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棲蛙人

兩棲蛙人

兩棲蛙人是陸戰隊的拳頭部隊,蛙人隊員是海軍陸戰的兵中之兵,軍事素質、思想作風、意志品質、樣樣都是一流的有著“神兵”的美譽。2010年,大陸遊客由於颱風鮎魚在台灣遇難失蹤,兩棲蛙人出動菁英開始水中搜救行動。

簡介

這是一支具有濃厚神秘色彩的部隊,它的名字叫“中國人民海軍兩棲蛙人隊”。在共和國武裝力量體系中這是一支最年輕的部隊,它的誕生與存在,引起世界各國的政治家、軍事家的矚目。

蛙人英姿蛙人英姿

蛙人隊素有“陸地猛虎,海上蛟龍”的美譽,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吃苦,有“兩棲雄獅,無敵天下”的盛讚。每個隊員都身懷絕技,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比起特警隊員毫不遜色。 

1998年夏季,由幾個團偵察連挑選而組成的兩棲蛙人隊成立了。隊員們都是在幾千名陸戰隊員中挑選出來的,體能、技能、思想、作風、意志、品質都一流。旅長李新根兩眼緊緊盯著未來高科技戰爭,嚴肅地說:“戰場上沒有亞軍,練就要敢爭世界第一。”

日常訓練

1984年廣州軍區尖子比武專項射擊第一名、攀登第二名賴賢海當上了蛙人隊長,沒有多久,這個隊長就被隊員們送了一個雅號:冷麵殺手。賴賢海剛一上任蛙人隊隊長就對隊員們說:“在一年之內,我要把你們練成一把把鋒利的尖刀。” 於是高強度的“魔鬼訓練”開始了。

牽引橫渡牽引橫渡

每天雙腳各綁著沙袋進行一次5千米越野,每周二次5千米游泳;上午4個小時基礎科目訓練,400米障礙,手榴彈投遠、投準,拼刺刀,軍體拳,射擊,環環相扣,一條龍進行訓練。下午500米武裝泅渡,沙灘擒拿格鬥,還經常利用中午太陽最烈的時候進行“坐姿”防曬訓練。開始高強度的訓練使許多隊員都吃不消,提不起士氣,想偷懶的現象在一些戰士身上逐漸體現出來,有些戰士還背地裡抹著眼淚拚命罵隊長“冷麵殺手”。

一年後,隊員們的倒功、臂功、腿功樣樣過硬,捕俘拳、擒敵拳、器材使用、攀登、行進戰鬥偵察、襲擊、射擊、越野偵察、野外生存、輕重潛水等科目均達到了訓練大綱的規定,有的課目甚至超過了大綱規定,贏得了上級首長的肯定和表揚。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年一度的軍事大比武中,賴賢海帶領著他的隊員們一舉奪得了全旅14項軍事大比武的第一名。成績表明了陸軍偵察兵經過刻苦系統的訓練,完全可以勝任海軍陸戰隊的職能。

野外生存訓練

飛越塹壕飛越塹壕

練就孤立無援條件下走、打、吃、住、藏、偵等過硬技術與本領,是每一個蛙人隊隊員的必修課。

0.5公斤大米,4兩鹽,一壺水,對於進行超強體能訓練的兩棲蛙人隊員來說,一頓都還吃不飽,然而這幾樣“裝備”他們卻要維持7天的生活。而且這7天中,還要處處提防“敵人”偷襲——包括毒蛇、毒蚊、毒蟻、毒蜘蛛、毒蠍子等。

是夜,一陣短促的哨音,23名蛙人僅用3分鐘便全副武裝,分組出發,3小時後,部隊把他們分別投向目標,不允許蛙人隊的隊員帶乾糧和水。天剛亮時“蛙人”們在一個小池塘邊灌滿了水壺,拿出地圖與指南針,展現在地圖上的都是被稱作生命禁區的荒漠、灘頭。高溫、缺水、無糧食,蛙人隊隊員們分頭去摘野菜、野果等一切可以充飢的食物。突然“沙沙……沙沙……”傳來幾聲響聲,隊員們立刻意識到有“敵人”襲擊。“沙沙”聲越來越近,離戰士龔志權只有2米左右……“是蛇”,說時遲,那時快,龔志權用手中的竹棍一插,正好卡著金環蛇的頸部。龔志權用手捏著蛇頭高興地叫起來:“我捉到了一條蛇,晚飯有著落了”。

大自然對“蛙人”們並非永遠如此慷慨,當夜,狂風大作,暴雨傾盆,隊員們用雨布、竹桿架起人字形“風雨亭”,用小鏟挖出水渠來排水。而新戰士廖斌卻捂著眼,站不起來。廖斌說:“昨天我的眼睛被樹葉碰了一下,眼晴就睜不開了。”原來,在野外很多樹葉都有毒的,不能接觸到眼睛或皮膚上。班長高健連忙拿清水幫廖斌沖洗眼睛,就在這時,戰士王權突然感到小腿奇癢無比,同時一股涼氣順腿而下,撩起褲角一瞧,天啊!一條吸血後脹得比手指還粗的山螞蝗正趴在他的腿上,貪婪地吸血,山螞蝗被他一巴掌打掉了,但鮮血卻濺紅了小腿!

以後的幾天,食物越來越難找,在渺無炊煙的灘頭上,隊員們不得不生吃蛇肉、生吃魚肉、生吃海螺肉……。一次次突發情況,一次次嚴峻考驗,整整七天七夜,隊員們互相扶持,互相鼓勵。受傷了,飢餓了,渴得嘴唇裂開了,他們彼此推讓每一滴水,每一匙稀飯。在這七天中,平時難以下咽的野菜、野果,野菇成了蛙人隊的主食,蛇肉,老鼠肉、螃蟹、海螺、海魚則成了難得的山珍海味。

終於,他們憑著驚人的毅力,通過了上級設定的死亡荒漠、峽谷、灘頭,提前2小時趕到預定目標。

身懷絕技、武藝超群

蛙人們個個身懷絕技,武藝超群,從他們身上,你可以感到虎的兇猛,的威嚴,的速度,的韌性。

戰士黃利生,人稱“鋼筋鐵骨”,入伍前練就一身氣功,入伍後,他刻苦訓練軍事本領,別人做200個伏地挺身,他做400個,跑五公里時,他雙腿各綁著一隻沙袋還要和別人比賽。去年,他加入了兩棲蛙人隊後,更加努力訓練,他的氣功也更上一層樓了。在一次表演中,一位戰士拿著紅纓槍,鋒利的槍刺頂著黃利生的喉嚨,兩人一起用力,紅纓槍桿慢慢變彎了。黃利生憋足勁,死死頂住鋼槍尖,所有的戰士都緊張得把拳頭捏得緊緊的。槍桿越來越彎,戰士們的心越跳越快,突然“啪”的一聲,槍桿斷了,而黃利生的喉嚨,絲毫無損。

叢林奔襲叢林奔襲

付其芬,是個彪形漢子,他的器械木馬動作極為標準。他最擅長的是單槓大迴環,在該陸戰旅舉行的“八一”沙灘運動會上,政治部主任林小偉帶動全旅官兵為他打氣。“……50,……98”付其芬一鼓作氣,連續做了98個單槓大迴環。這個成績打破了該旅的最高紀錄,旅長李新根親自為他佩帶上三等功的獎章

可以用“煉獄”來形容蛙人隊的體能訓練。奔襲完5公里回來接著沖坡,長500米,斜度35度的大坡衝上去又衝下來,連續沖四、五趟,力氣幾乎被耗盡,全身像散架一樣,雙腿發麻、抽筋,但訓練還得照常進行。

腹頂圓木腹頂圓木

蛙人隊的訓練場上有流血的,但絕對沒有流淚的。就是這樣艱苦的訓練,使得蛙人隊出了不少“黑鏇風”、“飛毛腿”。

蛙人隊員海藍色的迷彩服都鍍上了一層銀白的鹽,仔細看衣服都各自補了好些洞。太陽下每個隊員的皮膚黝黑髮亮。蛙人隊隊員們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告訴我們:祖國請放心,我們將用青春、生命去構築鋼鐵長城。

挑戰生理極限訓練

海軍陸戰隊的訓練,有人稱之是“煉獄”,也有人稱為“獸營”式訓練。

泥潭撕殺泥潭撕殺

練體能,每人一個沙袋,操練綁沙袋、瞄準吊沙袋,一天24小時不離身;每人早晚手拎石磚跑兩個5公里;早晚還得完成5個100:100個伏地挺身、100個仰臥起坐、100個馬步沖拳、100個倒立、100個收腹。上午4小時環環相扣的基礎科目訓練:400米障礙、投彈、射擊、拼刺刀、軍體拳;中午1至2小時的“坐海”曝曬;下午緊接著海上武裝泅渡、沙灘擒拿格鬥……作為一名蛙人,除了掌握一般軍人技能外,還要學會車舟駕駛、陡崖攀登、潛水爆破、地圖判位、野外生存等軍事科目。
正是這“煉獄”與“獸營”般的艱苦磨鍊,鍛造了蛙人隊員的錚錚鐵骨。他們個個迎面能避刀,揮臂能斷磚,頂頭能碎瓶,攀檐能走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實戰

據台灣“中廣新聞”報導,台灣蘇花公路25日陸海空大搜尋,由於114.5公里處接連發現碎玻璃、衣物等疑似遊覽車的殘骸與陸客物品,搶救單位調集海軍水下作業大隊、水中爆破中隊等兩棲蛙人部隊與“消防署”特搜總隊菁英共22人,下海搜尋。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