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燕[十六國時期的國家]

南燕[十六國時期的國家]

南燕(398年-410年),十六國時期慕容氏諸燕之一,由慕容德所建,398年建都滑台。統治範圍包括今山東及江蘇的一部分,國號為燕。 慕容德原是後燕宗室范陽王。397年,當後燕君主慕容寶於參合陂之戰為北魏所敗之後,後燕被截成南北兩部分。398年慕容德於滑台(今河南滑縣)自稱燕王。次年滑台為北魏攻占,慕容德率眾向東,攻取青兗之地,入據廣固(今山東青州西北)。400年,慕容德改稱皇帝。405年,慕容德病逝,侄子慕容超嗣位。 409年東晉劉裕率師北伐,410年二月廣固失陷,南燕亡。歷二帝十二年。

基本信息

歷史

艱難立國

後燕慕容寶繼位後,其叔慕容德鎮守鄴城。

397年,北魏攻後燕都城中山(今河北定州),寶北奔龍城。十月,北魏破中山,後燕被截為兩部分。德以魏將來攻,鄴城難保,於398年率戶4萬南徙滑台,稱燕王, 史稱南燕。

此時,慕容寶從龍城南逃到黎陽,派中黃門令趙思去叫慕容鍾來迎接自己。慕容鍾本來是首先倡議慕容德稱王的,聽到趙思來了,很是憎惡,把他抓起來送到監獄,然後派人飛速地嚮慕容德報告情況。慕容德對下臣們說:“你們以前為了國家大計,勸我攝政。我也因為繼位的國君逃亡在外,入神都沒有了君主,所以權且服從大家的建議,以撫眾望。上天正在追悔所造成的禍難,繼位國君能夠回來,我將準備車.駕去迎接,並在行宮前謝罪,然後回家隱居,各位以為如何?”黃門侍郎張華進言說:“在爭奪天下的時代,沒有雄才不能奮起;在兵馬馳騁之年,豈是懦夫能夠成大事的!陛下如果施行匹婦之仁,捨棄上天授予的大業,威勢和權力一去,就會性命不保,還會有什麼退讓之事呢!”慕容德說:“我因為像古人那樣逆取順守,統治之道不足,所以在中途徘徊猶豫,沒下決心而已。”慕輿護請求火速去探問慕容寶的虛實,慕容德流著眼淚送走了他。慕輿護於是率領數百名勇士,跟著趙思北去,謀劃殺死慕容寶。當初,慕容寶派趙思出去以後,知道了慕容德替代了自己登上王位,很害怕,就向北逃跑。慕輿護到了黎陽未見到慕容寶,就押著趙思回來。慕容德因為趙思熟習典制掌故,準備任用他。趙思說:“當年關羽被曹操看重,還忘不了劉備的恩德。我趙思雖然是死而後生的役隸,但是蒙受國家的恩寵,犬馬尚且有報恩之心,何況人呢!請允許我回去,以表明我的節操。”慕容德堅決留他,趙思憤怒地說:“周室衰微時,晉國、鄭國輔佐;漢朝有七國之難,依賴梁孝王扶持。殿下從親戚上說是主上的叔父,從地位上說是三公,不能率領公卿匡扶王室,卻希望王室傾覆而去做趙王司馬倫之事。我趙思雖然無法仿效申包胥到秦國哭求援軍,卻羨慕君賓不活在王莽稱帝之時。”慕容德大怒,殺了趙思。

東晉南陽太守閭丘羨、寧朔將軍鄧啟方率領二萬軍隊來攻打,軍隊駐紮在管城。慕容德派出他的中軍將軍慕容法、撫軍將軍慕容和等人前去抵抗,晉軍被打得大敗。慕容德對慕容法沒有窮追猛打晉軍很生氣,於是殺了他的撫軍司馬靳瑰。

當初,苻登被姚興消滅以後,苻登的弟弟苻廣率領部落嚮慕容德投降,慕容德任命他為冠軍將軍,安置在乞活堡。此時有火星停留在井宿,有人說前秦將會重新興起,苻廣於是自稱秦王,打敗了慕容德的將領慕容鍾。當時慕容德初定都在滑台,介於東晉、北魏之間,地沒有十城,軍隊不過數萬。到了慕容鍾打了敗仗,反覆無常之人大多歸附苻廣。慕容德就留下慕容和守滑台,親自率領軍隊討伐苻廣,殺了苻廣。

當初,慕容寶到黎陽的時候,慕容和的長史李辯勸慕容和接納慕容寶,慕容和不同意。李辯害怕計謀泄露,就帶領晉軍來到管城,希望慕容德能親自率領軍隊出戰,自己在後面作亂。但慕容德不出來,李辯更加不安;到了慕容德這次出征時,李辯又勸慕容和謀反,慕容和不聽從。李辯很憤怒,殺了慕容和,以滑台投降北魏。當時將士們的家人都在滑台城內,慕容德準備攻打滑台,韓范對慕容德說:“魏軍已經進城,占據了國都作為資本,客主之間的形勢,已經顛倒,人情已經改變,不能夠攻打。應該首先占據一方,作為關中的基地,然後再積蓄力量攻打,這是上策。”慕容德這才停止攻城的計謀。

慕容德的右衛將軍慕容雲殺了李辯,率領將士的二萬多家屬衝出了滑台城,三軍歡慶。慕容德和大家一起商議說:“苻廣雖然被平定了,但撫軍進退兩難,進有強大的敵人,退又沒有安身的地方,諸位有何良策?”張華進言說:“彭城這個地方有山川阻隔,是楚國的舊都,地形險要,人口眾多,可以攻打占領其地,作為發展的基地。”慕容鍾、慕輿護、封逞、韓等堅決勸慕容德攻打滑台,潘聰:“滑台四通八達,不是帝王長住的地方。而且北邊和強大的魏相通,西邊和強盛的秦接連,這兩個國家,都不是可以高枕無憂來對待的。彭城地廣人稀,地平而沒有險要之處,又是東晉的舊鎮,一定會受到抵抗。又和江、淮靠近,水路通達,秋夏連日大雨,千里之地變成了湖泊。而且水戰是我國的短處,是東晉的長處,即使攻下了彭城,也不是長久之計。青、齊土地肥沃,號稱‘東秦’,土地方圓二千里,人口超過十萬戶,四面險要,背靠大海,可以說是用武之地。三蠻的豪傑,立志以待,誰不想得遇聖明的君主建立功業!廣固是曹嶷建設的,山川險峻,足以作為帝王之都。最好先派一個能言善辯的人飛速前去遊說,然後大軍跟著前進。避閭渾從前辜負過國家的恩德,一定會翻然悔悟。如果他還是堅持錯誤不歸順,大軍到達之時,他們自然土崩瓦解。占據廣固以後,閉關而養精蓄銳,伺機而動,這也是像二漢占據了關中、河內地區。”

慕容德猶豫不決。沙門郎公素來懂得通過觀察天象變化來預測吉凶,慕容德於是去拜訪他。郎公說:“我恭敬地看了這三個策略,潘尚書的言論可以說是興邦之術。年初,長星在奎宿、婁宿之間出現,進而掃過虛宿、危宿,而虛危二宿對應齊地,是除舊布新之象。應當首先平定魯地,巡撫琅邪,等到秋風當令,然後轉向北到達齊地,這是天道。”慕容德非常高興,帶領軍隊向南走,兗州北部邊界各縣全都投降,慕容德設定地方官吏安撫他們。慕容德訪問當地的老年人,軍隊沒有搶掠的,老百姓感到平安,犒勞慕容德的牛和酒絡繹不絕。

慕容德派人勸導齊郡太守避閭渾,避閭渾不聽從,慕容德派慕容鍾率領二萬步兵騎兵攻打避閭渾。慕容德進據琅邪,徐、兗兩州有十多萬人歸附,從琅邪而北,有四萬多人迎接。慕容德前進攻打莒城,守城的將領任安放棄城邑逃跑,慕容德讓潘聰鎮守莒城。慕容鍾把檄文傳發到青州各郡。避閭渾聽說慕容德的軍隊將要到來,就把八千多戶遷進廣固。各郡都在接到檄文後嚮慕容德投降。避閭渾很害怕,帶著妻子兒女投奔北魏。慕容德派射聲校尉劉綱追趕避閭渾,在莒城追上並殺了他。避閭渾的參軍張鍈常給避閭渾作檄文,文辭大多傲慢。這時,慕容德俘獲並責罵他。張鍈神色自若,從容地回答說:“避閭渾有了我,就像韓信有了蒯通。蒯通碰到漢高祖後得到了寬恕,我碰到陛下卻受到殺戮,跟古人相比,我認為是不幸。受到像防風氏那樣的誅殺,我心甘情願,但恐堯、舜那樣的教化不能弘揚四海。”慕容德開始很讚賞他的話,後來終於殺了他。慕容德進入廣固。

隆安四年(400年),慕容德在南郊正式稱帝,大赦天下,改年號為建平。 在宮廷南設立臨時宗廟,派人拿著策書去報告事成。進升慕容鍾為司徒,慕輿拔為司空,封孚為左僕射,慕輿護為右僕射。派度支尚書封愷、中書侍郎封逞去觀察風俗得失,大宴將士。立他妻子段季妃為皇后。建立學官,簡選公卿以下子弟和二品士門共二百人為太學生。

稍安興盛

第二年(401年),慕容德去齊城,登上營丘,看見了晏嬰之墓,對身邊的人說:“根據禮法,大夫不靠近城裡安葬。晏平仲是古代的賢人,是通達禮法的人,但他活著的時候居住在靠近市肆的地方,死後埋葬在城附近,難道有什麼深意嗎?”青州秀才晏謨回答說:“孔子稱讚我的先人晏平仲是賢人,那就是賢人了。難道還不懂得增高其屋樑,豐富其禮儀嗎?大概是政令出自大夫之家,所以用儉樸來矯正世俗。活著的時候居住在低下狹小的地方,死後難道還挑選安葬的地方嗎?不遠離家門安葬的原因,仍然是希望人們理解他平生的心志。”慕容德就讓晏謨跟隨自己到了漢城陽景王廟,在申池宴請老人,往北登上社首山,向東看鼎足,注視著牛山感嘆說: “自古以來沒有不死的人!”悲愴而有死後葬在這裡的心意。接著詢問晏謨關於齊地的山川丘陵,以及賢哲們的舊事。晏謨一一詳細地回答,並在地上畫出了圖。慕容德非常讚賞晏謨,任他為尚書郎。慕容德在商山安排了鑄造器具的工匠,在烏常澤設定鹽官,用以擴大軍隊和國家的物資供給。

慕容德原來的官員趙融從長安來,說到了慕容德母親和哥哥的死訊。慕容德放聲痛哭以至於吐血,因而臥病不起。司隸校尉慕容達因此策劃反叛,派牙門皇璆率領軍隊攻打端門,殿中帥侯赤眉打開城門接應。中黃門遜進扶著慕容德越過城牆,躲到遜進的房舍里。段宏等人聽說宮中有變故,就率領軍隊駐守四門。慕容德入宮,殺了侯赤眉等人,慕容達害怕而投奔北魏。慕容法和魏軍在濟水北邊的摽榆俗交戰,魏軍被打得大敗。

尚書韓上疏,提出休養軍隊,修煉兵器,擴大農耕,積儲糧食,審核戶籍、增加軍資等建議,慕容德採納了他的建議,派車騎將軍慕容鎮率領三千騎兵,沿著邊界嚴密地設防,防備老百姓逃跑。任命韓為使持節、散騎常侍、行台尚書,巡行到各郡縣進行審核,查得佃客五萬八千人。韓公正廉潔,到了哪裡都是在野外住宿,不打擾當地人民。

慕容德大規模地聚集儒生,親自策試。又設宴招待,慕容德登上高處眺望遠方,回過頭對尚書魯邃說:“齊、魯一帶本來就多君子,在從前全盛的時代,接、慎、巴生、淳于、鄒、田這批人,避居在長檐之下,面對著清澈的池水,乘著紅漆輪子的華貴車子飛奔,佩帶長劍,隨意發揮像白馬非馬這樣的雄辯,像鄒衍談天那樣的論辯,揮手則紅紫成為錦章,前俯後仰則丘陵生出韻律。到了當今,荒草頹墳,氣消煙減,長言千載流傳,能不依然如故!”魯邃回答說:“周武王在比干的墳墓上添土,漢太祖祭奠信陵君的墳墓,這都是重視聖賢的人,常常思念他們過去的事跡。陛下比周武王和漢太祖還要仁慈,德澤施到了九泉之下,如果他們地下有知,難道還不感恩戴德!”

當時東晉桓玄準備篡奪東晉政權,誅殺不歸附自己的人。冀州刺史劉軌、襄城太守司馬休之、征虜將軍劉敬宣、廣陵相高雅之、江都長張誕都心裡不安,全部投奔了慕容德。慕容德的中書侍郎韓范上疏說:“帝王之道,一定是崇尚籌劃和治理。有時機卻沒有人才,濟世之功就會落空;有人才卻沒有時機,英武大志就不能伸展。能夠成就王業的,是人才和時機都具備。自從東晉內亂,到當今已經七年。桓玄叛亂,比董卓更加暴虐,神怒人怨,他的禍殃已經積累了。可乘之機,沒有比當今更適合的了。憑著陛下的神武,規劃這件事情,指揮著樂於奮勇的士兵,乘人民厭惡禍亂的時機,就好像是發出聲音後馬上就有回聲,身形一動影子馬上跟著,還不足以比喻事情的容易。而且江、淮南北的人口不多,公私人馬不過數百,守備之事也很少。如果用一萬騎兵步兵,發動雷霆萬鉤的攻勢,長驅直入,直指江、會,一定會使敵人見我們的戰旗而投降,老百姓犒勞我們的酒食擺滿道路。地方跨越數千里,軍隊超過十萬人,可以向西兼併強秦,向北抵抗北魏。想要開拓邊境,使國家安定,再沒有比當今更好的時機了。如果錯過時機,豪傑們再次興起,誅除了桓玄,推行維新教化,遠近都安定,人們沒有其他的想望,不但建鄴難以攻滅,就連江北也沒有希望。時機錯過,禍難滋生,憂患一定會到來。天意給與卻不去獲取,悔恨就要降臨。希望陛下看我的上奏。”

慕容德說:“近來多次遭受厄運,國家綱紀突然廢弛,使得奸逆禍亂華夏,原來的京都成了廢墟,每次遭逢惡運,我都是感到憤憤不平。從前少康用一旅的軍隊,恢復夏朝配享上天,何況朕占據著三齊之地,憑藉著五州之眾,把打仗的本領教給他們,用禮讓的道理引導他們,上下都懂得大義,人人都發奮而起,整軍待機,已經很久。原想先安定中原,掃除逃亡的罪人,然後廣泛傳播淳樸的風氣,治理全國,飲馬長江,在隴坂掛起旌旗。這個志向還沒有實現,暫且收起兵器而已。當今的事情,希望各位王公們詳密地討論。”大家都認為桓玄剛剛得志,不能攻打他,便作罷。於是在城西講習武藝,共有步兵三十七萬,戰車一萬七千乘,騎兵五萬三千,人馬連山,旌旗遍野,釭鼓聲震天動地。慕容德登上高處察看,回過頭來對劉軌、高雅之說:“當年郤克怨恨齊國,伍子胥損怨恨楚國,終於能夠伸張其剛毅勇烈,名聲流傳千古。你們既然知曉投身有道明君,應當使自己無愧於古人啊。”高雅之等頓首回答說:“我們有幸承蒙陛下天大的恩情,地大的德澤,存亡斷絕,正在這聖明的時代,我們即使死上一萬次,也不能上報陛下的恩德!”不久就聽到了桓玄失敗的訊息,慕容德任命慕容鎮為前鋒,慕容鍾為大都督,用二萬步兵,五千騎兵,限定日期出發,但慕容德恰巧生病,便停止出兵。

當初,慕容德派人去長安接他哥哥慕容納之子慕容超,義熙元年(405年),慕容超才被接回南燕。慕容德晚上夢見父親慕容皝對他說:“你既然沒有兒子,為什麼不及早立慕容超為太子?不然,惡人就要篡位了。”慕容德醒後告訴他的妻子說:“這是先帝的神明所告,體會這個夢的意思,我就要死了。”於是下詔立慕容超為皇太子,大赦境內,兒子繼承父親的每人爵升二級。當月,慕容德去世,時年七十歲。連夜做了十多口棺材,分別從四個門抬出,秘密地安葬在山谷里,最終無人知道他的屍體葬在什麼地方,對外謊稱葬於東陽陵。慕容德共在位六年,諡號獻武皇帝,廟號世宗 。

走向衰落

義熙元年(南燕建平六年,405年),慕容德去世,慕容超即皇帝位,大赦境內,改年號為太上。 尊崇慕容德的妻子段氏為皇太后。任命慕容鍾為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任命慕容法為征南、都督徐、兗、揚、南兗州四州諸軍事,慕容鎮加任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任命封孚為太尉,鞠仲為司空,潘聰為左光祿大夫,封嵩為尚書左僕射,其餘人封授官爵各有不同。後來又任命慕容鍾為青州牧,段宏為徐出刺史,公孫五樓為武衛將軍、兼任屯騎校尉,內參政事。封孚對慕容超說:“臣下聽說太子、母弟、貴寵公子、公孫、累世正卿這五種人不應在邊地戍守,出身賤、年輩小、關係遠、資歷淺、地位低的這五類低微人物不應在朝廷供職。慕容鍾是國家的宗臣,社稷的靠山;段宏是有著美好聲望的外戚,親賢的人們都瞻仰他。這兩個人正應該參與和協助處理國家政事,不宜到遠方去鎮管邊遠地區。當今慕容鍾等人外出邊遠的地方,公孫五樓在朝廷里輔助國政,臣下私下裡感到不安。”慕容超剛即位,害怕慕容鐘的權勢大自己受到威脅,就拿此事去問公孫五樓,公孫五樓想專斷朝政,不想讓慕容鍾等人在朝廷里,多次說了離間的話,封孚的意見到底沒有採納。慕容鍾、段宏都有不平的神色,互相交談說:“黃狗皮恐怕終究會補狐裘。”公孫五樓聽到了這句話後,和他們二人的仇怨漸漸地產生了。

當初,慕容超從長安到達梁父,慕容法當時為兗州牧,鎮南長史悅壽從梁父回來對慕容法說:“我前幾天見到了北海王的兒子,他天資高雅,神采不凡,才知道皇族裡多奇人,仙境中的森林全都是珍穴。”慕容法說:“當年成方遂假稱衛太子,沒有人能夠分辨真假,這還是皇族嗎?”慕容超聽到了,很怨恨慕容法,在言談臉色上都顯現了出來。慕容法也很憤怒,把慕容超安置在客舍里,因此二人結怨。到了慕容德死時,慕容法又不奔喪,慕容超派人去譴責慕容法。慕容法常常害怕災禍到來,因此就和慕容鍾、段宏等人謀反。慕容超知道後徵召他們,慕容鍾稱病不來,於是慕容超把他們的同黨侍中慕容統、右衛慕容根、散騎常侍段封抓起來殺了,在東門外車裂了僕射封嵩。西中郎將封融投奔北魏。

慕容超不久以後就派慕容鎮等人攻打青州,慕容昱等人攻打徐州,慕容凝、韓范攻打梁父。慕容昱等進攻莒城,攻了下來,徐州刺史段宏投奔北魏。封融又招集盜賊們襲擊石塞城,殺死了鎮西大將軍余郁,青州一帶的人都很害怕,人人心裡有著別的想法。慕容凝策劃殺死韓范,準備襲擊廣固。韓范知道了,攻打慕容凝,慕容凝逃往梁父。韓范兼併了慕容凝的軍隊,攻打並攻陷梁父,慕容凝投奔姚興,慕容法出逃北魏。慕容鎮攻克青州,慕容鍾殺了自己的妻子兒女,挖地道出了青州,獨自騎馬投奔姚興。

當時慕容超不關心政事,喜愛出遊圍獵,百姓深受其害。他的僕射韓直言極諫,慕容超不採納。慕容超打算恢復肉刑和九等官制,就在境內頒布詔令說:“厄運多次糾纏,永康多災多難。自從北都陷落,典章制度都淪減了,律令法制,沒有存留下來的。治理天下,這是根本,既然不能憑藉道德來誘導百姓,就必須用刑罰來整肅。況且像虞舜這樣的大聖人,還命令咎繇來擔當官吏,刑罰就是如此地不可以廢棄!先帝復興,大業草創,戰爭還很多,來不及修製法典。朕愧無德行,繼承帝位,安撫控制缺少良策,致使兄弟殘殺紛爭,終於使戰爭在郊野產生,典章禮儀廢棄。當今四面邊境上沒有憂患,應該修定法典。尚書可召集公卿議定。至於像封嵩這種不忠不孝的人,斬首示眾也不足以表達對他的痛恨之情,應該給他使用烹煮和車裂的刑法,也可以附在法令條文裡,收在死刑的條目下。肉刑是古代聖人的常典,不能改動的,漢文帝改動了以後,輕重失度。當今犯罪的人更多,死的人也逐漸眾多。肉刑對於教化,救濟撫育廣泛,懲處尤其嚴,光壽、建興時烈祖、世祖已經考慮恢復,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就去世了。命令博士以上的人參考以往的事情,依照《呂刑》以及漢、魏、晉的法律,進行增加或減少,商議成定《燕》律。五刑的種類有三千,而犯罪沒有比不孝更大的了。孔子說:“非聖人的人沒有法律,非孝敬的人沒有親人,這是大亂的做法。”車裂和烹煮這兩種刑戮雖不在五品的條例里,但也是自古就已實行了。渠彌的車裂是明寫在《春秋》上的;哀公的烹刑,來自中世。世宗在齊地建都,也哀傷刑罰失中,睡覺吃飯時都在嘆息。帝王有了刑法,就好像人有了左右手。所以孔子說:‘刑罰不得當,老百姓就連一舉一動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所以蕭何制定法令受到了封賞,叔孫通因為製作禮儀為奉常。建立功業是自古以來就看重的。希望大家明白地商議條令的增減,用以制定出一代良法。周朝、漢朝有貢士一條,魏建立了九品的選拔制度,這兩者哪一個更好,也可以詳細地上奏。”群臣的意見大多數不同意,慕容超才作罷。

慕容超正月初一那天在東陽殿大聚群臣,聽到歌舞聲響了起來,嘆息樂舞不齊備,後悔把伎人送給了姚興,於是商議入侵。領軍韓勸諫說:“先帝因為舊京淪喪,隱匿在三齊,假如時運不許可,上智的人不考慮採取行動。當今陛下恪守成規,應該關起國門休養將士,用以等待天賜機會,不能和南方鄰國結怨,廣泛樹立仇敵。”慕容超說:“我主意已定,不和你廢話了。”於是派大將斛谷提、公孫歸等人率領騎兵入侵併攻陷宿豫,抓獲了陽平太守劉千載、濟陰太守徐阮,大肆搶掠後離開。簡選二千五百名男女,交給太樂去教歌舞。

當時公孫五樓為侍中、尚書,兼領左衛將軍,專擅朝政,他哥哥公孫歸為冠軍、常山公,叔父公孫頹為武衛、興樂公。公孫五樓的宗族兄弟都在慕容超左右輔助國政,王公內外沒有不懼怕公孫五樓的。

尚書都令史王儼諂媚公孫五樓,官升尚書郎,出任濟南太守,後入任尚書左丞,當時的人們給他評論說:“想要封侯,侍奉五樓。”

擾晉亡國

南燕[十六國時期的國家] 南燕[十六國時期的國家]

慕容超又派公孫歸等人率領三千騎兵入侵濟南,抓住了濟南太守趙元,搶掠了一千多男女後離開。東晉劉裕準備率領軍隊討伐慕容超,慕容超在東陽殿召見群臣,商討抵抗晉軍。公孫五樓說:“吳兵輕疾果決,利於戰鬥,剛開始的時候鋒芒勇猛銳利,不能和他們較量。應該占據大峴,不讓他們進來,和他們拖延時間,敗壞他們的銳氣。然後可以慢慢地挑選二千名精銳騎兵,沿著海邊向南前進,斷絕他們的糧草運輸,另外命令段暉率領兗州的軍隊沿著山坡向東邊攻下來,在他們的腹背上猛擊,這是上策。命令各地長官憑恃險阻固守,計算好要儲存的物資之外,其餘的全都燒掉,剷除地里的莊稼,讓敵人沒有供給。堅壁清野,等待時機,這是中策。把盜賊放進大峴,我們出城迎戰,這是下策。”

慕容超說:“京都地方殷富,人口眾多,不能立即入駐守備。青苗遍布田野,不能全都剷除。假使用剷除禾苗來守住都城,用以保全性命,朕做不到。當今我們占據了五州的地盤,有山河的堅固,有戰車萬乘,鐵馬萬群,即使讓敵人越過大峴,到了平地,我們慢慢地用精銳的騎兵去攻打他們,他們就會成為俘虜。”賀賴盧苦苦規諫,慕容超不聽,賀賴盧退出來後對公孫五樓說:“皇上不用我的計策,眼看就要滅亡了。”慕容鎮說:“如果像聖旨說的那樣,就必須在平原上使用戰馬為便,應該出大峴迎戰,就算打不贏,還能退守。不應該把敵人放進大峴,自找窘逼。當年成安君沒有守住井陘關,終於被韓信降服;諸葛瞻不占據險隘之處,終於被鄧艾擒獲。臣下認為天時不如地利,固守大峴,這是上策。”慕容超不聽。慕容鎮出來後,對韓說:“主上既不能剷除青苗,堅守要隘,又不願意遷徙人口躲避敵寇,真像劉璋。國家滅亡,我一定會為此而死,你們這些中華男兒,又要像吳越人一樣紋身了。”慕容超聽到這些話後非常生氣,把慕容鎮抓起來關進監獄。慕容超接著就聚集了莒、梁父兩處的守兵,修築城壕,簡選兵馬,養精蓄銳等待敵人的到來。

同年(東晉義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年)夏,劉裕的部隊進駐在東莞,慕容超派左軍段暉、輔國賀賴盧等六人率領五萬步兵騎兵進據臨朐。不久,晉軍越過了大峴,慕容超害怕,率領四萬士兵到臨朐去向段暉等人靠攏,對公孫五樓說:“應該進據川源,晉軍到來以後沒有水,也就無法打仗了。”公孫五樓率領騎兵飛速地去占領川源。劉裕的前驅將軍孟龍符已經到達川源,公孫五樓大敗而回。劉裕派諮議參軍檀韶率領精銳兵馬攻破了臨朐,慕容超非常害怕,獨自騎馬逃到城南段暉那裡。段暉的軍隊又戰敗,劉裕的部隊殺了段暉。慕容超又逃回廣固,把外城裡的人都遷入小城裡固守,派他的尚書郎張綱向姚興請求援兵。放了慕容鎮,進升錄尚書事、都督中外諸軍事。慕容超召見群臣,對慕容鎮謝罪說:“朕繼承先人創建的大業,沒有能夠任用賢良,卻剛愎自用,倒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後悔莫及!有才智的人們施展謀略,一定是在事情危急的時候,忠臣樹立節操,是在面臨災難的時刻,希望諸君盡力想出奇計,共同度過艱危。”

不久,劉裕的軍隊圍攻廣固城,四邊合圍。有人暗地裡告訴劉裕的軍隊說:“如果得到張綱攻城,城市就能攻下來。”當月,張綱從長安回來,就投奔了劉裕。劉裕讓張綱繞著城市大聲呼喊說:“赫連勃勃大破秦軍,沒有救兵來援救我們了。”慕容超惱怒,用暗箭射他,張綱才退走。右僕射張華、中丞封愷都被劉裕的軍隊抓獲。劉裕讓張華、封愷寫信給慕容超,勸說慕容超及早投降。慕容超就給劉裕送來一封信,請求讓他做藩臣,以大峴為邊界,並且進獻一千匹馬,以通和好。劉裕不同意。江南的增援部隊接連而至。尚書張俊從長安回來,又向劉裕投降,對劉裕說:“當今燕人固守的原因,是倚仗在外的韓范,希望得到秦人的救援。韓范既是有聲望的人,又和姚興是舊日好友,如果赫連勃勃被打敗後,秦人一定會來援救燕人,我們應該寫密信引誘韓范,許以重利,韓范一被招來,燕人就會絕望,自然會投降。”

劉裕聽從他的建議,表薦韓范為散騎常侍,給韓范書信招引他。當時姚興已經派他的將領姚強率領一萬步兵騎兵隨著韓范去洛陽和將領姚紹聚集,聯合兵力來救援。適逢赫連勃勃大敗秦軍,姚興把姚強追回長安。韓范嘆息說:“上天要滅亡燕國了吧!”碰巧韓范這時收到了劉裕的信,就向劉裕投降。劉裕對韓范說:“你想立申包胥那樣的功業,為什麼空著手回來了?”韓范說:“自從我亡祖司空以來世代承蒙燕主恩寵,所以我到秦庭里痛泣求援,希望能挽救燕國於禍難之中。適逢秦多變故,我的赤誠沒有收到效果,可以說是上天要滅亡燕國,幫助明公。明智的人見機而動,我豈敢不來呢!”第二天,劉裕帶著韓范繞城巡行,因此燕人人心離散害怕,再也沒有固守的心思。劉裕對韓范說:“你應該到城下去,把生死禍福告訴慕容超。”韓范說:“我雖然承蒙你非同一般的恩寵,但是還不忍心去圖謀燕。”劉裕對此很嘉獎,並不勉強他。身邊的人勸慕容超殺了韓范一家,以防止以後再有叛變的人。慕容超知道馬上就要失敗了,又因為韓范的弟弟韓盡忠不貳,所以並不怪罪。這一年東萊下了血雨,廣固城門晚上有鬼哭聲。

次年(東晉義熙六年,南燕太上六年,410年)正月初一,慕容超登上天門,在城上召見群臣,殺馬犒賞將士,文武百官都有升遷封授。慕容超寵幸的姬妾魏夫人跟著登上了城頭,看到晉軍的強盛,握著慕容超的手,兩個人相對著哭泣。韓規諫說:“陛下遭逢困厄。正是盡力抗爭的時刻,卻反而對著女子悲泣,這是多么庸俗啊!”慕容超擦乾眼淚向韓道歉。他的尚書令董銳勸說慕容超出城投降,慕容超非常憤怒,把董銳抓起來關進了監獄。賀賴盧、公孫五摟挖地道出去和朝廷的軍隊作戰,不利。河間人玄文向劉裕遊說道:“從前趙人攻打曹嶷,望氣的人認為澠水圍繞著城市,不是進攻能夠拿下來的,如果堵住五龍口,城市一定會自然陷落。石虎聽從了這個建議,結果曹嶷請求投降了。後來慕容恪圍攻段龕,也照著這么辦,段龕投降了。投降後不多久,又將五龍口震開了。舊基還在,可以堵住它。”

劉裕聽從玄文的話。到了此時,城中的男女有一多半人患了腳弱病。慕容超乘輦登上城頭,尚書悅壽對慕容超說:“天地不仁,助敵寇為虐,戰士患病。一天比一天衰弱,困守空城,外援沒有希望,天時人事,也可以從此知道了。假使國運已盡,堯舜讓位,轉禍為福,敬奉聖明。最好是追隨許、鄭的蹤跡,以保全宗族的繼承人。”慕容超嘆著氣說:“興和衰都是天命。我寧願揮舞寶劍戰死,也不能銜璧投降去求生。”當時張綱給劉裕製造衝車,用木板覆置車上,用皮革蒙上,同時設定各種巧妙的機關,城頭上的火石弓箭等都不起作用;又製造飛樓、懸梯、木幔之類,從速處逼近城頭。慕容超非常憤怒,把張綱的母親懸掛起來肢解了。城裡出來投降的人接連不斷。劉裕從四面進攻,殺死和打傷了很多敵人,悅壽打開城門接納劉裕的軍隊。慕容超和身邊的數十人出城逃跑,被劉裕的軍隊抓住。劉裕數說慕容超不投降的罪狀,慕容超神色自若,一言不發,只把母親託付給劉敬宣而已。慕容超被押送到建康(今江蘇南京),南燕就此滅亡,慕容超在街市被斬首,時年二十六歲。 慕容超死後無諡號、廟號,有史家稱他為南燕末主。慕容超同時也是除系出同源的吐谷渾外,五胡十六國時期源自鮮卑慕容部的最後一位帝王。

政治

南燕時期,鮮卑貴族即與漢族士大夫合作,共同統治。慕容德稱帝,下詔承認舊士族特權;又建立學官,選公卿以下及二品士門子弟入太學,本地大族勢力得以保存和發展。由於鮮卑貴族和漢族大姓競相蔭庇人口,形成“百室合戶”、“千丁共籍”的局面,嚴重影響國家的賦役徵發。慕容德下令檢括戶口,出蔭戶5.8萬。還立鐵冶,置鹽官,以增加國庫收入。

疆域

南燕的國土,東到大海,南達泗上,西至巨野澤,北臨黃河,共有十五個郡、八十二個縣,約三十三萬戶,基本上就是原西晉的青州。

統治範圍包括今山東、河南、江蘇各一部分。慕容德將南燕國土一分為五:青州,治所設在東萊(今山東萊州);幽州,治所設在發乾(今山東沂水縣西北);徐州,治所設在東莞(今山東莒縣);兗州,治所設在梁父(今山東泰安南);并州,治所設在陰平(今江蘇沭陽)。所以南燕官方在提到本國疆域時,常自稱“五州之地”。

人物

僚屬

封孚,公孫五樓,賀賴盧,悅壽,張華,封愷,封融,張俊,段暉

慕容德是皝之少子;慕容超是北海穆王慕容納之子。

后妃

君主人數姓名封號在位期間備註
獻武帝慕容德 1 段氏 范陽王妃,皇后 405年~405年 德兄垂妻段元妃的妹妹,號段季妃。德稱帝,立為皇后。超即位,為皇太后。後病死(一說為超所逐)。
末主慕容超 2 呼延氏 皇后 405年~410年 正室,超落難時娶。即位,立為皇后。
魏氏 夫人 ?~410年 不詳

世系

南燕(398年-410年)
廟號諡號即位前封姓名表字生母在位時間年號時限備註
世宗 獻武帝 范陽王 慕容德 玄明 公孫夫人 398-405 建平400-405 前燕文明帝子
穆皇帝北海王慕容納公孫夫人未在位前燕文明帝子,慕容德之兄,超追尊
北海王、太子 慕容超 祖明 段氏 405-410 太上405-410 獻武帝侄,納子
南燕統治地區其他勢力
年號起訖時間君主使用時間備註
太平 403年四月 王始 1個月 《資治通鑑·晉安帝元興二年》謂泰山賊王王始率領部下數萬人,自稱太平皇帝,任命官員。南燕貴族、桂林王慕容鎮打敗並逮捕他。資治通鑑和《晉書·慕容德載記》均未有記載年號。李兆洛的《紀元編》謂王始的年號為太平,未詳何時

註:①慕容德前燕時被封為梁公,范陽王,後燕時復封范陽王,396年北魏陷後燕都城中山後,慕容德率眾遷滑台。398年稱王,400年遷廣固,稱帝,405年病死。

②慕容德立慕容超為太子,德死,嗣位,410年為東晉劉裕所敗,俘送於建康而殺之,南燕亡。

③慕容德是皝之少子;慕容超是德之同母兄北海穆王慕容納之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