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黃帝時期造字史官]

倉頡[黃帝時期造字史官]

倉頡,原姓侯岡,名頡,俗稱倉頡先師,又史皇氏,傳其聖誕日為農曆三月二十八日。是中國上古傳說中的人物,也是道教中文字之神。據史書記載,倉頡面長四目,天生睿德,常觀奎星圓曲之勢,察鳥獸蹄遠之跡,依其類像之形首創文字,革除當時結繩記事之陋,開創文明之基,被尊奉為“文祖倉頡”。曾把流傳於先民中的文字加以蒐集、整理和使用,在漢字創造的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為中華民族的繁衍和昌盛作出了不朽的功績。但普遍認為漢字由倉頡一人創造只是傳說,不過他可能是漢字的整理者,被後人尊為“造字聖人”。今南樂縣城西北35華里吳村有倉頡陵、倉頡廟和造書台,史學家認為倉頡生於斯,葬於斯。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倉頡倉頡
倉頡,相傳為中國原始社會後期黃帝的助手,原姓侯岡,名頡,號史皇氏,享年110歲。中國古代原始象形文字的創造者,我國官吏制度及姓氏的草創人之一,曾把流傳於先民中的文字加以蒐集、整理和使用,在漢字創造的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為中華民族的繁衍和昌盛作出了不朽的功績。
傳說他仰觀天象,俯察萬物,首創了“鳥跡書”震驚塵寰,堪稱人文始祖。黃帝感他功績過人,乃賜以“倉”(倉)姓,意為君上一人,人下一君。由於倉頡造字功德感天,玉皇大帝也便賜給人間一場穀子雨,以慰勞聖功,這就是現在的“穀雨”節氣。倉頡去世後,當地百姓在其墓葬處修有廟宇,並將這裡的村莊取名為“史官村”。那時制定曆法需要文字記載,制定神諭也需要行文,因此,倉頡應是顓頊部族人。他“生於斯,葬於斯”,故造書台北有倉頡陵墓。
《河圖玉版》中記載倉頡是一位部落首領,以陽武為都,自立為帝,號倉帝。以甲辰年(前4637)為倉帝元年,在玄扈洛汭之處發現了洛書。洛汭在今洛陽市洛寧縣境內,今洛寧縣興華鄉西北仍留有倉頡造字台,是後人為紀念倉頡帝而建造。
倉頡三十歲稱帝,在位執政四十二年,卒於倉頡四十二年(乙酉,前4596),享年七十一歲。死後遺體葬在利鄉,尊號倉帝。

主要成就

造字傳說

倉頡倉頡
史書傳說,倉頡是黃帝的史官,中國文字的始祖。相傳,倉頡“始作書契,以代結繩”。古籍中稱倉頡“龍顏四目,生有睿德。”他受鳥獸足跡的啟迪,集中了勞動人民的智慧,嘔心瀝血數十載,蒐集、整理流傳與先民中的象形文字元號並加以推廣和使用。繩結雖有大小和形狀區別,但年久月深,難於辨識,曾造成黃帝同炎帝一次談判的失利。為此倉頡深感愧疚,遂辭官出遊,遍訪智者,尋求記事的好方法。幾年之後,他返歸故里,獨居村西深溝之中,仰觀奎星環曲走勢,俯看龜背紋理、鳥獸爪痕、山川形貌和手掌指紋,從中受到啟迪,根據事物形狀創造了象形文字,字成之日,舉國歡騰,感動上蒼,把穀子像雨一樣嘩嘩地降下來,嚇得鬼怪夜裡啾啾地哭起來,即《淮南子》記載的“天雨粟,鬼夜啼”。
倉頡在漢字創製過程中起了決定性作用,結束了刻木結繩記事的蒙昧時代,開闢了中華民族人類進化史上的一個新的紀元。倉頡被尊為文字始祖、“史皇”,永遠為炎黃子孫所敬仰。

造字過程

相傳黃帝統一華夏之後,感到用結繩的方法記事,遠遠滿足不了要求,就命他的史官倉頡想辦法,造字。於是,倉頡就在當時的洧水河南岸的一個高台上造屋住下來,專心致志地造起字來。可是,他苦思冥想,想了很長時間也沒造出字來。說來湊巧,有一天,倉頡正在思索之時,只見天上飛來一隻鳳凰,嘴裡叼著的一件東西掉了下來,正好掉在倉頡面前,倉頡拾起來,看到上面有一個蹄印,可倉頡辨認不出是什麼野獸的蹄印,就問正巧走來的一個獵人。獵人看了看說:“這是貔貅的蹄印,與別的獸類的蹄印不一樣,別的野獸的蹄印,我一看也知道。”倉頡聽了獵人的話很受啟發。他想,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特徵,如能抓住事物的特徵,畫出圖象,大家都能認識,這不就是字嗎?從此,倉頡便注意仔細觀察各種事物的特徵,譬如日、月、星、雲、山、河、湖、海,以及各種飛禽走獸、套用器物,並按其特徵,畫出圖形,造出許多象形字來。這樣日積月累,時間長了,倉頡造的字也就多了。倉頡把他造的這些象形字獻給黃帝,黃帝非常高興,立即召集九州酋長,讓倉頡把造的這些字傳授給他們,於是,這些象形字便開始套用起來。為了紀念倉頡造字之功,後人把倉頡造字的地方稱作“鳳凰銜書台”,宋朝時還在這裡建了一座廟,取名“鳳台寺”。
也有傳說有一年,倉頡到南方巡狩,以“羊馬蹄印”為源靈感。倉頡日思夜想,到處觀察,看盡了天上星宿的分布情況、地上山川脈絡的樣子、鳥獸蟲魚的痕跡、草木器具的形狀,描摹繪寫,造出種種不同的符號,並且定下了每個符號所代表的意義。他按自己的心意用符號拼湊成幾段,拿給人看,經他解說,倒也看得明白。倉頡把這種符號叫做"字"。

後世紀念

人文紀念

倉頡倉頡廟
倉頡根據鳥和其它動物的腳印創造了文字。中國人認為,文字是有魔力的,所以就把倉頡尊為制字先師。
在古代,人們非常珍愛字和紙。一旦在路上發現,就把它們收集在一起,送到專門的火爐中燒掉。這些專用的火爐被稱為字紙亭,一般建在孔子廟和文昌帝君廟的附近,或者是官府、學校等機構。過去的學者們在自己的書房裡都有字紙簍,以存放廢紙,積多了以後就去燒掉。字紙亭的大小各種各樣,最高的有5米,一般建成多層的塔形。每到文昌帝君和倉頡的生日,人們都要到字紙亭前舉行祭祀儀式。
建於漢代的倉頡廟內有一塊《倉聖鳥跡書碑》,黑色的石頭上刻著28個古怪的符號,相傳這就是倉頡當年所造象形文字的本形。這些鳥跡書由小的圖形和畫面組成。這是世界上最早的象形文字。1984年,上海書店翻印的宋代王著《淳化閣帖》將它們破譯為:“戊己甲乙,居首共友,所止列世,式氣光名,左互X家,受赤水尊,戈矛釜芾”。
據《史記·五帝本紀》載,炎帝有聖德,以火德王,黃帝有土德之瑞,土為黃色,所以稱為黃帝,居於涿鹿,位於中央位置,所以“戊己”代表黃帝,“甲乙”代表炎帝。“居首共友,所止列世,式氣光名,”記述炎黃二帝同為部落首領,他們的所做所為均是天下各個小部落的楷模。“左互×家,受赤水尊,戈矛釜芾”,記述了黃帝征服炎帝和平定蚩尤之亂,天下重新恢復安寧,百姓安居樂業,黃帝又成為天下部落首領。另外,在山門、前殿、中殿、寢殿,分別懸掛著由於右任、邱星、謝德萍等提寫而精心製做的匾額,以敬仰文祖倉頡聖靈。

虞城倉頡墓

關於倉頡的葬地,史書多有記載,《禪通記》上稱“倉頡居陽武,而葬利鄉”。明朝的《汴京遺蹟志》上有載:“倉頡墓在城北時和保”。南樂縣元代延佑年間的殘碑,記有“倉頡生於斯葬於斯,乃邑人之光也”的碑文。
河南開封、商丘虞城、河南南樂、陽武(今河南原陽縣)、河南洛寧,山東壽光和東阿、陝西西安和白水等地都有倉頡墓等遺蹟。
在已發現的8處倉頡墓及遺蹟中,始建於漢代者有四處:河南南樂、虞城、開封和陝西白水;始建於晉代者兩處:山東壽光和東阿;建於宋代者兩處:河南陽武(今原陽縣)、洛寧。
虞城倉頡墓位於河南省虞城縣王集鄉堌堆坡村,始建年代現已無從查考。漢代、唐開元年間及清康熙年間曾幾次重建。
現存有康熙九年重修大殿一座,殿兩端各設配房,殿內塑有倉頡坐像,孔子拜坐身前。大殿後面有倉頡墓,高五米、周長約八十米,墓周種滿菊花,現為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南樂倉頡墓

河南南樂縣倉頡墓,原稱倉頡祠,位於縣西北吳村附近,始建於東漢永興二年(154年),其後屢毀屢建,1966年一次毀滅性的劫難,使倉頡廟成為廢墟,倉頡墓亦被挖開,出土大量龍山和仰韶時期的器物。
倉頡廟現存有兩通舊碑:其一為元代延佑年間的殘碑,有“倉頡生於斯葬於斯,乃邑人之光也”的碑文;另一舊碑刻有北宋名相寇準祭拜倉頡廟時留下的聯語:“盤古斯文地,開天聖人家”。
陵墓西側有始建於東漢永興二年(公元154年)的倉頡廟宇,規模宏大的建築群在“文革”中毀壞殆盡。南樂縣委、縣政府致力保護利用文物資源,發展旅遊業,先後投資1000餘萬元,恢復了倉頡陵廟昔日雄姿,依次建有朝天門、仰聖門、萬古一人殿、六書殿、藏甲樓、大方碑、造字台等,整個建築布局嚴謹、結構適當,倉頡塑像高大偉岸、四目靈光,陵區廟區松柏成林、白楊參天,受到專家學者及社會各界讚賞,成為豫北地區重要的旅遊勝地。1994年南樂縣重修倉頡陵及倉頡廟,蒐集和使用了散存於民間的原石碑、石獸和建築構件,保持了建築物的古老韻味和凝重。2007年11月18日,首屆(丁亥年)倉頡漢字文化節在南樂縣梁村鄉吳村隆重舉行。2000年9月25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開封倉頡廟

開封倉頡廟內原有一通倉頡造字碑,現已不見。關於這通碑,開封流傳有兩種說法,一是:倉王造字碑上的字捶(拓)不走,捶下來一出村就變樣,時間久了碑已沒有了。再一個說法就是“倉頡造字聖人猜,二十八字一未開”。說的是孔子一次路過這裡,看見倉頡碑上的28個字,一個字也不認識。
宋太宗淳化三年(992年)編印的《淳化秘閣法帖》收錄了這兩件作品。《大觀帖》翻刻時將《倉頡書》28字譯為“戊巳甲乙,居首共友,所止列世,式氣光名,左互爻家,受赤水尊,戈茅斧芾。”學者劉志一經過多年研究,發現它是用古彝族文字書寫的一篇祭祀經文,直譯為:“一妖來始,界轉鴉杈,祭神青腦,禍小馬念,師五除掃,幡齋解果,過鼠還魂。”大意為:“一群妖魔剛來到,樹上烏鴉滿天飛;割青宰羊祭山神,念經消災騎馬歸;五位經師施法術,做齋完畢魂幡回,消滅鼠精魂歸位。”從譯文看《倉頡書》實際上是對一次祭祀活動的記錄。

魯山倉頡冢

經許多史學專家考證,倉頡死後,葬於魯山倉頭,黃帝賜名倉子頭。倉頡冢位於現魯山倉頭鄉鄉政府後院,冢上有倉頡祠。祠內有一棵五百年的皂角樹。倉頡祠內曾有“倉子頭”碑銘及其他碑刻100多塊,在1958年倉頭修建水庫時被用作溢洪道頂板。現今祠內僅剩3塊石碑。2004年,湖北著名中醫劉道成先生出資30多萬,鑄造鎏金青銅倉頡像,供奉於倉頡祠內。2005年,緬甸華僑捐獻玉石倉頡像。 

開封倉頡墓

開封倉頡墓,在今城東北9.5公里、黃河大堤之外,劉莊村的北側。明《汴京遺蹟志》載:“倉頡墓在城北時和保。俗稱倉王冢是也。”《禪通記》稱“倉頡居陽武而葬利鄉”。關於利鄉的位置,羅泌稱:“浚儀縣即春秋陽武高陽鄉也,或曰利鄉。亦即時和保之墟也。”這是開封認定開封倉頡墓是真跡的重要論據之一,《水經注》及宋《太平寰宇記》東漢《陳留風俗傳》等著作也有有關倉頡城和倉垣陵墓的記載。
所謂倉頡城實際是座包括墓在內的大廟院。今倉頡墓,呈橢圓形,周30平方米,高4米,墓東南約300餘米處有一方形土丘,高1.5米,周亦30平方米,傳即倉頡造字台。舊時台上有石牌坊、倉頡廟。廟於明末清初時被拆,開封文廟的磚瓦木料部分就是倉頡廟的原物。今天的造字台已栽上樹木,什麼也沒有了。1992年建國道310高速公路,在造字台南側挖土時,機械鏟從地下5米多深處挖出大鐵鐘一口,石供桌一個(均被鏟碎)均是倉王廟舊物。開封城西25公里有個倉家寨,簡稱倉寨(現已劃歸中牟縣),村中倉姓自稱系倉頡後裔,早年他們曾多次到倉頡墓祭祖。開封和南樂縣不同的是開封認定倉頡生日是農曆三月二十八日,解放前每年這一天這裡都要舉行倉王生日廟會。民國初期,英籍猶太人哈同等人在上海創辦倉聖明智學堂——後改為倉聖大學,我國著名學者王國維曾被聘在該大學執教,他考證倉頡生日和開封認定的一樣,也是農曆三月二十八日。

蘭陵倉頡墓

山東省臨沂市蘭陵縣作字溝北村有倉頡墓。

西安造字台

倉頡倉頡
倉頡造字台位於西安市長安區郭杜街道長里村北,台高6米,周長100餘米,方形,系夯土建築,原為土台,在夯土中曾發現新石器時代的器皿遺物,推知為上古文化遺址遺留下來的文物古蹟。
現被修葺一新,外包一層青磚砌為磚台。南面寬8米45度的斜坡,可拾級而上,中間為3米寬的水泥抹面,上書見方2米左右“倉頡造字台”五個仿宋體雕塑大字。
後人為了紀念倉頡的功績,在他的老家白水縣史官鄉楊武村修建了倉頡墓,在他創造漢字的地方長安區長里村修建了造字台。據史載:周穆王曾在終南山造中天台,後又在倉頡造字台建神廟,名叫“三會道場”。漢魏以後,佛教興盛造字台被改建成了“三會寺”。據唐史記載“三會寺”是定昆池旁一座有名的寺院,當年這裡還是相當繁華的,大詩人岑參曾來這裡遊覽,有《題三會寺倉頡造字台》詩傳世,到了清代,只剩下孤台古廟,清乾隆年間陝西巡撫畢沅親筆書寫“倉頡造字台”石碑立於台旁,殘部石碑至今猶存。近百年前清代戊戌變法的倡導者康有為到西安來此台憑弔,看到造字台一片荒涼破敗的景象深為惋惜。
1936年陝西省主席邵力子陪同蔣介石、張學良、楊虎城來台參觀視察,邵力子曾向委員長建議,在此如能修一所倉頡大學,專門研究傳播中國語言文字,那該有多么偉大而現實的意義。

白水倉頡廟

白水倉頡廟是國內唯一僅存的紀念文字發明創造的廟宇,2001年6月被國務院批准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位於白水縣城東北35公里處的史官鄉,廟東一里多為武莊村,相傳倉頡生前曾在此村生活居住過;廟南一里余為史官村,是後人為紀念倉頡,以其官職為村名;廟西北方向約五里為地彭衙村,是古白水縣衙所在地;廟西南方向約二十公里有揚武村,是倉頡的出生地。
倉頡廟歷史悠久,根據史料記載,早在東漢延熹年間已有“建廟之舉”並形成一定規模。倉頡廟區占地十七畝,基本形狀為長方形。廟牆內南北長140餘米,東西寬約48米,北邊較南邊略寬之,占地約10畝。倉頡廟高垣厚牆,格局完整。廟內建築,沿中軸線由南至北依次為照壁、山門、東西戲樓、前殿、鐘鼓樓、報廳、正殿、後殿及東西廂房,總計70間。緊貼後殿為倉頡墓冢和墓園。廟內現存建築年代多為元、明、清三朝代,其裝飾華麗,地方色彩濃厚。
解放戰爭時期,西北人民野戰軍司令部在此整訓幹部。彭德懷、賀龍曾親瞻廟容並嚴令保護,題寫“保護文物古蹟,任何人不得隨意破壞”的命令。

廟宇結構

倉頡廟占地17畝,基本形狀為長方形。廟內南北長140餘米,東西寬約為48米。廟東側為史官鄉至孫家山的公路,西邊為一條寬10米,深約2米的溝壑。
殿內原供泥胎粉身的倉頡像,文革時被毀。1991年民間聚資重塑。緊貼後殿為倉頡墓冢和墓園。倉頡墓,圓錐形,圍以六角形磚砌花牆。登於墓頂四望,不遠處的黃帝陵使人肅穆,一種中華民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墓園圍牆北端有民國時修建的窯洞一排十餘孔。廟內現存建築的年代多為元明清三朝代,其裝飾華麗,地方色彩濃厚。倉頡廟的三門,它是廟內唯一的疊式建築,下層內涵四窯洞,外開明三門;上層是門樓、南北兩面為雕花木製檐屏通風采光。緊貼三門建有兩座戲樓,這在中國為數眾多的祠廟中,是絕無僅有的現象。

古柏

廟院內古柏,整體樹齡年代久遠,樹形奇異,與陝西黃陵、曲阜孔廟並稱為中國三大古廟柏樹群。廟院內總計有古柏48株,曰:“二龍戲珠”、“丹鳳朝陽”、“奎星點元”、“青龍戲柏”、“獸龍戲牡丹”、“獅子”、“寶蓮燈”、“龍爪柏”、“柏抱槐”等。“奎星點元”為漢前古柏,高達17米,樹圍7.25米。冢上一柏,枝桿四出輪流榮枯,稱之為“轉枝柏”,譽為奇觀。廟內西南隅一古柏,中空生槐,槐長柏壁,抱槐生長,名“柏抱槐”。兩樹枝粗中茂,堪稱廟內一景。

碑石

倉頡廟內歷代碑石眾多,雖經戰亂多有散失,現保存的仍有十八通,年代從東漢起,歷魏、五胡十六國、唐、宋、元、明、清至民國。
早期的有東漢延熹五年《倉頡廟碑》,在全國也算得上最早的碑石。
五胡十六國時的《廣武將軍碑》、唐《倉公碑》、宋代《大宋倉公碑》等。近代有于右任先生、陶峙岳將軍、朱慶瀾將軍題寫的匾額、對聯等留存於廟內殿堂之上。
《倉頡廟碑》,《廣武將軍碑》為苻秦唯一的一塊石碑,碑文為隸書,且隸中有楷,亦含有鄉草野味。
《蒼頡廟碑》,原存於東漢熹平六年(公元177年)陝西白水縣史官村,現藏於西安碑林博物館。
《倉聖鳥跡書碑》最為珍貴。該碑立於清乾隆十九年十月(公元1754年)。碑面所鐫28字由白水知縣梁善長摹寫。立石於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冬,共28字,重現了象形文字的原貌,這28字相傳
為倉頡當年所造象形文字之本形。宋代王著《淳化閣帖》破譯為:戊己甲乙,居首共友,所止列世,式氣光名,左互X家,受赤水尊,戈矛釜芾”。其中《廣武將軍碑》曾失落千年。于右任先生於1920年得見其碑拓,喜曰:“千年出土光騰射”、“老見異物眼復明”,揮毫大書《文化祖廟》四字並讓刻成大匾,懸於廟中。

全國有多少倉頡陵墓

倉頡,亦名蒼頡,據《路史》記載:“倉帝史皇氏姓侯崗,名頡。以仰觀蒼穹之變,故稱蒼頡。后蒼倉通用。相傳為黃帝史官, 《呂氏春秋》《史記》《漢書》皆言文字為倉頡所造。事實證明,漢字的形成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進程,它不可能是一個人在短時間內的創造,正如《荀子·解蔽》中所說的那樣:“好書者眾矣,而倉頡獨傳者、壹也。”這就是說,倉頡以前,各氏族、地區已經有了類似文字的符號、圖畫出現。黃帝統一中國後,倉頡把各氏族、地區互不統一的符號、圖畫進行歸納整理,使其整齊劃一起來,通行全國,所以他的名字能夠獨傳於後世。並被尊為字聖。正因為他這了不起的巨大貢獻,故有關倉頡的遺蹟不止前面提到的南樂縣有,開封有,河南的虞城縣、陝西的白水、山東的壽光和東阿也有,全國共有6處。開封王宴春先生講,他經過調查又發現河南省陽武(今原陽縣)、洛寧兩地也有倉頡遺蹟。倉頡跟隨黃帝曾到過很多地方,說不定有關他的遺蹟,今後還會被發現出來。
倉頡倉頡廟
拓不走的倉頡造字碑

開封倉頡廟內原有一通倉頡造字碑,現已不見。據當地村民講,很可能還埋在造字台地下。關於這通碑,開封流傳有兩種說法,一是:倉王造字碑上的字捶(拓)不走,捶下來一出村就變樣。現在碑已沒有了,到底捶(拓)走、捶(拓)不走,已無從驗證。再一個說法就是“倉頡造字聖人猜,二十八字一未開”。說的是孔聖人一次路過這裡,看見倉頡碑上的28個字,一個字也不認識。如果說造字碑上捶(拓)不走的就是這28個字的話,這裡現有一張這28個字——也就是所謂《倉頡書》的照片,不知是從哪裡保留下來的。也許開封造字碑的字捶(拓)不走,別的地方可以捶(拓)走,才得以流傳了下來吧!

就是這個28個字的《倉頡書》《夏禹書》到底是漢儒劉歆的偽作,還是遠古流傳下來的真跡?一直是中國漢族書學史上的一個謎。

宋太宗淳化三年(公元992年)編印的《淳化秘閣法帖》收錄了這兩件作品。 《大觀帖》翻刻時將《倉頡書》28字譯為“戊巳甲乙,居首共友,所止列世,式氣光名,左互爻家,受赤水尊,戈茅斧芾。”這根本無法通讀,故不為學術界所認可。後有學者劉志一經過多年研究,發現它是用古彝族文字書寫的一篇祭祀經文,直譯為:“一妖來始,界轉鴉杈,祭神青腦,禍小馬念,師五除掃,幡齋解果,過鼠還魂。”它的大意為:“一群妖魔剛來到,樹上烏鴉滿天飛;割青宰羊祭山神,念經消災騎馬歸;五位經師施法術,做齋完畢魂幡回,消滅鼠精魂歸位。”從譯文看《倉頡書》實際上是對一次祭祀活動的記錄。

對於劉志一的這份譯文,很多人持認可態度,認為黃帝出於西羌,彝族亦出於西羌,古彝文發祥於西北地區,倉頡造字及其一生的主要活動多追隨黃帝,故這份《倉頡書》使用古彝文,也就不足為奇了。同時其內容與《淮南子·本經訓》所載:“昔者倉頡作書而(曰)天雨粟、夜鬼哭”的意思基本一致。當然,這還不能作為定論。將來是否還會有新的譯文、新的解釋、新的說法,那就是將來的事了。

倉頡墓的比較和鑑別

在已發現的八處倉頡墓及遺蹟中,始建於漢代者4處:河南開封、南樂、虞城和陝西白水;始建於晉代者兩處:山東壽光和東阿;餘下兩處河南省陽武、洛寧系宋代以後。從信史角度來說,始建及文獻所載距發生事件或朝代較近,其可靠性就大。那么,我們不妨就拿始建於漢代的這4處倉頡陵墓來做一對照和比較,有了比較,才有鑑別;才能作出接近事實的判斷來。

陝西白水縣倉頡墓,現尚有殘碑一通,該縣還有一個史官鄉,即依倉頡為黃帝史官之說而建。縣誌上也有:“史官倉頡死後葬於白水”的記載。我們知道黃帝及其史官倉頡大部分活動均在東方平原,當時(約公元前2697~2595年間)東方平原地帶洪水泛濫,後被迫逐步西遷,終葬陝西。黃帝陵墓在今陝西省黃陵縣,已為世人公認。作為黃帝史官的倉頡死後葬於距黃帝陵不算太遠的白水縣極有可能。

河南虞城縣倉頡墓、倉頡祠始建於西漢,唐開元年間及清康熙年間曾幾次重建。歷盡滄桑,如今僅存一座大殿、兩株血柏和一通石碑。虞城倉頡墓令人永懷記憶的是陵墓周圍的菊花——倉頡菊(簡稱倉菊),是菊科中的珍種。花淡黃色、大如銅錢、葉莖較小,可入茶入藥,清心理氣,扶正祛邪,其最大的功效是明目醒神。殘存的那通石碑上就鐫有:“墓周生叢菊,清香可充茗”的碑文,據說長年飲用倉菊茶,可以養目,耄耋眼不花。尤其令人奇怪的是倉頡菊不可移植,移栽別處後,菊雖可活,其藥性、茶性卻會很快改變。就這一點來說,似乎和開封倉頡碑的字捶(拓)不走,有相似之處。

河南南樂縣倉頡墓位於縣西北十多公里的吳村附近,原稱倉頡祠,始建於東漢永興二年(公元154年),廟內有一通元代延佑年間的殘碑,有:“倉頡生於斯葬於斯,乃邑人之光也”的碑文。在18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由於兵燹和自然災害,南樂倉頡廟屢遭劫難,但屢毀屢建,“歷漢唐以來,未嘗稍替”。1966年一次毀滅性的劫難,使倉頡廟成為廢墟,倉頡墓亦被挖開。出乎人們意料的是,人們挖倉頡墓出土的破爛盆罐、石斧石鐮等廢棄物,經過專家鑑定,竟是龍山文化遺物,再經過有計畫的考古發掘,出土文物十分豐富,主要為龍山和仰韶時期的器物。這意外的發現,使南樂倉頡陵墓身價倍增。1994年南樂縣多方籌資數百萬元,開始著手重修倉頡陵及倉頡廟,2000年全部完工,新修的廟宇大量蒐集和使用了散存於民間的原石碑、石獸和建築構件,保持了建築物的古老韻味和凝重。2007年11月18日,首屆(丁亥年)倉頡漢字文化節在南樂縣梁村鄉吳村隆重舉行。來自河南省內外的各界嘉賓一萬餘人親臨盛典,同拜先祖。

古遺址的出現,增加了南樂倉頡墓的可信度。著名學者徐旭生先生在《中國古史的傳說時代》中做出了有利於南樂的推測。

倉頡廟中現存的一通舊碑:“盤古斯文地,開天聖人家”乃宋朝與契丹澶淵之盟後,北宋名相寇準專程祭拜倉頡廟時留下的聯語。近在朝廷腳下的東京倉頡廟他未題一字,卻跑到幾百里外的南樂祭拜題字,想來在寇準的心目中,南樂倉頡陵的分量還是比較重的。

倉頡陵真跡之爭,也許是好事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這么多地方都有自己充分的理由說自己那兒的倉頡陵是真跡,但哪裡也拿不出真正的實證來。這就像諸葛亮躬耕地南陽、襄陽之爭一樣,至今也無定論。但爭,也許是好事,要爭的話,一要從歷史的角度查文獻、找資料;二要從實地出發,搞開發和建設。在這兩方面,南樂縣已經起了步,並有了效果。那么,開封呢,好像早幾年也有重修倉頡陵,納入黃河遊覽區的倡議。這應該是一項可行的大好事,不管我們的倉頡墓地下是否真有其人,倉頡在我們這塊土地上活動過,是無可爭辯的事實。我們有文獻、有傳說、有遺址——,把它接收下來,弘揚開去,是我們應盡的責任,我相信在做大做強文化產業,大力開發建設黃河遊覽區的高潮中,開封倉頡墓一定能夠重現輝煌!

史書記載

這位史前傳說人物,在我國古代戰國以前的典藉中都從未提及。最早提及倉頡者,是戰國時期的荀卿。其後逐漸發展為倉頡是“黃帝的史官”等傳說。黃帝是原始社會後期部落聯盟的首領之一,當時沒有國家機器,可見“史官”之說,顯然是後人用後代國家機器的職官名稱套用於史前傳說人物的結果。
另一些史書上記載倉頡為一部落首領,倉頡根據洛書上的符號文字進行深入研究,吸納從民間蒐集來的部分圖畫文字,從而創立了獨特的象形文字。炎帝神農氏的四任帝姜明聽說後十分惱火,認為他違逆祖宗大逆不道,便派軍隊征討。倉頡不服,親率本族迎戰,擊敗了炎帝神農氏的軍隊,攻占了黃河以北的部分地區,鏇即以陽武為都,自立為帝,號倉帝。以甲辰年(前4637)為倉帝元年。

造字史官

倉頡倉頡
“倉頡造字”的傳說在戰國時期已經廣泛流傳:
《荀子·解蔽》稱:“好書者眾矣,而倉頡獨傳者壹也”。
《韓非子·五蠹》:“昔者倉頡之作書也,自環者謂之私,背私謂之公。”
《呂氏春秋·君守篇》亦記載有:“奚仲作車,倉頡作書,后稷作稼,皋陶作刑,昆吾作陶,夏鯀作城,此六人者,所作當矣。”
《淮南子·本經》中記載:“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
《說文解字序》中記載:“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
緯書《春秋元命苞》中,進一步記載倉頡“龍顏侈侈,四目靈光,實有睿德,生而能書。於是窮天地之變,仰觀奎星圓曲之勢,俯察龜文鳥羽山川,指掌而創文字,天為雨粟,鬼為夜哭,龍乃潛藏。”
張彥遠的《歷代名畫記·敘畫之源流》中解釋說:“頡有四目,仰觀天象。因儷烏龜之跡,遂定書字之形。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是時也,書畫同體而未分,象制肇創而猶略。無以傳其意故有書,無以見其形故有畫,天地聖人之意也。”徐堅《初學記·卷二十一》記載:“易曰‘上古結繩以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又“倉頡造文字,然後書契始作,則其始也。”
南北朝後期及唐代佛教傳說,倉頡與在印度創造梵文和“伽書”(佉樓文)的仙人是三兄弟,“梵天”派他們三人下凡,分赴天竺與中華兩地造字。
《中國人名大辭典》載:“倉頡,黃帝時為左史,生而神聖,而四目,觀鳥獸之跡,字成,天雨粟,鬼皆夜哭。”司馬遷著的《史記》、漢·許慎著的《說文解字》及《國事全書》等均同持這樣的觀點。
宋代羅泌撰的《禪通紀》云:“倉帝史皇氏,姓侯岡,名頡。實有睿德,生而能書;龍顏侈侈,四目靈光……仰觀奎星圓曲之勢,俯察龜文、鳥羽、山川、指掌而創文字……天為雨粟,鬼為夜哭,龍乃潛藏。”

部落首領

古文《河圖玉版》載文:“倉頡為帝南巡,蹬陽虛之山,臨於元扈洛汭之水。靈龜負書,丹甲青文以授之。”
《漢書古今人表疏證》中這樣釋疑:“倉頡或以為古帝,或以為黃帝史官,疑莫能定。

軼聞典故

造字軼聞

相傳倉頡在黃帝手下當官。黃帝分派他專門管理圈裡牲口的數目、屯裡食物的多少。可慢慢的,牲口、食物的儲藏在逐漸增加、變化,光憑腦袋記不住了。倉頡犯難了。
倉頡整日整夜地想辦法,先是在繩子上打結,用各種不同顏色的繩子,表示各種不同的牲口。但時間一長久,就不奏效了。這增加的數目在繩子上打個結很便當,而減少數目時,在繩子上解個結就麻煩了。倉頡又想到了在繩子上打圈圈,在圈子裡掛上各式各樣的貝殼,來代替他所管的東西。增加了就添一個貝殼,減少了就去掉一個貝殼。這法子頂管用,一連用了好幾年。
黃帝見倉頡這樣能幹,叫他管的事情越來越多,年年祭祀的次數,回回狩獵的分配,部落人丁的增減,也統統叫倉頡管。倉頡又犯愁了,憑著添繩子、掛貝殼已不抵事了。怎么才能不出差錯呢?
這天,他參加集體狩獵,走到一個三岔路口時,幾個老人為往哪條路走爭辯起來。一個老人堅持要往東,說有羚羊;一個老人要往北,說前面不遠可以追到鹿群;一個老人偏要往西,說有兩隻老虎,不及時打死,就會錯過了機會。倉頡一問,原來他們都是看著地下野獸的腳印才認定的。倉頡心中猛然一喜:既然一個腳印代表一種野獸,我為什麼不能用一種符號來表示我所管的東西呢?他高興地拔腿奔回家,開始創造各種符號來表示事物。果然,把事情管理得頭頭是道。
黃帝知道後,大加讚賞,命令倉頡到各個部落去傳授這種方法。漸漸地,這些符號的用法,全推廣開了,就形成了文字。
倉頡造了字,黃帝十分器重他,人人都稱讚他,他的名聲越來越大。倉頡頭腦就有點發熱了,眼睛慢慢向上移,移到頭頂心裡去了,什麼人也看不起,造的字也馬虎起來。
這話傳到黃帝耳朵里,黃帝很惱火。他眼裡容不得一個臣子變壞。怎么叫倉頡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呢?黃帝召來了身邊最年長的老人商量。這老人長長的鬍子上打了一百二十多個結,表示他已是一百二十多歲的人了。老人沉吟了一會,獨自去找倉頡了。
倉頡正在教各個部落的人識字,老人默默地坐在最後,和別人一樣認真地聽著。倉頡講完,別人都散去了,唯獨這老人不走,還坐在老地方。倉頡有點好奇,上前問他為什麼不走。
老人說:“倉頡啊,你造的字已經家喻戶曉,可我人老眼花,有幾個字至今還糊塗著呢,你肯不肯再教教我?”
倉頡看這么大年紀的老人都這樣尊重他,很高興,催他快說。
老人說:“你造的‘馬’字,‘驢’字,‘騾’字,都有四條腿吧?,而牛也有四條腿,你造出來的‘牛’字怎么沒有四條腿,只剩下一條尾巴呢?”
倉頡一聽,心裡有點慌了:自己原先造“魚”字時,是寫成“牛”樣的,造“牛”字時,是寫成“魚”樣的。都怪自己粗心大意,竟然教顛倒了。
老人接著又說:“你造的‘重’字,是說有千里之遠,應該念出遠門的‘出’字,而你卻教人念成重量的‘重’字。反過來,兩座山合在一起的‘出’字,本該為重量的‘重’字,你倒教成了出遠門的‘出’字。這幾個字真叫我難以琢磨,只好來請教你了。”
這時倉頡羞得無地自容,深知自己因為驕傲而鑄成了大錯。這些字已經教給了各個部落,傳遍了天下,改都改不了。他連忙跪下,痛哭流涕地表示懺悔。
老人拉著倉頡的手,誠懇地說:“倉頡啊,你創造了字,使我們老一代的經驗能記錄下來,傳下去,你做了件大好事,世世代代的人都會記住你的,但你可不能驕傲自大啊!”
從此以後,倉頡每造一個字,總要將字義反覆推敲,還行拿去徵求人們的意見,一點也不敢粗心。大家都說好使,才定下來,然後逐漸傳到每個部落去。

重瞳軼聞

傳說中倉頡生有“雙瞳四目”。目有重瞳者,中國史書上記載有重瞳的只八個人:倉頡、重耳、虞舜、項羽、呂光、高洋、魚俱羅、李煜。倉頡是黃帝時代的造字聖人;虞舜是禪讓的聖人,孝順的聖人,三皇五帝之一;晉文公重耳是春秋五霸之一;呂光則是十六國時期橫掃西域的後涼國王;高洋是北齊建立者;魚俱羅相傳是擊殺猛將李元霸隋朝名將;李煜是五代十國時南唐後主,著名的詞人,文學家;項羽則是曠古絕今的“西楚霸王”。

輸入法

全方位倉頡輸入法(簡稱全倉)是一種由倉頡輸入法改良而成的中文輸入法。根據科學化的統計,全倉使用者的打字速度比倉頡使用者高最少百分之三十。全倉輸入法由“全倉研發小組”於2001年開始研究,同年推出正式版供用家下載。

全倉輸入法增加文字輸入速度主要依靠有系統的簡碼,如使用頭後綴、漢語拼音首字母或標點符號碼作為建立簡碼的藍本,再加上詞碼組合的出現,用家能以兩或三個碼鍵入兩字或以上的指定詞語,其取碼包含分號碼及有系統的選碼。此外,開發小組選擇常用漢字配上簡碼,亦是以科學方法針對漢字使用量的或然性作為研究基礎。以此方法輸入中文不但能減少鍵碼頻繁度,更能有效地提升輸入速度。

全倉日誌
2001年4月1日全倉輸入法的研究工作開始進行。
2001年4月5日全倉輸入法初版及網頁面世。
2001年5月28日首次有用家使用全倉輸入法參加打字比賽,並取得團體冠軍。
2001年6月21日查碼輸入法2.0面世。
2003年8月2日全倉用家姚偉升以破香港校際比賽記錄之速度奪團冠軍。
2005年1月22日研發小組推出網上全倉字典。
取碼原則
一般取碼及字碼分類
基於全倉輸入法“只加不減”的原則,所有原屬倉頡輸入法的碼及分類皆被保留。
簡碼輸入
全倉輸入法的簡碼選擇主要依下列十個方向:
頭尾簡碼-由原倉頡碼的頭碼和後綴組成,共73個,如“題”字的簡碼便是“日金(AC)”。
頭二簡碼-由原倉頡碼的頭碼和第二碼組成,共41個,如“時”字的簡碼便是“日土(AG)”。
頭三簡碼-由原倉頡碼的頭碼和第三碼組成,共48個,如“星”字的簡碼便是“日手(AQ)”。
音尾簡碼-由聲母(漢語拼音)和全倉後綴組成,共33個,如“邊”字的簡碼便是“月屍(BS)”。
-由頭碼和另一任意碼組成,共64個,如“境”字的簡碼便是“土,(G,)”。
-由第二碼和另一任意碼組成,共11個,如“興”字的簡碼便是“難難(XX)”。
-由後綴和另一任意碼組成,共35個,如“兒”字的簡碼便是“山田(UW)”。
-由第一任意碼及頭碼組成,共24個,如“謝”字的簡碼便是“心卜(PY)”。
-由第一任意碼及後綴組成,共111個,如“詢”字的簡碼便是“,日(,A)”。
強記簡碼-由兩個任意碼組成,共19個,如“系”字的簡碼便是“;;”。
詞碼輸入
全倉輸入法的詞碼達八百個以上,取碼可分成下列數例:
雙碼詞-詞碼由分號和另一碼組成,如“香港”的詞碼為“;竹”。
三碼詞(倉頡)-由分號及對應詞語的倉頡前綴組成,如“小心”的詞碼為“;弓心”。
三碼詞(全倉)-由分號及對應詞語的全倉前綴組成,如“傳真”的詞碼為“;難難”。

人物評價

倉頡倉頡
在遙遠的上古原始社會時代人類一步步從“堆石記事”、“結繩記事”、發展到“符號文字”。遠古符號文字在中國歷史上延續了約五千餘年,遠古早期的文化記錄基本上都是用符號文字記錄下來的。
倉頡的功績就在於,他廣泛蒐集民間的圖畫文字加以整理,創造了有系統的象形文字。史書上說:“倉帝生而能書。及受河圖錄字,於是窮天地之變,仰觀奎星圓曲之勢,俯察龜紋鳥羽山川指掌而創文字。天為雨粟,鬼為夜哭,龍乃潛藏。”(《黃氏逸書考》輯《春秋元命苞》)。
其實,這只是古人對倉頡的一種盲目崇拜,又經歷代文人和史學家炒作,倉頡便成了中國文字發明的始祖。實際上中國的文字史早在倉頡以前數千年就已經誕生了。
在中華民族光燦奪目的歷史畫卷里,倉頡是一位介於神話與傳說之間的人物,無論從神話學,民族學或民俗學的角度考察,他都是古之神聖者,史稱“龍顏四目”,“聲有睿德”(《論衡》《呂氏春秋》),其赫赫卓著的功績在於“始制文字,以代結繩之政”。這個人類“秘密武器”的創造弄得“天雨粟,鬼夜哭,龍亦潛藏”(《淮南子》),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創舉。
“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文字一出,人類從此由蠻荒歲月轉向文明生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