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惜弱

包惜弱

包惜弱是當代著名武俠小說作家金庸先生的名著《射鵰英雄傳》中的人物,是楊鐵心的妻子、楊康的母親,因為貌美而被金國六太子完顏洪烈設計騙走,後來為楊鐵心殉情自殺。

基本信息

簡介

包惜弱包惜弱
金庸寫包惜弱,多半是無心諷刺,但是這個人物,其實頗有諷刺意味。《射鵰英雄傳》開頭說郭靖、楊康兩人出生前的事。郭嘯天是郭靖父親,義弟楊鐵心,就是楊康之父。郭嘯天的妻子李萍是個務農婦女,容貌平凡,楊鐵心的妻子包惜弱卻屬知識分子階級,是落第秀才教書先生的女兒,生得容顏秀美,又心慈無比,家中所養的雞鴨都捨不得殺,使它們一律得享天年。

人物資料

03版《射鵰英雄傳》中的包惜弱
包惜弱包惜弱

03版《射鵰英雄傳》中的包惜弱
包惜弱,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中的人物。
姓名:包惜弱
朝代:南宋
種族:漢人
丈夫:楊鐵心
兒子:楊康
義女、兒媳:穆念慈
孫子:楊過
孫媳:小龍女
容貌:美貌如花,面如芙蓉,楚楚可憐,眉清目秀,溫柔可人
特點:溫柔賢惠,善良軟弱,仁慈善心

人物樣貌

原著中描述包惜弱美貌的片段

包惜弱包惜弱

楊鐵心評價包惜弱:她嫁到楊家以後,楊鐵心對這位【如花似玉的妻子】十分憐愛,事事順著她的性子,楊家的後院裡自然也是小鳥小獸的天下了。
完顏洪烈初見包惜弱:那人睜開眼來,驀見【一張芙蓉秀臉,雙頰暈紅,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憐惜,又是羞澀,當前光景,宛在夢中,不禁看得呆了】。
包惜弱在鏡子中看自己:次日早晨,包惜弱整衣下床,對鏡梳好了頭髻,找到一塊白布,剪了朵白花插在鬢邊,替丈夫戴孝,但見鏡中【紅顏如花】,夫妻倆卻已人鬼殊途,悲從中來,又伏桌痛哭起來。
完顏洪烈評價包惜弱:包惜弱一呆,道:“這不是昨天才買的嗎?怎么就舊了?”顏烈道:“道上塵多,衣服穿一兩天就不光鮮啦。再說,【像娘子這般容色,豈可不穿世上頂頂上等的衣衫】?”包惜弱就不言語了。她【容貌秀麗】,但丈夫楊鐵心從來沒這般當面贊過,低下頭偷眼向顏烈瞧去,見他並無輕薄神色,一時心中栗六,也不知是喜是愁。
完顏洪烈評價包惜弱:完顏洪烈心想:“這姑娘【雖不及我那包氏娘子美貌】,卻另有一般天然風姿。”
楊鐵心評價包惜弱:但總是情不自禁,緩緩的走近轎邊,只見轎內伸山【一雙纖纖白手】,手裡拿著一塊手帕,給小王爺拭去臉上汗水塵污,又低聲說了幾句不知什麼話,大概又是責備又是關切的意思。
穆易這時再也顧不到別處,凝神注視轎子,只見繡簾一角微微掀起,【露出一隻秀眼,幾縷鬢髮】,那眼光中滿是柔情關慮,瞧著小王爺與郭靖相鬥。
士兵評價包惜弱:另一個笑道:“那還用猜?這樣美貌的姑娘,你出娘胎之後見過半個嗎?”先一人道:“瞧你這副色迷迷的樣兒,小心小王爺砍掉你的腦袋。這個姑娘么,【相貌雖美,可還不及咱們王妃】。”
黃蓉初見包惜弱:完顏康走進內室,黃蓉與郭靖跟著轉到另外一扇窗子外窺視,只見一個中年女子坐在桌邊,一手支頤,呆呆出神。這女子四十歲不到,【姿容秀美】,不施脂粉,身上穿的也是粗衣布衫。黃蓉心道:“【這位王妃果然比那個穆姑娘又美了幾分】,可是她怎么扮作個鄉下女子,又住在這般破破爛爛的屋子裡?難道是給趙王打入了冷宮?”
包惜弱重見楊鐵心時:金國六王子完顏洪烈在臨安牛家村中了丘處機一箭,幸得包惜弱相救,見了【她嬌柔秀麗的容貌,竟是念念不能去心】,於是以金銀賄賂了段天德,要他帶兵夜襲牛家村,自己卻假裝俠義,於包惜弱危難之中出手相救。
去世時樣貌:包惜弱躺在丈夫身邊,左手挽著他手臂,惟恐他又會離己而去,昏昏沉沉間聽他說起從前指腹為婚之事,奮力從懷裡抽出一柄匕首,說道:“這……這是表記……”又道:“大哥,咱們終於死在一塊,我……我好歡喜……”說著淡淡一笑,安然而死,【容色仍如平時一般溫宛嫵媚】。

人物生平

但偏是這么心軟的一位娘子,卻為親人至好帶來奇禍,而此事源起,又是她禁不住惻忍之心,明知“不是好人”,也救了中箭受傷的金國王子完顏洪烈,完顏洪

包惜弱包惜弱
烈見了包惜弱芙蓉嬌臉、憐惜眼神,不能自已,回去就設下計謀,差官兵來殺楊、郭兩人,擄去包惜弱,然後自己再假裝無意遇上,奮力相救,此計果然得逞,完顏洪烈終於“救出”包惜弱。包惜弱怎么肯跟隨完顏洪烈,終成金國王妃呢?原因又是她太心軟,太輕易信人,但這次是對自己心軟。一開始是不知道完顏洪烈的真正身分,又要倚賴他打探丈夫下落,見他尊重自己,便隨他而行;得知自己丈夫已死,本是自覺應該自殺殉夫,但明知他會攔阻,又下不得手;到後來知道了他的身分,但經離開家鄉太遠,無處容身,於是無可奈何同意了到金國做其王妃,只是以繼續荊釵裙布,從故居運來丈夫舊物日夕懷念,以表堅貞。其實,這不過比掩耳盜鈴略好一點。包惜弱若非隨了完顏洪烈,楊康的一生(如果他有機會出生),必然改寫。
回看李萍,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女子,她倒是頑強地抗拒仇人,頑強地雪地產子,教育兒子成人,最後為了不失大節,從容自盡

人物賞析

“這些雞鴨從小養大,說什麼也狠不下心來殺了”。一句話點了包惜弱性格上的死穴,性格即是命運,包惜弱日後的結局已被點破。

包惜弱包惜弱

包惜弱救完顏洪烈後連做幾個噩夢,寫得細緻真切,暗合心理分析釋夢學說。

包惜弱終於陷落完顏洪烈卑鄙無恥的陰謀,此為自作孽,不可活。包惜弱聽完顏洪烈誇獎自己的容貌而內心竊喜,這事又不全怪她,正應了莎翁的一句名言:“水性楊花,你的名字叫女人!”

楊鐵心與包惜弱重逢相認的一場戲,“犁頭損啦,明兒叫東村的張木兒加一斤半鐵,打一打”,十八年前的事,倏然重現,風雪驚變的往事,恍如隔夜,如此緊急之中,包惜弱還是坐下來和楊康細說從前:“你爹爹不是你的親爹……”

包惜弱撞牆並無大礙,與楊鐵心夫妻相見真是恍若隔世,但舊日時光已不可再尋,逝去的幸福也難再圓,完顏洪烈的兵馬已追殺過來了,十八年前的悲劇還要再

包惜弱包惜弱
次重演。

楊鐵心、包惜弱最後時辰已到,不能不死。死,此時反而是他們的解脫,是他們的完美歸宿,再沒有人能將他們分開。死,已經最緊密地把他們聯結在一起了。

經歷

但偏是這么心軟的一位娘子,卻為親人至好帶來奇禍,而此事源起,又是她禁不住惻忍之心,明知“不是好人”,也救了中箭受傷的金國王子完顏烈,完顏烈見了包惜弱芙蓉嬌臉、憐惜眼神,不能自己,回去就設下計謀,差官兵來殺楊、郭兩人,擄去包惜弱,然後自己再假裝無意遇上,奮力相救,此計果然得逞,完顏洪烈終於“救出”包惜弱。包惜弱怎么肯跟隨完顏烈,終成金國王妃呢?原因又是她大心軟,太輕易信人,但這次是對自己心軟。一開始是不知道完顏烈的真正身分,又要倚賴他打探丈夫下落,見他尊重自己,便隨他而行;得知自己丈夫已死,本是自覺應該自殺殉夫,但明知他會攔阻,又下不得手;到後來知道了他的身分,但經離開家鄉太遠,無處容身,於是無可奈何同意了到金國做其王妃,只是以繼續荊釵裙布,從故居運來丈夫舊物日夕懷念,以表堅貞。其實,這不過比掩耳盜鈴略好一點。包惜弱若非隨了完顏烈,楊康的一生(如果他有機會出生),必然改寫。

包惜弱是息姬襲人之流,息夫人以沉默表示傷心,千般無奈,總是妥協;襲人本要自殺拒婚,為寶玉守節,但念在賈府恩惠,不能死在賈府;既回兄嫂家,又念在兄嫂待她親厚,不忍死在兄嫂家;不能死在轎中鬧笑話,到了蔣家,見人家隆重其事,又不忍死在花燭之夜;次晨見蔣玉函原是寶玉舊知,便自忖命中注定,無可奈何,就接受了。

回看李萍,一個沒有受過教育的女子,她倒是頑強地抗拒仇人,頑強地雪地產子,教育兒子成人,最後為了不失大節,從容自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