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Брестская крепость)是沙皇俄國和蘇聯的重要軍事要塞。1833年開始從布列斯特城區修築,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全部建成。 蘇德戰爭期間,蘇德軍隊在該要塞進行過多次激戰。1965年,布列斯特要塞被授予“英雄要塞”稱號。目前,在要塞遺址上建有歷史博物館,供遊人參觀,並塑有抵抗的戰士群雕和高大的紀念碑。具體位置:北緯52°04'58.21"東經23°39'18.81"。

基本信息

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

1830年在布列斯特老城基礎上構築,始為臨時工事,1833-1842年間改建為永久工事。該要塞坐落於穆哈維茨河和布格河兩河支流及渠道分割成的4個小島上,由中央工事和3個橋頭堡組成。中央工事 為環形封閉式,長1.8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要塞外圍又增築了兩道堡壘地帶,變得更加堅固。該要塞現只保存部分遺蹟。1918年3月3日蘇維埃俄國與德國及其盟國在要塞內簽訂了著名的布列斯特和約,為新生的蘇維埃政權爭取到寶貴的“喘息時機”。1941年6月22日凌晨4點,德國法西斯軍隊開始進攻蘇聯,駐守在布列斯特要塞的蘇軍浴血抵抗月余,在偉大衛國戰爭史上寫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頁。1965年,要塞被授予“英雄要塞”稱號。現在,在要塞遺址上建有歷史博物館,供遊人參觀。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要塞保衛戰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位於白俄羅斯和波蘭交界的布格河東岸,是連線華沙-莫斯科以及立陶宛-西白俄羅斯-西烏克蘭的交通要道,也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古城,它的名字最早出現在歐洲歷史書籍中是在一○一七年,當時的名稱是別列斯季耶。由於布列斯特城特殊的地理位置,它成為兵家爭奪的要地。十一世紀,基輔羅斯占領了此地,一三一九年被立陶宛占領。改稱為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基,又稱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一五六九年,布列斯特歸屬波蘭立陶宛王國。一七九五年併入俄羅斯。二十世紀初,沙皇俄國在布列斯特舊城位置建造了俄國第一流的要塞,為了建造要塞,把原來的布列斯特城搬遷到要塞東三公里處。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俄國為了結束戰爭,在此和德國進行談判,後來簽定了布列斯特和約,紅色俄國退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因此布列斯特聞名於世。一九一九年二月,波蘭占領了布列斯特。一九二0年蘇俄進攻波蘭,八月奪回了該要塞並建立了蘇維埃政權,同月波蘭軍隊打敗了蘇俄,又重新占領布列斯特。為此蘇俄一直耿耿於懷。一九三九年,德國侵略波蘭,蘇軍根據《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秘密條款,發動了“西白俄羅斯解放進軍”,蘇軍與德軍在布列斯特會師,已經占領該要塞的德軍古德里安部根據協定從這裡撤退,雙方還在此地舉行了歡慶典禮,自此,布列斯特及其要塞又成為蘇聯領土,納粹德國和蘇聯在這裡以布格河為邊界。

布列斯特要塞開始修建於一八三三年。經過多次擴展修築,形成一個龐大的築壘防禦工事,它由布格河和人工運河分割開的四個獨立小島組成,中心城堡位於整個築壘地域的中心。中心堡壘西南是捷列斯波爾要塞,正南方是沃倫要塞,北方則有科布林要塞作為屏障。各個要塞四周均有河流包圍,要塞之間用橋樑連線。

沃倫要塞和捷列斯波爾要塞是布列斯特要塞的主要屏障,其中捷列斯波爾要塞被建造在布格河的岸邊,內中包括許多舊沙俄時代的教堂和修道院,這些建築物是整個要塞防禦工事的重要組成部分。北部的科布林要塞是原來的舊布列斯特城,這裡街道密布,有許多早期石頭建造的堅固建築物。

要塞堡壘最重要的防禦工事被建造在中心堡壘,在這箇中心島嶼堡壘的外側,由堅固的大約兩公里的兵營構成環型營壘,營壘牆壁有兩米厚,內含大約五百個炮塔,可以為一萬兩千人提供必要的糧食和彈藥物資。營壘牆壁密布火炮發射口和步槍射擊孔,在中心堡壘的中央聳立著由著名建築設計師古里米設計的聖尼古拉大教堂,該教堂從一八五六年開始修建,歷時二十三年建造完畢,不但是中心堡壘最高的建築物,也是一個異常堅固的火力支撐點。

中心堡壘通過城門和橋樑與其他三個輔助堡壘相連,其中通過布萊特大橋連線北部的科布林要塞,通過捷列斯波爾門和一個巨大的索橋連線著布格河西岸的捷列斯波爾要塞;通過霍爾姆門和一個可開閉的吊橋連線南部的沃倫要塞。

科布林、捷列斯波爾和沃倫要塞環繞著中心堡壘,為中心堡壘提供保護,各個堡壘的外側都有堅固的城牆環繞,城牆上被建造有許多炮台,而且還輔助建造有很多棱堡,各個要塞四周被運河或河流環繞,只能通過橋樑與外界聯繫。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沙皇俄國軍隊在要塞主體圍牆四公里~六公里處還構築有兩層堡壘帶。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德軍於一九一五年迂迴要塞而過,要塞沒有發揮任何作用,俄軍為了避免堡壘被德軍包圍則不戰而棄,在撤退時俄軍將一些重要的防禦工事破壞。

一九三九年,蘇軍重回布列斯特,由於布格河成為界河,以前數公里外的防禦工事不屬於蘇聯領土,因此,蘇軍開始重新加固和修復要塞的主體部分,遺憾的是,修復要塞防禦工事的任務被交給了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部隊,而蘇聯內務部按照當時蘇聯一貫的政策 ——使用囚犯來進行工作,其效率可想而知。到蘇德戰爭爆發的時候,這個要塞的工事還沒有完工,許多應該放置重型火力武器的地方仍然是空空蕩蕩,造成一些守衛要塞的部隊沒有重型武器:防空部隊沒有高射炮,炮兵部隊沒有大炮,士兵們只能使用輕武器和敵人搏鬥。

德國總參謀部在制訂巴巴羅薩作戰計畫的時候,對布列斯特要塞進行了周密的考慮和偵察,根據希特勒的構想,德軍入侵蘇聯的部隊將分為三個集團軍群,其中中央集團軍群的任務是越過布格河,占領明斯克,直指莫斯科。在考慮中央集團軍的主攻方向上,德國總參謀部對布列斯特要塞不是沒有顧慮。因為中央集團軍群配備有古德里安的第二裝甲集群,所以布列斯特北部茂密的森林顯然不適合坦克的快速推進,而布列斯特南部一眼看不邊的普拉特沼澤地帶就更不能考慮,只有布列斯特這個咽喉要地才是坦克縱隊突破的有利位置。經過德國空軍的詳細偵察,德軍發現蘇軍在要塞的工事修建工程進展緩慢,而且要塞沒有能力阻止要塞外的交通要道,更不可能對要塞北部僅數公里的華沙-莫斯科鐵路和布列斯特火車站構成威脅。因此德軍制訂了用配備重型火力的步兵部隊圍困和消滅要塞守衛蘇軍,而裝甲部隊從要塞北部迂迴前進的戰術。後來戰鬥開始的狀態表明,德國總參謀部的預見是非常準確的。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德國總參謀部把攻克布列斯特要塞的任務交給了第四十五步兵師,該師的前身是奧地利軍隊中的第四師,德國和奧地利合併後被德軍改為第四十五步兵師,一九三九年波蘭戰役中,第四十五步兵師配屬德軍倫斯特元帥指揮的南線集群,在炎熱的天氣里,十三天徒步行軍四百公里,平均每天前進三十公里,而且整個戰役中僅有一百五十八人陣亡,給德國總參謀部留下很深的印象。一九四○年法國戰役中,第四十五師強渡法國恩河,第一個進入巴黎,立下赫赫戰功。一九四一年夏天,這個部隊被配屬給德軍第二裝甲集群第十二軍,在巴巴羅薩第一天裡給予第四十五步兵師的任務就是迅速拿下布列斯特要塞。

為了讓第四十五師順利而且迅速占領要塞,德國總參謀部制訂了強大的火力支援計畫,為第四十五步兵師配備了十二個炮兵分隊,並從第四化學特種團派來九個六膛火箭炮分隊,此外,德軍還動用了數門巨大的550~600毫米的大炮,這些大炮能夠發射重達數噸的炮彈,是專門為破壞堅固堡壘工事而設計製造的,德國空軍也將為進攻堡壘的戰鬥提供必要的空中火力支援;第十二軍屬下的第三十四步兵師和第三十一步兵師將從要塞側翼進行輔助攻擊,古德里安指揮的第二裝甲集群奉令將為第四十五步兵師提供一切必要的戰鬥支援。

第135步兵團第一營將渡過布格河從北部科布林要塞的東圍牆攻入堡壘,第三營直接進攻捷列斯波爾要塞,並奪取捷列斯波爾要塞和中心要塞的連線橋樑和中心堡壘的捷列斯波爾門;第一三零步兵團第一營則進攻沃倫要塞並奪取連線中心堡壘的橋樑和霍爾姆門,第三營則迂迴到堡壘東部,封鎖可能從東部來援的蘇軍

雕塑《渴》 雕塑《渴》

六月二十二日凌晨,布列斯特周圍和國境線其他地方一樣寂靜,在要塞內的蘇軍部隊是蘇聯西部特別軍區〔戰爭爆發後改稱為西方面軍,司令員巴甫洛夫大將〕第四集團軍第二十八步兵軍第四十二步兵師和第六奧爾洛夫紅旗師的七個步兵營、一個偵察營和兩個炮兵營,另外還有第十七紅旗布列斯特國境守備總隊,第三十三獨立工程建築團和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第一三二營的一部,人數大約在七千~八千人,蘇軍第二十八步兵軍及其下屬的第四十二師和第六師指揮所均在東三公里的布列斯特城內,六月二十二日是星期天,許多中高級指揮員象往常一樣,紛紛乘火車到明斯克或者北方的維爾紐斯度周末去了。

凌晨二時,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線突擊部隊在夜幕掩護下悄悄潛伏在布格河西岸的預定攻擊位置,令許多德國士兵驚奇的是,他們清楚地看到一列火車隆隆駛過布格河鐵路大橋進入布列斯特火車站,這是一列滿載根據蘇聯和納粹德國簽定的條約規定德國向蘇聯提供的物資的列車,也是德軍為了迷惑蘇聯的措施之一。這列火車駛進布列斯特車站,開始更換適合蘇聯寬軌鐵道的列車底盤。布格河岸邊又恢復了平靜,對岸熟睡的蘇軍怎么也沒有想到,一小時後戰爭將會首先從他們這裡爆發!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三時十五分,猛然轟鳴的炮聲打破了夏夜的寧靜,蘇德戰爭爆發了。在布列斯特要塞對岸,德軍集中了十二個炮兵營和重炮重點轟擊布列斯特要塞,同時,經過周密計算時間的德國空軍俯衝戰鬥轟炸機也準時越過邊境開始對布列斯特市和堡壘進行轟炸。在持續一個半小時的火力急襲下,德軍密集的炮火集中轟擊了要塞的大橋、城門、炮台、軍火倉庫、醫療救護站、食品倉庫、軍營和軍官宿舍,每間隔四分鐘就持續進行十分鐘的炮擊,在德軍的炮擊下許多蘇軍軍需倉庫被摧毀,最重要的是各個堡壘的供水系統遭到破壞而喪失功能。

在德軍強大的火力支援下,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攻擊波只用了四分鐘,於三時十九分強渡到布格河對岸,四分鐘後,三時二十三分,主要由工兵突擊部隊組成的第二攻擊波也渡過布格河。兩批突擊分隊相互配合,經過短促戰鬥,迅速穿越過捷列斯波爾要塞和沃倫要塞,直撲中心堡壘。

第一批抵達中心堡壘的德軍士兵驚訝地發現,儘管經過德軍強大的火力打擊,中心堡壘四周的營壘仍然完好無損,即使是500毫米火炮發射的重達一噸的炮彈對堡壘造成的破壞也不是十分理想。隆隆的炮聲和劇烈的爆炸聲只是將守衛堡壘的蘇軍從睡夢中喚醒,使其能夠迅速進入戰鬥位置。第一批攻入中心堡壘的德軍很快被清醒過來的蘇軍實施的逆襲而挫敗,守衛者一舉將德軍趕出了中心堡壘。

儘管遭受猛烈阻擊,擔任主攻任務的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五步兵團和第一三○步兵團,還是按照事先的戰鬥計畫,將四個堡壘孤立開。六月二十二日整日的戰鬥里,德軍對各個堡壘發動了數次猛烈進攻,也沒有能夠完全占領任何一個堡壘,在中心堡壘的北門,從布格河對岸進攻的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五步兵團第一營得到一些坦克的支援,兩輛德軍坦克一度經過中心堡壘北部的布列斯特門直入中心堡壘中心,然而後續步兵被頑強抵抗的蘇軍擊退,進入堡壘內部的德軍坦克一輛被蘇軍反坦克炮摧毀,另一輛也被勇敢的蘇軍士兵用炸藥消滅。其他各個堡壘內的蘇軍也表現出英勇的戰鬥精神,在沒有指揮員的情況下各自奮戰,尤其是捷列斯波爾和沃倫城堡內的蘇軍第一二五步兵團和第八十四步兵團軍官訓練學校的學員和士兵們,積極主動出擊,將德軍突擊力量大部牽制在中心城堡附近,為中心城堡和北部科布林城堡的蘇軍贏得了寶貴的時間。這兩個城堡內的蘇軍於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在德軍還沒有完全圍困城堡外廓的間隙里,有相當一部分輔助人員和傷員成功撤離城堡,到六月二十二日中午德軍完全圍困住要塞的時候,留在要塞中堅持戰鬥的官兵大約還有三千五百~四千人。留下來的人被孤立分割在要塞的四個堡壘內,彼此之間沒有聯繫,整個要塞的守衛者們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指揮系統,而是靠著各自堡壘內的軍官和政治委員們領導著獨立的抵抗戰鬥。

到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德軍占領了捷列斯波爾堡壘和沃倫堡壘的大部分,並通過這兩個堡壘連線中心堡壘的橋樑,占據了中心堡壘捷列斯波爾門和霍爾姆門之間的一段營壘。在捷列斯波爾堡壘西部的布列斯特門附近的防禦工事裡,仍然有大約三百名蘇軍士兵堅持戰鬥,與捷列斯波爾堡壘遙遙相對的沃倫堡壘,在戰爭爆發前是蘇軍第四集團軍和第二十八步兵軍的醫院,駐紮著蘇軍第六步兵營和第九十五醫務營,還有一個第八十四步兵團的初級指揮員訓練學校和少量國境守衛隊的士兵,這裡殘餘的守衛者在六月二十二日還有零星人員在堅持戰鬥。到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德軍在一天艱苦戰鬥中陣亡了二十一名軍官和二百九十名士兵,這大大超出了該師在一九三九年整個波蘭戰役中的總陣亡數目,可見戰鬥的激烈程度。

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對留在布列斯特要塞的蘇軍官兵來說,是一個痛苦的記憶,中心堡壘蘇軍還保留有電台,儘管他們想盡辦法,都不能和上級指揮部取得聯繫,他們不知道,整個蘇聯國境線都爆發了大規模戰鬥,六月二十二日白天從要塞北部耀武揚威地通過的德軍裝甲集群已經迅速推進到數十公里外的蘇聯境內,而且銳不可當。而且整個蘇軍西方面軍的聯繫都是一片混亂,就連莫斯科的蘇軍總參謀部都無法和西方面軍司令部取得聯繫,就不用說遠在國境線的這個小小的部隊了。

維諾格拉多夫 維諾格拉多夫

各個堡壘內留下來的蘇軍官兵都來自不同的部隊,儘管他們彼此之間無法取得聯繫,他們還是在各自的混合團體中選出了自己的指揮員。有戰鬥力的混合部隊分為三塊,他們分別被德軍割裂在中心堡壘、科布林堡壘和捷列斯波爾堡壘內。其中中心堡壘的蘇軍分為三塊,一塊聚集在捷列斯波爾門,由蘇軍第十七紅旗布列斯特國境守備總隊和蘇軍第六步兵師第三三三步兵團部分官兵守衛著,他們的指揮員是國境守備隊的基熱瓦托夫中尉和三三三步兵團的波塔波夫中尉;第二塊聚集在霍爾姆門及其附近的兵營和教堂中,他們的主要組成部分是蘇軍第六步兵師的第八十四步兵團,指揮員為該團政委福明;第三塊則守衛在中心堡壘北部的布列斯特門,他們由一些炮兵和部分內務部部隊的士兵組成,指揮員是尼古拉·切特恰巴科夫中尉、安納托利·維諾哥拉多夫中尉和布列斯特要塞政治警察主任費奧提爾·庫奇卡洛夫。中心堡壘的軍官們在六月二十二日晚召開了一個聯席會議,選舉出中心堡壘混合守衛部隊的最高指揮官,並且發布了第一號作戰命令,命令要求中心堡壘所有官兵堅決捍衛要塞並勇敢戰鬥,命令指出聯合指揮部的最高指揮人員是蘇聯共產黨員祖巴喬夫大尉,團級政委福明是他的助手。

扎夫里洛夫少校 扎夫里洛夫少校

聚集在整個要塞最大部分的北部科布林要塞的蘇軍是最多的,大約有一千人,主要是蘇軍第四十二步兵師第四十四步兵團的官兵,另外還有一些炮兵和高射炮兵,裝備也較其他堡壘好。他們的指揮員是四十四步兵團團長扎夫里洛夫少校,中尉伊萬·阿基姆奇金和大尉級政治指導員尼古拉·涅斯捷爾丘克。由於北部科布林堡壘是原布列斯特舊城,許多要塞部隊的軍官宿舍都設立在這裡,因此除了士兵外,該堡壘還有相當一部分軍官家屬。在白天的戰鬥中,德軍主要作戰目的是要攻取中心堡壘,而對北部的科布林堡壘則採取了圍困的策略。整個白天,在布列斯特和要塞之間的空曠田野里,德軍的裝甲突擊部隊滾滾向東推進,而要塞內的蘇軍則束手無策。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少尉克拉姆科率領一小隊士兵在科布林要塞外廓周圍埋設了大量地雷,這一行動對後來北部要塞和東部壁壘的持久防禦戰有著深刻的意義

西南的捷列斯波爾堡壘和南部沃倫堡壘是德軍在六月二十二日的主要突擊方向,在戰鬥開始的時候,這兩個堡壘就遭到德軍猛烈的炮火襲擊,隨後德軍犀利的進攻具有真正的突然性,因此,戰鬥不久這兩個堡壘的大部分就落入德軍控制之下。但是在捷列斯波爾堡壘的西門——布列斯特門附近防禦工事內仍然大約有三百名蘇軍官兵倖存下來,他們的指揮官是一個堅決和精力充沛的軍官——上尉費多爾·梅利尼科夫。這批守衛者堅強地守衛著捷列斯波爾堡壘的南部,使德軍不能隨意穿越布列斯特門為堡壘內的德軍運送給養。這批守衛者是要塞防禦戰初期戰鬥條件最艱苦的部隊。在沃倫堡壘的蘇軍醫療單位在戰鬥開始時就遭到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步兵團第一營的突然襲擊,從德軍炮火下倖存的蘇軍士兵成為戰爭爆發後的第一批戰俘,另外有一些士兵在德軍沒有封鎖連線中心堡壘的橋樑之前撤退到中心堡壘去,只有零星的倖存者在這裡堅持作戰。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凌晨,中心堡壘內團級政委福明指揮下的蘇軍第六步兵師第八十四步兵團的剩餘官兵,在中心堡壘霍爾姆門向二十二日白天占領了霍爾姆門和捷列斯波爾門之間的德軍不斷發起夜襲,占據這個前沿工事的德軍是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五步兵團第三營一部,在二十二日白天,為了便於指揮,第一三五步兵團團指揮所沒有顧慮堡壘中還有殘餘蘇軍在戰鬥,已經從布格河對岸前進到與中心堡壘一河之隔的捷列斯波爾堡壘。日前突入中心堡壘的德軍步兵封鎖著中心堡壘內的一片區域,使得中心堡壘內三個蘇軍聚集區域不能自如地相互聯繫。

六月二十三日白天,德軍經過重新部署,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向布列斯特要塞各個蘇軍還在守衛的地域重新發起了猛烈進攻,進攻的重點集中在北部科布林堡壘和中心堡壘,德軍的企圖是將北部科布林要塞的蘇軍壓縮到北門和東部壁壘一帶,使其不能和中心堡壘遙相互應;同時,在中心堡壘內實行穿插分割,一一殲滅堡壘內的蘇軍。整個白天德軍對中心堡壘內的蘇軍連續發動了八次進攻,但是都被守衛者擊退,蘇軍第八十四步兵團甚至還有力量組織了數次反攻,企圖將中心堡壘內的德軍趕出堡壘,但是反攻在德軍的強大火力掩護下都失敗了。

團政委福明 團政委福明

中心堡壘內蘇軍第八十四步兵團還有電台,團級政委福明通過這個電台一直試圖能夠與自己的上級——蘇軍第四步兵軍取得聯繫,在屢次聯繫沒有回應的情況下,福明無奈下使用明碼發出如下電文:

“這裡是布列斯特要塞,這裡是布列斯特要塞,我們仍在戰鬥……我們需要援助!”

但是電台內仍然是一片寂靜,沒有人答覆他們。

在北部的科布林要塞,扎夫里洛夫指揮下的蘇軍第四十二步兵師第四十四步兵團的官兵頑強打退了德軍從堡壘西側發動的一系列攻擊,二十二日夜裡克拉姆科少尉埋設的地雷這時發揮了作用,從布格河對岸駛來的德軍坦克在堡壘外廓被地雷炸毀了數輛,坦克里的乘員在逃出坦克時也被蘇軍擊斃。在戰鬥最激烈的時候,蘇軍家屬也投入戰鬥,婦女們一邊照顧傷員,另外還搬運彈藥。到二十三日下午,進攻科布林要塞西壁壘的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五步兵團第一營在得到布格河對岸德軍炮火的大力支援下,終於突入科布林要塞的西部兵營並且堅持到入夜,二十四日德軍在這個方向重新發起猛烈進攻,迫使蘇軍士兵先退守到科布林要塞北門附近的工事內,而後又被壓縮到東壁壘,在這裡蘇軍反而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火力支援,在東壁壘附近有一座蘇軍軍需倉庫還沒有被完全摧毀,蘇軍士兵擁有了幾門反坦克炮。這裡以前駐紮著蘇軍第三九三高射炮營、第三三三步兵團的一個運輸連,還有第九十八獨立反坦克炮兵營的一個訓練班,這些部隊的剩餘人員也在堡壘中戰鬥,現在炮兵們有了自己得心應手的武器了。

二十四日,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在作戰報告中稱:“單獨使用步兵對這片地區進行突擊是不可能的,隱藏在堅固的火力發射點和馬蹄型防禦工事內經過精心組織的步槍和機關槍火力,會把一切靠近它的人消滅掉。只有一個解決辦法——那就是通過圍困造成飢餓和乾渴迫使俄國人投降——我們準備使用這個策略讓俄國人精疲力盡。”

中尉波塔波夫 中尉波塔波夫
基熱瓦托夫中尉 基熱瓦托夫中尉

北部科布林要塞戰鬥最激烈的時候,中心堡壘的戰鬥也在發生激烈巷戰,德軍從早先占領的捷列斯波爾門和霍爾姆門之間的出發陣地,開始準確指引德軍炮兵逐個摧毀中心堡壘內蘇軍占據的建築物,然後步兵再逐屋占領,在每一座建築物里,德軍都會遇到猛烈的阻擊,因此德軍進展十分緩慢。最令德軍頭痛的是捷列斯波爾門,這個直接通向捷列斯波爾要塞的大門裡從六月二十二日就被蘇軍占據著,年輕的蘇軍第十七紅旗布列斯特國境守備總隊中尉基熱瓦托夫和蘇軍第六步兵師第三三三步兵團波塔波夫中尉領導下的一小股蘇軍頑強堅守著這個堅不可摧的大門,使德軍一籌莫展。同時,殘留在捷列斯波爾堡壘內大約三百名蘇軍也不停地進行反衝擊,這兩部分蘇軍的抵抗讓進攻中心堡壘的行動延緩了許多。

為了拔掉捷列斯波爾門這顆釘子,就必須先解決掉捷列斯波爾堡壘內的殘餘士兵。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德軍增調來一三五團預備隊第二營,一步步清剿這個地區的蘇軍士兵,外無增援,內少彈藥的這批蘇軍無法抵擋德軍的兇猛進攻。二十四日夜~二十五日凌晨,堡壘守衛者們決定突圍。藉助夜色的掩護,他們向東部的沃倫堡壘方向進行了突擊,但是在德軍猛烈火力阻擊下,只有很少的幾個人能夠成功突圍到沃倫堡壘。這幾個突圍到沃倫城堡的蘇軍於二十五日白天,被德軍圍困在沃倫要塞的南門內工事裡,在那裡他們英勇戰鬥到自己最後時刻,根據戰後當時在場人員的回憶,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以後,就再沒有聽見過沃倫城堡內響起過槍聲。捷列斯波爾堡壘中沒有突圍出去的蘇軍又在城堡內堅持了五天,五天來他們經受了死亡、傷痛、飢餓、乾渴和缺乏彈藥的困難考驗,到六月三十日,絕望中的這批蘇軍循著槍聲向東北方,也就是捷列斯波爾門方向勇猛出擊,以期能夠和中心堡壘的堅守者會合,在突擊過程中,蘇軍士兵摧毀了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五團團指揮所〔有資料說這次突擊擊斃了一三五步兵團的團長,但是我沒有查找到資料,不敢下結論〕,但是他們在大橋外側遭到德軍強有力的火力封鎖,許多戰士倒在突圍的道路上,突圍失敗了。隨後激烈的戰鬥一直持續到七月初,在捷列斯波爾堡壘內的的蘇軍士兵最後只有十五個人倖存下來被德軍俘虜,但是他們給予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第一三五步兵團第三營和配合該營作戰的第九十九炮兵團造成了巨大的傷亡,有利配合了中心堡壘的保衛戰。

六月二十四日,納粹外交部長里賓特洛普得意洋洋地在柏林宣布,蘇聯人在整個邊境上的抵抗全部都被粉碎,德軍正在前進中。也就是這一天,中心堡壘內的三部分守衛者終於取得了聯繫,22日晚成立的聯合指揮部現在能夠統一協調整個堡壘內的戰鬥了。24~25日,北部科布林堡壘的戰鬥十分激烈,中心堡壘的守衛者判斷在科布林堡壘的蘇軍處境很危險,為了和他們取得聯繫〔也許是為了支援他們的戰鬥〕,六月二十六日中午,中心堡壘的蘇軍派出一百二十人殺出中心堡壘的北門,試圖穿過大橋突入科布林要塞,這批勇敢的士兵冒著德軍猛烈的火力發起衝鋒,許多人當場犧牲,只有幾個人到達北岸,鏇及被德軍俘虜。

戰爭爆發後的一周里,堡壘的守衛者從戰鬥爆發的震驚中恢復過來,在軍事指揮員和政工人員的指揮和激勵下,要塞守衛者機動靈活地和德軍周鏇,平均每天他們要打退德軍六~七次進攻。在北部堡壘,婦女和兒童都參加了戰鬥,幾天前還在學校里讀書的少年現在有的幫助戰士們從彈藥庫運送武器彈藥和食物,有的負責觀察德軍的動靜;婦女們照顧傷員,為機槍彈盤裝子彈,有的甚至拿起槍直接參加了戰鬥。

慘重的傷亡使德軍認識到對付堡壘內的蘇軍最好的辦法還是猛烈的炮火,而非步兵進攻。六月二十七日,德軍開始使用可以發射重達1.25噸炮彈的540毫米臼炮和專門對付鋼筋混凝土工事、可以發射重達兩噸炮彈的600毫米臼炮,德國空軍則向要塞投擲重型炸彈。忙於指揮攻取明斯克的德軍中央集團軍群司令馮·包克元帥向負責攻取布列斯特要塞的克魯格元帥抱怨說,應當把第四十五步兵師這個有著光榮歷史的部隊儘早從布列斯特的戰鬥中解脫出來,因此德軍又從預備隊調來第八十二工兵營,專門使用炸藥來爆破未被炮火摧毀的建築物,為進攻的步兵專門配備了火焰噴射器,準備在六月底一舉拿下布列斯特要塞。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德軍開始使用重型臼炮有計畫地在炮兵觀察員的指引下炮擊蘇軍占據的地區,德國空軍也協同炮兵向要塞投擲重型航彈,二十九日上午,一枚重達一千八百公斤的巨型航空炸彈被德國空軍投擲在科布林堡壘,巨大的爆炸造成的震盪甚至在三公里外的布列斯特城內都能感受到。猛烈的炮火準備整整進行了兩天,中心堡壘和科布林堡壘許多建築物被摧毀。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一位軍官魯道爾夫·蓋斯菲佛在戰後的個人回憶錄《我在第四十五步兵師的經歷》〔奧地利 林芝 一九五五年〕中寫道:“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猛烈的炮火,在以後的戰鬥生涯中我也再沒見到如此密集的炮擊……密集的彈幕炮擊使大地都在顫動

六月二十九日,持續了兩天的炮擊停止了,戰場上出現了少有的安靜,在硝煙還未散盡時,德軍通過廣播向堅守要塞的蘇軍宣讀了最後通牒,通牒稱假如在規定時間內守衛者還不繳械投降,德軍將把整個要塞“碾成粉末”,北部科布林要塞的蘇軍意識到最後的殘酷戰鬥就要開始了,經過指揮員們的研究,他們決定強迫所有在防禦工事內的婦女和兒童撤出堡壘,向德國人投降,但是所有的軍人表示將堅決戰鬥到底。

〔這批婦孺人數有多少?後來命運如何?本人四處尋找資料而不得而知,假如有人知道,願聽其詳。〕所有婦孺於1942年被德軍槍殺。

德軍最後通牒規定的時間到後,中心堡壘和科布林堡壘的守衛者們寧死不降。德軍又恢復了炮擊,這一次德軍使用了能夠穿透兩米厚鋼筋混凝土層的高爆炮彈,這種炮彈在整個戰爭期間只在布列斯特和塞瓦斯托波爾使用過。德國空軍也向重點建築物投擲重達五百公斤的重型航彈。在北部科布林堡壘,德軍炮火將東部壁壘的馬蹄型防禦炮塔完全摧毀,軍需倉庫也被命中,所有庫存物資全部毀於炮火,倉庫中被毀物資猛烈燃燒,將牆壁上的石頭都融化了一部分。在中心堡壘,一枚重型航空炸彈直接命中了白宮,這個堅固的建築物坐落在中心堡壘的西北,是蘇軍戰前的要塞建築指揮所所在地,現在有一股蘇軍堅守在那裡,建築物被航彈摧毀後,廢墟中全部守軍中只剩下兩個倖存者;中心堡壘的指揮所所在地聖尼古拉教堂也被命中,許多蘇軍指揮人員當場犧牲,使中心堡壘完全喪失了指揮系統。

猛烈炮火襲擊後,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在坦克的支援下對中心堡壘和北部科布林要塞發起總攻。德軍步兵沖入被炮火摧毀大半的東部壁壘,與守衛蘇軍在地下工事和營房中展開激烈近戰;德軍坦克從中心堡壘北門——布列斯特門沖入堡壘內部,徹底分割了中心堡壘。在第八十二工兵營的配合下,德軍步兵向在炮火中殘存下來的建築物實施分割圍殲。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師長施列伯將軍在一份報告中敘述了他在當天親臨前線時的見聞:

“第八十二工兵營擔負著對中心堡壘建築物進行爆破的任務……這是為了徹底消除它對北部〔指科布林堡壘〕島嶼的火力支援。炸藥被工兵們從屋頂投擲到窗戶處,然後點燃導火索撤離,當炸藥爆炸時,我們能夠聽見裡面俄國士兵的尖叫和呻吟聲,但是他們仍然堅持戰鬥。”

魯道爾夫·蓋斯菲佛在他的回憶錄中也寫道:“我們只能冒著猛烈的火力一個接一個地逐漸奪取反抗者的戰鬥陣地,在中心堡壘的守衛者也被稱為是‘軍官團’,他們寧願和他們所在的建築一起毀滅也不投降……守衛者堅持戰鬥,直到建築物被我們的炸藥夷為平地。”

大尉祖巴喬夫 大尉祖巴喬夫

六月三十日,在德軍絕對優勢火力進攻下,布列斯特要塞絕大多數地區被德軍占領。守衛在白宮的蘇軍在白宮被德軍航彈命中後只有兩人倖存,這兩個人是庫瓦林少尉和列兵沃爾科夫,這兩人在廢墟中堅持戰鬥了一夜,在三十日敵人的進攻中雙雙陣亡。中心堡壘的指揮員、身負重傷並且精疲力盡的祖巴喬夫大尉和團級政治委員福明在德軍總攻後被俘,福明被德軍當即槍決在中心堡壘的霍爾姆門外,祖巴喬夫大尉在一九四四年死於納粹漢密爾堡集中營。這天中心堡壘戰鬥的最後地點發生在西北壁壘,戰前這裡是蘇軍工程兵營房,殘餘蘇軍聚集在這裡,試圖向一河之隔的北部科布林要塞東部壁壘突圍,蘇軍第九國境守備隊的科茲瓦托夫中尉率領幾個戰士自願留在最後掩護戰友撤退,最後英勇戰死,突圍的蘇軍也被德軍擊潰在運河岸邊。

在北部科布林要塞,德軍在長時間炮火準備後占領了東部壁壘的大部分,並且抓獲了一些負傷的守衛者,堡壘的剩餘守衛者被德軍分割為各自孤立的幾個小部分。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的一個指揮官在一個報告中寫道:“六月三十日,使用火焰噴射器和燃燒彈進行攻擊的準備已經就緒,我們用許多桶和瓶子裝了汽油等油脂,並把它們投擲進俄國人占領的堡壘地下塹壕里,我們希望能夠用手榴彈或者燃燒彈點燃它們,以迫使俄國人投降。”

德軍使用火焰噴射器對守衛者占據的幾個炮台和工事進行攻擊,仍然有一部分蘇軍成功轉移到堡壘的其他部分堅持戰鬥。

七月八日,在布列斯特要塞作戰中的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向中央集團軍群遞交了一份報告,報告稱要塞已經被占領,這並不正確,一些被分割開零星活動的小股蘇軍還在堡壘的廢墟中堅持戰鬥,根據文字記載的資料顯示,這些倔強的戰士一直戰鬥到七月中旬。七月十二日,扎夫里洛夫少校聚集了一小部分蘇軍在西北壁壘的外工事繼續戰鬥,在這裡扎夫里洛夫耗盡了自己所有的彈藥,但是他四處尋找武器和食物,在東部壁壘的殘垣斷壁中又堅持了十一天,一九四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德軍終於抓獲了負傷並且異常虛弱的扎夫里洛夫少校,他後來被送到戰俘營並且活到了戰爭結束,一九四五年四月被蘇軍從納粹集中營解放出來。

整個布列斯特要塞保衛戰,蘇軍付出兩千~兩千五百人陣亡的代價,另外有一大批官兵被俘,但是他們也帶給德軍重大傷亡,有資料顯示,在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三十日,三百萬德軍一線攻擊部隊一共陣亡了八千八百八十六人,僅在布列斯特要塞,德軍第四十五步兵師就陣亡了四百六十二人〔包括八十名軍官和軍士,另有一千餘人負傷〕。保衛戰遲滯了德軍步兵的進軍速度,造成大批德軍步兵無法及時參加別爾斯托克-明斯克戰役,使許多蘇軍部隊能夠從德軍的包圍圈中突圍撤退。

塞門約克少尉和戰旗 塞門約克少尉和戰旗

德軍在布列斯特要塞內沒有能夠獲取一面要塞守衛蘇軍單位軍旗,在最危險的時候,第三九三高射炮兵營的羅第昂·塞門約克少尉和另外兩個戰士將自己部隊的軍旗埋藏在科布林堡壘東部壁壘西邊一個廢墟里,十五年後,塞門約克回到布列斯特,找到了那個位置將那面光榮的旗幟又挖掘出來,現在它被陳列在布列斯特要塞紀念館中。

要塞圖

布列斯特要塞 要塞圖1 布列斯特要塞 要塞圖1

地圖說明:

1、東部堡壘 2、北門 3、工程兵營房〔現在是布列斯特要塞保衛戰博物館〕4、教堂 5、西北兵營 6、霍爾姆門 7、捷列斯波爾門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布列斯特要塞[軍事要塞]

第一三五步兵團第一營將渡過布格河從北部科布林要塞的東圍牆攻入堡壘,第三營直接進攻捷列斯波爾要塞,並奪取捷列斯波爾要塞和中心要塞的連線橋樑和中心堡壘的捷列斯波爾門;第一三零步兵團第一營則進攻沃倫要塞並奪取連線中心堡壘的橋樑和霍爾姆門,第三營則迂迴到堡壘東部,封鎖可能從東部來援的蘇軍。

德軍第四十五師徽章 德軍第四十五師徽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