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建軍節

八一建軍節

每年的八月一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紀念日,因此也叫“八一”建軍節。1933年7月1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根據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6月30日的建議,決定8月1日為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1949年6月15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發布命令,以“八一”兩字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和軍徽的主要標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將此紀念日改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節。

基本信息

節日來歷

八一八一

1927年4月12日和7月15日,蔣介石、汪精衛先後在南京和武漢發動“清共”行動後,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了臨時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利用共產黨掌握和影響下的國民革命軍在南昌舉行武裝起義,並指派周恩來為起義領導機關前敵委員會書記。

1927年7月27日,周恩來在南昌召開了有朱德、劉伯承、惲代英、彭湃、葉挺、聶榮臻以及江西黨組織負責人參加的重要會議,成立了以劉伯承為參謀團長,周恩來、葉挺、賀龍為委員的參謀團。下設起義軍總指揮部,由賀龍任總指揮,葉挺任前敵總指揮。

1927年8月1日凌晨2時,周恩來、朱德、賀龍、葉挺、劉伯承等各指揮的各個起義軍向駐守南昌的國民黨軍隊發動進攻,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激戰,殲敵三千餘人,繳獲槍枝五千餘支,子彈百萬餘發,大炮數門,占領了南昌城。當天上午,在南昌舉行了共產黨中央委員、各省區特別市和海外各黨部代表聯席會議,通過了《中央委員宣言》,成立了由宋慶齡、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等25人組成的中國共產黨革命委員會,通過了《八一起義宣言》等檔案,提出了“打倒帝國主義”、“打倒新舊軍閥”、“實行耕者有其田”等革命口號和政綱。同時對起義部隊進行了整編,仍沿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番號,以賀龍兼代總指揮。因敵以重兵進攻南昌,中共前委決定根據中共中央的預定計畫,起義部隊於8月3日至6日先後撤離南昌,揮師南下,取道臨川、宜黃、廣昌,直奔廣東潮汕地區。

起義部隊在江西瑞金、會昌打垮了國民黨反動軍隊的堵截,然後經過福建的長汀、上杭和廣東的大浦,於9月

下旬占領了潮州、汕頭,主力部隊經揭陽向湯坑西進。10月初,西進部隊和留守潮汕的部隊遭到優勢敵軍的圍攻,起義部隊大部分被打散,一部分突圍到了海陸豐地區,與海陸豐地區的農民武裝會合;另一部分由朱德、陳毅率領經贛南、粵北轉入湘南,開展游擊戰爭。1928年1月在湘南地方黨組織和農民武裝的配合下,在宜章舉行了“年關起義”。由於遭到優勢敵軍的“協剿”,起義部隊和農民武裝撤出湘南,於同年4月到達井岡山與毛澤東率領的部隊勝利會師,組成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後改稱工農紅軍第四軍。

革命遺址革命遺址
起義成功後,中共前委按照中共中央關於這次起義仍用國民黨左派名義號召革命的指示精神,發表了國民黨左派《中央委員宣言》,揭露蔣介石、汪精衛背叛革命的種種罪行,表達了擁護孫中山“三大政策”和繼續反對帝國主義、封建軍閥的鬥爭決心。8月1日上午,召開了有國民黨中央委員、各省區特別市和海外黨部代表參加的聯席會議,成立了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推舉鄧演達、宋慶齡、何香凝、譚平山、吳玉章、賀龍、林祖涵(伯渠)、葉挺、周恩來、張國燾、李立三、惲代英、徐特立、彭湃、郭沫若等25人為委員。革命委員會任命吳玉章為秘書長,任命周恩來、賀龍、葉挺、劉伯承等組成參謀團,作為軍事指揮機關,劉伯承為參謀團參謀長,郭沫若為總政治部主任,並決定起義軍仍沿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番號,賀龍兼代方面軍總指揮,葉挺兼代方面軍前敵總指揮。所屬第11軍(轄第24.第25.第10師),葉挺任軍長、聶榮臻任黨代表;第20軍(轄第1.第2師),賀龍任軍長、廖乾吾任黨代表;第9軍,朱德任副軍長、朱克靖任黨代表。全軍共2萬餘人。

會昌戰鬥後,起義軍陸續折返瑞金,改道東進,經福建省長汀、上杭,沿汀江、韓江南下。9月22日,第11軍第25師占領廣東省大埔縣三河壩,主力繼續南進,於23日占領潮安(今潮州)、汕頭。在此期間,駐廣東的國民黨軍第8路軍總指揮李濟深令錢大鈞殘部牽制第25師,令黃紹竑部經豐順進攻潮安,令陳濟棠、薛岳部3個師1.5萬餘人組成東路軍,由河源東進,尋起義軍主力決戰。根據上述情況,中共前委決定,第20軍新建的第3師隨革命委員會駐守潮汕地區,集中主力6500餘人迎擊東進之敵。9月28日,起義軍主力在揭陽縣山湖(玉湖)附近地區同東路軍遭遇,將其擊潰,繼向湯坑(今豐順市)推進,在汾水村地區與敵再次激戰,至30日,起義軍傷亡2000餘人,無力再戰,遂向揭陽撤退。是日晚,黃紹竑部攻占潮安。10月3日,起義軍主力在流沙(今普寧市)與由潮汕撤出的革命委員會會合,繼續向海豐、陸豐地區撤退,在經過流沙西南鍾潭村附近的蓮花山時,再次遭到東路軍的截擊,激戰不勝,部隊大部潰散。駐守三河壩的第25師,在給錢大鈞部以重大殺傷後,向潮安轉移,10月5日在饒平縣境同由潮汕撤出的第3師一部會合。此後,這兩支部隊在朱德、陳毅率領下,同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部隊會合。

這是一次長途行軍,從南昌出發,經撫州、宜黃、廣昌、石城、瑞金、會昌、長汀、上杭、大埔,直到九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占領潮州、汕頭,整整走了一個多月才停腳,而先頭部隊則已進入海陸豐地區。沿途在瑞金以北的壬田寨打了一次勝仗,在會昌又打了一次勝仗,殲滅敵人一個多師。警衛隊的戰士們雖然萬分疲勞,但精神興奮,始終保持著高漲情緒,保衛起義軍領導機關——革命委員會的安全。當時我在警衛隊當班長。占領潮州後,我們這個排奉命留在那裡,擔負後勤部門和物資倉庫的警衛任務。撤出潮州後,我們東渡韓江,向饒平方向前進。到饒平時,朱德同志已率領二十五師和九軍教導團從三河壩撤到那裡,我們同這支隊伍會

八一八一

合一起了。接著就在朱德、陳毅同志領導下,開始向閩贛方向作戰略轉移。這又是一次長途行軍,經饒平、平和、大埔、永定、武平、信豐到達南康、大庾地區。由於連續行軍作戰,部隊減員很大,加上一些意志不堅定的戰士和幹部,對革命產生動搖,陸續離開了部隊,到南康時還剩下一千多人,到達大庾時只剩七、八百人,因為部隊成分不純,加之基層黨員太少,沿途軍紀不好,乃將部隊整編為一個團,朱德同志任團長,陳毅同志任團指導員。他們親自整頓部隊紀律,加強政治工作,壞分子被淘汰,留下來的同志更堅定了。形勢變化得極快,將過舊曆年的時候,我們進湖南到宜章,消滅了該縣反動武裝以後,即公開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蘇維埃政權,正式打起了鐮刀、斧頭的紅旗,舉行了轟轟烈烈的湘南起義。南昌起義,是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帶有全局意義的一次武裝暴動。它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宣告了中國共產黨把中國革命進行到底的堅定立場,標誌著中國共產黨獨立地創造革命軍隊和領導革命戰爭的開始。從此,8月1日成為中國工農紅軍和後來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建軍節。南昌起義,由於客觀上敵人力量過於強大,主觀指導上缺乏經驗,沒有和湘、鄂、贛地區的農民運動相結合,開展土地革命戰爭,而是孤軍南下廣東,企圖打開海口,爭取外援,重建革命根據地,再次舉行北代,加之兩次分兵,不能集中兵力殲敵,成為敵人各個擊破等原因,最後遭至失敗。但這次起義的偉大歷史功績是不可磨滅的。它在全黨和全國人民面前樹立了一面鮮明的武裝鬥爭旗幟,充分地表現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不畏強敵、前仆後繼的革命精神。它以實際行動批評了陳獨秀的右傾投降主義,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囂張氣焰,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革命鬥志。它對創建偉大的人民軍隊作出了重大的貢獻。

節日慶祝

八一八一
八一建軍節誕生於1933年,她的第一個節日慶祝活動,是在中央蘇區首府——江西瑞金舉行的。

1933年6月26日,中共蘇區中央局發出《關於“八一”國際反戰爭鬥爭日及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的決定》。決定指出:“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為紀念1927年8月1日的南昌暴動,已確定‘八一’為中國工農紅軍紀念的日子。”爾後,中央革命軍事委會員針對為什麼確定“八一”為建軍節作出這樣的解釋:“1927年8月1日發生了無產階級政黨——共產黨領導的南昌暴動,這一暴動是反帝的土地革命的開始,是英勇的工農紅軍的來源。中國工農紅軍在歷年的艱苦戰爭中,打破了帝國主義國民黨的歷次進攻,根本動搖了帝國主義國民黨在中國的統治,已成了革命高漲的基本槓桿之一,成了中國勞苦民眾革命鬥爭的組織者,是徹底進行民族革命戰爭的主力。本委會為紀念南昌暴動的勝利與紅軍的成立,特決定自1933年8月1日為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7月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作出《關於“八一”紀念運動蘇區黨、政、軍領導紛紛作出動員,毛澤東專門撰寫了《新的形勢與新的任務》一文,發表在7月29日的《紅色中華》報上;博古作了以《戰鬥的紀念節,戰鬥的任務》為題的多場專題演講;張聞天到機關、學校作了《“八一”與帝國主義戰爭危險》的專題報告。與此同時,蘇區各級政府組織民眾開展了集會、遊行、晚會活動,紅軍各部的宣傳活動更為熱烈。

八一建軍節八一建軍節
1933年8月1日,第一個“八一”建軍節慶祝活動在瑞金城南舉行。傍晚,蘇區軍民打著火把,從四面八方朝這裡湧來,工農劇社組成的歡迎表演團站在入口處,邊舞邊唱。慶祝活動分閱兵式和分列式,為防敵機轟炸,決定閱兵式在十七點到十九點半進行完。十七時,閱兵式開始,軍樂奏起,禮炮齊鳴,毛澤東、朱德、項英三位領導策馬而行,檢閱長達六百餘米的紅軍佇列,紅軍指戰員以注目禮相迎,歡呼聲、口號聲響徹雲霄。第二項是宣誓。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向新成立的紅軍工人師和少共國際師授軍旗,向兩個師發出奔赴前線英勇殺敵的戰鬥命令,工人師和少共國際師組成兩塊方陣,指戰員高舉拳頭進行宣誓。第三項是授旗授獎。中革軍委領導分別給各紅軍學校授校旗,給紅軍各團隊授戰旗,向功勳卓著的紅軍指揮員頒發紅星獎章。中央政府和各黨、群團體代表致祝辭,分列式隨之開始。紅軍第二團第五團第三十七團第四十團等方隊在一面面戰旗引領下闊步通過檢閱台,戰士們一面高呼著口號、一面向檢閱台上的首長行注目禮。長長的受閱隊伍從檢閱台前整整走了一個多小時。堅定的步伐踏破夜幕,踏碎塵土,踹動著這個令人難忘的夜晚,把“81”兩個大字嵌入史冊。

2017年7月30日,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檢閱部隊並發表重要講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現場直播。

起義過程

1927年8月1日凌晨,一聲槍響劃破了南昌城寂靜的夜空。以周恩來為書記的中共前敵委員會及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率領黨掌握或影響下的北伐軍兩萬多人在南昌舉行起義。經過數小時激戰,全殲守敵,占領了南昌城。

1927年4月和7月,中國國民黨內的蔣介石集團和汪精衛集團,勾結帝國主義和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在上海和武漢發動反革命政變,殘酷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民眾,使中國人民從1924年開始的國共合作的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遭到失敗。

為了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屠殺政策,挽救中國革命,中共中央於1927年7月12日進行改組,停止了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陳獨秀右傾投降主義的領導 。下旬,決定集合自己掌握和影響的部分國民革命軍,並聯合以張發奎為總指揮的第二方面軍南下廣東,會合當地革命力量,實行土地革命,恢復革命根據地,然後舉行新的北伐。李立三、鄧中夏、譚平山、惲代英、聶榮臻、葉挺等在九江具體組織這一行動,但發現張發奎同汪精衛勾結很緊,並在第二方面軍中開始迫害共產黨人。隨即向中共中央建議,依靠自己掌握和影響的部隊,“實行在南昌暴動”。據此,中共中央指定周恩來、李立三、惲代英、彭湃等組成中共中央前敵委員會,以周恩來為書記,前往南昌領導這次起義。

預定參加起義的部隊有: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第11軍第24、第10師,第20軍全部,第4軍第25師第73、第75團以及朱德為團長的第五方面軍第3軍軍官教育團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全隊一部,共2萬餘人。從7月25日起,第11、第20軍分別在葉挺、賀龍指揮下,陸續由九江、塗家埠(今永修)等地向南昌集中。27日,周恩來等到達南昌,當天就在城內的江西大旅社正式組成前敵委員會,領導加緊進行起義的各項準備工作。 30日早晨,中央代表張國燾來到南昌,中共前委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張國燾堅持認為,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精神,應該爭取張發奎參加,否則不能舉行暴動。周恩來等多數同志認為,“在客觀應當是我黨站在領導的地位,再不能依賴張”。第二天,中共前委再次開會進行辯論。最後,張國燾表示服從多數人的意見。

此時,國民黨武漢政府的第五方面軍(總指揮朱培德)第3軍主力位於樟樹、吉安、萬安地區,第9軍主力位於進賢、臨川地區,第6軍主力正經萍鄉向南昌開進;第二方面軍的其餘部隊位於九江地區;南昌市及近郊只有第五方面軍警備團和第3、第6、第9軍各一部共3000餘人駐守。中共前委決定趕在援兵到來之前,於8月1日舉行起義。

8月1日2時,南昌起義開始。按照中共前委的作戰計畫,第20軍向舊藩台衙門、大士院街、牛行車站等處守軍發起進攻;第11軍第24師向松柏巷天主教堂、新營房、百花洲等處守軍發起進攻。激戰至拂曉,全殲守軍3000餘人,繳獲各種槍5000餘支(挺),子彈70餘萬發,大炮數門。當日下午,駐馬回嶺的第25師第73團全部、第75團3個營和第74團機槍連,在聶榮臻、周士第率領下起義,第二天到達南昌集中。起義最終取得了成功!

南昌起義成功後,發表了國民黨左派《中央委員宣言》。革命委員會任命周恩來、賀龍、葉挺、劉伯承等組成參謀團,作為軍事指揮機關,劉伯承為參謀團參謀長,郭沫若為總政治部主任;並決定起義軍仍沿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番號,賀龍兼代方面軍總指揮,葉挺兼代方面軍前敵總指揮。所屬第11軍(轄第24、第25、第10師),葉挺任軍長、聶榮臻任黨代表;第20軍(轄第1、第2師),賀龍任軍長、廖乾吾任黨代表;第9軍(無作戰部隊),朱德任副軍長、朱克靖任黨代表。全軍共2萬餘人。

1927年8月2日,南昌市各界民眾數萬人集會,慶祝南昌起義的偉大勝利和革命委員會的成立。會後各界青年踴躍參軍,僅報名的學生就有數百人。

南昌起義後,汪精衛急令張發奎、朱培德等部向南昌進攻。中共前委按照中共中央原定計畫,決定率起義軍向廣東進軍,計畫以廣東為基地再次組織北伐。

3日至6日,起義軍分批撤出南昌,沿撫河南下。起義軍進至進賢縣時,第10師師長蔡廷鍇驅逐在該師工作的共產黨員,率部折向贛東北,脫離起義軍。由於起義軍撤離南昌比較倉促,部隊未經整頓,加上酷暑遠征,部隊減員較多,7日到達臨川時,總兵力約1.3萬人。

8月下旬,起義軍在瑞金、會昌地區擊破國民黨軍錢大鈞、黃紹竑等部的攔阻,殲敵6000人,繳獲槍2500餘支(挺)。起義軍傷亡近2000人。

據此,中共前委決定,第20軍新建的第3師隨革命委員會駐守潮、汕地區,集中主力6500餘人迎擊東進之敵。9月底,起義軍主力在揭陽縣白石和普寧縣流沙與國民黨東路軍激戰不勝,10月初部隊大部潰散。革命委員會和起義軍領導人分散轉移,餘部1300餘人進入海陸豐地區,加入到該地區的革命鬥爭。退出三河壩的第25師同由潮、汕突圍的第3師一部於饒平會合後,在朱德、陳毅率領下,轉戰閩粵贛湘邊,最後保存起義軍約800人,參加了湘南起義,並於1928年4月到達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同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部隊會合。

南昌起義部隊雖然受到很大損失,但這次起義卻有巨大的歷史意義。它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標誌著中國共產黨獨立地創建革命軍隊和領導革命戰爭的開始。它如一聲春雷,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高高舉起的火炬,指明了中國革命的方向。

誕生之地

1927年8月底,南昌起義部隊在朱德、賀龍等指揮下,經過徹夜強攻,一舉占領了瑞金,取得了南昌起義後第一次攻城戰役的勝利。瑞金,這座贛南山區小城,從此與中國革命結下了不解之緣。

葉劍英妙計“調虎”南下

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義震驚了蔣介石、汪精衛。他們立即從江蘇、安徽、湖北調集數十萬大軍向南昌反撲。鑒於敵我實力懸殊,從8月3日起,起義軍開始撤出南昌,向南挺進。但是,起義軍撤出南昌後的20多天,一路居然沒有遇到任何阻攔,順利通過臨川、宜黃、廣昌、寧都等地。

南昌起義爆發後,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召開緊急會議,時任二方面軍第四軍參謀長的中共地下黨員葉劍英利用反動陣營的內部矛盾,建議張發奎不要追擊起義部隊,讓他們南下與廣東軍閥陳濟棠火併。此計正中張發奎下懷。於是,起義部隊在撤離南昌後沒有遭到追擊,獲得了寶貴的喘息時機,一路平安地來到瑞金城下。

1927年8月25日下午,在朱德、賀龍等的指揮下,起義軍在瑞金北部的壬田鎮,展開了起義部隊第一次攻城戰。陳上海告訴記者,進攻瑞金的主力是賀龍率領的第一、二師,周逸群率領的第三師作預備隊。經過徹夜激戰,敵“討共第八路軍”右路總指揮錢大鈞所部5個團被擊潰,向會昌方向逃竄。26日上午,起義軍占領瑞金城。這是南昌起義部隊首次攻占城市。不過,這一勝利也付出了

八一八一
慘重的代價:起義部隊第九軍參謀處長冉國平、二十軍一師三團團長余願學光榮犧牲,官兵傷亡數百人。

1927年蔣介石、汪精衛先後叛變革命之後,已是國民革命軍第20軍軍長的賀龍,毅然放棄國民黨的高官厚祿,不顧反動陣營的威逼利誘,率部參加南昌起義。起義前後,他多次向20軍政治部主任、共產黨員周逸群表達要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願望。周逸群將這一要求轉達給了起義前敵委員會書記周恩來。8月26日,起義軍占領瑞金後,周恩來主持召開前委會議,一致通過了賀龍的入黨申請。隨後,在瑞金綿江中學,舉行了賀龍、郭沫若和彭澤民三人的入黨宣誓儀式。賀龍激動地表示:“黨為了考驗我,培養我,整整有三個年頭,直到‘八一’起義後,黨才批准我參加。由此可見,當一個中國共產黨員是很不容易的,是要經得起考驗的,而且參加黨之後更要經得起黨的長期考驗;絕不是一參加之後,就萬事大吉了,就不再要黨的考驗了。今後,黨叫我怎么辦,我就怎么辦;縱使粉身碎骨,也絕不背叛黨!”歷史證明,賀龍同志忠實地履行了這一諾言,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八一建軍節在此誕生

1933年7月1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決定將8月1日作為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從此,每年8月1日就成為中國工農紅軍和後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建軍節。當年8月1日,在瑞金葉坪紅軍廣場舉行了歷史上第一個“八一”紀念活動並且當日傍晚在瑞金城南竹馬崗舉行了紅軍閱兵式和分列式。從此,8月1日正式成為人民軍隊的建軍節。因此,可以說南昌是軍旗升起的地方,而瑞金是八一建軍節誕生的地方。

軍旗簡介

軍旗軍旗
軍旗,是象徵軍隊或建制的旗幟。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為紅色,上綴金黃色的五角星及“八一”兩字,表示中國人民解放軍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義以來經過艱苦卓絕的長期鬥爭,終於在黨的領導下取得了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的規格(按照總參1951年1月頒布的條令執行):

軍旗可以授予團級以上部隊和院校,授旗時可以舉行儀式。

軍旗主要用於參加典禮、檢閱、隆重集會、遊行等場合,由掌旗員掌握軍旗,左右各有一名護旗兵,位於部隊的前列。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武裝力量的標誌,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榮譽、勇敢和光榮的象徵。它激勵全體指戰員牢記自己的神聖職責,忠於祖國,忠於人民,忠於黨,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來捍衛祖國的神聖領土和尊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