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寶林[相聲表演藝術家]

侯寶林[相聲表演藝術家]

侯寶林[相聲表演藝術家]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侯寶林(1917年11月29日-1993年2月4日),中國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世紀相聲大師,語言大師。在他的帶領和推動下,相聲藝術真正走進千家萬戶,達到了一個令人矚目的藝術高峰。侯寶林先生是相聲界具有開創性的一代宗師,在他漫長的60年的藝術生涯中,潛心研究並發展相聲藝術,把歡笑帶給觀眾,他為相聲事業傾注了畢生精力。除創作和表演了大量膾炙人口的相聲名段以外,還對相聲和曲藝的源流、規律和藝術技巧進行了理論研究。相聲代表作有《戲劇雜談》、《醉酒》等。

基本信息

早年經歷

侯寶林侯寶林

1917年11月29日,即農曆十月十五日(星期四),酉時侯寶林出生。
1922年,由張全斌帶至北平,送與其妹夫侯連達夫婦為義子,起名侯保麟(曾用名侯世榮)。侯氏乃滿族(鑲藍旗),無嗣,城市貧民,先後以警官學校庶務課員、廚師等為職業,住西城福壽里19號。
1925年,在北平市立第二十七國小(現廠橋國小)就讀三個月(義學)。1926至1928年,因養父失業,被迫以撿煤核、賣報紙、拉水車、打粥要飯等方式,幫助家裡維持生計。12歲時,侯寶林開始學藝,先是學京劇,後來由於對相聲的酷愛,改學了相聲。先後拜常葆臣、朱闊泉為師,曾在北京天橋、鼓樓一帶“撂地”演出,說單口相聲,與許許多多舊社會的民間藝人一樣,以此掙錢謀生,養家餬口。
1929年,在一個編制腿帶的小作坊里學徒,後來拜師嚴澤甫學習京劇。三個月後開始街頭賣藝。其間,師父在天橋三角市場與著名藝人“雲里飛”(白寶山)搭班“撂地”賣藝。侯寶林白天隨師父前往天橋,在師父與“雲里飛”演出間隙表演京劇、滑稽二黃,夜晚背著有殘疾的師兄和師父一起到妓院賣唱。
1930年,因不堪忍受師父、師兄的虐待而逃跑,後被養父送回師父處,繼續在天橋“撂地”演出。
1932年,養母張氏去世。家搬至福壽里21號。師父全家離京赴太原演出。侯寶林別師回家,因拖欠房租被趕出福壽里21號院,侯寶林只得借住班主李四家中,地址在北鑼鼓巷南下窪子路南第二個門。

演藝經歷

1933年,16歲的侯寶林在西單商場馬紹箴的戲班唱京戲。毗鄰著名相聲藝人高德明、朱闊泉、湯金澄等人的相聲場子,聽相聲成為侯寶林演唱京戲之餘唯一關心的事,一個偶然機會,開始單獨表演相聲,並拜相聲藝人朱闊泉為師,從此侯寶林便與相聲結下不解之緣。
1934年,因唱京戲又兼說相聲,為班主所不容,受到排擠,無奈只得離開西單商場,重新又回到天橋與“雲里飛”搭班唱京戲。
1935年,在鼓樓市場撂地賣藝,後來回到西單商場清唱滑稽二黃。
1936年,在西單商場與周玉奎、劉醒民等搭檔,清唱滑稽二黃。有空便去臨近相聲場子聽高德明、朱闊泉、張傑堯、湯金澄、華子元等人說相聲,特別注意單口相聲。
1937年,轉到東安市場唱滑稽二黃。師父常寶臣貧病交加倒臥在京師背陰胡同醫學院門旁。經過幾年艱苦奮鬥,侯寶林的相聲終於成為什樣雜耍中攢底的“大軸兒”。從清末起,一直到四十年代,按照老規矩,天津的雜耍園子歷來是劉寶全、白雲鵬的京韻大鼓唱“大軸兒”。再好的相聲也只能排在倒二“壓軸兒”,但侯以卓絕的藝術衝破了老一套的規矩,也為相聲增了光,添了彩。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侯寶林與郭啟儒合作,在京津一帶演出,藝術日臻成熟,聲名大震。而且,他一改當時相聲粗俗的風氣,以高雅的情趣與格調的質樸、正派的颱風贏得了廣泛讚譽。抗日戰爭期間,日軍入侵北京,社會動盪、娛樂業蕭條,食不果腹。後經朋友介紹在北京東城福壽齋紙店做短工,裝訂日曆、月份牌。
1938年,再次轉到天橋跟“雲里飛”搭班,每晚與“雲里飛”之子白全福,還有郭全寶、王寶童一起說相聲,年底,白天清唱滑稽二黃,晚間同“雲里飛”父子、王寶童、李寶祺在花市大街蔣家棚子說相聲,後與李寶祺共拜在朱闊泉先生門下。
1939年,開始給師父朱闊泉先生捧哏,在天橋新民茶社首次正式登台表演相聲。後由朱老師介紹,和師弟李寶祺一起到西單商場北場與高德光、高德亮、張少棠、戴少甫等同台演出。
1940年6月初,應天津燕樂戲院邀請,與師叔郭啟儒搭檔簽約去天津演出,侯寶林以反串京劇名聲大振,當時報紙上稱讚他是“唱功為相聲第一人,學名伶皮黃最為神似”。與京劇演員王雅蘭相識。
1941年儘管事業上蒸蒸日上,但日本鐵蹄下的中國,戰火連年,物價飛漲;妻子連秀貞有不良嗜好;資方以“契約”為藉口,拒漲工資。生活入不敷出,難以為繼。
1943年除了在電台作節目,同時還在燕樂、大觀園、天寶、玉茗春等幾家戲園子趕場。逐漸躋身於天津有名的五檔相聲。
1944年,電台曾搞過一次津京連播(即兩位演員分別在津、京兩地通過電台同時播放),與張壽臣和說《俏皮話》。後和一個叫趙明(光裕)的大學生一起組織北藝劇社,演話劇《情天血淚》、《上海繁華夢》、《摩登夫人》、《梁上君子》等。
1945年,在天津南市群英戲院演出。5月,應邀回到北平上海遊藝社(王府井大街東安市場西門外北側)演出,擔任“大軸”。同台演員有:史文秀(藝名花小寶)、王佩臣、謝芮芝、連幼茹等。8月,日本投降,又回天津大觀園演出一個月。9月底,回到北平上海遊藝社。同時還在華生電台(私營商業電台,位於東四南椿樹胡同路北)、中國電台(商業電台,位於前門外觀音寺街)、國華電台(商業電台,帥府園內路南)做商業廣告。
1946年春天,回天津大觀園、燕樂演出,重遇王雅蘭並產生感情,結為連理。秋天,轉到世界遊藝社(位於東單二條內東口路南)和昇平遊藝社(位於東安市場會賢球社內)演出兩個季度,同台演員有謝芮芝、徐劍秋(小天一)、佟樹旺、小雲生、孫書筠、王寶霞、王元堂、顧榮甫、尹福來等。同時還在幾家商業電台演出、報廣告。年底,獨資開辦北藝廣告社,地址在北京帥府園2號。年底,王雅蘭在西城達智營21號生子侯耀華。聘英文打字員朱先生學習英語會話,並將英語編入相聲小段。
1947年北平上海遊藝社(東安市場西門外北側新巴黎綢緞莊頂上三樓)和商業電台演出,後在西單遊藝社(西單商場靠北邊一幢樓的二樓上)演出,同台的有花小寶、王佩臣、譚鳳元、謝芮芝、榮劍塵、連幼茹、孫書筠、馬鳳麟、宋慧玲、秋痕、關學增。年底,北藝廣告社遷至北平西城絨線胡同121號。
1948年繼續在西單遊藝社和商業電台演出,偶爾走堂會,同時也自己作廣告。

解放以後

新中國成立後,侯寶林更煥發了藝術青春,很快就成為婦孺皆知、享譽海內外的藝術大師。此後,他立志相聲改革,一面對一些傳統相聲進行修改、加工,一面又創作了一些反映現實生活的新相聲,如《婚姻與迷信》、《一貫 道》等。
1949年7月2日,列席參加中國文學藝術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聆聽周恩來總理關於國內形勢的報告。8月起,參加兩期北平戲曲藝人講習班學習。每逢一、三、五上課,聽了《社會發展史》、《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藝人的道路》(田漢)、《戲曲的前途》(馬少波)等專題講座。由此接受革命的道理,並明白了在新的形勢下,相聲改革已迫在眉睫。1949年秋,首次為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表演相聲。
1950年1月19日,為了適應解放後的新形勢,遵循毛澤東主席提出的“文藝為工農兵服務”的宗旨,在老舍等人的支持下,同孫玉奎、羅榮壽、高鳳山等人一起組建“北京相聲改進小組”,先後任副組長,組長。創演的新相聲有:《婚姻與迷信》、《一貫 道》(合作)、《二房東》(孫玉奎)等。這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最早出現的,為配合形式而創作的相聲作品。開始相聲的教學和輔導工作。收徒賈振良、黃鐵良。
1951年3月,隨中國人民解放軍赴朝慰問團去朝鮮,任曲藝服務大隊中隊長。後改編為文工團,任副團長。曾在朝鮮戰場自編過兩段相聲——《杜魯門畫像》、《狗腿子李承晚》,(可惜沒有留下文字稿)。寫過一段韻文唱詞《飛虎山》,可用太平歌詞、大鼓、墜子、快板等不同曲調錶演。還灌制了唱片《如此美國》。1951年5月,回國後,有隨慰問團西北分團,去西北五省宣傳志願軍的英雄事跡和演出,任曲藝大隊長。1951年10月23日至11月1日,任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列席委員、出席全國政協第一界第三次會議。同時任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文代會代表。1951年年底,去上海大光明電影製片廠,拍攝老舍先生電影《方珍珠》、飾劇中人白二立。北藝廣告社歇業。
1952年6月,與郭啟儒共赴上海,臨時參加上海北方曲藝團工作。由北京市文藝處組織成立北京市曲藝工作團,任總團長。不久“三反”、“五反”運動在全國掀起。北京曲藝工作團營業狀況不佳,演員只能拿到30%的薪金,後50多人分裂成兩個團。
1953年前半年,在北京、天津、上海巡迴演出,其中三次到上海。為此,在這一時期的作品中融入了大量的評彈、越劇、滬劇、海派京劇的優秀唱段。秋天,回到北京,與北京曲藝團合作,參加相聲大會演出。秋末到年底,每天上午為東北軍區遼西文工團的相聲學員授課。應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少兒部之邀,創作並演播了生平唯一一段兒童相聲《大中進步了》。該段子後被收入中國文史出版社的《兒童相聲》一書。
1954年春季,參加由中央組織的曲藝雜技團,奔赴西南,慰問修建川臧公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12月13日,為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錄製相聲《賊說話》。是該廣播電台現存的侯寶林最早的錄音。年底,應白鳳鳴團長之邀,加入中央廣播說唱團(臨時)。
主要從事相聲輔導工作,輔導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戰士,如:於連仲、於春藻、王震、韓世霖、劉祖法等。同時,將學生劉祖法的聽課筆記整理成冊,約20萬字。當時只發表了其中一些章節,剩餘部分由中國曲藝研究會油印,發往各處徵求意見。(此書直到1983年2月才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以《侯寶林談相聲》為名正式出版,並被認為是相聲領域的第一本專著。)
改編由郎德灃等6人原著的相聲《夜行記》。
1955年1月,《夜行記》獲中國曲藝研究會頒發的“優秀曲藝作品獎”。春節,參加中央廣播說唱團臨時演出,3月成為契約演員。5月1日正式加入說唱團。為配合推廣國語,和著名學者吳曉玲先生合作,創作新相聲《國語與方言》。為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錄製的相聲節目有:《不宜動土》、《賣包子》、《撿金子》、《交租子》等。在廈門大學講課。
1960年1月8日至16日,文化部在京舉辦了“全國曲藝優秀節目演出大會”,相聲《美蔣勞軍記》被評為“密切配合革命鬥爭和生產建設”優秀節目。3月29日至4月11日,在北京出席全國政協三屆二次會議。7月22日至8月13日,在北京參加第三次全國文代會。當選全國文聯委員。9月,為“職工業餘曲藝訓練班”輔導。此後赴山東煙臺、濟南、肥城等地巡迴演出。11月至12月,參加回憶整理44段解放後不曾公演和廣播的傳統相聲。挖掘錄製傳統相聲《賣馬》,新相聲《總統的鼻子》,還和馬季合作錄製了一段《降神會》。
1961年1月,在中央統戰部、政協俱樂部的支持下,發起“笑話會”活動。參加此項活動的有全國政協委員、名演員、作家、漫畫家、歌唱家、樂團指揮等,共舉行13次活動,整理笑話一百多個。改編為相聲的如《醉酒》、《橡皮膏》。4月,為貫徹第三次文代會精神,挖掘、整理《傳統相聲記錄稿》四冊,是一套當時僅供內部參考的重要資料(也是當年國務院通過保衛處向中央廣播說唱團索要的資料)。參加該項工作的有說唱團部分相聲演員、創作人員,還有著名作家邵燕祥。錄製的資料有《開場小唱》、《王二姐思夫》,與張傑堯先生合作錄製《過五關》、《羅成戲貂蟬》、《河南戲》、《戰馬超》、《六個月》、《張飛打嚴嵩》,與張士芳先生合作錄製了《黃金台》。其他錄製節目《一貫 道》、《相面》、《學大鼓》、《講帝號》等。8月30日晚,中央電視台《笑的晚會》對外直播,與郭全寶先生合作演出《戲劇與方言》、《陰陽五行》。這是相聲第一次通過螢屏向世人展示。12月,為貫徹中央“暫時困難時期,應豐富精神生活”的指示,應邀去天津參加河北人民廣播電台舉辦的《笑話晚會》,同去的有馬季、於世猷、郝愛民、收徒於世猷、郝愛民。
1962年2月,在中央電視主辦的《笑的晚會》上,與劉寶瑞、馬季三人合演《扒馬褂》。2月20日,隨中央廣播說唱團去湖南、湖北、廣西、廣東等地巡迴演出,臨上車前接到“小女咪咪病逝於北京兒童醫院”的通知。強忍悲痛隨團出發。3月23日至4月18日,回北京參加全國政協三屆三次會議,會後又歸隊繼續巡迴演出,5月10日返京,兩個多月內全團共演出90場。9月,率領5人創作組一下唐山開灤煤礦,歷時40天,寫出5段表現新中國礦工生活和先進人物先進事跡的相聲——《給您道喜》、《全家福》、《侯大膽》、《煤論》、《選對象》。10月12日至26日在開灤煤礦及唐山市演出20場,受到一致好評。收徒李文欣。
1963年3月,(3月至1964年6月)受聘為北京大學中文系古典文獻專業一名學生的特邀論文導師,利用家中的古代笑話藏書,經一年多每星期天的指導,使其完成一篇題為《明清笑話》(10萬字)的畢業論文,該論文的中心內容為通過明清笑話的系統研究整理,提出笑話在教育方面的功能外,尚有不能忽視的諷刺和娛樂功能以及啟迪智慧的作用。4月,二下唐山。後又去煙臺、文登、青島、濟南、徐州、開封、鄭州、安陽等地巡迴演出56場,慰問9場。7月,上海滑稽劇團赴京演出,為此舉辦了南北方曲藝學習、交流座談會。9月,《侯寶林、郭啟儒表演相聲選》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共收相聲25段,193千字,第一版印刷7萬冊。10月,為電台錄製《戲迷》、《改行》。11月17日至12月4日,在北京出席全國政協三屆四次會議。收徒胡必達。
1964年(47歲)收徒丁廣泉。
1974年、4月16日,為慶祝“五一”國際勞動節,在廣播劇場和郭全寶演出《種子迷》(內部演出),這時的《種子迷》已經侯寶林之手修改了11稿。6月,去北京針織總廠深入活動,實行同吃、同住、同勞動,為時一個月。8月,由毛主席親自提名為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0月下旬,和郭全寶、許多、趙連甲、蔡興林等人被派往膠東地區七、八個縣深入生活,搞創作。12月21日回京。
1975年1月13日至17日,出席全國人大第四屆代表大會。會議期間,遵照中央領導的意見,為在湖南養病的毛澤東主席錄製了《關公戰秦瓊》、《戲劇與方言》、《改行》等12段相聲。這是自1963年以來,侯寶林第一次在電視台錄像。也是侯寶林傳世的幾乎絕無僅有的音像作品。年底,去大慶油田體驗生活。
1976年1月,得知周恩來總理逝世訊息,從大慶趕回北京參加追悼大會。7月,在北京參加全國曲藝調演,被選進老演員演出隊。表演相聲《採訪記》。10月中,赴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慰問演出,同時在兵團戰士中物色曲藝人才。10月底,在佳木斯市、應邀為黑龍江省農場總局開辦曲藝學習班。11月7至9日,為合江林管局林業工人演出三場。11月底,在首都體育館舉行的“慶祝粉碎‘四人幫’大型文藝演出上,與郭全寶一起重登闊別10年的舞台(公演),並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謝幕多達11次。
1977年由於自1972年以來創作和改編的許多新段子,在政審時均不得通過。又不願違心表演指定節目,於是利用文革後補發的工資,潛心於文物收藏。10月,赴京郊門頭溝煤礦慰問演出。
1978年2月25日至3月5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五屆一次會議,並選入大會主席團。10月,赴江蘇省江都縣樊川鎮採訪,體驗生活。與人合著歌頌財貿戰線新人新事的段子《不掛“客滿”牌》。收徒賈繼光。
1979年1月26日至30日,在首都體育館演出《採訪記》。3月23日,被任命為中國廣播藝術團總團藝術指導。3月,文革後創作和改編的相聲《再生集》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參加中央慰問團,赴雲南慰問參加自衛反擊戰的廣大指戰員。4月22日,從雲南轉到四川成都,慰問作戰負傷的傷員。6月17日至7月1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五屆二次會議。7月,正式宣布退出舞台,專門從事相聲藝術研究工作。8月,為北京師範大學民間文學班講課。10月30日,在北京參加全國第四次文代會。11月,當選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

晚年生活

1980年1月,《侯寶林相聲選》(315千字)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第一版印刷5萬冊。2月26日,從這一天開始,由北京市政協文史資料室派人協助,撰寫《自傳》。4月,與來訪的日本關西大眾藝術團的日本著名藝術家小笠原美都子,“漫才”大師人生幸朗,互相交流,切磋技藝。5月5日至18日,主持中國曲協在北京召開相聲創作座談會。與會者一致認為:粉碎“四人幫”以後,相聲脫穎而出,像尖刀、匕首一樣刺向敵人,有力地發揮了它的戰鬥作用。6月13日,被北京大學聘為中國語言文學兼職教授。後應邀前往遼寧大學中文系講學。7月,與北京大學教授汪景壽、南開大學教授薛寶琨、山東大學教授李萬鵬合著的《曲藝概論》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
8月29日至9月10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五屆三次會議,並擔任主席團成員。9月,赴丹東參加中國滿族文學史編委會召開的學術年會。10月,以特邀代表身份,參加中國語言協會成立大會。
1月4日至15日,應日本著名藝術家、日中音樂交流協會會長小笠原美都子和大阪華僑總會理事郭光甲先生邀請,以團長身份,率領中國文藝(相聲)友好訪日考察團,在日本大阪、神戶、京都、名古屋、東京、箱根等城市,進行了藝術考察、文化交流和友好訪問。
1981年2月,被聘為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歷史文物諮詢委員會委員。4月27日,在天津紅橋區作了題為《我的藝術生活的報告》,回顧自己50年的舞台生涯,和新舊社會截然不同的生活經歷。4月,被華中工學院聘為兼職教授。6月7日,在北京語言協會召開的“漢語規範問題座談會”上發表講話。同月以北京大學客座教授身份,同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吳曉玲先生一起應邀到遼寧大學講學,被遼寧大學中文系聘為兼職教授。10月,與人合著的《相聲藝術論集》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11月29日至12月13日,在北京參加了全國人大五屆四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奔走呼籲建立專門的曲藝研究機構和培養曲藝人才的高等學府。收徒韓寧。
1982年3月,被聘為《中國大百科全書》曲藝分卷編委會委員。
3月30日,參加《科普創作》編輯部在北京召開的“科普曲藝座談會”。
4月至5月,赴香港演出10天,轟動全港。之後在中山大學演講。
4月27日,在香港收美籍華人吳兆南為徒。
4月至5月,《侯寶林自傳》(上)和《相聲溯源》(與人合著)相繼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6月下旬,在遼寧大學講學。
7月下旬,赴瀋陽參加第三次滿族文學史學術研討會。
11月25日,在北京參加全國人大五屆五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
12月,應聘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藝術委員會委員。
1983年2月,《侯寶林談相聲》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2月13日,在中央電視台的“新春樂文藝晚會”上,將停演32年之久的相聲演員反串京劇的表演形式,首次搬上螢屏,在京劇《蕭何月下追韓信》里扮演蕭何。4月17日,藝術語言研究會正式成立,被推舉為副會長。並為研究會捐款、捐物。5月4日,應北京中國語言文化學校的邀請,為該校的華僑學生講授《中國的相聲藝術》。5月赴安徽合肥,參加全國語言協會第二屆年會。會後,與王力、許嘉璐等人同游黃山。6月4日至6月21日,出席全國人大第六屆一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
1984年1月,被河北大學聘為語言學、美學教授。2月2日,應陳雲同志邀請與曲藝界同仁,赴中南海共度新春佳節。2月8日,在陳雲等領導同志的關懷和大力支持下,中國藝術研究院曲藝研究所正式成立。侯寶林是主要發起人和籌建人之一。2月至3月,為藝術語言研究會舉辦的講座連續授課三次,總題目是:《相聲語言藝術》,聽眾是來自全國各地藝術團體的編劇、導演、演員、文化館幹部、大學生及留學生。4月,在石家莊收徒康達夫、李如剛。5月14日至5月31日,出席全國人大六屆二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6月21日,受聘擔任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6月25日,在青島出席全國相聲作品評比討論會。6月29日與《青島日報》編輯、記者舉行座談會。7月15日陳雲同志致信評審會主任侯寶林,對相聲作品評比討論會成功舉辦表示祝賀。7月8日,在青島收徒師勝傑。12月11日,以藝術指導身份率中國曲藝說唱團赴美國訪問,進行了有史以來第一次曲藝國外正式演出,行期18天。先後在紐約、華盛頓、落杉磯、舊金山等4城市正式公演9場,觀眾人數約1萬5千人,盛況空前。此次出訪陣容由國內最優秀的15名曲藝演員組成,分別來自國內6個曲藝團體。他們是:侯寶林、郭全寶、孫書筠、常寶華、常貴田、侯耀文、石富寬、師勝傑、馮永志、藉薇、韓寶利、邢晏芝、邢晏春、陳紹武、趙連甲。
12月29日,中國曲藝說唱團結束了在美國的訪問演出,飛抵香港。受香港聯藝娛樂公司邀請,在香港作短暫停留,演出8場。
1985年1月7日,中國曲藝說唱團一行,由香港返回北京。3月,赴昆明參加“喜劇創作研討會”。3月26日至4月10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六屆三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同時還兼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義大利友好小組”成員。5月8日,在南京五台山體育館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就當時相聲創作中出現的一些不良現象,如:諷刺人的生理缺陷,拿殘疾人找樂等,提出了尖銳的批評。7月,被鶴壁礦物局授予“名譽礦工”稱號。7月,赴昆明出席全國語言協會年會。併到大理、保山、德宏等少數民族地區採風。同行的還有夫人王雅蘭、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主任許嘉璐和夫人白成高。8月26日,應中國曲協雲南分會之邀,參加雲南省文聯、雲南省曲協、雲南省劇協舉辦的茶話會,發表了題為《雲南的曲藝隊伍應該壯大》的講話。9月,列寧格勒蘇中友協副會長,列寧格勒大學東方系中國文學教研室副教授司格林訪華,彼此進行了有益的學術交流與探討。10月1日,國慶節重返舞台。10月,被黑龍江省人民政府授予“榮譽稅務專管員”稱號。
1986年1月,應安徽省阜陽市委、市政府邀請,參加該市建市十周年慶祝活動,並正式受聘為阜陽市文化顧問。1月15日,應黑龍江省財政廳邀請赴哈爾濱,為該省財政稅務系統職工慰問演出,表演自己新作《也有你一份》。3月24日至4月12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六屆四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4月17日至24日,抵山西運城演出,為第十一屆亞運會籌款。5月,被南桐礦物局授予“榮譽礦工”稱號。6月,被兗州礦物局授予“榮譽礦工”稱號。7月,在河南開封、焦作等地演出。收開封市相聲演員金藝為徒。10月,《侯寶林自選相聲集》由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
1987年3月24日至4月11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六屆五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5月,為第十一屆亞洲運動會捐款一萬元。7月,在北京體育館召開的,慶祝北京人民機器總廠建廠三十五周年大會上,被該廠授予“名譽員工”稱號。9月,受聘為第十一屆亞運會基金會理事。秋季,赴南方各省巡迴演出,曾到過合肥、九江、武穴等地。
1988年元月,為弘揚中華民族文化、挖掘搶救傳統相聲藝術,自籌資金拍攝《侯寶林相聲藝術》專輯。僅拍了《改行》、《講帝號》、《猜謎語》三段,後因資金困難被迫終止。2月,與王朝聞、陳荒煤、吳曉玲、許嘉璐、方成、等11人共同發起,倡議成立“中國笑的藝術研究會”。3月24日至4月13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七屆一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4月11日,為中國語言文化學校的華僑學生及外國留學生授課。4月,自籌資金拍攝《北京市聲》,由於資金不足而中輟。8月,受聘為中國少數民族文化藝術基金會理事。
1989年3月19日至4月4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七屆二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6月,榮獲中國唱片總公司金唱片獎。9月23日,參加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辦的,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周年文藝晚會,這是“文化大革命”後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在中南海的演出。
1990年(農曆正月十五,應河北省固安縣有關部門邀請,率團赴河北,與當地農民共度元宵佳節,一天演出三場。3月19日至4月4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七屆三次會議,並任主席團成員。4月5日至11日,任上海國際相聲交流演出藝術總顧問,參加上海相聲國際交流演播會。與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美國、加拿大、新加坡、巴西、坦尚尼亞等國家和地區的數十名相聲演員,歡聚一堂,切磋技藝。5月,到西安等地演出。10月,被山東煙臺市文化局聘為山東省煙臺藝術學校名譽校長。
1991年(74歲)
3月26日,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七屆四次會議,在北京代表團座談會上,作了題為“如何才能依法徵稅納稅”的發言。4月1日,出席了中央統戰部和國家民委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茶話會。會議期間,經由負責兩會保健工作的醫生檢查,確診患有胃癌。4月3日,住進協和醫院,4月9日施行全胃切除手術。11月初出院。
1992年
3月20日,帶病乘輪椅出席全國人大七屆五次會議開幕式。
4月13日,接受中央電視台為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50周年的專題採訪。
4月28日上午,中央新聞社採訪錄相一個多小時。
5月14日下午,接受遼寧廣播電台專訪。
5月16日下午,美國加州第五季傳播公司專訪,邀請赴美國領取由洛杉磯市政府頒發的終身藝術成就獎,因病未能成行。
6月27日,入住中國康復研究中心。
7月6日,完成《毛主席聽我說相聲》一文。
7月,香港方面邀請赴港參加世界華人大會,未能成行。
8月24日,突發高燒,9月3日轉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
9月15日CT結果證明腫瘤復發。
10月1日,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病房,與前來探視的蘇叔陽、李小光、侯耀文、馮鞏等人暢談相聲歷史、相聲表演技巧、流派等問題。
11月2日,由宣武醫院外科作食道記憶合金導管擴張手術,手術失敗。
12月23日,向律師口述遺囑,律師筆錄。12月27日在遺囑上籤字。
12月26日,委託許嘉璐先生代筆《最後的話》。
12月26日,委託律師就錄音製品被侵權一事向法院起訴。

逝世

1993年
1月4日,律師電告: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受理錄音製品被侵權案。
1月5日,收到北京市人大會議通知,授權親屬請假。
1月19日,醫院向家屬及有關單位發病危通知。
1月20日上午,中共中央統戰部派人到醫院探視。下午,和匆忙從外地趕回北京的弟子馬季長談了一個多小時,內容都是關於相聲表演的心得體會。
1月21日,北京市委領導一行,到醫院探視病情。
1月22日(農曆三十)晚,廣電部艾知聲部長前來探視。
1月23日,姜昆、李金斗等人前來探視。與姜昆談相聲的前景、春節晚會等問題。
1月30日,許嘉璐夫婦前來探視。
2月1日上午,丁關根同志前來探視。
2月1日晚,異常興奮,通宵未眠,囑託家人在《北京晚報》上發表給觀眾、聽眾的《最後的話》:“我侯寶林說了一輩子相聲,研究了一輩子相聲。我最大的願望是把最好的藝術獻給觀眾。觀眾是我的恩人、衣食父母,是我的老師。我總覺著,我再說幾十年相聲也報答不了養我愛我幫我的觀眾。現在看來,我難以了卻這個心愿了,我衷心希望我所酷愛、視為生命的相聲發揚光大,希望有更多的侯寶林獻給人民更多的歡樂……”。
2月3日上午,昏迷。李鐵映同志12:30前來探視,代表黨中央,對侯寶林一生作了重要評價,並和家屬討論後事安排。2月4日下午,2:42分逝世。當晚,中央電視台一頻道向世人報導了這一訊息。
2月5日,《人民日報》載文:相聲藝術大師侯寶林逝世、盡畢生精力把藝術獻給人民。江澤民總書記打電話給侯寶林的家屬表示哀悼,並向家屬致以親切慰問。
2月25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報導:北京各界三千多人揮淚送別相聲大師侯寶林。
補充:侯寶林在臨走之前,親筆寫了弟子名單,現如下:
——於世猷、姚振寰、林培瑞(美國)、李天成、包松年。
侯寶林帶拉師弟:王寶童、馬志明。

主要作品

相聲

形式 搭檔 作品
對口相聲 郭啟儒 《北京話》《猜字》《打百分》《汾河灣》
《77號》《服務態度》《打燈謎》 《串調》
《方言》《改行》《關公戰秦瓊》 《規矩套子》
《婚姻與迷信》 《交地租》《離婚前奏曲》
《酒鬼》《砍白菜》《空城計》 《寬打窄用》
《買佛龕》《賣布頭》 《妙手成患》《南來北往》
《南腔北調》《國語與方言》 《體育與廣告》
《謙虛》《三棒鼓》 《似是而非》《歪批三國》
《抬槓》《跳舞迷》 《我是家長》《戲劇與方言》
《戲劇雜談》《戲迷》《戲與歌》《相面》
《笑的研究》 《橡皮膏》《新式馬甲》《陽平關》
《夜行記》《一等於幾》《一貫 道》《陰陽五行》
《賊說話》 《醉酒》《視窗》《新式馬甲》
郭全寶 《不宜動土》《猜謎語》《關公戰秦瓊》
《講帝號》 《交租子》《賣包子》
《全家福》《萬噸水壓機》《文昭關》
《武松打虎》《戲劇與方言》《笑的研究》
《學大鼓》《學越劇》《一頓飯》《陰陽五行》
《賊說話》《找調兒》 《捉放曹》《醉酒》
胡仲仁 《猜謎語》《改行》
姜寶林 《猜謎語》(全本)《猜字》《陰陽五行》
張傻子 《曹操打嚴嵩》
劉寶瑞 《非洲獨立進行曲》《講帝號》《王二姐思夫》
張世芳 《黃金台》
李國盛 《謙虛》《談規律》《笑的研究》《醉酒》
常寶華 《英台弔孝》
於世猷 《向您道喜》
馬季 《降神會》
群口相聲 劉寶瑞,郭全寶,郭啟儒 《開場小唱》
劉寶瑞,高鳳山 《賣馬》

著書

侯寶林晚年主要從事曲藝理論研究。與人合著有《曲藝概論》、《相聲溯源》、《相聲藝術論集》等。相聲集有《侯寶林、郭啟儒表演相聲選》、《再生集》、《侯寶林相聲選》等,其中收錄了諸如《戲劇雜談》、《夜行記》、《關公戰秦瓊》等膾炙人口的相聲精品。

其他

侯寶林還主演過《遊園驚夢》、《笑》等喜劇電影。

個人生活

家庭

侯寶林1947年侯寶林夫婦與長子耀中、次子耀華

侯寶林的夫人王雅蘭,天津人氏,1922年8月8日立秋生人,從小被人收養,長大後成為一名京劇演員,1946年與侯寶林結婚,婚後不再登台。女兒侯珍回憶說:我母親是一個傳統的中國女性,性格溫和賢淑,做事任勞任怨,感情專一,寬容厚道,相夫教子堪稱典範。
侯寶林共有子女5人,長子侯耀中與長女侯耀茹為前妻所生。王雅蘭為侯寶林先後生下二子二女,二子為侯耀華、侯耀文,女兒侯珍(原名侯耀武)以及七歲得腎炎而夭折的么女小咪。可以看出來,侯寶林為兒女取名,意在光耀中華、傑出文武。
三子侯耀文是侯寶林子女中唯一一個專業相聲演員,他繼承了父親的藝術風範,秉承著父親推陳出新、追求完美的藝術精神,以高雅的情趣、格調的質樸、正派的颱風贏得了廣泛讚譽,對相聲藝術的傳承和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弟子

侯寶林的徒弟有:賈振良、黃鐵良、楊紫陽、馬季胡必達、殷培田、賈冀光、丁廣泉、康達夫、李如剛、吳兆南、於世猷、郝愛民、師勝傑。
侯門弟子眾多,其中以馬季和師勝傑最為著名。馬季學藝較早,又長期在侯老身邊工作,有得天獨厚的學藝條件。無奈,其自身條件和舞台形象與老師相去甚遠,實在看不出他身上有侯老的藝術表現。
師勝傑是侯老的關門弟子,打破了侯老三十年來不收徒弟的慣例。師勝傑在舞台形象、嗓音條件方面有些像侯寶林,特別是在“說口”和“唱功”上,駕馭語言的能力非常出色。可是他進入門的時間較晚,又是帶藝投師(他出身相聲世家,84年拜師侯寶林門下)。其作為相聲演員的各方面素質都已定型,且學藝時間不長,儘管如此,他還是學到了師父的一些東西,表演上依稀可見侯寶林的影子,這一點非常難得。他是侯老晚年最得意和喜歡的一個弟子。

人物評價

劉寶瑞和侯寶林劉寶瑞和侯寶林
侯寶林郭全寶侯寶林郭全寶

作為20世紀中國最著名的相聲藝術家,他的社會地位不斷提高,國內外影響不斷擴大,但卻從不因地位變化而傲視他人。他終生和人民民眾保持著密切聯繫,朋友遍及各行各業多個階層,他自稱是觀眾的“僕人”,始終把觀眾視為恩人,衣食父母和老師。
侯寶林被尊為相聲界具有開創性的一代宗師,並被譽為語言大師。在他漫長的60年的藝術生涯中,潛心研究並發展相聲藝術,把歡笑帶給觀眾。以他為代表的一批相聲藝術家使這門藝術真正走進千家萬戶,達到一個令人矚目的藝術高峰。他為相聲事業傾注了畢生精力,除創作和表演了大量膾炙人口的相聲名段以外,還對相聲和曲藝的源流、規律和藝術技巧進行了理論研究。他還注重培養年輕一代,一些活躍在相聲舞台的名家都是他的學生。他生前曾任第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四、五、六、七屆全國人大代表,擔任中國廣播藝術團藝術指導、北京大學兼職教授。
1993年2月4日因病逝世。臨終前口述“最後的話”:“我侯寶林說了一輩子相聲,研究了一輩子相聲。我的最大的願望是把最好的藝術獻給觀眾。觀眾是我的恩人、衣食父母,是我的老師。我總覺著再說幾十年相聲也報答不了養我愛我幫我的觀眾。現在我難以了卻這個心愿了。我衷心希望我所酷愛、視為生命的相聲發揚光大,希望有更多的侯寶林獻給人民更多的歡樂。我一生都是把歡笑帶給觀眾,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永別觀眾,我也會帶微笑而去。祝願大家萬事如意,生財有道。”侯寶林的功績將永載曲壇。
侯寶林只上過三年國小,由於他勤奮好學,終於成為著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家。有一次,他想買一部明代的笑話書《謔浪》,跑遍北京城的舊書攤也未能如願。後來,他得知北京圖書館有這部書。時值冬日,他頂風冒雪,連續十八天跑到圖書館去抄書。一部十多萬字的書,終於被他抄錄到手。
把最好的藝術獻給觀眾
住過地安門內織染局、龍頭井32號,後又搬至羊角胡同、東煤廠胡同、尚勤胡同、藕芽胡同2號、扁擔胡同、福壽里19號、
南錢串胡同6號旁門,至1983年12月才遷往復興門外木樨地居住……
侯寶林先生的大弟子賈振良重回東四頭條故宅時頗為激動:“當時師父從1987年搬來,我跟耀華陪著住在這兒,一直到生病住院。這么多年,這是第二次回來。”賈振良老先生回憶說,有一年夏天,半夜裡侯寶林臥室的房頂一角突然塌了,聽見響聲賈振良出來一看,侯寶林一身是土站在門口,“就這么一張床,他只好在院裡洗洗澡,歸置歸置,鋪上床接著睡。”侯寶林的長子、較少露面的侯耀中也回憶說,當年他和父親常在院裡做小吃,泡饃和爆肚都是父親愛吃的,小院內的香味總能飄到胡同口。
侯寶林15歲時在鼓樓市場石記茶館門前的地攤搭班唱京戲,同時在鼓樓市場內相聲場子聽學相聲,向相聲演員常寶臣、聶文治、鄭祥泰、王世臣、張兆新、張書元等學習。有一次場內只有一位相聲演員,缺搭配的,侯寶林就說,“我給你幫幫忙吧!”就這樣侯寶林第一次上場說起相聲,當時他說的段子叫《雜學》,也就是後來的《戲劇雜談》。因為侯寶林學過京戲,所以段子很圓滿地說了下來。此後,他就開始在鼓樓市場說相聲,借宿在石記茶館。
侯寶林21歲時正式拜朱闊泉為師。拜師之後,就到正式相聲場子的西單商場北場演出。1950年1月19日,侯寶林等人發起成立北京相聲改進小組,改進相聲,發展相聲藝術。
只管一家的“一戶侯”
侯寶林少時無大號,只有個小名叫“小酉兒”,直到他入了相聲門,師父朱闊泉給他起了個“寶”字,名叫“寶麟”,後來由他將“麟”改為“林”。
朱闊泉,外號大麵包,是上世紀三十年代京城著名的“相聲五傑”(高德明張傑堯、朱闊泉、緒得貴、湯金澄)之一,當時,他們在西單相聲棚使活兒,享譽京城。
1933年初夏,京劇大師周信芳進京在廣德樓獻藝,演出拿手戲《蕭何月下追韓信》、《徐策跑城》等戲,一時轟動京城,三天的票預售一空。周信芳的藝名叫麒麟童,當時就已大紅大紫。朱闊泉慕名去廣德樓拜會周信芳,一則與大師結交朋友,二則觀摩大師演出,學習京戲風格,來豐富自己的相聲活兒路。
這天,朱闊泉匆匆前往廣德樓,不料,因沒買上票,被門房擋了駕,儘管朱闊泉左右說明、解釋,亦無濟於事。門房說:“這是‘麒老闆’定的規矩,請先生多多包涵。”朱闊泉說:“我是朱闊泉,是麒老闆的朋友”。門房說:“那好,請朱先生稍候,待我去稟知麒老闆。”說完,急匆匆來到後台,報知周信芳,周信芳沉思了一會兒,說:“在北平,我沒有叫朱闊泉的朋友?”門房說:“朱先生胖胖的……”周信芳說:“不敢認,請回吧。”門房回到門口,對朱闊泉說:“麒老闆不認識你,沒你這個朋友,請回吧。”朱闊泉一聽傻了眼,心裡說:周信芳好大的架子,於是,又懇求門房再去稟知麒老闆。誰知門房一聽就火了;“再稟知,麒老闆也不認識你,還是花錢買票看戲吧。”這句話,只羞得朱闊泉無地自容,氣沖腦門兒,一跺腳,好!這個朋友不交了!朱闊泉越想越窩囊,好你個麒麟童!我收徒弟就叫“麒麟童”!非羞辱羞辱你不可!
後來朱闊泉收了三個徒弟,大徒弟姓李,起名“李寶麒”;接著收了“小酉兒”為徒,起名“侯寶麟”;後又收了姓王的徒弟,起名叫“王寶童”,結果“寶麒寶麟寶童——麒麟童”全齊了,遂了朱闊泉的願。解放後,侯寶林為了消除這場誤會,便將“麟”改為“林”了,這便是“侯寶林”的由來。
關於侯寶林的故事實在太多了,甚至在“文革”中人們仍編出許多關於他的段子。比如,有一次他等著挨批,結果人家沒斗他,他便來了一句:等了半天白等了。
文革”期間,有一次人代會把人大代表的名單送到毛澤東主席那兒,他專找姓侯的那一欄,問怎么沒有侯寶林,工作人員說趕忙糾正。那時,侯寶林正在幹校勞動。侯寶林在地里幹活兒,聽到軍代表叫他“回去洗洗腳,換雙鞋準備一下”時,侯寶林心裡直打鼓。他被送到火車站,問邊上的人怎么回事,人家也不告訴他。他到了北京之後馬上去革委會報到,發現人們都衝著他笑,對他的稱呼也變了,都叫他同志。這時才有人告訴他有革命任務,讓他回憶傳統段子,侯寶林從此才“翻了身”。侯寶林留下來的錄像幾乎都是給毛主席在中南海說相聲時錄下的。
生活中,侯寶林的段子還有很多。比如他到美國訪問,當地記者問他:里根是演員,但他當了總統,你也是演員,在貴國可以當總統嗎?侯寶林說:里根我知道,我們不一樣,他是二級演員,我是一級的。他的回答充滿了機智與風趣,令人叫絕。
有一家飯館讓侯先生給題個字,他題了三個字“不起眼”:這是一語雙關,一是說飯館的地方不起眼,二是飯館的菜有特色讓人抬不起眼。他從不裝知識分子,卻表現出了很高的文化內涵,他可以說是沒有學歷的高級知識分子。
侯寶林平時極其風趣,自謙中透著自豪。他有一枚印章,上面刻的是“一戶侯”。他說,我姓侯,我的官印叫一戶侯,意思是,我一家姓侯,我只管一家,過去的都叫萬戶侯什麼的,我沒那么多。

故居

侯寶林與郭啟儒侯寶林與郭啟儒

侯寶林故居位於東四頭條胡同深處,從1987年到1993年,侯寶林大師就是在這條胡同里度過了他最後6年的時光,他把這裡當作是“書齋”,不少經典段子都誕生於此。
那之前,侯寶林還曾經在廣播局宿舍、什剎海等多個地方居住過,但都是租住,只有北京市東四頭條19號是侯寶林先生花了多年積蓄買下來的。1993年老先生辭世後,房子塌了一部分,家人便把老房子翻蓋成了水泥房,但是一直沒有人來住,空了十多年。將這個小院改成故居,是侯家全家人的心愿。
沿著東四十字路口向北,路東的第一條胡同就是東四頭條。快到胡同盡頭,即可看見路南的19號小院,灰色的院牆上白底金字書寫著“侯寶林故居”幾個大字,這是侯寶林生前好友、著名漫畫家方成先生題寫的。
19號小院占地不大,在胡同中並不起眼。故居經過翻修,灰牆紅窗依舊,只是兩間北房和三間南房被合併成一套三開間的大屋。走進故居,先經過一段狹長的過道,過道兩側掛滿了侯先生的照片。整個屋子裡,最顯眼的也是侯寶林大師生前的近40張老照片——從12歲天橋學藝到後來的全家福。舊宅曾經的小院改建成一間客廳,北房分別布置成會客室和書房。當年,侯先生家的擺設就是這么簡單,舊家具都是上了年頭的老物件,書桌、太師椅、扇子、大褂、醒木等侯先生生前的用具碼放得井然有序,桌上筆墨紙硯猶在。房間內,一尊侯先生的銅雕像栩栩如生,格外引人注目:侯寶林依舊是人們所熟知的神態長臉、細目、下頜微微抬起,身著長衫手握摺扇搭腿坐在八仙桌旁談笑風生。

相聲演員

相聲是中國戲曲曲藝之一。按演員人數,其形式分為單口對口群口等,以說、學、逗、唱為其主要表現手段,通過幽默、滑稽的言語和表演引人發笑。說學逗唱是相聲演員的四大基本功。
白全福
班德貴
曹雲金
常寶豐
常寶華
常寶堃
常寶霖
常寶慶
常寶霆
常貴德
常貴田
常連安
陳璐
陳冠義
陳寒柏
陳軍
陳雨亭
崔征
大兵
戴志誠
丁廣泉
恩子
范振鈺
范志強
馮寶華
馮超[相聲演員]
馮鞏
高德明
高峰[相聲演員]
高鳳山
高笑林
高英培
高玉慶
耿寶林
耿伯春
郭德綱
郭培鑫
郭啟儒
郭全寶
郭榮啟
郭榮起
韓雲飛
韓子康
何雲偉
侯寶林
侯長喜
侯耀文
黃族民
吉坪三
吉文貞
姜寶林[相聲演員]
姜昆
蔣明孝
焦德海
焦少海
康松廣
於俊波
于謙[相聲演員]
於世德
於世猷
袁佩樓
岳雲鵬
張成全
張春奎
張德武[相聲演員]
張傑堯
張三祿
張壽臣
張文順
張永熙
張振圻
趙連升
趙連生
趙佩茹
趙世忠
趙振鐸
鄭健
魏龍豪
魏文華
魏文亮
吳兆南
武魁海
夏雨田
蕭國光
謝芮芝
謝天順
邢文昭
徐德亮
薛永年
閻笑儒
楊寶璋
楊海荃
楊瑞庫
楊少華[相聲演員]
楊少奎
楊鈺海
楊志淳
殷文碩
尹壽山
尹笑聲
於寶林
李福勝
李國先
李慧橋
李嘉存
李建華
李潔塵
李金斗
李菁
李孟遙
李偉建
鄭文昆
鄭文喜
周印金
朱闊泉
朱平
朱紹文
朱文先
朱相臣
朱永義
朱雲峰
祝敏
笑林
李國盛
張鶴文
於雲霆
秦麗
高曉攀
尤憲超
常藝博
賈玲
白凱南
於浩
鄧繼增
張永久
佟有為
蘇文茂
孫寶才
孫晨
孫士達
孫玉奎
湯金城
唐愛國
陶湘如
田立禾
佟手本
佟雨田
土登
汪保琦
王寶童
王本林
王長友
王鳳山[相聲演員]
王平[相聲演員]
王謙祥
王世臣
王文林
王文玉[相聲演員]
王學義[曲藝演員]
王耀宇
王兆麟
王致玖
王志濤
孔雲龍[相聲演員]
李伯祥
李德鍚
陳鳴志
鄭福山
趙津生
陳樹桐
楊化然
裘英俊
黃鐵良
何德利
佟守本
楊威[相聲演員]
劉春慧
李壽增
應寧
王玥波
楊義[相聲演員]
楊進明
趙偉洲
張勇[快板書演員]
李增瑞
連笑昆
劉寶瑞
劉德智
劉廣文
劉洪沂
劉俊傑
劉彤
劉文步
劉文亨
劉西雨
劉亞津
劉雲天
劉增鍇
欒雲平
羅榮壽
呂少明
馬德祿
馬季
馬金良
馬三立
馬樹春
馬志存
馬志明[相聲演員]
孟凡貴
潘雲俠
齊立強
邵權
師勝傑
石富寬
史愛東
史不凡
宋德全
李文華[相聲演員]
李文山
李雲傑[相聲演員]

馬季師承關係

馬季(1934年5月-2006年12月20日),原名馬樹槐,中國第七代相聲演員。
從師侯寶林
收徒姜昆趙炎劉偉馮鞏笑林王謙祥李增瑞韓蘭成劉喜堯彭子義常佩業黃志強黃宏尹卓林姚新光李國修趙龍軍邢瑛瑛劉立新侯冠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