牡丹下手,於是便跑去向牡丹認錯,牡丹再度接納了建雄並引薦建雄和次郎見面,但次郎卻看好金虎的能力,竭盡所能挖角,金虎表達自己要留在白家,並在日後成功拿下南海海運經營權的決心。

後來次郎搶輸了南海船運回到日本,愛慕牡丹的周勇得知牡丹將回日本的訊息,便向牡丹求婚,牡丹違背了與建雄的計畫答應與周勇結婚,於是與次郎三人一同離開台灣回到日本。

海生當了南海船運董事長並且滿意金虎的表現,完成金虎和玉鳳兩人成婚,建雄深知金虎娶玉鳳後要反撲金虎將會更難,於是建雄在金虎與玉鳳成婚之際,安排殺手趁機殺害金虎,並將屍體丟向海中。

就在金虎失蹤時,金鵬在尋找金虎的過程中也對玉鳳產生了感情。海生對金鵬的文質彬彬十分欣賞,也非常器重的希望金鵬能留在台灣扶佐自己,眼看再次失寵的建雄開始對父親白海生產生謀害的念頭,建雄安排了殺手趁機偷襲海生,卻被海生的紅粉知己阿蘭姨阻擋在前,因而喪命。就在此時金虎平安歸來,還帶回了救命恩人關姓張姓兩友人。

金虎暗中調查自己遇害的線索,果真發現指使人就是建雄,而且也是殺害阿蘭姨的兇手,建雄懇求金虎不要把自己的惡行向海生告發,金虎願意原諒建雄一次,決定帶著關張兩個救命恩人離開白家,到外頭自己打天下。

玉鳳從秀鳳口中得知金虎離開的真正原因後,便拋下榮華富貴與金虎舉行了簡單的婚禮跟隨金虎一輩子。成家後,金虎利用有限的資本買了一艘小型船與關張兩人一起經營。

毫不知情的海生對於金虎的離開相當不諒解,憤怒宣布建雄為南海船運的代理董事長,很快的建雄就被權利和富貴沖昏頭,中飽私囊並包養了酒家女牡丹,使得南海船運面臨了巨大困境,海生氣病,便要秀鳳出面把玉鳳和金虎找回,在金虎的不眠不休努力之下終挽回了頹廢的南海船運,海生決定將南海船運的經營權交給金虎,建雄不願就此放棄白家產業,並安排行刺金虎與明郎,行刺失敗後建雄便躲了起來,金虎決定要開始對建雄產生報復,但身為父親的白海生卻請求金虎放建雄一條生路而飲毒酒身亡。

海生的死加上建雄的失縱讓玉鳳對金虎非常不諒解,夫妻之間產生了爭吵,此時南海船運的所有重擔都壓在金虎一人身上,每天從早忙到晚,因過度操勞而得到猛爆性肝炎,生命垂危,金鵬在金虎咽下最後一口氣之前,答應假扮哥哥以劉金虎的身份完成他稱霸海上的夢想。

關張兩人做好準備與金虎談判,使金鵬不得不答應交出股權,換來的卻是沉重的債權。此時不知金鵬冒名頂替金虎的玉鳳,也當著金鵬面,指責金虎害死父兄的諸多怨恨,並說出自己暗中勾結關張兩人的事,金鵬終在玉鳳面前承認了自己是假冒金虎,真正的金虎已然病逝。

得知金虎並非殺父仇人的玉鳳非常後悔,悔愧之餘帶著孩子另居他處,羞於再與金鵬見面,為了彌補自己的錯誤,便拿自己在南海船運名下的股權去抵押現金,為金鵬解決問題,金鵬懇求玉鳳就讓過去種種恩怨都煙消雲散,玉鳳答應帶著一雙兒女搬回與金鵬同住,這當中最開心欣慰的,當然就屬光義和秀鳳。

一天,金鵬開心的帶著美枝和明郎去謝神,卻不小心的在廟會裡弄丟了美枝。玉鳳痛失愛女,有了獨自帶明郎前往美國定居的打算,此時,明郎卻因為感冒而染上肺炎住進了醫院,明郎住院期間,玉鳳感受到金鵬對明郎的關愛,終改變主意,答應繼續留在金鵬的身邊,兩人同時還收養了郭添及麗媛這兩個小孩。

金鵬順利地從關張兩人手中買回了南海船運的股權,不計前嫌讓兩人繼續在南海船運工作,一度海運市場因為中東戰爭面臨虧損,但在金鵬不願放棄的堅持之下,果然不到一年的時間,便靠著中東戰爭發了財,一舉還清了公司所有的負債,並讓天將集團晉身成為世界聞名的海運公司。

二十年後,明朗長大成人,雖然聰明過人,卻養成了公子哥的習氣。明郎從小跟關浩之子關東隆及張全的子女張龍潭、張玉蘭玩在一塊,四人感情非常好。明朗在一次飛車中偶遇了素卿,二人一見如故,明郎知道龍潭也喜歡素卿,為了得到素卿的青睞,明朗一改各種惡習,努力工作,但從小就喜歡明朗的麗媛卻從中阻撓,金鵬得知素卿的父親是周勇後也堅決反對明朗和素卿交往。

重新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建雄也展開了一連串的破壞行動,使得明朗、素卿、龍潭之間的誤會越來越深,明朗險些被龍潭害死,幸得玉蘭相救;金鵬為了保護明朗,出錢讓張全一家離開了台灣,為了阻止明朗再和素卿有交往,凍結了明郎的全部資產,麗媛並在明郎和素卿之見製造了很多誤會,重重阻撓下明郎並得知金鵬不是自己的新生父親後傷心得離家出走。

後來明朗被古意收留,並當了一名警察,重新拾起了對生活的信心。素卿到處尋找明朗,結識了美枝(現名桂香);明朗鼓勵古意去追求美枝,在古意和美枝的婚禮上,明朗和素卿又一次相逢,誤會和隔閡始終抵擋不住愛情,兩個有情人終究又走在一起,但明朗始終對金鵬頂替自己親生父親的做法無法諒解。

玉鳳得了血癌將不久人世,臨終前希望能和走失的女兒桂香相認。

玉鳳死後,經歷世事變遷的金鵬和秀鳳相知相惜,計畫一同回到鼓浪嶼探望光義叔,但是不幸遇上海嘯,錯過了看叔叔最後一眼的機會,讓金鵬非常遺憾;金鵬回到台灣後促使台灣和大陸的航線開通,當他經歷千辛萬苦,成功實現夢想的時候,秀鳳也安靜的離開了他;此後金鵬對人生的看法及做法都轉變了態度,幾年後成為台灣最大的慈善家。

明郎在姐姐美枝及素卿的幫助下,知悉當年的一切恩恩怨怨,都源於誤會後,深悔自己誤會了金鵬這么多年,這個歷經波折的一家人終於團圓。

多年後的這一天,金鵬得以帶著子孫們葉落歸根,一起搭乘天將航空的專機,回到了故鄉,也隨著飛機冉冉升上天空,象徵著海峽兩岸的親人的心,似乎全部緊緊相連在一起 。

分集劇情

第1集

高齡八十二歲的天將集團總裁劉金鵬踐兩岸通航的大願,他想起與自己一起長大的雙生哥哥金虎。回朔數十年前的中秋夜,金虎將贏得博餅狀元的彩金全輸給前來攪局的豪哥,找向月娥借錢。豪哥突然來找月娥,金虎急忙逃跑,豪哥隨即拿起水果刀刺向金虎,仍被金虎逃走。海生和建雄接到倉庫傳來失火的訊息,急忙上前詢問倉庫守衛,顯得聽出了事有蹊蹺,隨即周勇接到海生要約他「吃飯」的訊息,顯得內心早有盤算地點頭赴約。

第2集

海生見周勇到來,便怒叱他燒毀倉庫,而周勇不但持口否認,還要“乾爹”海生能將玉鳳許配給他。海生和建雄離開江山樓時被一台黑頭車疾駛衝撞倒地。建雄暗自躲在醫院一腳,看著海生憔悴蒼老的模樣,不禁難過紅了眼框。這時,明福沉重的告訴海生,他看見坤成的靈堂,很有可能是真的身亡。明福傳來坤成可能身亡的訊息,海生痛心疾首搥著自己的雙腿,建雄終於忍無可忍衝出來跪在海生面前懺悔,卻遇見坤地帶小弟追捕。

第3集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玉鳳假意考慮周勇求婚,要求他十天不騷擾白家,周勇聞言大喜過望,隨即到醫院下令坤地離開,並走向海生趁機將預藏的圖釘刺進海生大腿,試探病情真假。玉鳳替白家出面前往鼓浪嶼進行交易,而周勇對白家再次出擊批貨早有防範,重金收買水手長劫貨。光義、金虎及一行船員與玉鳳見了面並遞上貨款單,不料玉鳳卻拿不出貨款,金虎及光義與清水一陣扭打,一把將清水推入海中,將山海輪駛離。

第4集

山海輪船上,周勇收買的水手想串通金虎連手劫貨轉賣周勇,金虎發現數名水手早已串通,只好假意加入行動。正當其它人開心喝酒慶祝,金虎故作開心幫忙倒酒,小心翼翼將迷藥摻入酒中,將玉鳳等人救出並奪回貨物,玉鳳對金虎充滿了感激。阿蘭在迪化街各商店故意透露白家無法如期交貨,眾店家到白家要海生出面交代,明福發布海生今晚會在江山樓設宴訊息。守在外頭的坤地聞言,急忙將訊息傳給周勇。

第5集

玉鳳順利將鼓浪嶼帶回的貨品運回台灣,秀鳳前來接應玉鳳及金虎,躲過駐守在白家門外的坤地,成功回到白家。海生對金虎的幫忙獻上感謝,才能逃過周勇所奸,並說出坤成可能沒死的訊息,而金虎也自動請纓留下幫助白家對抗周勇。商街的生意人紛紛跑去白家要海生出面給個交代,海生再三承諾商家一定會再三天后如期交貨,否則依約賠償。

第6集

金虎假扮坤成親戚前往靈堂探視,確實事有悉翹,並自告奮勇調查坤成下落。玉鳳告訴金虎從小把周勇當作親哥哥看待,萬萬沒想到會陷害白家。金虎看著玉鳳的擔憂,承諾會幫助白家化解危機,含情脈脈的流露著愛意。建雄遭到坤地追捕的訊息傳回白家,秀鳳著急的逼問管家才得知原來一切都是海生所安排,秀鳳激動的詢問海生。海生告訴秀鳳這一切都是希望建雄能利用這次的教訓,變成一個負責的男人,將來才能為白家扛起責任。

第7集

周勇懷疑是海生的相好阿蘭在暗中幫助才再三失手捉捕建雄,隨即帶幾名小弟把上林花包廂砸的亂七八糟,阿蘭見狀已瞭然於心,顯得另有算計。阿蘭將玉鳳要相親的訊息帶給周勇,周勇喜出望外。金虎發現玉鳳暗自啜泣,一眼就看穿玉鳳心事並承諾會在短時間內,扭轉局面,絕不讓玉鳳委屈出嫁,玉鳳聞言不禁露出感激愛慕的眼神凝視金虎。阿蘭帶著周勇出現在玉鳳相親筵席,海生對阿蘭摑了巴掌,表示絕不答應兩人婚事,隨即調頭離開。

第8集

建雄躲在牡丹住處期間,兩人產生了感情。建雄希望牡丹別再去上林花上班牡丹卻氣急逼問建雄和秀鳳的關係,拚命搥打建雄胸口,建雄把牡丹往懷裡一拉,便低頭狂吻牡丹當做回答,而仍在白家擔心建雄安危的秀鳳,滿心期待找到坤成下落後,洗刷罪名的建雄歸來。周勇為了不讓玉鳳淪落酒女,拿著硬式短馬鞭遞向海生,逕自解下衣服,海生死命抽打著周勇背部,玉鳳也接過馬鞭,向周勇的背部一陣猛打。

第9集

海生派了兩盤商前往周勇家探聽批貨價格,不料周勇卻趁機哄抬價錢,海生順著周勇條件開出契約書,唯一條件是「無法準時交貨,賠償十倍貨款金額」,周勇表示做生意從不出錯,便簽了契約。就在周勇忙著顧及的同時,周勇倉庫警衛紛紛喝醉,白家管家從倉庫運出了一批又一批的貨,後只見倉庫失火,火舌沖天。而坤成也掉進白家陷阱,將他一舉成擒,白家眾丁上前拖著垂頭喪氣的坤成離去。

第10集

周勇帶著婚約在上林花向玉鳳求婚,玉鳳氣憤抽出髮簪欲刺向周勇,這時躲在一旁的建雄和金虎挺身而出,周勇以建雄殺死人的把柄,逼迫玉鳳嫁他,海生這時抓著坤成出現,揭穿幕後主使人就是周勇,並從輪椅上突然站起,一腳踢向周勇。周勇才明白一切過程都在白家計畫中,只好無奈離開。海生帶金虎逛了商街,並教金虎許多做生意的技巧和方法,並提出希望金虎留下來幫助白家拓展事業的要求。

第11集

金虎為了一舉擊敗周勇,擬定計畫從周勇最大勢力來源「賭場」下手,海生非常滿意金虎對白家的貢獻及表現,卻讓建雄開始產生忌妒心理,深怕在白家地位被金虎取代。牡丹準備了一隻古董懷表交給建雄,做為海生大壽之禮。蘭姨坦白告訴牡丹,海生已安排建雄和秀鳳婚事,而建雄在阿蘭面前承諾會向海生表明對牡丹的心意。

第12集

海生因牡丹是煙花女子,堅決反對建雄和牡丹交往,阿蘭如遭諷刺般反問海生:為什麼又要娶我這種也是歡場出身的酒家女當老婆。海生拚命解釋,卻不得阿蘭諒解。牡丹對先前的無心之言,向阿蘭道歉,阿蘭無奈告訴牡丹兩人身分想進入白家,並非容易之事,牡丹雖聽懂了阿蘭話意,但仍然不願放棄與建雄兩人感情。某日,金虎和玉鳳在碧潭散步,卻被玉鳳發現建雄和牡丹親密出遊,生氣的要建雄切斷感情,絕不能辜負秀鳳。

第13集

玉鳳和金虎一同前往茶山送契約,不料,玉鳳卻被周勇手下強拉,金虎正要跳上車,卻被歹徒持棍棒重擊,眼看著歹徒抓著玉鳳絕塵而去,金虎倒臥在血泊中不省人事。商店街上,金飾店老闆告訴秀鳳,建雄在這訂了一隻女戒,秀鳳欣喜的飾戴,疏不知其時戒指的主人不是她。建雄領回金飾店戒指去找牡丹,表示會堅持只娶牡丹為妻,否則就兩人遠走高飛。玉鳳被綁訊息傳回白家,金虎判斷認定是周勇所為。

第14集

牡丹告訴建雄已是他的未婚妻,因此來關心玉鳳失蹤一事,卻被一旁的秀鳳聞言兩人對話,難過掉頭跑走。海生憤怒告訴建雄別再忤逆和牡丹分手之事,否則會將白家事業傳給金虎。而牡丹告訴建雄懷有身孕,建雄興奮不已,並決定為了牡丹及腹中胎兒會更加努力。建雄欲將功贖罪,提出願意和金虎一同救玉鳳,而秀鳳也決定如果建雄平安救回玉鳳,願意退出建雄和牡丹之間,不再阻擋建雄追求自己的幸福。

第15集

海生為了救回玉鳳,找周勇談判並表示願意再付兩百萬給周勇,條件是附上玉鳳親筆信,周勇繼而表示自己志不在錢,而是希望可以娶玉鳳為妻。建雄為了除掉金虎,便暗中跟周勇結盟,兩人拿著贖金邊走邊商討計謀,卻突然看見遠遠跑來的金虎和玉鳳,周勇急中生智推了建雄,強行搶走他手中的贖金跑走,建雄要福叔帶玉鳳先逃,金虎回身和坤地等人打成一團,頭部卻煞時遭受重擊,金虎倒地時,隱約看見打倒自己的人是建雄。

第16集

建雄自告奮勇要周勇帶他去見金虎,以確認金虎生死。周勇領著建雄去倉庫看金虎,並威脅建雄說服海生將玉鳳嫁給他,才願意幫他除掉金虎。金虎聽此對話才明白兩人串通的詭計。建雄回到白家並說出金虎厭厭一息,玉鳳痛心拿著匕首頂在自己脖子,告訴海生願意嫁給周勇換回金虎性命,玉鳳的話讓海生心痛不已,海生看著玉鳳脖子滴出血來,只好忍痛答應,一旁建雄暗暗驚喜。

第17集

玉鳳要求能在和周勇結婚之前,燉雞湯給金虎,而建雄要牡丹負責買老鼠藥,並告訴她毒死金虎以除後患的計謀。不料,金虎聽到玉鳳和周勇即將結為連理,難過將雞湯打翻,玉鳳臨走前和金虎吻別藉機交付別針,希望幫助金虎打開手銬腳鐐逃脫。坤地發現打翻的雞湯毒死倉庫老鼠,周勇得知建雄擅自想毒死金虎,氣憤得把兩人串通的事情全告訴他。金虎果然利用別針順利逃出,並發誓一定要對周勇和建雄報仇。

第18集

光義回到白家,並私下告訴海生金虎為了調查蒐證周勇賭場因故未返,先暫時別透露金虎去向,更讓海生肯定了金虎為白家所做的一切。建雄被坤地等人強架進巷子內,周勇強壓建雄喝下帶給金虎的雞湯,建雄卻猛力將雞湯打翻在地,說出「雞湯有毒」。就在此時,躲在巷口的秀鳳聽見兩人對話,秀鳳斥責建雄如此對待救命恩人金虎,為討好秀鳳不說出實情,建雄哄騙如此行為全都為了秀鳳,秀鳳心軟並答應替他向金虎求情。

第19集

建雄為讓秀鳳隱瞞自己預謀害金虎之事,一個惡毒的計畫躍上心頭,買落胎藥瞞騙牡丹是補品騙她喝下,如此一來,才能安心回家娶秀鳳,堵住秀鳳泄漏秘密的可能。秀鳳繼而在大家喝酒、吃菜慶祝擊敗周勇時往廳外走出,金虎也悄悄跟上,秀鳳看見金虎詫異下跪,懇求原諒建雄所做惡行。不料,建雄突然返家卻因乍見金虎而心虛。

第20集

白家庭院正舉辦金虎和玉鳳、建雄和秀鳳婚宴,周勇和牡丹現身在圍觀的賓客群中,兩人分頭尋找著玉鳳和建雄的身影,牡丹和周勇兩人推開人群往前一站,周勇叫住金虎揭開建雄在雞湯里下毒計謀,建雄膽戰心驚全身發抖,金虎挺身否認,兩人只好狼狽離開。牡丹狼狽的來到墓園祭拜母親愛子,放聲痛哭並拿出刀子想輕生,剛好被一路尋來的阿蘭撞見,急忙衝上前攔阻,阿蘭情真意切苦勸牡丹,終於說動並強扶著已然虛脫的牡丹離開。

第21集

金虎與建雄前往南海船運與郭董洽談股票買賣讓渡事宜,卻因建雄一時得意差點破局。海生怒罵建雄的莽撞,並將收購股權一事全面授權給金虎,由他代表白家與郭董協商。果然白家順利接下南海船運經營權,由建雄擔任總經理一職,金虎人品與能力也得到郭董肯定。同時,玉鳳也傳來懷孕喜訊,海生欣慰表示給予黃金二百兩做為獎勵,一旁建雄卻強顏歡笑,顯得有些落寞,秀鳳也面帶愧色。

第22集

白家原以為收購南海船運已勢在必得,不料卻突然殺出鈴木次郎這個程咬金。同時,海生間接從阿蘭得知,原來他便是牡丹的生父,並要阿蘭對鈴木隱瞞牡丹生世,避免鈴木以商場競爭手段報復建雄對牡丹的遺棄。金虎暗中打探次郎的背景和來歷,並主動拜訪鈴木,表明白家用心經營南海船運,希望能從他身上得到建言與指導,而鈴木也表示因為看好白家經營實力,而決定加入南海股東,鈴木在內心對金虎讚揚不已。

第23集

金虎邀請鈴木至南海船運參觀,這時建雄卻誤以為次郎是公司員工正在偷懶,建雄卻反而端起總經理的架子,上前捉住次郎的衣襟開始訓話,次郎有點不悅的看著建雄,金虎著急的上前解釋陵墓的身分,鈴木失望的掉頭離去。建雄繃著臉返家,金虎連忙道歉,建雄卻像連珠炮發飆指責金虎未告知鈴木的來訪,並惱羞成怒屈辱金虎因娶了玉鳳才有今天的地位,金虎猛遭重擊,卻因顧全大局只能強忍。

第24集

周勇探知次郎為某大會社社長的身份,為了找到靠山東山再起,不但扮好人處處照顧牡丹,更勸牡丹與父親和好,種種行為果然令次郎十分感激,將周勇當成好人,決定收周勇做乾兒子。建雄在得知牡丹是次郎的女兒訊息後,知道自己若要贏得南海船運的經營權,一定要從牡丹下手,於是建雄厚顏無恥的跑去找牡丹,向牡丹哭泣認錯,並說自己是逼不得已才會離開牡丹。

第25集

鈴木感激阿蘭的幫助,讓他和牡丹得以父女團聚,而金虎激發了對抗周勇到底的決心,急欲在海生面前求表現的建雄表示南海海運的事情由他去辦,一定可以馬到成功。海生為了公平起見,於是宣布讓建雄和金虎公開競爭,看是建雄還是金虎可以率先收集到南海船運的股權,誰就是白家未來的繼承人,而建雄則暗暗立誓,無論用什麼手段,都一定要拿到南海船運的經營權。

第26集

周勇一面勸慰牡丹,一面替牡丹抱不平,大罵白海生和白建雄這對父子不要臉,只會欺負女流之輩,牡丹被周勇勾起自己當年被硬逼喝下落胎藥之事,越想越氣,發誓要鬧個白家雞飛狗跳。海生為了給鈴木交代,讓他不在與白家爭權,在靈幕面前教訓了建雄,並保證不會再讓建雄插手南海船運任何事業。

第27集

海生輾轉得知次郎在回日本之前,曾向蘭姨求婚之事。海生明白蘭姨願意放棄這么好的機會,完全是因為他的緣故,海生感謝蘭姨對他的信任,並決定不顧一切,再次跟蘭姨求婚。但蘭姨卻說海生目前是南海船運的董事長,應該先將心力放在事業上,等到事業穩固,再談婚事。海生見蘭姨心意甚堅,只得不再勉強,其實蘭姨的心裡明白,海生的位置爬的越高,她和海生就越不可能有未來。

第28集

心情不佳的建雄喝了幾杯酒之後,罵秀鳳出氣,秀鳳委曲不已,勸建雄要自己爭氣才能得到海生的肯定。建雄聽了秀鳳的話後,開始裝好孩子,無論海生吩咐他什麼事情,建雄都照做,而且極力討海生的歡心,海生一開始感到頗為欣慰,但繼而好奇建雄的轉變。所以表面上不動聲色,想要弄清建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建雄見自己的付出,無法得到海生的肯定,氣餒不已,認定自己接班無望,但他又不願意眼睜睜讓白家產業落到金鵬手上。

第29集

但是不管替阿蘭做了了多少事,佳人已杳的事實卻無法改變,海生心裡仍是百般懊悔自己竟然沒有把握生命中的這段真愛,讓人生留下難以彌補的遺憾,遂有放下一切,遠遁人世,退隱到鄉間,守著阿蘭的墓了此殘生的念頭。此時,金虎又掌握了建雄虧空南海船運的證據,海生深思後認為,將來白家的事業一定會由明郎繼承,為了避免建雄毀了他好不容易建立的王國,海生便有了把公司南海船運的經營權交給金虎的想法。

第30集

建雄偷偷潛回白家,在酒里投下劇毒,在暗中觀察一切,此時已懷孕的玉鳳肚子突然疼了起來,全家將她送往醫院。金虎將玉鳳安頓好後一人回到家中,喝下了建雄投毒的酒。此時建雄從暗中走了出來,告訴金虎他已經喝上毒酒,金虎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為他服務,金虎強忍疼痛,將建雄制服,海生和光義看到二人糾纏一起後大為吃驚。

第31集

二十年後,金虎和玉鳳的兒子明郎已經成了一名英俊瀟灑的警察,明郎執勤任務正在抓歹徒,而歹徒抓了正在路邊的素卿做人質,將她捆綁在一間破爛不堪的房間內。明郎喬裝成麥香腸的老闆,埋伏在人口販子趙雄的茶室,古意瑞清則假裝成上茶室的酒客,引誘老闆帶未成年少女出局,美枝也假扮成想找工作的臥底。明郎承諾玉鳳能藉由當刑警之便把桂香找回來。

第32集

一如往常全家人到白氏墓園祭拜海生,而今天剛好也是金虎的忌日,只有知道金虎已經逝世的光義、金鵬和飛豹三人臥虎亭祭拜金虎,而金鵬再也壓抑不了二十多年假扮金虎的壓力和情緒。他希望把金虎已經過世的事實說出來,讓明郎能來祭拜自己的親生父親。光義告訴金鵬沒有人能接受這個事實,當做埋在地下的人是劉金鵬,自己是以劉金虎的身分在活,要金鵬永遠隱藏這個秘密。

第33集

明郎和素卿拚命掙扎,終於掙脫了捆綁從趙雄手中逃出。古意說漏嘴讓美枝當誘餌才抓到歹徒,老實擔心刑警工作的安危,希望美枝別和警察交往,理想的老公是工作穩定的公務員。秀鳳想起建雄和他說能給他一次機會是真心還是走投無路才回來找她。飛豹看出秀鳳的心事,希望能幫她分擔。玉鳳也告訴金鵬希望阿郎和麗媛及飛豹和秀鳳在中秋節能訂婚,年底結婚。

第34集

金鵬和明郎提了他和麗媛的婚事,但明郎也拒絕了金鵬的提議,明郎問金鵬如何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不禁讓金鵬想起已故的哥哥金虎,金鵬感嘆的告訴明郎自己會成為商人,是因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告訴明郎就算郭添再怎么能幹,未來天將也是要讓他繼承的。因為某日商船運惡意降價拉攏客戶,造成天將客戶逐漸流失,郭添開始調查這將日商公司,沒想到竟然是周勇交付女兒在台所成立的分公司。

第35集

明郎送郭添掉的客戶通訊簿,順道接了素卿,不料被素卿順手從車子上拿走了。業務部同仁向素卿借了她在明郎車上撿到記有天將集團客戶的通訊簿抄了電話,不料卻成為明郎和素卿日後兩家爭端的開始。中秋節當天,明郎載著素卿去育幼院,並向家人介紹素卿是己的女朋友,麗媛驚訝也難過的哭了,郭添要麗媛別再為一個心不在自己身上的人難過。而明郎也告訴素卿是真心想和她交往的。

第36集

天將集團業務逐漸遭到日本船運公司低價業務的影響,失去大部分的老客戶。坤地到白雲鋼琴酒吧收保護費,卻發現這間酒吧是白建雄開的,因此遭到建雄的教訓,正好素卿在現場,救了坤地一命。而素卿聽到了建雄和坤地的對話,詢問坤地建雄的身分,並利用牡丹的身分,確定與牡丹合照的人就是建雄。玉鳳告訴秀鳳原本希望他和飛豹還有明郎和麗媛的婚事能在中秋節完成訂婚,但萬萬沒想到明郎帶著素卿回家跟大家介紹是她的女朋友。

第37集

郭添向金鵬跪下道歉因為大部分客戶被周勇公司搶走,而金鵬也不怪郭添,希望他能更小心謹慎。而已知道原來有意搶走天將客戶的人竟是素卿,明郎沮喪生氣,而素卿也找了明郎想解釋,卻被明郎說是為了利用自己而來和他談戀愛。

第38集

郭添因為喝醉沒趕上重要的臨時董事會,讓金虎對他更為失望,美枝看見金鵬為公事煩心泡了養生茶給金鵬,讓他感到放鬆窩心。而郭添確認為明郎故意害自己遲到,又再彼此之間蒙上另一層誤會。施秘書提醒郭添,明郎可能是未來天將繼承人,要郭添小心言行。玉鳳要秀鳳好好想想以前建雄為了和牡丹在一起不顧一切,又因為陷害金虎的事被揭穿,才求秀鳳替他為玉鳳說情,玉鳳要秀鳳看清建雄的所作所為,別再被欺騙。

第39集

素卿拿了牡丹和建雄的相片問了坤地,坤地把周勇和玉鳳及建雄和牡丹四人的感情故事給素卿聽,素卿終於了解父親和劉家複雜的感情關係,才知道父親用低廉的價格搶走天將的客戶,是因為他放不下玉鳳,才回來報復金虎。素卿看不起父親用這種手段破壞金虎和玉鳳的感情,更加覺得周勇對不起牡丹,素卿希望周勇能祝福玉鳳的選擇,真正的愛是犧牲,不是不擇手段的占有。素卿在了解兩家人上代複雜關係後,決定結束和明郎的關係。

第40集

美枝告訴明郎素卿暫時不想和他見面。明郎想搞清楚狀況,跑去家裡找素卿,仍不見素卿回家,周勇告訴明郎如果真心想娶素卿就和他回日本繼承自己的事業,明郎拒絕並坦白告訴周勇自己就是劉金虎的兒子。明郎向周勇坦白父親是天將董事長劉金虎,周勇氣憤的將明郎趕出門,要他別再和素卿連絡,建雄半夜打電話去劉家找秀鳳,玉鳳搶走電話要建雄別再騙秀鳳,也別再和他連絡。

第41集

明郎打電話回家告訴玉鳳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回家吃飯。素卿到了明郎家,大家原本都對之前素卿搶客戶的事情對他沒禮貌而向他道歉,直到明郎告訴大家素卿就是周勇的女兒,金鵬和玉鳳生氣明郎不但不為公司著想,反而還幫著存心要對付金鵬的周勇說話。一氣之下,把素卿趕出門,明郎送素卿回家,告訴周勇希望他能退出航運市場,玉鳳和金鵬就算忘記往日的仇恨,但周勇說因為和客戶簽了低價契約公司也在虧本,無法說收就收。

第42集

明郎帶著素卿來基隆找光義,告訴光義素卿的身份,玉鳳告訴光義周勇從日本回來搶天將的客戶,光義生氣的也教訓了明郎一頓,但仍希望金鵬和玉鳳心平氣和的與周勇溝通。周勇說當年金虎到日本拿回相片時對她惡言相向,才使周勇現在回台灣對付金虎,完全不知情的金鵬也向周勇到了歉。而金鵬的不知情讓周勇感到錯愕。明郎也跳出來要周勇金鵬各退一步,兩家人終於講合不再鬥爭。

第43集

玉鳳開門進來,來到床邊靜靜看著麗媛憔悴的面容,想到秀鳳必然是為了建雄的事情身心受到煎熬,倍感心疼,並問秀鳳是不是為了建雄的事情在鬱悶。玉鳳知道建雄確實有在懺悔過去所做的錯事,並決定一同說服金虎原諒建雄。美枝端著養生茶進來,玉鳳抬望美枝,兩人四目相望,母女天性,竟然都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並邀請美枝到家裡泡茶。玉鳳想到自己的女兒,不覺又紅了眼眶。

第44集

當年建雄三番兩次設計想要害金虎,並替飛豹對秀鳳的呵護照顧抱不平,現在建雄一回來,卻沒人顧慮飛豹感受。不知情的玉鳳替建雄辯解這二十多年在外流浪受的教訓應該足夠,再三懇求金鵬對他的原諒。無計可施的飛豹提著一些香燭和供品,來到臥虎亭探望金虎墓碑,悲從中來的說著建雄返家的事,終於崩潰,趴跪在地上,悲嚎出聲,下定決心要替金虎報這個二十幾年前就應該報的冤仇。

第45集

明郎將飛豹列為通緝犯,金鵬了解飛豹想替金虎抱仇的心態,一臉怒氣卻無法說出句公道話,金鵬威脅明郎別再抓飛豹,不然就是與自己對立。這時玉鳳、秀鳳、麗媛正好回來,聽見金鵬話語,立刻駁斥,金鵬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周勇為了釐清事情真相,便找上金鵬詢問飛豹殺害建雄是否真為他指使。

第46集

光義接獲飛豹逃亡訊息,趕往天將公司找金鵬,這時飛豹主動打電話連絡,光義決定要去臥虎亭探望飛豹,卻被前來玉鳳看見,玉鳳也連忙跟隨光義和金鵬的車離去。飛豹著急的等在臥虎亭里,金鵬匆匆到來勸飛豹別再刺殺建雄,玉鳳見金鵬原來是要與飛豹見面,登時火冒三丈。飛豹想走,這才發現金鵬刻意拉住他,飛豹掙脫金鵬,慌亂中撞倒掩蓋金虎墓碑的石塊,玉鳳見到金虎墓碑,顯然難以接受事實,發狂似的離去。

第47集

玉鳳終於相信金虎確實已死,崩潰在金虎墓碑前,責罵金虎為何丟這樣捉弄她,糊里胡塗和金鵬作了二十幾年的夫妻。金鵬旁觀,心疼的無以復加,建雄再也隱忍不住,上前跪下向玉鳳道歉,說著便一頭撞向墓碑。玉鳳睡在床上,金鵬著睡袍進來,玉鳳立時驚醒,抱著自己枕頭下床準備出去。玉鳳坦言自己無法忘記在她身邊的是金鵬不是金虎。

第48集

古意交給明郎一宗販賣人口案,坤地也涉入其中,明郎聞言,連忙去找坤地。躺在病房裡的建雄幽然醒轉,建雄想到自己是兇手,假裝失憶。玉鳳見建雄一臉茫然,疑心他裝假,忍不住過來開口怒罵建雄,金鵬卻拉了她一下制止。金鵬告訴玉鳳,既然建雄得了失憶症,就繼續隱瞞這個秘密,如果建雄是真的失去記憶那最好,如果他是假裝的,那就讓他裝到底。如果秘密真的揭開,每個人都會受到傷害。

第49集

坤地像素卿解釋偷抱桂香是在周勇離開台灣後,並希望素卿能替他保密,周勇這時內室出來,坤地緊張跪了下來,告訴周勇劉家遺失的小孩是坤地偷抱走的,周勇黯然承認當時的自己也有錯,要素卿盡力幫劉家找回桂香。郭添為了公司整體的利益,說服各位董事贊同結束虧損的航運事業,金鵬看著其它董事都表贊同,沉默不語並起身表明,未來兩岸通航有無限的利益,並強調天將有今天的規模,是靠海運起家不該放棄本業,秉持企業精神。

第50集

為慶祝找回美枝,劉家召集所有人用餐,建雄也藉此回虎嘯山莊偷偷觀察大家是否相信自己失去記憶。飛豹不忍心看秀鳳受騙,一氣之下準備找建雄理論。秀鳳氣沖沖回家找金鵬理論為何又再指使飛豹找上建雄,玉鳳再也按耐不住將所有秘密揭穿,秀鳳存疑的試探建雄,卻無意間露餡,謊言不攻自破,無計可施的建雄卻起了另一個念頭。建雄告訴明郎金虎發現玉鳳和金鵬兩人暗地勾結,殺害了他的親生爸爸金虎。

分集劇情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江宏恩劉金虎簡介 劉金鵬的哥哥,白玉鳳的丈夫
江宏恩劉金鵬簡介 劉金虎的弟弟,哥哥死後代替其兄身份
江祖平白玉風簡介 白建雄的妹妹,劉金虎的妻子
陳冠霖白建雄簡介 白玉鳳的哥哥,白秀鳳的丈夫
楚宣白秀鳳簡介 白海生養女,白建雄妻子
林在培白海生簡介 白建雄和白玉鳳的父親
徐僧劉明朗簡介 劉金虎和白玉鳳之子
邊瀟瀟周素卿簡介 周勇和牡丹之女
周知林美枝簡介 本名劉桂香,劉金虎和白玉鳳之女
張琳琳白麗媛簡介 白建雄和白秀鳳的養女
劉棟郭添簡介 劉金鵬的義子,喜歡白麗媛
丁力祺周勇簡介 白海生的義子,牡丹的丈夫
岳虹蘭姨簡介 牡丹的養母,對白海生有好感
柯奐如牡丹簡介 周勇的妻子,曾和白建雄有好感
陳子強飛豹簡介 劉金虎和劉金鵬的保鏢,喜歡白秀鳳
康丁劉光義簡介 劉金虎和劉金鵬的叔叔
於曉光鄭古意簡介 劉明郎警局上司,喜歡林美枝
劉小寶施秘書
鄭小民江瑞清簡介 劉明郎年少時結拜兄弟
張大雷關東隆簡介 劉明郎年少時結拜兄弟
肖楠張龍潭簡介 劉明郎年少時結拜兄弟
鍾燕平麗君簡介 林美枝的好友
尤瓏澍豪哥配音 李立宏
蔡阿炮林明福簡介 白家管家,後也在劉家當管家
鄭旭剛坤地簡介 周勇的手下
黃建群鈴木小次郎簡介 牡丹的生父
高鳴老年金鵬簡介 晚年劉金鵬
廖家儀小紅配音 馬海燕
林義芳何董配音 趙述仁
吳炎棟楊董配音 李立宏

職員表

出品人高建民;何小龍;李文華;張惠民
製作人李京
監製張華;魯東章;楊揚;陳長兵;劉宏;張少輝
導演李岳峰
編劇莫佩儒;黃美津;李海蜀
剪輯蔡志盛;付國航;謝博仁
道具劉文虎;鄭旭剛
燈光蔡世勛;陳封宇;彭牧宇;楊景星
錄音張敏;徐僧;邊瀟瀟;劉棟
場記蔡亞璇

演職員信息來源

角色介紹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劉金虎 演員江宏恩
金鵬的雙胞胎哥哥。年輕時勇猛果敢,積極進取,重情講信。從福建遷移來台後,投入白海生事業旗下效力,深得白海生信賴與賞識,並將獨生女白玉鳳許配給他為妻,遭受白建雄忌妒擔憂失去繼承人資格,最後慘遭白建雄毒害。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劉金鵬 演員江宏恩
金虎的雙胞胎弟弟。金鵬聰明好學,和金虎形成一文一武的對比!留學歸來的金鵬依照金虎指示,假扮金虎身分接下航運事業,發展成兩岸直航的龐大船運集團。可說是一位霸氣與遠見兼具,擁有過人意志力的家族企業領袖。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白玉鳳 演員江祖平
海生獨生女,美貌大方,極重感情,為了保護親人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白家遭遇困難時,總站在第一線面對解決。海生從小對她疼愛有加,而後與金虎相戀結婚。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白建雄 演員陳冠霖
海生獨生子,個性衝動火爆,有勇無謀,一事無成!容易被人煽動、利用、陷害,一再的犯錯,造成家庭內憂外患。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周勇 演員丁力祺
曾經是海生的養子,後卻背叛海生企圖取代白家在地方上的勢力及地位,積極經營賭場與無數特種行業,個性囂張跋扈陰險,對玉鳳死心蹋地,情有獨鍾。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周素卿 演員邊瀟瀟
周勇之女。明豔慧黠,性情剛烈。與明郎相愛,掀起劉家極大風波,企圖與明郎攜手化解兩代恩怨。明郎之妻,源郎生母,明艷慧黠,性情剛烈,敢愛敢恨,因為未婚夫去世的關係,眼裡有著難掩的哀傷與滄桑!素卿長大受建雄指派,故意接近明郎,掀起劉家很大的風波,最後卻真心愛上明郎,並生下源郎跟其雙胞胎妹妹惠玉。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劉明郎 演員徐僧
愛憎分明,重情輕財,很有女人緣,卻有著標準悲劇英雄的性格與遭遇! 因立志尋找走失姊姊桂香,而成為刑警,拒絕父親接管家中事業的要求。最後竟愛上父母親死對頭周勇的女兒素卿,兩家恩怨風波再度被掀起……
又見阿郎 又見阿郎
鄭古意 演員於曉光
明郎警局上司,個性耿直,有為有守,從不向惡勢力低頭。後跟明郎失蹤多年的姊姊桂香結婚,並在明郎落海失蹤後,收養其子源郎。本跟郭添是無話不說好友,後發現郭添心術不正,便唾棄其為人,不再往來。

角色介紹來源

音樂原聲

曲序曲目作曲填詞演唱備註
1. 說愛 童語童語 趙秦 主題曲
2. 又見阿郎 趙凱 片尾曲
3.朗啊張燕清張燕清羅時豐、龍千玉插曲
4.今生為你江志豐江志豐江志豐插曲

播出信息

媒體時間備註補充
CCTV-8 2009年11月10日黃金檔21:10-22:00開播 劇集首播(國語) 愛奇藝網路播出
廈門衛視 2010年11月13日海峽劇場20:00-22:00 福建首播(閩南語版)
民視 2011年5月16日22:15開播 台灣首播(閩南語版)

劇集評價

劇照 劇照

《又見阿郎》講述了三大家族的恩恩怨怨,並融入了情感、商戰、殺機等元素,故事的主角轉向阿郎父輩一代。該劇除了劇情催人淚下外,更重要的就是它貫穿始終的“阿郎精神”了。在劇中,阿郎不僅僅是一個稱謂,更代表著男人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拼搏奮鬥精神。該劇延續了《再見阿郎》的這種勵志精神,故事以四五十年代開始直到現今的滄桑演變為時間背景,深化的“阿郎精神”帶有強烈的時代色彩。知恩圖報、隱忍執著、重情重義俱成為那個時代“阿郎精神”的特色,同時也是該劇打動觀眾、感動觀眾的著力點 (新華網評價)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