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江[電影表演藝術家]

劉江[電影表演藝術家]

劉江,男,1925年生於中國哈爾濱,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家。1946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部隊文工團員、分隊長、副隊長等職。1958年起任八一電影製片廠演員,擅長塑造反派人物。 參加拍攝的影片主要有《地道戰》、《閃閃的紅星》、《突破烏江》、《譚嗣同》、《屠城血證》等;還曾在《考場》、《賣蟹》、《西遊記》、《小神仙》等電影劇中扮演角色。

基本信息

人物經歷

著名反派藝術家--劉江老先生 著名反派藝術家--劉江老先生

劉江,原籍遼陽,1925年生於哈爾濱一個城市貧民家庭,他很早就到社會謀生,曾當過學徒,做過郵電部門的職工。劉江從小喜歡文藝,對電影、戲劇的興趣尤其濃厚。十六歲時,他參加了哈爾濱北斗業餘實驗劇團。曾在《事變的前夜》、《十萬元的一封信》、《逃亡》、《青春底悲哀》等話劇中,扮演過次要角色。1946年,東北民主聯軍解放了哈爾濱,劉江參加了松江軍區政治部文藝工作團。曾先後在《白毛女》、《軍民互助》、《牛永貴負傷》、《收割》、《錢永福回家》等歌劇和秧歌劇中,扮演我軍戰士、班長、指導員,以及地主、敵偽軍官等各種不同類型的正反面角色。同年年底,劉江隨文藝工作團編入野戰軍主力部隊十二縱隊三十四師政治部文藝宣傳隊。起初做宣傳員,後來曾任分隊長、宣傳隊副隊長等職。在三年解放戰爭中,劉江除演出了《白毛女》、《血淚仇》、《劉胡蘭》、《骨肉親》、《戰鬥里成長》等劇目外,還參加了攻打德惠、四平,圍困長春,解放瀋陽,以及平津、衡寶等戰役。經受了革命戰爭的嚴竣考驗,成長為一個自覺的革命文藝戰士。1949年1月,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52年,劉江由野戰軍獨立第二師文藝工作隊,調到中南軍區部隊藝術劇院(即廣州部隊話劇團)。從此成為一名專職演員。在此期間,曾先後演出《是誰在進攻》、《無名英雄》、《雙婚記》、《曙光照耀莫斯科》、《海濱激戰》、《新局長到來之前》等中外劇目,扮演了資本家、地主、敵特、敵高級將領、官僚主義者、礦長、局長等角色。頻繁的舞台演出實踐,不僅使劉江的表演水平和藝術修養有了顯著的提高,也為他進入影壇奠定了基礎。 1958年,劉江由廣州軍區話劇團調到八一電影製片廠,開始了電影演員生涯。

二十多年來,他先後參加了《海鷹》、《回民支隊》、《赤峰號》、《突破烏江》、《鄂爾多斯風暴》、《苦菜花》、《地道戰》、《閃閃的紅星》、《火娃》等十餘部影片的拍攝。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具有鮮明個性的反面人物形象。成為中國影壇上以善於扮演反面人物著稱的電影演員之一。

劉江沒有受過戲劇和電影表演的專門訓練,他之所以能創造出象《赤峰號》中的李艦長、《地道戰》中的湯司令、《閃閃的紅星》中的胡漢三這樣活靈活現的反面人物形象,主要是依靠長期的舞台實踐和豐富的生活積累。例如,在扮演胡漢三這個角色的時候,他就調動了與這一形象有關的大量生活積累。特別是把他在東北拉鋸戰地區耳聞目睹的還鄉團反攻倒算、燒殺搶掠的暴行,以及在廣西剿匪時抓到的一個用人心泡酒喝的惡霸地主兼土匪的形象,做為塑造人物的依據。從而,使胡漢三這個復辟狂的形象躍然銀幕,給人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劉江在扮演形形色色反面人物的時候,不僅力戒臉譜化,而且十分注意角色各自的特點,努力做到千人千面。他扮演的《海鷹》中的中正號艦長,和《赤峰號》中的要塞司令,都是國民黨高級軍官,而且兩部影片同時拍攝,弄不好非常容易雷同。但由於劉江對這兩個人物不同的經歷、教養和性格特點做了認真深入的分析,把握住了人物不同的性格基調,結果,同是國民黨軍官,一個趾高氣揚、狡猾陰險,另一個卻老眼昏花、語無倫次,不僅毫無重複雷同之感,而且每一個人物都有自己豐滿的血肉,成為活生生的“這一個”。

代表作品

2012年:《飛越老人院》 特別出演

2011年:《戒菸不戒酒》飾 嚴保久的父親

2005年:《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飾 李爺爺

2000年:《西遊記續》飾 閻羅王

1999年:《人見人愛》

1995年:《搖啊搖,搖到外婆橋》

1993年:《孝子賢孫伺候著》飾 錢老闆

1993年:《溶屍奇案》飾 曾志毅

1992年:《食鹽與健康》

1990年:《天若有情》

1989年:《阿羅漢神獸》

電影表演藝術家劉江個人相冊 電影表演藝術家劉江個人相冊

1988年:《被吞 噬的女子》

1988年:《殘酷的欲望》

1988年:《玉米綜合利用》

1987年:《京都球俠》飾 德太監

1987年:《屠城血證》飾 山本

1986年:《飛飛從影記》

1986年:《西遊記》飾 閻羅王

1984年:《譚嗣同》

1983年:《四渡赤水》飾 黔軍師長袁有才

1982年:《紅線》

1981年:《路漫漫》飾 老爺

1980年:《碧水寒山奪命金》飾 姜鳳樓

1978年:《火娃》

胡漢三經典劇照 胡漢三經典劇照

1974年:《閃閃的紅星》飾 胡漢三

1965年:《地道戰》飾 湯丙會

1962年:《鄂爾多斯風暴》飾 王爺

1961年:《突破烏江》

1959年:《海鷹》飾 敵上校艦長

1959年:《赤峰號》

1959年:《回民支隊》

1958年:《海闊天空》飾 高科長

個人生活

劉江以演反面角色著稱,最具影響的有《地道戰》中的“湯司令”、《閃閃紅星》中的“胡漢三”等。他是從“反面教材”的角度,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原來劉江體重一直保持在85公斤以上,腹部總是鼓挺挺的,要飾“胡漢三”、“湯司令”等反派人物,還真少不了這大腹便便的體型。如果要減肥,導演絕不會同意。不過,隨著年齡的增加,劉江卻覺得這種“富態”不太妙了。

在日常生活中,當人們用“高,實在是高”這句電影台詞戲謔周圍的人與事時,自然會聯想起享有此話“專利”的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劉江。

1995年,劉江被醫生確診為胃癌,住進了醫院。醫生在切除腫瘤的同時,還從胃裡清理出一盆“污穢”。劉江提起此事,總是開心地說:“醫生不但治好了我的病,還幫我減了肥、戒了菸酒,我是因禍得福啊”這次經歷,給劉江的健康敲響了警鐘,從此他開始注意自身健康,並總結出了養生保健三大“絕招”。

絕招一:限酒 年過80歲後,劉江老師每日菜譜都以清淡的素菜為主,每天喝酒不超過7錢。他認為,飲酒只有保持定量,才能達到舒經活血的效果,否則可就適得其反了。

絕招二:戒菸 為了身體健康,劉江決定徹底戒菸。戒菸可不是件容易事,每到“犯癮”的時候,劉江克制的絕招就是聽音樂。他說,在美妙的樂曲中可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心情也變得格外輕鬆和舒暢。

絕招三:話療 如今劉江老師每周一定要參加八一電影製片廠的“下屬單位”——“侃協”的活動,活動地點就是樓下的小花園,幾位老朋友聚在一起聊天,不但心情舒暢,而且還能交流養生的心得。

從“侃協”中又傳出一條長壽新聞,某機構對40位百歲老人進行了一項調查,調查發現,這些老人每天最少吃3餐,而且其中超過70%的老人每天的主要食品就是白米飯和蔬菜水果;85%以上的老人每天都有與人交流談心的習慣;90%以上的老人都不抽菸不喝酒。這些信息又增加了劉江老師養生“絕招”的依據,看來,他是要將這三大“絕招”進行到底了。

劉江年輕時喜歡田徑和各種球類,特別是籃球,曾擔任過總政系統籃球比賽的裁判。他愛看足球,以前凡有比賽他必到場助威,如今念年事已高不宜再去現場觀戰,遇有“大戰”,就痴守電視機旁“過癮”。

劉江的書法很好,主要是用來修身養性的。離休後他主要的生活內容還是表演。他先後拍了影片《祝你好運》、《孝子賢孫伺候著》、《二子開店》、《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等。他還“改過自新”,塑造了一些新形象,如《飛飛從影記》中心地善良、熱情風趣的老爺爺、《阿羅漢神獸》中的企業家……

生活中的劉江從不擺名星架子,無論走到哪,不管什麼人與他搭訕,他都很隨和,跟鄰家的老頭沒啥兩樣。但生活中總免不了矛盾,劉江的辦法是遇到彆扭的事就想開點,千萬別找氣生。一次,在公共汽車上,幾個小伙子搶占了好幾個座位,一位抱小孩的婦女站在他們面前,幾位老年乘客忍不住說了幾句,卻引來了他們的罵罵咧咧。眼看一場“戰事”就要爆發了,這時,滿頭白髮的劉江從後面的座位上站了起來,把座位讓給了那位婦女。事後,有些人覺得劉江做得太消極,起碼應該借這個機會教育教育那幾個小青年。劉江卻認為,人的素質的提高,不是靠一兩句慷慨陳詞就能解決的,要有一個過程,你氣,他不氣,吵一通又有什麼用呢?傷了自己的肝氣。

如今的劉江,“啤酒肚”消失了,紅光滿面且精神矍鑠。除了有時被邀去在一些影視作品裡扮個角色外,大都悠閒生活在家中。

對於疾病,劉江有他自己的態度。30多年前,當劉江戴上冠心病帽子時,他既沒緊張,也沒大意,心定如常,積極治療。他覺得光吃青菜營養不夠,肉也得吃,但絕不是毫無限制,他的原則是“適可而止,絕不過分”。

正因為有自己的一套養生之道,且堅持不懈,所以他生活快樂,帶病長壽,心臟、血壓也未出現過異常。他說:“老年人對自己身體要有一個正確估量,這就好比新褲子破了個口子,縫上還是新褲子,舊褲子雖無破口,但畢竟不經穿了。這就是為什麼有的老年人,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就不行了的原因。人老可以心不老,但生理的老化是客觀規律,不可抗拒,必須減輕負荷,量力而行,包括工作、學習和生活的負擔,一切活動必須在健康允許和有利於健康的情況下進行。”

養鳥是他的又一愛好,每日早晚兩次總會看到他帶著心愛的畫眉去散步。他說:“人要愛小動物、愛大自然。遛鳥,同時又遛人,這是主動與被動相結合的鍛鍊。”

劉江在家非常“賢惠”,每日早起騎上舊腳踏車,沿北京六里橋經菜市口過宣武門悠哉游哉一圈,買回家人一天的“進口”貨,劉江稱其為“散步”。

劉江還喜歡聽音樂,除最愛聽的古典音樂和輕音樂外,他還聽現代音樂。他說:“音樂不僅使人心情放鬆愉悅,還能豐富知識,豐富情感。要了解現代生活,就要懂得現代音樂,有助於與時代合拍。”

幕後故事

“高,實在是高!”——這句五十多前的電影台詞,今天還在被人們模仿和引用。

“我胡漢三又回來了!”——這句四十多年前的電影台詞,同樣讓現代人口口相傳。

伴隨這兩句台詞,著名演員劉江在銀幕上留給人們深刻記憶的,全都是鼓著眼泡、滿臉橫肉、讓人“恨之入骨、咬牙切齒”的“壞蛋”。

小子,演得還真像回事

劉江祖籍遼寧遼陽,1925年生於哈爾濱一個城市貧民家庭。在他6歲的時候,日本人打進了東北。年幼的劉江目睹鬼子們騎著高頭大洋馬在街上橫衝直撞,將人打傷打死。死傷者恐懼絕望的表情,鬼子、漢奸的無恥行徑,從那時起就牢牢印在了劉江的記憶里。他常對小朋友們講:“我長大了一定要拿起槍,把這些王八蛋全斃了。”

因為戰爭,年僅13歲的劉江不得不提前結束學業,到一家工廠當學徒。每天辛苦工作十幾個小時,掙到的工錢少得可憐不說,一不小心,還得挨打挨罵。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劉江考進郵局,從事郵遞、押車工作,在成功逃離工廠這個“魔窟”的同時,還能多賺點錢補貼家用。

那時候,劉江身邊有一群愛好文藝的朋友。在他們的影響下,劉江於1941年加入了哈爾濱北斗業餘實驗劇團。起初他還只是幫著布景、貼海報、收票。漸漸地,大家看他勤懇而又機靈,也開始在話劇中找些小角色給他演。第一次上台,劉江扮演的是一個小混混,一個幾乎沒啥台詞的小配角。可散場後,走在人堆里,還是有人認出了他。一句“小子,演得還真像那么回事”的評語,讓他興奮得整晚睡不著覺。若干年後,劉江回憶起自己的藝術生涯,總認為正是這段經歷,激發了自己內心深處潛藏的藝術熱情。

演壞人遭槍擊,次數多過陳強

1946年,哈爾濱解放了。看著身邊的朋友紛紛參軍,劉江也動了心,他決定放棄郵局的飯碗,去參軍。不過,他沒料到自己參軍後,進的是文工團,拿起的“武器”竟然是“表演”,而且在表演這條路上,竟然一走就是一輩子。

初入部隊,正好趕上全軍展開訴苦教育,劉江因為長相合適,被挑選扮演地主惡霸“黃世仁”。不只一次,在台下觀看演出的士兵,因為激憤難忍,舉槍對著劉江扣動扳機,他都幸運地躲過了。事後,劉江一點都不覺得害怕,反而十分高興,“他們反應這么強烈,只能說明我演得像。這樣的事情陳強只碰到過一次,但是對我來說太經常了”。

就這樣,劉江在“槍林彈雨”中演了整整5年的“黃世仁”,也讓人們逐漸記住了他這個“壞蛋”。

1952年春,部隊整編,劉江作為文藝骨幹被調到中南部隊藝術劇院,成了一名專職話劇演員。在武漢,劉江演了4年的話劇。在《是誰在進攻》、《無名英雄》、《新局長到來之前》等名劇中,他成功地扮演了資本家、地主、敵高級將領等角色。“壞蛋”的帽子,劉江越戴越牢。

本來,“不安分”的劉江也想過要摘掉這頂帽子。畢竟,在那個崇尚英雄的年代,誰都想在銀幕上留下光輝的形象。但他只有1.65米的身高和80多公斤的體重,讓導演總是不自覺就把他往“壞蛋”堆里放。

改變不了,就接受現實。更何況,演壞蛋若能演得讓人咬牙切齒地恨,也是一種成功!劉江開始認真地研究如何演好壞蛋。他把自己看到的形形色色的壞蛋形象都記錄了下來,整理成大量的筆記,同時,把在各種書籍中讀過的對壞蛋的描述也一一摘錄下來。在塑造反面角色時,就將這些研究成果傾注其中。

演壞蛋有高招

影片《英雄虎膽》是劉江的銀幕處女作。他演的又是一個只有一句台詞的土匪。

雖然只有一句台詞,劉江還是精心準備。到了拍攝那天,劉江先是背對鏡頭小解,哆嗦兩下穿上褲子後一回身,愣了一下,兇巴巴地說:“老傢伙,不許他媽的亂跑,小心要你腦袋!”48小時後,大家一起看膠片,看到劉江哆嗦的那兩下,一陣鬨笑:“這小子,演得還真像!”

導演嚴寄洲從此認定劉江適合演反角,甚至還這樣說:“我沒有讓他演的地方,他都演出來了,他想得很具體很細緻。”

1965年,導演任旭東為影片《地道戰》挑選演員。很多人碰都不願意碰敵偽漢奸“湯司令”這個角色,劉江卻爽快地接了下來:“湯司令這個人,賣國求榮,喪盡廉恥,有奶便是娘,我就把他設計成一條狗,一條日本人所養的哈巴狗,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噁心。”

為了突出“湯司令”這一反面人物身份,劉江偷偷做了副假牙,到排練時,他戴上假牙去見導演,把任旭東嚇了一跳:“你怎么成這樣了?”劉江聽完嘿嘿一笑,取出假牙,又重新戴上。任旭東先是一愣,繼而興奮地拍拍劉江的肩膀,連聲稱讚:“對,就這樣。好!”

“直到現在,我走在路上,還會突然有人出現在我的面前,伸出大拇指,學著我當年的動作,來上這么一句‘高,實在是高’。”說到這裡,坐在沙發上的劉江樂得合不攏嘴。

經歷兩次癌症,已將生死看淡

劉江戀酒,“過去行軍,走累了,就想弄點酒喝。一口喝下去,全身上下都舒坦,打嗝還帶香味,真是享受啊!” 可酒帶來的除了享受,還有疾病。

1995年,劉江被查出患有管狀腺胃癌,在醫院折騰了一個半月。“那段時間經常有人找上門來,讓我練氣功,或者給我推薦‘神藥’之類的東西,搞不懂他們是怎么知道這個訊息的。”想起這件事,劉江忍不住笑起來,“我就相信手術”。手術後,他的心臟、血壓和血糖正常了,脂肪肝也沒了。

好了傷疤忘了痛。一次,劉江和一個幾年沒見的老朋友相聚,喝完白酒又喝啤酒。第二天早晨就小便失禁,到醫院一查,發現患上前列腺癌。所幸這又是一次有驚無險的經歷。

兩次癌症的折磨,讓劉江將生死看得非常淡泊,他說,“要把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來過,人才能活得灑脫、快樂”。

劉江在1988年離休後,還隔三差五地接了幾部片子。如今,他不再輕易接片,而是將“修身養性”當作自己現階段最大的“事業”。他不顧家人的反對,買了一輛電動腳踏車,每天在住處附近騎騎溜溜。為了彌補少喝酒帶來的“精神損失”,他還和年輕時的夥伴湊到一起,成立了“話療協會”,通過說話,互相交流健康經驗和養生秘訣。

“那您還會再拍電影嗎?”“基本上不怎么接了,身體不允許。不過,要是本子特別好,是主旋律又能反映生活的,累到吐血我也乾!” 對於電影,年過八旬時候的劉江依然保持著真誠和激情。

社會評價

在舞台和銀幕上經常扮演反面人物的演員,往往受到角色的影響,給觀眾留下不愉快的印象。然而,只要與他們稍加接觸就會發現,這些舞台或銀幕上的凶神惡煞、貫匪頑敵,在現實生活中,原來竟是一些非常正派善良、平易可親的好人哩!影片《閃閃的紅星》中大土豪胡漢三的扮演者劉江,就是這樣一位演員。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