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是由孫滔執導,劉佩琦、焦剛、李成儒、張恆領銜主演的抗戰劇。2010年1月18日於河南電視劇頻道首播。2011年6月15日于山東衛視上星播出 。 該劇講述了一位人稱“金針王三怪”的山東名醫王懷遠由舊軍醫到人民軍隊傑出將領的蛻變歷程 。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劉佩琦飾王懷遠 劉佩琦飾王懷遠

山東醫生王懷遠,是大軍閥張宗昌隊伍上的軍醫官。他出身山東中醫世家,醫術高超而不拘常法,尤其擅長針灸,人稱“金針王三怪”。

戰場上,旅長田德貴公報私仇,欲以“臨陣脫逃”的罪名處死王懷遠。王懷遠運用自己豐富的中醫知識,連哄帶嚇地蒙住田德貴,從魔爪下逃脫性命。在逃亡途中,王懷遠結識了北伐軍營長關慶民(共產黨員)、教官宋文青(國民黨員)。

田德貴的女兒田麥穗,是北伐軍的軍醫。戰場上,她被父親的副官劉丙財誤抓,遭到嚴刑拷打,腿部嚴重受傷。田德貴救下女兒後,懇請日本醫生麻田搶救她的傷腿。麻田診斷認為只能截肢。關鍵時刻,王懷遠運用中醫醫術,保住了田麥穗的腿。田麥穗對王懷遠產生好感,兩人從此結下不解之緣。與此同時,王懷遠的妻子死於戰火,小姨子銀杏帶著他的兩個兒子王百會、王世園逃難。途中為了救孩子,銀杏被軍閥營長侮辱,之後又遭遇瘟疫。歷經劫難之後,他們終於與王懷遠重逢。

六年後,新軍閥韓復渠盤踞了山東。田德貴投靠韓復渠,擔任獨立旅旅長。關慶民奉黨組織的命令,在濟南以“金石大藥房”為掩護從事地下工作。田麥穗作為助手協助他開展工作。王懷遠帶著銀杏和兩個兒子,在濟南以行醫為生。為了尋找家傳的中醫秘籍《火器醫鑒》,王懷遠冒死從田德貴的監獄裡,救走著名土匪武裝“虎旗軍”的首領梁頂山。梁鼎山看重王懷遠的醫術和軍事能力,懇請他加入虎旗軍,被王懷遠拒絕。

由於日本人麻田的告密,田德貴抓走王懷遠的兩個兒子。梁鼎山用自己的性命換回王懷遠的兒子。王懷遠被梁鼎山的義舉打動,同時在關慶民的勸說下,他決定加入虎旗軍,帶領這支隊伍走向新生。王懷遠來到虎旗軍,通過巧奪軍糧、智退敵兵、“畫符捉鬼”等行動,贏得了弟兄們的信任。他帶領隊伍衝破田德貴的包圍,到達魯南的臥龍山地區,用妙計打敗盤踞老鷹崮的土匪崔老黑、救下拉魂腔女演員滿天紅。之後,王懷遠經過努力,處理好了與滿天紅、銀杏之間的情感糾葛,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改造虎旗軍的工作中。在關慶民的啟發下,王懷遠率部打退官軍圍剿,逐步把虎旗軍改造成為“保一方平安”的民間武裝。

抗戰爆發,王懷遠在關慶民的引導下,率部參加了臨沂保衛戰、台兒莊大血戰,協助主力部隊重創日軍。臥龍山地區淪陷之後,經過一番反覆,王懷遠在逆境中認清了:只有共產黨才是敵後抗戰的中堅。在關慶民、田麥穗的幫助下,他巧奪金水城,率部加入八路軍。虎旗軍被改編為“猛虎支隊”。然而與此同時,他的小兒子王世園,卻陰差陽錯地加入了宋文青率領的國民黨教導團,與父親為敵。在黨的領導下,王懷遠連施妙計,挫敗金水城的日軍守備隊司令官麻田,迎來了抗戰的勝利。在解放戰爭中,王懷遠率“猛虎支隊”屢建奇功,並為消滅國民黨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編七十四師作出了重大貢獻。

為了改造這支隊伍,以關慶民、田麥穗為代表的共產黨人,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代價。田麥穗的右臂在戰鬥中負重傷、被迫截肢,但她依然堅強而樂觀地面對人生、堅持革命。田麥穗的堅毅和執著,贏得了王懷遠的心,然而就在此時,田麥穗卻由於王懷遠小兒子王世園的告密,被擔任國民黨新九旅旅長的父親田德貴俘虜。為了救田麥穗,王懷遠冒著生命危險、運用中醫醫術,巧施“借屍還魂”計,全殲了田德貴的部隊,解救了田麥穗,自己卻身負重傷。

大反攻開始了,“猛虎支隊”被正式編入主力部隊,開始了新的征程。與此同時,歷經血火考驗的王懷遠和田麥穗,終於走到了一起 。

分集劇情

第1集

1927年,北伐軍揮軍北上,盤踞在山東地區的軍閥張宗昌命部隊阻攔北伐軍,雙方展開麓戰。由宋文清擔任教導員和由趙化民擔任營長的北伐軍鐵血營,與田德貴擔任團長的奉系軍閥獨立旅二團展開激烈戰鬥,雙方死傷慘重。宋文清在戰鬥中負傷,趙化民無力抵抗田德貴的進攻,只好撤退。張宗昌部隊獨立旅二團一營全軍覆滅,只有軍醫官王懷遠和衛生兵蟲草生還,王懷遠受傷後憑自己的醫術自救。三分隊醫生田麥穗因藥箱沒有,無法給宋文清做手術,情況很危機。王懷遠帶著蟲草和他的毛驢“犟三兒”想儘快離開戰場,卻不想,被副官劉炳才當做逃兵抓住。正當田德貴準備執行槍決時,王懷遠不號脈不問病情的就看出了田德貴所患的頭風病,藉此拖延時間。趙化民帶援軍殺到,混亂中王懷遠帶著徒弟蟲草和“犟三兒”逃出了田德貴的隊伍。王懷遠運用了針灸和倒吊身子等中醫療法,令宋文清“起死回生”,這讓同是醫生的田麥穗即震驚又崇拜,宋文清和趙化民也都對他感激不已。

第2集

夜間劉炳才帶人突襲了北伐軍駐紮地,王懷遠急中生智,收集所有人的手榴彈炸開牆,眾人才得以脫身。 田麥穗不幸腿骨折,掩護王懷遠撤退後自己卻被劉炳才活捉,被一棍又打在腿上。而王懷遠逃出後,要去救田麥穗,又被北伐軍當做敵人抓起來,準備處死,趙化民為救王懷遠,不惜違抗軍令帶兵殺入法場,救走王懷遠後,自己回去領罪。田德貴發現要處死的是人竟然是自己找了許久的女兒田麥穗。趙化民因救王懷遠被關,宋文清勸趙化民退黨,被嚴厲拒絕。王懷遠不忍趙化民因自己而送死,不顧蟲草反對,堅持要回小鎮軍營里救趙化民。回去的路上,在小鎮上遇到了早年加入虎旗軍當了土匪又準備闖關東的同鄉侯七和他的兄弟大片刀,二人都身懷絕技,王懷遠拜託二人幫自己救出趙化民,但是侯七開口要價十五塊大洋才肯救人。王懷遠用針灸救活了錢鎮長,拿到二十塊大洋。

第3集

王懷遠、侯七、大片刀一行人佯裝給幹部燥送菜,進去北伐軍311團的駐地勘察地形,順便給他們送去了一鍋放了蒙汗藥的雞湯,半夜趁特派員幾人被迷暈,侯七跟大片刀身手矯捷的救出了趙化民。田德貴為了救治田麥穗被打傷的腿,帶著田麥穗趕到了濟南,但是可惜濟南城的大夫都診斷田麥穗的腿已經無法治癒。日本醫生佐藤俊二擁有濟南嘴先進的醫療設備,診斷說只有截肢才能保全性命。田麥穗接受了診斷結果,但是堅決不允許日本人給她動手術,田德貴愛女心切,只好讓佐藤給田麥穗打上麻藥之後再動手術,囑咐所有人就說是中國人給她動的手術。在熱鬧的濟南城中,王懷遠看到戲院里正在上演拉魂腔名角滿天紅的名戲《霸王別姬》,忍不住進去觀看,沒想到滿天紅因身體不適無法登台,王懷遠到後台查看過後,用針灸輕鬆治好了其他大夫都治不好的病,並讓滿天紅能立即就恢復可以上台演出。滿天紅對王懷遠既佩服又感激。街上王懷遠正巧被劉炳才碰見,劉請求王懷遠給田麥穗醫腿,王懷遠親自吸出了田麥穗腿上的膿血,然後用他獨特的針灸醫術和接骨術,保住了田麥穗的腿。在一旁觀看的佐藤十分震驚。駐守濟南的還有一個團的團長,叫馬小寶,他跟田德貴是死對頭。滿天紅卻跟他交情匪淺,因為滿天紅從中牽線,將馬小寶的親妹妹介紹給了張宗昌的小舅子當姨太太,所以馬小寶經常去討好滿天紅。馬小寶想請王懷遠來陪滿天紅吃飯,田德貴卻出口貶低馬小寶,被激怒了的馬小寶闖入田府,與田德貴鬧翻。馬小寶鬥不過田德貴,只好將氣撒在王懷遠身上,趕走了王懷遠和蟲草。

第4集

滿天紅知道王懷遠被馬小寶趕走後非常生氣卻對馬小寶無可奈何,劉炳才趁著馬小寶跟滿天紅爭執放鬆警惕時,綁架了馬小寶。田德貴見問不出王懷遠的下落就將其用棒子打死。王懷遠見濟南也是是非之地,田麥穗的腿傷也無大礙,索性帶著蟲草回了章丘,但是回去才發現,因為戰火,房屋已經成了廢墟,家人也都不知所蹤。此時王懷遠的家人就只剩下小姨子銀杏和他的兩個兒子王百會、王湧泉。三人在逃難途中被戰火衝散,百會湧泉被抓了壯丁,銀杏拚死要保住他們,自己卻被當兵的侮辱。王懷遠見家都沒了,只好帶著蟲草打道回濟南另謀生路,去濟南的必經之路上,有一個小村子因為瘟疫被封鎖,守村子的是張宗昌的部隊,他們不管是死是活只要是染了瘟疫的就一律燒死,王懷遠看不過,不顧生命危診斷病人,開鍋煮了幾味草藥,救下了大部分的病人。而此時,百會、湧泉也感染了瘟疫,正在被拖去焚燒,銀杏瘋子一樣的尋找他們,王懷遠只是為了多救一個病人,卻無意救下了兩個孩子,待見到銀杏抱住孩子們才發現原來竟是他的家人。1933年,王懷遠帶著家人早就來到了濟南,跟趙化民合開了一家叫金石藥房的門面行醫問藥。佐藤俊二得知後派手下秋野帶著三個奇怪的病患來到金石藥房挑釁王懷遠。

第5集

趙化民束手無策時田麥穗恰巧出外診經過,趙化民讓田麥穗幫忙治病,但是秋野卻阻止。王百會跟王湧泉此時放學回來,看不慣日本人嘴臉的湧泉忍不住跟秋野扭打起來,王懷遠正好趕來。王懷遠開始治療患者,秋野想看清王懷遠如何用針,王懷遠指示毛驢,毛驢一腳踢開秋野。王懷遠對症下藥,很快三位患者病情都有所緩解。此時,佐藤俊二出現,道歉之後帶走了秋野。田麥穗大膽向王懷遠表示她喜歡他,但被王懷遠拒絕。田德貴讓人扮學生砸了佐藤的醫院,佐但是其實秋野正是奉了佐藤俊二的命令才帶著三個勞工到金石藥房故意挑戰王懷遠的,佐藤俊二旨在進一步了解王懷遠的針灸醫術,同時探聽一件事,這件事就是有關一本名叫《火器醫鑒》的古書,佐藤俊二懷疑這本書就在王懷遠手裡。田德貴也顛沛流離之後又回到了濟南擔任城防旅旅長,並且活抓了虎旗軍的頭目梁鼎山。侯七在這幾年重新回到虎旗軍,而且在梁鼎山被抓之後,一直留在濟南伺機救出梁鼎山,然後他們盯上了田麥穗,準備綁架她以此來要挾田德貴放了梁鼎山,不想遇到了王懷遠。大片刀和侯七在田麥穗回家的路上又一次劫持了她,但又遇到了劉炳才,田麥穗掩護了侯七和大片刀,說他們只是護送她回來的夥計,但是劉炳才敏銳的發覺他們是綁匪,一路追擊,穀子肩膀中彈。穀子跟侯七躲去了王懷遠家,湧泉為救他們劃傷自己手流血,在眾人的掩護下總算是逃脫了劉炳才的搜查。

第6集

從田德貴家回來的王懷遠看到侯七等人還在,治療的時候,大片刀表示他在虎旗軍也見過王懷遠用過的金針,這讓王懷遠非常驚訝,小心盤問之後,王懷遠發現梁鼎山竟然就是當年殺死自己父親搶走家傳古書《火器醫鑒》的土匪的兒子。王懷遠氣憤的告知大片刀、侯七事情的真相,但是得知田德貴要處死梁鼎山,而《火器醫鑒》的下落只要梁鼎山知道,王懷遠決定先救下樑鼎山再找他算賬。於是大片刀、侯七商量著劫法場。但是劫法場失敗,侯七被抓,王懷遠在法場上治田德貴的病才保住性命。宋文清帶著韓復榘的手諭趕到法場,田德貴無奈只好先關押王懷遠跟梁鼎山。田德貴審訊梁鼎山,是想審問出不久前梁鼎山劫持的中央撥給山東的軍費藏在哪裡。但是梁鼎山死都不說。銀杏和兩個孩子為救王懷遠起爭吵,湧泉因娘的死對爹充滿了忿恨。獄中,王懷遠跟梁鼎山說了當年梁鼎山的爹在王家搶書殺人的事。梁鼎山承認古書在他手上,但是只有在自己安全離開監獄才能告訴王懷遠,王懷遠無奈只好先救梁鼎山,王懷遠先是用“指針”幫梁鼎山止血,然後又從牢房石頭底下抓了蠍子讓梁鼎山服用。侯七用早就藏在鞋底的鐵片,加上自己一身的功夫,成功越獄。獄中的王懷遠倒是並不著急,跟梁鼎山談完過去的恩怨之後,還斷言田德貴會來找他,因為他早就算準了田德貴的頭疼病什麼時候會犯病。王懷遠故意刁難劉炳才,給梁鼎山要來好酒好菜,還要來藥品給梁鼎山治傷,縝密的頭腦讓梁鼎山佩服。王懷遠一開始還是不去給田德貴看病,於是田麥穗親自到牢房見王懷遠,王懷遠才答應。用針灸治好了田德貴,王懷遠自然被釋放。田麥穗送王懷遠離開的時候,銀杏一直在等,銀杏對田麥穗懷有一絲敵意。田德貴放話出 ,絕不許王懷遠娶田麥穗。

第7集

回家之後,王懷遠與大片刀、侯七,商量之後得出結論,要救梁鼎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劫獄。宋文清跟田德貴夜審梁鼎山,依然沒有進展,宋文清告訴田德貴,他將會在近幾日就帶梁鼎山去重慶受審。這讓田德貴非常緊張,因為自己就有可能永遠找不到那批軍餉黃金的所在。王懷遠借去給梁鼎山複診的機會,跟梁鼎山坦白營救計畫,然後趁機觀察了監獄附近的形勢。在複診的時候,王懷遠在宋文清跟田德貴的談話中得知,宋文清會很快就把梁鼎山帶去重慶,這讓營救計畫更加急迫。田麥穗跟趙化民找來一張監獄所在的過去的兵營地圖,趙化民把地圖給了王懷遠,找出了監獄的突破口,就是在梁鼎山所在的牢房外面挖一條地道,救出梁鼎山。王懷遠非常感激他的幫助。就在王懷遠、趙化民跟大片刀、侯七商量營救計畫的時候,宋文清突然到訪試探趙化民現在的工作,王懷遠跟趙化民都表示只想一心治病救人,不再過問政治。於是,眾人開始分頭行動,趙化民帶著虎旗軍的幾個弟兄在外面挖地道,王懷遠借複診之名在監獄裡跟梁鼎山會面,並且藉此拖住宋文清。到了深夜,王懷遠指揮分配侯七跟大片刀分頭行動,侯七穿著偷來的田德貴獨立旅對頭的軍服在監獄門口鬧事,分散他們的注意力,大片刀跟虎旗軍的其他人順著地道進入牢房,順利救出了梁鼎山。梁鼎山被安置在千佛山的一個破廟裡暫避。田德貴得知梁鼎山越獄非常氣憤,下令封鎖全城搜捕,還想把責任推到宋文清頭上。

第8集

王懷遠出城給梁鼎山診治,言談中,梁鼎山告訴王懷遠在他的領導下,虎旗軍已經不只安於做土匪,梁鼎山更想帶著大家走上一條正道,但是苦於沒有方向,於是梁鼎山力邀王懷遠加入虎旗軍,被王懷遠嚴詞拒絕,一來是因為梁鼎山跟自己有殺父奪書之恨,二來自己也有家訓不得為匪不得做官。二人不歡而散。佐藤俊二派秋野去王懷遠家搜捕,想儘快找到《火器醫鑒》,綁架了百會、湧泉做人質,王懷遠去找梁鼎山借兵。王懷遠、大片刀、侯七等人去找秋野救人,秋野逼王懷遠交出古書,王懷遠不從,就在秋野準備把百會湧泉下油鍋的時候,大片刀、侯七突然出現救下他們,王懷遠用“甩針”打瞎了秋野的眼睛,銀杏耐不住等待,也去營救,結果為擋子彈被秋野打傷,失血過多。王懷遠帶著銀杏到田麥穗的仁濟診所治療,田麥穗診斷銀杏必須輸血,在場人員里只有侯七的血型與銀杏的匹配,侯七以為抽出血之後自己就會死,但是還是毅然願意為銀杏輸血,王懷遠看到侯七等人的義舉,非常感動。趙化民在這次事件之後,也開始勸說王懷遠加入虎旗軍,讓王懷遠非常不解,也有些動搖,趙化民就解釋虎旗軍並不是單純意義的土匪,而是一支有改造潛力的隊伍。佐藤俊二告知田德貴,王懷遠跟虎旗軍勾結打傷打死日本人,讓田德貴嚴懲,田德貴命人抓捕王懷遠,王懷遠無處藏身,只好暫時離開濟南,王懷遠把銀杏、百會、湧泉託付給田麥穗,自己跟侯七等人突圍。田德貴親自帶人去田麥穗的診所抓人,為引梁鼎山出來貼出告示,如果梁鼎山三日之內不自首,就殺了百會、湧泉。虎旗軍所在的泰山敖來峰上傳來訊息,剩餘的虎旗軍除了忍受瘟疫的折磨之外,還再次受到了保全團沉重的攻擊。這讓梁鼎山非常擔憂山上的弟兄們,梁鼎山交代侯七、大片刀他不在之後一定聽王懷遠的指揮,將王懷遠帶上山。梁鼎山趁王懷遠不注意,打暈王懷遠,獨自去找田德貴換人。梁鼎山在蟲草帶著百會、湧泉走遠之後,引爆手榴彈自殺。王懷遠醒來得知梁鼎山所為,又愧疚又感激,把兒子託付給了趙化民之後跟大片刀、侯七準備奔赴敖來峰。

第9集

臨行之前,侯七帶著王懷遠聽從梁鼎山的遺言,在城外柳樹下挖出了《火器醫鑒》,王懷遠對梁鼎山更加感激。王懷遠一行人趕往敖來峰,在路上遇到保全團的人正押解著穀子,王懷遠指使毛驢故意闖禍,惹怒保全團的人,然後跟侯七等人制服他們,救下穀子,才得知敖來峰上的情況非常不樂觀,缺糧少藥。王懷遠找跟穀子侯七打聽了虎旗軍主要人物的情況以及性情等情況,算是初步了解了,王懷遠讓侯七先行回山報告情況,他們再做打算。在濟南的田麥穗已經被田德貴嚴密監視起來了,趙化民與田麥穗將銀杏轉移到了別的院落休養,將百會和湧泉送去了煙臺。劉丙財帶人來搜,撲了個空。到了泰安城,發現滿城都是貼著捉王懷遠等人的告示,王懷遠找到曾給他治過病的警察局長,住到了他家裡,從侯七那裡了解虎旗軍三位旗主的個性。副旗主刁四暗地裡與佐藤勾結。侯七上山,帶回去了梁鼎山已死的訊息,眾人都非常悲憤,尤其是馮一刀刁四等人,對王懷遠更是心存成見,馮一刀讓侯七帶話給王懷遠,他如果想上山想留在虎旗軍,就先想辦法在兩天之內弄三千斤糧食上山,否則就堅決不承認王懷遠,甚至會殺了他替總旗主報仇。侯七無奈又下山傳話。王懷遠得到訊息之後,並不覺得是在為難他,而是欣然接受,並且積極活動,王懷遠又威逼利誘林局長,讓他幫忙弄糧食。穀子等人疑惑堂堂警察局長為什麼會幫虎旗軍的忙,原來王懷遠曾經給過林局長一個治不孕不育的方子,讓他生了兒子,所以他很忌憚王懷遠,自然願意幫忙。王懷遠的計畫是,帶著穀子等人劫持前去運糧的士兵,順利搶到糧食,然後搶了獨立旅的衣服換上大膽的帶人帶車上山。

第10集

山上的丁五、馮一刀等人已經守在山腰,王懷遠那邊一開槍,山上的人就一衝而下,打垮了保全團,成功將五千斤糧食運上了山。王懷遠成功將糧食運上山,但是馮一刀還是不承認他,於是提出要跟王懷遠比試槍法,比試的方式也特別,是讓人頂著銀元打,刁四搞鬼給王懷遠放了一個“臭子”,結果王懷遠跟馮一刀還是都各打掉兩塊銀元,王懷使出“甩針”,成功打掉最後一塊銀元,贏了馮一刀,但馮一刀還是不服他。田麥穗被跟蹤,趙化民假扮虎旗軍綁架了田麥穗,然後將他們轉移出去。田德貴得知王懷遠已經上山,還搶了獨立旅的糧食,更加緊張,準備炮轟敖來峰。王懷遠開始給兄弟們治病,診斷之後,列出藥方讓人去抓藥,刁四攔下藥方說他去抓藥,結果他把藥方飛鴿傳書給了佐藤俊二,佐藤俊二在其中加了一味藥。刁四自然照辦。王懷遠在虎旗軍里先用同樣有戲曲愛好跟丁五套近乎,獲得了一定程度上的信任和支持。而馮一刀一再為難王懷遠,對王懷遠總指揮的位置耿耿於懷,馮一刀要求王懷遠打退獨立旅的進攻,才肯承認他。王懷遠開始排兵布陣,與獨立旅奮戰到底。王懷遠技高一籌,漂亮地打了一場大勝仗,此時,刁四卻偷偷的派手下下山買藥,摻在王懷遠的中藥中下給傷病的虎旗軍。正當大家在慶賀戰功,伙房師傅常大牙匆匆跑來說,虎旗軍的傷員喝了王懷遠開的藥後口吐白沫病情危急。

第11集

很多服過藥的弟兄都出現了中毒的症狀,馮一刀恨不得殺了王懷遠。王懷遠跟蟲草對兄弟們做過緊急處理之後,展開調查,在藥渣里發現自己的配方里多出一味叫“半夏”的藥劑,這味藥跟王懷遠開的藥方剛好相反,起反作用,所以兄弟們才會中毒。但是馮一刀等人並不信服,還是指責就是王懷遠故意要害人。王懷遠說服馮一刀給自己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就能抓到兇手。當晚,刁四跟白蠟桿兒企圖暗算王懷遠,但是被王懷遠料到,王懷遠早就讓侯七埋伏起來伺機抓他們,可惜刁四狡猾逃離。一整夜,王懷遠都在治療中毒以及患病受傷的弟兄。第二天,大家等著看王懷遠如何抓出兇手。王懷遠把藥渣放在盆里製成藥汁,告訴大家凡是動過藥的人手上一定會有殘留,只要把手伸進藥汁就能看出來,然後他讓侯七抓來一隻老鼠沾了附子粉再放進藥汁拿出來,老鼠已經只剩下骨頭了,兇手張子貴嚇得腿軟,剛要承認是誰指使他幹的時候,張子貴被藏起來的白蠟桿兒打死。眾人循著槍聲抓捕,刁四沖在最前面,假意抓捕,但是放走了白蠟桿兒,眾人還是沒抓到真正的兇手。而王懷遠的方法其實是計策,他讓侯七提前在藥汁里放了一個骨頭樣的老鼠,想騙出兇手。田德貴得知獨立旅進攻虎旗軍失敗,非常氣憤,要親自帶兵攻山,卻突然接到韓復榘的命令,劉黑七又有行動,讓田德貴前去支援,田德貴無奈只好暫時放過王懷遠及虎旗軍。於是王懷遠開始執行正規的訓練,他認為田德貴總有反撲的一天,還是決定儘快帶虎旗軍轉移。但是田德貴早就派人把山圍住,王懷遠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觀察地形,終於找到了突圍的路子。濟南城裡的銀杏已經漸漸康復,急於出去尋找王懷遠跟百會、湧泉,但是田麥穗堅決不允許。

第12集

按照虎旗軍的規矩,凡是在撤退時受傷不能動的都處死,免得落在官兵手裡受罪,就在馮一刀等人準備殺死穀子等受傷的弟兄時,王懷遠趕來攔下馮一刀,堅決不準殺人。王懷遠說服了大家,主動背起受傷的弟兄下山,感動了所有人,贏得了大家的尊重。王懷遠在山上留下很多稻草人吸引敵人注意力,稻草人里都藏有炸藥,自己卻帶著隊伍從懸崖邊的小路下山。田德貴輕敵中了王懷遠的圈套,受到重創。下山之後,王懷遠安排大家分散行動,讓穀子帶人偽裝成主力前往臨淄,剩下的人奔赴蒙陰孟良崮。為了解決虎旗軍的糧草問題,馮一刀決定要血洗孟良崮的大村子垛莊,王懷遠說服不了馮一刀只好帶著蟲草趕往垛莊報信。經過一番誤會,王懷遠表明來意和身份,垛莊的族長孫國棟待之為上賓,讓全村的人聽王懷遠調遣合力擊退馮一刀。夜間馮一刀帶人殺入垛莊,卻發現村子已經空了,只有一個看家的老頭。老頭帶他們來到垛莊廳堂,馮一刀等人忍不住誘惑,喝起了垛莊的好酒,卻不知王懷遠早就在這裡下了圈套等著他們,馮一刀等人喝過酒之後統統暈倒,醒來時已經被王懷遠等制服。原來王懷遠把麻醉用的藥“醉仙散”注入蠟燭里,廳堂點著蠟燭散發出藥劑來,馮一刀等人喝過酒之後讓藥效更快發揮,所以才暈倒。王懷遠有理有據的說服馮一刀,並且展示了梁鼎山還給他的《火器醫鑒》,馮一刀這回心服口服,王懷遠徹底贏得了人心。

第13集

國民黨特務處派宋文清來到濟南破壞共產黨地下組織,根據顧委員介紹,宋文清得知金石大藥房其實是共產黨人的秘密聯絡站,並對王懷遠投靠了虎旗軍非常驚訝。與此同時,侯七和穀子甩開田大棒子的追蹤成功得在蒙陰與大部隊會合,眾人熱烈慶祝,刁四感到危機重重,私下派白蠟桿去濟南找佐藤俊二。金石大藥房被特務查封,趙化民也被人追殺。他在同志的掩護下冒死找到田麥穗和銀杏,告訴她們他決定上山打探王懷遠,讓她們好好照顧自己,等他的訊息。白蠟桿兒帶著刁四給他的櫻花徽章找到佐藤俊二,將刁四的紙條交給佐藤。佐藤俊二交給他一個盒子跟一個包裹,讓他一定交給刁四,並將虎旗軍的訊息通知了田大棒子。田大棒子得知自己受騙,立即集合部隊向蒙陰出發。王懷遠和旗主們商量虎旗軍日後的發展,刁四在巡山的時候意外的遇見了以收藥材為名尋找王懷遠的趙化民。兩兄弟重逢後十分高興。趙化民告訴他連紅軍都有穩固的根據地,虎旗軍也應該如此,王懷遠下決心要找塊易守難攻的地方安置虎旗軍。刁四故意找王懷遠來瞧病,結果被王懷遠識破收到譏諷。白蠟桿兒趁人不注意溜進王懷遠的帳篷,把小盒子裡的東西放在王懷遠的床下,然後又在大家喝的酒里下毒,蟲草恰好遇見,卻被白蠟桿兒跟刁四又反咬一口。大家將白蠟桿和蟲草都綁了起來。對刁四和王懷遠的帳篷分別進行搜查,結果在王懷遠的帳篷里搜出了盒子。王懷遠因為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於是便讓眾人也將自己綁起。

第14集

王懷遠和蟲草被綁在一起等待第二天的行刑。侯七和穀子則商議如何讓將兩人救出。火場上,正當王懷遠就要被燒死時,侯七突然投奔刁四,承認是王懷遠下的毒,結果趁其不備在他身上偷出佐藤俊二的信,。而田德貴此時也帶著部隊已經殺了過來。馮一刀受傷,刁四趁亂要逃跑,被王懷遠的“甩針”紮上了眼睛。田麥穗外出回家,意外發現銀杏不見了。偷偷跑出來的銀杏走在大街上,意外地遇到了劉炳才,劉炳才要抓銀杏回去,卻被恰好路過的宋文清看見,宋文清不顧田大棒子的面子,將銀杏帶回自己住處。虎旗軍與田大棒子的交戰損失慘重,眾人也終於認清真相,齊拜王懷遠為總旗主。王懷遠將虎旗軍重新歸置,並跟兄弟們約法三章:不搶民財,不占民房,不欺民女,眾人在王懷遠的帶領下向臥龍山趕去。銀杏在昏迷中受到了宋文清的照顧。田麥穗來藥房打探訊息,不料藥房已被特務包圍,田麥穗被抓。趙化民回到藥房發現藥房被砸。情急中決定將藏在藥房中的資料進行焚燒。宋文清正好趕到,趙化民被抓走。宋文清企圖嚴刑逼供趙化民,但是趙化民堅持不說。田德貴正要進攻王懷遠,得知宋文清抓走了田麥穗,氣急之下田德貴帶著隊伍回了濟南。田德貴不顧一切,得罪所有人也把田麥穗從獄中救了出來。虎旗軍前往臥龍山的路上經過一個叫小劉莊的村子,大片刀寂寞難耐,偷看小劉莊一戶叫張疙瘩的女兒小芹菜洗澡,被人抓個正著。

第15集

王懷遠得知後非常氣憤,堅決要處絕大片刀,在張疙瘩和小芹菜的懇求下,饒了大片刀的死罪。經過王懷遠的調解,張疙瘩原諒了大片刀,但是擔心女兒嫁給大片刀日子過不好,王懷遠讓大片刀保證會照顧好小芹菜,張疙瘩才答應這門婚事。田德貴劫獄的行動觸犯了韓復榘,被降至去地方當官,無奈帶著田麥穗去了蒙陰。刁四找到佐藤俊二匯報了虎旗軍的行蹤近況,佐藤準備借田德貴的兵力剷除虎旗軍。王懷遠跟虎旗軍到了臥龍山,但是臥龍山早就被一個叫崔老黑的土匪占領。崔老黑吃人心吃人腦,乾盡壞事,不得人心,王懷遠決定除掉崔老黑。正趕上馮一刀在之前的戰鬥中受傷,病情惡化,急需一味草藥叫“金線草”,這味藥只有崔老黑在的老鷹崮上有,王懷遠帶著蟲草隻身上山,結果被抓。王懷遠跟蟲草被抓上山,在監獄裡遇到一個被打傷的大夫,得知崔老黑吃活人腦祭拜的惡習,又得知崔老黑抓了一個壓寨夫人,但是這個夫人一來就疾病纏身,讓崔老黑束手無策,凡是治不好的大夫通通殺了。崔老黑正要把他們當“肉果子”殺了,緊急關頭王懷遠突然說自己有話要說。

第16集

王懷遠說自己就能治好夫人的病。他先運用醫術只通過看就診斷出了崔老黑的病,令崔老黑驚訝不已,又繼續對崔老黑連騙帶嚇,說自己其實更是個會法術的道士,能化解崔老黑的災難,令崔老黑信以為真,讓他給夫人看病。沒想到崔老黑抓上山的壓寨夫人竟然是滿天紅,王懷遠很驚訝。原來崔老黑殺了紅家班的所有人把她抓上山,滿天紅不從只好偷偷服藥,加上閉氣,大夫都找不準脈象,但是王懷遠指出,就因為這樣才會讓毒性蔓延全身,而滿天紅早就不打算活著,王懷遠保證一定救她出去,滿天紅才答應好好活著。王懷遠故弄玄虛,又是做法又是念咒,說滿天紅戾氣過大,才有此狀況,他“法力”有限,必須要請他的師父靜虛道人,加上滿天紅的配合,崔老黑信以為真。王懷遠答應下山去請“師父”,崔老黑自然放行。王懷遠離開之後,滿天紅又裝死不起。佐藤俊二的特務得知虎旗軍到了老鷹崮,迅速通知了田德貴,田德貴得知後,忘記被降職的悽慘,高興的去上任,只為了幹掉王懷遠跟虎旗軍。王懷遠下山之後跟丁五等商量計策,王懷遠讓丁五扮成“靜虛道人”上山,因為他的戲曲身段底子多少能騙騙崔老黑,侯七穀子帶人等在外面接應,等待王懷遠的信號。王懷遠、丁五喬裝成道士上山做法,進山時丁五因一時緊張掉了法器,險些讓崔老黑看出破綻,王懷遠趕忙上前把法器呈到崔老黑面前說是替師傅傳話,偷偷告訴丁五擺的架子越大崔老黑他們就越信服。進山後王丁五、懷遠等人設壇拖住崔老黑。

第17集

穀子等在外面很快就占領山頭,蟲草將虎旗軍大旗插上城頭向他們報信。與王懷遠裡應外合制服崔老黑,救下了滿天紅,也搶到了老鷹崮這個好地盤。滿天紅這才知道王懷遠加入了虎旗軍。夜間,崔老黑掙脫繩子,從密道逃下山去。王懷遠讓穀子侯七等人穿上崔老黑隊伍的衣服,打上他們的旗號,很快就制服了周圍山頭的土匪。丁五一直照顧著滿天紅,然而滿天紅的心裡卻裝著王懷遠。王懷遠得知後加緊訓練虎旗軍,但是一直被經費困擾。馮一刀則告訴王懷遠他知道老旗主曾留下一批黃貨,地址就藏在金牌里,但沒有人能解的出來。滿天紅把自己所有的金銀細軟都交給了王懷遠,王懷遠不要,不過從滿天紅的首飾里看到了解開虎頭金牌的希望。王懷遠帶著虎頭金牌來到金水縣一家叫“金銀樓”的地方,讓金匠師父查看金牌藏著的秘密,但是一開始金匠也沒看出來。劉炳才為了讓田麥穗散心,帶著她出來逛街給田德貴買壽禮,剛好碰到銀樓的夥計報案說有土匪,劉炳才帶人前去抓捕。王懷遠等人看完出來,跟劉炳才正面衝突,還是突圍了出來。子彈打在金牌上,替王懷遠擋住了。田麥穗看到是王懷遠,說明了濟南的變故之後毅然要跟他走。劉炳財則因為田麥穗的逃跑被田大棒子破口大罵。

第18集

經過槍擊,王懷遠發現了金牌的秘密,又返回銀樓,讓金匠一看才知道原來金牌外面是金子,裡面還包著一鐵片,王懷遠拿到鐵片,看到出這首藏頭詩中所說其實就是藏寶地點,就在梁旗主的墓地。王懷遠帶領侯七、大片刀在梁旗主的墳墓前挖出黃金。於是王懷遠再回濟南,一為購置槍枝彈藥,二要救出銀杏跟趙化民。滿天紅也跟王懷遠一道走,因為滿天紅認識濟南的軍火大亨錢子槐。宋文清繼續審問趙化民,但趙化民仍一字不說。王懷遠跟穀子找到宋文清的住處,深夜闖入,要挾他放了銀杏之後,還讓他想辦法救趙化民出來,宋文清很為難,王懷遠就威脅他如果他不救趙化民,就讓虎旗軍殺了他在金水縣的全家,宋文清無奈,只好答應,說管事的顧之江委員是個貪財的傢伙,可以考慮用錢收買他。滿天紅告知銀杏自己對王懷遠的愛慕之情之後,銀杏很傷心但是並不敢表露出來。王懷遠跟滿天紅去見錢子槐,討價還價之後總算達成了協定,但是宋文清帶來訊息說顧之江開口要200兩金子才肯放趙化民。

第19集

王懷遠苦惱之後還是決定拿出錢來先救趙化民,然後跟滿天紅一起去找錢子槐商量通融。起初錢子槐堅決不同意讓步,並坦言這批軍火如果王懷遠不要,他可以賣給保全團的田德貴。王懷遠得知他妻子難產,所有西醫都束手無策,也趕去醫院救人。王懷遠運用了中醫療法為錢子槐的妻子回正了胎位,保其母子平安,錢子槐非常感激,答應王懷遠可以把全部軍火帶走他將不夠的錢墊上。宋文清帶來趙化民給王懷遠,王懷遠把剩下的一百兩金子給他,帶走了趙化民。王懷遠帶著軍火和金子回到老鷹崮,大家都興致勃勃要跟田德貴幹上一場,但是王懷遠卻讓大家按兵不動加緊操練,然後讓侯七去偵查田德貴的行蹤。田德貴得知王懷遠買了軍火,更加緊張,貼了告示找熟悉臥龍山老鷹崮的人,崔老黑毛遂自薦,為了找王懷遠報仇。上山後侯七將崔老黑幫助田德貴功山的訊息告訴了王懷遠,王懷遠更加掛心當時崔老黑是從哪兒逃走的,然後讓侯七等在山上仔細搜尋,終於再後山找到了一處密道,正是崔老黑當時逃跑的地方。侯七主張炸掉密道,以絕後患,免得崔老黑藉此帶人上山,王懷遠卻要留下密道。丁五向滿天紅告白,滿天紅卻拒絕了他並告訴他她的心裡已經有人了。王懷遠囑咐穀子找一批人先操練輕機槍,而田麥穗要教他們識字,兩人因此鬧起了不愉快。

第20集

王懷遠為了保護女眷,讓丁五通知滿天紅準備下山。滿天紅卻找到王懷遠說願意和虎旗軍同生共死。田德貴原意也只是利用崔老黑拿下老鷹崮生擒王懷遠,就幹掉崔老黑的。不料王懷遠在上山的路上布置了陷阱,田大棒子等人猶豫著不敢向前。崔老黑前面帶路,隨著另一支隊伍上山從密道進入。誰知王懷遠早就命人在崔老黑原來的密道里都塗滿曼陀羅的液體,崔老黑進入之後被迷暈,出現幻覺,王懷遠順利逮捕崔老黑。田德貴知道被王懷遠算計,倉皇下山,損失慘重。丁五帶著眾女眷在戰鬥開始前就下山,但是滿天紅假借上廁所方便偷偷跑回山上,誰知半道上遇到脫逃的崔老黑,丁五為了掩護滿天紅身受重傷。王懷遠等人及時趕到,救下受傷的滿天紅跟丁五,抓住了崔老黑。崔老黑最後被村民以及滿天紅等與之有深仇大恨的人們處死。田麥穗勸說王懷遠整頓隊伍戒驕戒躁,改變對虎旗軍的管理方式建造一支有理想的隊伍,王懷遠聽不進勸說,兩人吵了一架田麥穗帶下了山。趙化民傷好之後,執意離開虎旗軍,要去濟南繼續地下工作,臨行前勸說王懷遠,一定要把田麥穗給他說的話放在心上。虎旗軍在老鷹崮發展的已經略具規模,但是虎旗軍內部開始出現一些問題。首先是大片刀跟小芹菜,二人私定終身被發現,小芹菜的親爹張疙瘩非常氣憤,堅決反對二人結婚。

第21集

王懷遠用了苦肉計,在張疙瘩面前假裝殺了大片刀,張疙瘩略有後悔,最後終於被王懷遠說服,同意二人成親。王懷遠自此認識到虎旗軍人心要穩,讓兄弟們能到年紀順利成家也非常重要,決定給到了年紀的兄弟們找到合適的對象。在這期間,滿天紅對王懷遠的感情也更進一步,就在準備大片刀婚禮的過程中,趙化民順利的把王懷遠的兩個兒子王百會王湧泉帶回老鷹崮,王懷遠非常高興。田德貴為了絞殺王懷遠,向日軍投誠,田麥穗與之徹底鬧翻,離家出走,與趙化民接上頭,奔赴前線參加抗戰。回來的王湧泉卻敏感的察覺到了家人之間的變化,尤其是看到滿天紅儼然一幅虎旗軍總指揮夫人的樣子,就非常不高興,處處找滿天紅的麻煩,終於在一次銀杏為給王懷遠上山採藥受傷,王懷遠訓斥了銀杏之後,王湧泉心疼銀杏傷心,徹底爆發,與王懷遠大吵一架,堅決反對他跟滿天紅的婚事,並且說出了銀杏早年為了照顧他們兄弟倆失身的事,讓眾人都非常震驚。王懷遠安排滿天紅和丁五下山建立情報點,親自為二人做媒,懇求丁五一定要保護好滿天紅。二人下山後成親住在老鷹崮下的金水城,但是與王懷遠一直有聯繫,並隨時帶去金水城內關於日本人以及其對虎旗軍行動的訊息。趙化民去見到王懷遠,帶去日本人已經侵華,占領濟南的訊息,王懷遠跟趙化民商量如何反擊自衛,王懷遠答應趙化民幫忙運糧食,協助張自忠的五十九軍共同抗擊日軍。虎旗軍在運糧途中,與共產黨的游擊隊相遇,田麥穗恰好是游擊隊的衛生隊隊長,但因為戰鬥緊張,一直沒有見面。

第22集

田德貴投誠佐藤俊二,成了皇協軍,在佐藤俊二指揮下,進攻金水。虎旗軍成功將糧食運到前線,只是戰事緊急,五十九軍病員睏乏,調派不開,王懷遠主動請纓,帶領虎旗軍替五十九軍駐守劉官莊,打擊日軍。誰知這次的合作對象正是宋文清,宋文清不滿王懷遠,要保存自己的兵力,王懷遠則不惜兵力與佐藤俊二的隊伍正面對抗。佐藤俊二派人去勸降王懷遠,王懷遠派侯七跟蟲草換上來使的衣服順著電話線摸到了佐藤俊二的大本營所在。戰鬥中,王懷遠與宋文清多次意見不合,王懷遠甚至乾脆抓起了宋文清。侯七會日語帶領王懷遠、大片刀等人順利潛入,直接進攻了敵人的指揮所。為取得了臨沂大捷立下大功。刁四發現了滿天紅和丁五也在城裡,為了不引起刁四懷疑丁五說跟王懷遠早就翻臉,現在只是在金水城內唱戲為生,騙過刁四,留在了金水城內。戰鬥告一段落之後,傷員中有人患了壞疽,田麥穗治療的過程中與王懷遠不期而遇,二人分外高興,但是因為戰鬥中死傷慘重,以無暇過多顧及感情,二人相互鼓勵。蟲草跟護士喜妞也彼此都有好感。

第23集

虎旗軍返回的途中,讓馮一刀帶路,誰知馮一刀誤喝醫用酒精中毒,將隊伍帶到了日軍的後方包圍圈。侯七等人俘虜來兩個日軍押送一個受傷的中國軍官,王懷遠等人救下中校,得知日軍正在攻打台兒莊,但是駐守台兒莊的部隊就快撐不住了,王懷遠決定也參與台兒莊的戰鬥。侯七抓到一個日軍的通訊兵,從其身上搜出了日軍的地圖,決定搗毀日軍的戰地油庫然後突圍。台兒莊戰役是王懷遠自願幫忙,而且攻打起來難度很大,所以他也讓虎旗軍的弟兄自己拿主意,挑出一些敢死隊的隊員,蟲草、侯七、馮一刀等都在其中,眾人立下生死狀悲壯上陣。戰鬥中,馮一刀身上背著炸藥沖向了油庫,敢死隊基本都戰死,侯七、蟲草等人最終終於炸毀了日軍戰地油料庫。王懷遠等人此時已經帶著傷員家眷開赴臥龍山。大片刀等人在追趕日軍的過程中,染上壞疽,壞疽越來越嚴重,再不治療就必須截肢,而虎旗軍現在沒有足夠多的藥,王懷遠為了保住眾兄弟,想起《火器醫鑒》上有類似的藥方能治,但是少了一味藥,於是王懷遠親自試藥,終於在緊要關頭試出藥材,及時的救了大片刀等人。日軍占領金水城,佐藤俊二下令用大炮直接轟炸老鷹崮。丁五和滿天紅及時打探,丁五上山給虎旗軍送來訊息。

第24集

戰鬥開始之後,虎旗軍不是對手,王懷遠只好讓傷員先撤,撤退過程中王湧泉走散,大部分傷員被劉炳才跟刁四抓住帶走。就在銀杏、田麥穗和王百會等人就要被偽軍抓住的時候,趙化民帶著游擊隊及時趕到,救了他們。而走散的王湧泉也被宋文清救下,王湧泉自此跟隨宋文清左右。王懷遠跟佐藤俊二談判,佐藤俊二要求王懷遠的虎旗軍歸附佐藤俊二,王懷遠假意答應,但是提出三個苛刻條件,不接受皇協軍番號等,讓日軍補充虎旗軍戰鬥中的損失,在王懷遠集結完人手之後再投誠。佐藤俊二堅決不答應,但是不想就這么放走王懷遠,於是他從虎旗軍傷員里挑出三個骨折的,讓王懷遠在一炷香之內給他們接骨,王懷遠不畏懼的順利完成,讓佐藤俊二佩服不已。佐藤俊二暫時答應王懷遠的要求,半個月之內王懷遠投誠,但佐藤還是沒有歸還虎旗軍傷員。回去後王懷遠讓穀子侯七把放信件的藥丸吞服,然後分別送去給趙化民的游擊隊和宋文清的國民軍教導團。宋文清堅決不合作,甚至把侯七抓了起來,王湧泉放走了侯七。滿天紅幫助蟲草躲過日本人的盤查,順利將虎旗軍需要的藥品從藥房買到。而趙化民一接到訊息,就派田麥穗跟著穀子回去與王懷遠取得聯絡,銀杏也跟著他們一起回了臥龍山。侯七見到銀杏非常高興,但是銀杏卻愛搭不理。

第25集

田麥穗告訴王懷遠,趙化民想跟他聯手一起拿下金水城,王懷遠答應配合,但是虎旗軍合併到游擊隊的事兒,王懷遠還沒完全答應。丁五和王懷遠商量,他和滿天紅在金水城裡做內應,隨時打探日本人的動向。同時王懷遠給了丁五一封密信,交代他如果自己遇到不測再打開。侯七跟刁四抱怨說王懷遠不把他的小姨子銀杏許配給自己,刁四趁機拉攏侯七當自己在虎旗軍的內奸,為了能跟銀杏成親侯七最終答應。回去後侯七酒後亂性,非禮銀杏,被王懷遠懲罰,侯七帶著傷投奔刁四,為了贏得佐藤的信任,侯七在虎旗軍的飯菜里下藥,王懷遠等一乾虎旗軍的人都被日軍俘虜,侯七擄走銀杏強迫她跟自己成親才考慮不殺王懷遠,銀杏被迫答應。蟲草找到趙化民跟田麥穗,第一時間把王懷遠被俘的訊息告訴了趙化民。佐藤俊二要挾王懷遠交出《火器醫鑒》,王懷遠堅決不交,遭遇日本跟南京政府交戰,佐藤俊二被緊急調走,田德貴總攬大權。田德貴準備瞞著佐藤俊二殺了王懷遠。侯七加入皇協軍之後,急著迎娶銀杏,在金水城買了一座宅子,邀請田德貴跟刁四等人都去參加。丁五跟滿天紅得知侯七叛變,非常生氣,但是滿天紅決定不要惹怒侯七,免得侯七跟刁四告密,而是讓丁五主動討好侯七,說在侯七婚禮上,他跟滿天紅會到場唱戲助興,侯七自然歡迎。

第26集

蟲草跟半路逃出的大片刀喬裝潛入到金水城,求助滿天知道了他們關押的位置,幾人商量對策準備一起搭救王懷遠。丁五打開密信之後,找到趙化民和游擊隊,趙化民已經在金水城外圍埋伏好了。等著到時丁五他們一打響就衝進城內。婚禮上,丁五跟滿天紅在台上唱戲。蟲草跟大片刀帶著虎旗軍的幾個人摸到監獄後面,開始緊張的鑿牆。大片刀一拳轟開已經鬆動的牆壁,闖進監獄,卻看到侯七也在,正要收拾侯七,才發現原來侯七在酒肉里下了毒,他也是來救王懷遠的。原來這是王懷遠跟侯七的計謀,以自己做誘餌深入敵人老巢。趙化民也接到信號開始攻城,裡應外合,眾人一起參加戰鬥。刁四得知之後,趕到現場,救下田德貴,正準備離開時,趙化民已經帶著游擊隊衝進城內,刁四帶著田德貴奮力衝出重圍。佐藤俊二回到金水城看到戰敗的情況非常氣憤,讓刁四將功折罪。銀杏知道自己錯怪了侯七,與他冰釋前嫌。侯七跟銀杏表白,銀杏內心歡喜,但是還是不敢答應侯七的求愛。拿下金水城之後,趙化民希望王懷遠等帶著虎旗軍儘快撤出城,但是王懷遠堅決不答應,結果土匪出身的虎旗軍,出了很多問題,先是跟游擊隊搶戰利品,然後買東西不用當地認可的錢,強搶民女,訛詐商戶等嚴重違紀現象,王懷遠深表心痛,親手殺了姦污民女的兄弟,然後自責的將自己吊起,以示軍紀。

第27集

王懷遠帶著虎旗軍離開了金水城,在趙化民的勸慰下,耐下心慢慢的改造虎旗軍。虎旗軍正式加入到游擊隊,與原臥龍山游擊隊組成臥龍山游擊支隊。但是一直都存在著矛盾,虎旗軍的懶散,易怒,無組織無紀律等,都讓游擊隊的人看不慣。侯七等人也自視武藝高強看不上游擊隊。國共合作期間,宋文清也暗度陳倉,偷襲出來尋找食物的穀子跟大片刀等人,還搶了虎旗軍的戰利品。王懷遠非常氣憤,不顧田麥穗和趙化民的反對,執意進攻了宋文清的隊伍,宋文清跑掉了大片刀殺了一位國民黨副團長。戰鬥中,虎旗軍俘虜了王湧泉,王懷遠看到兒子跟了敵人,異常氣憤又難過,但是又無可奈何,眾人都勸王湧泉回頭,但是王湧泉已經認定要跟著宋文清說國軍才是正規軍,侯七不忍王湧泉受罪,偷偷的放了王湧泉。虎旗軍跟游擊隊因為這次偷襲徹底鬧翻,他也不滿上級對他的處分,帶著虎旗軍獨自離開了。而馬上,趙化民就得到訊息,佐藤俊二已經開始了瘋狂的掃蕩,主要的目標就是王懷遠的虎旗軍。佐藤俊二跟田德貴要圍攻王懷遠跟虎旗軍,把虎旗軍圍困在斷虎峽,刁四去找宋文清,讓他從後面斷了王懷遠的後路,宋文清答應。王懷遠帶著隊伍趕路,田麥穗不放心王懷遠,一路追來,希望勸回他們,但是王懷遠執意不回,因為不熟悉地形,侯七找來一個當地老鄉當嚮導,殊不知這個老鄉就是田德貴派去的特務,特務將虎旗軍引入斷虎峽,穀子與丁五接頭帶訊息趕來,王懷遠才猛然醒悟,讓田麥穗跟穀子前往小劉莊保護傷員跟家眷,虎旗軍在斷虎峽跟田德貴苦戰,派侯七向國民黨軍隊請求援助。刁四帶人到小劉莊抓虎旗軍的傷員跟家眷,長大牙帶著銀杏跟小芹菜逃走時,刁四已經圍住村子,眾人暫時躲在地窖內,但是刁四為了逼出他們,殘忍的殺害村民,強姦婦女,還殺死了小芹菜的爹張疙瘩。

第28集

常大牙不甘忍辱偷生,挺身而出,英勇犧牲。刁四殘忍的殺害了不肯供出遊擊隊的鄉親們。侯七在不但沒有請來國民黨部隊的援兵,還碰了一鼻子灰,回去的路上碰見了趙化民,告知了虎旗軍的危險處境。虎旗軍被圍困在斷虎峽,沒糧沒水,趙化民帶著游擊隊在斷崖頂上下繩索,救出王懷遠跟虎旗軍,王懷遠非常感激。同時,認清了國民黨跟共產黨的不同,安心歸附共產黨抗日。收編為魯南軍區臥龍山軍分區獨立大隊,王懷遠任二大隊長,但是他極其不滿居功自傲的一大隊長廖廷榮,幾次與他起衝突。侯七、蟲草和大片刀極為厭惡廖廷榮,也不滿游擊隊艱苦的一伙食,想要殺了廖的狼狗吃,王懷遠雖然知道,但是沒有制止。侯七等人就要殺狼狗時,廖廷榮及時趕到,抓著他們去找王懷遠問責,王懷遠狡辯,趙化民也有意偏袒王懷遠,廖非常不滿。田麥穗身為教導員也及時的提出二大隊人的一些紀律問題。通過田麥穗的幫助銀杏參加了醫療隊,但是面對侯七的求愛,因為自己的經歷銀杏再次拒絕。王懷遠跟廖廷榮進行一場立功競賽,看誰先拿下據點。

第29集

王懷遠為拿下豹頭寨廣散英雄帖,丁五、滿天紅從中牽線,藉助當地積極抗日分子苗鐵膽的青幫勢力,聯合起來一起攻打金水城。廖廷榮不滿都是土匪的做法,與王懷遠對著幹,半路綁了苗鐵膽,使苗鐵膽跟王懷遠鬧翻。王懷遠不服,要收拾廖廷榮,被田麥穗阻止。侯七偷了苗鐵膽身上的青幫信物,以青幫身份混上豹頭寨說服占領豹頭寨的偽軍賈貴發。王湧泉也趕到金水跟宋文清匯合,也想拉攏當地的青幫勢力。就在侯七說服賈貴發準備離開時,正好遇到王湧泉也來說服賈貴發,後期說服了湧泉在日軍面前先放下個人利益,眾人一起擊潰了豹頭寨上駐守的日軍。佐藤和田大棒子得到訊息趕往豹頭寨支援,王懷遠自製了一批中藥炸彈,埋伏在日軍行軍途中,令日軍中彈後奇癢難忍,大敗而退。侯七為了保護銀杏,中了日軍的手榴彈,身負重傷。日軍傷亡慘重。但陰雨天氣藥品緊缺,八路軍的傷員也同樣面臨傷勢感染,藥品緊缺的問題。

第30集

王湧泉被日軍俘獲,王懷遠得知後,派人營救湧泉,但卻因為關押嚴密無法下手。薛參謀答應幫忙找出王湧泉關押的地點。因為隊伍里藥品稀少,王懷遠借用《火器醫鑒》上的針灸術,治好了侯七在內大部分的傷員。俘虜來的日軍里也有同樣病症的傷員,王懷遠也將其治好。王懷遠派人故意放了一個用《火器醫鑒》上方子醫好的日本俘虜。滿天紅跟丁五在金水城找到他們早年在皇協軍安插的臥底薛參謀,佐藤出條件用《火器醫鑒》作為交換王湧泉,王懷遠只好答應三天之後交換人質。薛參謀給佐藤帶回了一個《火器醫鑒》上的方子讓佐藤一試真假,佐藤俊二看到受傷的日軍士兵回來後傷愈,非常震驚,薛參謀帶回的藥方也見效,才放心交換出王湧泉,然後讓日本軍醫按照藥方給日軍傷員治療。佐藤明著與王懷遠換書,暗地派人埋伏,宋文清也帶著人埋伏,在半路湧泉就被宋文清劫走。誰知王懷遠只給日軍治了一半的傷,非但不會痊癒,反而會造成慢性中毒,使得日軍傷員大量死亡,佐藤俊二氣極。拷打過薛參謀之後,薛參謀供出他跟丁五和滿天紅早有聯繫的事,刁四帶人逮捕丁五和滿天紅,佐藤俊二讓紅家班繼續演出,然後將丁五和滿天紅在內的紅家班的人全部殺死在舞台上。日本戰敗,日軍投降,佐藤俊二卻剖腹自殺,死在《火器醫鑒》面前。

第31集

田德貴跟刁四逃離日軍,歸附宋文清。宋文清安插湧泉在田大棒子部隊里,觀察他的動向。宋文清知道《火器醫鑒》是王家祖傳古書,將書歸還給了王湧泉,湧泉非常感動。日軍投降後不久,金水城就出現了嚴重的鼠疫。連大部分救護人員也都感染,包括銀杏,侯七心急。然而軍隊卻奇缺藥品,尤其是磺胺。特務營護送一批藥品經過,王懷遠帶人去找特務營索要磺胺,特務營負責任趙大剛堅決不給,王懷遠無奈只好動用武力和陰謀,迷暈趙大剛的特務營,將其制服,然後把藥運回去,救治了傷員。田德貴跟刁四得知八路軍正受鼠疫困擾後,認為這是消滅王懷遠的好機會,刁四帶人進攻金水城,王懷遠將計就計,假意拋棄患病的士兵,迷惑刁四,刁四攻進城內,王懷遠侯七和大片刀裡應外合,堵住刁四,將其處死。刁四死後,田德貴和宋文清發起進攻,攻進金水城,穀子在戰鬥中英勇犧牲。

第32集

戰鬥中,田麥穗手臂受傷,激戰中,傷情加重,最後感染,王懷遠心痛無比,親自操刀為田麥穗截肢。王懷遠的隊伍被田德貴打散,蟲草和王百會保護著不肯離開陣地的王懷遠逃走。王懷遠被趙大剛算計,二人偷襲反偷襲,打成平手,最後二人合力攻打七十四師。王懷遠的隊伍改名叫猛虎支隊。王懷遠派人埋伏在宋文清的行軍途中,侯七將辣椒末炸彈投進了裝甲車,宋文清被俘。趙大剛得知宋文清的重要性,從侯七、大片刀手中帶走了俘虜宋文清回去審問,因此與王懷遠衝突。但是宋文清一直守口如瓶,無奈趙大剛又把宋文清送了回來。蟲草為了幫王懷遠,故意問王懷遠哪個穴位能讓人意識模糊,王懷遠告知,於是蟲草將之用在宋文清身上,順利套出七十四師的主攻方向是蒙陰。

第33集

湧泉來救宋文清被蟲草俘獲,王懷遠要嚴懲王湧泉,銀杏勸說湧泉回頭,但湧泉執迷不悔,最終銀杏還是不忍心,將湧泉放走了。由於截獲了重要情報,蒙陰孟良崮戰役,八路軍獲勝。田德貴不甘心,繼續戰鬥,占領金水城,激戰中湧泉朝王懷遠開炮。聽說王懷遠戰死,田德貴派湧泉去探聽虛實,王湧泉看到躺在棺材裡的父親悲痛萬分,磕了三個響頭後轉身離去。田德貴聽說王懷遠的確戰死,帶著部隊衝進靈堂,然而卻中了埋伏,劉炳才為了保護田德貴當場被炸死,田大棒子被八路軍活捉後,開槍自殺。八路軍繼續開展激烈戰鬥,湧泉親自帶在城樓上帶兵助陣,為了攻下濟南,王懷遠下令向城樓開炮。濟南城攻下了,但是王湧泉已經戰死,王懷遠和銀杏等極度悲傷,王懷遠在王湧泉身上找到了《火器醫鑒》,聊以安慰。王懷遠跟田麥穗隨部隊南下,趙化民前來送行,帶來了一個好訊息,組織上批准王懷遠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王懷遠舉起了彈痕累累的黨旗莊嚴宣誓。

(以上資料來源 )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劉佩琦王懷遠(王三怪)
李成儒田德貴
張恆田麥穗
徐囡楠柳銀杏
鄂勇林趙化民
吳丹佳佳滿天紅
陶海刁四
焦俊翔佐藤俊二
於連君白蠟桿簡介 刁四的手下
陳春生薛大強
侯岩松候七
楊人華蟲草
金同璽小蟲草
牛立威劉炳才
付斌宋文清
尹治丁五
郭宏慶大片刀
劉一江穀子
包德磐馮一刀
鄧為王湧泉
李嘉偉小湧泉
王師王百會
顏子涵小白會
李洋崔老黑
范玉星張疙瘩
戰鶴文小芹菜
韓丹彤喜妞
賈韻彤梁鼎山
於連君白臘桿
陸華雷常大牙
朱酷秋野
閆嘯楊二愣
劉源林苗鐵膽
孫滔林局長
陳春生薛參謀
趙亮趙大剛
劉超楊正強
楊峰顧之江
郭鈺生許小軍
丁明廖廷榮
曾芒夜貓子

職員表

出品人韓國強、陳煒、林國剛等
製作人李瓏
監製譚延偉、祝麗華、陸群
導演孫滔、孟凡、鞠新華、金建華
副導演(助理)趙亮、劉超
編劇黃淼
攝影黃文石、楊光輝、曾召閣
剪輯喬景林、王立媛、楊君石
道具朱國明
動作指導馬曉龍
造型設計劉秉魁
服裝設計趙延傑、歐陽春雨
燈光金建華
錄音趙坤、孫誠成、高廣勝
場記楊海燕、孫鎮洪、臧晉
布景師章忠明

(以上資料來源 )

角色介紹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王懷遠 演員劉佩琦
王懷遠,人稱“王三怪”,是一個有血有肉、勇敢智慧的北方漢子。他進過軍閥張宗昌的隊伍擔任軍醫,深入虎穴成為綠林武裝“虎旗軍”的總旗主。在共產黨人趙化民的引導教育下,改造“虎旗軍”在抗戰中參加了臨沂保衛戰、台兒莊血戰,立下赫赫戰功。成為八路軍領導下的“猛虎支隊”,在解放戰爭中,“猛虎支隊”歷經考驗、屢立戰功,王懷遠最終也成長為人民軍隊的卓越將領。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田麥穗 演員張恆
田麥穗是個醫生,也是典型的英姿颯爽又有骨氣的北方女人。在自己腿受重傷將殘時,幸虧得到王懷遠的及時救治,而他們也漸漸愛上了對方。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佐藤俊二 演員焦俊翔
日本人佐藤俊二,為人兇狠,殘酷冷血。早先以醫生的身份隱藏於民間,一來為了打探情報,二來是想奪取名醫王懷遠家中的祖傳醫書《火器醫鑒》。後來抗日戰爭打響,佐藤作為日本軍隊的高級指揮官,再次與王懷遠交鋒。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田德貴 演員李成儒
軍閥獨立旅二團團長,日軍傀儡,人稱田大榛子,田麥穗的父親。田德貴為了絞殺王懷遠,向日軍投誠,成了皇協軍,在佐藤俊二指揮下,進攻金水,企圖殺死王懷遠。父女倆反目成仇。作惡多端的他最終被八路軍活捉,而他也自殺身亡。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銀杏 演員徐囡楠
銀杏是一個傳統的農村女人,性格溫婉內斂。他也是王懷遠的小姨子,姐姐死後銀杏一直照顧著兩個孩子,有次為了救孩子不幸遭到日本人的強暴,從此情緒變得不受控制,有些神經質。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刁四 演員陶海
刁四是貪生怕死、賣國求榮的漢奸。他原本是“虎旗軍”天字旗的副旗主,後被佐藤收買,潛伏於虎旗軍中。行為敗露後,投奔佐藤。日本人占領山東後,刁四便當上了偽軍軍官,與佐藤俊二狼狽為奸。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北方漢子[2010年劉佩琦、焦剛主演電視劇]
小芹菜 演員戰鶴文
小芹菜是一個農村女孩,敢作敢為、個性鮮明。小芹菜從小和爹一起生活,雖然是個農村女孩,可是除了怕爹,誰都不怕。後來家裡救了一個男人,兩人從冤家漸漸產生感情,最終私定終身。

(以上資料來源 )

音樂原聲

歌曲演唱作詞作曲備註
《漢子響噹噹》丁兆寰范作軍楊振片頭曲
《天爺爺地奶奶》邵琪
片尾曲

(以上資料來源 )

幕後花絮

焦俊翔為了演好日本軍官,專門抽空學習日語,拍攝時日語對白也親自演繹 。

劉佩琦一共有六百多場戲,每天要工作12小時以上,年過五十的他台詞背得一句不落,在劇組落下了“電腦”的美譽 。

因小芹菜是農村女孩,戰鶴文與化妝師決定在臉上添上兩抹農村女孩特有的“高原紅” 。

1.

焦俊翔為了演好日本軍官,專門抽空學習日語,拍攝時日語對白也親自演繹 。

2.

劉佩琦一共有六百多場戲,每天要工作12小時以上,年過五十的他台詞背得一句不落,在劇組落下了“電腦”的美譽 。

3.

因小芹菜是農村女孩,戰鶴文與化妝師決定在臉上添上兩抹農村女孩特有的“高原紅” 。

獲獎記錄

時間獎項
2012年9月10日 第26屆中國電視金鷹節優秀電視劇獎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
2010年1月18日河南電視劇頻道
2011年4月13日沈視綜合頻道
2011年6月15日山東衛視
2011年11月21日山東農科頻道

劇集評價

整部戲以中醫文化作為敘事基點,把中醫和人的精神成長與特殊的戰爭環境巧妙結合,講述了來自不同社會背景,不同文化程度的平民百姓在戰爭歷史背景下相聚在一起,完成了各自的人生選擇的故事。用血和淚譜寫了一首齊魯大地壯觀的戰爭史歌 。 (齊魯晚報、搜狐娛樂評)

戲中,老戲骨劉佩琦挑大樑塑造人稱“神醫王三怪”的“北方漢子”,其將該角色豐富的情感體驗和傳奇經歷演繹得生動貼切,贏得觀眾一片好評之聲 。 (搜狐娛樂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