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女傭

千金女傭

千金女傭,外文名Sao Chai Hi-Tech,由DaraVDO公司製作。首播時間是2010年8月6日。曾奪得2010年泰國的收視冠軍。講述的是男主Nol因未婚妻在婚禮當天離他而去,大受打擊,整天喝酒也不去工作。家人很為他擔心,3個月後Nol的妹妹Niya與奶奶在一次為傭人工會籌集資金的活動中遇到她的同學Rin,奶奶看她一身女傭打扮就想讓Rin假扮女傭照顧Nol,一開始Rin拒絕了,後來因家裡要還貸款急需錢答應了奶奶的要求假扮女傭3個月改變Nol。然後就上演了一連串的趣事。

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概況

[劇 名]:《千金女傭》
[泰英劇名]:Sao Chai Hi-Tech
[播放頻道]:Channel 7
[首播時間]:2010-08-06 接檔漫步雲端
[播映時間]:周五至周日檔( 黃金時段) 北京時間晚上9點半
[集 數]:共29集(2010年 泰國收視 冠軍劇)
[演員陣容]: Om Akapan Namart--Non Ratsameemarn(樓吉)
Jui Warattaya Nilkuha--Reuangrin Narokmon Rin( 隆玲
Amy Klinprathum--Niya(妮雅)
Pepper Ratthasart Korrasud--Danu(達努)
Fern Thitinan Suwanthaworn--Romanee(拉馬)
Premsinee Ratanasopa--Kingkarn(金凱)
Am Suthee Siangwaan--Sakchai(沙財)

原聲帶歌曲

1. sao chai ka(主題曲)
2. KLEAR - Ruk Mai Thong Garn Wela (插曲)
3. Airborne- Kwaam Top Suthai (The final answer)(片尾曲)

主演簡介

Om

Akapan Namatra
全名:Akapan Namatra
小名:Om
生日:1985年1月28日 星期一
出生地: 曼谷
身高:181cm
體重:73kg
家庭成員:4people(Daddy,mommy,om and younger sister)
血型:O
教育背景: 幼稚園:Rasamee school
國小:Darakam school
高中:The Demonstration school of Ramk hamhaeng University
大學: 曼谷大學
★個人作品★
【電視劇】:
2008 《 掩飾的愛》(Rak Son Kan) 飾演 Thanwa (客串)泰國CH3電視台
合作演員: PaulPat
2008 《 公主愛唱歌》(Jao Ying Lam Sing) 飾演 Passakon 王子(反派) 泰國CH7電視台
合作演員: PinkyNew wongsakorn
2009 《 愛情糯米粽》(Mon Ruk Kao Thom Mut ) 飾演 Laitai(男二號) 泰國CH3電視台
合作演員: Film、Pat
2009 《 霹靂兒媳/陀槍兒媳》(Sapai Glai Peun Tiang ) 飾演 Pat中尉 (男二號) 泰國CH3電視台
合作演員: AnnChakrit
2010 《 虎紋月亮》(Prajun Lai Payak) 飾演 Wayu(男二號) 泰國CH7電視台
合作演員: AumpWeir、Yui
2010 《 千金女傭》(Sao Chai Hi-Tech) 飾演 Nol(男主角) 泰國CH7電視台
合作演員: JuiPepper、Amy
2011《 花漾階梯》(Bundai Dok Ruk)飾演(男主角) 泰國CH7電視台
合作演員: Min PechayaSammie、Ice、Prae
2011《 情牽兩世》(Tawee Pope ) 飾演Thep(男主角) 泰國CH7電視台
合作演員: Pancake Khemanit 、Grace Karnklao、Natt Thephasadin、Sun Pichayadon
2012《戀愛ing》(Ruk Ork Akard) 飾演Jaokhun(男主角)泰國CH3電視台
合作演員: cherry
2012《 意外》(Ubathteehet)飾演Kunakron (男主角) 泰國CH7電視台
合作演員:Aump
2012《 臻愛 》(Ching Nang)飾演Pupa(男主角) 泰國CH7電視台
2013《暴風新娘》(Jao sao salatan)飾演(男主角)泰國CH7電視台
【MV】:
【2007】Taktan Chonlada - “Rak Nauk Kreung Babb”
【2007】Taktan Chonlada - “Plaai Tang Kaung Kwarm Kid Teung”
【2008】Bodyslam - “Nah Li Gah Tai”
【2008】Bodyslam - “Kae Lup Tah”
【廣告】:
Condo nable nano(主題:Quiet)【2007】
Pwdigree Adult Dry(主題:Take care)【2008】
Vitamilk to go in black(主題:M I B)【2008】
i-Mobile shop【2009】
SB InteriorHome【2009】
OTOPmidyear【2010】

Jui

全名:Warattaya Nilkuha
Warattaya Nilkuha
暱稱:瑞或香蕉人Jooy
職業:女演員, 電視節目主持人
出生日期:1983年6月11日
出生地:叻武里,泰國
兄弟姐妹:二個哥哥
身高:166cm
宗教: 基督教
學歷:政治學學士學位從大學法政
婚姻狀況:前男友是NEW(《心影》男主角)
愛好:看韓國系列和閱讀
最喜歡的顏色:藍色
收藏:小熊維尼
★個人作品★
Kassatriya(5頻道3月3日,2003年)
Maharaht谷Pahn錠(5頻道,2003年11月10日)
喃白花Duern錠(7頻道,2004年)
Talard南道姆內恩魯格(7頻道,2005年)
Nueng大灣潘道(7頻道,2005年)
哈伊馬角SBTid的前廳(頻道7,2006)
塞埃Siwat Chottichaicharin塔拉伊宰(7頻道,2006年)
西南三Cheewit(頻道7)柑桿(7頻道,2007年)
白花眉大灣Huajai春我泰爾(ch.7/2007)與Sornram Tappituk(招) 你是我心中的太陽即將和NUM個SORNRAM合作第二部劇暹羅英雄萬歲Olaewang(7頻道,2007年)普特騷犁薩尼赫(頻道7,2008) 蒙特拉恆魯格(即將推出)普特協會數量與堰Sukollawat Kanarot香港(即將推出)

Amy

藝名 : Amy Klinprathum
暱稱: Amy
amy

職業: 演員
生日: July 8, 1982
出生地: 美國
國籍: 泰國美國(爸爸是泰國人,媽媽是美國人)
身高: 163 cm.
星座: 雙子座
婚姻狀況: 未婚(男友: Cee
強項: 芭蕾,爵士舞, 唱歌
教育: Bachelor of Arts from Thammasat University (學士學位法政大學藝術系)
合作男星:Cee、 WeirWinOm、Stephan、 Pepper、Kelly、 Oh
緋聞:Uan Rangsit Om Akkaphan
Sapai Khon Krua《 俏女傭》with Pepper Ratthasart Korrasud (Ch.5 2008)
Yeuy Fah Tah Din 《 天堂與地獄的挑戰》/《 戰天鬥地》with Weir & Aump (Ch.7.2008) (中字更新完)
Wung Nam Karng 《 水滴之城》 with Pinky & Win & Kelly (Ch.7.2009) (中字更新完)
Ruk Karm Rua《跨國圍欄的愛》with Au Panu Suwanno ( Ch.7 2009)
Duay Raeng Atitarn 《 時光的魔咒》with WeirPancake( Ch.7 2010) (中字更新完)
Sao Chai Hi-Tech 《 千金女傭》 with Om & jui ( Ch.7 2010) (中字更新完)
《甜心廚娘》 with Ouan ( Ch.7 2011)
破壞王》( Ch.7 2011)
Single break deadline 《 單身期限》With Noon & Vee(Ch.7 2011)
Kai Look keuy 《油煎蛋》With Nam (Ch.7 2012)

pepper

姓名:Rathasat Korrasud
小名:Pepper

國籍: 泰國
生日:1976年1月1日
身高:176CM
Pepper的媽媽是德泰混血
pepper不止是歌手和演員,而且還是 大學教授(博士學歷)
泰國的電視圈,pepper不算是一個響噹噹的名字,但是在泰國音樂界, UHT卻是一個時代的象徵。雖然pepper只是這個組合中的六分之一,卻依然阻擋不了他巨星的光芒。
興趣愛好 Guitar Player, Wakeboard RidEr ~
最喜愛的音樂 Bullet for My Valentine + My Chemical Romance + Pucifer + The Killers 最喜愛的格言 always feel thankful for sarcasms.......... Hok TOk Mai Tak
Wung Nam Won (2004) with Ann AlichaLaisattruklai (Ch.3 2004)
愛的漩渦(新版: 愛的圈套)Buang Ruk with Fang PitchayaSrithep (Ch.5 2005)
蛇髮女妖\泰國美杜莎 with ann aliciaohpang 
Rak Lhok Lhok Yah Boke Krai with Sopitnapa Chumpanee
Lord Lai Mungkorn With Pimolrat Pisolyabutr (Kob)
男高音和女農家Sao Ban Rai Grub Nai Hi-So with Ann Alicha Laisattruklai (Ch.9 2007)
Maya Pissaward with Ann Alicha Laisattruklai (Ch.5 2007)
俏女傭Sapai Khon Krua (2008) with Amy AmikaKlinprathum (Exact Ch.7)
憎恨的漩渦Ching Chang with Ann AlichaLaisattruklai (Ch.5 2009)
幽靈客棧Rong Raem Pee (Ch.5 2010)

劇情介紹

簡介

舊版是由三台的Kateriya English和Sam Yuranant i合演的喜劇。心碎的男主角決定永遠不談戀愛和對任何女生感興趣。他妹妹於是決定撮合哥哥和自己的好朋友(女主角)。聰明又博學的千金大小姐女主角就混進男主角家充當女傭。她絕非普通的女傭,她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會做很多普通女傭無法做的事。
敬請期待這位千金女傭和心碎男主角即將上演的一連串趣事。

詳細劇情

★EP1: Nol和Romanee的婚禮上,到處找不到新郎新娘,而此時新郎Nol正在河邊苦苦哀求他的新娘不要離開他。而Romanee無動於衷只告訴Nol"就當我死了吧,不要再愛我了",便轉身拋棄了Nol...消失已久的Nol終於顯身了,他面無表情地向所有賓客宣布新娘離開他了。賓客散去,Nol的好友Chai安慰他,而實際上Romanee正是和Chai一起私奔的。這一切是Chai和Romanee早就預謀好的,Romanee和Nol結婚以騙取Nol的聘禮,Romanee和Chai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 Rin在一場慈善活動上偶然遇見Nol的妹妹Neeya和Nol的奶奶Chuen,兩人曾是高中同學,聰明活潑的Rin最擅長克服一切難題。Chuen見Rin一身女傭打扮,靈機一動想請Rin假扮成女傭,當Nol的 貼身女傭,幫Nol恢復正常。Rin剛開始拒絕,但後來得知家中欠債4百萬,便同意Chuen和Niya的建議----當Nol的女傭3個月,而Chuen幫Rin還清4百萬的債務。
婚禮後的3個月以來,Nol開始變得消沉、暴躁。Rin上崗的第一天就被Nol的野人形象和可怕的脾氣給嚇跑了。但在Chuen的勸說和錢的份上,Rin還是留了下來。聰明機智的Rin成功的完成了他的第一項任務----使Nol走出了房間到餐桌上吃飯。看到這一幕的Nol的母親Wan和Chuen都很高興,但Wan不喜歡Rin,想趕走她,但Chuen堅信Rin能改變Nol。到了晚上,Rin找不到浴室,跑到了主屋,正好撞見了Nol,Nol把Rin嚇跑了。
Rin沒有什麼適合"女傭"穿的衣服,於是和Niya去購物,正好遇見Rin的男友Danu,Niya對Danu一見鍾情。Danu請Rin共進晚餐,Rin不得不找藉口溜出Nol的家了。到了晚上,Rin假裝肚子疼溜出了家。Danu向Rin求婚,Rin不敢告訴Danu做女傭的事,騙Danu說在研究一個精神疾病案例,要去別的地方工作,3個月內無法見面,提出3個月後再討論結婚的事。Danu雖不樂意但也同意了。
★EP2: Rin的第二個任務是刮掉Nol的鬍子。之前Rin好言相勸結果被Nol惡整,永不放棄的Rin只能使出陰招了。晚上,Rin在給Nol喝的可可中加了安眠藥,Rin憑她的 三寸不爛之舌終於使Nol喝了,但Nol只喝了半杯,Rin不依不饒讓Nol喝完,Nol覺得奇怪便把剩下的半杯強行灌入Rin的嘴裡。不一會兒,Nol就睡著了,Rin手舞足蹈得爬上Nol的床給他掛刮鬍子,但也服下安眠藥的Rin不一會兒也睡著了。第二天早上,Nol驚訝地發現他右半邊的鬍子沒有了。Nol氣急敗壞地去找Rin,而Rin正在Nol的房間裡睡得不亦樂乎,Rin意識到大事不妙,趕緊跑了。
餐桌上,Chuen正悠閒地看著報紙,Wan發現傭人都不見了,原來他們都喝了Rin的可可。Wan問道"Rin在哪兒?","她在這"Nol拽著Rin出現在她們面前。刮掉鬍子的Nol變得和以前一樣英俊,Chuen和Wan都很高興。Nol提出解僱Rin,Wan也同意,但Chuen反對,並決定無論Nol去哪兒,Rin都要跟著。
第二天早上,Rin必須帶Nol到公司開會。為了完成任務,Rin謊稱Chuen的包忘在家裡,必須要Nol拿去給她。Rin拽著Nol到了會議室門口,但Nol不肯進去。Rin無奈之下拚命拉著Nol進會議室,推搡間,門開了,Nol倒在Rin身上。Nol尷尬地說"我是給奶奶送包來的",他把包給Chuen,轉身想走。而Chuen就在此時向大家介紹這是董事長Nol,並讓Nol坐下。Chuen向Nol提問,如何使公司盈利。Wan見Nol答不上來,便提出兩天內會提出一個計畫。而Chuen又在會上宣布Rin是Nol的助理。
Rin向Chuen請假,要去哥哥Yob的乾洗店,而Chuen卻叫Nol送Rin。一個叫Keson的女人從Yob那騙了很多錢,如今卻在Yob的隔壁開了家乾洗店,Rin是來幫Yob和Keson理論的,而Keson的合伙人正是她的遠房親戚Romanee。在停車場,Nol看見了Romanee。Rin和Keson打了起來,Nol衝進來幫Rin,而此時Romanee正好折回店裡拿落下的手機,Romanee看見Nol轉身就走,而Yob在這時走了進來。Yob和Nol都質問對方是誰並抓著Rin的手不放。Keson叫Yob把妹妹帶走,Rin怕自己的身份曝光,趕緊把Nol帶走。
Romanee回到家中告訴Chai她看見Nol了,Romanee擔心Nol要回給她的幾百萬聘禮,而她會不出來,因為她已經花完了。Chai知道Romanee把錢花完後,大罵她蠢。Chai出現經濟危機,想把Nol給Romanee作為聘禮的股份轉讓檔案賣了,但Romanee說檔案在Nol手裡,因為Nol給她的東西太多了,她記不清了。Romanee走後,Chai把她的項鍊賣了,並換了條假的。
Rin奉Chuen命令把Nol房間裡Romanee的照片都拿走,但被Nol發現了,Nol非常生氣,責罵Rin。但在Rin的循循善誘下,Nol還是同意收走Romanee的照片。
Chai來到Nol家,Rin對他印象很差,因為他開車濺得Rin一身污水。Rin不小心把咖啡撒在Nol身上,Nol去換衣服,Chai又把Rin趕走,Chai趁沒人時翻Nol的書房想找出那份檔案,而這一幕被來送咖啡的Rin看見。Rin質問Chai,而Chai對Rin性騷擾,這時Nol來了,Chai反而說Rin亂翻他的書房。Nol把Rin趕出房間。
第二天,Rin要去慶祝好友新店開張,而Danu也在那兒。被Nol的奶奶精心打扮後的Rin和Danu相遇,Rin在Nol的妹妹的幫助下順利圓謊。
急匆匆里回到Nol家的Rin跑到Nol妹妹的房間打算換衣服,卻被Nol當成小偷從背後緊緊鎖在懷裡。
當Rin轉頭的那一刻,Nol驚異於她的美麗,已經不自覺地對Rin產生了情愫……
★EP3:Rin和nol抱再一起被Wan發現,Niya後找藉口騙過了啦Nol。King和她的爸爸想方設法製造機會讓King和Nol在一起,Nol在Wan的要求下只能赴約,並帶上了Rin,命令Rin想辦法令King不纏著自己。Rin在餐桌上裝做與King搶盤子,把食物倒到了King身上,並在將給King的食物上打了噴嚏,過後失手將酒灑在King身上。King要求Rin同她上洗手間處理衣服,King甩了Rin一巴掌,兩人扭打起來。
Chai因負債睡不著,Nee安慰他,並拿出了自己的嫁妝,價值不菲的一條項鍊,殊不知項鍊早已被Chai拿去賣了,這只是一條仿造的項鍊。Nee拿項鍊去賣,被告知是假貨,氣憤不已,Chai假裝責罵Nol送的是假貨。
Rin和Nol一同上班,表示奉外婆之命跟著Nol,Nol想甩了Rin便派她去掃廁所。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第1集
  • 樓吉即將舉行婚禮,眼看婚禮就要開始,佳婉諾卻左找右找不見樓吉,此時母親走過來詢問孫子樓吉的去向,二人說話間尼雅從遠處走了過來,一見母親和外婆都在,尼雅便透露之前打過電話給哥哥樓吉,可是對方卻不接聽電話。
    佳婉諾等人正在四處尋找新郎新娘的時候,身為新郎的樓吉正在一處港口與拉馬發生了爭執,拉馬不願意嫁給樓吉,樓吉面對突如其來的悔藥,當場痛苦萬分的向拉馬追問原因,可是拉馬不願意告訴樓吉原因,最後絕情的扔下樓吉離去。眼見拉馬扔下自己走開,樓吉絕望透頂的癱坐在地上。
    入夜,新婚主持人正式開始主持樓吉的婚禮,當主持人念出樓吉的名字後,樓吉從一個服務員端著的盤子中拿起一瓶酒喝了一口,然後大踏走到了台上,來到話筒前面,樓吉沉默片刻,然後當場宣布婚禮取消的事情,話剛說完台下立時一片譁然。隨後樓吉失魂落魄的與大學同學沙財坐在海邊談論拉馬的事情,沙財假裝關心地詢問事情原因,樓吉一臉無奈的透露自己根本不知道拉馬為何忽然離去,至於去了何處更是無從得知。
    事後沙財離開樓吉,直奔拉馬的住處,此時的拉馬依然穿著一身新娘裝,待沙財進屋之後,二人親密的摟在一起,躺在了沙發上,隨後沙財又將拉馬抱到床上開始行男女之事,而樓吉對於好朋友沙財的所作所為毫不知情,二人纏綿的時候,樓吉獨自坐在自己的房中神色暗然的面對黑暗。
    隆玲正在與DI一起在商場中購買衣服,不經意間DI忽然發現遠處走來一位英俊的帥哥,一見到帥哥,DI立時發出驚呼聲,然後還對隆玲透露不遠處的帥哥正是自己的菜,此時帥哥達努發現了隆玲與DI,於是推著推車走了過來,待達努來到近前,隆玲向DI透露達努是自己的男朋友,DI一聽達努竟然是隆玲的男朋友,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此時達努約請隆玲晚上喝咖啡,隆玲思慮片刻答應了男友的請求。
    隆玲下定決心要偷偷刮掉樓吉的鬍鬚,於是暗中在咖啡中撒下一些促眼藥物,此時一個阿姨走進了櫥房中,一見隆玲依然沒有調好咖啡,當場埋怨隆玲慢手慢腳,隨後隆玲將咖啡端進了臥室中,一想到樓吉喝了自己調的咖啡然後倒頭大睡被自己刮光鬍鬚的情景,隆玲便忍不住發出了得意的笑聲,此時樓吉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隆玲不明原由的大笑不止,遂從後面叫住了隆玲。
  • 第2集 樓吉從外面進來,一見隆玲手舞足蹈傻笑個不停,樓吉便從後面叫住了隆玲,隆玲回頭一見是樓吉,遂將調好的咖啡端到樓吉面前要樓吉喝,樓吉因為心情不好,當場坐到沙發上表示不想喝咖啡,隆玲聞言眼珠一轉,透露咖啡非常昂貴,不喝就可惜了,樓吉架不住隆玲的苦苦哀求,只得拿起杯子喝了幾口咖啡,隆玲一見樓吉喝下了自己調製的咖啡,心中竊喜不已。
    接著又勸說樓吉繼續多喝咖啡,樓吉好奇隆玲為何一味的要自己喝咖啡,心中升起疑心的同時拒絕再喝咖啡,隆玲見狀只得厚起臉皮纏著樓吉喝咖啡,樓吉被隆玲纏得不耐煩,忽然端過咖啡逼著隆玲喝了幾大口咖啡,隨後PED進來詢問樓吉是否需要洗車,樓吉聞言吩咐PED將咖啡端走,隆玲見狀小聲叮囑PED倒掉咖啡,PED聞言百思不解,並未答應隆玲的提醒,此時樓吉聽到了隆玲的言語,立即指出隆玲之前說咖啡貴,最後竟然又要PED倒掉咖啡,前後對比自相矛盾,隨後PED便將咖啡端到了客廳,BUA見狀走了過來,PED則透露樓吉吩咐自己拿走咖啡的事情,隨後將大口大口飲用剩下的咖啡。
    待PED離去之後,眼見樓吉躺到床上睡去,隆玲喜形於色的拿來刮鬍須的工具,開始上床在樓吉臉上塗下許多刮須膏,樓吉由於喝下了促睡咖啡,此時全然不覺睡得正香,隆玲替樓吉塗完刮須膏之後,忽然一陣困意襲來,不知不覺間躺在樓吉昏睡過去,事後樓吉從沉睡中甦醒過來,感到臉上有些異樣,於是走進衛生間進行梳洗,視線剛剛移到衛生間的鏡子上,樓吉赫然發現臉上一邊的鬍鬚被颳了精光,隨後樓吉想到了隆玲,於是怒氣沖沖的回房找隆玲算賬,此時隆玲也醒了過來,一見樓吉怒氣沖沖返回,嚇得尖叫連連在房中躲閃樓吉。
    DANU在會議室中為尼雅談論房屋設計的時候,尼雅因為DANU長得太帥的原因完全不在狀態中,而DANU絲毫不知道尼雅在貪戀自己的相貌,依然一本正經的與尼雅談論自己的設計觀點。
    PREEW正與同伴為了新店的落成站在店外召呼客人,此時DANU從遠處走了過來,DANU一見PREEW便主動走過來打招呼,隨後尼雅忽然也走了過來,尼雅一見DANU也在,遂向DANU詢問隆玲為何沒有一起來,DANU聞言透露隆玲因事外出,至少要幾個月才回來,話剛說完隆玲忽然出現在DANU身邊,DANU見狀驚訝萬分的叫了一聲隆玲。
  • 第3集 DANU正與尼雅等人談論隆玲的時候,隆玲忽然從DANU身邊冒了出來,DANU一見隆玲竟然出現在自己身邊,隨後便將隆玲領到一家露天餐廳外面,找了一張餐桌坐下之後,DANU責怪隆玲來去神秘,總是事先不告訴自己,二人說話的時候,尼雅與幾個女伴站在商店櫥窗外面遠遠看著二人,隨後尼雅像是有心事一樣回到沙發上坐下一言不發,PREEW見狀便在尼雅面前談論隆玲,誇獎隆玲是一個好福氣的女孩,竟然擁有DANU這么帥氣的男朋友,尼雅聞言更是顯得悶悶不樂,隨後離開了眾人,待尼雅一走,PREEW將幾個女伴喚到身邊,然後猜測尼雅肯定是暗戀隆玲的男友,幾個女伴聞言發出一片驚呼聲。
    尼雅領著隆玲回家,隆玲想換一套衣服,尼雅便讓隆玲上樓到自己的臥室換衣服,隆玲聞言詢問樓吉是否在家,尼雅透露自己的哥哥不在家,隆玲這才放下心來向尼雅的房間走去,此時樓吉忽然從一旁走了出來,一見尼雅的房中有一個女人,於是悄悄走進了房中,隆玲正在換衣服忽然聽到身後有人,立即轉過了身子,樓吉一見房中之人竟然是隆玲,遂當場走過去抱住了隆玲,二人正在激情相擁的時候,樓吉的母親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身為女傭的隆玲竟然敢勾引兒子樓吉,樓吉母當場怒不可遏教訓起隆玲來,樓吉見狀只得拉起隆玲往外逃,此時尼雅聞聲走了過來,一見樓吉與隆玲在一起,遂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樓吉當著尼雅的面不便與隆玲保持親密狀態,於是故意做出一副凶吧吧的模樣指著隆玲向尼雅詢問隆玲為何在房中換衣服,尼雅聞言情急之下只得撒謊聲稱隆玲正在為自己辦一件事情,這件事情由於是與客戶見面,因為必須要去房中換一套體面的衣服。
    事後樓吉與隆玲聚餐,同行的還有KING,趁著樓吉沒有出現,KING與隆玲發生了爭執,在爭執過程中,KING被餐桌上的菜餚撒了滿頭滿臉,此時樓吉來到,一見KING的模樣便坐到了隆玲身邊,同時還吩咐隆玲端另一盤菜給KING先食用,隆玲便裝模作樣的故意打了一個噴嘴才端起盤子向KING面前放去。
    事後樓吉有意要磨練隆玲的意志,將隆玲領到了一間男廁清掃地面,此時廁所內還有二個男人,二個男人一見樓吉進來立即退出了廁所,隨後樓吉吩咐廁所內的一位老女傭出去,改由隆玲接替工作,隆玲面對強勢的樓吉只得拿起掃帚開始清掃廁所。
  • 第4集 隆玲在樓吉外婆的吩咐下收拾樓居以前的一些不要的物品,當隆玲捧著收拾好的物品從房間走出來的時候,在樓遞拐角與樓吉不期而遇,樓吉一見隆玲故意蠻橫的站在原地不讓隆玲過路,隆玲便強行往前走去,不料樓吉暗中忽然抬了一下腿,將措不及防的隆玲絆倒在地上,隆玲沒料到樓居會忽然作弄自己,當場撲在地上氣惱萬分的看著樓吉,樓吉卻絲毫沒有同情隆玲的意思,反倒是得意洋洋的站在原地看著隆玲,慢慢地,樓吉的視線移到隆玲身邊的物品上,其中就有自己與昔日愛人的合影相片,樓吉不看相片則已,一看之下面色立時一沉,隨後來到隆玲身邊蹲下身子撿起相片,將相片拿在手中,樓吉質問隆玲為何不經過自己的允許擅長收整自己的東西,隆玲聞言透露自己是奉了樓吉的外婆旨意,樓吉一聽怒不可遏,當即拉著隆玲就想去找外婆對話,此時樓吉忽然發現隆玲的手腕受傷流血不止,隆玲亦發現手腕受傷的情況,隨後掙脫樓吉的手回到原地繼續收整掉落在地上的物品。
    將物品收拾完好,隆玲將一些無用的物品裝在包裝口袋中,走出房外準備扔到馬路對面的垃圾堆,剛剛走到馬路邊,一輛轎車忽然從遠處急馳而來,隆玲嚇得迅速後退,汽車從隆玲面前駛過,將馬路上的一灘水輾壓得四處飛濺,濺了隆玲一身是水,此時汽車停了下來,一個穿著西服相貌英俊的男人打開車門往隆玲這邊看過來,隆玲站在原地大聲指責車主沒有教養,車主卻不急於與隆玲答話,反而是上下打量了隆玲一遍,隨後詢問隆玲是否想搭車,隆玲一見車主色迷迷盯著自己的身體,立即捂嚴了衣服走到馬路對面扔垃圾,車主見隆玲不理睬自己,遂駕車離開了現場。
    達努想把自己生日快到的事情告訴女友隆玲,於是來到尼雅工作的地方打探隆玲的訊息,恰好隆玲正戴著口罩工作,一見達努找上門來,隆玲緊張萬分的不敢說一句話,達努並未認出站在面前的人就是隆玲,此時尼雅忽然從前方走了出來,一見隆玲向自己使眼神,迅速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將隆玲支走以後,尼雅假裝毫不知情詢問達努來此何乾,達努聞言透露自己生日快要到了,想提前通知隆玲,尼雅聞言故意對著隔壁高聲重複達努生日要到的事情。
    隆玲因為工作不順心悶悶不樂,樓吉外婆見狀便安慰隆玲要積極面對生活,二人說話的時候,佳諾婉氣勢洶洶的從遠處走了過來。
  • 第5集 清晨,沙財依然處於熟睡中,沙財女友趁著沙財熟睡的時候,悄悄從抽屜裡面取出了一盒項鍊,隨後沙財女友拿著項鍊來到一家當鋪,打算把項鍊抵賣出去,不料店鋪老闆檢查過項鍊之後,透露項鍊是假冒仿造品,沙財女友聞言驚諤不已,隨後便將項鍊帶回到了家中,回到家之後沙財女友把項鍊的事情告訴給了沙財,沙財拿著假項鍊左看右看,最後氣憤的扔在當場,同時指出樓吉根本就沒有真心對待自己的女友。
    達努受尼雅的托咐開始在辦公室設計房間外貌,此時二個助手讓達努檢查掛在牆壁上的一幅畫,達努順著梯子爬到高處仔細查看畫相的時候,樓吉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辦公室有許多裝修工人,樓吉便對達努大聲喝斥起來,並且當場指出達努的行為屬於未經允許的行為,達努聞言從梯子上走下來,然後透露自己是受尼雅所託專程來裝修辦公室,樓吉聞言當場追問達努與尼雅是否已經簽約,達努透露二人僅是口頭約定,樓吉一聽當場指出口頭約定不受法律保護,因此二人不算正式簽約,所以達努就沒有權力私自行動,達努聞言透露要是簽約再動工,肯定無法按時完成工作,樓吉仔細一想,覺得達努說得有道理,於是原諒了達努和行為,當場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後與達努握手言和。
    入夜,樓吉心情煩悶,於是來到櫥房想不喝酒解悶,拿過一瓶酒喝了一口之後,樓吉發現竟然是一瓶茶水,接著樓吉又拿過一瓶酒喝了一口,結果發現依然是茶,頓時間,樓吉怒不可遏,當場喚來小柄,然後將茶水倒在了小柄的身上,小柄面對樓吉的行為嚇得坐在地上一個勁的求饒,樓吉卻是完全無視小柄的求繞,同時逼問小柄是誰把酒換成了茶水,一番追問,眼見小柄確實不知情,樓吉思慮片刻便讓小柄叫來隆玲問話,小柄神色慌張的來到了隆玲的房間,叫醒安安之後,小柄來到隆玲的床鋪卻發現床上根本沒有人。
    事後樓吉進入隆玲的房間睡覺,不久之後隆玲從外面回來,進屋之後絲毫沒有發現屋中的異常情況,當著樓吉的面換了一身短衣短褲,上床之後隆玲與安安說話卻發現對面床上的人沒有回應,於是隆玲來到安安的床鋪伸手撫摸安安的臉龐,一摸之下赫然發現摸到了鬍鬚,樓吉一見隱藏不住自己,立時從床上跳起來想跑,卻被隆玲一腳踹倒在地上,隆玲一見是樓吉,便透露自己是出外與男友相見,事後樓吉回到房中,依然不太相信隆玲已經有了男友。
  • 第6集 隆玲趁著休假的機會與全家人在海邊遊玩,一家人來到一處港口地帶的時候,哥哥提出買幾條泥鰍放生積德的事情,隨後便讓隆玲去買泥鰍,此時佳婉諾和尼雅以及一個傭人恰好也來到了港口附近,三人來到一處賣泥鰍的小攤前當場將所有泥鰍買走,待三人離去之後,隆玲來到小攤旁打算買幾條泥鰍,一問之下方知泥鰍已經被人全部買走,納悶之下隆玲扭頭往遠處看去,一看方知買走泥鰍的人竟然是主人佳婉諾。
    佳婉諾絲毫不知道隆玲全家人就在附近,而隆玲的父母和哥哥也不知道佳婉諾是隆玲的主人,隆玲哥哥左等不見妹妹回來,心急之下發現尼雅拎著一個口袋準備放生泥鰍,於是走過去與尼雅搭訕打算購買幾條泥鰍,誰料尼雅對隆玲哥哥的態度並不是很友好,二人說著說著忽然產生了爭執,在爭執中盛著泥鰍的口袋忽然爛開,裝在口袋裡面的泥鰍全部掉了出來,有幾條還掉落在佳婉諾的背脊上,遠處的隆玲發現了哥哥與尼雅爭執的情景,於是找來一隻廣告牌,將廣告牌當成掩護悄悄走到港口邊喚走了家人。
    休完假之後隆玲繼續上班,第一天上班的清晨,隆玲來到樓吉的房間打掃衛生,一見樓吉依然在床上熟睡,隆玲將一些生活提醒寫在紙條上放在樓吉的衣服上,待樓吉醒過來之後,一見隆玲寫的紙條當即笑出了聲,穿戴整齊後樓吉下樓來見母親佳婉諾,佳婉諾一見兒子樓吉身上穿的白色西服立時誇讚起來,樓吉一見母親夸自己遂透露西服是隆玲為自己挑選的,佳婉諾本來就對隆玲沒有好感,一聽到兒子又提隆玲的名字遂轉移話題要兒子樓吉吃早餐,不料樓吉又透露自己早就吃了隆玲送進房中的中餐,隨後隆玲從樓上走下來提醒樓吉去上班,二人離去之後,佳婉諾當場表示從來沒有見過隆玲這種討厭的女傭。
    樓吉在工作過程中精神疲倦於是當場打起了磕睡,一旁的隆玲見狀主動替樓吉修改一些工作檔案,此時樓吉根本就沒有熟睡過去,而是微微睜睜一動不動的注視隆玲的舉動。隆玲改完檔案之後又來到樓吉的辦公桌前,定晴一看桌上亂七八糟的擺放著一些檔案,隆玲於是坐到桌前開始仔細的整理檔案,剛把檔案整理完畢,隆玲赫然發現樓吉直挺挺的坐在辦公椅上看著自己。
  • 第7集 隆玲整理完辦公桌上的檔案,赫然發現樓吉已經醒來,樓吉面對隆玲,遂提出改天一定要讓隆玲面試,以此諷刺隆玲未經允許私自整理他人的辦公檔案,隆玲聞言轉移話題透露時間不早應該回家休息,樓吉一聽到休息二字遂發出驚訝聲,隆玲立時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緊解釋回家休息就是恢復體力的意思。
    沙財女友早上起來不見沙財,心中正值納悶之間,沙財從外面推門走了進來,並且透露樓吉母親佳婉諾跟蹤自己女友的事情,待女友離去之後,沙財將一份房屋契約找了出來,以此應付追債者,過了沒多久幾個黑衣男子來找沙財,沙財便將女友的房屋契約拿了出來,幾個黑衣男子一見是契約,沒有再為難沙財,隨後便離開了沙財的住處。
    樓吉怒終覺得隆玲是一個行為異常的怪女人,恰好外婆正在院子外面曬太陽,樓吉便將心中對隆玲的看法對外婆和盤說出,此時隆玲從屋內走出來提醒樓吉去上放,樓吉外婆聞言透露寶阿姨因病無法上班,因此決定讓隆玲代替寶阿姨在家中工作,樓吉聞言高興萬分求之不得。
    待樓吉離去之後,隆玲提著水管在院中澆花,此時凱順從外面走了過來想找隆玲問話,隆玲當場提著水管轉過身子,凱順避認不及被水管噴了個滿身,隆玲一見凱順被自己噴水,迅速轉回身子往臉上抹了許多黑灰,以此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凱順果然沒有認出隆玲,當場訓斥了隆玲幾句便離開了澆水現場。
    達努約請隆玲去電影院看電影,二人有說有笑的拿著電影票正準備進場看電影,此時樓吉忽然打來了電話,隆玲察覺到了手機在口袋裡震動,但是又不便當著達努的面掏出手機通話,情急之下隆玲眼珠一轉,彎腰做出痛苦狀,向達努透露自己肚子疼,然後離開達努走到不遠處接聽樓吉打來的電話,樓吉一見接通了電話,立時聲嚴利色向隆玲詢問自己的檔案去了何處,隨後還要求隆玲必須在半個鐘頭內趕到公司,不然就叫外婆炒掉隆玲,隆玲礙於樓吉的淫威,只得回到達努身邊,一臉歉意的透露自己遇到了非常緊急的事情,隨後隆玲辭別達努回到公司把檔案交給了樓吉。
    不久之後,樓吉生病躺在家中休息,金凱獲知樓吉生病,立即趕到樓吉家中,並且當場將照顧樓吉的隆玲驅趕走。
  • 第8集 金凱來到樓吉的房間,一見隆玲端著湯要餵食樓吉喝下,金凱當場驅趕隆玲,然後坐到樓吉的床邊關切的詢問樓吉病情,此時隆玲依然端著湯藥站在門口沒有離去,金凱一見隆玲依然不肯走,於是伸手來奪湯藥想要趕走隆玲,不料隆玲故意鬆開緊握湯碗的手,至使金凱拍翻湯藥將藥水濺到了自己的臉上,頓時間,金凱氣惱不已,當場就要隆玲向自己下跪認錯,不料隆玲又故意鬆開手中的湯藥,至使藥水撒在了金凱的大腿上,金凱接連遭到兩次捉弄,當場憤怒萬分的奪過隆玲手中的湯藥就向隆玲潑去,隆玲一見金凱要報復自己,立即跑到門邊打算奪門而逃,此時佳婉諾忽然開門走了進來,金凱正好潑出湯藥,不偏不倚全部潑在了佳婉諾的臉上,看著佳婉諾滿臉油漬痛苦萬分的模樣,隆玲蹲在一邊忍不住偷笑起來。
    達努正在尼雅的公司指揮裝修工作的時候,尼雅來到公司主動獻上一份禮物給達努,並且請求達努當場拆開禮物,於是達努當著尼雅的面拆開禮物一看,除了有一條領帶以外,還有一張很可愛的卡片,而且卡片上面還寫著晚上一起吃飯的文字,達努看完卡片上的文字當即同意晚上與尼雅一起吃飯,尼雅聞言一時之間毫無思想準備,本想向達努解釋禮物是自己的母親贈送的,達努卻是不容尼雅多說,轉身忙著指揮工人裝修。
    入夜,達努與尼雅來到約定地點吃飯,恰好隆玲與樓吉也來到了二人所在的餐廳吃飯,隆玲不經意間發現了達努,一見達努隆玲當著樓吉的面謊稱自己掉了錢包,然後鑽進餐桌下隱藏起來,不久之後達努與尼雅來向樓吉告別,樓吉與達努談話的時候呼喊藏在桌下的隆玲出來見人,隆玲卻是堅持不肯從桌下鑽出來,直到達努離去之後,隆玲才從桌下鑽了出來,樓吉見狀故意詢問隆玲找到了錢包沒有,隆玲謊稱已經找到,隨後坐到桌前繼續吃飯。
    沙財因為欠了雷蒙哥的錢心事重重,拉馬見狀便主動安慰沙財,並且表示願意陪沙財一起死,沙財聞言提出讓拉馬回到樓吉的身邊,如此一來,才有可能騙取樓吉的財產,拉馬聞言與沙財爭吵了起來,沙財卻是一味的勸說拉馬回到樓吉身邊。
  • 第9集 爭吵過後,拉馬坐在沙發上重新回憶爭吵時候的場景,沙財見狀便來到拉馬身邊詢問拉馬考慮得如何了,拉馬聞言答應回到樓吉的身邊,沙財一見老婆終於答應了自己的計畫,立即眉開顏笑地抱著老婆躺在了床上。
    樓吉吃飯回家,小柄開車負責接送,眼見汽車來到了一條黑暗的小道,樓吉叮囑小柄好生開車以便回家睡覺,一旁的隆玲聞言回想小柄娘娘腔的模樣,忍不住發出了笑聲,小柄被隆玲的笑聲攪得分心,差點駕駛汽車撞到路邊的電線桿上,隨後汽車忽然停了下來,樓吉見狀詢問小柄發生了什麼事情,小柄聞言猜測可能是汽車引擎壞了,隨後下車打開了引擎蓋,車蓋剛打開裡面忽然竄出一大片熱氣,由於擔心被主人看到汽車損壞嚴重,小柄好說歹說將樓吉勸回到車內休息,事後小柄修好車走到窗邊一看,赫然發現隆玲枕在樓吉的大腿上睡得正香,而樓吉亦是睡得昏昏沉沉壓根不知道隆玲在枕著自己的大腿睡覺,直到小柄發出的呼喊聲,樓吉才迅速從睡夢中驚醒過來,此時隆玲也醒了過來,一見自己竟然睡在樓吉的大腿上,立時尷尬萬分的衝著樓吉露出抱歉的笑容,樓吉亦回以同樣的笑容。
    汽車駛回家中之後,樓吉與隆玲並排走在院落的過道上,隆玲走了幾步遂向樓吉至歉。認為自己不該睡在樓吉的大腿上,樓吉聞言原諒了隆玲,同時指出隆玲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睡到自己的腿上,說話間隆玲忽然跳進樓吉懷中,並且神色驚恐的透露腳邊有蛇,樓吉聞言扭頭往地上看去,地上沒有蛇只有一隻蛤蟆蹲在草叢中,隆玲發現是虛驚一場,從樓吉懷中下來之後,看著樓吉的面龐忽然產生了一絲悸動,此時,遠處的尼雅在房檐下將二人親密的舉動看得一清二楚。
    拉馬按照沙財的指示重新來到樓吉家中想與樓吉復和,樓吉一見是拉馬,當場表示二人不可能繼續成為夫妻,隨後便將拉馬趕出了家門,拉馬卻不甘心,趁著佳婉諾回來的時候,故意在佳婉諾面前哭泣,佳婉諾一見拉馬腿上還有傷,於是勸說兒子樓吉帶著拉馬去醫院治傷,事後樓吉依然鐵了心腸不想再與拉馬和好,拉馬見狀只得離開樓吉回到了家中。
    待拉馬離去,樓吉從拉馬留下的錢夾發現了幾張二人親密相吻的相片,看著以往的相片,樓吉漸漸陷入到了沉思中。
  • 第10集 樓吉看著拉馬留下來的錢夾,真是不看則已,一看之下怒火萬分要求隆玲將錢夾扔掉,話剛說完拉馬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聽樓吉要扔錢夾,當場來到樓吉身邊拉住了樓吉的胳膊,此時恰好金凱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拉馬竟然回來了,心中立即升起一股醋意,當場指責樓吉不應該再與拉馬和好,拉馬一見金凱來破壞自己的好事,當場扇了金凱一個耳光。
    金凱被扇耳光之後愈發生氣,當場與拉馬爭吵起來,樓吉眼見二個女人在自己面前大聲爭吵,心中立時來氣,當場表示自己非隆玲不愛,隨後拉著隆玲的手離開了家,直至來到一座橋上之後,樓吉才鬆開了拉住隆玲的手,並且要求隆玲做自己的假冒女友,隆玲聞言猶豫不決,樓吉見狀故意指出隆玲要是不幫助自己,以後自己就天天喝酒繼續回到頹廢狀態,在樓吉的威脅下,隆玲無奈之下只得答應成為樓吉的假冒女友,樓吉見狀露出笑容與隆玲拉勾以示約定,隨後樓吉叮囑隆玲不能將兩人的事情告訴第三人。
    事後樓吉在水池中游泳,隆玲端著一杯飲料來到水池邊,同時透露自從答應成為樓吉的女友之後,自己每天晚上都夢到被樓吉的母親追殺,樓吉聞言數落隆玲胡思亂想,隨後來到池邊伸手要隆玲拉自己上岸,隆玲見狀沒有拉樓吉,而是指出不遠處不有扶梯,言外之意便是讓樓吉順著扶梯上岸,豈料樓吉偏偏不願意從扶梯上岸,隆玲無奈之下只得伸手拉拽樓吉,不料樓吉上岸之後忽然將隆玲推到了水池中,隆玲遭到樓吉的戲弄惱怒不已,隨後假裝不會游泳,拚命的在水池中做出一副掙扎的模樣,樓吉回頭見隆玲在水中沒了動靜,心中一急立即跳入水中將隆玲救到了岸上,眼見隆玲閉著眼睛昏迷不醒,樓吉經過片刻思慮捏住隆玲的鼻子就想進行人工呼吸,不料才剛剛張開嘴,隆玲忽然睜開眼將含在嘴中的水噴到了樓吉的臉上,樓吉一見隆玲是在欺騙自己,於是再次將隆玲扔到了水中,待樓吉離去之後,拉馬忽然出現,並且主動伸手將隆玲拉到了水池外面。
    入夜,達努來找尼雅,隆玲一見達努來了,嚇得轉身就跑,沒跑出多遠忽然與樓吉相遇,樓吉一見隆玲,遂攔住隆玲的去路,並且指責隆玲不配合自己欺騙尼雅等人,說話間不遠處忽然響起達努的聲音,隆玲不聽則已,一聽之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 第11集 由於隆玲扮演情侶的演技過於拙劣,樓吉在院內的過道上攔住隆玲準備好好訓斥一下隆玲,此時達努正在不遠處與尼雅談話,隆玲的心思完全飛到了達努身上,心中正在考慮如何躲避達努,而樓吉絲毫不知道隆玲心中在想什麼,當場攔住隆玲大聲說話指責隆玲不配合自己扮演情侶。
    說話間達努的聲音從遠處傳過來,隆玲一聽達努的聲音立時感到不妙,迅速跪坐在樓吉身邊抱緊樓吉的大腿,片刻後達努走了過來,一見樓吉的腳下坐著一個女傭,遂好奇的詢問樓吉的女傭怎會如此怪異,樓吉根本不知道達努與隆玲的關係,一見達努問起女傭的事情,當場透露自己家的女傭都非常正常,就是面前這個隆玲女傭行為奇怪,隨後樓吉讓隆玲對達努行禮,隆玲因為不敢面對達努,於是背對達努雙手合十放在頭頂以示行禮,隨後隆玲忽然發現面前的地上蹲著一隻蛤蟆,一見蛤蟆隆玲立時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在恐懼中煎熬了幾分鐘後,隆玲終於忍受不了蛤蟆當場轉過身子面對達努,達努一見地上的女傭竟然是自己的女朋友,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驚訝的看著隆玲,一旁的樓吉根本不知道達努在想什麼,隨後拉著達努去客廳喝酒。
    達努來到客廳後,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幾口,樓吉則坐在對面與達努談論裝修的事情,達努心中根本沒有聽進樓吉的話,一直在思考隆玲的事情,不久之後,達努驅車送隆玲回家,來到傭人住處,達努原諒了隆玲欺騙自己的行為,當場就想與隆玲吻別,隆玲卻忽然發出一聲驚叫聲,透露自己忘記帶鑰匙了,隨後隆玲越牆告別達努回到了院中,此時恰好小柄來到了院子裡面,由於院內光線昏暗,小柄將隆玲誤認為小偷追著隆玲舉著掃帚就是一陣猛打,待隆玲逃到一處路燈旁邊,小柄才認出了隆玲。
    尼雅在工作的時候錯誤撥打了一個客戶的電話,這位客戶的電話是達努的號碼,隨後達努推門走進辦公室詢問尼雅找自己有什麼事,尼雅聞言一驚,隨後才明白是自己打錯了電話,達努得知尼雅原來是打錯了電話,隨後就想轉身離去,尼雅看著達努心事重重的模樣,心中產生了憐愛感,於是來到達努身邊勸說達努有心事就告訴給自己聽。
  • 第12集 妮雅一見達努心事重重的模樣,於是來到達努身邊勸說達努有心事就要說給自己聽,達努看著妮雅一副真誠的模樣,終於透露自己之前看見樓吉與隆玲牽手的事情,妮雅聞言立即解釋哥哥樓吉是因為拉馬的原因才故意與隆玲假裝在一起,以此來讓拉馬死心,達努一聽隆玲與樓吉在一起的原因原來是做給外人看的,心中頓時釋懷,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隨後達努忽然緊緊盯著妮雅,妮雅一見達努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心中忽然產生了一絲慌亂,達努卻像是沒有發現妮雅的慌亂,往前緊走幾步,如此唐突的舉動,將妮雅嚇得往後倒退幾步,待妮雅退到辦公桌邊無路可走之後,達努忽然提醒妮雅閉上眼睛,妮雅聞言忍著心中狂跳閉上了眼睛,剛閉上眼睛不久,達努忽然指出妮雅的眼睫毛沒有沾緊,妮雅聞言哭笑不得,此時終於知道達努緊盯自己的原因,達努沒有理會妮雅尷尬的表情,當場替妮雅吹動睫毛,企圖將睫毛吹正,此時珍妮等人忽然從外面推門走了進來,幾個女人一見達努與妮雅親密的站立在一起,頓時呆在原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隨後幾個女人藉口有事匆匆離開了辦公室,幾個人剛走,隆玲從外面闖了進來,達努一見隆玲,立即將隆玲領到座椅上坐下,隨後便將妮雅之前對自己解釋的原因說了一遍,同時還提出請妮雅一起去吃飯,妮雅眼見二人親密的在一起談話,當場強忍醋意婉拒了達努一起吃飯的請求。
    入夜,妮雅在游泳池游泳,此時媽媽佳婉諾忽然從遠處走了過來,同時透露達努上門造訪的事情,妮雅聞言慌得手足無措地上岸畫眉毛,才剛剛畫完一邊眉毛,達努從遠處走了過來,妮雅一見達努走過來頓時嚇得扔掉了眉筆,達努坐到妮雅的面前之後,主動拾起眉筆為妮雅描繪眉毛。
    樓吉領著隆玲參加一次聚餐,在聚餐過程中,樓吉的朋友當場詢問隆玲是什麼工作,此言一出樓吉面露尷尬之色,隆玲亦沉默不語,隨後隆玲大方透露自己負責照顧樓吉先生的生活起居,樓吉朋友聞言當場指出隆玲的工作性質跟女傭一樣,隆玲聞言機智的接過樓吉朋友的話,透露世上的女人就應該像女傭一樣照顧心愛的男人,得體的回答令樓吉大感光彩。事後散會樓吉當先坐入車中,隆玲由於一時大意錯誤鑽入了另一輛車中,待隆玲從車內出來,車主的女友誤以為隆玲是小三,遂追著隆玲滿街打罵。
  • 第13集 清晨,安安早早起床,一見隆玲依然沒有起床,安安來到書桌前忽然發現了一條金光閃閃的項鍊,看著眼前誘人的項鍊,安安伸手拿過項鍊戴在了身上,隨後寶阿姨的呼喚聲響起,安安迅速離開了隆玲的房間。
    隆玲醒過來之後忽然發現放在桌上的項鍊不見了,情急之下翻箱倒櫃找了半天依然沒有找到項鍊,隨後隆玲忐忑不安的來見樓吉,樓吉絲毫不知道隆玲弄丟項鍊的事情,一見隆玲來了,樓吉透露待會去賓館的事情,並且要求隆玲跟隨自己一起去賓館,說完話樓吉捏著隆玲的下巴叮囑隆玲以後不管什麼事情都要聽從自己的安排。
    金凱來找樓吉的時候,再次與拉馬在樓吉家中相遇,二個女人一見面立即相互挖苦對方,金凱當場指出樓吉對待拉馬就像對待小貓小貓,拉馬聞言火冒三丈,衝到金凱身邊與金凱扭打在一起,一旁的隆玲哥哥見狀只得在一旁勸架,此時樓吉與隆玲聞聲而來。
    二人剛剛來到,達努也從遠處急匆匆走了過來,一見是隆玲的哥哥,達努遂向隆玲哥哥陵岳打招呼,陵岳一見是達努,又見妹妹竟然成了樓吉的女傭,一時之間搞不懂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待陵岳剛將妹妹為何成為女傭的話語說出來,達努立時打斷陵岳的話語將陵岳領到了別處。此時佳婉諾也從遠處走了過來,一見拉馬在場,便急匆匆的領走了拉馬,隨後佳婉諾將拉馬領到一張椅子上座下,並且關切的詢問拉馬的傷勢,待佳婉諾轉身回屋,拉馬故意掏出手機假裝打電話給醫生,並且透露自己患了腫瘤的事情,站在拉馬身後的佳婉諾聽得拉馬患病的事情,當場對拉馬產生了同情。
    隆玲弄丟的項鍊回到了樓吉的手中,樓吉心知隆玲依然在尋找項鍊,於是將隆玲叫進辦公室,同時向隆玲詢問項鍊的事情,隆玲一見樓吉提起項鍊的事情,嚇得當場跪在地上吞吞吐吐的說話,最後隆玲一咬牙將丟失項鍊的事情說了出來,同時請求樓吉不要報警,要是自己被警察抓走就無法照顧家人,樓吉看著隆玲淚流滿面苦苦哀求的模樣開心不已,隨後便拿出項鍊遞到了隆玲面前,隆玲一見項鍊失而復得,而且還在樓吉手中,當場含著熱淚責怪樓吉在玩弄自己。
  • 第14集 隆玲接過樓吉遞過來的項鍊,當場責怪樓吉玩弄自己,樓吉看著隆玲傷心落淚的模樣,忍不住伸手替隆玲擦拭淚水,此時拉馬開門看到了房中發生的一切,隨後又悄悄關上了房門,拉馬剛剛關上房門,妮雅從遠處走了進來,一見拉馬也在場,於是心生一計拉著拉馬走進了哥哥樓吉的房間。
    樓吉與隆玲一見有人進來,立即恢復了正常的舉止,隨後妮雅將一份檔案交到哥哥樓吉手上,同時當著拉馬的面將樓吉與隆玲的手牽在一起,好好的氣了一下拉馬之後,妮雅激動喜悅的回到辦公室,同時又唱又跳以此發泄心中的歡喜,剛唱完歌曲之後,妮雅赫然發現達努力坐在辦公室內,頓時間,妮雅只覺尷尬萬分,當場請求達努不要將看到的事情說出去,達努聞言答應了妮雅的要求。
    事後達努與樓吉坐在路邊餐廳談論事情,樓吉詢問達努為何也喜歡上頂樓玩耍,達努聞言透露帶自己上頂樓的嚮導便是隆玲,說話間旁邊的二女一男忽然發生了爭吵,二個女人爭著要拉走男人,男人一時之間被二個女人吵得心煩,當場起身就往遠處走去,達努一直以來就討厭腳踏二條船的男人,一見男人走過來,暗中伸手右腿絆倒了男人,二個女人一見男人受傷倒地,當場關切的跑過去扶起了男人,男人從地上站起來之後想揍達努,樓吉見狀起身幫助達努,男人一見達努有幫手,遂罵罵咧咧離開了露天餐廳,隨後達努與樓吉邊走邊聊,提起之前的事情時,達努透露自己最討厭的就是腳踏二條船的男人,樓吉聞言半開玩笑似的指出達努是在暗諷自己,說話間二人忽然聽得身後傳來一片喧譁聲,回頭一看,原來是之前被達努絆倒的男人領著一幫同夥來報仇了,樓吉與達努一見敵我力量懸殊,遂抬腿就跑。
    空老師驅車來到一家藥店門口,打算購買食物充飢,剛剛下車之後空老師一眼瞧見佳婉諾從藥店門口走出來,隨後空老師掏出手機與佳婉諾通話,並且在電話中叮囑佳婉諾保重身體,通話過程中遠處忽然跑來一名小偷,小偷慌不擇路蹲在空老師身邊躲避追捕,空老師一見小偷竟然主動跑到自己身邊躲藏,當場掛掉電話揮拳將小偷擊倒在地上,此時失主以及幾個行人沖了過來,佳婉諾亦聞聲來到了空老師身邊。
  • 第15集 空老師與佳婉諾通電話的時候與一名小偷不期而遇,接著二人便發生了廝打,在廝打過程中空老師嘴部被小偷揮拳擊傷,隨後佳婉諾從遠處趕了過來,一見空老師受傷便將空老師帶回家中上藥治傷,此時家中一片安靜沒有別的外人,佳婉諾當場向空老師透露自己已經二十年沒有與人相好,空老師聞言遂幻想佳婉諾對自己投懷送抱,此時女兒金凱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當場拍了一下父親的肩膀將父親從幻想中拉回到了現實,佳婉諾一見金凱出現,遂將空老師教訓小偷的事情說了出來,並且誇讚空老師勇猛無敵。
    樓吉與隆玲站在屋外的過道內聊天,隆玲在聊天過程中駭然發現遠處的草叢中出現了一個披著白布的小孩,一見小孩隆玲立時聯想到了鬼怪,於是便將看到的告訴給了樓吉,樓吉聞言扭頭往身後看去,什麼人也沒看到,此時整個地區忽然停電,樓吉轉身便往家中走去,隆玲見狀迅速緊跟在樓吉身後。
    屋中的空老師等人因為停電原因,不得不起身尋找電筒,佳婉諾是家中主人,因此對環境非常熟,在佳婉諾的帶領下,空老師和女兒緊緊跟在身後行走,此時佳婉諾的母親忽然出現,並且將手電光照在自己的臉上,空老師等人聞聲扭頭向佳婉諾母親方向看過去,一看之下發現一片白光中映現出一張蒼白的臉龐,嚇得頓時發出一片尖叫聲,隨後佳婉諾認出了母親,在母親的帶領下眾人走出了黑暗的房間,來到屋外的時候,金凱感覺到身後有人在用手指頭戳自己的背脊,回頭一看駭然發現是一個小鬼,此時空老師等人也發現了小鬼,頓時間,幾個人嚇得沒頭沒腦的往前逃竄,來到一片草叢外面,幾人與樓吉相遇,樓吉一聽空老師等人也見過小鬼,心中終於相信隆玲之前遇鬼的事情,此時小鬼再次出現,眾人嚇得正想逃跑的時候,寶阿姨忽然從旁邊冒出來並且摘掉了小鬼身上的白布,隨後宣布小鬼是自己頑皮的孫女所扮。
    沙財與樓吉見面吃飯,事後樓吉因為沙財的事情生隆玲的氣,隆玲一見樓吉生氣,於是耐心的勸說樓吉回到車上開車回家,樓吉卻對隆玲的提醒置之不理,當場要求隆玲不要與沙財來往,隆玲卻無心與樓吉談論沙財的事情,轉身就想往車上走去,此時樓吉忽然一把拉住隆玲向對方表達愛意。
  • 第16集 隆玲悄悄地藏在拉馬的汽車後面,待女人從車后座找到東西離去之後,隆玲悄悄鑽進汽車內開始安裝竊聽器,一番折騰之後隆玲將竊聽器安在了副駕駛座的椅子下面,為了檢測竊聽取是否靈驗,隆玲掏出手機撥打電話一邊說話一邊聽竊聽器發出的聲音,結果顯示竊聽器毫無反應,不得已之下隆玲只得拆掉竊聽器繼續尋找地方安裝,此時拉馬忽然出現在汽車外面,隆玲見狀立即縮著身子藏在後排座位上。
    雷蒙哥命令幾個手下來找沙財要錢,沙財只得拿起銀行卡到外面的取款機取錢,一見幾個手下站在身後虎視眈眈,沙財拿著沒有一分錢的銀行卡尋思著如何逃跑,此時站在沙財身後的一個取錢者等得不耐煩了,當場與沙財爭吵起來,一旁的手下見狀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沙財靈機一動指出取錢者在咒罵雷蒙哥的手下,幾個手下信以為真,當場與取錢者扭打起來,沙財趁著雙方扭打的時候迅速跑進了拉馬朋友的汽車裡面,拉馬朋友一見沙財不打招呼便鑽進了自己的汽車內,遂向沙財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沙財沒有功夫與拉馬朋友解釋,回頭一見幾個手下追了過來,沙財迅速竄到駕駛室座位上開動汽車逃命,一路上,拉馬朋友向沙財透露自己有賺錢計畫,沙財聞言立時態度友好的要求拉馬朋友將賺錢計畫說出來。
    拉馬絲毫不知道隆玲藏在后座上,駕著汽車來到一座加油站之後,拉馬下車讓工作人員加油,隆玲趁機悄悄的從另一邊下了車,正在加油的工作人員一見隆玲舉止異常,遂好奇的打量隆玲,一旁的拉馬察覺到了工作人員異常的神色,隨後順著工作人員的視線發現了隆玲,隆玲一見拉馬發現自已,情急之下撒謊聲稱自己是代替小柄來加油站買加油器。
    達努始終覺得隆玲與樓吉在一起早晚會產生感情,於是將隆丘約出來,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隨後達努左思右想,決定向樓吉公布自己與隆玲的戀愛關係,隆丘聞言拉住達努進行勸說,達努卻不聽隆丘的勸說,依然執意要公布真相,隆丘一見達努不肯聽自己的勸告,只得揮拳將達努擊打在地上。
    隆玲發現妮雅近來對自己的態度非常冷漠,於是找到妮雅詢問原因,二人在說話過程中忽然爭吵起來,此時樓吉忽然從樓上走了下來。
  • 第17集 妮雅躺在床上無精打采,此時佳婉諾從外面走了進來,透露不久之後公司舉辦晚會的事情,同時叮囑女兒一定要參加晚會,妮雅聞言當場表示自己沒有心情參加晚會,佳婉諾聞言又透露達努也參加晚會,妮雅一聽母親又提起達努的名字,於是透露達努已經有女朋友的事情。
    樓吉在辦公室吩咐小柄尋找一些檔案,小柄卻顧著煲電話粥,完全忘記尋找檔案的事情,樓吉坐在一邊聽著小柄濤濤不絕的通電話,忍無可忍之下拿起一打紙張擲向小柄,小柄遭到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得當場跪在了地上,樓吉見狀便提醒小柄還沒有幫自己找到檔案,小柄聞言著實為難的透露自己尋找不到檔案,除非找來隆玲就有希望找到檔案,隨後小柄受樓吉的托咐來到花園中尋找隆玲,隆玲正在握著手機偷聽拉馬在汽車上與朋友談話,此時小柄來到了隆玲身邊,一見隆玲不理自己,小柄便在一旁大聲說話,隨後隆玲轉過身子將水管對準小柄,淋得小柄全身上下有如落湯雞一樣濕。
    隆玲因為要參加公司晚會活動,於是來到陵岳的乾洗服裝店挑選服裝,一見陵岳燙衣速度過於緩慢,隆玲半開玩笑建議陵岳將店名改為慢洗店,待陵岳轉身回屋的時候,隆玲穿上了陵岳燙好的衣服,陵岳從裡屋出來一見隆信穿上了黑色服裝,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隆玲還以為陵岳驚嘆自己的服裝,豈料陵岳隨後透露隆玲已經做慣了女傭,如今再穿上如此高雅的服裝看起來著實不搭調,隨後陵岳猛然發現放在隆玲身後的一套衣服,看著這套衣服,陵岳赫然記起是金凱參加晚會的服裝,於是拿過衣服騎著腳踏車緊急向晚會地點趕去,來到晚會現場後,金凱不由分說穿上了陵岳遞過來的衣服,陵岳一見衣服後面破了一道口子,於是叫住金凱打算說明實情,不料金凱卻以為陵岳想占自己便宜,對著陵岳責罵了幾句之後,金凱急匆匆向晚會現場趕去。
    隆玲穿著黑色禮服來到了現場,此時佳婉諾從隆玲身後走了上來,隆玲一見是女主人,嚇得趕緊低頭禁聲,佳婉諾沒有發現站在面前的女人是隆玲,此時妮雅為隆玲打圓場透露隆玲是外國公主,佳婉諾聞言信以為真,隨後建議兒子樓吉與隆玲一起跳舞。
  • 第18集 晚會進行到一半,主持人忽然上台宣布評選最佳帽子著裝獎,金凱聞言遂猜測樓吉應該會獲獎,說話間主持人宣布第一名獲獎者是一名女性,接下來第二名獲獎者是身著黑色禮物的隆玲,達努與妮雅一見竟然是隆玲獲獎,當場焦急萬分就想帶著隆玲離開現場,一旁的佳婉諾見狀忽然走過來將隆玲拉到了台上,隆玲上台後不敢面對觀眾,生怕被佳婉諾認出來,只得一個勁的低著頭,台下的樓吉看著隆玲上台的姿勢,腦海中立時想到了隆玲。
    主持人宣布完第三名獲獎者之後,開始讓在場的客人參與帽子競標,三名獲獎者中標獎金最高者便能獲得一等獎,台下的樓吉一直覺得身著黑衣的女人與隆玲非常相似,於是當場開口十五萬購買隆玲的帽子,一旁的達努為了幫助隆玲脫身,只得參與競價,提出十六萬購買隆玲的帽子,樓吉一見有人跟自己爭奪黑衣女人,當場將價格提到了五十萬,達努一見價格上漲到了五十萬,再也不敢與樓吉參與競,最後,主持人宣布黑衣女人的帽子歸樓吉所有,樓吉上台來到隆玲身邊。正想伸手摘下隆玲的帽子時,旁邊的一名獲獎者忽然暈倒地台上,隆玲見狀立即蹲在地上緊急搶救暈厥者,經過一番及時搶救,暈厥者終於醒了過來,此時隆玲發現樓吉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抬眼往頭上一看,原來帽子已經在救人過程中從頭上滑落了下來。事後佳婉諾感覺自己被隆玲欺騙,當著母親的面要求母親辭退隆玲,可是母親不同意佳婉諾的打算,依然堅持雇用隆玲。
    隔天隆玲與樓吉出外辦事,其間樓吉停車走進一座廁所方便,隆玲左等右等不見樓吉出來,於是坐到廁所外面的長椅上繼續等待,此時樓吉從廁所裡面走了出來,一見隆玲在等自己,樓吉一聲不吭走到別處買水,隆玲回過頭發現樓吉依然沒有出來,心想樓吉肯定是想把自己騙進廁所裡面,於是當場對著廁所門口大喊失火,話音剛落衝出來一個大胖哥,大胖哥一見隆玲是在騙人,隨後又回到廁所方便,隆玲不甘心再次大喊聲稱廁所有蛇,不一會兒大胖哥再次跑了出來,此時樓吉拿著一瓶水從外面走了過來,隆玲見狀氣惱不已的跟隨樓吉上了車。
    達努與陵岳經過一至商議,決定勸說隆玲辭掉女傭的工作,三人談話的時候被金凱撞見,隆玲一見金凱走來立即藏到沙發後面,而陵岳與達努則為隆玲擋住金凱。
  • 第19集 樓吉外婆將樓吉叫到身邊詢問簽約的事情,樓吉一見外婆問起簽約的事情,當場為隆玲辯護,透露一路上隆玲為了簽約的事情差點進廁所尋找自己,一旁的隆玲聽到樓吉竟然為自己說好話,站在當場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時樓吉隱約察覺到了隆玲就在身後,於是立即改變態度指出隆玲是一個做事毛手毛腳的女傭,待隆玲來到身邊後,樓吉起身向外婆表示簽約的事情完全是隆玲的責任,隨後樓吉扔下隆玲揚長而去,隆玲一見樓吉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當即忐忑不安的坐在樓吉外婆面前接愛訓誡,豈料樓吉外婆卻是一臉慈祥的安慰隆玲不要難過,並且指出樓吉自從離開曼谷之後,生活態度以及各方面開始變得積極開朗。
    達努始終介懷樓吉與隆玲的關係,妮雅見達努悶悶不樂,於是來到達努身邊進行勸慰,此時達努意志消沉,開口就向妮雅詢問隆玲是否已經愛上了樓吉,隨後達努力還透露打算與隆玲分手的想法,妮雅聞言焦急萬分的勸說達努力改變主意,達努一見妮雅因為隆玲的事情變得焦急不安,遂感嘆的誇讚妮雅是一個好女孩。
    隆玲端著一杯飲料來到海邊尋找樓吉,樓吉無心食用飲料,吩咐隆玲端走飲料,此時拉馬悄悄走了過來,隨後拉馬接過隆玲手中的飲料悄悄來到樓吉身邊從後面抱住了樓吉,樓吉還以為是隆玲,當場指出隆玲的表現有些異常,言畢樓吉轉身一看原來身後之人是拉馬,拉馬待樓吉轉過身子之後,透露自己是來治療身體,樓吉聞言當場表示拉馬遇到困難自己會無償幫助,說話間金凱與小凱從遠處走了過來,拉馬一見金凱也來了,於是來到金凱身邊建議金凱想辦法討好小凱,以此博得樓吉的歡心,金凱聞言笑逐顏開向小凱跑去,不料卻被小凱扔出的沙團擲中。
    拉馬接聽電話的時候從沙灘上經過,此時小凱蹲在一邊差點沒把拉馬嚇暈,隨後拉馬發現自己由於驚嚇將手機扔進了海水裡,看著心愛的手機報廢,拉馬怒火萬分的將小凱掩埋到了沙堆裡面,當拉馬正想好好教訓一下小凱的時候,樓吉從遠處走了過來,機靈的小凱見狀遂要求拉馬躺在沙坑中接受掩埋,拉馬礙於樓吉在場只得任憑小凱玩弄。
  • 第20集 隆玲勸說達努以後不要再為自己添加麻煩,達努聞言認為隆玲已經不再愛自己,於是找到樓吉主動替隆玲說好話,樓吉一見達努一反常態替自己的女傭說好話,當場風言風語挖苦達努愛上了自己的女傭,達努遭到樓吉的戲言火冒三丈,當場揮拳照準樓吉面部擊了出去,樓吉一見達努竟然敢揍自己,於是揮拳與達努對擊起來,二人的爭吵聲將妮雅吸引過來,一見哥哥與心上人吵架,妮雅迅速拉開二人進行勸架。
    隆玲因為二個男人的事情煩悶不已,不知不覺中,隆玲來到了沙灘邊,一見拉馬坐在沙灘上休息,隆玲便向拉馬詢問小凱的去處,拉馬頭也不抬的伸手往海中指,透露小凱在海上玩耍,隆玲聞言扭頭向海上看去,只看到了一隻救生圈漂浮在水面上,立時間,隆玲預感到了不妙,當場跳入水中將溺水昏迷的小凱救到了岸上,此時樓吉等人聞訊趕了過來,拉馬藉機將全部責任推在隆玲身上,樓吉信以為真當場喝令隆玲滾蛋走人,隆玲遭受不白之冤內心委屈無比,當場衝到一輛遊艇上發動馬達開船離去,樓吉一見隆玲真的要離開,隨即爬到船上對隆玲進行勸說,隆玲卻堅持要樓吉向自己道謙,怎奈樓吉就是不道謙,隆玲便加足馬力瘋了一般地往前開船,不久之後隆玲忽然發現遊艇的馬達熄火無法開動,於是拉過樓吉查看原因,樓吉試著發動馬達,最後向隆玲透露遊艇耗完了機油。
    遊艇無法繼續前進,隆玲只得與樓吉來到一個小島上休息,晚上的時候,樓吉升起了火堆,隆玲見狀好奇的詢問樓吉為何生火,樓吉一見隆玲問話,遂謊稱自己升火是為了驅趕老虎,隆玲聞言信以為真,嚇得當場面色大變,隨後樓吉透露實情聲稱升火主要是為了讓過往船隻看到火光,如此一來二人才有可能被救助。
    夜色漸深,樓吉躺在沙地上不知不覺睡去,隆玲亦撲進樓吉懷中沉沉睡去,隔天早上二人醒來,樓吉深情款款的來到隆玲身邊,語氣柔和的希望隆玲透露真實身份,隆玲看著深情款款的樓吉,忍不住與樓吉熱吻起來。
    事後二人回到家中,樓吉一瘸一拐踏上了樓梯,隆玲拎著一個行禮箱在身後叮囑樓吉小心身體,樓吉聞言回過頭,當場指出隆玲並非真心對待自己。
  • 第21集 隆玲離開沙財回家,一見樓吉家門緊閉,於是爬到牆上打算翻牆入內,剛剛爬到一半牆的時候,樓吉忽然從屋裡走了出來,一見隆玲爬在牆頭上便示意隆玲跳下來從正門進屋,此時站在樓吉身旁的佳婉諾提醒兒子不要主動去接應隆玲,說話間隆玲因為體力不支從牆上摔落下來,恰好落入樓吉的懷抱中,佳婉諾一見身為女傭的隆玲緊緊摟住自己兒子的脖子,一時之間氣得說不出話來。
    事後隆玲回到住處休息片刻,猛然記起自己的手機以及其它物品落在了樓吉手中,一想到手機裡面儲存著很多私人信息,隆玲立即神色慌張的向樓吉的臥室奔去,此時樓吉拿著隆玲的手機,正打算接聽一個電話,隆玲從門外闖進屋中,不由分說徑直來到樓吉身邊搶奪手機,樓吉見狀高高舉起手機就是不讓隆玲奪到,隆玲情急之下將樓吉推倒在床上,隨後拿過手機得意洋洋離開了臥室,樓吉見隆玲如此得意,氣惱之下拿起床上的一支枕頭就向房門外扔去,不料此時佳婉諾忽然開門走了進來,飛行的枕頭不偏不倚砸在了佳婉諾的臉上,樓吉一見砸錯了人,趕緊雙手合十向母親表示歉意。
    妮雅受隆玲所託,帶著隆玲買好的禮物來到達努的辦公室,辦公室內空無一人,達努不知去向,妮雅躡手躡腳來到辦公桌旁邊,放下禮物之後在一張紙條上寫上隆玲約請達努吃飯的內容,此時達努從外面走了進來,待妮雅將內容寫完後,達努才向妮雅開口說話,妮雅一見達努忽然出現在自己身上,趕緊指出禮物是隆玲送的,紙條上的內容也是受隆玲托咐所寫,說完話妮雅勸說達努不要再與隆玲嘔氣,應該接受隆玲的邀請。
    入夜,樓吉開著汽車搭載隆玲,一路上,樓吉忽然開口要求隆玲在達努,陵岳,以及自己之間選擇一個愛情對象,隆玲左思右想之後表示自已同時選擇三個人,樓喜聞言指出隆玲耍賴。二人在車上談話的時候,拉馬躺在醫院病床上拿著鏡子端詳自己受傷的容貌,看著臉上非常明顯的傷疤,拉馬忍不住發出了尖叫聲,一旁的沙財聽著拉馬的尖叫聲,當場責怪拉馬不聽勸告去撿戒指,隨後掏出戒指打算還給拉馬,拉馬一見沙財歸還戒指,當場將戒指推回到沙財手中,並且叮囑沙財賣掉戒指以便付住院費。
  • 第22集 沙財為人風流成性,除了與拉馬來往以外,還與別的女人在一起勾搭,某天沙財與一個情人搭乘電梯到達目的地之後準備走出去,忽然發現拉馬就站在電梯門口,頓時間,沙財手忙腳亂拉著情人往電梯裡面後退,待電梯關上門繼續運行之後,沙財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達努在一家商場內指導手下人工作,此時妮雅來到了商場內,一見達努也在便詢問達努為何來此,達努便透露自己因為工作的原因所以才出現在商場中,此時商場內正在舉行一場按摩活動,達努便與妮雅坐到前排位置觀看活動,台上的女主持宣布活動開始會表演一套按摩演示動作,隨後便要求台下的情侶觀眾上台體驗按摩演示,女主持將一對情侶觀眾喚到台上之後,一眼瞧見前排的達努與妮雅,於是當場開口要求達努與妮雅上台,妮雅一見女主持把自己與達努當成了情侶,心中頓時又驚又喜,此時達努亦沒有反對女主持的提議,當場勸說妮雅與自己一起上台接受按摩體驗。
    隆玲為了試探沙財的底細不得不與沙財親近,當隆玲打扮一新來到餐廳與沙財相見的時候,沙財瞪著一雙眼睛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了隆玲一番,隨後隆玲坐到餐座前,主動為沙財點取沙財最喜歡吃的食物,接著隆玲開始誇讚沙財肩膀非常寬闊,看起來非常像一位王子,沙財聞言哈哈大笑,隨後隆玲提議二人日後以王子公主的呢稱互稱,沙財聞言同意的隆玲的提議,一番寒暄後隆玲主動透露沒有幫沙財完成任務的事情,沙財聞言立時收斂住了笑容。
    離開餐廳之後,沙財開著汽車搭載隆玲回家,一路上隆玲故意做出一副可憐吧吧的模樣,同時還當面指出沙財不告訴自己檔案有什麼東西就是不信任自己,沙財聞言看著隆玲楚楚可憐的模樣,隨後答應找到檔案之後一定會讓隆玲觀看檔案內的秘密。
    佳婉諾看著妮雅與拉馬並排坐在餐桌旁邊用餐,為了想顯示一下身上的新服裝,佳婉諾故意起身讓女兒與拉馬好好觀賞衣服,拉馬一見佳婉諾身上的服裝當場佳婉諾穿任何衣服都非常好看,妮雅聞言當場指出衣服不合佳婉諾的身體,此時樓吉領著小柄從外面走進來,小柄一見佳婉諾身上的服裝立即指出衣服是樓吉為隆玲買的,佳婉諾聞言反問小柄為何衣服會出現在自己的房中,話音剛落,安安一臉緊張地透露自己放錯了衣服,佳婉諾聞言氣惱不已,當場抬手就想教訓安安,不料手一抬腋下部位的布料立即裂開了一道口子。
  • 第23集 隆玲在院內與安安談話,小柄忽然從旁邊走了過來,並且透露樓吉請隆玲為自己挑選衣服的事情,隆玲聞言抬頭一看,樓吉正站在樓頂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隨後隆玲來到樓吉的房間,樓吉當場要求隆玲為自己挑選幾件合身的衣服,隆玲聞言轉過身,從衣櫃裡找出一件衣服給樓吉,樓吉看著衣服沒有表態,隆玲見狀又拿起一件衣展示給樓吉看,樓吉看著隆玲為自己挑選衣服的認真勁,心中頓時感概萬千。
    樓吉家中的聯歡活動如期進行,許多上層人士紛紛來參加聯歡活動,沙財在眾目睽睽之下拉著隆玲來到活動現場,當場親密的摟著隆玲翩翩起舞,一旁的樓吉與達努一見隆玲竟然與沙財在一起,臉上的表情頓時又驚又怒,隆玲與沙財跳了一陣舞,實在忍受不了眾人的目光,最後停下來打算離開活動現場,沙財見狀伸手拉住隆玲就是不讓隆玲離去,一旁的達努見狀中到沙財面前,揮起拳頭將沙財擊倒在地上,沙財倒地之後,拉馬眼見心上人被人欺負,遂衝到達努身邊狠狠扇了達努一個耳光,隆玲一見拉馬扇達努的耳光,憤怒之下來到拉馬身邊將拉馬推倒在地上,緊接著佳婉諾以及空老師還有小柄加入到了混斗中,原本融洽的活動現場一時之間被攪得亂糟糟一團,空老師與小柄在扭頭中還落入到了水池裡面。
    事後佳婉諾的母親將幾個親人召回到家中詢問事情原由,借著詢問事情的機會,佳婉諾母親指出拉馬未經許可搬到樓吉家中居住,拉馬聞言當場表示願意搬出樓家,佳婉諾母親一見拉馬要搬走,當場要求拉馬繼續住下去,同時透露自己之所以要拉馬住下來,主要是想看看拉馬與自己的的孫女到底能鬧多久。
    事後樓吉與隆玲回到辦公室工作,二人對桌而座不時相互對視一眼,隨後隆玲向樓吉表達謝意,感謝樓吉之前經常幫助自己,樓吉聞言忽然恢復嚴肅表情,當場指出隆玲要是不好好工作一定會被自己收拾。
    隆玲離開辦公室忽然發現妮雅與達努在過道上相遇,一見二人停下來談話,隆玲迅速藏在門邊傾聽二人談話的內容。妮雅絲毫不知道隆玲藏在不遠處的門邊,當場詢問達努在活動現場上打架是否受了傷,達努聞言無關緊要的透露男人之間打架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 第24集 樓吉趁著與沙財見面的機會,將拉馬持有自家公司一份股份的事情說了出來,沙財聞言表面一副不動聲色的模樣,內心卻開始對拉馬恨得咬牙切齒。回到家中之後,沙財當場指出拉馬隱瞞自己持有股份的事情,拉馬聞言則讓沙財承認有外遇的事情,否則自己就不會出售股份,說完話之後拉馬離開了沙財,沙財一見拉馬離去一時之間氣得不知如何是好,此時隆玲忽然打來一個電話開口就稱沙財為王子,沙財正在氣頭上,當場提醒隆玲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再打電話過來,誰料話才說完,隆玲忽然透露已經找到了沙財需要的資料夾。
    達努約請妮雅去劇院內看歌劇,誰料歌劇開演的時候達努因事不能赴約,隨後達努打電話給樓吉,請求樓吉去劇院接送妮雅,樓吉得知妹妹在劇院之後立即答應了達努的請求,隨後樓吉拿著一支花朵來到劇院找到妮雅的座位跪在當場,待劇場內燈光亮起之後,樓吉赫然發現坐在面前的女人並非妹妹而是隆玲,隆玲一見來者不是達努而是樓吉,心中亦是驚訝不已,隨後樓吉坐到隆玲身邊開始看戲,隆玲在看戲過程中幾次催促樓吉不喜歡看戲可以離去,樓吉卻依然堅持與隆玲一起看完了整場歌劇。
    走出劇院之後,隆玲發現歌曲主角就站在不遠處,於是當場對樓吉表示自己想與主角合影,樓吉聞言拉住隆玲的手不準隆玲過去照相,二人拉扯的時候,一旁的記者一見樓吉是富家少爺,遂紛紛調轉相機鏡頭為樓吉與隆玲拍照,樓吉見狀立即靠近隆玲做出一副親密的姿態面對鏡頭。
    入夜,妮雅與達努從超市裡面買好東西各分東西,妮雅來到汽車旁邊忽然發現自己的汽車被警車用鎖扣上,情急之下妮雅追上達努將汽車輪胎被鎖的事情說了出來,達努聞言領著妮雅慢騰騰的往前走,妮雅走著走著提起塑膠袋邀請達努吃西瓜,達努見狀搖頭聲稱自己不喜歡吃西瓜籽,妮雅聞言掏出一塊西瓜送進嘴中咀嚼片刻,然後當著達努的面將嘴中的瓜籽吐到了地上,隨後妮雅指出自己吐西瓜籽的地方日後肯定會長出西瓜,達努聞言向妮雅詢問以後可否與妮雅一起來察看西瓜的長勢,妮雅聞言漫不經心的透露自己是在開玩笑,豈料話才說完,達努忽然一本正經的透露自己是認真的。
  • 第25集 小柄一大早拿著一張英文報紙閱讀新聞,安安見狀來到小柄身邊質疑小柄根本看不懂英文,小柄聞言當場指出報紙上的螞蟻英文字母給安安看,安安一見小柄只認識簡單的英文,當場透露自己也認識小貓小貓的字母,隨後安安從報紙上發現了樓吉與隆玲的合照,小柄見狀仔細將報紙拿在眼前一看果然是主人與隆玲,隨後安安催促小柄念誦圖片配帶的英文內容,小柄一時之間卻無法將英文內容翻譯出來,此時佳婉諾領著拉馬從客廳旁邊經過,一見二個傭人站在門口神神秘秘,佳婉諾便詢問小柄在乾什麼,小柄聞言當場將報紙塞到身後的大腿之間,然後做出一副正常的姿態面對佳婉諾,豈料佳婉諾眼尖早就發現了小柄的小動作,當場指出小柄藏了一份報紙,小柄聞言只得將報紙取回到手中,並且故意詢問佳婉諾是否想閱讀報紙,佳婉諾回想到小柄之前曾經將報紙夾在屁股後面,心中升起噁心的同時吩咐小柄重新準備一份新報紙。
    沙財來到樓吉的辦公室尋找隆玲,一見隆玲趴在辦公桌上睡得正香,沙財遂大聲呼喊失火,睡夢中的隆玲聞言嚇得立即驚醒過來,隨後沙財與隆玲約定晚上見面,一旁的樓吉看在眼裡頓時生起了醋意。
    夜幕降臨之後,隆玲打扮一新準備與沙財見面,剛剛走到樓梯口,樓吉忽然叫住了隆玲,隨後樓吉要求隆玲重新打扮一下,隆玲依言而行,走進房間中換了幾套衣服依然無法讓樓吉滿意,最後樓吉親自為隆玲挑選了一身將全身遮得嚴嚴實實的襯衣和裙子,隆玲非常不滿意自己的裝扮,但是礙於樓吉又不便換裝,最後樓吉命令隆玲與沙財見面,同時還一再警告隆玲不能私自更換其它服裝。
    隆玲的三個好友喬裝打扮早早來到會面地監視沙財,一見隆玲穿著一身土得掉渣的服裝來約會,三個好友立即勸說隆玲更換服裝,隆玲聞言依從了好友們的建議,隨後換上一身性感時尚的服裝來見沙財,沙財一見隆玲扮相性感,遂帶領隆玲到一間客房中準備讓隆玲查看檔案內容,三個好友趁著沙財與隆玲說話的時候偷偷鑽進了房中。
    樓吉始終惦記著隆玲與沙財約會的事情,小柄一見主人因為隆玲的事情神色不安的來回走動,遂假裝打電話給隆玲並且在電話中指責隆玲過於讓樓吉操心,樓吉聞言以為小柄真的在教訓隆玲,趁著小柄沒有注意迅速奪過手機,拿過手機之後樓吉定晴一看終於發現小柄是在假裝通電話。
  • 第26集 樓吉暗中跟蹤隆玲,最後看見隆玲進入到了一家醫院中,樓吉停車仔細一看醫院外面的標語,忽然發出產檢二個大字,頓時間,樓吉以為隆玲懷上了孩子,待隆玲出來之後,樓吉迅速走過去對隆玲展開盤問,隆玲一見樓吉出現,嚇得一個激靈,同時謊稱自己是來看痣瘡病,樓吉聞言半信半疑,最後開車將隆玲送回到了家中,回家之後,樓吉依然懷疑隆玲在騙自己,隆玲見樓吉依然不相信自己,遂透露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處,最後隆玲實在被樓吉逼急了,當場蹦蹦跳跳以此證明自己沒有懷上孩子,此時佳婉諾忽然從屋內走了出來,隆玲一見女主人出來,嚇得抱頭一個勁的求饒,誰知佳婉諾忽然一反常態僅是聲平氣和的訓斥了隆玲幾句,然後便轉身回到了屋中。
    拉馬將自己持有的股份交到了凱順手中,凱順拿到股份檔案袋之後,興高采烈地回到了沙財的車上,沙財一見股份檔案到手,立即開車離開了樓吉的家,一路上,沙財與凱順有說有笑,並且將股份拿到了自己的懷中,凱順一見沙財拿走股份檔案,迅速將股份檔案奪了回來,同時透露事成之後二人必須要五五分成,沙財聞言哈哈大笑指出凱順就是一個瘋子。
    隔天早上,拉馬收拾行禮準備離開樓家,此時樓吉家人已經做好了早餐等待拉馬入座,拉馬入座之後熱情客氣的為佳婉諾添了一份菜,隨後又為妮雅添菜,妮雅一直就對拉馬充滿敵意,一見拉馬為自己添菜立即將碗端到了身邊,如此一來拉馬添加的菜便掉落到了桌上,此時站在拉馬身後的隆玲忽然秘密傳送簡訊給拉馬,並且威脅拉馬必須將股份檔案還給樓吉,不然就傳送一些見不得人的影像給樓吉等人查看,拉馬看完簡訊之後立即緊張起來,但是等了很久都沒有收到什麼影像,隨後拉馬告別樓吉家人拖著行禮往外走,樓吉念及以往跟拉馬的感情,於是與隆玲開車送拉馬回家,拉馬回到家之後打開房門向樓吉告別,此時屋內忽然走出來一個陌生男子親密的抱住了拉馬,樓吉一見拉馬與陌生男子在一起,遂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拉馬察覺到了樓吉的表情,遂轉身回頭看,一看之下方知摟抱住的不是沙財而是一個陌生人,隨後陌生男人的老婆出現,並且透露拉馬的房子已經歸二人所有,拉馬聞言只得在樓吉的勸說下搬回到了樓吉家。
    事後拉馬回想房子的事情忍不住暗然落淚,樓吉見狀便來勸說拉馬,拉馬趁機撲入樓吉懷中痛哭起來,二人親密的舉動被隆玲一清二楚看在眼裡,隨後隆玲忍著醋意來到樓吉身邊提醒樓吉去公司上班。
  • 第27集 達努在商場內指導工人工作的時候,不經意間又在妮雅面前提起隆玲,妮雅一見達努心中依然只有隆玲,一時之間氣憤無比離開了達努,達努看著妮雅遠去的背影,依然搞不懂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至使妮雅不開心。
    妮雅來到哥哥樓吉的辦公室,發現樓吉正在安排一名女職工做事情,女職工坐在樓吉面前認真聽取樓吉的安排,樓吉在說話過程中不時提到隆玲,並且叮囑女職工好好聽從隆玲的指示,待女職工離去,妮雅沒好氣地詢問哥哥樓吉是否想扶持隆玲,樓吉聞言有些驚訝,不知該如何回答妹妹,思慮片刻之後,樓吉當場表示自己只是想給隆玲一個工作的機會,妮雅聞言不依不撓追問哥哥是否想將隆玲培養成公司的領導,樓吉聞言再次不知如何回答妹妹的提問,心煩之下當即訓斥了妹妹幾句然後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工作。
    隆玲在商場內領著樓吉派來的女職工忙活了一整天之後,回到家中已是夜幕降臨,不知不覺間,隆玲開始思念起樓吉來,於是走出房間來到樓吉的住處抬頭往上緊盯窗戶,心中打算看著窗戶思念樓吉,此時樓吉忽然出現在了窗戶旁邊,一見隆玲在樓下,臉上的神色立時變得關切柔和,隆玲目不轉睛的看著樓吉,心中思緒萬千,樓吉則自言自語嘀咕著一定讓隆玲出人頭地,隨後樓吉還低聲對隆玲說出我愛你三個字,隆玲似呼聽到了樓吉的話語,當即也低聲說出我愛你三個字,二人正在目不轉晴對視的時候,拉馬忽然出現在窗戶旁邊,一見樓吉站在窗戶旁邊,拉馬溫柔的摟住樓吉,然後拉著樓吉去了別處,樓下的隆玲看著拉馬與樓吉親密的離去,一時之間傷心欲絕,慢慢流下了眼淚。
    拉馬正在客廳中尋找東西的時候,忽然聽到樓吉外婆的聲音傳了出來,拉馬不聽則已,一聽之下嚇了一大跳,隨後拉馬來到了樓吉外婆的房間,此時樓吉外婆從筆記本電腦以及一打相片中發現了拉馬的秘密,一見拉馬突然走進來,樓吉外婆慌得迅速將筆記本的螢幕移到拉馬看不見的位置,隨後樓吉外婆吩咐拉馬到客廳泡一杯茶給自己喝,拉馬聞言剛剛轉身要走,樓吉外婆忽然又詢問拉馬為何出現在自己的房間中,拉馬聞言猛然記起樓吉外婆患了失憶症,隨後拉馬將樓吉外婆哄出房間,待看清筆記本電腦裡面的圖像以及床上的相片時,拉馬對樓吉外婆恨得咬牙切齒。
  • 第28集 佳婉諾一想到隆玲懷上了孫子,心情便為之一振,在大好的心情下,佳婉諾來到商場視察,隨後還買了一些嬰兒用品準備送給隆玲,與此同時,隆玲在辦公室內拉著樓吉的手勸說樓吉趕緊將真相告訴給佳婉諾,樓吉架不住隆玲的哀求,只得隨同隆玲出外尋找母親佳婉諾。
    二人剛剛離開辦公室,佳婉諾提著幾包嬰兒用品走進了辦公室,然後從一隻口袋中掏出一件嬰兒服裝,小心地放到了辦公桌上。
    隆玲與樓吉出外沒有找到佳婉諾,隨後回到了辦公室,二人正在談論沒有懷上孩子的事情之時,赫然發現佳婉諾趴在辦公桌上睡覺,此時佳婉諾已經甦醒過來,隆玲與樓吉的談話早就被佳婉諾聽了個一清二楚,樓吉一見母親醒來,當場表示自己之前正打算把隆玲沒有懷上孩子的事情告訴母親,佳婉諾聞言沒有搭理兒子,隨後提起自己的手提包,黑著臉龐一言不發走出了辦公室。
    隆玲一見佳婉諾離去,左思右想之下決定親自上門安慰佳婉諾,隨後降玲端著一盆鮮花來到了佳婉諾的辦公室,考慮到自己有錯在先,隆玲一時之間猶豫不決不敢推門入內,此時恰好佳婉諾的一個助理走了過來,隆玲見狀便將花盆放到了女助手手中,女助手搞清狀況之後根本不願意幫助隆玲,復又將花盆放回到隆玲手中,此時佳婉諾從遠處走了過來,當場數落隆玲膽小不敢送花盆,隆玲一見佳婉諾回來,只得硬起頭髮端著花盆走進房中,隨後隆玲又端起一碗點心勸說佳婉諾食用,在隆玲的耐心勸說下,佳婉諾終於露出笑臉恢復了心情。
    陵岳的乾洗店生意紅火之極,每天都要接待許多顧客,將最後一名顧客打發走後,陵岳忽然接到了空老師的電話,一想到空老師是金凱的父親,陵岳立即關店緊急來到了空老師的家中,一見空老師躺在地上睡得正香,陵岳主動替空老師按摩,事後空老師甦醒過來,一見是陵岳,便將陵岳領到戶外坐下,然後透露女兒懷孕的事情,陵岳聞言還以為空老師打算成全自己與金凱的婚事,不料空老師忽然話鋒一轉透露女兒的孩子是樓吉的。
    深夜,隆玲來到樓吉外婆的房間,樓吉外婆在睡夢中忽然驚醒過來,樓吉等人聞聲迅速衝進房中,待房中燈光亮起之後,樓吉外婆看著隆玲,驚訝的詢問隆玲為何出現在自己的房中。
  • 第29集 樓吉外婆躺在水池邊休息,隆玲見狀端著早點來到水池邊照顧樓吉外婆,樓吉外婆一見是隆玲,當場露出和藹可親的態度與隆玲談話,此時佳婉諾忽然從旁邊走了過來,樓吉外婆迅速改變對隆玲的態度,轉而換上一副蠻不講理的態度喝斥隆玲,佳婉諾一見母親對待隆玲如此粗暴,當即憤憤不平的拉著隆玲離去。
    隆玲離開樓吉外婆之後回到櫥房做菜,此時安安與寶阿姨也在櫥房中做菜,安安在做菜過程中發現隆玲一不小心切到了手指,遂來到隆玲身邊關切的查看,隆玲抬起完好無損的手指給安安看,隨後接到了佳婉諾打來的電話,隆玲接聽電話之後方知佳婉諾邀請自己參加一場心理座談會,隆玲本來不想答應,礙於佳婉諾苦苦哀求,隆玲終於答應成為心理座談會的女主講。
    拉馬多日不見沙財,一日來到沙財住處打算與沙財見面的時候,站在門外的二個守衛一見是拉馬來找沙財,當場將沙財帶著老婆出國的事情說了出來,拉馬聞言方知沙財是在欺騙自己,隨後拉馬悲痛萬分的回到了家中,事後拉馬恢復情緒當著樓吉的面透露自己的朋友開了一家婚紗店,接著拉馬詢問何時與樓吉成婚,樓吉聞言面露難色,沒有當場答話,拉馬見狀來到樓吉身邊再次詢問,樓吉看著楚楚可憐的拉馬,終於透露自己的真實想法,承認自己依然無法像以前一樣深愛拉馬,拉馬聞言悲痛萬分,離開樓吉回到房間將一些藥品摔在地上,待拉馬離去之後,樓吉追入房間發現了地上的藥品,隨後樓吉拾起藥品一看,赫然發現孕婦專用的註明,此時拉馬回到了房間,一見樓吉發現了自己的秘密,只得謊稱自己被人強暴,樓吉聞言關愛的抱住拉馬,透露自己不能與拉馬結婚,但是卻可以好好地照顧拉馬。
    隆玲穿上一身黑色服裝來到心理座談會活動現場,剛剛坐到座椅上,隆玲猛然發現螢幕上顯示出的贊助商裡面有樓吉家開辦的龍商場三個字,一看到龍商場三個字,隆玲立時忐忑不安起來,生怕樓吉會忽然出現在活動現場上,隨後隆玲上台發表演講,面對觀眾談論人類的心理問題,說話間對面的一位男主持忽然向隆玲提了一個問題,緊跟著燈光照在男人的身上,隆玲定晴一看,提問者竟然是樓吉。
1-10集11-20集21-29集查看全部劇情分頁查看劇情

原聲帶歌曲

1.saochaika(主題曲)
2.KLEAR-RukMaiThongGarnWela(插曲)
3.Airborne-KwaamTopSuthai(Thefinalanswer)(片尾曲)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劇場

播出時間

接擋

被接擋

安徽衛視

海豚星光劇場

2013.1.19起每晚22:00

心影

愛情自有天意
安徽衛視
《海豚真情劇場》
2013.1.29起下午 心影 真相
安徽衛視 《海豚真情劇場》 2013.2.20起下午 請摘星星給我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