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奴

卡奴

“卡奴”,又稱卡債族,是指一個人使用大量的現金卡、信用卡,但負擔不出繳款金額或是以卡養卡、以債養帳等方式,一直在還利息錢的人。隨著信用卡的普及,不理智的消費,使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的“卡奴”大軍。

基本信息

釋義

“卡奴”“卡奴”

“卡奴”,卡是指信用卡、銀行現金卡;奴,是指奴隸

“卡奴”一詞在中國大陸民間亦作諷刺或自嘲使用,指因為使用信用卡、現金卡透支消費,月薪或收入無法將支出的部分攤平,首期只能繳部分的金額,之後需支付金融機構循環利息、違約金、手續費等、費用而背負高額卡債,個人財務周轉不靈的人。

由來

“卡奴”一詞最早源於中國台灣,各家銀行為了推廣自己的信用卡,辦信用卡的手續很簡單,而且鼓勵年輕人辦信用卡,有的人把這張信用卡用透支了,為了還款,就去另一家銀行辦信用卡去換這個銀行的債。依次,就被信用卡所奴役。

此外,台灣金融主管部門將無力償還銀行最低還款額,且連續3個月未能還款的人定義為“卡奴”。

群體

“卡奴”已成為現代社會發展的存在物,在“卡奴”的群體中,年輕人占多數。有不完全的調查統計顯示,20歲-40歲年齡段的持卡人中,“卡奴”占比要超過六成。

現象

中國大陸

使用信用卡小心淪為“卡奴”使用信用卡小心淪為“卡奴”

中國國內中老年人已經無法接受使用信用卡的消費習慣,信用卡的主要使用者還是集中在年輕人,同時,截止2009年,35%的信用卡使用者集中在上海廣州深圳北京四個大城市。

銀行的大力推廣及信用卡市場的集中性使很多人手裡都有不止1張信用卡。由於對消費、收入以及負債不能很好的調節,有很多人擔心自己會因為過度消費而步入“卡奴”行列。年輕人本來就容易衝動型消費,喜歡時髦的東西。銀行業通過廣告宣傳形成了一種刷卡、向銀行借錢很時髦的風氣,很多年輕人懵懵懂懂就刷卡上癮了,很自然就成了“卡奴”。

中國台灣

據台灣媒體公布的資料,2000年台灣信用卡及現金卡數量僅有1830萬張;2005年這兩種卡數量增長到4555萬張,但台灣民眾收入的增加速度卻滯後,因此造成卡債和“卡奴”大增。

截止2007年,在台灣1100萬人口中,有900多萬人人均擁有至少一張信用卡或現金卡,而其中約有70萬出現繳款困難或瀕臨無力支付邊緣,占全台灣人口的6%。卡奴們的平均信用卡債務金額高達120萬台幣。由於利滾利,不少人每月收入甚至不夠支付利息,有些人一時還不起,就“拆東牆補西牆”,辦多張卡。

“卡奴”現象也給發卡機構利益帶來很大的損傷,信用卡業務的不良貸款比率也從2004年的2%上升到2006年的2.4%,迫使台灣銀行沖銷了約22億美元的信用卡和現金卡壞賬。有媒體稱,信用卡已經與毒品、槍枝並列為台灣的“三大害”。

中國香港

截至2008年首季,香港未全數清還結欠信用卡餘額高達港幣244億元。有調查顯示,港人同一時間平均有3張半信用卡,少數人更多達10張。半數受調查者只清還部分卡數,有近30%僅繳付最低還款額。

隨著各種信用卡泛濫發行,並推出各種刺激消費的獎勵措施,背負巨額信用卡債務,每月僅繳付最低還款額的持卡人越來越多。有信貸公司委託香港大學進行調查訪問了500名18歲以上、曾經拖欠信用卡卡數的成年人。調查發現,受訪者每月平均透過信用卡消費簽帳達7000多元,占個人入息中位數的70%。然而半數受訪者僅清還了部分卡數,當中29%只繳付了卡數5%的最低還款額,不斷滾存的卡數和利息加重了受訪者的還款壓力。

美國 

美國是一個崇尚超前消費的國家。而信用卡消費是美國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從日常購物、外出旅遊到餐廳付賬都可用它記賬,其使用頻率及額度已有凌駕現金交易的趨勢。

截止2005年美國境內約有6000家銀行經營信用卡業務,信用卡用戶約1.85億。根據《華盛頓觀察》的統計,75%的家庭擁有信用卡。截至2005年底,美國信用卡債務超過8000億美元,每個家庭平均拖欠信用卡款項達7200美元。沉重的信用卡債務也成了影響美國人家庭生活的一個主要因素。

成因

卡奴”的產生,除了經濟、社會成因之外,個人理財能力的欠缺也是一個方面:他們過分地透支了自己的支付能力。其實他們成為卡奴的途徑並不複雜,大致可以歸結為三種:

刷卡爽過頭、眨眼成卡奴

“提前享受生活”、“花明天的錢圓今天的夢”,在一個個誘人的口號下,貸款買車、買房、買家電、買衣服,信用卡透支消費正成為很多年輕人生活中習以為常的行為。一項針對中國年輕人消費觀念的調查表明,有57%的人
卡奴(漫畫)卡奴(漫畫)
表示“願意用明天的錢做今天的事。”
時尚帶來的虛榮心,提前消費產生的快感,使信用卡在各個現代化大都市裡,變成了時尚一族,甚至是普通工薪階層、學生一族都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就像時下流行的“手機”,人手一部,甚或多種。很多人擁有了一張、兩張甚至更多的信用卡。“卡民”數量日益龐大,而“卡奴”族群也在日益壯大中。每次刷卡的時候總是覺得很痛快,可是卻沒有考慮到等到扣款那一天刷的錢才是自己已經掙到的錢。和以前一樣,同樣是刷卡,但是刷了之後的效果是不一樣的,以前刷的是借記卡,花的是已經掙到手的錢,看著卡里的錢少了,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刷的是信用卡,花的是以後的,因為看不見實實在在的數字,所以就沒有了心痛的感覺。很多人有這樣一種感覺,購買一件可有可無的物品,如果要自己從口袋裡掏出現金,一定會權衡利弊,甚至會放棄。但是如果是刷卡支付,則會很爽快,在他們心裡,刷卡並不心疼,但是要把一張張的鈔票數出去,則會有些不捨。這就是人的心理。
卡奴(漫畫)卡奴(漫畫)

一些年輕、衝動,敢花錢的人是銀行最歡迎的一類客戶,他們有一定的收入,好強,要面子,喜歡光鮮的生活,生活有滋有味,基本靠刷卡消費,買衣服和化妝品、下館子泡吧,刷起卡來毫不眨眼,但是,只有等到自己拿到賬單的時候,才發現發薪日變成還債日,剛剛拿到手的工資,一大半交給了銀行。
從某種意義上說,信用卡的出現和普及,拉動和刺激了消費,帶來了經濟的發展和繁榮。但是,對持卡人來說,自己的超前消費,給自己的經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以致影響正常的生活。

以債養債,積累成卡奴

有人說信用卡的循環利息,其實就是雪地里滾雪球,越滾越大。很多人認同使用銀行卡是一種象徵進步的的觀點,再加上銀行推出了“辦卡送好禮,刷卡有積分”的活動,讓越來越多的時尚人士加入到“持卡一族”的行列。信用卡作為一種個人金融業務產品,迅速在年輕人中得到普及,使用信用卡已經成為比較流行的支付方式,但由於很多人不懂得“量入為出”的道理,甚至有人將依次借債視為提前享受生活的方式,他們辦有不同銀行的信用卡,還有人一口氣辦了十幾張,為的就是“以卡養卡”,這種貌似時尚的理財之道,實則已墜入循環利息的惡性循環中,最終是欠款數額不斷增加。無度使用信用卡容易陷入“以債養債”惡性循環,讓自己陷入到“卡奴”的怪圈裡不能自拔。日益增多的“卡奴”背後,逐漸浮現信用卡存在的隱患。
卡奴(漫畫)卡奴(漫畫)

才上班兩年的姜小姐是鐵桿超前消費迷,在她的觀念中,刷卡消費就是用別人的錢充實自己的生活。這在她最初透支第一張卡,又能即時還款時,她確實得到比別人快又多的享受。但是,隨著她超前消費意識的日益膨脹、市場誘惑日益增大的境況下,僅僅透支一張卡已遠遠不能滿足她的需求。為了在免息期內可以支付第一張信用卡的欠款,她又在另外一家銀行申請了第二張信用卡以還清第一張卡的透支,後來又申請了第三張、第四張,如此“卡套卡”,形成了循環透支。而到了最後,由於透支過多,無法在免息期內還清,每個月要負擔高額的利息,姜小姐也變成了一個標準的“卡奴”。每到還款的最後截止日,姜小姐就為自己之前的過度消費“痛不欲生”。最後,還是父母出面幫助她還清了欠銀行的兩萬多元債務。為此,姜小姐十分內疚,她說,上大學時就已經花了父母的近十萬元錢,如今上班了,不僅不能向父母交錢,還要連累他們幫助自己還債。“都是信用卡把我勾的!”她這樣抱怨。
在北京一家行政單位工作的小方,按理說她的工資在同齡人中既算穩定又算較高的。但是,她依然是個欠債族,卡奴就是她最形象的寫照。
剛到單位上班,她就辦理了三張信用卡,當初她的本意是信用卡好保管,用起來方便,即使丟失了,也不會有經濟損失,但現金就沒有這么多優勢。她平日購物、吃飯甚至應急取用現金都使用這幾張卡,出手很是爽快。然而,一年過後,她辦理信用卡的初衷被她的瀟灑改變了,過度的透支,使得她的工資一發下來,就只能到銀行還貸。漸漸的工資也不夠支付,她想出了沒辦法的辦法,她只有用其他沒有到還款日期的卡套現,取出現金先還上到期的欠款,但是,每到不同的信用卡還款期限很近時,她常常夜不能寐,一則擔心失去信譽,二則擔心利息越來越高。小方說:“從大學時辦的第一張信用卡到現在錢包里的好幾張信用卡,每月幾乎沒有現金結餘。就是因為使用信用卡花錢有用的不是自己的錢的感覺。有時因了廣告宣傳的積分換取禮物的誘惑盲目的購買,每月賬單上支取現金需要支付的利息也常是近百元。但是,也正因為自己有這種瘋狂刷卡的習慣,一直以來都是一身債,一直在還利息錢,慢慢的讓自己陷入了卡奴的牢籠。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即使是銀行的錢也是如此,但是要明白“以債養債”只能撐著過一時,而不可能是一世。“以卡養卡”“以債養債”最終是要用自己的現金全額還款的,國外曾出現持卡人在刷爆多張信用卡後破產的例子。但中國還沒個人破產的相關法律,一旦出現信用卡刷爆,連每期最低還款額也不能支付的情況,就意味著個人信用的破產,銀行會視此類情況為惡意透支,對相關當事人銀行會列入黑名單,限制其申辦按揭貸款,或降低其最高貸款年限。對於所欠款項,銀行也會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追討。
過度透支信用卡既會增加手續費利息支出等持卡人的財務成本,也會形成寅吃卯糧的不良消費習慣,使自己的經濟陷入困境。年輕人經濟剛剛獨立,首先要養成良好的理財習慣,過一種財務上有節制的生活。具體來說,就是增加收入,控制支出,注意投資和保險,謹慎負債。不要把信用卡用到沒有信用,改變了使用信用卡的初衷,這樣最終會導致自己成為卡的奴隸。
應該清楚信用卡基本的功能是用來消費的,是一種輔助的支付結算工具,切不可將屬於債務範疇的信用額度當作收入來使用。通常比較鼓勵刷卡消費,但並不鼓勵用信用卡透支取現。因為和信用卡刷卡消費相比,信用卡透支取現由於沒有免息期,所以成本要高得多。信用卡取現容易讓人陷入“拆東牆補西牆”,“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中。如果循環往復地處於消費、還款、支付利息的狀態。一時消費的快感會被接踵而至的還款賬單沖淡,甚至出現焦慮影響健康。

發卡門檻低、卡奴的催化劑

在一些發卡行人員手裡,信用卡幾乎成了一種免費的商品,時時誘惑著顧客上鉤。有位銀行卡專家分析,“卡奴”的大量出現,銀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了提高業績,銀行發行信用卡毫無門檻可言,有的銀行打出廣告“只要會呼吸就能辦卡”;有的銀行利用已經陷入債務困境的持卡人,誘導他們以卡養卡、以債養債;多數銀行還壓低一般信用卡、現金卡的最低應繳還款比例,只要每月還款2%至5%即可,也就是說每月最低只需繳200元,就可以透支1萬元,使持卡人放鬆心理警惕,取得了不符合他們負擔能力的支出。這樣低門檻大量發卡的結果,造成“卡奴”短期內急劇增加。
截止2009年台灣僅發卡金融機構就有51家。在大陸雖然少見像台灣一樣的“卡奴”,但借貸消費已經成為時尚,許多人以超前消費為時尚,以觀念更新為自豪,以致成為新生的“負翁”,這是不爭的事實。超過自身還款能力大舉借貸,可最終被高負債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事,屢見不鮮。
銀行為了擴大發卡面,採取種種手段和渠道推銷信用卡,信用卡在中國已經和手機、電腦一樣,越來越普及。這是潮流更是趨勢。辦理信用卡的程式出奇簡單,客戶只要提供本人身份證複印件即可,數量不定。從國內銀行卡產業的發展趨勢來看,信用卡發展即將進入一個爆發增長階段。但是,很多消費者都是被信用卡辦理的附加條件所吸引,在“先消費後還款”的巨大誘惑下,大量消費者紛紛落水。
北京、上海、廣州等大中城市,隨處可見辦理信用卡的代銷點。方式簡便的只要一張身份證,填寫幾張表格就行。在北京的一些電器商城留意到,有銀行工作人員在商城門口擺攤設點代辦“信用卡”。
在上海市中心的捷運站里,幾家銀行依舊各自占領一塊地盤,銷售人員天天在賣力地推銷信用卡,這種“免費的午餐”往往會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上海的高校,一直是銀行信用卡中心的必爭之地,發卡大戰硝煙不止,幾家都豎起了各自的廣告牌或橫幅。他們不斷宣傳辦信用卡、用信用卡給持卡人帶來的“好處”,並且採取多種刺激手段來吸引申請和使用,卻幾乎很少提及用卡所需要注意的問題所在,更不會觸及持卡過度消費的危害性。雖然銀行通過申請協定將信用卡的使用說明向持卡人盡到了“告知”義務,但是那些晦澀的文字、繞口的說明,不要說是對於一般申請人來說難讀懂,大部分銀行員工對於信用卡的了解和使用說明也是一知半解。
而要擴大發行面,勢必要降低辦卡的門檻,不僅僅在發卡時銀行採取模糊態度,他們在信用卡使用條款上也給予很多的優惠。使持卡人放鬆心理警惕,取得了不符合他們負擔能力的支出。其實低門檻進入,勢必也降低了服務標準。

影響

1、從某種意義上說,信用卡的出現和普及,拉動和刺激了消費,帶來了經濟的發展和繁榮。但是,對持卡人來說,自己的超前消費,給自己的經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以致影響正常的生活。

2、無度使用信用卡容易陷入“拆東牆補西牆”,“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中。如果循環往復地處於消費、還款、支付利息的狀態。一時消費的快感會被接踵而至的還款賬單沖淡,甚至出現焦慮影響身體健康。

對策

1、應儘量降低生活要求,減少不必要的消費支出,同時還要積極想辦法增加經濟收入。

2、可以直接向親人或朋友借錢,一次還清銀行債務,然後慢慢還家人或朋友的錢,至少沒有利息或者利息比銀行低。

3、如果有好幾張卡,應該優先還額度小的,儘量用大額度的卡還清小額度的卡的欠債,這樣省得都交利息。

4、可以通過別的方式貸款,比如說抵押房子或者汽車來獲得銀行貸款等。

相關文化

書籍:《卡奴》,作者:程芬

奴時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