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

佛祖

釋迦牟尼,原名悉達多·喬達摩,意為“義成就者”(舊譯“義成”),姓喬達摩(瞿曇)。因父為釋迦族,成道後被尊稱為釋迦牟尼,意為“釋迦族的聖人”。其他稱號有佛陀(覺者)、世尊、釋尊等,古印度釋迦族人,生於現在尼泊爾的南部,佛教創始人。成為佛陀後被尊稱為釋迦牟尼,佛陀(Buddha)的意思是“覺悟者”,也就是徹底覺悟宇宙和生命真相的人;在民間信仰中也常稱呼為佛祖。公元前五百餘年釋迦牟尼出生於北印度迦毗羅衛國,是國主淨飯王的太子。歷史上確實有如來佛祖此人,他是古印度加比羅衛國的王子。後外出修行,終成正果,創立了佛教。後離家修行,於農曆十二月初八成佛。

基本信息

簡介

釋迦牟尼,原名喬達摩·悉達多,佛教的創始人,公元前五百餘年釋迦牟尼出生於北印度迦毗羅衛國,是國主淨飯王的太子。成道後,被世人尊稱為“釋迦牟尼”,意思為“釋迦族的賢哲”。
歷史上確實有如來佛祖此人,他是古印度加比羅衛國的王子。後外出修行,終成正果,創立了佛教。後離家修行,於農曆十二月初八成佛。

早年

時代背景

佛祖佛祖
相傳佛祖是古印度吠陀時期著名的王族懿師摩王(義鳩王),即漢譯“甘蔗王”的後裔,迦毗羅衛國的太子,屬剎帝利種姓。迦毗羅衛是釋迦族集居的小城,位於喜馬拉雅山腳下,今尼泊爾南意部與印度毗鄰的提羅拉科附近,當時是拘薩羅國的屬國。在4世紀法顯遊歷印度時,這個國家已日見衰落。19世紀末,考古家在這裡發掘出一個藏有遺骨的石壺,上面刻有公元前數世紀流行的婆羅謎文字,意為釋迦族供奉的佛骨。另外,在迦毗羅衛發現有阿育王巡幸時所建的石刻,從而證實了它大概的地理位置,以後尼泊爾政府一直在進行考古發掘。
佛祖的父親,是迦毗羅衛的國王,名首圖馱那,漢譯淨飯王。母親名摩訶耶。是與迦毗羅衛場城隔河相對的天臂城善覺王的長女。根據當時的風俗,摩耶夫人回母家分娩,途經藍毗尼花園,即今尼泊爾南部波陀利耶村羅美德寺院處,生下了佛祖。

生年研究

有關佛祖的生年,由於古印度典籍沒有時確的記載,各國所傳和學者研究,一般都是從佛教本身的史籍去考證,並從座年推算。因此說法不一,竟有60種之多。最早一說和最晚一說之間,相距達數年。斯里蘭卡印度緬甸泰國寮國柬博寨等南傳佛教國家,一般認為佛祖生於公元前624年,卒於公元前544年,並以此為依據,在1956~1957得舉行紀念佛祖涅槃2500周年的盛大活動。西方學者根據南傳史料,對佛滅年年代有公元前489、487、486、484、483、482、478、477諸說;日本宇井伯壽根據北傳史料,從阿育王即位年代公元前271年,推定為公元前466生、386年卒。中村元又據阿育王即位年為公元前286年,推定佛祖的生卒年為公元前463~前383年。中國年代學者依南齊僧軹跋陀羅所譯《善見律毗婆沙》師資相傳的“眾聖點記”,即釋迦牟尼逝世的當年,優波離結集律藏,並在是年七月十五日,在收後記下一點,以後每年添加一點,至南齊永明七年(489),總計得975點。由此上推,則佛祖生於公元前565年,滅於公元前486年,大體上與中國春秋戰國時期孔子同代,而比孔子早逝七年。此說也為日本印度、等國的佛教學者所採用。中國藏傳佛教格魯派,又傳有公元前1041年生、前961年滅之說。

出生後

摩耶夫人在佛祖出生後的第七天去世。幼年時代的佛祖是由他的姨母波提養育的。他從國小習當時教養王族應具備的一切學問和技藝(即五明)。16歲(另有17歲、18歲之說)時,娶耶輸陀羅為妃,生下兒子羅睺羅

出家

出家前

佛祖的貴族生活是優裕舒適的。《中阿含經》卷二十九記載他的回憶說,他擁有適合不同季節的居住的三座宮殿(三時殿),有冬天禦寒的,處長天避署的,雨季防潮的;衣著華貴,飲食豐盛;歌舞於庭,極盡享受之樂。他的父親淨飯王也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繼承王位,成為統一天下的“轉輪王”。但是,佛祖卻在29歲(另一說19歲)時出家修行。究其原因,有社會的,也有個人的。佛祖所處的時代正是古印度各國之間互相討伐、併吞,階級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銳之際,他所屬的釋迦族,受到鄰國強權的威脅,朝不保夕。他已預感到難免覆滅的結局,因而認為世間“無常”。另外,他又目睹人自有生以後,接踵而來的老、病、死情景,聯想到自己也擺脫不了同樣的命運,從而產生了人生難脫苦難的煩惱,而當時婆羅門教的思想和行事,又不能使他在精神上獲得解脫之道,終於捨棄王位,出家修行。

出家後

出家後,他先到跋伽山人的苦行林,那裡有很多修行者,他們以種種苦行折磨肉體,以求得精神的解脫。佛祖不滿意這種做法,滯留一宿便離去他的父親所到他的出家的訊息,甚為悲傷,經派人勸說無效,便在親族中選派了阿若憍陳如阿說示跋提十力迦葉摩訶男的利等五人伴隨他。

覺悟成佛

佛祖南渡恆河,到摩揭陀的首都王舍城,國王頻婆沙羅會見了他。爾後,他尋訪隱棲於王舍城附近山林的數論派信奉者阿羅邏·迦羅摩郁羅迦·羅摩子,修習禪定。然而他們的教義,在佛祖看來,仍然不是真正的人生解脫之道。於是他又來到伽山若行林,在尼連禪河邊靜坐思維,實行苦行。經過6年,仍沒有獲得所期望的結果。他決定拋棄絕食和苦行,來到菩提伽耶一棵畢缽羅樹下,經跏趺坐,靜思冥索,最後終於覺悟成佛,時年35歲。

傳教

初轉佛法

佛祖證悟以後,形成了自己的獨特的觀察和分析事物的觀念。為了使他的思想學說被他人所理解和接受,他便開始了長達45年的傳教活動。佛祖在波羅奈斯城外的鹿野苑,向阿若憍陳如等五人,宣說四諦、十二因緣、三十七菩提會、五蘊、四禪和三明等教說,五人皈依了他,成為最初的佛弟子。這次說教,佛教稱為初轉佛法。與此同時,又度波羅奈斯長者之子耶舍及其親友出家。此外,化度了原先祀火的婆羅門迦葉三兄弟以及沙門“六師”之一的懷疑論者散惹夷的學生舍利弗目犍連,此後在他的故鄉又說服了他的很多親屬如堂弟提婆達多、兒子羅睺羅皈依了佛教。

傳教區域

釋迦牟尼傳教的區域,訂是恆河流域的中印度。大致是北到迦毗羅衛,南到王舍城,東到瞻波,西到賞彌(拘彌)。其直傳弟子的活動地區和影響所及,東至恆河流域下游,南至高達維利河畔,西至阿拉伯海沿岸,西北至怛義屍羅等地區。佛陀居住時間最長的是拘薩羅國的舍衛城和摩揭陀國的王舍城。前者有富商須達多和太子祗陀(逝多)捐贈的祗園精舍(又名“給孤獨園”),後者有竹林精舍,為佛祖對眾人說法布教的重要場所。跋耆鴦伽末羅伽屍等國,他也曾居留說法。

傳教方式

佛祖的傳教的方式,是隨機的施設,不拘一格。他用偈頌、散文故事譬喻直敘問答等各種形式,在不同的場合,針對不同的對象,宣說不同的內容。對僧眾談論出離生死、證得無上正覺,對俗人談論道德的行善。他準許弟子可不用規範化的梵語,而用地區方言進行說教。這就使得他的思想學說在社會上得到廣泛的傳播。

僧伽

僧團

佛祖在傳教過程中建立了佛教的組織——僧伽(僧團),一般認為,佛祖在鹿野苑初次演教,阿若憍陳如等五人皈依佛教,便是佛教僧伽之始。這個僧團在傳教過程中逐漸擴大,開始只收男弟子(比丘),以後,他的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入教後,才開始接納女弟子(比丘尼)。

僧制

僧團在開始的時候並無嚴格的制度,凡是信仰佛祖的學說,不分種姓貴賤,均可加入。在僧團內部過著平等的生活。以後為了防止僧團的混雜,避免與世俗社會的法律秩序和其他倫理道德相齬,使僧團更好地開展活動,才制定了奴隸、負債者、殺人犯、盜賊(悔過的除外)、殘廢、病人以及年不滿20歲者不能加入僧團的具體的規定。

僧院

起初,僧團以雲遊乞食為主,無固定的住處。後來為了適應雨季安居和集地的需要,才開始在僧眾的所在地,建立了僧院。在僧眾集體生活的過程中,又陸續制定了有關衣著、飲食、用具、禮儀、居所、醫藥等日常生活細則,作為僧團全體成員共同遵守的戒律內容。

信徒

佛祖在創立僧團的同時,還給在家的信徒以相應的地位。凡遵守不殺生等“五戒”的俗人,均可以成為佛弟子。他們在修行同樣可以證得涅槃。相傳,耶舍的父母是最初的在家弟子——優婆塞優婆夷。此後,在家信徒人數不斷增多,成為與僧團並行的擁護佛教的社會力量。

涅槃

涅槃前

佛祖佛祖
佛祖晚年居住在王舍城。相傳,他曾多次召集住在那裡的僧人,向他們講了有關保持僧團不衰的原則,要求他們“依法而不依他處”,然後離開王舍城北行,開始了他最後的游化。他帶領弟子們,經過那爛陀波吒厘弗多羅,渡恆河,到達吠舍離,受到當時富裕的妓女庵婆波利(庵摩羅)的供奉。以後便來到吠舍離附近的貝魚伐那村(竹林村)。時值雨季,佛祖決定在那裡安居,留阿難陀一人隨從,其餘弟子均分散到各處居住。在雨季中,他患了重病。雨季過後,又繼續起程,向西北地區巡遊講說。到了南末羅國的波伐城(亦譯“婆瓦村”),駐錫鐵匠純陀的芒果林中,並吃了他供獻的食物。食後,佛祖中毒腹瀉,病情轉重。行至離拘屍那迦城(今印度聯合聯合邦迦夏城)附近的希拉尼耶伐底(或譯阿利羅跋提、阿恃多伐底)河邊的娑羅林,在兩棵沙羅樹之間,右脅而臥,半夜入滅。臨終前,他告誡弟子要依法精進修行。又為求見的婆羅門須跋陀羅說法,使他成為最後一個弟子。終年80歲。

涅槃後

佛祖逝世後,遺體火化。遺骨(舍利)為摩羯陀王阿闍世、吠舍離的離車毗族、迦毗羅衛的釋迦族、阿摩羅迦波的布利族、羅摩伽摩的俱利子族、波伐的末羅族(南末羅國)、拘屍那迦的末羅族(北末羅國)和呔多底波的婆羅門分得,各建舍利塔供養。

史料

三藏

有關佛祖一生的事跡,在早期佛教經藏四阿含和小乘律藏中,尚無專讓的記述。三藏的結集者,主要記錄釋牟尼的言辭。但是經藏和律藏在記錄言辭中,詳細地記述了每一段教和制訂第一條戒律的原委。這些記述,雖屬片斷,但也包含了佛祖直接接觸的那些人對佛陀的思想和行事的回憶。另外,在經、律中通過佛祖自己之口,記載了他自己早期生活的經歷。在早期經藏和律藏中,記載佛祖家世和出家經過的,有《長阿含經》中的《大本經》等;記載初轉佛法時情影的,有《雜阿含經》中的《轉法經》等;記載教化活動的有《摩訶僧祇律》《四分律》《五分律》等以及阿含經中的諸小經;記載佛祖晚年生活的有《長阿含經》《般泥洹經》以及《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等。

佛傳

後來,隨著佛教向印度次大陸發展,統一的佛教分成很多的派別,同時受到了印度教耆那教的偶像崇拜以及希臘文化的影響,在部派佛教中出現了對教祖的崇拜,把佛祖描寫為神通廣大、威力無窮、大智大慧,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如手長過膝、面頰如滿月、梵音深遠、胸表字等。這就出現了專門記載佛祖生世行業,被稱為“本生”、“本起”、“本行”的一類經典。如《修行本起經》(異譯《瑞應本起經》、《過去現在因果經》、《佛本行集經》)、《普曜經》等。它們的特點是把原行散見於經藏和律藏中的資料聯貫起來,使一事與他事前後銜接,綴成佛祖的傳記。但在內容上完全是瀉染和神化佛祖,使佛陀成為一個理想化的崇仰對象。這些經典最長的也只主要記述了佛祖成道後最初幾年的活動。以後馬鳴寫了《佛所行贊》,他根據傳說和資料,描繪了佛祖一生的經歷,成為最早的一部完整佛傳。
中國僧人撰寫的佛祖傳記,有梁僧《釋迦譜》五卷和唐道宣《釋迦氏譜》一卷。此外,在宋志磬的《佛祖統紀》中有編年體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本紀》。

文物資料

有關佛祖生平的史料,除了佛教經典的記載以外,還有文物資料。近代,印度和其他國家的考古學家、佛學家根據法顯的《佛國記》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記》的記載以及印度保存的不完整史料,在佛祖的誕生、成佛、初轉佛法、涅槃處等陸續發掘出一些古建築的遺址和文物,並以證明了佛祖是一個歷史性的人物。

佛祖和佛教

釋迦牟尼涅盤(臥佛)釋迦牟尼涅盤(臥佛)
在公元前6世紀,在喜馬拉雅山山麓和恆河之間有一個小國,國王叫做淨飯王。有一天,正在宮中的淨飯王接到皇后家中送來的喜報,皇后為他生了一個王子。這位王子就是佛教的創始人佛祖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的母親在生他之後的第七天就死了,所以他是由他姨母撫養長大的。從小釋迦牟尼就特別的聰明,無論什麼事情一學就會,而且對任何事情都願意問一個為什麼,非要得出答案不可。
淨飯王非常喜歡小王子,希望有一天小王子能成為一個統一天下的大王。但是老國王總為這個小王子擔心,因為他總願意思考一些在老國王看來十分荒唐的事情。比如他問,同樣是人,為什麼有的人是婆羅門,有的人卻是首陀羅?而且,婆羅門的子子孫孫都是婆羅門,首陀羅的子子孫孫永遠是首陀羅,這又是為什麼?老國王回答不出來,只好說這是上天安排的,但悉達多說,他不相信,又說他要找到一個讓人人平等的辦法。
悉達多19歲的時候,同表妹結了婚,家庭生活也十分美滿。有一天,悉達多出城遊玩,看見一位老人拄著木棍,艱難地移動著腳步,走出不遠又看見一個病人倒臥在污泥中,正遇著一群鳥啄食一具屍體。他問一個過路人,這是怎么回事,過路人說:“真是少見多怪,這種事經常發生,又不是第一次”。回宮後,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十分的煩悶和苦惱。他在想:難道人的一生就不能免除生、老、病、死的痛苦嗎?又有一天,悉達多看見一個人穿著破爛的衣服,捧著一個瓦缽,現出一副悠然自得,富足快樂的樣子。王子問隨從這是什麼人。隨從說:“這是出家修道的人。”悉達多趕忙向修道者行禮,並問他為什麼會這樣的快樂。修道者對他說:“世事無常,只有出家人可以得到解脫。”
回宮後,王子又在想那個修道者的話,很激動,並產生了出家的念頭。第二天早晨,他的妻子為他生下一個兒子。訊息傳出後,全城都在慶祝淨飯王得了孫子,悉達多有了兒子。但悉達多在思考了一夜之後,決定出家修道。他悄悄走過妻子的房間,看見她懷抱著兒子,想走進去看上一眼。但是,他終於停住了腳步,嘆息說:“要修道是多難啊!”終於,他下定決心,拋開妻兒,毅然離開了家。
第二天,悉達多走出了國境,在一條河邊拔劍剃掉自己的頭髮,做了一個修道者。老國王不見了兒子,急得要命,派了幾個人出去尋找,終於在森林裡找到了悉達多,但他堅決不肯回家。此後,悉達多四處週遊尋訪有名的學者學習哲學,又跟隨苦行僧學道。當時印度流行所謂“苦行”,就是要用各種自找苦吃的辦法來求道,比如不吃不睡。悉達多也曾經用過這種修行法,結果弄得精神和體力幾乎衰竭,仍然一無所得。後來他意識到,只有身體強壯,才能找到真理。於是,他開始注意鍛鍊身體和意志。
一天,他來到一條小河邊,想洗個澡,把出家後6年來積在身上的污垢統統洗淨。河邊放牛的小姑娘看到悉達多身心交瘁的樣子,很是擔心,便給他喝了許多牛奶。悉達多終於恢復了元氣。他走到一棵菩提樹下,盤膝而坐,在那裡閉目沉思,靜修了6年。
在他35歲那年,他終於想通了解脫人間痛苦的道理,創立了佛教。後來,悉達多就到各地去傳教,招收信徒,希望大家相信他說的一切,並且照著去做。佛教就這樣產生了。作為佛教的創始人,悉達多被他的弟子稱為釋迦牟尼,意思是釋迦族的聖人。釋加牟尼的學說和精神感動好許多人,其中也有許多婆羅門剎帝利種姓的人。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了釋加牟尼的的教誨。
釋加牟尼把佛教解釋為“四諦”,“諦”的意思是真理,四諦也就是四個“真理”:苦諦、集諦、滅諦、道諦。“苦諦”是說人的一生到處都是苦,生老病死喜怒哀樂其實都是苦。“集諦”指人受苦的原因。因為人有各種各樣的欲望,將願望付諸行動,就會出現相應的結果,那么在來世就要為今世的行為付出代價,即所謂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滅諦”是說如何消滅致苦的原因。要擺脫苦就要消滅欲望。“道諦”是說如何消滅苦因,消滅苦因就得修道。
釋加牟尼還為教徒制定了“戒律”。在家的和出家的教徒都必須遵守“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出家的教徒男的叫僧(和尚),女的叫尼(尼姑)。他們必須剃光頭,穿僧袍,完全脫離家庭生活。另外他們還要遵守一些出家人的戒律。
佛教主張人人生而平等,同情不幸的受苦人,宣揚只要今世做了善事,來世就有好報;今世做了壞事,來世就有惡報。釋迦牟尼的這些主張,逃避嚴酷的現實,有消極的一面。他還主張用自我解脫的辦法來消除煩惱,否定鬥爭,所以歷代統治階級往往都利用它。
公元前485年2月15日,釋迦牟尼給幾個弟子講道來到一條河邊,然後就到河裡洗了個澡。洗完澡後,弟子們在幾棵婆羅樹之間架起了一張繩慶,釋迦牟尼側身而臥,枕著右手,對弟子們說,我老了,馬上就要死了,我死之後你們不要因為失去導師而自暴自棄,而要大力弘揚佛法,拯救世人。說完,他就逝世了。以後,人們為了懷念他對弟子的苦心教導,就在寺廟裡塑造了釋迦牟尼的臥像,並把釋迦牟尼誕生的那天(農曆4月8日)稱做“浴佛節”,把他修道的那天(農曆12月8日)稱為“臘八節”。
釋迦牟尼的遺體火化以後,骨灰結成許多五光十色的顆粒,佛教把這種顆粒叫做“舍利”。後來,有8個國王分取捨利,把它珍藏在特地建造起來的高塔中供奉,以表示對釋迦牟尼的景仰。這種塔用金、銀、瑪瑙、珍珠等7種寶物裝飾,人稱“寶塔”。在北京西山靈光寺的“佛牙塔”里,據說就藏著釋迦牟尼的一顆牙齒。
公元1世紀時,佛教傳播到中國漢族地區,以後再從中國傳播到朝鮮日本。今天,全世界有兩億多人還在信奉著佛教。

佛祖事跡

象猴得渡

釋迦牟尼一日坐在尼連禪河菩提樹下靜思,一隻獼猴手捧蜜果,一頭大象鼻卷竹筒甘泉悄悄跪伏於前。佛祖睜慧眼詢問其故。
獼猴答道:“我原居住山麓林中,有親眷數百,每日攀樹摘果自在生活。但王子遊獵射殺我輩,夥伴盡皆喪身,我幸攀樹枝盪過溪流而免。今剩一身,求佛祖救度。
大象也說:“我所居處附近有一惡人,對我象群十分兇狠,陷阱捕捉,刀箭殺傷,我為避滅禍逃匿於此,幸遇佛祖,祈求庇護。
釋迦牟尼聽後,對象猴說道:“傷生害命是佛門第一大戒,濫施強暴的人終將受懲。你們欲要解脫苦厄,須精修磨鍊。”說罷遂與象猴同飲甘泉,分食蜜果。象猴大喜,叩拜佛祖,投入尼連禪河,溺水而死,待轉世為人,再出家修行,以求解脫。
今河畔林中,佛度象猴處,仍有遺蹟可尋。

普渡眾生

象猴得渡象猴得渡
1.佛陀帶領摩訶迦枼等三位弟子到古印度迦屍彌羅國傳教。
國內有一青年名毗闍先,心地善良。當時久旱無雨,他就到曠野撒穀物餵鳥,以此向天祈雨。
毗闍先父母年邁多病,他盡心奉養,非常孝順。
毗闍先妻子賢惠,幼子乖巧,家庭和睦幸福。
他好學不倦,略有積蓄,就請妻子購回書籍學習,求取真知。
毗闍先勤勞仁厚,常於夜半起來為飼養的性畜加添飼料。
持之以恆不失善行的毗闍先為佛陀賞識,就吩咐摩訶迦枼前往渡化他。
毗闍先悉聽了迦枼尊者的種種教誨,明白了許多真諦,遂皈依了佛陀,後來成為著名的在家弟子。2.中印度摩羅拘陀國有位婦女名叫波摩,她丈夫雖非常富有,但男耕女織,感情甚篤。
每逢丈夫在田間忙碌時,波摩忙完家務,總要到田裡去幫助他。他們還有兩個天真可愛的孩子,家庭生活幸福美滿。
有一天,丈夫去地里後,波摩在海邊的樹下給小兒子餵乳,大兒子在海灘上嬉戲。她輕拍小兒子,幸福充滿她的心田。
但是,人世間的幸福不會是長久的,波摩哪裡知道,當她餵完幼兒,把他放在樹下的時候,災難已開始降臨到她身上了——正在田地收割莊稼的丈夫,被竄出的一條毒蛇咬了一口,很快就毒發身亡……
一隻兇猛的兀鷲,忽然從天而降,叨起樹下的幼兒,剎時便無影無蹤……
大海掀起了洶湧的浪濤,捲起了正在海灘的大兒子……
短短的一天之內,波摩便失去了丈夫和兩個嬌兒。她悲痛欲絕,望著正在焚燒丈夫遺體的火焰,深感世間之苦。家破人亡的波摩皈依了佛陀,虔誠地祈求解脫。在佛陀的點化下,她潛心修行,勇猛精進,後來成為有名的佛門女弟子。

佛渡眾生

古印度摩揭陀國某村有一少女名叫優那陀耶。她父母雙亡,一人為生。
她擺設一個小攤,出售水果蔬菜等雜貨。由於買賣公平,生意還不錯。
後來,她與同村一個青年經為夫婦,婚後感情融洽,丈夫料理生意,她在家中操持家務。
不久,她生了一個可愛的孩子,家庭生活更增添了樂趣。
可異好景不長,丈夫因病去世後,幼子亦即患病身亡,她抱著死去的孩子來到正在菩提樹下坐禪的佛陀前祈求超度。
佛陀對她講道:娑婆世界的一切,本性都是“苦”。人生皆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苦、別離苦。生活在塵世上,就是生活在“苦”中。
優那陀耶回村後,迫於生計,便求助粼里時逢瘟疫流行,病死之人甚多,人人自顧不及,無力相助。
她深感喪夫失子以及人世生活之苦,憶及佛陀的教誨,決心脫離苦海。優那陀耶皈依了佛門,佛陀應允收她為徒。後來,她精心修行,終成正果。

佛說前生

佛陀有一次向弟子們這樣說:
以前有一國王叫勒那跋彌,他秉性善良,體察民情,得到百戴,由於無子,他虔誠祈禱天帝,不久王后就給他生下了一個兒子,人稱善事太子,太子少時即十分聽慧,熟讀經書,深明其義理。
他常端坐菩提樹下靜思,或聽僧眾誦經講道,看見過他的人,都說他相貌堂堂,酷似天帝。
一日,他途經郊外,見農夫犁田,便下車試之,隨即看見了這樣一件事——耕地之時,地中的許多蟲蟻被驅出:一隻蛤蟆趁機飽餐蟲蟻;爾後一條蛇又吞食了蛤蟆;接著一隻大雕飛來啄食了那條蛇。
太子看後,感慨不已,心尤不樂。他一面隨國師遍訪名山,求學尋道,一面勸告父母多做善事,更加體恤民間疾苦。後來,當善事太子到了紺琉璃山時,眾多天女手持珠寶,奉獻於他。佛陀最後說道:那時的善事太子,就是現在的我啊!勒那跋彌國王就是現在的淨飯王,那時的王后就是我母親摩訶波耶。

割肉餵鷹

釋尊有一次外出,正好遇到一隻飢餓的老鷹在追捕一隻可憐的鴿子。
鴿子對老鷹說:“你放過我吧!錯過我你還有下一個,可我的命只要這一條啊。”
老鷹說:“我何嘗不知道你說的道理,但我現在餓壞了。不吃你也沒法活,這個世界大家活著都不容易,不逼到絕路我也不會緊追不放的。”
釋尊聽了慈悲心起,就把鴿子伸手握住,藏到懷裡。
老鷹怒火中燒,跟釋尊理論說;“釋尊你大慈大悲,救這鴿子一命,難道就忍心看我老鷹餓死嗎?”
釋尊說:“我不忍心你傷害這無辜的鴿子,又不想你白白餓死。有道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於是釋尊就取出一個天平,一邊放鴿子,另一邊放上從自己身上割下的肉。
這鴿子看上雖小,但無論世尊怎么割、割多少肉似乎都無法托起它的重量。
當世尊割下最後一片肉時,天平終於平了。
天地風云為之變色,真正的佛祖誕生了。

浴佛

從大的方面看,浴佛似乎是從古印度的一種宗教要求傳衍而來的,據載,當時流行的婆羅門教即行一種浴像的儀式,人們認為這樣做可以使人精神清潔,浴佛的起源可能與此有關。從小的方面看,浴佛是由一個重要的佛教故事演化而來的。據《過去現在因果經》卷一所記載,摩耶夫人懷胎臨近產期之時,路經藍毗尼園,行至無憂樹下(亦稱婆羅樹或波羅叉樹),誕生了悉達多太子,此時,難陀和優波難陀龍王(另一說稱有九龍)吐清淨水,灌太子身。這一歷史傳說在古印度時即已流行,近代在印度鹿野苑和阿摩羅伐底出土的佛傳雕刻,都有反映這種情景的構圖。這一傳說可能直接導致了浴佛儀式在我國的流行。因為,我國後世浴佛往往是在佛陀誕生之日舉行。
浴佛在古印度即相當流行,唐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灌沐尊儀章》卷四記載道:“大師雖滅,形像尚存,翹心如在,理應尊敬。……西國諸寺,灌沐尊儀,每於禺中之時,授事便嗚楗椎,寺庭張施寶蓋,殿側羅列香瓶。取金、銀、銅、石之像,置以銅、金、木、石盤。內令諸妓女奏其音樂,塗以磨香,灌以香水,以淨白□而揩拭之,然後安置殿中,布諸花彩。此乃寺眾之儀。……大者半月、月盡合眾共為;小者隨己所能每須洗沐。斯則所費雖少,而福利尤多。”隨著佛教的傳入,浴佛儀式亦很早就開始在我國流行。據《吳書·劉繇傳》卷四附記笮融事跡說:“笮融初聚眾數百,往依徐州牧陶謙。謙使督廣陵、彭城漕運。……乃大起浮屠祠。……每浴佛,多設酒飯,布席於路,經數十里,人民來觀及就食且萬人,費以巨億計。”這樣大規模的佛教儀式場面大概就是我國“浴佛會”早期的盛況。
在佛教的流播過程中,浴佛逐漸流行於朝廷和仕宦之間,到了兩晉南北朝時代,趨於普及。據《高僧傳·佛圖澄傳》卷十載:“石勒諸稚子,多在佛寺中養之。每至四月八日,勒躬自詣寺灌佛,為兒發願。”《佛祖統紀》卷三十六宋孝武帝大明六年(462)條亦稱:“四月八日,帝於內殿灌佛齋僧。”另據《宋書·劉敬宣傳》卷四十七載:“四月八日,敬宣見眾人灌佛,乃下頭上金鏡以為母灌,因悲泣下自勝。”上述記載表明,這段時期浴佛儀式在我國境內各民族當中均已相當流行了。我國浴佛的日期,古來即有多種的說法。在古印度,浴佛並不專在佛誕生日舉行,例如唐義淨所譯《浴佛功德經》即只稱日日澡沐尊儀,可獲得大利益,並無固定日期。浴佛傳入中國,情況則有所變化,逐漸固定在佛誕日浴佛,贊寧於《僧史略》上“浴佛”條曾解釋道:“然彼日日灌洗,則非生日之意。疑五竺多熱,僧既頻浴,佛亦勤灌耳。東夏尚臘八,或二月、四月八日,乃是為佛生日也。”但關於佛誕日,不僅在中國,即使在古印度亦因傳承不同而有不同規定。因此,浴佛時間亦有多種規定。僅從我國歷史的記載來看,情況就相當複雜多變。後漢時笮融的浴佛日期未見明記;北朝多於四月八日浴佛。(在敦煌石室遺書中發現的諸多寫卷,均明確四月八日為佛誕日)而自梁經唐至於遼初,又大抵在二月八日;宋代北方改用臘八,南方則用四月八日。據梁代《荊楚歲時記》記載,二月八日為佛誕日;《續高僧·釋玄琬傳》卷二十二說:“琬以二月八日大聖誕沐之辰,追惟舊緒,敬崇浴具。每年此日,開講設齋,大會道俗。”另《遼史·禮志》卷五十三記載,遼時以二月八日為佛誕日。至宋代,佛誕日多定為臘月八日。宋贊寧《僧史略》卷上“佛誕生年代”條稱:“今東京(宋都開封)以臘月八日浴佛,言佛生日。”但也有稱臘月八日為佛成道日而浴佛的,如宋《丹霞淳禪師錄·臘八上堂》說:“屈指欣逢臘月八,釋迦成道是斯辰,二千年後追先事,重把香湯浴佛身。”而宋代在江南一般又多以四月八日為佛誕浴佛之日。據《歲時雜記》稱:“諸經說佛生日不同,其指言四月八日生者為多,……故用四月八日灌佛也。今但南方皆用此日,兆人專用臘月八日,近歲因圓照禪師(1020-1099)來慧林(禪院),始用此日行《摩訶剎頭經》法;自是稍稍遵(之)。……其後宋都開封諸寺,多採用四月八日浴佛。”另《東京夢華錄》卷八亦說:“四月八日佛生日,十大禪院各有浴佛齋會,煎香藥糖水相遺,名曰‘浴佛水’。”及至元代,著名的《幻住庵清規》和《敕修百丈清規》均定四月八日為釋迦誕辰,這樣中國佛教才算有了統一的浴佛日期。
關於印度浴佛的方法,寶思惟譯的《浴像功德經》記載得最為詳細清楚,該經稱:“若欲浴像,應以牛頭栴檀、紫檀、多摩羅香、甘松、川芎、白檀、鬱金、龍腦、沉香、麝香、丁香,以如是種種妙香,隨所得者,以為湯水,置淨器中。先作方壇,敷妙床座,於上置佛。以諸香水次第浴之。用諸香水訖,復以淨水淋洗。其浴像者,各取少許洗像水,置自頭上,初於像上下水之時,應誦以偈:‘我今灌沐諸如來,淨智功德莊嚴聚;五濁眾生令離垢,願證如來淨法身。’”
我國寺院浴佛去唐以前的儀制已難查考,唐代流行的儀制,由於會昌法難也已失傳。現存唐《浴像儀軌》(見《續藏》第二編第九套第四冊)是唐慧琳為了改革我國傳統四冊浴佛儀制,根據古印“僧園每日浴像”,結合偈、贊、密咒等所寫出的構想,因與我國流行的儀制意義不同,沒有獲得推廣。元代《敕修百丈清規·報本章》卷二的“佛降誕”條中,對浴佛儀制有了明確的規定並廣為奉行,該條稱:“至日(四月八日),庫司嚴設花亭,中置佛降生像,於香湯盆內,安二小杓。佛前敷陳供養畢,住持上堂祝香云:‘佛誕令辰,某寺住持……虔爇寶香,供養本師釋迦如來大和尚,上酬慈蔭。所冀法界眾生,念念諸佛出現於世。’次說法竟,……領眾同到殿上,向佛排立足。住持上香三拜…住持跪爐。維那白佛云:‘一月在天,影涵眾水;一佛出世,各坐一華。白毫舒而三界明,甘露灑而四生潤。’宣疏畢,唱浴佛偈。”(偈見如上《浴像功德經》)一面反覆唱偈,一面讓僧眾浴佛,最後並以浴佛的功德回向於無上的佛果菩提。明清兩代的浴佛大抵遵行《敕修百丈清規》中的儀制,但亦有所刪改,比如按照《敕修百丈清規》的規則,寺院在浴佛的當天,有煎“香湯”和造“黑飯”供眾的習慣,而到明清時則漸不通行。然而,雖說《敕修百丈清規》有很大影響,但有些寺院的浴佛方法還是與它的規定有所不同,大致說來這些寺院浴佛更側重於法會的儀規,具體分為四個步驟來進行。第一,恭迎佛像。佛誕之日,僧眾搭衣持具上殿,按東西序位次分班而立。聞磬聲向上頂禮三拜後,六人出班恭迎佛像。二引禮執引磬,二執事托香盤,主法僧居後,侍者隨行,同聲唱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像從經樓上迎到大殿中,主法僧上香、展具、頂禮三拜,大眾一起唱贊:“稽首皈依大覺尊,無上能仁,觀見眾生受苦辛。下兜率天宮,皇宮降跡,雪嶺修因。鵲巢頂,三層壘,六年苦行。若人皈依大覺尊,不墮沉淪。”第二,安座沐浴。大殿鐘鼓齊鳴,主法僧將佛像安座金盆中,然後上香、展具、向佛頂禮三拜或九拜。大眾同念《沐浴真言》,三稱“南無香雲蓋菩薩”,然後唱贊:“菩薩下雲中,降生淨飯王宮。摩耶右脅娩金童,天樂奏長空。目顧四方周七步,指天指地尊雄。九龍吐水沐慈容,萬法得正中。”第三,祝聖繞佛。主法僧聞磬聲頂禮三拜,恭說頌詞。大眾同唱《佛寶贊》,接唱《贊佛偈》:“佛寶贊無窮,功成無量劫中。巍巍丈六紫金容,覺道雪山峰。眉際玉毫光燦爛,照開六道昏蒙。龍華三會願相逢,演說法真宗。”再唱:“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間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唱畢開始繞佛,邊繞佛,邊稱念:“南無娑婆世界三界導師、四生慈父、人天教主、三類化身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第四,回向皈依。繞佛後歸本位,先念《回向文》:“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了;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然後唱《三皈依》:“自皈依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自皈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自皈依僧,當願眾生,統理大眾,一切無礙。”浴佛法會功德圓滿,引磬聲起,大眾齊唱:“浴佛功德殊勝行,無邊勝福皆回向……。”
現在,於佛誕日舉行浴佛法會已成為我國佛教的一個重要慶祝儀式,並深入於民俗當中。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