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癌症村地圖

中國癌症村地圖

2009年4月,《鳳凰周刊》以《中國百處致癌危地》作為封面故事,講述了我國百處致癌危地。同年,華中師範大學地理系學生孫月飛在題為《中國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的論文中指出——“據資料顯示,有197個癌症村記錄了村名或得已確認,有2處分別描述為10多個村莊和20多個村莊,還有9處區域不能確認癌症村數量,這樣,中國癌症村的數量應該超過247個,涵蓋中國大陸的27個省份。2013年2月,一份基於調查材料由公益人士製作的“中國癌症村地圖”正在網際網路上被關注,村子數量被認為超過200個。

基本信息

背景介紹

我國每年新發癌症病例200萬人。因癌症(cancer)死亡人數為140萬;我國居民每死亡5人中,即有1人死於癌症;在全國不少大城市,惡性腫瘤已經超越心腦血管疾病,成為第一死亡原因。

中國癌症村地圖

儘管如此,絕大多數的人是通過或言傳或書籍等途徑聽聞“癌症”二字的,而在同一片天空下卻有那么一群人零距離地感受“癌症”威懾的,因為他們生活在癌症村。

近些年以來,“癌症村”這一詞頻繁出現於各大媒體的報導中。2009年4月,《鳳凰周刊》以《中國百處致癌危地》作為封面故事,講述了我國百處致癌危地。同年,華中師範大學地理系學生孫月飛在題為《中國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的論文中指出——“據資料顯示,有197個癌症村記錄了村名或得已確認,有2處分別描述為10多個村莊和20多個村莊,還有9處區域不能確認癌症村數量。這樣,中國癌症村的數量應該超過247個,涵蓋中國大陸的27個省份。

由於各種眾所周知的原因,在地方GDP與環境污染博弈的進程中,可預測的“癌症村”遠不止這個數目。但是,僅《鳳凰周刊》中《中國“癌症村”地圖》一文展示的我國現已浮出水面的“癌症村”已經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名單介紹

中國江蘇省揚州市大儀鎮杭集村

杭集村位於江蘇省揚州市大儀鎮,有932戶、3058人。近年癌症患者特別多,主要病種是食道癌、肝癌,全村大約有20多人。據調查稱是有居民家的井水,高錳酸鹽指數和氨氮指數超標。

中國江蘇省鹽城市 阜寧縣古河鎮洋橋村

因為靠近一家農藥廠、兩家化工廠,該村於2001-2004年有20多人死於癌症(以肺癌、食道癌為主)。因空氣和水污染,村民睡覺時以濕毛巾捂口鼻,鴨子不在水邊而在豬圈裡放養。鹽城市阜寧縣楊集鎮東進村

北京地區癌症分布圖 北京地區癌症分布圖

受巨龍化工廠嚴重污染,2001—2006年5年間死於癌症(以食道癌、肺癌為主)的村民近100人,村民每天吃護肝片。化工廠曾被村民起訴,只開出每人70塊錢的補助條件。

中國江蘇省鹽城市鹽都區龍岡鎮新崗村

據當地村民介紹,新崗村初步調查有57個癌症患者,死亡年齡都在50歲到60歲之間。

中國江蘇省無錫市廣益鎮廣豐村

村子被液化氣公司、化工廠包圍,1999至2003年間患癌死亡24人,超過該村總死亡人數1/3。毒氣、粉末鋪滿小巷,村口怪味甚至熏跑前來拜年的親戚。

中國江蘇省鎮江市 丹徒區(高橋鎮高橋村、黃墟鎮土門村等)

因水系污染,僅在區醫院收治的惡性腫瘤病人從1997年起呈顯著上升趨勢,71%是來自本區經濟比較發達的東南部鄉鎮。

中國江蘇省鹽城、無錫、鎮江登上“中國癌症村地圖”

當地均稱該調查引用報導不實

前不久,山東濰坊企業往深層地下排污的訊息曝光後,公眾對地下水現狀極度憂慮。一張由公益人士製作的“中國癌症村”的地圖在網路上散播後被瘋傳,該地圖羅列的癌症村數量超過200個,江蘇鹽城、無錫、鎮江三地有5個村“榜上有名”,當地政府在得知這一訊息後,紛紛否認並表示“地圖”中所指地區的情況都已是過去時。

鹽城:化工廠早已搬走

“中國癌症村地圖”曝光的鹽城3個“癌症村”均緣於媒體報導:2009年《中國青年報》報導了鹽都區龍岡鎮新崗村在七八年間,初步調查有57個癌症患者,死亡年齡在50歲至60歲。2008年《中國經營報》曾刊文稱,受巨龍化工廠污染影響,2001年到2006年死於癌症的村民近100人,村民每天吃護肝片。2004年《江南時報》曾報導, 阜寧古河鎮洋橋村因靠近一家農藥廠、兩家化工廠,該村於2001至2004年有20多人死於癌症。

對此,鹽城疾控中心慢性非傳染病科科長劉榮海說:“通過近幾年來對鹽城所涉及的‘癌症村’及周邊人群的檢測,數據顯示屬正常值。”劉榮海稱,“癌症村”的監測基數須在10萬人以上,才能判斷出是高發還是低發。“報載的數據是哪裡來的?為何不通過衛生部進行對外公布?”他認為沒有科學依據。阜寧官方證實,楊集鎮東進村、古河鎮洋橋村所駐的化工廠也已不復存在了。

“2009年之前,新崗村的確患癌症的病人較多。”新崗村衛生服務站的許兆喜醫師表示,但近幾年只有7人患了癌症,50歲左右的有2人,60歲左右的有3人,70歲以上的有2人,患的是不同癌症。

無錫鎮江:報導不實

無錫崇安區廣益鎮廣豐村因“村子被液化氣公司、化工廠包圍,1999至2003年間患癌死亡24人,超過該村總死亡人數1/3”的也登上“中國癌症村地圖”。

“2003年媒體報導時就引起政府部門的高度關注,當地疾控中心組成8個調查組進駐,調查結果顯示,廣豐村惡性腫瘤發病率僅為279.37/10萬,低於市、區惡性腫瘤發病水平,與鄰近7個村對比無明顯變化。”無錫市委宣傳部回應稱,2004年9月,衛生部曾發文“衛生部疾控司關於對一些地方出現‘癌症村’現象開展調查的函”,已委託省疾控調查,調查結果與區疾控調查相符。有關媒體關於廣豐村“癌症村”的報導與事實不符。

而鎮江市丹徒高橋鎮高橋村、黃墟鎮土門村等也被納入“癌症村”地圖之上,有關媒體稱當地因水系污染,僅在區醫院收治的惡性腫瘤病人從1997年起呈顯著上升趨勢,71%是來自本區經濟比較發達的東南部鄉鎮。但高橋鎮政府對癌症村的提法並不認同,稱相關報導不實。

高橋鎮政府宣傳部門否認做過相關統計,該部門表示對癌症村這一說法提出了質疑,高橋人口流動性大,很多青壯年外出務工,中老年人獨居島上,老年人發病率本來就高,而人口基數小又放大了這一現象。“這裡還是‘長壽島’呢——高橋鎮百歲以上老人就有6位。”

該部門工作人員表示,丹徒化纖廠“確實有一定污染”,2009年耗資3000多萬元對污水處理系統進行改造。而且因為產品行情不好,該廠在1年多前就已停業。另外,有關方面多次抽查島上自來水,“化驗結果都達標”。

南昌市新建縣望城鎮璜溪墾殖場

中國癌症村地圖 中國癌症村地圖

從化工廠里外漏的污水流進水稻田,將田裡的水稻苗全部染黑。2004年,80戶人家近20人患癌,以喉癌、肺癌為主。

玉山縣岩瑞鎮關山橋村

村子附近的6個石灰窯常年外噴灰粉末、煤煙,導致關山橋村100多畝糧田減產,即使在下雨天,菜葉上也一層白灰。60餘戶的小組有10多人死於癌症。

餘干縣新生鄉柏葉房村

飲用水含汞量超標3倍以上,10多年來奪去45條生命,另有20多人因此痴呆變殘,是全國有名的“癌症村”。

簡陽市簡城鎮民旺村

因化工廠未經任何處理的工業、生活廢水大量流入沱江,導致水中亞硝氨的含量超過國家規定排放的30倍,原是遠近聞名的“長壽村”,每年平均有5人死於癌症。

德陽什邡市雙盛鎮亭江村

該村躲過了地震卻難逃污染,至2008年,癌症致死者達50-60人。該村在汶川地震中的抗震救災英雄少年楊佳,其母於2005年因患口腔癌而喝下農藥自盡。

沈丘縣周營鄉(黃孟營村等21個村莊)

中國癌症分布圖 中國癌症分布圖

沈丘黃孟營村14年(1990-2004)間因癌死亡逾百人,占死亡總人數近半。癌症源於沙潁河上游工業、生活污水任意排放所造成的嚴重水污染。沈丘全縣21個鄉鎮全部被污染,村民只得賒賬買純淨水。

濬縣北老觀嘴村

上世紀80年代起迅速成長的小造紙廠所排工業廢水,導致數百公里長衛河污水墨汁一般,4年多79人死於癌症。

長垣縣常村鎮前孫東村

嚴重的水體污染導致5年內數十人死於癌症,河中魚蝦絕跡,河水無法灌溉農田。

韶關源縣新江鎮(上壩村等5個村莊)

礦山開採產生的大量廢水流入上壩村、小鎮村,曾為“魚米之鄉”的小村,耕地變成了棕紅色。至報導時,該村皮膚病、肝病、癌症患者越來越多,鴨子下水後,最快四五個小時就會死掉,最慢三四天也會死掉。

襄陽 市朱集鎮翟灣村

3年內3000人的村莊裡100多人死於癌症,其中大多是30到50歲的青壯年勞力。村民認為這些是因為流經村旁的那條他們賴以生存的小河受到了嚴重污染。

涉縣(固新村等至少6、7個村莊)

這些縣沿太行山南麓、漳河水系分布,自20世紀70年代初期開始,轄內癌症患癌者明顯增多。上世紀80年代的統計數字顯示,這一地域的食管癌、胃癌發病率為全國平均發病率的20多倍。

磁河兩岸諸多村莊(西南留村等8個村莊)

磁河兩岸的8個自然村,因污水滲漏,近兩萬多村民的生活用水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有些地區地下水已有臭味。有的村患癌死亡人數占死亡人數近半。

唐山市遷西縣吳莊村

不足700人的小村陸續發現10位癌症患者,這10戶人家比鄰而居,兩戶之間最遠的直線距離不超過100米。原因疑為煉鐵廠污染。

淮北市杜集區石台鎮劉莊

著名的“癌症村”。有66人死於癌症,當地的水“黃得像牛尿”,被稱為“致命水”。

益陽市南縣廠窖鎮全固村

水質出現問題,井裡壓出來的水竟然可以用打火機點燃。是當年日軍投彈地點,數十年寸草不生,被疑是毒氣彈在作孽。

樂東黎族自治縣鶯歌海新村

鶯歌海新村10年內118人因癌死亡,引起省衛生廳和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高度重視。

該村的肺癌死亡率是全國肺癌高發地區的9倍。當地村民使用的生活飲用水已經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

華縣瓜坡鎮龍嶺村

1974年以來,該村民小組共死亡58人,死於癌症的29人,死於肺心病、腦血管病的2人,僅1人屬於自然死亡。中國地質科學研究院林景星等專家根據環保志願人士採回的樣本,得出驚人發現:該村的土壤、所產麵粉和蔬菜均受到劇毒元素的污染。

商洛市賀嘴頭村

從1991年到2003年的12年間,全村共有46人得癌症死亡,高峰期幾乎一月一個。在1991年各個工廠未建之前,全村兩三年才有一兩個得癌症的。

蕭山區南陽鎮(塢里村、赭山街村)

死於癌症的人數占了村里死亡人口的80%。26家化工廠的日污水排放量保守估計在2000噸以上。

肥城市肖家店村

2006年,該鎮死亡90多人,三分之一是因為癌症。死者平均年齡48.2歲,年齡最小的僅4歲。專門負責記錄死者名單的王醫生稱,這些癌症都經過縣以上醫院核實,如此多的癌症患者,肯定與水污染有關。

包頭打拉亥

經醫院確診,癌症死亡率為70.9%。公開資料顯示,該地區地下水溶解性固體、硫酸鹽、總硬度、氯化物依次超標3.8、9.9、4.9、0.8倍,屬於劣五類水。調查發現,癌症源於包頭鋼鐵放射性毒水污染。尾礦壩水泄漏,還令周圍村子土地種不出莊稼。10餘年間77人死於癌症。

宣威市來賓鎮虎頭村

上世紀70年代起,肺癌發病率高達6.5%,是世界平均發病率的近1000倍。

天津市西堤頭鎮西堤頭村和劉快莊村

5年間200多人患癌,從曾經的“魚米之鄉”淪為恐怖的“癌症村”。據調查,村子四周近百家大小化工企業晝夜生產,黑煙污水隨意排放,臭氣噪聲處處瀰漫。

重慶市梁平縣碧山鎮黃橋村

這裡的村民過年時以鍾馗像驅“病魔”。從2003年起,500多村民中就有近20人相繼死於癌症,可病因無人能知。

台中縣大肚鄉王田村

至2007年底,該村一處電信基地台設立約5年,其間有上百村民罹患癌症,患病者更多,居民恐慌到極點。有村民質疑是基地台的電磁波,讓該村成為“癌症村 ”。

存在根源

我國一些河流、湖泊、近海水域及野生動物和人體中已檢測出多種化學物質,有毒有害化學物質造成多起急性水、大氣突發環境事件,多個地方出現飲用水危機,個別地區甚至出現“癌症村”等嚴重的健康和社會問題。同時,危險化學品滲漏引發的場地污染問題日益嚴重,污染面積和影響範圍不斷擴大。

在多種污染源作用下,我國淺層地下水污染嚴重且污染速度快。2011年,全國200個城市地下水質監測中,“較差—極差”水質比例為55%,並且與一年比,15.2%的監測點水質在變差。

根據國土資源部十年的調查,197萬平方公里的平原區,淺層地下水已不能飲用的面積達六成。

地下水形勢已刻不容緩。按環保部等部門制定的規劃,到2020年,對典型地下水污染源實現全面監控。

農村水井主要抽取淺層地下水,而地表水可直接滲入淺層,受污染侵害最為嚴重。根據2001-2002年國土資源部第二輪地下水資源調查,淺層地下水Ⅰ類和Ⅱ類水質分布僅為4.98%,已不能飲用的Ⅳ、Ⅴ類面積高達59.49%。

2012年7月,趙亮在河北霸州調查時,很多村民把污染源指向當地的一些軋鋼廠。許多年來,城鎮、城郊和農村的一些工業企業用滲坑、滲井和縫隙排放廢水,對地下水的污染非常嚴重。

污染原因

在法學界看來,環境污染健康損害侵權訴訟與普通的民事訴訟不同,涉及對科學技術和醫學發展的認知,污染與健康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難以確定。

至今還沒有權威的專門的環境醫學研究機構可以擔當起污染損害健康的認定工作。

北京大學醫學部公共衛生學院曾被寄予厚望,但教授潘小川說,受科學技術和醫學發展的限制,一些污染和傷害之間的因果聯繫無法揭示。

此外,醫學上往往只能確定污染是一個人致癌的原因之一,而中國現時審判規則講究的是單一性、唯一性,缺乏國外法庭對因果關係判定的靈活把握,一些顯而易見的污染受害者由此輸掉官司。

法學界一直指責中國針對污染損害賠償的現行法律不是滯後就是空白,造成了排污企業推諉,當地環保部門不作為,受害者卻無可奈何的維權困局。

相關資料

現代醫學研究表明,人體具有以免疫系統、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為主的人體自愈系統,人類生命就是靠這種自然自愈力,才得以在千變萬化的大自然中得以生存和繁衍。

當人體的這種自然自愈力下降時,就出現了疾病和衰老,所以增加人體自然自愈力是修復疾病的關鍵。 負離子對人體的醫療保健作用及環保作用,在我國科技界或醫學界早有驗證,其中代表我國科研技術頂尖水平的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和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環境衛生與衛生工程研究所早在80年代,就通過大量的研究實驗證明了負離子對人體的醫療保健作用,在生物體內,脂質的電子被搶奪,會氧化成老年斑;蛋白質的電子被搶奪,細胞功能將失常;基因的電子被搶奪,就會得癌症。 在生物體內,這種搶奪電子的物質被稱為“自由基”,從量子醫學層次講,電子被搶奪是萬病之源。 空氣負離子的醫療保健原理主要是因為負離子具有抗氧化(還原性)防衰老的突出作用,從而實現抗氧化防衰老,消減自由基的作用。活性高、粒徑小的生態級負離子對治療癌症有很好的療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