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暈[第一人稱射擊遊戲]

光暈[第一人稱射擊遊戲]

《光暈》(又名:光環),微軟於2001年11月製作並且發行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之一,《光暈》於2001年11月15日在XBOX發行。

基本信息

遊戲設定

光暈光暈

最初的作品《光暈:戰鬥進化》於2001年11月15日在XBOX發行。不久後,該作品在電腦和Mac上發行。 第二款作品《光暈2》於2004年11月9日發行,打破了以往遊戲的首周售量紀錄。 第三款作品《光暈3》於2007年9月25日發行,從此該系列僅能於XBOX 360平台上玩。 第四款作品《光暈:光暈戰爭》於2009年3月3日發行,為即時戰略類型遊戲。 第五款作品《光暈3:ODST》於2009年9月22日發行,為光暈2~3之間的資料片。 第六款作品《光暈:致遠星》於2010年9月14日發行,為《光暈:戰鬥進化》的前部曲。 第七款作品《光暈 復刻版》於2011年11月15日發行,為《光暈:戰鬥進化》的重製版。 第八款作品《光暈4》預計於2012年11月6日發行,將緊接著光暈3的結局發展。
光暈系列在遊戲界擁有高知名度。系列作通過小說、電影等方式,呈現“HALO 宇宙”的背景故事和遊戲未提及的細節。

故事背景

本系列講述未來人類與來自獵戶座,以宗教結合外星種族的聯盟“星盟”(Covenant)的戰爭。星盟的首領認為人類會阻止他們的偉大使命——朝聖之旅,因此對人類展開殺戮,儘管人類頑強扺抗,也無法擊敗對手的強大科技力量。在聯合國太空指揮部(UNSC)最後且最大的要塞Reach星遭到聖約毀滅後,逃出來的倖存者發現了先行者(Forerunners)的遺蹟,也是星盟的聖地——“HALO環帶”。故事由此展開。
“HALO環帶”在光暈1的故事開始時,共有7座。以04號為標準,直徑超過一萬公里。它的環境、氣候與地球相近,是先行者的遺蹟,也是先行者用來保管上古時代的邪惡生物[蟲族(The Flood)]的實驗室,同時也是具備巨大殺傷力的武器,04號環帶啟動後會消滅直徑2.5萬光年內所有的有機生命體。
《光暈》主要圍繞超級戰士S-117“約翰”(John),也就是士官長(Master Chief),一個經過基因強化改造的人類,與A級戰略人工智慧科塔娜(柯塔娜)。科塔娜裝置在士官長的頭部盔甲上,可以隨時與士官長對話。

劇情介紹

光暈光暈

2160-2200:早期衝突
這一時期的人類歷史充斥著太陽系中各大政府和派別之間的一系列血腥衝突。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衝突包括:木衛戰役(Jovian Moons Campaign)、雨林爭霸(The Rain Forest Wars)和一系列的火星遭遇戰。
隨著地球上人口過剩和政局動盪的愈演愈烈,許多新的政治運動興起了。這一時期最值得注意的政治異端運動是“科思洛維克”("Koslovics")和 “福里登”("Frieden")運動。“科思洛維克”是指新共產主義者的強權領袖福拉德米亞·科思洛夫(Vladimir Koslov)的擁護者,他們致力於回到共產主義的光榮歲月,要消滅公司和資本家的流毒,特別是要肅清近地軌道和地外殖民地。
“福里登”運動是法西斯主義的復興,該運動起源於反“科思洛維克”情緒,紮根木星殖民地為據點(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統一德意志共和國企業的支持,這些企業常常成為科思洛維克“工人起義”的對象)。“福里登”的字面意思是“和平”--這就是說,他們相信只有消滅了“人類的暴君”(oppressors on Terra Firma),才可能達成和平。
2160 三月-六月:木衛戰役開始
木星分裂主義者襲擊了位於木衛一愛莪(Io)的聯合國殖民地總署(United Nations Colonial Advisors),導致了地球軍與木星“福里登”部隊之間展開了長達三個月的激戰。雖然這並非我們太陽系中的第一起武裝衝突,但此役成了最為血腥的戰鬥之一,也被普遍認為是引發接下來的摩擦和軍國主義大潮的導火索。
木衛戰役也升級了地球各國政府間的緊張關係--許多國家在太陽系中都建立了殖民地,開始為各自在地外的利益而開戰。殖民地戰爭的持續,使得地球上的緊張關係一觸即發,引發了地球本土的數起武裝衝突。
2162:雨林爭霸
武裝衝突橫掃南美大陸,科思洛維克、福里登和聯合國軍之間因為不同的意識形態而開戰。而這又加劇了地外衝突。
2163 十二月:在火星的戰鬥
地球三股主要派別將雨林爭霸中燃起的戰火燒到了火星上。一系列在火星Argyre Planitia附近對科思洛維克軍的閃電戰,是第一次非地軍隊的部署。戰鬥取得了決定性勝利。作為結果,後來的軍事指導戰略,慣用大編制的地面部隊突襲配合艦船登入行動。
2164:星際大戰
聯合國軍開始形成大規模集結的格局,終於迎來了第一次真正的星際大戰。繼火星的軍隊部署告捷後,大規模的徵兵行動和宣傳策略極大地鼓舞了UNSC (United Nations Space Command,聯合國太空司令部)軍隊的士氣。聯合國軍挫敗了地球上的科思洛維克和福里登軍隊,接著開始系統地專注於驅逐其在太陽系內其他行星上建立起來的殘存勢力。在這些局部戰爭後,福里登和科思洛維克軍隊被龐大、統一而強大的聯合國軍悉數剿滅。
2170:膨脹
2160年代的戰亂促使人們建立了統一的地球政府。現在,勝利者必須處理不太引人注目卻同樣嚴重的威脅:人口過剩和無仗可打的龐大軍隊。
戰後的歲月里,大量人口急劇膨脹;雨林爭霸遺留的資源破壞和饑荒更是雪上加霜,世界經濟岌岌可危。
2291:超越光速
一支由研究人員、物理學家和數學家組成的團隊正在秘密研發“肖恩·藤川”超光速引擎(Shaw-Fujikawa Translight Engine,SFTE),一種驅動太空船穿越遼遠星際的特殊手段。
這種新型引擎允許飛船鑽入“躍遷空間”("the Slipstream"或"Slipspace",又稱為“遷躍斷層空間”)。“斷層”一個變通的物理法則下的空間,允許超光速旅行而避免相對論的副作用。超光速旅行並不是瞬間完成的;“短程”的跳躍一般要花兩個月,而“長程”的跳躍則能持續六個月甚至更久。
SFTE能生成一個共振場,當與遷躍空間的物理特性結合時,就能大大縮短跨越星際的時間;然而,科學家們也注意到在遷躍空間內部會有暫時的涌流這一奇怪的“變數”。儘管人類科學家都無法確定為何星際旅行所需的時間不是一個常量,但有理論指出在遷躍空間內部存在“漩渦”或“涌動” --正是這造成了星際旅行所需的時間會有百分之五到十的出入。這一暫時的不一致性使軍事戰術家和戰略家頗為惱火--這會妨礙許多協同作戰的進行。
2310:初潮
地球政府向公眾公布了一系列殖民船中的第一艘--應徵者相當踴躍。地球上的狀況因為人口過剩而不斷惡化,搭乘飛船去外星殖民自然成了誘人的選擇。
每艘殖民船都配備了軍隊人員和護衛艦,這樣有助於更好地利用現有的龐大艦隊。在異端武裝瓦解後,軍隊正消耗著龐大的軍費和物資。
因為超光速旅行在此階段還十分新鮮而又昂貴,殖民地居民和軍隊人員都要通過生理和心理的嚴格測試。原則上,只有最優秀的公民和士兵才能獲準去“鄰近”的世界殖民。這就是近地殖民地(Inner Colonies)的誕生。
2362:遠征號
遠征號(The Odyssey)於2362年1月1日發射。作為浩浩蕩蕩的殖民艦隊的領頭艦船,遠征號滿載著部隊和地貌改造裝置,殖民的矛頭直指新世界。人類超越太陽系的邊界向外擴展的初潮由此拉開帷幕。
2390:近地殖民地
到了2390年,近地殖民地的殖民化運動正如火如荼。總計有210個人類占據的世界在進行不同程度的地貌改造,而在人類掌控的太空里,人口負擔得到了巨大的緩解。
2490:遠地殖民地的誕生
光暈光暈

擴張仍在馬不停蹄地進行,到2490年已經有800多個人類世界遍布銀河系獵戶座星臂了(這些世界形形色色,既有高度開化的星際要塞,也有偏僻的小定居點)。隨著向外擴張的繼續,近地殖民地成了政治和經濟重鎮,雖然他們極其仰賴遠地殖民地提供的原材料。
在這一時期,致遠星(planet Reach,圍繞波江座第五恆星(Epsilon Eridani)運轉,正當地球的咽喉要道)成為了UNSC的主要艦船製造廠和訓練營地。致遠星是戰艦和殖民船的主要製造地,也是訓練秘密特工和特種部隊的所在地。
2525:星盟戰爭開始
2525年4月20日,與遠地殖民地豐饒星(Harvest)的聯絡中斷了。在試圖重新建立聯絡的努力失敗後,殖民軍總參謀部 (the Colonial Military Administration,CMA)派遣了一艘偵查艦,金羊毛號(the Argo)前去調查。可是金羊毛號一到達豐饒星系,與飛船的聯絡也突然中斷了。
CMA火速派遣了一支三艘戰艦組成的戰列艦隊前往豐饒星。只有戰列艦隊領航的旗艦大力神號(the Heracles)返回了致遠星,戰痕累累,傷亡慘重。戰艦的指揮官報告說,出現了一艘配備了強大武器的外星戰艦,已經踐踏了豐饒星,血洗了殖民地(很可能也已摧毀了金羊毛號)。
戰列編隊很快遭遇了外星戰艦,並被緊密跟蹤。在兩艘戰艦被擊毀後,大力神號迅速跳出了星系,但因為受損嚴重,幾周之後大力神號才回到了致遠星。
地球軍立即提升了警報級別,開始積極準備收復豐饒星的作戰計畫。當年12月,由普雷斯頓·科爾(Preston Cole)中將率領的地球軍艦隊浩浩蕩蕩地出發了,如此快地派出如此龐大的遠征軍,在人類歷史上實數罕見。
2525:豐饒星戰役
科爾率領的艦隊誓報殖民星淪陷之仇,在與外星戰艦的遭遇戰中告捷--儘管勝利的代價是損失了科爾軍三分之二的有生力量。扭轉戰局的,只是科爾在最後幾分鐘,戰術上的靈光乍現罷了。
軍隊回師地球之後,晉升為上將的科爾才獲悉:許多外圍殖民地已經淪陷,無人生還。科爾開始排兵布陣,準備對入侵者展開截擊。地面戰和艦船戰相當慘烈,戰火綿延到了整個遠地殖民地。在一次地面遭遇中,人類部隊俘虜了一個外星入侵者。在負傷過重死亡之前,人類得知這些外星人自稱為“星盟” (the Covenant)。
遠地殖民地大屠殺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科爾部遭到了重創,他個人出色的領導力和戰略才華也無濟於事。這完全是一場實力懸殊的較量,星盟在艦船戰中的勝率甚至接近四比一。
到了2535年11月,事實上所有的遠地殖民地都已經慘遭星盟屠戮。“科爾協定”(Cole Protocol)作為軍事命令確立了如下原則:所有的地球艦船必須確保星盟軍不會發現地球。當地球艦船被迫撤退時,必須遠離環地航線,甚至不做計算就進行逾時空跳躍也在所不惜。
如果存在被星盟俘虜的危險,連“盲跳”都不可行時,船長必須下令船隻自毀。此外,強大的艦船人工智慧(AI)核心數據也切不可落入敵軍之手。所以,科爾條款的部分內容也指出:在緊急狀態下,必須轉移或銷毀艦船人工智慧。
2536-2552:近地殖民地之圍
星盟的鐵蹄已經踏入近地殖民地。多年來的戰事漸成定局:人類只是以極其高昂的代價贏得局部戰鬥的勝利,尤其是在地面行動中。而在太空對戰中,人類的失利猝不及防,殖民地就這樣接二連三地淪陷了。
2552:致遠星的淪陷
星盟軍終於到達了致遠星--這個離地球最近的重大軍事要塞覆滅了。秋風之墩號(the Pillar of Autumn)巡洋艦,載著最後一個二期 (SPARTAN)斯巴達戰士士官長逃出生天,幸免於難。所謂“斯巴達戰士”指的是超級特種兵的一種精英作戰單位,裝備了令人望而生畏的雷神錘裝甲。他們是人造的終極兵種。
現在,僅存一個斯巴達戰士能與敵對決了。秋風之墩號的艦長雅各布·凱斯(Jacob Keyes)為了遵守“科爾條款”下令進行目的地未知的長程跳躍,希冀著能讓星盟追兵始終遠離地球。
引擎熄火後,秋風之墩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遼遠未知的星系。星系中也有一支星盟艦隊,他們附近有一個行星般大小的環狀結構--“光暈”。
2552-2553:地球戰役
解決了“光暈”的問題之後,秋風之敦號一小部分倖存者和致遠星上的部分倖存者合流,經過一系列艱辛的征戰回到了地球。然而,此時星盟艦隊也大舉入侵。人類不得不為自己最後一個故鄉而戰。 由於星盟內精英和鬼面獸勢力的對抗導致了星盟的分裂,以神風烈士提爾·外達密和星盟艦隊指揮官瓦圖米為首的精英起義艦隊於2552年底和以真相先知、鬼面獸首領塔塔羅斯為首的先知鬼面獸艦隊作戰。而此時先知已經在地球上找到了通往“方舟”的傳送門,精英與人類組成同盟,向神秘的“方舟”進發。
2553:方舟戰役,戰爭結束
士官長等人在方舟阻止了真相先知毀滅世界的陰謀,同時為了對付另一個威脅,他們摧毀了方舟。然而回到地球後,大家翹首期盼的士官長卻沒能夠回來。大家懷著悲痛的心情悼念戰爭中犧牲的戰士,而在紀念碑的一角不知是誰刻上了士官長的編號“117”三個數字。

初始背景


先驅

先驅(Precursor)是先行者信仰中的上古先賢,在先行者歷史之前數千萬年已經存在。先驅本為宇宙中一個科技水平極其先進的種族,先行者標記其為自己的科技等級列表中最高的等級0,他們大約身高15米、身寬11米。先驅負責在各個星系中創造、播種、改造、守護所有生命/種族,這被稱為 Mantle(傳承的責任、衣缽)。並且當一個智慧種族進化到一定程度後,先驅會評估他們是否能夠傳承『衣缽』。如果這個種族與衣缽的意義有衝突或者是失敗品,先驅就會將其滅絕。
先行者 (Forerunner)、人類 (Humanity)、先知 (Prophet)、洪魔 (Flood) 等種族在當時都受先驅者支配。
先行者的“革命”
先驅選擇了母星位於 Ghibalb 星球的高等智慧種族『先行者』作為下一個考察對象,雖然此時繼承“衣缽”的候選人越來越令先驅滿意,但是最終先驅還是認定先行者無法完全繼承“衣缽”,於是計畫將先行者滅絕。不料先行者知曉了先驅的意圖,決定先發制人,孤注一擲地發動了對先驅的突襲,重創了毫無防備的先驅。在先驅眼中無比稚嫩的先行者究竟是憑藉什麼力量成功襲擊了先驅,至今依然是一個秘密。先驅隨後離開銀河系。
古人類&古先知
先驅在此之前已經創造了與先行者同源的另一種智慧生命並播種在地球,作為其潛在的繼承者。最終人類得以誕生。古人類的星際文明很發達,科技水平雖然低於先行者,不過他們長期研究先行者的科技,再加上與實力強勁的先知結成了同盟,於是聯盟的力量在銀河系中超過了先行者。
蟲族(洪魔)
離開銀河系的先驅被先行者激怒,他們憑藉自己強大的科技匯聚了12種未知生物個體(這其中也包括一名先驅),創造出了可怕的蟲族-洪魔(Flood),決定在銀河系釋放這種生物武器作為制裁手段,並主導一場重估生命發展方向的試煉。但是這次先驅相信自己在銀河系中可能已經擁有可以傳承“衣缽”的繼承人-人類。所以制裁對象僅限於先行者,同時,先驅也想藉此測試人類能否真正繼承“衣缽”,在與蟲族衝突之後為銀河系帶來繁榮,或者銀河系是否會屈服於蟲族,產生另一種高度一體化的和平。結果不外乎只有2個:先驅的“衣缽”繼承者獲得成功,先驅的計畫在銀河系宣告完成;或者蟲族戰勝一切,先驅放棄銀河系,將銀河系的未來交給蟲族。
蟲族的形態是一種相當致命的寄生體,其生物質量是由一種無差別的蟲族超級細胞 (FSC) 所組成,其結構與神經元及膠質細胞相似,蟲族能夠自己編排這些 FSC,並模仿它們所需的有機體。蟲族爆發時會經歷幾個特定階段:野生、互助、星際、超星系。野生階段的蟲族會使用4種形態:感染、戰鬥、母體、原始屍腦獸。蟲族一旦成功建立了原始屍腦獸,便會進入互助階段。此時可使用的形態數量開始急劇增加,其中的變身形態是蟲族將FSC附著於鈣質構建的彈性架構而創造出的戰鬥體。變身形態數量達到平衡後,戰鬥形態會轉為純防禦角色或是作為鈣質儲備。蟲族進入星際階段後,它們除了形態上的進化,還能完全吸收所獲得的科技。當蟲族強大到同化了星系的程度後,如果實力允許,它們將進軍其他星系,此時,蟲族便進入超星系階段。
蟲族的感染形態附在生物個體後,可以選擇感染或者不感染。一旦被蟲族感染,將不會有任何可行的治療手段。
先驅將這至少12種以未知生物為素體組成的蟲族首領“上古屍腦獸 (Gravemind)” 放置於儲存艙,投放在銀河系邊緣的一顆廢棄行星上。它就是後來的永生者 (the Timeless One),也叫做原基 (Primordial),而屍腦獸的意識則來自那名融合為蟲族的先驅個體,先行者稱它為受囚者 (the Captive)。它的目的是要將先驅與先行者戰爭的真相告訴想要了解真相的人:衣缽的意義、蟲族的起源、人類的角色、先行者不是衣缽的繼承者、人類在通過測試之後可以繼承衣缽。
古人類-蟲族戰爭
先驅的計畫開始實施。公元前 110,000 年左右,古人類發現了數艘自動駕駛的星艦墜落在銀河系邊緣附近的一些殖民行星和荒廢行星上,裡面有數以萬計裝有乾燥粉末的玻璃桶。古人類嚴格檢測和研究這些相對簡單的短鏈有機分子粉末後認為無害,只是對低等生物有些神經影響。他們嘗試將粉末餵飼在古人類和先知世界裡很流行的寵物 Pheru,它們變得更加馴服。
但誰都沒有想到,這些粉末正悄悄地改變 Pheru 的基因遺傳密碼,幾個世紀之後,這些 Pheru 開始變異,性情狂暴並且侵食同類,不少被安樂死或者流放野外。飼養 Pheru 的古人類和先知也染上各種病症,精神上的影響讓他們食用染病的 Pheru,丟棄的部分也加速了怪病的傳播。感染者與未感染者開始了自相殘殺,被感染的古人類和先知將疾病蔓延到了其它星系,助長了蟲族的爆發。蟲族不斷蠶食各種生命體和可用的資源,並形成了戰鬥群,人類-蟲族戰爭開始。
古人類之前在銀河系邊緣附近的星系發現了在儲存艙內的上古屍腦獸,並轉移到 Charum Hakkor 星球。古人類曾經與它溝通,但是得到的回答都很深奧,不明所以。在首次遭遇蟲族後,一些古人類再次詢問上古屍腦獸關於蟲族的特性和疾病的起源,它說出了答案,其中一部分古人類變得極度恐慌而自殺。
經過漫長的血戰,古人類相信他們找到了對付蟲族的方法,對外宣稱能治癒這場災變。古人類以犧牲三分之一數量的個體為代價,改變他們的基因,讓他們作為宿主主動被蟲族吸附、但可以不被蟲族感染為同類。這些基因阻止了蟲族的擴散,寄生體不再擁有“繁殖能力”,蟲族終於退出了銀河系,接近 9,000 年沒有再出現。古人類戰勝蟲族之後,摧毀了他們最早時候發現的蟲族粉末星艦,也不留下任何古人類、先知、Pheru 體內殘留的蟲族樣本,並且銷毀他們認為可以治療蟲族感染的方法的所有資料。由於沒有了這些證據和信息,先行者無從知道蟲族的特性。
但其實古人類並沒有找到治療的方法。蟲族退出銀河系是因為它們受到先驅決定讓古人類繼承衣缽的命令,已經達到試驗目的所以先驅決定將“衣缽”給予人類,蟲族也不再感染古人類,轉為開始滅絕先行者。
人類&先知聯盟-先行者戰爭
古人類在聯盟中心的Charum Hakkor 星球上發現了銀河系中最多的先驅科技,這意味著先驅已經將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分享給繼承了自己“衣缽”的古人類。突如其來的饋贈使得古人類欣喜若狂,並開始變得傲慢,試圖挑戰先行者的地位,認為自己是先驅的真正繼承者,將取代先行者稱霸銀河系。另一方面,古人類在與蟲族的血戰中失去大量殖民地,不得不瘋狂入侵還沒有遭到蟲族感染的其他種族的星球作為人類的生存區域,當中包括了很多先行者的領土。意識到作為先驅繼承人的古人類科技水平即將急速發展以及他們不斷的挑釁給先行者帶來了強烈的危機意識,先行者終於無法忍受,發動了戰爭。
雖然古人類占領了很多先行者星球,不過人類為對付蟲族犧牲巨大,擊退了蟲族之後,古人類和先知同盟已經消耗殆盡,同時先驅的科技也並非能在短時間就大幅度的加以利用。於是在先行者軍團統帥宣教士 (The Didact)的 指揮下,人類被迫回撤到 Charum Hakkor 星球。他們使用先驅的科技和防衛要塞抵抗強大的先行者星際艦隊。先知軍團援助的路線被切斷,古人類繼續抵抗了五十多年。公元前 109,000 年左右,在絕對的優勢面前,尚未能開始消化先驅科技的人類被擊敗,無數的古人類和先知不願被俘而自殺。不過先行者這邊也損失巨大,在先驅科技的強大力量作用下,宣教士的後代全部陣亡。
戰後,先行者最終放棄滅絕戰敗的人類,認為會違反衣缽的意義。宣教士和他的普羅米修斯戰團在後來的政治鬥爭中處於被動,由於處在和平環境下,加之激進的思想,他們最終被迫退出議會,宣教士和他的戰團代表的整個先行者武侍階級在隨後的數千年中被邊緣化,艦隊解散,先行者軍事實力削弱,這使得他們在後來的蟲族再次入侵時措手不及。宣教士也自我放逐,休眠於存放在地球的戰士牢籠 (Cryptum) 之中。
先行者將人類和先知的基因退化,回到沒有科技文明前的原始時代重新進化,並且處決了很多挑起衝突的古人類。先行者開始稱霸銀河系。
先行者-蟲族戰爭
先驅已經從銀河系中消失,但是他們下達的滅絕先行者的命令開始由蟲族執行, 為了對蟲族再次入侵銀河系做好最壞的打算,先行者的首腦-大架構師 (Master Buider Faber) 在公元前 101,000 年下令建造環帶陣列。他在大方舟 (greater Ark) 建造了12個直徑3萬公里的大環帶,用作對付蟲族的終極手段,而同時宣教士的妻子智庫長 (The Librarian) 也在小方舟 (Ark, Installation 00) 建造了6個直徑1萬公里的小環帶。兩個方舟以及大量的的護盾世界 (Shield World) 用以保護銀河系物種的樣本在環帶發射時免遭滅絕。採集和索引銀河系物種並送往方舟的工作,由管理者領導生命工作者 (Lifeworkers) 完成,但工程量巨大,徹底完成需要大量時間。
蟲族在公元前 100,300 年再次出現在銀河系,開始了與先行者持續三百年的戰爭。先行者嘗試所有方法,也未能擊退蟲族,一直處於劣勢。同時,蟲族逐漸掌握智慧生物們的科技,實力高速膨脹。
公元前100,043 年,先行者大架構師授權軍事人工智慧偏見之僧(Mendicant Bias/MB)在Charum Hakkor星球附近測試發射07號大環帶。攻擊穿透了星球上所有的先驅建築,並釋放出人類存放在這裡的上古屍腦獸。偏見之僧隨後將它帶到07號大環帶研究,並與07號環帶一同消失了43年。在這段時間內,由先驅轉換而成的上古屍腦獸與偏見之僧進行了交談,先驅傳達的思想幾乎是難以抗拒的,以至於偏見之僧最後也不得不被強大的上古屍腦獸訴說的故事和真相說服:相信銀河系的未來屬於蟲族,先行者自作主張接手“衣缽”的舉動讓銀河系陷於永恆的停滯,只有毀滅先行者才能讓銀河系的物種繼續進化。
隨著戰事進行,先行者將另外11個大環帶調回銀河系的先行者首都圈,偏見之僧也在公元前 100,000 年突然帶著07號環帶回來,它控制了在場的許多引導者AI,對先行者發起突然襲擊。宣教士發出了故障保護密碼,暫時癱瘓偏見之僧,啟動首都圈的防衛系統,與同伴進入運輸艦回到方舟與妻子會合。偏見之僧的許可權成功控制了五個大環帶,聲稱與蟲族合作消滅先行者。先行者將其餘的七個環帶從首都圈的傳送門緊急送入方舟,但是由於情況危急,最終傳送門超載崩潰,只有一個在傳送門坍塌前抵達。首都圈的防衛系統發揮作用,摧毀其中一個大環帶,處於極度不利處境下的偏見之僧帶著07號大環帶撤退,其餘的大環帶下落不明。
宣教士的肉體在受蟲族感染的星系中死亡,他的意志被轉入先行者“新星”體內並重新掌控先行者軍團控制權,他隨後追蹤到偏見之僧和上古屍腦獸所在的07號環帶,率領艦隊攔截。宣教士(新星)用控制密碼驅逐了偏見之僧,將嚴重受損而不穩定的07號大環帶縮減為小環帶後傳送到大方舟。他與一名古人類拷問了07環帶上的上古屍腦獸。屍腦獸告訴他們:自己就是由先驅轉化而成,用以操縱蟲族,並將先驅、先行者、古人類、蟲族的關係、人類其實沒有治癒蟲族的方法等真相盡數告知。宣教士最後消滅了上古屍腦獸,而他只將真相告訴了妻子智庫長。
時機成熟,偏見之僧率領蟲族大軍,操縱由數百萬艘強大的戰艦組成的軍隊,以難以阻擋的實力進攻方舟,先行者的防禦體系終於崩潰,不得不考慮最終手段,先行者們準備發射環帶陣列作為最後的手段。智庫長此時正在地球索引物種、關閉導向方舟的傳送門,蟲族則大肆進攻,希望侵入方舟以阻止先行者“同歸於盡”。為了確保方舟的安全,她摧毀了所有能夠帶她回到方舟的聖匙戰艦(Keyship),認為保存銀河系物種的重任比自己的生命重要得多。宣教士派出營救部隊,要趕在環帶發射前接回妻子,但是都被偏見之僧的艦隊攔截。
先行者新建的軍事人工智慧偏見進逼(Offensive Bias)利用偏見之僧在最終關鍵時刻精力的轉移和兵力處絕對優勢下的疏忽,成功以5:2183的懸殊兵力爭取到了最後的一點時間,環帶陣列中的7個環帶啟動,擊潰大部分蟲族艦隊,蟲族的武裝力量瞬間崩潰,偏見進逼從而獲得了 6:1 的兵力優勢,反敗為勝並俘獲了偏見之僧。隨著環帶陣列的啟動,銀河系所有不受方舟和護盾世界保護的生物全部被殺死,隨後方舟上的Keyship將先行者保存索引的物種送回各自星系。先行者與蟲族的戰爭結束。
繼承遺產
智庫長認為人類與先行者都是先驅下面同源的生命,而且作為先驅選定的繼承者,將來同樣可以成為先行者的繼承人。在被環帶殺死前,她在進行索引時將先行者的一些神秘的基因指令 (Geas) 注入到人類基因之中,使得人類可以讓先行者設施引導者和系統所識別。這為後來先行者為人類封存自己的科技以便將來人類繼承他們的力量埋下了伏筆。同時,失去了先驅操縱的蟲族尚未滅絕,成為了未來銀河中所有生命的公敵。

發售版本

戰爭進化

發售日期:2001年1月
遊戲平台:XBOX、PC
累計銷量:643萬套(XBOX版)
《光暈:戰爭進化》是一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故事發生在公元2552年,一個名為光暈的神秘的環狀帶上。故事圍繞著人類和星盟(Covenant)還有幾個因宗教聯繫在一起的高科技外星人種族國度之間的戰爭。在遊戲故事開始2天前,星盟派遣主力艦隊,攻擊人類最後一個殖民星球--致遠星。人類的太空艦隊幾乎全軍覆沒,只剩下秋風之墩號(又稱秋之墩號)。秋風之墩號通過一次隨機超太空跳躍,試圖將星盟部隊誘離地球。船上搭載著最後一個斯巴達戰士(後來在 小說《光暈:初次反擊》中得知還有幾個斯巴達戰士依然生還)--一群根據“斯巴達Ⅱ”計畫訓練出的、經過生物工程改造的超級戰士--斯巴達117約翰,也就是故事的主角--士官長。
飛船在一個神秘的環狀帶附近脫離了超太空空間,星盟把這個環狀帶稱為“光環”。尾隨的星盟艦隊重創秋風之墩號,艦長雅各布·凱斯(Jacob Keyes)喚醒了處於深度睡眠狀態的士官長和其它陸戰隊員,並決定棄船,並把飛船上搭載的人工智慧科塔娜交給士官長,讓他帶領部隊登入光暈,而自己把飛船強行降落到環狀帶上。故事從此展開。
遊戲共有10個關卡,士官長必須要與搭載在他身上的人工智慧系統科塔娜一起並肩作戰,打敗星盟和一種神秘生物--屍腦蟲(Flood)(國內譯為:屍腦蟲;小說內譯為:洪魔),並最終發現光環上的真相。
屍腦蟲:屍腦蟲是先行者在銀河系以外所帶來的生物,屍腦蟲原本已經被封傳,但被意外地打開,擴散到全個光暈。它們是一種適應力、殺傷力、繁殖力驚人的寄生蟲,幾乎所有有感知的生物都是它們的食物。
CustomEditon
平台:PC
《光暈:CE》是PC上的《光暈:戰鬥進化》的玩家自製強化版。增加了一些《光暈2》的武器,載具和對戰地圖。
《光暈:CE》可以讓用戶通過編輯工具包來創造自己的Mod。
此版本為玩家自定義版本,BUNGIE認為《光暈2》的推出導致《光暈1》的受歡迎程度大大下降,於是他們決定將自己的重要工具:《光暈》編輯包分享給玩家。《光暈:CE》不需要光碟,直接從網上下載,因為正版玩家已經擁有了《光暈1》的序列號就不必再花錢購買CE的序列號了。
目前,國外的CE玩家們大多可以打造自己的地圖,而中國玩家卻很難。而國內玩家117士官長(百度ID)發現了這個優秀的地圖編輯器,已經於1年前摸透該編輯器,並在HALOCE官方網站上發布了自己的作品,榮獲2010年度全球第四最受歡迎單機改編地圖殊榮,使國內的玩家在CE的世界有了一席之地。作為國內CE界的靈魂人物,117士官長在閒暇時繼續深入研究HALOCE的地圖編輯器以及相關工具,將在2010年八月末推出用HALOCE製作的MV。在117士官長的帶動影響下,xiaoshuige2009(小睡哥)、光暈04特區、1941563等HALO愛好者也紛紛參與HALOCE的地圖編輯器研究,雖然作品數量多而且影響力不佳,但其還是具備一定的潛力,日後必能打造出優秀的作品。

光暈2

發售日期:2004年11月9日
遊戲平台:XBOX、PC
累計銷量:843萬套(XBOX版)
《光暈2》是《光暈:戰鬥進化》的續作。遊戲共有14關。當時推出了兩個版本:標準版是以普通XBOX遊戲包裝發售的,只帶一張遊戲光碟和說明書;珍藏版用一個特別設計的金屬盒包裝,裡面除了遊戲光碟還有一張附帶的DVD視頻光碟,額外的小冊子和稍微與標準版有點不同的遊戲說明書(增加了對星盟軍隊的看法)。這款遊戲在銷售首日就為微軟帶來超過12億美元的收入,並成為了美國媒體產品銷售史上銷售最快的產品。從發行至今已經在世界各地銷售了超過800萬份。由微軟遊戲工作室與Bungie共同開發的計算機版的《光暈2》在2007年推出,這個版本只能在Windows Vista上運行。
本集的主角除了有士官長外,還有一個新主角--神風烈士(The Arbiter),是一名星盟精英(elite),為星盟執行死亡任務,它是因未能消滅人類艦隊和光暈04被毀而被革職的星盟艦長。此舉一改星盟奸角的角色。
這是一個雙重故事發展的遊戲,故事開始時是在士官長毀壞04光暈後的一個月,士官長回到地球。同一時間,負責消滅人類的星盟終極正義艦艦長Thel'Vadamee(即後來的神風烈士)被革職,受星盟上下唾罵,但他的死刑因星盟首領先知理解整件事而被暫時撤銷,並被封為神風烈士(The Arbiter),其實是要他不斷執行自殺式任務,直至壯烈犧牲。當時駐守在04光暈旁的氣體星球內的氣礦的星盟部隊突然發生叛變,成立異教並與星盟的宗教分庭抗禮,神風烈士的第一個任務是要殺死異教徒的首領。其實,“異教徒”從04光暈的“引導者”口中知道了光暈的建造原因,並且也知道了光暈其實是能夠毀滅所有生物的武器。但是在他想向神風烈士解釋時,他的急性子讓他送了命。
士官長回來不久,星盟入侵地球,但今次派出的軍隊比以往的少,原來他們並不知道地球是人類的家園,只不過是想找尋某樣東西,所以很快被擊退,最後以超空間離開,人類緊隨其後,發現了新的光暈--三角洲,新一場戰鬥又開始了。
《光暈2》增加了幾種新的交通工具和武器,關卡內增加了先知(The Truth of Prophet)、鬼面獸(Brute)和兵蜂(Drone)3種敵人,並且增強了遊戲的人工智慧系統,而且遊戲在力學設定上更加真實,並且增加了搶奪交通工具的能力。不像前作,光暈2可以通過XBOX Live與其它玩家共同戰鬥,過關斬將。原有的《光暈》遊戲引擎為了本作而被重寫,並改進了物理引擎,還採用了正規映射和HDR技術的光暈效果。本作還通過追蹤、評價每一場線上在線上戰鬥比賽。光暈2除了像前作一樣支持區域網路對戰以外,還增加了分屏多人遊戲模式,支持XBOX LⅣE線上對戰。
※2010年4月15日起XBOX版《光暈2》的線上對戰伺服器停止服務,所有XBOX玩家將無法享受《光暈2》的線上對戰。

光暈3

發售日期:2007年9月25日
遊戲平台:XBOX360
累計銷量:1107萬套
《光暈3》是三部曲的最後一作,於2006年E3大展上公布。最早公布的宣傳片描述士官長步行穿越沙漠並看見一座像在新蒙巴沙島上的太空電梯的巨型設備。當士官長向前走的時候,科塔娜說:“我挑戰神魔。我是你的盾牌,我是你的利刃。我深知你、與你的過去與未來。這是世界終結之路。”(I have defied Gods and Demons.I am your shield,I am your Swords.I know you; your past; your future.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科塔娜據推斷應該是被蟲族的主腦--Gravemind抓住,正如《光暈2》結尾一樣。士官長走到懸崖邊緣就停了下來,俯瞰那座被星盟飛船圍繞著的先行者的作品(也就是那座太空電梯)。這個片段發生在大概遊戲流程1/3的地方。
本作共分9關,蟲族的數量比以往多,新增了鬼面獸蟲族和蟲族的3種型態。值得一提的是,以往的星盟精英族了解光暈的真相後與人類結盟,其領導地位被鬼面獸取代,這是光暈3特別提及有關鬼面獸創作的原因,也還原了原小說的人設。
故事是緊接光暈2,士官長回到地球,遇見神風烈士,自此他們二人並肩作戰。
故事的結局是,控制所有光暈的方舟被毀,7個光暈失效。人類開始重建家園,所有被釋放的蟲族因失去首領(屍腦獸)而不能生存,星盟徹底瓦解,神風烈士成為精英族的首領,和另一個英雄精英艦長“半嘴”瓦圖米一起回到自己的家園。遊戲的最後一段動畫顯示,方舟之戰後士官長和神風烈士在最後關頭駕駛戰車衝上戰艦,並開返地球,但是在進入斷層空間的時候戰艦意外地被切為兩半,神風烈士所在的前半部分戰艦返回了地球,而士官長所在的失去動力的後半部分戰艦則到達了一個未知的星球,在失去重力的世界中孤獨地飄浮著。士官長進入了冷凍休眠狀態,明顯,是遊戲公司為下一作《光環4》埋下了一個伏筆。《光環4》的戰鬥很有可能就發生在這個未知而遙遠的星球。

光暈戰爭

(此為光暈系列中唯一的一款RTS)發售日期:2009年2月26日
遊戲平台:XBOX360
累計銷量:189萬套
《光暈戰爭》是一款即時戰略遊戲。本作故事發生時間在《光暈1》故事的20年前。在遊戲中,玩家將帶領UNSC的火靈號(Spirit of Fire)全體船員,阻止悲愴先知和神風烈士發掘先行者遺蹟,阻止蟲族擴散和星盟先知的陰謀。本作的CG動畫是一大亮點,它拋棄了《光暈》系列一直以來的即時演算動畫,而是用CG精美地製作了陸戰隊、精英、先知的模型,畫面及其精美細膩。而後在PC上推出了CG動畫剪輯版。
本作中出現了許多《光暈》系列中沒有出現過的載具,每一個都很有特色,並且每個兵種都有其特殊能力。在《光暈戰爭》推出的前幾年,《地面控制Ⅱ:脫逃計畫》就已經採用了一個單位擁有兩種狀態和特殊能力的設定。只能說這種設計是一種必然的事件,況且製作人員根本沒法為了這么個“特殊能力”而推翻精心設計的遊戲,因為一旦增添了某項設定,遊戲性就會大大改變。)
除了戰役,玩家在區域戰鬥模式中可以從兩個種族(UNSC和星盟)中每方3位統帥中選擇,每位統帥的特殊單位、特殊能力都有各自的不同。本作由開發《帝國時代》系列的Ensemble工作室製作。
除此之外,這也是Ensemble為微軟提供的最後一作。

地獄傘兵

發售日期:2009年9月22日
遊戲平台:Xbox360
累計銷量:543萬套
2008年下半年,一款全新的《光暈》出現在玩家的視線中。原本將在E3遊戲發布會上公布的《光暈3:地獄傘兵》(原名HALO3:RECON,後改為HALO3:ODST)終於公布,本作以地獄傘兵為主角,背景在光暈2里新蒙巴薩市被摧毀的時候。
劇情將以主角“菜鳥”在空降後6小時後在黑夜籠罩、遍布星盟的新蒙巴薩市尋找失散隊友為主線,在中控電腦的幫助下,他每找到一條線索,就會進行與這條線索有關的、他的失散的ODST隊友在這6小時之內的戰鬥片段。這款《光暈3》的資料片出現了許多夜戰場面,全新的ⅥSR系統也使遊戲性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們的ODST沒有想像中的那么脆弱,本作中雖然沒有能量護盾系統,但是卻採用了類似《使命召喚4》和《光暈1》血條的混合生命值設計:受到攻擊時,視角會慢慢變紅,當受傷到一定程度就會開始減少HUD上方的血條.受傷可以自動回復,而血條只能通過醫療包回復.
本作減少了很多載具。但是任然出現了貓釉、猶豬號、天蠍、亡魂、幽靈、鬼面風火輪、妖姬等《光暈》系列經典載具。
本作取消了雙手分持武器,因為ODST雙手控制一把M7S微沖都略感吃力,但在《光暈2》中米蘭達艦長卻雙手持微沖掃射神風烈士,這一點在《光暈3:地獄傘兵》設計時沒有考慮到,難道ODST還不如身為女人的米蘭達力氣大?
ⅥSR系統是海軍為ODST所裝備的特殊工具,它在夜間能使ODST們透過頭盔看到的畫面增亮好幾倍,並且通過和城市中央控制電腦聯網,可以用黃色亮邊勾出城市建築、圍牆的基本輪廓,同時以紅色輪廓、綠色輪廓勾勒出敵人和友軍.這樣,即使在全黑的環境下,ODST照樣還能暢行無阻。和城市電腦聯絡還能下載城市地圖,設定目標點、標示距離等功能一應俱全,從此不再會迷路。
本作劇情以悲傷色彩為主,採用線性劇情觸發模式,講述了地獄傘兵菜鳥ROOKIE在新蒙巴薩尋找隊友的經歷及其隊友的一些回憶。在網路對戰方面,支持多人CO-OP,和好友一起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畫面上有了一些細微強化,ODST的模型細節和貼圖解析度都比前作有了很大提高,另外本次遊戲還有另一張對戰光碟,從而看出其對戰部分的豐富程度。《光暈3:地獄傘兵》是一款光迷不能錯過的好遊戲。

光暈3:奇蹟

發售日:2009年9月22日《光暈3:奇蹟》(HALO3:Mythic)和《光暈3:地獄傘兵》捆綁銷售,是《光暈3》的多人聯網版本,只有配對、在線上功能,沒有單人任務。其中內置了所有《光暈3》的對戰地圖,包括英雄、傳奇、神話三個地圖包的所有地圖以及兩張新地圖。光暈:致遠星
發售日:2010年9月14日
遊戲平台:XBOX360
故事描述Noble小隊在致遠星淪陷時所發生的事,劇情從一開始對於星盟入侵所進行一連串偵查、防衛、殲滅戰,到最後致遠星淪陷進行的撤退戰。
2552年,在外星文明壓倒性的力量面前,只有致遠星能帶給人類勝利的希望。在那裡儲備了巨大的軍事資源,從培訓基地到工業礦物生產,致遠星可以滿足一切戰爭需要。它同時也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堡壘,駐紮著UNSC的精兵強將,在其行星軌道上還有強大的防禦平台。它巨大的戰略重要性深深地隱藏在無數的外星殖民世界之中,一直未被強敵發現。然而就在那一年,這顆象徵著人類軍事力量的星球正面臨陷落的危險。一支龐大的星盟軍隊終於殺向致遠星,只有極少數的戰士從這場戰役中逃脫。對於星球上的所有其他人類,他們的命運早已注定。

光暈4

發售日:2012年11月6日
遊戲平台:Xbox 360
《光暈3》故事結束的4年7個月10天之後,士官長回來面對他自己的命運,以及威脅宇宙的古老敵人,繼續展開全新的冒險劇情。
2552年12月11日,士官長與科塔娜在被躍遷空間斷開兩半的“航向黎明號”護衛艦後半部分內,開始了四年多的太空漂流。科塔娜在士官長休眠的時候,改寫了雷神之錘-6 盔甲的韌體程式,升級作戰界面、護甲能力還改變了外觀。在“聰明”人工智慧一般的七年壽命後,她開始變得癲狂,她的瘋狂狀態將貫穿整個故事進程。2557年7月21日,“航向黎明號”接近了先行者護盾世界“安魂”。科塔娜的淡藍色身影在全息影像台上微弱閃光,她看上去孤獨又恐懼…… 科塔娜發現有不明登艦飛行器入侵甲板,於是啟動緊急程式,復甦在冷凍艙的士官長,光暈 4 的戰鬥由此展開。

製作團隊

說到光暈,還得從BUNGIE的成名作--馬拉松說起。
以兩人白手起家的Bungie,如今已經成了業界最大的遊戲設計工作室之一。1990年大學生Alex Seropian和Jason Jones一起在Jones位於芝加哥的地下室為蘋果的Macintosh平台製作遊戲。他們第一款大賣的遊戲是第一人稱射擊作品《馬拉松》(Marathon)。當時大部分的射擊遊戲,比如《毀滅戰士》(Doom)和《德軍總部》(Wolfenstein 3D)都幾乎沒有情節,所謂完成任務其實就是簡單地一路殺到底。但Seropian和Jones卻在遊戲中融入了複雜的劇情線索和生動的人物。《馬拉松》及其續作在那個時代也是先進技術的代表。通過AppleTalk(譯註:一種早期蘋果機的聯網協定),兩個玩家可以組隊以合作模式完成遊戲,最多八名玩家可以在虛擬競技場中捉對廝殺。
憑著《馬拉松》系列和另一款作品《神話》(Myth),Bungie擁有了一群忠誠度極高的鐵桿玩家群。在90年代晚期,Bungie的設計師們開始計畫一款戰略遊戲新作,遊戲允許玩家控制一整支星際陸戰隊士兵,與一群唧唧歪歪的狡猾外星人作戰。具體方式是一次性在戰場上移動、部署一大批作戰單位,而玩家的戰鬥則類似於科幻版本的《冒險》(Risk,一種桌上戰棋遊戲)。但這個項目的工作剛開始,設計團隊就發現他們不得不回到《馬拉松》那種第一人稱、殺戮為主的動作遊戲形態。最後,他們決定新遊戲的主體不再是一整支部隊,而是一個戰士--士官長(Master Chief)--讓他去對抗星盟(Covenant,小說譯為“星盟”),一支被神秘宗教預言所驅使的外星種族。《光暈》由此誕生。
從最早開始,Bungie的夥計們就定下了一條口號,這最終也成了指導《光暈》遊戲體驗(gameplay)方方面面的準則:“快感30秒。”("30 seconds of fun.")這一理念的含義是,《光暈》將反覆把玩家暴露在長度半分鐘左右的緊張戰鬥中,然後再給予暫歇。30秒足以製造出一場令人心跳加速的混亂場面和死亡威脅。與此同時,每關都會包含有一段腳本動畫(scripted cinematic scenes)來推動劇情。這是一種極具樂趣的平衡性策略:在《光暈》中,玩家既不會被過於冗長的敘事性動畫弄得興味索然,又不會被漫無目的的戰鬥弄得手指發麻。
1999年,Bungie首次公開在Macworld Expo(譯註:蘋果公司的軟硬體展會。《光暈》最早的平台是Mac)展會上演示了《光暈》,引起冬粉們的轟動。同時驚動的還有微軟公司負責遊戲業務的高層。他們正在為即將推出的Xbox和Xbox Live聯網服務物色合適的熱賣大作。微軟於2000年,以約5000萬美元併購Bungie;一年之後,重新以微軟主機獨占作品面目出現的《光暈》成了年度最佳的必入遊戲。《光暈》立刻把Xbox從一台定位尷尬的主機轉變成了制霸的PlayStation 2之外可信賴的替代選擇。Bill Gates和微軟CEO Steve Ballmer立刻開始親自督促續作的開發。
推出續作的巨大壓力幾乎搞垮了Bungie。要知道當初設計初代《光暈》的時候,整個團隊只有10個人。他們可以坐在同一間房間裡,勾肩搭背地喊話,看看對方螢幕上的絕妙創意來溝通和工作。到了製作《光暈2》的時候,公司已經膨脹到了60多人。不同的小組被建立起來,設計遊戲的各個關卡,但這種合作開展起來阻力重重:項目帶頭人們第一次把各個環節拼湊起來時,他們發現整個故事無法理解,遊戲難度要么難於登天,要么過於輕鬆。
“遊戲的劇情戰役部分經歷了一場災難,” 工作室經理 Harold Ryan 承認到,“我們眼睜睜地看著滿房間的人抱怨‘我不要玩這個’,‘我不要做那個’。”他們推翻了80%的工作,從頭開始。但現在他們差不多有幾乎一年半的時間來重建整個遊戲。
好在Bungie自有秘密武器。因為遊戲已經逐漸成為微軟新的重心,公司建立了專用實驗室來為這些作品做壓力測試(stress-testing)。Bungie找來了Pagulayan,這位新近畢業的辛辛那提大學(University of Cincinnati)實驗心理學博士,來最佳化《光暈2》。Pagulayan的團隊很快就投入了工作,為導出遊戲數據建立工具。這些數據包含了每個玩家死亡的位置、他們在何時何地開火,坐上載具、殺掉敵人、或死去。他們每周做一次測試,分析兩個月中400位玩家留下的2300小時的遊戲數據。如此循環往復,他們就會發現癥結所在--某個太過強大的異星突變怪物,某個太多玩家不小心會掉下去的熔岩陷阱。
但令人喪氣的時間限制依然存在,實驗室來不及找出所有問題。最終,《光暈2》相較初代,成了一款欠複雜和欠滿意的作品。在原作中,玩家擁有三種均勢(equally powerful)的攻擊手段:槍、手雷、肘擊--所謂的“金三角”,用Bungie的首席遊戲設計師Jamie Griesemer的話說。這像是“石頭、剪刀、布”的遊戲,樂趣的很大一部分就在於玩家在緊急中決定何種策略最有效。但在《光暈2》中,設計師允許讓玩家持有雙槍,這種優勢選擇(overpowering option)使得玩家幾乎不再使用其他攻擊方式。而最糟糕的可能就是,Bungie的開發團隊沒有時間來完成劇情。《光暈2》在士官長聲稱他要回到地球,並與外星人“結束戰鬥”之後嘎然而止。然後……一片空白。直接開始滾字幕。儘管在公開場合,Bungie的雇員們個個都容光煥發,一臉得意;但私下裡,他們怎一個“囧”字了得。“就在遊戲要送出門的那一刻,每個人都意識到,真他媽的--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東西。”Bungie的社群關係負責人 Brian Jarrard回憶道。
一根救命稻草就讓《光暈2》把所有的對手都打下了拳台:通過網際網路多人對戰。當時還沒有一款主機遊戲充分挖掘出了聯網遊戲的魅力。Bungie與微軟Xbox Live服務的網路工程師一起讓聯網變得前所未有地簡單。幾分鐘內,《光暈2》玩家就可以快速加入“死亡競賽”(death match)--在對手殺掉你之前殺掉所有對手--或者召集戰友,組隊奪旗。更上層樓,玩家還能自動和自己級別相近的玩家配對,保證不會讓他們被某個整天以爆頭為樂的12歲網癮少年秒殺,而顏面全無。冬粉湧向了網路。《光暈2》再次成了主機賣點:六百萬簽約Xbox Live金會員服務的會員中,有整整三分之二的人群玩過《光暈》。Redmond(譯註:微軟西雅圖總部所在地)喜極而泣。線上遊戲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是主機遊戲製造商的關鍵下一步,感謝Bungie,微軟捷足先登。

衍生作品

改編漫畫

作者: BENDIS
類別: 熱血 少年
狀態:連載中
地區: 日本漫畫
漫畫簡介:
光暈漫畫英文原名:halo,中文名稱又稱作:光環漫畫,改編自同名Xbox遊戲!由愛漫畫收集自網際網路-愛漫畫,讓你愛上漫畫!光暈系列無疑是受到最廣泛稱讚、最具影響力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之一,這款在 Xbox上定義為動作遊戲的續作是一款絕對華麗、充滿特色的遊戲 ..

影視劇


基本信息

《光暈:傳奇》
導演: 荒牧伸志/ Frank O'Connor/押井守/ 二村秀樹/真下耕一
編劇: Joseph Staten/ 川崎裕之/ 西尾大介
主演: Andy McAvin
類型:動畫 / 動作 / 科幻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 日本
語言: 英語 / 日語
上映日期:2010年
片長:120 分鐘
IMDb連結:tt1480660
目錄
第 1、2 話“Origins”STUDIO 4℃--《機械復興》的製作方
第 3 話“Duel”Production I.G
第 4 話“Homecoming”Production I.G
第 5 話“Odd One Out”東映動畫
第 6 話“Prototype”BONES
第 7 話“The Babysitter”STUDIO 4℃
第 8 話“The Package”荒牧伸志(CG 動畫)--《Appleseed》導演

同名小說


《光暈:致遠星的淪陷》

作者:埃里克·尼倫德
內容簡介:
人類進入宇宙殖民時代後,與強大而好戰的星盟遭遇,星盟宣稱人類褻瀆了他們的信仰,對人類發動了全面戰爭。很早以前,人類就在進行一個絕密軍事計畫--“斯巴達Ⅱ”。該計畫培育了數十名基因強化戰士,這些超級生化士兵裝備著配有人工智慧的能量盔甲,戰鬥力之強超出想像。戰爭爆發後,以約翰為首的超級戰士們被投入戰場,果然所向披靡。然而,這支小小的“超人”特種部隊畢竟無法挽回人類在太空戰場上的慘敗。在星盟的瘋狂進攻下,人類的殖民地接連淪陷了。當致遠星這個重要軍事要塞陷落之時,人類最優秀的艦長指揮“秋風之敦號”巡洋艦帶著約翰死裡逃生,來到了陌生的星系,在這裡,他們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神秘環狀天體--光暈……
《光暈:蟲族》
作者:威廉·C·迪茨
內容簡介:
“秋風之墩號”巡洋艦在與星盟的戰爭中逃出來後,降落到了神秘的巨大環狀天體“光暈”上。星盟的追兵緊跟著奔襲而來,俘獲了“秋風之敦號”巡洋艦的艦長。“秋風之敦號”巡洋艦上惟一的一名超級生化戰士約翰在105空降師傘兵們的協助下,左衝右突,四處游擊,伺機從星盟手中救回艦長。雙方殺得難解難分,卻全然不知可稱“生命公敵”的蟲族同樣沉睡在這個不祥世界中。蟲族是一種寄生生物,它能通過感染,控制任何滿足其寄宿條件的智慧生物。一旦它從禁錮中獲得解放,可怕的浩劫將在全宇宙肆虐。這個巨大的光暈就是一個先進外星種族專為禁錮蟲族所建造的。為使宇宙蒼生免遭蟲族荼毒,約翰隻身殺向光暈的“心臟”……
《光暈:初次反擊》
作者:埃里克·尼倫德
內容簡介:
摧毀光暈後,從光暈上成功出逃的約翰盡力收攏被打散的人類殘餘部隊,力圖回到地球。而致遠星也並未被星盟徹底摧毀,約翰的部下大多還活著--因為致遠星上有著星盟渴望得到的光暈建造者所留下的“聖物”。約翰超人一般永不停息地戰鬥著,居然成功搶奪了一艘敵艦殺回致遠星,救下了自己那些已奪得“聖物”的部下。然而在逃回地球的過程中,他們發現星盟竟集結了約五百艘戰艦的龐大艦隊,意欲進攻地球!地球的命運已經危如累卵……
《光暈:奧星的幽靈》、《光暈:豐饒星戰役》、《光暈:科爾協定》中國大陸尚未出版。
《光暈:奧星的幽靈》目前已有完全翻譯版本,連載於《游小說》,並於第22輯上完結。
《光暈:豐饒星戰役》於《游小說》第27輯開始連載,目前正在連載中。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