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惲笙

南惲笙

南惲笙,1944年生,原名南運生,字鶴渡嶺人,原籍河北內兵。1966年畢業於哈爾濱師大藝術系,後又結業於中央美院。1981年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1986年當選河北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曾任河北省群藝館館長、河北畫報社社長、總編等。1998年當選第五屆全國美代會代表,曾榮獲“中國百傑畫家”等稱號。現為河北省畫院院長、河北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主要著作有《南惲笙畫集》、《南惲笙專輯》、《南惲笙墨韻》等多種。

基本信息

個人履歷

南惲笙,1966年畢業於哈爾濱師大藝術

南惲笙 南惲笙

系後雙結業於中央學院。1981年加入中國美協;1986年當選河北省美協副主席;1997年任河北省畫院院長,同年再次當選河北省美協副主席,並擔任至今;1998年、2003年分別當選第五屆、第六屆全國美術家代表大會代表。現為國家一級畫師。2002年,南惲笙被聘為國家博物館畫廊藝術顧問,同年被聘任為中國美術網藝術委員會副主席,2003年中國美術網為其建立人人藝術館。其作品多次參加全國重要展覽並獲獎,曾獲"中國百傑畫家"等多種榮譽稱號,出版多種個人畫集,事跡被載入多種名人錄。他的作品曾在《中國文化報》、《中國書畫報》、《美術界》、《國畫家報》、《河北日報》、《燕趙都市報》、香港《收藏報》等多種報刊作專題報導,並被各級美術館以及國內外各界人士廣為收藏。2004年,河北省省長季允石將南惲笙的作品作為重要禮物送給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2005年,河北省省委書記白克明出訪日本、韓國等國家時再次將南惲笙的作品當地時間作貴重禮品贈送外國朋友。在2006年"藝術河北香港行"活動中,香港著名企業家曾憲梓先生收藏了南惲笙的新作《雙駿圖》。

相關點評

南齊謝赫《古畫品錄序》中,對中國畫有獨到見解,即

畫有六法:一氣韻生動是也,二骨法用筆是也,三應物象形是也,四隨類賦彩是也,五經營位置是也,六傳移模寫是也。五代的荊浩《筆法記》提出“夫畫有六要”。荊浩六要即一日氣,二日韻,三日思,四日景,五日筆,六日墨。以花鳥畫見長的著名畫家南惲笙縱情山水,其作品心隨筆運,取象不惑;隱跡立形.備儀不俗;刪拔大要,凝想形物;制度時因,搜妙創真;雖依法則,運轉變通;不質不形,如飛如動;高低暈淡,品物淺深,文采自然,似非因筆。故土山水深沉的抒情性,華夏神州的峰巒疊翠,湍流婉轉的豐富性和嚴謹的寫實風格都完美的體現出審美意識和畫家對祖國河山的熾熱感情。正是在此意義上,應當認為畫家以豐富的文化內涵和高超的藝術水準的完美結合,豐富和繼承了中華民族的精神財富和文化積澱。

作為學院派畫家,南惲笙致力于山水藝術道路的探索和跋涉,只是近幾年的事情。從繪畫功底上說,他是科班出身,花鳥、年畫一直是他之所長,並蠻聲海內外。他的山水畫在畫壇驀然出現和聲譽雀起,則是他藝術積累量變到質變飛躍後的結果。太行山,這座雄奇天下的名山,幾乎是中國山水畫發展史上最具重要意義的母體之一。孕育和成就了一代又一代山水畫的宗師、大家和巨匠。

而且就其理論與傳統的豐厚,“藝術成就就遠超過其他許多藝術部類之罕見”而言,在中國文化史甚至世界美術史中均有著特殊的地位和影響,曾歷史性的開拓了“大山大水”、“全景式”水墨山水的獨立審美圖飾,在山水畫美學理論和藝術創作等方面形成一座巔峰,湧現出“峭拔、雄傑”、“秀麗、工致”、“無我自境”審美品類的山水畫家。其成就與影響代有傳人且各領風騷.

南惲笙生於太行,雖現居於市,但太行峰巒疊翠間還有其所,他抬眼望山,俯身見水,行則峰巒溝壑,夢則樹石雲影…一太行山其形、其貌、其勢陶冶和喚醒他的情操,開啟他對這雄奇萬千的大自然生命力的理解,決定了他發現、尋找和重新確立自己……其感情的凝重、樸實和誠摯,透露出畫家的心路歷程。他倘佯於太行,蘊積於胸臆,潛心於筆墨,沉浸于山水樹石,林泉煙霞。這些,在南惲笙的"太行系列"作品《群峰竟秀圖》、《宜將真情寄太行》、《太行秋來金燦燦》、《山水不語自有情》、《太行瑞雪》、《吉祥家園》中得以體現,標誌著畫家近階段的藝術思考和實踐的成果。

南惲笙的山水畫作品繼承了中國歷史上董其昌,清八大山人、石濤、吳昌碩等文人畫的傳統,筆以立其形質,墨以分其陰陽,山水悉從筆墨而成。他竭力發揮其創作性,反對摹古,創作《青山墨染》、《秋高氣爽》等作品,其特點:奇肆超逸,簡略精煉、蒼左淳雅、高簡幽疏、自具風裁。

在創作思想上,他的作品體現自然內在的精神運動,而不是自然景物的機械摹似。他融會貫通地把自然的現狀,集中概括成為更理想、更完美的藝術形象。不僅如此,他還通過山水畫的面貌抒發自己內心的情感,並達到使山水畫觀者“望秋雲,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賽過金石之樂的暢神怡情作用,其生命力躍然紙上,可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

藝術必須來自現實美,必須以現實美為源泉。但是,這種現實美在成為藝術美之前,必須先經過畫家的主觀情思的熔鑄與再造,必須是客觀現實的形神與畫家的主觀情思的有機統一。作品所反映的客觀現實必然帶有畫家主觀情思的烙印。作為現實主義畫家,南惲笙在現實生活中觀察大自然,掌握它的特徵和規律。在典型形象上,他通過觀察和了解,掌握和事物的形態和章態後,經過精心的構思,塑造出結構嚴謹,氣勢雄偉,情深意切,真實感人的藝術形象。就這方面而言,畫家在其作品《青山不老》、《故鄉的小河》中有所體現。作為浪漫主義畫家,他縱橫於名山大川,閒居理氣,拂觴鳴琴,披圖幽對,坐究四荒,不違天勵之從,獨應無人之野。峰巒岫嶷,雲林森眇,聖賢映於絕代.萬趣融其神思,任神之所暢,"神與物游",浸潤於對象。達到情景交融、主客觀統一,然後"妙得"這種浸透了畫家思想情感的繪畫對象的形、神,加以"跡化"創造出經過畫家主觀情思熔鑄的映像。這種映像,由於其精神特質已被畫家的思想所強化,典型化,以至思想化,因而,就具有更加感人的魅力。畫家在這方面的藝術成果較多的體現在其潑墨山水《灕江山水》等作品中。

南惲笙畫作 南惲笙畫作

從文化特質的意義上講,中國的山水畫藝術蘊涵著中國文化所代表的獨特的自然觀、時空意識和宇宙精神。它所表現的自然物象美是一種“有意味”的精神載體,是一種人格精神、品位和超越心境,是建立在學識修養上,具有獨到審美領悟的重構與再造,同時它具有獨特的人與自然、表現與象徵意識,在表現形式、藝術 法則、形式規律上,要求畫家在對傳統山水畫理論和藝術實踐成果中,著重於對新的繪畫語言、語境體系的構建,表現更典型化的意境,以符合藝術家自身精神氣質和時代審美品格的美學價值。畫家必須在人生觀、藝術觀、人格精神、藝術修養中找到自己歷史與現實的立足點,從而能清醒的以現代意識的眼光去表現、去接見,並展現出自己富有個性風格和真善美的藝術品格、品位.從更深刻的文化意義上,讀南惲笙的山水畫,他那以實寫虛,以景蓄情、以意造境縝密蒼秀的審美追求躍然紙上。他的作品中“峰、頂、巒、嶺、岫、崖、岩、谷、峪、溪、澗”等不同形貌的表現題材均有涉及。他把山水畫的“寫真”和“傳神”的辯證統一在生活、人生、自然、傳統、現實、藝術之中。 南惲笙的作品在寫真和寫意之間把握著以實通意的尺度,用一種平靜的心境,使情、景、境三者關係融匯在自然感的流露中。他的作品給人渾然深厚的曠達,在構圖上追求物象在空間中的完整性以及質、量感和視覺的飽滿張力。這種適度汲取宋人山水氣勢雄渾奪人,細部繁茂精縝,又著意吸收版畫的層次處理、素描的巨觀把握的語彙綜合,大體形成了他的山水畫藝術形象、面貌和藝術表現的語境風格,給人以深厚、風茂、寬和、情韻飽和的美感特徵.

南惲笙採取豐富縝密的點線式墨法,筆至墨生,精到利落,在力求傳統筆墨的意味,表現自然及物象的真實感、體積感和生命律動的整體感,其筆墨滄潤濃淡有致,使之虛實相生、整體通透,堅凝樸厚、豐茂渾潤,實處不版、不致;虛處不浮、不湮、不燥。這是一種筆情墨趣的表現魅力自然融合和自身的感覺、修養的變異通匯,是遠有感覺上的充溢韻勢,近看又耐人尋味的工致精湛。正所謂“近精微而致廣大”。

南惲笙的山水畫置於永恆豐茂、綿亘厚重的宏大自然背景中,並通過不斷變換的表現手法,去追尋不同感受和印象.這種通過對自然景物的描繪,表達出對生活、人生的環境和理想、情趣、氛圍,從而充溢著“一種比較廣闊、長久的”自然環境和生活境地的人生與自然界、生命意識的現實感,所體現出的多義性和感染力,使人在這種審美感受中得以既平淡、靜穆卻又深深體驗到一種無限久遠而又真切的人與自然、生命的歸宿感。這種文化個性意識和藝術品位,使山水畫在“以心接物”、“借物寫心”,充分領會大自然的天機、天趣和人生現實生命過程、意義上說,從無意到有意是一種醒悟,而從有意到無意是一種充分意識了的使命感的自覺。山一重,水一重,在通往山水畫這條屬於博大精深、奇境無限的藝術道路上,這座高峰的跋涉中,與領會到無限風光,確還需要更艱辛、執著的登攀、去風雨兼程。

《寧靜超逸 墨韻華滋——簡譯南惲笙先生國畫藝術》文/汪為勝

《觀雄渾靈動曠逸 盡精微而致廣大——河北畫院院長南惲笙山水畫論》文/李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