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是《Fate/stay night》及其衍生作品中登場的的女性角色 。衛宮切嗣與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的女兒,第五次聖杯戰爭中的“小聖杯”以及Berserker的御主。 在企劃階段中有伊莉雅線,但會導致《Fate/stay night》的完成時間再延長半年,所以並未製作。

基本信息

角色形象

身份背景

角色形象 角色形象

身為聖杯的人工生命體少女。作為愛因茲貝倫家代表參加第五次聖杯戰爭的少女御主,其從者是失去了理性而換取強大力量的Berserker——赫拉克勒斯。

是衛宮切嗣和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的女兒,衛宮士郎的義姐,是從人工生命體愛麗絲菲爾的母胎產下的鍊金術之結晶,既是人造人也是人類。

作為第五次聖杯戰爭的小聖杯,被賦予了對已被打倒的從者的靈魂進行回收的職責。

相貌衣著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通常身著紫色洋裝。銀長發和赤瞳遺傳自母親,而劉海則遺傳自父親。雖然外表比士郎更年幼,但就年齡來講,是比衛宮士郎大一歲的姐姐,其原因是伊莉雅在母親胎里時接受過多次不正常的魔術性調整,不但成長得相當遲緩,甚至在第二性徵的前階段時便停止了成長,所以體型和外表都停留在9歲的時期。而且根據間桐髒硯的判斷,她在第五次聖杯戰爭之後也活不了一年。

性格特點

人物畫冊 人物畫冊

《Fate/stay night》中一開始與一無所知的士郎以天使一般的身影見面,稱呼他為“大哥哥”。單純而且天真爛漫,同時倫理觀薄弱,不抗拒殺人。既是天然的天使,亦是天然的惡魔,天使和惡魔竟能同為一體,能體會到這點真算是很幸運吧。

同時兼具純真與殘酷於一身的她,背負了殺掉愛因茲貝倫的背叛者——自己的父親衛宮切嗣的使命,但父親已死,所以對身為義弟的士郎感興趣,大概是因為那份愛憎,在故事中敬稱士郎作“大哥哥”的同時,在BAD END中則又屢次殺害他。而在主線劇情中,則為是否殺掉士郎而苦惱著。

幼年的時候,愛因茲貝倫並沒有人教導她善與惡的區別,所以生氣或自尊心受到損傷的話可能會微笑著殺人,原因在於伊莉雅並不知道隨便殺人是錯的。

人際關係

關係類型姓名備註
祖父衛宮矩賢是個受到魔術協會封印指定的魔術師,在《Fate/Zero》中被其子衛宮切嗣開槍打死。
父親衛宮切嗣深愛著自己的妻子愛麗絲菲爾和自己女兒伊莉雅。但在第四次聖杯戰爭最後關頭由於切嗣的背叛,愛因茲貝倫家才功虧一簣。自己最後由於“此世全部之惡”的詛咒而離開了人世。
母親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愛因茲貝倫以冬之聖女為原型製作的人造人,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小聖杯。在《Fate/Zero》中最後被言峰綺禮掐死。
義弟衛宮士郎衛宮切嗣於四戰最後的大火中拯救並收養的少年。他本人在一開始並不知道伊莉雅與自己的關係,直到《Fate/stay night》的HF線時才明白。
從者 赫拉克勒斯(Berserker) 通過狂化被封印起感情的他,在沒有伊莉雅的命令下不會行動。在愛因茲貝倫森林裡是伊莉雅的主要移動工具。
女僕塞拉跟伊莉雅一樣是人造人,愛因茲貝倫制的人工生命體,職責是保護和教導伊莉雅。在伊莉雅死後,將會留在冬木愛因茲貝倫森林的城堡里直至死亡。
莉潔莉特塞拉的妹妹,也是人造人,愛因茲貝倫制的人工生命體,職責是保護伊莉雅。由於是天之衣(伊莉雅)的一部分,在伊莉雅死的同時,她的生命活動也會停止。
族長尤布斯塔庫哈依德·馮·愛因茲貝倫愛因茲貝倫家族第八代族長“阿哈德”。 實際是第三魔法使的弟子們做出的人形終端。
祖先 羽斯緹薩·里姿萊希·馮·愛因茲貝倫 被稱為“冬之聖女”的大魔術師,是策劃第一次聖杯戰爭的三個家族中的愛因茲貝倫家的當家。實際上是第三魔法使的弟子們無意間創造出的人造人,後成為大聖杯的爐心。

角色能力

自身能力

能力圖片
魔術資質 身為御主的能力是歷屆聖杯戰爭中最高,全身刻著令咒(使用時才會顯現),魔術迴路的數量壓倒普通的魔術師,簡直就是為了讓愛因茲貝倫一族贏得聖杯戰爭而存在的。 從她在聖杯的魔力供給開始前兩個月,就召喚出被狂化的破格英雄赫拉克勒斯並完全維持住,也能窺視到那高超的能力。 她雖然擁有此等力量,但其實並非人類而是人工生命體。她的身體從出現在母親肚子裡的那一刻開始,已經被施加了無數次魔術處理,身體構造已經完全被比她母親更不似人類的成分所替代。從生下來的那一刻開始已經被限定了用途,肉體已經可以說是魔術迴路的結晶。 伊莉雅的魔術是跑起“理論”就能得出成果的樣子。身為小規模的聖杯,只要是伊莉雅所想而魔力又夠,即使伊莉雅本人不明白過程也能使之實現。 只要在冬木(大聖杯)的土地上,她就是頂級的魔術師。不過如果是一流魔術師會先切斷她和地脈的連繫,所以並不能說是無敵。跟某個能污染土地的黑化娘(間桐櫻)相性不好。
伊莉雅的魔術迴路就是令咒 伊莉雅的魔術迴路就是令咒
小聖杯 伊莉雅是第五次聖杯戰爭中愛因茲貝倫準備的小聖杯(具體說是她的心臟 ),負責將被打倒,或是失去御主而無法維持存在的從者的靈魂回收、扣留直至戰爭終結的時候。收集到的從者的靈魂,將在大聖杯所執行的儀式的最終階段中,完成重要的任務。 每當吸入一個從者的靈魂,體內就像是產生颱風一般。回收的靈魂越多,就要關閉越多作為人類的機能部分,否則無法抑制從者的魂魄。最終作為“伊莉雅”的人格機能會全部消失,成為完全的小聖杯。
聖杯降臨儀式 聖杯降臨儀式
魔術特性:力的流動、轉移 愛因茲貝倫的魔術師擅長的魔術特性,擅長於使用到此特性的物質煉成和創製,即鍊金術,並在製造人造人上擁有很高的技術。 轉移意識,即是把對象的視覺轉移到其他物體(如樹木、城牆等)上,從而接收到該物體的視界。這個轉移的魔術可以套用到遠見和憑依的魔術上。 不過因為“替換他人的意識”的轉移魔術的成功率太低,而且正在意識移轉時,如果給予“意識的本體”刺激的話,意識會被強制遣送回去,所以這套魔術不適合用來戰鬥,主要用於自己跟使魔或自動人偶之間進行意識傳送,代替自身探索危險的魔道。要注意的是,如果轉移到有魂魄的使魔上,是無法用自己的意識控制其身體的,只能共享視野。要獲得主導權則屬於另一種魔術“轉生”的範圍。
伊莉雅經常使用到轉移的特性、將他者意識轉移到其他東西上的魔術 伊莉雅經常使用到轉移的特性、將他者意識轉移到其他東西上的魔術
金針魔術 繼承自母親的鍊金術。愛因茲貝倫的金針工藝。用金屬絲或自身髮絲做成的使魔可以自發地捕捉並攻擊敵人。 伊莉雅使用頭髮做出使魔的術式是叫“天使之詩(Engel Lied)”,鳥的名字是“白鸛騎士(Storche Ritter)”。白鸛射出的子彈是“淚(Zahre)”,變形後的特殊攻擊是“劍(Degen)”。除此之外還存在著其他各式各樣的形態。 根據遠坂凜的台詞,白鸛騎士是自動追蹤型的高性能使魔,體型雖小卻能生成魔力,仿如迷你魔術師一般。根據故事中的表現,也能防禦一定程度的攻擊魔術。劇情中將遠坂凜的Gandr全部擋下。
天使之詩(Engel Lied) 天使之詩(Engel Lied)

魔術禮裝

魔術禮裝圖片
天之禮服 天之服,愛因茲貝倫所傳的魔術禮裝。作為控制大聖杯的心臟,帶有數秒內使魂物質化的魔術,被設計成聖杯的伊莉雅藉由穿上它來變成完全的姿態。雖是純白的禮服,不過其材質是黃金,鑲有七個一般認為能夠支配萬物·他人之魂的“戒指”,七個孔是因戒指變形產生的,在從者之魂每次被吸收的時候裝置上面會一個孔亮起光,因為人類碰到的話會被變成黃金,所以禮裝的運行只能由精靈,小人或是人造人(Homunculus)來進行。
天之禮服 天之禮服

角色生活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為了參加聖杯戰爭而從德國去往日本,因為到底是憧憬之地而七上八下呢,還是因為能去復仇而七上八下呢,處於連她自己也無法理解的愛憎交雜的狀態。就像拳擊手將要和滿懷憧憬卻又不得不打倒的選手比賽時一樣。自己雖然正在休息室里歡欣雀躍,卻不知這份高漲感是從何處來。“怎么回事啦?這種感覺怎么回事啦?”

居住在郊外的樹海中間的城堡里,從街道坐車需要一個小時的距離,不沿著雜木林走1公里的話是到不了樹海的。和她住在一起的除了赫拉克勒斯之外還有她的兩位人造人女僕:莉潔莉特和塞拉。森林中布有愛因茲貝倫家的結界,進出都會受到監視,並沒有特定的居住場所,進入時,魔力越高者越會受到強力的抵抗。

對冬木市的聖杯戰爭的前因後果,除了吉爾伽美什的存在外都很清楚,在HF路線中有如《百科全書》一般。 似乎是因為擁有冬之聖女——羽斯緹薩·里姿萊希·馮·愛因茲貝倫(Justeaze Lizrich von Einzbern)的記憶,曾用羽斯緹薩的語氣和人格與間桐髒硯對話 。

貌似不擅長應付和自己一樣擁有聖杯機能的間桐櫻。 不過,因為櫻和自己有著相似的經歷,所以處處對櫻代入了感情 ,在Fate線結尾中,兩人也成為了朋友。

《Fate/hollow ataraxia》中可知伊莉雅會開車,她開的車的型號跟母親所用的同款但不確定是不是同一輛,單獨外出時就是自己開車。和愛麗絲菲爾不同的是伊莉雅有駕照,而且從出入冬木的頻繁程度來看想必有遵守交通規則。

角色經歷

愛因茲貝倫家族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跟遠坂家、間桐家同樣為發起聖杯戰爭的御三家之一。擅長鍊金術的一族。新設中是第三魔法使的弟子們為再現師父的奇蹟而建造的人造人工房。即便在創造者全部離開後,也依然為再現第三魔法而運營著(詳情參見“羽斯緹薩·里姿萊希·馮·愛因茲貝倫”詞條)。

追求以人類的身體實現不老不死,將靈魂物質化的第三魔法——Heaven's Feel,別名天之杯。在完成之日,會因為靈魂的永動機化,而得到無盡的魔力源。這個魔法是愛因茲貝倫家傳,為了完成它而構築出名為聖杯戰爭的系統。現在的愛因茲貝倫還擔任製造每屆的小聖杯的職責。

第三次聖杯戰爭中作弊召喚出Avenger,導致大聖杯被污染(另一個平行世界中召喚出Ruler,結局是大聖杯被納粹奪走之後下落不明)。

因愛因茲貝倫一族的魔術特性不太適合戰鬥,所以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僱傭切嗣參戰,為此還將自家的女兒許配給他,認同他為愛因茲貝倫一族的一員。其間所誕生的孩子即為伊莉雅。

在第五次聖杯戰爭時,預測到這次的聖杯戰爭跟上次的時間間隔大大少於以往,所以將短命的人造人---伊莉雅被選為御主。如果連最高技術結晶的伊莉雅都失敗的話,愛因茲貝倫將會放棄大聖杯,這也成了後來聖杯解體戰的開端。

幼年

與父親 與父親

歷經三次戰爭失利的愛因茲貝倫家,為了搶回優勢,而雇用“魔術師殺手”衛宮切嗣作御主,並允許他加入愛因茲貝倫。

衛宮切嗣與作為第四屆聖杯戰爭的小聖杯的人造人——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相愛結合,他們生下女兒就是伊莉雅。

伊莉雅從出現在母親肚子裡的那一刻開始,就被施加了無數次魔術處理,身體構造已經完全被比她母親更不似人類的成分所替代。她的存在可以說是愛因茲貝倫最高技術的結晶。

在伊莉雅出生了八年後,第四次聖杯戰爭開始。衛宮切嗣帶著愛麗絲菲爾前往冬木市參戰,留下年幼的少女在家鄉等候。衛宮切嗣臨行前向伊莉雅約定一定會回來。

伊莉雅一直在家中等待父母回歸,最終卻等來父親背叛了家族、拋棄自己在外面另外收養一個小孩的訊息。(實際上衛宮切嗣曾多次回來想接走伊莉雅,但因被詛咒侵蝕身體嚴重衰弱,無法突破愛因茲貝倫的結界。)

久而久之,伊莉雅對父親的思念轉變為憎恨。在知道父親已死的訊息後,伊莉雅將這份恨意集中到父親在冬木市的養子衛宮士郎身上。

在14年《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動畫版中;第四次聖杯後,因切嗣背叛使伊莉雅在愛因茲貝倫家無正常待遇。同時Angra Mainyu以亡母愛麗絲菲爾幻影,腐壞其部分心智,使伊莉雅復仇心加重。在植入魔術迴路時,和廢棄的人造人對話,憎恨無自我的人生。

第五次聖杯戰爭前夕

伊莉雅正適應控制從者 伊莉雅正適應控制從者

在聖杯戰爭開始前兩個月,愛因茲貝倫家族為了讓伊莉雅適應控制從者,提前召喚出了破格英雄赫拉克勒斯。 Berserker——赫拉克里斯在被加狂化屬性召喚出來後還保有有清晰意識,而且很喜歡和伊莉雅聊天。不過伊莉雅瞧不起巨人的醜陋,甚至連話都不願意跟他說,而且當時被殺掉切嗣的心情所支配,只有迅速變強,趕赴戰場的想法。隨著她迅速熟練Master的能力,Berserker的語言能力越來越低,終於連理性也被奪去了。因為共同承受過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地獄試煉,這時的伊莉雅才開始喜歡上Berserker,可是這時的巨人已經完全被狂氣奪走理智,連交流都做不到了,就像兩種生物,人和犬——不存在語言不同的問題,而是意識上有本質差別。

因為Berserker (指赫拉克勒斯,下同)不是由聖杯的魔力構造而成的,要將身為大英雄的他留在現世,就只能靠少女的魔力與令咒。儘管伊莉雅十分特別,但要僅以自身的魔力留住赫拉克勒斯依然無異於奪走自己的生命。Berserker只是稍微一動彈,伊莉雅就會大聲慘叫。

與Berserker簽訂契約 與Berserker簽訂契約

明明理解這些,愛因茲貝倫家族依然沒有給她任何休息的機會:將她拋棄在冬之森,拋棄在飢餓的獸群里,甚至把她送給被惡靈附體的亡骸,也把她扔進過他們用以堆放失敗作品的垃圾場。她想要得救,就只能依靠他們唯一給予自己的巨人,面對無數已經無法稱作訓練的拷問,她活了下來,用巨人對抗企圖傷害自己的敵人,每次都邊發出痛苦的叫聲,一邊將不斷襲來的敵人全部排除。

伊莉雅與她的幼小相反,她討厭向別人示弱,她所說的話全都是痛罵,因為她本能般的領悟到:與其嘆息,不如憎恨令她嘆氣的元兇更能使自己堅強起來。她輕蔑這Berserker的醜陋,詛咒著他的存在,這也是當然,因為如果沒有Berserker,伊莉雅也不用如此痛苦,如果不被選為御主,也不會被人拋進那樣的地獄裡,每每有事都會憎恨Berserker,並將憤怒用言語發泄出來。

這就是伊莉雅用盡全力地抵抗,Berserker早已領悟到這一點。她這么做,是想要拚命地掩飾自己的軟弱,挺起胸膛示意自己一個人也能活下去,以及不需要可以依靠的夥伴和相親相愛的朋友。這是為了欺騙無論如何都得不到他人的給予的自己,用盡全力在虛張聲勢。

與Berserker在一起 與Berserker在一起

「———Berserker很厲害呢。」

冬之森。用被回濺來的血染紅的手,少女猶豫著卻觸摸了。

與Berserker被野獸群包圍,少女做好了一死的心理準備,卻也拚命的拒絕著這一事實。———那時候。沒有主人的指示就無法動彈的他,首先成為了野獸們的食物。頭部,額頭,以及手腳不斷被野獸啃食著。將這些看在眼裡,少女大叫了一聲……那一刻少女究竟說了什麼,被奪去了理性的他無法回憶起來。只是,少女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而叫。明明揮動一下這隻手就會使她自己的手要碎裂似的,為了不讓他死去,少女一直忍受著肉體的崩壞。所以,兩個人都染滿了鮮血。巨人被屠殺掉野獸的血沾濕,少女被自己的血沾濕。

還記得那個冬之森林,流著辛酸的眼淚將身體靠在Berserker身上的伊莉雅,終於察覺到了:在那個狹窄又冰冷的城堡里,她所能交談的對象,就只有黑色的巨人。

人物結局

簡介圖片
Fate線 Berserker被士郎與Saber的雙聖劍攻擊殺死。伊莉雅由於不願意回到自己的國度所以暫時寄宿在衛宮宅,但此時她的壽命依舊會走到終點。 (最後全部死亡線路打通出來的額外內容,老虎道場溫泉裡面,伊莉雅說自己在Fate線能幫士郎不成為Archer,能一直看著他成長,藤村大河疑惑地問:“你能活那么久嗎?”伊莉雅的回答是秘密)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Unlimited Blade Works線 Berserker為了從吉爾伽美什手中搶回伊莉雅,掙脫作為從者的被執行意識與英雄王鏖戰到最後一刻,但最後仍然是敗北了。伊莉雅被吉爾伽美什徒手挖出人造人心臟而死。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Heaven's Feel線 伊莉雅為了拯救士郎,穿上第三魔法限定魔術禮裝-天之服出現在士郎面前,廢除了士郎最後的行動力,隨後以屬於她自身的意識的分解為代價啟動了作為真正聖杯的機能,將“此世全部之惡”的魔力重新逆轉,發動了第三魔法“天之杯(Heaven's Feel)”,提取了肉體已經完全崩壞的衛宮士郎的靈魂,重塑了物質化的身體…伊莉雅就和過去的冬之聖女一樣,用自己作為祭品關上了通往根源的門扉。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老虎道場

伊莉雅作為“弟子1號”擔任遊戲Bad End後的指點環節:老虎道場的女主角之一,與藤村大河一起為玩家解釋Bad End的原因。 (該鏡頭也在衍生動畫《幻想嘉年華》中偶有出現)

老虎道場 老虎道場
道場發生時間死因下場
道場一三日目
於言峰教會聽過聖杯戰爭介紹後,選擇放棄令咒退出戰鬥。在和Saber破棄契約後在歸途獨自遭遇伊莉雅和Berserker,被奧林匹亞廚藝第一把交椅的Berserker輕鬆料理掉。右臂被砍飛,腰部以下全毀,意識卻無法死亡。在伊莉雅宣告要把他帶回城堡調教後放棄理性和思考。
道場二Saber陷入絕體絕命的危機之時,選擇先帶遠坂逃跑。被Berserker追上,遠坂被砍死,自己則被打碎脊椎,然後頭骨被伊莉雅凍結使其無法死亡,結局同道場一。
道場六十一日目
十日目在商業區遭遇Rider時留在原地,不去追已經和Rider互打到大樓頂樓的Saber。等到發現不對而趕過去的時候,Saber已經魔力耗盡倒地。隔日在公園被伊莉雅輕鬆捕獲,被帶回城堡抽出靈魂,變成伊莉雅的娃娃。
道場七被伊莉雅捕獲至城堡,在伊莉雅逼問是否成為她的從者時選擇屈服。從答應的那一刻就被下了言靈,無法再反悔。下場同道場六。
道場八 十一日 (從時間來看應該是十二日了) 和Berserker的對決陷入絕境,當Saber拚死準備使用聖劍時選擇不阻止她。Saber那一劍因為魔力不足完全傷不了Berserker。數分鐘後即將消失的Saber被Berserker一斧爆頭,凜被Berserker捏成碎片,士郎本人被斬斷雙腳,準備被伊莉雅帶回城堡調教。
道場二十六八日目伊莉雅好感度不足。Saber先被殺,數分鐘後被伊莉雅封閉知覺,準備成為人偶。

夜之聖杯戰爭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Fate/hollow ataraxia》中伊莉雅是少數開始時已知道所有事情的人。但是在愛因茲貝倫城中和巴澤特對話時,伊莉雅在她面前扮演著第三次戰爭愛因茲貝倫的Master,因此聲稱Berserker不是她的Servant。

日常中,使用轉移魔術避開他人視線,大搖大擺地在穗群原學園閒逛。還參加了衛宮宅的“妹王”爭霸大賽。

居住在森林中的愛因茲貝倫城,偶爾會住在藤姐家裡,對衛宮士郎的殺意已經完全消散了。擁有正女主角外最豐富的劇情(大概),試圖爭奪正女主角的位置卻不能如願。

在《F/ha》小遊戲《風雲伊莉雅城》中,作為弟子一號反叛藤姐而用聖杯的力量在森林裡建造了諸多關卡。被眾英靈打倒後,按下了城堡自爆按扭,未能逃出。

在《F/ha》小遊戲《花牌》中,弟子一號與伊莉雅本體同時作為Master參戰,並有兩人的對話。

在PSV版《F/ha》小遊戲《扭蛋從者》中,作為扭蛋從者世界冠軍“名媛運動短褲”來到冬木市。士郎線:在氪金力上敗給了吉爾伽美什,最後拜託士郎一定要抽出超稀有從者——銀河Saber-最終形態。凜線:擊敗凜並奪走她所有扭蛋從者,但卻漏了中獎從者“會說話的Archer”,於是被Archer使用“無限從者制”投影出無數扭蛋從者擊敗。

外典聖杯戰爭

在Fate/Apocrypha線中,由於沒有第四次聖杯戰爭,因此衛宮切嗣與愛麗斯菲爾不會相識,伊莉雅也不會誕生。

角色歌曲

專輯 專輯
【歌曲名】月の涙 【歌手】門脅舞以 【作詞】こさかなおみ 【作曲、編曲】川井憲次 【專輯】《Fate/stay night 〈キャラクターイメージソングシリーズ〉》 IV:イリヤ(門脇舞以)
專輯 專輯
【歌曲名】We are トラぶる 【歌手】門脅舞以、伊藤美紀 【作詞】芳賀敬太 【作曲、編曲】渡邊剛 【專輯】《Fate/stay night〈キャラクターイメージソングスペシャル〉》 藤村大河(配音:伊藤美紀)、イリヤ(配音:門脅舞以) 【Fateキャラソン全CD購入特典】

角色評價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伊莉雅[《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登場角色]

奈須:為了讓她作為姐姐的同時有著妹系角色的輪廓,我貫注心血到最後了。明明言行像小孩子,卻偶爾會教誨士郎的伊莉雅。為了不讓她是士郎的姐姐這個事實穿幫而努力以赴到最後了。

武內:知道了她的真正身份後再玩一次,大概會察覺到她不時會作出有著姐姐味道的發言。

奈須:還有如果能帶出雪的印象就好了。

武內:伊莉雅的情況,因為某程度上有當作女主角來設計,所以當初也有新娘般的地方,不過現在回首起來認為伊莉雅沒變成那樣真好呢。

奈須:說是新娘不如說像女兒。是讓人想去守護、疼愛的對象吧。

武內:如果三位女主角是新娘,伊莉雅終究是妹妹。還有是很重要的存在。遊戲本編里提示過伊莉雅的壽命並不怎么長這個部份,而我讀過以此為題材的同人誌之後,覺得那裡描繪的伊莉雅的形象應該幾乎是正確的。 (官方設定集《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評)

動畫《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中的伊莉雅也是命運可悲又令人憐憫的角色,這也令我再次感受到伊莉雅魅力的可悲之處。 (門脅舞以評)

登場作品

作品類型作品名稱
遊戲2004年 《Fate/stay night》(TYPE-MOON發行的戀愛冒險遊戲)
2005年 《Fate/hollow ataraxia》(TYPE-MOON十八禁文字冒險遊戲)
2007年 《Fate/Tiger大亂鬥》(CAPCOM和CAVIA發行的3D對戰動作遊戲)
2008年 《Fate/unlimited codes》(CAPCOM和CAVIA發行的對戰格鬥遊戲)
2015年 《Fate/Grand Order》(TYPE-MOON研發的角色扮演類手機遊戲)
小說2006年 《Fate/Zero》(虛淵玄所著小說)
TV動畫2006年 《Fate/stay night》(Studio DEEN製作的電視動畫)
2011年 《幻想嘉年華》(雲雀工作室製作的TYPE-MOON10周年紀念動畫)
2011年 《Fate/Zero》(ufotable製作的電視動畫)
2014年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ufotable製作的電視動畫)
2018年 《衛宮家今天的飯》(ufotable製作的電視動畫)
劇場版2010年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Studio DEEN製作的劇場版動畫)
2017年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 presage flower」》(ufotable製作的劇場版動畫)
2019年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I. Lost Butterfly」》(ufotable製作的劇場版動畫)
漫畫2006年 《Fate/stay night》(西脇だっと作畫的漫畫)
2012年 《Fate/Zero》(真じろう作畫的漫畫)
2013年 《型月學園》(華々つぼみ作畫的漫畫)
2015年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タスクオーナ作畫的漫畫)
2016年 《衛宮家今天的飯》(TAa作畫的漫畫)

角色榮譽

名稱獎項
2016年國際最萌大會準萌
2018年bilibili動畫人氣大賞八強

動漫人物薈萃(八)

動漫是動畫和漫畫的合稱與縮寫,在其他語言相當少用。
拉基
浚達
薩波
花小蘭
馬爾科
瑛佑
fine法音公主
光子郎
草精靈
飛鳥真
羽瀬川小鳩
島袋君惠
松雪集
西丈一郎
繩樹
伊莉莎白海德薇莉
小神樂
結木攝
黎水瑤
春日楠
柯妮麗婭
奧爾維亞
菲菲公主
佐久間龍一
杞紗
狄歇爾
森井夏穗
黑月鐵騎之九月
涼水玉青
八神和麻
小透
住之江理香
haku
鮎澤紗奈
彈珠傳說莫林
吉爾菲艾斯
blackarachn
矢野綾音
吳遙馥
瑞瑟格
小黑碳
泌蕾
葛力姆喬賈卡傑克
奧菲莉亞
葡莫
白露更
溫蒂瑪貝爾
矢野元晴
迪奧麥克斯維爾
車仁天
志麻賀津紀
羽翼栗子球
秦時明月雪糕
黑貓氏
絲露貝蒂
婚後光子
見月楚原
詩縞
有川將臣
因幡帝
提爾利亞
笑劍鈍
貝露菲格露
薄荷貓貓
神將玄武
迪路
壬生京四郎
百野栞
涼宮
最猛勝
娑蘿
查拉美
山本岬
鯉淵藏之介
繪琉
結野晴明
近衛史菜
花木九里虎
六劍奴
歌愛
竜之峰帝人
高須龍兒
山岸檸檬
法叔
shooter
瑪露卡
伊莉雅
皇杞樞
日坂菜乃
牧瀬紅莉棲
閻魔瞳
兵藤葵
周防美琴
阿魯卡爾德
zange
凌美琪
寒程
小野寺律
泰莎
烏琳
綠枝
天羽
蘭雪
南律
廣野凪
端木千凝
秦時明月少羽
雪比奈
米拉珍妮
入江奏多
黑麒麟
龍貴
瀧澤朗
莉魯卡
良太貓
蕾貝卡
緋鞠
暗夜協奏曲蕾貝卡
夏木鈴
山吹乙女
高木秋人
粗暴小子
斯庫瓦羅
茗音
端木涼
泉孝介
雲平
芥邊
帕魯
呂布奉先
白血球王
路卡利歐
偷星九月天玄月
塔瑪希
夏梨
辻龍
劣人
魔女見習生音符
索達恩
亞瑟·薰
映日茜
意呆利
希爾度
克魯茲威巴
持田真步子
艾克力帕斯
乙姬睦美
東月錫也
任艾兒
阿妮艾斯
didala
愛雪曼
夕梨
amu
比絲姬
拓也
月兒公主
櫻太郎
倩妮迪公主
機器人gigi
小泰羅
妮娜安托克
慕羽長生
朝倉美羽
小奈
貓村伊呂波
真姬那
波音公主
九十九游馬
索瑪·皮里斯
威爾帝
輝一
shinku
愛麗莎貝爾
迪諾加百羅涅
米蘭達羅德
湯姆布利柏
澤永泰介
秋山深一
笑面貓
照美冥
南雲熏
晴時不見荷
托雷士
塔奇克馬
碓氷拓海
牛頭丸
星那歌貝
九條悠
草間野分
拉爾米爾奇
王留美
猿飛菖蒲
藤原鷹通
上原杏子
平和島幽
七瀨美雪
梁琪
傑拉落
紗織
卷尾貓
沙奇
日向秀樹
貞德達爾克
izaya
瀨能名津流
岩崎南
高野政宗
魔界皇子虎王
扎克席茲
法珞希黛
黑月鐵騎七月
劍八
綠青葵
萌鮎澤美咲
紫臣
露利利
日向葵
羅德里赫
岩澤麻美
程翦星
垣根帝督
霞大路瑠璃千代
木山春生
尤貝爾
薪剛
克露克
越前小貓
阿鐵木
雪初音
雪緒
zelman
mikuo
火村夕
鶴來民子
我是魯路
川島亞美
菲利雅
楊戩教主
羅黛爭
傑爾夫
兔子綱
星伽白雪
唐小鏢
啊零
rei
瑪門
菲菲
都築麻斗
哥爾贊
辰巳
紅月卡蓮
路歌
fine
菲斯娜
仙水
弓冢五月
雷火
鳳梨吹雪
近藤勛
糸色望
安藤翼
三浦健人
小夫
國崎往人
埃利奧特
阿莎
弗利沙
桃宮草莓
加斯德比
前原忍
哆啦美
二階堂悠
夏迪
小坂田朋香
織本星羅
沈王爺
阿圖姆
撒娜
上官子怡
akira
塞西露
早園琉佳
播磨拳兒
霧島佳乃
蕉太狼
中原岬
可達鴨
春日司
寒天
胖丁
菲娜
青山素子
iori
天宮小百合
公孫玲瓏
閻樂
行星吞噬者
高田清美
虎王
大盜賊
kururu
亞克拉姆
座敷童子
最上京子
米拉特
威震天
碇唯
松山光
黑百合
小芳
飛鳥桃子
米莉
鬼冢英吉
v.v
赤丸
究極天使獸
陳靖仇
日向小次郎
六翅獸
麗姬
兔八哥
rufus
薇兒
火球鼠
綾瀨川弓親
哈吉
杜影月
伊集院麗
吉良朔夜
野原新之助
阿爾弗雷德
奧米加獸
阿爾瑪
修茲
雷歐力
ciel
竹內理緒
雷禪
小野妹子
基諾
joker
淺倉南
巴基
芳芳
唐老鴨
丘比特
美夕
阿笠博士
普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