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爭端

中美貿易爭端

中美貿易爭端,又稱中美貿易戰,中美貿易摩擦,是中美經濟關係中的重要問題。貿易爭端主要發生在兩個方面:一是中國具有比較優勢的出口領域;二是中國沒有優勢的進口和技術知識領域。前者基本上是競爭性的,而後者是市場不完全起作用的,它們對兩國經濟福利和長期發展的影響是不同的。2018年9月6日下午舉行的商務部例行發布會上,有媒體提問時指出,美擬對華2000億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商務部明確回應將反制。9月9日,中方向世貿組織提出了貿易報復授權申請。2018年9月2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2018年12月1日晚,王毅[外交部部長]在會上說,中美兩國元首達成共識,停止相互加征新的關稅。

基本信息

產生背景

中美貿易爭端中美貿易爭端
中美貿易關係自從兩國建立貿易關係以來就在摩擦和曲折中發展。一年一度的最惠國待遇審議,與貿易有關或者無關的人權問題,正是中國“入世”前中美貿易關係特點的真實寫照。中國“入世”隨著兩國經貿關係的發展,貿易摩擦出現的頻率反倒有所增加,美國成為了與中國發生貿易摩擦最多、最激烈的國家。美國公司對海外競爭對手提出的傾銷指控中,有20%以上涉及中國。儘管龐大的美國市場和迅速崛起的中國市場,以及日益密切的經貿往來,使得這兩個國家相互之間存在巨大的經濟利益,但是如此激烈的貿易摩擦,不禁讓人擔心中美經貿關係的前景。美國貿易不是單純的經濟決策,而是經濟利益和政治現實的平衡。

詞語定義

中美貿易爭端中美貿易爭端
中美貿易爭端指在國際貿易中,中國與美國之間在進行貿易往來的過程中,在貿易平衡上所產生的影響,例如中國對美國的輪胎出口會影響到美國國內輪胎企業而導致兩國之間的矛盾發生。

中美貿易爭端一直不斷,2003年至2005年末,由美國單方面挑起的一系列貿易摩擦給中美貿易關係蒙上了濃重的陰影,貿易大戰似乎一觸即發,中美兩國進入了前所未有的貿易摩擦期。中美貿易摩擦作為中美經貿關係的一部分隨中美政治關係的發展和國際局勢的變幻而發生變化。2018年,特朗普政府不顧中方勸阻,執意發動貿易戰,掀起了又一輪的中美貿易爭端。

產生原因

貿易摩擦的經濟分析

中美貿易爭端中美貿易爭端
趙瑾曾提出,引起中美雙方貿易摩擦的原因和類型歸納為五種:因一方某些進口激增或者進口限制引起的微觀經濟摩擦;雙方貿易不平衡導致的巨觀經濟摩擦;與國際投資有關的投資摩擦;因雙方貿易制度不同引發的摩擦;因為技術性貿易壁壘引起的技術摩擦。實際上,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貿易摩擦在所難免。我國是發展中的大國,市場經濟制度還不完善,政治制度、文化傳統和美國都有很大的差異,出現一些貿易摩擦屬於正常現象。

中美建交特別是中國的“入世”促進了兩國經濟貿易往來,但長期存在於兩國貿易關係中的一些問題,例如匯率問題、貿易不平等問題等,並沒有得到有效解決。隨著兩國經濟融合進一步加深,雙方在制度方面還會發生很多的碰撞,產生各種問題。

近年來,隨著中美經貿關係的快速發展,雙邊貿易摩擦也呈現日益加劇的趨勢。貿易不平衡、紡織品特保、對華反傾銷等問題構成了中美貿易摩擦的主要內容。中美兩國經濟利益的爭奪、美國國內貿易保護主義的回流以及美國對中國的戰略遏制等是雙邊貿易摩擦日益增多的主要原因。貿易摩擦對中美經貿關係的發展帶來了較大的消極影響。

中美貿易摩擦主要是以微觀經濟摩擦為主,但還會擴大到其他領域。2003年的人民幣匯率問題已經是巨觀經濟摩擦,而且一直持續到現在。正如“入世”並沒有減少中美貿易摩擦一樣,“入市”也難以保證中國不會面臨或多或少限制。未來的中美貿易可能擴展到包括勞動標準、補貼、衛生檢驗標準、安全問題、貿易不平等、與投資和貿易有關的制度安排等多領域中。

貿易摩擦政治分析

中美貿易爭端中美貿易爭端
1、公平貿易取代自由貿易。美國在戰後到20世紀70年代這段時間的主調是自由貿易。70年代以後因為巨額貿易赤字等問題開始轉向公平貿易政策,其基本觀點是認為美國市場開放度遠遠高於別國。而最終美國從中增強了自己的競爭力,而且常常藉此來以經濟手段來制裁其他國家,這就導致別的國家不服,從而貿易摩擦就產生了。

2、偏重雙重標準和單邊標準主義。這種雙重標準和單邊主義行動,很容易招致其他國家的報復行動,貿易摩擦就在所難免了。

3、利益集團對貿易政策有重要影響。各種利益集團為了實現共同的目標和利益積極影響美國立法和其他政策決策,對直接或間接關係到其成員的公共關係決策施加影響。在美國的特有制度下,我們經常會看到,對於有利於美國的事情,美國政界睜隻眼閉隻眼,而對於不利於美國的事情,哪怕僅僅影響到了一小部分人的利益,也立刻會有反對的意見。

4、國會管理貿易。美國的憲法規定,國會有管理同外國貿易的商務契約,並制定和徵收關稅。美國的行政部門更具國際視野卻不能制定對外貿易政策,更注重本地區利益的議員卻可以對外貿易政策,因此貿易保護主義經常得到體現。

5、代言制度。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議員和政府官員往往是某種利益的代言人。在選舉的制度下,個人影響力和知名度對於前途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美國的政界人士不是本人擁有巨額的財產就是能得到他人的資助。官員當選後,資助的要求就可以得到體現,因此就很容易因為某些官員的一些利益而導致貿易摩擦!

處理對策

政府

中美貿易爭端中美貿易爭端
政府方面,應把握國際經濟環境的變化趨勢,及時調整經濟與貿易發展戰略,按照科學發展觀所要求的增長模式,在處理外需和內需的關係上,採取更加均衡的戰略。政府要積極參與國際談判,在貿易壁壘制定的標準和規則方面,中國要有一席之地。進一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在融入WTO多邊貿易體制和區域經濟一體化中,我們應加快制度的調整和創新,儘快建立符合WTO規則的、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以消除可能誘發國際貿易摩擦的制度因素。建立貿易摩擦預警機制,政府有關部門應實時跟蹤一些產品的出口貿易情況,防止可能爆發的貿易摩擦。

企業

中國加入WTO已經17年,中國企業應進一步熟悉WTO爭端的解決機制並熟練掌握WTO爭端解決機制規則,為抑制貿易戰、打贏貿易戰做好準備。具體而言,發生貿易爭端時,解決貿易爭端、平息貿易摩擦的辦法之一就是拿起世界貿易組織爭端機制這個武器,爭取以磋商方式解決爭端。而大力實施品牌戰略,提高企業競爭力,從提高產品檔次,形成產品的個性化競爭優勢入手,打造產品國際品牌,這是解決貿易摩擦的根本途徑。積極實施走出去的戰略,不僅可以使東道國對進口的保護措施失去原有的威力,而且還可以打開新的市場,將發生貿易摩擦的風險降至最低。

利益關係

利用利益關係解決貿易摩擦。當今世界,存在著一條公認的真理:沒有永恆的敵人,也沒有永恆的朋友,永恆的東西是利益。美國跨國公司加快了對華投資的發展,以利用中國廉價的智力資源勞力資源。對華經貿中的巨大的商業利益對美國一些行業和公司具有生死攸關的重要意義。這種日益發展的對華利益集團將是中國可充分利用的經濟資源和政治資源。

美國國會

美國當地時間7月11日,美國參議院以88:11的壓倒性票數通過了一項決議,約束特朗普的關稅權力。美國參議院以國家安全為由通過該項決議,呼籲特朗普加征關稅時應得到美國國會的批准。

中方措施

2018年7月16日,美國將中國訴諸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指稱中國政府針對美鋼鋁232措施實施的應對措施不符合世貿組織的有關規則。商務部條約法律司負責人指出,美鋼鋁232措施以“國家安全”為名,行貿易保護主義之實,這已成為世貿組織眾多成員的共識。美方措施是對多邊貿易規則的嚴重破壞,損害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貿組織成員的正當權益。中方已按世貿規則向美方提出補償磋商請求,但美方拒絕予以回應。中方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相關規定,不得不採取進一步行動,以平衡美鋼鋁232措施對中方造成的利益損失,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中方措施是維護國家利益和多邊貿易體制的必要舉措,是正當的,也是符合多邊貿易規則的。

2018年9月6日下午舉行的商務部例行發布會上,美國對華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徵稅徵詢公眾意見結束,儘管超過9成參與者持反對意見,但有訊息稱特朗普尋求在公眾意見徵詢期結束後繼續推進對華關稅措施,商務部明確回應將反制。

在美方公布擬對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關稅之後,中方已經於2018年8月3日公布了針對自美進口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的反制措施,商品清單已經公布。

2018年8月22-24日中美雙方就經貿問題在華盛頓舉行的副部級磋商結束後,雙方工作層仍在繼續保持接觸和溝通,就彼此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致力於解決中美經貿問題。

2018年9月21日,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將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中國訴美反傾銷措施世貿爭端案。9月9日,中方向世貿組織提出了貿易報復授權申請。在提交的檔案中,中方估計每年約有70.43億美元的商品受到了美國反傾銷措施的影響,中方要求實施等額報復,並表示將根據最新的數據每年更新。

自2018年9月24日起加征關稅稅率為10%,2019年1月1日起加征關稅稅率提高到25%。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日晚上10點30分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部長王毅就中美元首會晤舉行中外媒體吹風會。王毅在會上說,中美雙方就經貿問題進行的討論十分積極,富有建設性,兩國元首達成共識,停止相互加征新的關稅。

(中美)雙方工作團隊將根據兩國元首達成的原則共識,朝著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加緊磋商。

中方願意根據國內市場和人民的需要擴大進口,包括從美國購買適銷對路的商品,逐步緩解貿易不平衡的問題。

雙方都認為,這次會晤達成的原則共識意義重大,不僅有效阻止了經貿摩擦的進一步擴大,而且為雙方合作共贏開闢了新的前景;不僅有利於中美兩國各自的發展和人民的福祉,而且有利於世界經濟的穩定增長和各國的利益。

美方案例

中美貿易爭端中美貿易爭端
20世紀90年代,美國曾三次對中國進行“特別301調查”,分別是1991年、1994年和1996年。入世之後,2010年10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應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申請,將按照《美國貿易法》第301條款,對中國政府所制定的一系列新能源政策和措施展開調查。這是美國自中國加入WTO以來首次動用“301條款”對其他經濟體貿易行為進行調查,最終中國與美國在WTO爭端解決機制項下進行磋商,同意修改《風力發電設備產業化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中涉嫌禁止性補貼的內容。

2009年,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申請,對中國產乘用車輪胎髮起特保調查。隨後,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以中國輪胎擾亂美國市場為由,建議美國在現行進口關稅的基礎上,對中國輸美乘用車與輕型卡車輪胎連續三年分別加征55%、45%和35%的從價特別關稅。

2011年10月3日,美國參議院不顧中方堅決反對,以79比19的投票結果,程式性通過了“2011年貨幣匯率監督改革法案”立項預案。此案以所謂“貨幣失衡”為藉口,將匯率問題進一步升級,採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嚴重違背世貿組織規則。

2012年9月底,歐巴馬簽署了22年來第一個禁止外國投資的總統命令,否決三一重工的關聯公司在美國的風電投資。

2012年10月8日,美國眾議院發布調查報告,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國兩家通信設備製造商華為和中興進入美國系統設備領域。

2012年10月10日,美國商務部終裁判定,中國向美國出口的晶體矽光伏電池及組件存在傾銷和補貼行為。

2012年10月13日,美國太陽能公司Solyndra向中國最大的三家光伏製造企業尚德、英利和天合提起“反壟斷”訴訟。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對進口大型洗衣機和光伏產品分別採取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並分別徵收最高稅率達30%和50%的關稅”。

2018年2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對進口中國的鑄鐵污水管道配件徵收109.95%的反傾銷關稅”。

2018年2月27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對中國鋁箔產品廠商徵收48.64%至106.09%的反傾銷稅,以及17.14%至80.97%的反補貼稅”。

2018年3月9日,特朗普正式簽署關稅法令,“對進口鋼鐵和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

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因智慧財產權侵權問題對中國商品徵收500億美元關稅,並實施投資限制”。

2018年4月4日,美國政府發布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將對我輸美的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美方這一措施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嚴重侵犯我國合法權益,威脅我國家發展利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相關規定,經國務院批准,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征25%的關稅。實施日期將視美國政府對我商品加征關稅實施情況,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另行公布。

2018年4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據“301調查”,額外對1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這一做法嚴重違反國際貿易規則。

2018年4月17日,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宣布,對產自中國的鋼製輪轂產品發起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即“雙反”調查);美商務部還初裁從中國進口的通用鋁合金板存在補貼行為。

2018年5月29日,美國白宮宣布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含有“重要工業技術”的500億美元商品徵收25%的關稅。其中包括與“中國製造2025”計畫相關的商品。最終的進口商品清單將於2018年6月15日公布,並很快對這些進口產品徵收關稅。

2018年6月15日,美國政府發布了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將對從中國進口的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其中對約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加征關稅措施,同時對約16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開始徵求公眾意見。

2018年7月6日00:01(台北時間6日12:01),美國開始對第一批清單上818個類別、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作為反擊,中國也於同日對同等規模的美國產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

2018年7月10日,美國政府公布進一步對華加征關稅清單,擬對約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10%的關稅,其中包括海產品、農產品、水果、日用品等項目。這一輪關稅措施將經公眾評論,並在8月20日至23日舉行聽證會。美國政府將在8月30日公共評論結束後決定下一步行動。

2018年8月2日,美國貿易代表聲明稱擬將加徵稅率由10%提高至25%。

2018年8月8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公布第二批對價值16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清單,8月23日起生效。最終清單包含了2018年6月15日公布的284個關稅項目中的279個,包括機車、蒸汽輪機等產品,將徵收25%關稅。

2018年8月23日,美國在301調查項下對自中國進口的160億美元產品加征25%關稅。

2019年2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他將推遲3月1日上調中國輸美商品關稅的計畫。

中方案例

2011年12月14日,中國商務部發布公告稱,將對原產於美國的排氣量在2.5升以上的進口小轎車和越野車徵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實施期限2年,自2011年12月15日起到2013年12月14日止。

2017年8月30日發布公告,決定對原產於美國、歐盟和新加坡的進口鹵化丁基橡膠進行反傾銷立案調查。該產品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40023910和40023990稅號。

2018年3月23日,中國商務部發布了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並徵求公眾意見,擬對自美進口部分產品加征關稅,以平衡因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給中方利益造成的損失。其中計畫對價值30億美元的美國產水果、豬肉、葡萄酒、無縫鋼管和另外100多種商品徵收關稅。

2018年4月2日起,中國對原產於美國的7類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義務,在現行適用關稅稅率基礎上加征關稅。

2018年4月4日,商務部發布2018年第34號公告,將對原產於美國的大豆等農產品、汽車、化工品、飛機等進口商品對等採取加征關稅措施,稅率為25%,涉及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金額約500億美元。

2018年4月17日,商務部發布2018年第38號公告,公布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反傾銷調查的初步裁定。商務部裁定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存在傾銷,國內高粱產業受到了實質損害,且傾銷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並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實施臨時反傾銷措施。根據裁定,自2018年4月18日起,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時,應依據裁定所確定的各公司保證金比率(178.6%)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提供相應的保證金。該產品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10079000項下。初裁後,商務部將繼續對本案進行調查並作出最終裁定。商務部將按照中國相關法律、法規和世貿組織規則保障各利害關係方的正當程式權利。

2018年4月19日,商務部發布2018年第39號公告,公布對原產於美國、歐盟和新加坡的進口鹵化丁基橡膠(也稱鹵代丁基橡膠)反傾銷調查的初裁裁定。

2018年4月20日起,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產於美國、歐盟和新加坡的鹵化丁基橡膠時,應依據裁定所確定的各公司傾銷幅度(26.0%-66.5%)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提供相應的保證金。

2018年4月20日,商務部公告2018年第37號 ,關於原產於美國、加拿大和巴西的進口漿粕反傾銷措施再調查裁定的公告:調查機關裁定,在原審調查期內,原產於美國、加拿大和巴西進口漿粕的傾銷行為導致中國國內漿粕產業受到實質損害,傾銷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調查機關決定,繼續按照商務部2014年第18號公告內容實施反傾銷措施。

2018年5月18日,商務部公告2018年第44號,關於終止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反傾銷反補貼的公告:調查機關發現近期國內豬肉價格持續下降,許多養殖戶生計面臨困難,在此情況下,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採取反傾銷反補貼措施不符合公共利益。終止原產於美國的進口高粱反傾銷反補貼。

2018年5月29日,針對美國白宮發布的聲明,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迅速回應表示,我們對白宮發布的策略性聲明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這顯然有悖於不久前中美雙方在華盛頓達成的共識。無論美方出台什麼舉措,中方都有信心、有能力、有經驗捍衛中國人民利益和國家核心利益。中方敦促美方按照聯合聲明精神相向而行。

2018年6月15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等法律法規和國際法基本原則,經國務院批准,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公告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659項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25%的關稅,其中對農產品、汽車、水產品等545項約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加征關稅,對其餘商品加征關稅的實施時間另行公告。

2018年6月19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國白宮2018年6月18日聲明發表談話,發言人說,美方在推出500億美元徵稅清單之後,又變本加厲,威脅將制定2000億美元徵稅清單。這種極限施壓和訛詐的做法,背離雙方多次磋商共識,也令國際社會十分失望。如果美方失去理性、出台清單,中方將不得不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做出強有力反制。

2018年7月6日12:01,中國對美部分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措施正式實施。

2018年8月3日,針對美方措施,中方被迫採取反制措施。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等法律法規和國際法基本原則,經國務院批准,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5207個稅目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20%、10%、5%不等的關稅。如果美方一意孤行,將其加征關稅措施付諸實施,中方將即行實施上述加征關稅措施。

2018年8月8日,中國為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多邊貿易體制,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決定對160億美元自美進口產品加征25%的關稅,並與美方同步實施。

2018年8月23日,中國在世貿組織起訴美國301調查項下對華160億美元輸美產品實施的徵稅措施。 同時自本日12時01分起正式對約160億美元自美進口產品加征25%的關稅。

2018年9月18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方決定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發表談話,發言人指出,美方不顧國際國內絕大多數意見反對,宣布自9月24日起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的關稅,進而還要採取其他關稅升級措施。對此我們深表遺憾。為了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全球自由貿易秩序,中方將不得不同步進行反制,美方執意加征關稅,給雙方磋商帶來了新的不確定性。希望美方認識到這種行為可能引發的不良後果,並採取令人信服的手段及時加以糾正。

經貿磋商

2018年5月3日至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總統特使、財政部長姆努欽率領的美方代表團就共同關心的中美經貿問題進行了坦誠、高效、富有建設性的討論。雙方均認為發展健康穩定的中美經貿關係對兩國十分重要,致力於通過對話磋商解決有關經貿問題。雙方就擴大美對華出口、雙邊服務貿易、雙向投資、保護智慧財產權、解決關稅和非關稅措施等問題充分交換了意見,在有些領域達成了一些共識。雙方認識到,在一些問題上還存在較大分歧,需要繼續加緊工作,取得更多進展。雙方同意繼續就有關問題保持密切溝通,並建立相應工作機制。

2018年5月30日下午,美方經貿磋商工作團隊已抵達北京。美方50餘人的團隊將與中方團隊就具體落實中美雙方聯合聲明共識展開磋商。

2018年6月2日至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帶領中方團隊與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帶領的美方團隊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就兩國經貿問題進行了磋商。雙方就落實兩國在華盛頓的共識,在農業、能源等多個領域進行了良好溝通,取得了積極的、具體的進展,相關細節有待雙方最終確認。

中方的態度是始終一貫的。為了滿足人民民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滿足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中國願意從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增加進口,這對兩國人民和全世界都有益處。改革開放和擴大內需是中國的國家戰略,我們的既定節奏不會變。

中美之間達成的成果,都應基於雙方相向而行、不打貿易戰這一前提。如果美方出台包括加征關稅在內的貿易制裁措施,雙方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不會生效。

2018年8月22日至23日,應美方邀請,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率中方代表團在華盛頓與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率領的美方代表團就雙方關注的經貿問題進行了磋商。

2018年12月1日,“習特會過後,中美同意關稅戰休兵”,路透社以此為題報導稱,中美兩國1日同意在激烈的貿易戰中停火,包括明年1月1日起不會調高關稅。白宮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特朗普維持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10%的關稅,明年初稅率不會提高到25%。白宮稱,“中國將同意從美國採購非常大量的農業、能源、工業和其他產品,以降低兩國之間的貿易失衡,但購買數額待定”。

2018年12月19日,中美舉行經貿問題副部級通話,就雙方關心的問題進行溝通。

2019年
2019年1月4日上午,中美雙方舉行副部級通話,確認美國副貿易代表格里什於1月7日至8日率領美方工作組訪華,與中方工作組就落實兩國元首阿根廷會晤重要共識進行積極和建設性討論。 1月30日至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帶領中方團隊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帶領的美方團隊在華盛頓舉行經貿磋商。雙方在兩國元首阿根廷會晤達成的重要共識指引下,討論了貿易平衡、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實施機制以及中方關切問題。雙方牽頭人重點就其中的貿易平衡、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保護、實施機制等共同關心的議題以及中方關切問題進行了坦誠、具體、建設性的討論,取得重要階段性進展。雙方還明確了下一步磋商的時間表和路線圖。

2019年2月9日訊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將於2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舉行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雙方將在不久前華盛頓磋商基礎上,就共同關注問題進一步深入討論。美方工作團隊將於2月11日提前抵京。

2019年2月14~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北京舉行第六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

雙方認真落實兩國元首阿根廷會晤共識,對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貿易平衡、實施機制等共同關注的議題以及中方關切問題進行了深入交流。雙方就主要問題達成原則共識,並就雙邊經貿問題諒解備忘錄進行了具體磋商。雙方表示,將根據兩國元首確定的磋商期限抓緊工作,努力達成一致。

2019年2月21日至24日,習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華盛頓舉行第七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雙方進一步落實兩國元首阿根廷會晤達成的重要共識,圍繞協定文本開展談判,在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以及匯率等方面的具體問題上取得實質性進展。在此基礎上,雙方將按照兩國元首指示做好下一步工作。

2019年3月28日至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北京共同主持第八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雙方討論了協定有關文本,並取得新的進展。

劉鶴副總理將於2019年4月初應邀訪美,在華盛頓舉行第九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

2019年4月3日至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華盛頓共同主持第九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雙方討論了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保護、非關稅措施、服務業、農業、貿易平衡、實施機制等協定文本,取得新的進展。雙方決定就遺留的問題通過各種有效方式進一步磋商。

爭端影響

2018年3月23日,A股兩市遭到重創,三大股指暴跌均超3%,逾3000隻股下跌。下午開盤,股指延續跌勢。 從3月底至8月上旬,上證指數跌了約500點,跌幅約15%。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