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療法

免疫療法

免疫療法是利用免疫系統來治療疾病的一種概念,例如,發展抗病毒疫苗、HPV病毒、HSV病毒抗體培養等等。免疫治療也可認為是利用免疫系統來治療疾病,總體來說是一個比較大治療體系。科學家經過一系列研究證實,舞茸中富含一種能夠提高免疫力的物質“β-葡聚糖”,其機理是通過調節功能而發揮防癌與抗癌效應。因其安全性和耐受性好、無毒副作用、能顯著改善患者生活質量、延長生存時間等優勢,成為癌症綜合治療中繼手術、放化療外的一種新型的治療手段在臨床上廣泛套用。

基本信息

背景信息

19世紀下半葉,法國生物學家巴斯德在研究治療雞的霍亂病時發現通過把病雞上的霍亂弧菌減弱其活性製成的減弱疫苗可使雞對霍亂病產生主動免疫力。後來他用同樣的方法先後在1881年和1885年製成了抗炭疽病的減弱疫苗和抗狂犬病毒疫苗。1890年德國微生物學家馮·貝林和在德國工作的日本微生物學家北里柴三郎(1852-1931)研製成功抗白喉毒素血清和抗破傷風毒素血清。在20世紀,免疫療法又有新的進展,特別是卡介苗的發明,有效的預防了結核病。近幾年利用免疫療法在尖銳濕疣、生殖器皰疹其利用自身感染組織培養抗體,在醫學界引起震撼。

分類

特異性免疫療法

現代免疫學的發展,使人們認識到免疫功能的穩定在腫瘤發生、發展、轉移、逆轉、消退中占有重要地位。尤其是二十一世紀初人類開始的生命方舟計畫,使得免疫療法在治療癌症方面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它不僅可以預防癌症的發生,即使癌細胞已在生長,通過強化人體的免疫力,也可能將其擊退。通過強化人體免疫力而對付癌症,就是目前世界上盛行的“免疫療法”,免疫療法目前分特異性和非特異性兩種:

特異性免疫療法是先找出某種癌症的特定抗原,然後或在體內投以抗原以製造抗體,或在體外製造抗體再注入體內,以形成對抗原的抵抗力,就是人們通常“打疫苗”的方法。目前在歐美,這方面的研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像肺癌、大腸癌等特定癌症的抗原已被發現。

非特異性免疫療法

通過活化人體的免疫細胞,綜合提升人類固有的免疫力,封鎖癌細胞並將其殺滅的方法。這種方法不僅對所有癌症有效,對細菌、病毒感染引起的感冒、肝炎等與人體免疫力低下有關的疾病均會發揮作用。目前在生物抗癌領域備受囑目的天然食用真菌類,如舞茸、巴西蘑菇(姬松茸)、桑黃、白樺茸等,就是這種療法的代表。

舞茸和巴西蘑菇因其抗癌效用而風行全世界,是美國蘭伯特研究所的研究員,深入巴西山區的長壽村皮耶達第尋找村民長壽與健康秘訣時才發現的。在那裡,野生的巴西蘑菇滿山遍野,是當地村民的日常食物之一,他們從不知道隨手摘取、天天煮食的野生菇是長壽食品,更沒有想到它具有抗癌作用。

研究人員經實驗研究證明,舞茸和巴西蘑菇提取的活性成分具有防癌與抗癌效應。為什麼呢?科學家經過一系列研究證實,舞茸中富含一種能夠提高免疫力的物質“β-葡聚糖”,其機理是通過調節功能而發揮防癌與抗癌效應。同樣,科學家在分析桑黃有效成分時發現,舞茸中β-葡聚糖含量是巴西蘑菇的2倍。日本國立癌症中心實驗也證實,舞茸對癌細胞的抑制率高達96.7%。當今舞茸研究已風靡全球,成為最具有抗癌研究價值的藥用真菌。

因研究巴西蘑菇聞名的日本靜崗大學名譽教授水也卓領導的研究小組對舞茸也進行了深入的研究。他們使用1992年采自西伯利亞的舞茸。實驗發現舞茸具有明顯的抗癌效應,其抗癌主要成分是舞茸多糖,其中以β-葡聚糖抗癌效果最佳。另外,舞茸還含有能夠提高機體免疫力、去除活性氧、抑制威脅健康的氧化現象以及尚未被了解的其他活性成分及抗病作用機理。

俄羅斯和日本等國立癌症研究機構的研究證實,舞茸、白樺茸在防癌與抗癌機制上具有共性,主要為:①調節機體免疫力,誘導癌細胞分化與凋亡;②抑制癌細胞增殖,並具有抗轉移效應;③減輕化療、放療副反應;④緩解癌性疼痛;⑤改善臨床症狀;⑥提高生活質量;⑦防治潰瘍、息肉的惡性變,阻止癌前病變的惡化;⑧預防癌症復發。

生物免疫療法

免疫療法免疫療法
作為一種新的腫瘤治療手段,主要依賴於機體自身的力量去殺傷腫瘤細胞,這種殺傷力是有限的,而且是緩慢的,化放療對腫瘤的殺傷快而強,但對機體造成的副作用大。因此,在權衡治療受益的前提下,利用生物免疫療法來彌補放化療的某些不足,並將生物治療和手術、化放療有機地銜接起來,是今後腫瘤治療發展的趨勢。

20世紀80年代以來,以美國和日本為首的科學家對舞茸(Maitake,又名灰樹花)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給癌症患者帶來了全新的治療手段,取得了較為理想的效果。舞茸中含有以β-(1-6)結合為主鏈β-(1-3)結合為側鏈的葡聚糖和以β-(1-3)結合為主鏈β-(1-6)結合為側鏈的活性葡聚糖,實驗證明這些活性葡聚糖可通過活化免疫功能而顯著抑制腫瘤的生長;同時還發現純化的活性葡聚糖只有通過注射才能顯效,而舞茸D-fraction(活性葡聚糖和蛋白的結合物)通過口服便可得到理想的效果。舞茸D-fraction無論是化學結構和組成成分或是分子量都有別於從香菇、雲芝、靈芝、等其他菇類提取的同類物質,其生物活性也是這些同類物質所無法比擬的。動物實驗和臨床實驗顯示舞茸D-fraction(舞茸地復仙)是通過以下幾個方面來發揮防癌抗癌作用:

1、活化吞噬細胞、自然殺手細胞、傷害性T細胞等免疫細胞,誘導白細胞素,干擾素-γ,腫瘤壞死因子-α等細胞因子的分泌。

2、誘導癌細胞凋亡。

3、與傳統的化學治療藥物(絲裂黴素、卡莫斯丁等)合用,既增加藥效,又減輕化療過程中的毒副作用。

4、與免疫治療藥物(干擾素-α2b)有協同作用。

5、減緩晚期癌症患者的疼痛,增加食慾,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

人體自身免疫療法

2014年9月30日,新一波利用人類免疫系統的藥物可殺死腫瘤,通過向腫瘤釋放身體對抗疾病的T細胞,這些藥品顯示出能大大延長某些黑素瘤晚期病人生命的潛能,它們對其他幾種腫瘤的治療正在進行中,黑素瘤是致命性最強的皮膚癌。這讓人們對藥物科學終於即將打敗其最大的對手充滿樂觀,這被形容為終結癌症的開始。

如果確實如此——很大一部分仍需要證明——那這將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開始。報導稱,自從19世紀50年代以來,醫生就一直在試驗所謂的癌症免疫療法。因為德國醫生髮現如果腫瘤受到感染並激發病人的免疫反應之後,它有時會變小。現在,在約160年之後,激發身體天然屏障以對抗癌症的理念終於迎來了自己的輝煌時刻。開發出了一系列治療手段,旨在去除癌症細胞用於躲開免疫系統的屏障。

在即將於馬德里舉行的歐洲內科腫瘤學會一年一度的會議上,獲得大發展的免疫腫瘤學領域將在討論中占據首要位置。這些藥物是我們了解並治療癌症的更廣泛革命的一部分,針對個別人癌症中單個的分子和基因特徵,基因科學的進步開拓了新的治療方式。

德勤研究所生命科學專家邁克·斯坦丁表示:“過去癌症的治療既是藝術也是科學,需要做出很多判斷。現在我們走向了精確治療,我們更加了解是什麼導致了某種特定形式的癌症。”這種進步改善了癌症病人的前途——或者至少改變了那些在富裕國家、能獲得最新藥物的癌症病人的前途。

延伸閱讀

外科手術、放射線療法、化學療法是西方醫學治療癌症普遍採用的方法,雖然這些療法的套用在不斷取得進步,但其強烈的副作用仍然是人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手術療法原則上要切除癌症的主要病灶和所屬的淋巴結。這種療法對於早期癌症相當有效,對於甲狀腺癌、乳癌、子宮頸癌效果非常好,此外,胃癌、大腸癌的五年存活率也很高。然而癌症具有轉移的性質,對於進行性癌症,由於無法找出所有已經轉移的癌細胞,所以幾乎不可能完全通過手術加以去除。此外,手術療法切除腫瘤的同時會損傷身體機能,消耗體力和人體的抵抗力,手術本身也可能會加速癌細胞的增殖和轉移。因此,手術後幾個月就死亡的病例屢見不鮮。

套用的化學抗癌製劑能夠抑制腫瘤細胞分裂,直接殺傷腫瘤細胞,但或多或少都會損傷正常細胞,尤其細胞增殖旺盛的骨髓、消化道黏膜,以及具有分解和排泄藥劑的肝臟和腎臟。骨髓受損,白血球數減少,嚴重時會使患者失去對細菌感染的抵抗力,因並發肺炎等細菌感染而死亡。此外,服用化療藥物後,掉頭髮、食欲不振、皮膚發黑、肝腎功能受損的例子時有所聞。甚至有些駭人聽聞的報告指出,一部分化學抗癌劑具有致癌性,會使正常細胞癌變。

關於化學抗癌劑的效果,目前眾說紛紜,使用化學抗癌劑的確可使癌腫縮小,但是不會完全消失。持續使用使癌腫縮小後,再度增殖的例子也很多。在醫療界,甚至有人認為,使不使用抗癌劑,存活期沒有太大的差異。

放射療法目前主要套用在難以進行手術的局部癌症,如早期皮膚癌、口腔癌、上鄂癌、子宮頸癌、惡性淋巴腫瘤等。對於進行性癌症,也可以配合手術和化學療法套用。放射療法與化學療法一樣,是“以毒攻毒”的療法,因此同樣有損傷正常細胞的危險。最近利用電腦控制,照射的精度相當高,但副作用仍然難以避免。其副作用包括白血球減少、噁心、貧血、皮膚發癢,以及胃黏膜、生殖器官受損等。偶爾也會出現因為放射而形成二次性癌症的例子。

目前通行的癌症治療過程是:早期發現癌症,就將病灶及其附近的組織、淋巴結通通切除、清理乾淨,然後以放射線照射,殺死殘存的癌細胞,最後再以化學藥劑徹底殺滅血液中的癌細胞。這樣雖然可以達到堅壁清野的效果,但因為藥劑或療法太峻烈,不但正常細胞也被殺掉,甚至殺得比癌細胞還要多,以致人變得非常虛弱,有的可能因虛弱而死亡。

臨床研究也發現,局部腫瘤的切除,再輔以放療與化療並不能令患者受益,通常因免疫功能嚴重受創,使殘存的腫瘤復發,並出現遠處轉移,或發生第二腫瘤。因而,提高腫瘤患者生活質量、延長生存期的呼聲在醫患中日益增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