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言情小說

免費言情小說

免費言情小說:以講述男女之間相愛為中心,通過完整的故事情節和具體的環境描寫來反映愛情的心理、狀態、事物等社會生活的一種文學體裁。

基本信息

釋義

免費:顧名思意,不要錢,公眾的大家的。

言情小說言情小說

言:講,說。例如:言說、言道、言歡。

情:指男女相愛的心理狀態及有關的事物或事情。例如:愛情、情人、情竇初開

言情:講述男女之間的愛情

言情小說:以講述男女之間相愛為中心,通過完整的故事情節和具體的環境描寫來反映愛情的心理、狀態、事物等社會生活的一種文學體裁。

言情小說簡單地說,一段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愛情故事。愛情是個永恆的話題,誰都有,誰都現在或過去經歷,它看得見摸得著,而且還存在是很大的變幻莫測的空間。愛情前的誘惑;愛情中的恐懼;愛情後的失落……。這期間,分辯不清方向,分辯不清滋味,分辯不清自己。所以說,言情小說創作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古人云:無用之用為大用。最容易創作的小說,其實也是最難創作的小說。讓讀者在言情小說里,流著自己的眼淚,這才是言情小說創作的成功標準。還有人這么經典地寫道:“言情小說對於未戀愛的人來說是嚮往;對於戀愛中的人來說是經書;對於失戀的人來說是痛苦的回憶;對於幸福的人來說是消遣;對於作者來說它只是為了賺人眼淚。”

言情小說,第一它先應該滿足小說的要求,那么小說就有最基本的三個要素:人物、故事情節、環境(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

言情小說中的人物,我們稱為典型人物;這個人物是作者根據現實生活創作出來的,他不同於真人真事,"雜取種種,合成一個",通過這樣典型的人物形象反映愛情生活,更集中、更有普遍的代表性。小說塑造人物的手段可以是概括介紹,可以是具體的描寫,可以寫人物的外貌,也可以刻畫人物的心理活動;既可以人物的行動對話,也可以適當插入作者的議論;既可以正面起筆,也可以側面烘托。

言情小說主要是通過情海生波、風雲突變的愛情故事框架,發展令人迷惑的情節,展現痴男怨女的人物性格,表現理智與情感、精神與肉慾不斷掙扎的中心思想。

言情小說的環境描寫和人物的塑造與中心思想有極其重要的關係。在環境描寫中,社會環境是重點,它揭示了種種複雜的社會關係,如人物的身份、地位、成長的歷史背景等等。自然環境包括人物活動的地點、時間、季節、氣候以及景物等等,如俊男美女風月無邊的旖旎風光、哭哭啼啼催人淚下的秋葉飄零等等。

言情小說除以上與其他小說的共同特點外,還有它自己的不同的地方。

言情小說是一種最接近生活的文學體裁,它具有通俗性,小說的語言風格應該生活化、大眾化、並不需要太多華麗詞藻的修飾,但根據情節的需要感情上的讀白或詩詞歌賦也起到重要作用。例如:《大話西遊》中“曾經有一分愛情擺在我的面前,但我不知道珍惜,現在想起追悔莫及,如果上天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說: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言情小說描寫中難免有男女曖昧之事的描寫,粗俗露骨、鋪陳醜態淫聲就不要寫,顯出鄙穢。主張在描摹男女情性時,其字面上不露一個淫字,令人目想神遊,而意為之移,所謂大盜不操乾矛也。把性愛的描寫極度地升華,就象一篇散文詩,形散而神不散,要“入乎其中”而又“出乎其外”,讀者看了觸動心靈。也反對用“……”代替,其實每個人都有情,每個人又都好色。由情轉入色,由色轉入性,情、色、性也就構成了我們這個社會的根基。失去了這個根基的創作,讓小說離開這個真實的社會遠了一點,讓小說失去它本來應該有的色彩。

發展

免費言情小說免費言情小說
言情小說有著深厚的中國文學淵源。浪漫愛情的源頭可以追溯到《詩經》的十五國風,吟誦至今的“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美麗詩句營造出愛情的原始畫面,而後的《楚辭》將其浪漫主義的氛圍雜糅其中。這些文字不登大雅,多以風花雪月和市井生活為故事背景,是隨心之所欲的青年生活與夢想,因此浪漫言情小說帶著這個“風”的深刻烙印,它來自於民間,是凡夫大眾的思想、願望和對生活的憧憬。

小說體裁起源於古代的神話傳說和先秦兩漢的史傳文學,如《左傳》、《史記》,學者大多認為小說形成於魏晉南北朝時期,以志怪小說《搜神記》和志人小說《世說新語》為代表;直到唐代傳奇繼承六朝筆記小說的傳統,開始有完整的故事結構和人物關係,並開始反映社會現實,才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小說,如《李娃傳》、《霍小玉傳》等;以《大唐三藏取經詩話》、《清平山堂話本》、《紅樓夢》四大名著等為代表的宋元話本、明清小說勾勒了小說清晰的發展脈絡。

言情小說作為小說的分支,形成獨立流派的發展較遲。以言情為主題小說為載體產生影響力的創作應是清末民初的新鴛鴦蝴蝶派,多以“相悅相戀,分拆不開,柳陰花下,像一對蝴蝶,一雙鴛鴦一樣”的才子佳人戀愛小說為主,以徐枕亞的《玉梨魂》、張恨水的《啼笑因緣》為其代表,第一次向社會大眾展現了言情一派的受歡迎程度,並被繼承進入下一個讀者群廣泛擴大的光芒時期。

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言情小說以席捲之姿風靡了幾代讀者,其重要原因在於女性的地位的提高,女性受教育程度和人數隨著民主和科學的進步有了很大的發展,湧現出了一大批的女性作者和女性讀者,因此真正意義上言情小說的形成和廣為人知也是在這一時期,這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言情小說。隨港台等亞洲四小龍的崛起,在西漫影響下言情小說得到了極大的發展,以八十年代瓊瑤、亦舒、岑凱倫、姬小苔等作家為代表,並在大陸和華人地區迅速竄紅,九十年代又以席絹、于晴為代表的眾多台灣作者帶來了言情小說的新高潮。花雨在這一黃金時期精選引進言情出版,擴展了市場的同時開始大力培育大陸原創。

可以說,言情小說的發展進程反映了女性自主獨立、展現自我的過程。現在,國內的讀者不再滿足於台式的夢境幻想,期望著更能符合國內情況和需求的原創言情小說的出現,在台灣影響的基礎上,國內原創言情的崛起,藉助網路平台的影響,風格取材更為多樣化,掀起青春文學的熱浪,給言情小說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態勢和契機。我們不難看到,在與網路時代和無線媒介提供的更人性的生活和消費方式下,言情將進入一個讀者想像空間更大的燦爛新時期。

概念

文學的精神在於顛覆傳統、在於摧枯拉朽、在於解放人性的創新、倡導新的生活方式,因此進入21世紀的言情,可謂是百花齊放。

極具“童話”色彩的瓊瑤小說,給予了人們人性的回歸與嚮往。即便是恩怨復仇,也能將愛情演繹得浪漫而唯美。俊男美女的男女主角,往往都是身世顯赫的才子佳人,小說所反映的故事面較狹窄,較為脫離社會現實,這也讓為生活所累的人們得以短暫的閱讀幸福,可以說這也是言情小說得以長紅不衰、紅遍大江南北的原因,包括在在大陸的風靡有其一定的歷史必然性,在文革剛結束,時值改革開放的內地,對於人們剛從禁錮中走出,開始重新認識“愛情”的甜蜜時,瓊瑤滿足了人們對另一個非現實世界的幻想。

與此相對應的是30年代在舊上海“出名要趁早”的張愛玲。張愛玲小說的魅力在於其傳奇的身世和華麗文字營造的蒼涼,比如其著名的《沉香屑》、《金鎖記》、《傾城之戀》等。她小說有如夢魘般的氛圍,深刻的人性透露出濃濃的現實悲哀,彰顯出以愛情為世界的女性的思想與感悟,在當時的戰亂背景下成為女性參與和思想的高峰體驗。進入60年代的經濟高速發展時期,血淋淋的人性被“童話”式瓊瑤浪漫穿上的唯美的紗衣,征服了讀者的心。

近十年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網路化,給人們的生活方式帶來了多元化的土壤,台灣言情網羅眾多寫手,隨兩岸三地間的聯繫加強,台灣言情已成為言情小說的特別存在,可以說獨立形成了經典的派別,包括綠痕、席絹、于晴、左晴雯、古靈、典心、凌淑芬等作者;而國內原創則源於不同文化元素的滲透,可喜地呈現出一派火紅景象,如深受武俠影響的藤萍、滄月,包含日本動漫元素的喬克天使董珊,韓風颳起的郭妮、可愛淘、本土化青春成長的明曉溪、於佳,穿越和深宮的金子、匪我思存等,可謂異彩紛呈。作品的配圖和裝幀也都隨著這些文化元素的影響,也由於印刷工藝的提升而越來越華麗活潑,象當代的音樂一樣各得其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