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猶豫

不要猶豫

《不要猶豫》是白浩民執導的電視劇,由洪恩熙、金男珍、金多仁、鄭成雲等主演。這是一部因再婚家庭成為姐妹的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之間發生的愛情故事。任何人都不不可能去選擇自己的父母或子女,在家庭這個名義下組成的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比什麼東西都牢固,誰都不能因為不願意而斷絕家庭這根弦,也不是誰願意就可以成為家人。有這樣一句話,在人生的路上在你身邊呆得時間最長也把你送到最遠的人就是家人,《不要猶豫》會告訴觀眾家人是我們不能放棄的,也是需要我們去愛的的道理。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海報 海報

在飯店點心坊工作的秀賢原本要與剛通過檢察官考試的民英結婚,卻遭到民英母親極力反對,秀賢心痛分手後意外得知民英急性肝硬化需要有人捐肝,此時,民英母親假借同意兩人結婚的理由慫恿秀賢救民英,民英因此康復,但秀賢卻昏迷不醒,民英的母親瞞著一切,把民英帶到美國。3年後,民英和善雅帶著3歲的兒子歸國回到首爾。醒來的秀賢已不記得所發生一切,重回飯店點心坊與韓泰宇再度相逢,秀賢、泰宇、民英的命運與愛戀再度糾葛。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李秀賢洪恩熙
韓康弼金南鎮
朴敏貞金多仁
崔寶國鄭成雲

職員表 

導演白浩民
編劇李洪具

分集劇情

海報 海報

第1集

從飛機上下來的敏貞給家裡打電話,英美接到電話後,對敏貞突然回國感到慌張,秀賢聽到消費者使用了自己部門開發的化妝品後集體得皮膚炎,並準備提出訴訟的事情後,決定親自拜訪消費者。

江畢謊稱去中國出差,之後在工作室做音樂,這時接到公司里發生事故的電話,於是比計畫提前回到公司。敏貞回到家後看著依舊沒有改變的氣氛,內心感到鬱悶。秀賢沒有接到江畢回國的聯絡電話,於是按照預定回國的日期逕自來到機場。

第2集

秀賢告訴英美為了與江畢的婚禮,讓敏貞和東赫搬出家,英美聽後吃驚得說不出話來,英美告訴勇台想讓敏貞和東赫搬出去住,但勇台表示舉行婚禮之前一家人要住在一起。

勇台告訴英美再婚家庭並不丟人,要全家人住在一起。韓會長告訴希貞一個月之內舉行江畢的訂婚儀式,秀賢再次讓英美幫助自己。

第3集

韓會長把秀賢招待到家裡,告訴她只有兩個人時候就叫自己爸爸,並安慰她多容忍江畢的脾氣。

勇台讓敏貞在家裡辦父親的祭祀,敏貞表示不用,勇台說祭祀結束之前不會有人回家,自己也會說服英美。韓會長在家裡招待完秀賢后,令江畢抓緊安排雙方父母見面。

第4集

秀賢把祭祀桌掀翻,大聲地表示絕對不能在這裡辦祭祀。東赫憤怒地說事先已經徵得過爸爸和爺爺的同意,要求秀賢跪在地上道歉。英美打東赫的耳光,敏貞把憤怒的東赫拉了出去。

英美對秀賢道歉,但秀賢生氣地回自己的房間。敏貞看著只護著秀賢的英美,生氣地問她搞砸爸爸祭祀的事情是不是一點都不重要,為什麼每次只是想安靜地去解決問題。畢植決定把敏貞介紹給江畢。

第5集

江畢看到敏貞後非常吃驚,畢植告訴他工作比個人的感情重要,先面試一下敏貞。敏貞感到氣氛怪異,表示不會親自給基哲唱歌。

秀賢告訴勇台和英美江畢會來看望他們,並表示江畢的家庭是保守的家庭,所以沒有告訴自己家是再婚家庭的事情。勇台表示這不是能隱藏的事情,但秀賢表示自己不能放棄江畢,如果不能嫁給他就等於自己死亡。英美偷偷安慰秀賢不用擔心。

第6集

英美從基哲那裡聽到自己的前夫亨哲也許還活著的話後大受打擊,基哲告訴英美寄來照片的人說下次遠征的時候會再打聽確切的事實。

英美回想起以前與亨哲在一起時的不幸的記憶,內心隱隱感到不安,畢植勸江畢考慮重新面試一下敏貞,江畢把敏貞叫回來,但敏貞剛一唱歌,他就把音樂關掉。

第7集

敏貞以多要契約金的方式決定和江畢合作。秀賢把江畢要來家裡拜訪的事情告訴英美,並囑咐她一定不要讓東赫和敏貞看到江畢。

蘇熙貞與秀賢見面,告訴她自己已經選好另外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兒當兒媳婦,叫秀賢放棄與江畢的婚姻。秀賢跪在地上求她,發誓自己會努力當好兒媳婦,但蘇熙貞表示不想讓江畢與秀賢這樣厲害的女人生活一輩子。

第8集

江畢拚命追著小偷,但結果還是被跑掉。敏貞和江畢在警察局裡說明當時的情況,正巧秀賢打來電話。江畢沒有接秀賢的電話,秀賢對此感到惱火。

秀賢帶著江畢來到家裡,按照事先約定,敏貞和東赫沒有在家裡,英美從秀賢盯著全家照的眼神中似乎明白了什麼。

第9集

秀賢在江畢進來之前把全家照藏了起來,秀賢的家人對江畢感到滿意。和敏貞在一起的東赫知道因為江畢來到家裡,所以敏貞把自己帶出來的事情,對家人感到失望。

敏貞好不容易哄好東赫,江畢也回到自己的家裡。蘇熙貞告訴韓會長即使秀賢再努力地討好,也能看出她眼中的貪婪。韓會長說自己也知道,但就因為這樣自己才更加滿意秀賢。

第10集

美貞把秀賢叫了出來,告訴她娜拉化妝品想進軍中國的話,不能沒有金元集團的支持,讓秀賢不要望著江畢這棵高樹。秀賢自信地表示自己除了沒有強硬的家庭背景之外,沒有什麼不足的地方。生氣地美貞要摑秀賢的耳光,但被秀賢一把擋住。但突然聽到外面手機響的聲音,秀賢一把放開美貞的手,任美貞打自己。這時韓會長推門而進撞見了這一幕。

第11集

英美在醫院裡確認了亨哲還活著的事情後大受衝擊。基哲告訴英美亨哲之前一直隱藏身份在喜瑪拉雅生活並深受重傷,對亨哲隱瞞自己活在世界的事情感到詫異。

蘇熙貞問秀賢準備婚禮的情況,秀賢坦露還有很多沒有準備好,蘇熙貞讓秀賢把一切交給自己,秀賢表示聽從她的意思。

第12集

英美聽到亨哲病危的訊息,猶豫著不知去不去。英美趁勇台睡著來到醫院,勇台知道英美獨自出去的事情,擔心得一夜未合眼。

亨哲度過危險,基哲感激地表示這一切都是因為英美。

第13集

英美告訴勇台自己一個好朋友住院,需要每天去一次醫院照料。江畢聽到自己作曲的電影音樂遭到導演不滿的事情。

被關在電梯裡的江畢和敏貞出來後興奮地吃起炸醬麵,英美想起躺在醫院的亨哲,忍不住難過起來。 東赫和英雅偶然約會,分手時英雅突然親吻東赫,令他大吃一驚。

第14集

勇台對英美說等秀賢結婚後,帶著父親和丈母娘一同去歐洲旅行,英美欣然答應。秀賢問敏貞什麼時候搬出去獨立生活,敏貞反問她在同一個屋檐下住了十年,秀賢為什麼仍把自己當作眼中釘。

第15集

韓會長催促江畢趕快舉行婚禮。英美聽到亨哲醒來的訊息,感到一陣眩暈的她走出外面。韓會長對勇台一家人感到滿意,想儘快辦理婚禮,但蘇熙貞表示要慎重考慮。

英雅突然出現在東赫面前,讓他給自己找住的地方,感到難堪的東赫把原本敏貞打算要住的房子暫借給英雅。英美來醫院看望亨哲,但亨哲只是睜著眼睛沒有任何反應。基哲告訴說亨哲正在康復之中。

第16集

宋氏從英美那裡聽到亨哲甦醒過來並一直由英美來照顧的事情後,陷入悲傷之中,之後她告訴英美不能讓勇台失望,叮囑她不要告訴任何人。江畢和敏貞一起工作,望著敏貞他不禁想起自己逝去的愛情,心情變得複雜。

基哲決定向孩子們說出實情。第二天宋氏來到醫院,確定是亨哲後宋氏質問基哲為什麼把已組成新家庭的英美叫到醫院。基哲反駁說既然亨哲已經活著回來,英美現在的婚姻也是無效。

第17集

英美想對勇台說出英哲在醫院的事情,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宋氏知道英美的想法後,叮囑她千萬不要說出來,之後把自己的積蓄給基哲,懇求他不要再讓英美難過。

基哲打電話告訴英美自己已經把錢還了回去,並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帶著英哲躲起來,英美掛斷電話後對宋氏發火。結束電影音樂製作後,江畢幫助敏貞搬家,兩個人度過開心的時光。

第18集

宋氏再次找到基哲把錢給他,基哲表示如果繼續這樣自己就把真相告訴敏貞和東赫。宋氏告訴他自己不忍再看到英美痛苦的樣子,堅持讓基哲帶著英哲離開。

工作室舉行了結束電影音樂的派對,畢植喝醉,敏貞對江畢談起自己的姐姐,不知道秀賢就是敏貞的姐姐的江畢安慰敏貞。

第19集

勇台看到躺在醫院裡的亨哲大受打擊,他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回想起英美和亨哲的過去。這時勇台看到走進醫院的英美,更加受到打擊。

英美告訴基哲亨哲恢復後就會回到他的身邊,並表示這是自己能做的極限。秀賢想著江畢,突然想起敏貞的作曲老師叫金敏熙的事情,她給敏貞打電話問認不認識叫畢植的人,敏貞回答說認識。

第20集

勇台約英美見面,知道英美在醫院的勇台陷入痛苦,但見英美仍然趕了過來,心情稍微平靜下來。

基哲來找東赫,勇台知道後出去見基哲,告訴他不要讓東赫和敏貞痛苦。基哲表示他們有自己的親生父親,自己是過來見親侄子,勇台說自己已經和英美結婚,並且以孩子們的父親身份生活了十年。之後勇台拿出一個信封……

第21集

秀賢來到江畢的工作室,她試圖打開門,但門被鎖著。剛要回家的秀賢在地下停車場看到江畢開車帶著敏貞出去。秀賢找來開鎖公司的人打開了工作室的門,知道了江畢過著雙重生活的事實。

秀賢平靜下來後給敏貞打電話要求立刻見面,秀賢強迫敏貞離開現在工作的工作室。敏貞也堅硬地表示自己在不知道理由之前不會從那裡出來。憤怒的秀賢把杯子裡的水灑在了敏貞的臉上。

第22集

秀賢派人24小時跟蹤江畢。英美決定把事情告訴勇台,但勇台認為自己還沒有心理準備去聽真相,於是故意躲開英美。

寶國來公司找秀賢,秀賢告訴他等報價單出來之後再聯繫自己,之後轉身離開。韓會長把秀賢和江畢叫到會長室,介紹從美國公司聘請的寶國。韓會長讓秀賢、江畢、寶國組成企業革新部。

第23集

亨哲甦醒過來,英美把敏貞和東赫的照片遞給他之後離開醫院。英美看著喝醉酒坐在公園長椅上的勇台,慢慢地走到他的身邊。勇台問她為什麼沒有繼續隱瞞,並懇求英美不要去醫院,英美告訴他自己是為了斷絕與亨哲的關係而去的醫院。

秀賢告訴江畢寶國有可能威脅到他的位置,應該找來可以抵制寶國的人或者培養可以保護自己的能力,江畢一笑而過。基哲突然來找英美,讓她和自己去看亨哲,英美告訴他自己有事不能去,基哲聽後躺在地板上不走。

第24集

勇台獨自釣著魚回想著與英美在一起的時光。江畢和畢植為敏貞準備了生日會,受到感動的敏貞流下眼淚。

秀賢從跟蹤江畢的人那裡知道了他以作曲家金民熙的身份生活的事情,還從江畢以前的照片中發現了與敏貞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秀賢知道了江畢的初戀情人在和江畢同乘一輛機車的時候發生事故死去的事情。

第25集

江畢關心病倒的敏貞,於是不斷給她打電話,問她有沒有什麼需要的東西,還拜託畢植照顧敏貞。

寶國偶然聽到了江畢通話的內容,看著即將結婚的江畢在關心另外一個女人,寶國意味深長地看著他。

第26集

敏貞突然出現在亨哲病房裡,另大家大吃一驚。敏貞和英美來到病房外,敏貞問她為什麼要隱瞞實情,是不是一直想這么隱瞞下去。英美告訴敏貞亨哲對自己來說是十年前已經死去的人,敏貞表示對母親的失望,哭著跑出醫院。

正和秀賢在一起的江畢為了安慰敏貞,對秀賢撒謊後跑出來。秀賢跟蹤江畢,目睹了江畢正在安慰敏貞的一幕,令她感到憤怒。基哲表示亨哲不能沒有英美,發誓不管用什麼方法也要讓英美回到亨哲的身邊。

第27集

敏貞問江畢認不認識公司會長的兒子,江畢慌張地表示不認識。寶國對江畢說越是善良的人需要隱藏的秘密就越多。

秀賢聽到後表示要告訴韓理事,寶國裝出毫無在乎的樣子,並說自己決定追求秀賢。

第28集

勇台把英美拉了出來,隨後心情平靜下來的勇台難過地對英美道歉。基哲生氣地對亨哲說即使僱傭律師也一定把英美帶回來,但亨哲說自己沒有資格。

畢植欲把事實告訴江畢,但看著跟隨江畢一起來的秀賢,忍住沒有說出來,之後收下了秀賢的錢,畢植來找蘇熙貞,把江畢過著雙重生活的事情告訴了她。蘇熙貞聽後讓畢植拿出證據來。

第29集

蘇熙貞告訴江畢如果讓爸爸知道的話後果很嚴重,但江畢表示自己絕對不能放棄音樂,受到打擊的蘇熙貞痛苦地蹲在地上,秀賢接到畢植的電話,得意地想著一切很快就會解決。

蘇熙貞令江畢不許再搞音樂,江畢表示把手中正在做的電影音樂完成後回到公司,到達辦公室的秀賢假裝剛剛知道江畢的事情的樣子,蘇熙貞回去後,江畢對秀賢表示歉意,說今後一切都會聽從秀賢的話。蘇熙貞看著與慧慶長得一模一樣的敏貞,內心開始有了疑雲。

第30集

奉畢知道了英美正在看護亨哲的事情,勇台向他解釋,但奉畢生氣地回到房間,英美跪在奉畢面前請求他的原諒,但仍然沒有解除奉畢的怨氣。

江畢去找敏貞道歉,敏貞表示自己從畢植那裡已經聽到事情的經過。問他是不是因為自己和慧慶長得很像才被江畢選中,江畢回答說不是,敏貞看著難過的江畢,問他如果他是慧慶,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第31集

畢植欲把事實告訴江畢,但看著跟隨江畢一起來的秀賢,忍住沒有說出來,之後收下了秀賢的錢,畢植來找蘇熙貞,把江畢過著雙重生活的事情告訴了她。蘇熙貞聽後讓畢植拿出證據來。

第32集

寶國看著秀賢獨自坐著,他告訴秀賢自己比韓江畢在經營上更有經驗,十年後自己的公司會發展更大,隨即又表示自己需要像秀賢那樣的女人。秀賢自信地告訴寶國如果他有信心改變自己的心的話不妨一試。

基哲決定辦理出院手續。英美接到一個電話,說從昨晚一自殺男人的身上發現了她的電話,讓英美過來確認屍體。英美不安地去確認屍體。

第33集

韓會長知道一直以來江畢偷偷做音樂的事情,大怒的韓會長狠打江畢。蘇熙貞不忍心看著,從房間裡跑出來抱住江畢,韓會長生氣地說以後不認這個兒子,讓她帶著江畢離開。

失蹤的亨哲突然出現在英美面前,原本只是過來告訴自己沒事的亨哲突然求英美回到自己身邊,正當英美強烈地拒絕亨哲的時候,勇台出現在面前。

第34集

一覺醒來的江畢和秀賢一起在別墅度過愉快的時光,蘇熙貞見韓會長稍微消氣,提議趕緊給江畢和秀賢舉行婚禮,韓會長回想起秀賢曾用自己的身體保護江畢的樣子,於是答應了婚事。

亨哲再次來到家裡,求英美讓自己見一見東赫。英美拒絕亨哲的請求,她剛進屋,亨哲突然開門進來。奉畢見狀,生氣地讓英美立刻離開家。

第35集

失去理智的勇台抓住亨哲的衣領,看到東赫跑進來,勇台放下了手。亨哲感謝勇台把東赫撫養成人。勇台來到外面,告訴東赫裡面的人就是他的親生父親,東赫聽後大吃一驚。

東赫走進屋裡見亨哲,敏貞找到正在難過地喝著酒的勇台,安慰他要一直在媽媽身邊。勇台告訴敏貞東赫、秀賢、丈母娘都是一家人,自己會一直保護家人。

第36集

英雅發現從階梯里滾下來的敏貞後,慌忙叫急救車。秀賢遠遠地看著被送上急救車的敏貞,心裡感到難過。東赫問亨哲為什麼沒有和媽媽和自己聯繫,亨哲沉默無語。

秀賢自言自語地安慰自己說這只是一場意外,一定要沉著冷靜。敏貞送進急救室,接到訊息的家人跑到醫院裡。江畢告訴秀賢自己決定放棄音樂,也辭退了助理,秀賢聽後後悔自己魯莽的舉動。

第37集

秀賢望著昏迷中的敏貞,自我辯解地說如果敏貞沒有撲上來的話,就不會發生意外。這時英美走進來告訴秀賢事發當時沒有目擊證人,秀賢暗自鬆口氣,隨即告訴英美訂婚日子已經定了下來。

從醫院出來的秀賢與英雅相遇,英雅走到秀賢的車上,把一項鍊拿了出來,說自己看到秀賢從敏貞的房子裡出來。秀賢反過來問她是不是東赫指示她來威脅自己的。

第38集

江畢從英雅那裡知道了敏貞的事情,慌忙跑來醫院。英美聽到敏貞喜歡的人就是江畢的事情後震驚。英美悄悄躲開江畢,而東赫看到江畢,生氣地說他的未婚妻知不知道他在這裡,叫江畢馬上離開。

寶國通過徐秘書知道了江畢的過去,他拜託徐秘書一定要幫助自己。英雅堅定地認為推下敏貞的人就是秀賢,發誓一定會揭露真相。

第39集

江畢再次來到醫院,英美告訴江畢已有婚約的他來看望別的女人是個錯誤的做法。英美假裝不認識敏貞,問江畢是什麼人,江畢告訴她是和自己一起工作過的同事。

秀賢找到英雅,威脅說要聯繫高利貸。正在難過的英雅意外發現了敏貞家前面設定的監視器。

第40集

江畢問秀賢有沒有話要對自己說,秀賢說沒有,但隱隱擔心東赫把實情告訴了江畢。敏貞終於醒了過來,秀賢接到訊息後感到眼前一暗。

第41集

秀賢告訴江畢自己是因為太愛他,所以一直隱瞞自己和敏貞的關係,並表示會對熙貞說出實情。江畢告訴她自己的媽媽不會接受,並說出敏貞曾是自己的助理的事情。秀賢拉住江畢求著說他,表示讓自己做什麼都會答應。

第42集

江畢來到醫院,告訴敏貞謝謝她活了過來。敏貞問他如果自己伸出手,他會不會拉住,江畢難過地不知如何回答,敏貞告訴他已經足夠了,讓江畢回去。

東赫對英雅突然消失的事情產生懷疑,決定把她找出來。敏貞回到家後發現了秀賢派人拍下的自己和江畢的照片。

第43集

敏貞發現秀賢派人拍下的照片後,發誓絕不原諒秀賢。秀賢回到家後,敏貞把照片扔給她,兩個人大吵起來,敏貞告訴她自己絕對不會把江畢讓給像秀賢這樣的人。

東赫去警察局報案,但被告知只有家人才可以報失蹤。東赫查到了英雅的通話內容,知道了英雅和秀賢通話的事情。一直以為英雅和秀賢不認識的東赫不禁產生了懷疑。

第44集

蘇熙貞看到江畢和敏貞在一起,一怒之下打江畢的耳光。江畢和蘇熙貞走出去之後,敏貞告訴秀賢自己只是過來還錢,難道秀賢那么沒有信心。秀賢告訴她不要抬頭看自己爬不到的樹。敏貞表示自己不會像姐姐一樣想方設法得到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之後起來走了出去。秀賢也走出去到江畢身邊,假裝擔心敏貞。

第45集

江畢和部門的人一起去吃午餐,發現有個人拿著相機拍攝自己這一行人,於是拿出手機偷偷拍了下來。秀賢看到後催促江畢趕快走,江畢想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但秀賢隱隱感到不安。

江畢走出辦公室後似乎預感到什麼,故意把車停下後察看跟蹤自己的車,然後拿出手機拍下了車。

第46集

江畢沒有追到跟蹤自己的男人,但卻搶到了他拿著的相機,看著相機里拍下的自己的一舉一動,江畢感到憤怒。秀賢從自己僱傭的人那裡聽到相機被搶的報告後,指示停止跟蹤。

江畢找到秀賢商量,秀賢說沒有查出的方法,但江畢給秀賢看自己用手機拍下的照片,表示一定能抓到這個人。回到家後,江畢開始以手機拍下的車牌號著手調查。

第47集

江畢來到跟蹤自己的中年男人的辦公室,拿出裝了錢的信封,讓他說出指示的人。中年男人偷偷給秀賢打電話,按照秀賢的指示,回答是韓會長的指示。江畢聽後氣沖沖地去找父親。

秀賢先行找到韓會長,說江畢正在因自己被某個人監視的緊迫感而感到憤怒,並說起江畢懷疑是韓會長跟蹤自己。韓會長聽後大怒,秀賢表示讓自己負責解決。秀賢試圖說服來找韓會長的江畢。

第48集

江畢知道跟蹤自己拍下照片的人是秀賢僱傭的人的事實後大受打擊。秀賢解釋說是韓會長的 手下,因為說可以提供江畢的信息,所以自己和他做了交易。江畢告訴秀賢她是個可怕的女人,之後不顧求原諒的秀賢逕自離開。江畢從畢植那裡知道了秀賢曾經讓他跟蹤自己的事情。

第49集

江畢問敏貞如果自己和秀賢結婚會不會幸福,敏貞難過地說江畢真正需要的人是秀賢。江畢找到畢植,兩個人和解,通過畢植的對話江畢明白了自己的真心。江畢來到敏貞工作的錄音室,向她表白了愛意。

第50集

江畢對秀賢說取消婚禮,秀賢反問他有沒有信心說服父母,但江畢表示沒有愛情的婚姻不會幸福。秀賢告訴他敏貞不能愛上未來的姐夫,江畢反覆讓秀賢理解。秀賢認為時間會解決一切,於是決定等待。秀賢給敏貞買飛機票讓她離開,東赫給秀賢看監視器拍下的照片,問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第51集

江畢跑到機場,攔住了正準備離開的敏貞,敏貞無奈地跟在江畢的身後。江畢告訴敏貞自己會收拾眼前複雜的局面,讓敏貞相信自己。敏貞於是來到亨哲的家。江畢回到家後對媽媽表示不能和秀賢結婚,秀賢聽到江畢阻止了要離開的敏貞的事情後心情黯淡。秀賢跑回家大聲地問英美敏貞在哪裡。

第52集

敏貞記起了自己被秀賢推下去的事情,她向秀賢宣布絕對不會讓出江畢,之後和江畢坐上同一輛車離開。江畢鼓勵敏貞即使父母反對也要勇敢面對,提議去見自己的母親,敏貞猶豫後終於下定決心和江畢一起來到他的家。

秀賢找到勇台,說江畢為敏貞要取消和自己的婚禮,勇台聽後大受打擊,秀賢告訴他英美正在前夫那裡,求勇台阻止敏貞。勇台找到英美,表示不管怎樣要守護秀賢的婚禮。

第53集

勇台告訴敏貞要整理一下最近發生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敏貞的想法。敏貞說江畢並不是因為自己才離開秀賢,這是他們兩個人需要解決的問題,和自己的想法無關。敏貞的話剛結束,秀賢走進房間,讓敏貞在自己舉行婚禮之前不要走出家門,敏貞的手機也會由自己保管。韓會長回到家後答應秀賢婚禮會按時舉行。

第54集

敏貞在車裡對江畢說現在還不晚,讓他趕快回去,但江畢告訴她再忍一忍,繼續向前開。韓會長派人找江畢,江畢來到度假村,告訴敏貞在附近的教堂舉行婚禮,敏貞告訴他自己想在全家人的祝福中舉行婚禮。江畢答應敏貞至少會叫亨哲和基哲,之後向敏貞求婚。

第55集

江畢和敏貞在教堂倉促舉行婚禮,秀賢來教堂找他們,但那時兩個人已經離開。韓會長和熙貞聽到事情後,表示不能認可江畢的婚禮,只有秀賢才是他們的兒媳婦。江畢和敏貞開始了幸福的新婚生活。秀賢把江畢和敏貞結婚的訊息告訴家人,對勇台和英美生氣地說為什麼沒有守住自己的婚姻。英美來找亨哲,流著淚問他為什麼沒有阻止敏貞。

第56集

韓會長找出江畢和敏貞,他令鄭室長立刻把回兩個人帶回來。韓會長讓江畢和秀賢舉行婚禮,之後搬回家裡住,而熙貞斥責敏貞,讓她立刻離開江畢。秀賢也哀求江畢回來,但江畢仍轉身離開。

敏貞給英美打電話,說自己要離開江畢了。江畢聽到敏貞和基哲在一起後,要來見敏貞,但敏貞已下定決心離開他。

第57集

東赫從英雅的東西里發現了開支票的人就是李秀賢的事情,他來問秀賢,隱隱感到秀賢有什麼事情隱瞞自己。

寶國知道江國和敏貞住的地方,於是帶著秀賢來到這裡。秀賢要闖進房子裡,寶國抓住她讓她回去。秀賢來到婚姻登記處登記自己和江畢的婚姻。

第58集

江畢來找畢植告訴他自己想繼續做音樂,畢植給他提供了工作室。熙貞知道了江畢和敏貞住的地方,她環顧著屋裡不禁感嘆。

江畢來婚姻登記處要登記自己的敏貞的婚姻,不料被告知已經登記,他來找秀賢,但秀賢躲著他不見。秀賢對勇台和英美說出已經登記的事情,之後來到了江畢的家。

第59集

在江畢的家裡,秀賢對敏貞說他們的婚姻是欺詐,敏貞告訴她要看清真實。忍無可忍的江畢來找秀賢,卻從秀賢那裡聽到她懷孕的事情,江畢忍不住驚呆。

第60集

見江畢沒有反應,秀賢慌張地來找江畢,告訴他自己去做婚姻登記是為了這個孩子,江畢深思後告訴她自己不能離開敏貞。

秀賢回到家後,對英美說出自己懷孕的事情,表示自己不會讓孩子成為私生兒,拜託英美幫助自己。

第61集

蘇熙貞找到敏貞,說出秀賢有了江畢的孩子,敏貞聽後大受打擊。隨後趕來的英美和宋氏確認秀賢懷孕的事實,勸敏貞回家,但敏貞表示不能留下江畢一個人。

江畢回到家後告訴敏貞自己不會因為孩子而回到秀賢身邊,但是敏貞表示自己太累了,以後和江畢要各走各的路。江畢被張室長拉到韓會長面前,江畢對韓會長表示只有敏貞才是自己的妻子,請求他接受敏貞。

第62集

江畢回到家後請求家人讓自己見敏貞,但家人表示秀賢比敏貞更重要,讓他忘記敏貞。敏貞對秀賢說自己可以和姐姐爭江畢,但無法和姐姐的孩子爭。秀賢抱著敏貞流下眼淚,但內心又再策劃別的陰謀。

第63集

秀賢去和韓會長一起吃飯,路上她猜測韓會長一定會去醫院,於是對韓會長謊稱奉畢因高血壓暈倒,之後回到家。

敏貞對秀賢說要最後一次見江畢,秀賢想著兩個人確實需要見最後一面,於是讓英美跟著敏貞去見江畢。蘇熙貞發現秀賢舉動奇怪,開始懷疑秀賢。

第64集

蘇熙貞來到秀賢的家,說著要讓江畢和秀賢成為真正的夫妻,秀賢把超音波照片遞給蘇熙貞。韓會長從蘇熙貞那裡拿到超音波照片,說秀賢不會是撒謊的人。

決定離開的敏貞開始收拾行李,秀賢說要把敏貞的手機號碼也取消,把新的手機遞給敏貞。敏貞告訴秀賢也許江畢離開秀賢並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秀賢。

第65集

一直懷疑秀賢懷孕事實的蘇熙貞給秀賢檢查的醫院打電話,但被告知只有患者本人才能確認。韓會長讓江畢回家住,但江畢表示自己不會和不愛的女人生活在一起,韓會長聽後捂住胸口倒下。

江畢從徐秘書那裡知道秀賢在準備新的項目的時候想把孕婦相關的商品出口到中國,這些商品里包括超音波照片,江畢聽後大吃一驚。

第66集

江畢找到崔秀珍,重新問起關於秀賢準備的商品的事情,之後陷入了沉思。秀賢看到後好奇兩個人的談話, 秀賢突然在公司電梯裡暈倒。

江畢代替秀賢和寶國參加了會議,並成功完成說明會。韓會長和蘇熙貞聽到訊息後,認為江畢終於清醒過來而高興。江畢和蘇熙貞聽到原本要一起去醫院的秀賢暈倒的訊息後,再次懷疑秀賢。

第67集

秀賢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等著自己的江畢,江畢問她身體狀況,還問起在哪家醫院接受什麼樣的檢查,之後懷疑秀賢並沒有懷孕。秀賢甩開要和自己去醫院的江畢,不料身體失去重心,從階梯滾了下來。

秀賢被送到急診室,睜開眼睛後聽到英美說做了包括懷孕等檢查,結果一會兒就會出來的話後流下了眼淚。

第68集

畢植找到秀賢,告訴她綁架姜英雅的人中有一名被逮捕,讓她給自己準備逃到國外的錢。秀賢讓畢植髮誓即使被警察發現也要保守秘密,之後告訴他準備好錢後會聯繫。

東赫接到關於姜英雅的電話,他焦慮地找到基哲,基哲肯定這是一起綁架事件,決定一起尋找英雅。秀賢聽到這個訊息後,內心想著只要姜英雅不出現一切都會安然無恙。

第69集

秀賢在江畢的家幫著做家務活,江畢對秀賢的舉動感到不快。東赫和基哲來找姜英雅,這時他們找到看到姜英雅的人,把這一事情告訴了崔警官。

奉畢的生日那天收到了包裹,奉畢知道送包裹的人不是敏貞,而是亨哲的事情後,拒絕接受包裹,英美也表示要還給亨哲。

第70集

秀賢在江畢的座位上找出唱片,她給畢植打電話問工作室在哪裡。結果秀賢來到基哲的辦公室,她質問基哲給江畢提供工作室的理由,並問是不是為了讓江畢和敏貞見面。

江畢聽到亨哲知道敏貞的下落後,一口氣跑到亨哲那裡。江畢告訴亨哲誰也不能讓他和敏貞分開,求他告訴敏貞在哪裡,但亨哲告訴江畢就當敏貞已死。

第71集

方氏在尋找敏貞的時候發現正在逃跑的敏貞,於是把她救出,一群混混拿著敏貞的包逃跑,之後從包里拿出錢之後連同手機一起把包丟在旁邊的貨車上。

江畢和亨哲喝酒後回到家,他對蘇熙貞說不要再逼迫自己,表現出對秀賢的無奈,秀賢聽後感到痛苦。韓會長讓江畢重新擇日舉行婚禮,江畢表示自己已經結婚。

第72集

東赫知道秀賢給敏貞買手機的事情,於是要去找秀賢。東赫告訴秀賢要查敏貞手機里的通話記錄,秀賢擔心敏貞最後一次通話的人是自己。

江畢知道敏貞來過的訊息後,不顧亨哲的阻止來到家裡,江畢大聲地說想念敏貞,敏貞流著淚強忍著不見江畢。江畢告訴亨哲自己只愛敏貞一個人。

第73集

秀賢來找敏貞,知道了江畢先行來過的事情。聽到敏貞說即使江畢再來也不會再見的話,秀賢放心地離開,回去的路上秀賢委屈地流下眼淚。

江畢預定去紐約的飛機票,告訴敏貞一起離開。江畢說現在開始只想著兩個人的愛情,但敏貞哭著搖頭。

第74集

敏貞告訴秀賢不會再被任意擺布,如果江畢的父母知道秀賢和自己是姐妹的事情會怎么樣,讓秀賢不要再折磨自己。

秀賢對英美說出自己和敏貞的對話,讓英美阻止敏貞不要說出事實。英美安慰秀賢不會有事。

第75集

秀賢把藥拿在手中,等韓會長和蘇熙貞推開房門的時候放進了嘴裡。蘇熙貞撲過來把秀賢嘴裡的藥拿出來,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正在機場焦慮等待的江畢接到敏貞的電話,敏貞告訴他自己不能和江畢一起去,讓他忘記自己。

第76集

江畢問秀賢如果自己一輩子都不能對她敞開心扉怎么辦,秀賢告訴他自己什麼都不期盼,江畢聽後告訴秀賢自己會去努力,但當不了好丈夫。

秀賢在婚紗店挑選婚紗,回來的路上秀賢感謝江畢沒有說出自己和敏貞是姐妹一事,拜託他在自己生完孩子之前保守這個秘密。江畢找到敏貞,告訴她自己要結婚了,求敏貞阻止自己。

第77集

敏貞發生交通事故後來醫院檢查,基哲生氣地說一切都因為江畢,他跑到結婚禮堂找江畢,但被警衛人員阻止。

江畢和秀賢舉行完婚禮後去度蜜月,秀賢在路上給畢植打電話,斷然表示不能讓江畢知道敏貞的事故。奉畢不滿英美見亨哲,提醒勇台要注意。

第78集

敏貞醒來後對英美說自己內心其實期盼江畢不要舉行婚禮,英美告訴她任何人都會有和敏貞一樣的想法,勸敏貞忘掉一切。基哲來醫院生氣地對敏貞說為什麼要想死,敏貞告訴他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死,英美在一旁痛心地望著敏貞。

正在蜜月中的江畢從畢植那裡聽到敏貞發生交通事故後,開車去找敏貞。沒有見到敏貞的江畢回來時發現捂著肚子痛苦的秀賢。

第79集

韓會長和蘇熙貞聽到秀賢並無大礙後不禁鬆了口氣,秀賢回到房間後,江畢躺在地板上睡覺,秀賢用怨恨的眼光看著他。

秀賢從畢植那裡聽到英雅回來的訊息,她讓畢植暫時躲起來,如果被抓的話自己會安排後事,讓他負起全部責任。隨即又表示不久的將來自己會得到一切。

第80集

結束短暫的蜜月旅行後,江畢和秀賢回到勇台的,在家裡遇到了敏貞。秀賢讓敏貞趕快離開,敏貞告訴她現在江畢是自己的姐夫,也是姐姐的丈夫,讓秀賢不要再擔心。

秀賢回到家後接到崔警官的電話,崔警官向她問起案發當天和英雅通話的內容,秀賢回答說英雅要跟自己借錢,所以見過幾次面而已。

第81集

蘇熙貞來到珠寶店,職員問她還有沒有鑽石原石,並說進了一模一樣的東西,感到奇怪的蘇熙貞給秀賢打電話,秀賢告訴她放到製作室,說完秀賢隱隱感到不安。

清潔阿姨把撿到的包還了回來,江畢知道了那個包是敏貞的包後來找東赫,東赫告訴他那是搶劫敏貞的人搶走的包,江畢聽後大吃一驚。

第82集

東赫告訴江畢敏貞差點出事的第二天有人給敏貞打手機,手機號碼是從娜麗公司撥出來的。江畢說手機和包都是在娜麗公司找出來,東赫說肯定是李秀賢指使的事情,江畢聽後驚呆住。

同一時刻,斗煥出現在秀賢面前,秀賢告訴他兩個人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斗煥表示秀賢還忘了一件事情,並拿出英雅的照片。斗煥表示英雅的事情是自己出面解決的,把照片遞給秀賢后轉身離開。

第83集

江畢問當醫生的朋友之前自己問過的藥物的成分,朋友告訴他只是一般的維他命而已,吃這種藥自殺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江畢再次受到打擊。,

秀賢聽到江畢已經知道敏貞包的事情後,試圖向他解釋事情經過,但江畢不相信秀賢。秀賢哭訴著如果江畢不相信自己就沒有人相信她,但江畢回想著秀賢吃藥自殺的一幕,表示自己不會再相信她。

第84集

秀賢再次遇到斗煥,秀賢表示要去警察署,但斗煥放出秀賢指示畢植綁架英雅的錄音帶。秀賢問他想得到什麼,斗煥表示讓自己成為娜麗公司的供貨商,事成之後徹底清算和秀賢的關係。江畢和寶國一起喝酒,寶國告訴他愛情需要擔負責任,讓深愛的人痛苦的話應該要受到殘酷的懲罰,江畢反問他到底對自己了解多少。

第85集

敏貞和英美、宋氏一起來百貨店買衣服,正巧看到蘇熙貞,敏貞慌忙躲進更衣室。宋氏說幸虧秀賢沒在身邊,如果蘇熙貞知道一直被騙的事情的話,秀賢肯定被趕出來。

秀賢聽到敏貞和蘇熙貞差點相遇的事情後發火,表示今後家人不能和敏貞出去,並拿出從敏貞房間找出的敏貞和江畢的婚紗照要撕掉。

第86集

江畢回到家,秀賢告訴他蘇熙貞和敏貞在百貨店相遇,敏貞告訴熙貞自己要去相親。江畢聽後猜想是秀賢給敏貞介紹,於是偷偷給紅智打電話問敏貞在哪裡相親。

在公司里,秀賢引進的醬油蟹醬出了問題,秀賢表示自己去見負責人。秀賢與斗煥見面,她讓斗煥拿來沒有質量問題的貨,但斗煥拿出威脅秀賢時的照片,威脅她自己會告訴江畢或蘇熙貞。

第87集

敏貞以吳娜妍的名字順利完成的第一次的拍攝,她接到黃室長的電話,基哲知道了黃室長就是韓國唱片會長兒子的事情。基哲開玩笑地說緋聞是很可怕的事情,要好好約束自己。

斗煥再次來找秀賢問蟹醬什麼時候播出去,秀賢告訴他產品有太多的問題,斗煥反過來威脅說自己會把秀賢當成人質。秀賢告訴斗煥這一次是最後一次,以後不會再聽他的要求。

第88集

秀賢望著牆上的婚紗照回想著婚禮,她拿出奉畢送的玉指環陷入了幸福之中。江畢把名貴跑車送給敏貞,告訴她是祝賀首播的禮物。正在兜風的敏貞接到東赫的電話,讓她不要太晚回家。過一會兒江畢也接到秀賢的電話,讓他和自己一起回娘家。江畢告訴敏貞總有一他們的事情會被揭穿,任何事情都是開始的時候最難過。

第89集

勇台告訴江畢秀賢看起來很幸福,並說秀賢是個孤獨的孩子,很小的時候失去親生母親,她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喜歡江畢,江畢聽後不知如何回答。敏貞和江畢見面,告訴他自己應該冷靜地分手,但是不忍看到江畢痛苦地望著自己背影的樣子,並說每當遇到家人的時候最令自己後悔。

第90集

秀賢從元錫那裡聽到相親當天有個男人拉著敏貞離開,內心懷疑是江畢,為了查出這個男人,秀賢來找敏貞。面對秀賢的疑問,敏貞看著正巧進來的黃室長說那個人是黃室長,看著秀賢相信自己的話,敏貞暗自鬆了口氣。

回到家後,秀賢回想現在的自己和江畢,高興地認為自己成功了。但是這時江畢卻在秀賢的旁邊給敏貞發約會地點的信。

第91集

敏貞和江畢在釜山愉快地享受著兩個世界,以為江畢去釜山出差的秀賢對韓會長和蘇熙貞表示要去找江畢,之後開始收拾行李。

江畢告訴敏貞現在和她在一起的這一刻最幸福,敏貞回應說她也不去想複雜的事情。同一時刻秀賢到達兩個人所在的酒店。

第92集

秀賢向江畢問起陳社長,江畢謊稱秀賢身體不適的時候在入口相遇,以後再給秀賢正式介紹。秀賢聽後感到詫異。

江畢來找敏貞表示歉意,敏貞痛苦地表示再也無法忍受這種事情,罪惡感總是在圍繞著自己。

第93集

江畢把自己親手作的曲子送給敏貞,敏貞感動地說雖然自己一直說要和江畢分手,但內心卻渴望和他在一起。江畢告訴她不要去想還沒有發生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珍惜兩個人在一起的每一刻。

韓會長知道了江畢拿賣股票的錢去買了跑車和樓房的事情,還知道了這一切和敏貞相關,他對張室長下令調查此事。

第94集

斗煥再次來找秀賢,要求她給一筆巨款,秀賢告訴他自己已經沒有那么多錢了。斗煥威脅她第二天銀行關門之前必須入帳。

寶國在公司里看著心神不定的秀賢,關切地問她是不是有什麼擔憂。秀賢告訴他過多的關心只會讓自己感到負擔,已經知道江畢和敏貞之間關係的寶國同情地看著秀賢的背影。

第95集

張室長把確認敏貞和秀賢之間關係的照片給韓會長看,說全家人都欺騙了他。聽到江畢婚後和敏貞密會的事情,韓會長陷入沉默,過一會表示自己對欺騙自己的秀賢更加感到氣憤。

秀賢來找英美,求她幫自己準備300萬元,之後又來銀行要申請貸款,但沒有申請到貸款。秀賢擔心斗煥報復,焦慮地過著每一秒。

第96集

韓會長向秀賢問起敏貞,秀賢堅持表示不認識,韓會長拿出秀賢的家庭照,大聲地指責她欺騙了自己。這時韓會長聽到動靜,並看到了斗煥,斗煥用獎盃砸韓會長。

秀賢看著暈過去的韓會長,因恐懼渾身顫抖。斗煥告訴她要把現場偽裝成搶劫事件,自己拿財物跑,讓秀賢報警。

第97集

韓會長接受手術,江畢告訴秀賢手術很順利,一切都會好起來,秀賢內心開始擔心韓會長醒來後自己的一切被暴露。秀賢想著過去發生的一切和自己的處境,忍不住流下眼淚。

江畢和蘇熙貞對那天發生的事件產生懷疑,問秀賢那個時間韓會長為什麼回到家裡,強盜怎么知道寶石盒的位置,秀賢慌忙撒謊。

第98集

秀賢懷疑韓會長之所以知道一切是因為敏貞,敏貞告訴她只要查戶口本就會知道答案,讓秀賢不要再繼續隱瞞下去,要坦誠面對。但是秀賢告訴她自己到死也不會那樣做,如果真相被發現的話,自己絕對不會放過敏貞。

寶國問張室長是否對此次事件有不同的看法,張室長為沒有保護好韓會長而感到自責,但沒有對任何人說出韓會長的事情。

第99集

寶國和郭專務、金部長一起談起關於成為娜麗集團最高經營者的事情,寶國決定趁現在張會長躺在醫院的機會,向媒體透漏公司負面的信息並詆毀娜麗的形象,之後自己代替江畢坐上最高的位置,想到這一切寶國的心情變得複雜起來。

江畢對秀賢問起韓會長著急找她的理由,但秀賢表示什麼都不知道。江畢又問起醬油蟹醬的事件,但秀賢仍裝出不知情的樣子。江畢默默地看著秀賢,感覺無法再相信秀賢的話。

第100集

寶國和秀賢一起共進晚餐,秀賢告訴寶國雖然有很多問題,但是自己已經結婚,也有了孩子,寶國告訴她眼睛看到的一切並不一定是真的,問秀賢是不是真的得到了愛情。秀賢反問他看著自己幸福的樣子為什麼還會問這樣的話。蘇熙貞叫來秀賢問怎么知道古董盒在化妝檯的事情,秀賢表示雖然記不起來了,好像偶然看到過。蘇熙貞點點頭,秀賢內心隱隱感到不安。

第101集

聽到韓會長恢復意識的秀賢來到醫院,韓會長瞪著眼睛看著顫抖著走進病房的秀賢,秀賢看著韓會長的眼睛渾身顫抖。 英美告訴東赫敏貞和江畢在一起的事情,東赫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於是跟蹤出門的敏貞,看著敏貞和江畢見面,東赫忍不住傷心起來。

第102集

韓會長出院後在家裡治療,秀賢提出要照顧韓會長,但被護士慶實阻攔,不讓她單獨接近韓會長。韓會長要在紙上寫東西給蘇熙貞看,秀賢在一旁看著感到不安。 敏貞把所有事實告訴了東赫,並下定決心結束與江畢的關係,但江畢堅決表示絕不放棄。江畢找到東赫,東赫警告他不要再見敏貞。

第103集

秀賢進入韓會長的房間拿起本子,慶實看到從房間裡出來的秀賢,讓她今後沒有自己的允許不要進房間。秀賢憤怒地轉身,她打開本子看到裡面的內容,但是發現那一頁被撕了下去,於是猜想可能是被蘇熙貞拿走。 秀賢問起江畢的另一個手機,江畢謊稱送給家境不好的朋友的母親。秀賢雖然心存疑惑,但仍相信了江畢。

第104集

江畢告訴敏貞分手之後兩個人可以裝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但是這種生活會生不如死,但敏貞讓江畢回去。 江畢心情複雜地離開,敏貞把車鑰匙放在茶几後流下了眼淚。 江畢問秀賢看沒看到過戒指盒,秀賢假裝說不知道,之後在蘇熙貞面前故意說懷疑慶實的話。結果秀賢把戒指盒放進慶實的包里,韓會長默默地看著秀貞。

第105集

慶實從韓會長的家中趕了出來,她來找江畢喊冤,說肯定是秀賢幹的事情,江畢聽後陷入沉思。秀賢向蘇熙貞推薦自己認識的護士美順,蘇熙貞相信秀賢,立刻同意讓美順上班。 美順跟著秀賢見到韓會長,她告訴秀賢每次秀賢說話的時候韓會長的眼珠子就會動,這說明他仍有意識。秀賢問韓會長是不是聽懂了自己的話, 還說自己知道如果他醒來的話一切都會結束。看著驚呆的美順,秀賢把錢遞給她,讓她阻止韓會長和蘇熙貞說話。

第106集

秀賢看到敏貞的電話後打回去確認,聽到江畢接電話,秀賢驚呆住。隨即秀賢認為還不能讓江畢和敏貞知道,於是把手機里的信息全部刪除。敏貞找到自己的手機後急忙打開查看,看到裡面沒有通話內容,才暗自鬆口氣。 蘇熙貞看著自己的戒指深思強盜是不是因為財物才入室,警察告訴她有可能是認識的人做出的事情。蘇熙貞走到韓會長身邊,摸著他的臉說公司里的人推薦自己做繼任者。

第107集

江畢來找英美,表示自己從不後悔,英美告訴他現在該是了結的時候了,讓江畢在秀賢知道之前結束與敏貞的關係,江畢無言以對。 秀賢來到照片中的大廈,看到敏貞走近大廈里。敏貞充滿恐懼地看著走進房間的秀賢,秀賢瘋狂地把屋裡的東西扔了出去,突然秀賢捂著肚子痛苦,看著驚呆的敏貞,秀賢讓她一星期之內徹底結束與江畢的一切。

第108集

敏貞告訴英美與江畢結束,不會再讓她失望。秀賢對韓會長說自己絕對不會被這個家裡趕出去,反過來會把這一家的人全部趕出去後,和孩子兩個人在這裡生活。韓會長聽後氣得渾身發抖。 對事件存有疑惑的全警官來提問秀賢,秀賢說記不清楚了,當時自己腦子一片混亂。其間秀賢再次感到腹痛,忍不住呻吟起來。

第109集

秀賢捂著肚子來到醫院,蘇熙貞和江畢四處尋找失蹤的秀賢,那時秀賢已經到達醫院後暈倒過去。 美順走進韓會長的房間,發現韓會長坐在了床上。蘇熙貞看著能動彈的韓會長喜極而泣。

第110集

秀賢在全家人面前宣布要說出驚天動地的事情,讓大家不要吃驚。全家人聽到敏貞和江畢同居的事情後大吃一驚,並紛紛安慰秀賢。 敏貞拿著包走出門的時候遇到了英美,英美問她是不是在逃跑,並告訴她一家人之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原諒的。敏貞聽著英美的話心裡更加傷心。

第111集

江畢告訴勇台自己愛的人不是秀賢而是敏貞,並表示要和秀賢離婚。勇台告訴他離婚絕對不可以,說如果秀賢不幸,敏貞會更加痛苦。 江畢對秀賢表示從開始都是秀賢的計畫,並提出與她離婚,秀賢告訴他就當自己沒有聽到,但江畢抓住她說要有個了斷,秀賢說孩子正在聽他們的對話,之後轉身離開。

第112集

秀賢告訴江畢韓會長知道他和敏貞之間的所有事情,江畢聽後震驚,秀賢表示如果讓自己看到江畢和敏貞在一起,絕對不會原諒兩個人。 回到家後,秀賢對江畢說雖然不能原諒江畢,但是作為孩子的父親自己可以忍受和理解他。江畢告訴秀賢自己的心已經離開,秀賢說江畢不是可以丟棄孩子的人。

第113集

秀賢對勇台說起江畢把公司的股份賣掉後給敏貞買房子和車的事情,之後表示要趕快換回股份,勇台告訴她自己會處理,讓秀賢不要擔心。 勇台對英美說這一次自己絕不再忍讓,英美聽後告訴他自己有更大的錯誤,表示這個家裡的成員還沒有成為完整的家人。

第114集

蘇熙貞看著換衣服的秀賢詫異地說怎么肚子沒怎么出來,秀賢謊稱這是自己家的遺傳。秀賢在鏡子前摸著肚子,之後把毛巾放進衣服里。 秀賢對近期美順的態度感到奇怪,告訴她如果有不滿可以離開這個家。美順表示自己的契約期限是到韓會長病癒為止,秀賢說之前可以趕走美順,美順聽後說起安眠藥藥瓶的事情,之後表示明天到安靜的地方再和秀賢談。

第115集

勇台把信封遞給秀賢,讓她處理敏貞名義下的房子。秀賢哭訴著自己很累,看著擔心腹中的孩子的勇台,秀賢含著淚心裡默默地說自己只能騙爸爸孩子已經沒有的事實。 慶實來找美順說秀賢肯定有陰謀,讓她要好好保護韓會長,美順告訴她自己雖然聽不懂,但還有起碼的職業道德,慶實發誓一定要揭發秀賢的陰謀,在一旁聽兩個人談話的韓會長突然渾身顫抖起來。

第116集

寶國告訴秀賢是自己說出了江畢和敏貞的關係,秀賢表示蘇熙貞肯定會確認事實,寶國告訴她到時自己會透露必要的信息,讓她小心。 江畢來找敏貞,敏貞告訴他今後各走各的路,江畢問她是不是故意這樣對待自己,敏貞表示自己的心已經變了,讓他不要怨恨自己,但轉身之後立刻流下了眼淚。

第117集

蘇熙貞來找敏貞問起股票和車的事情,警告她不要接近江畢。敏貞聽後告訴蘇熙貞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事情,但蘇熙貞不聽,敏貞見狀回答說是因為需要錢,讓蘇熙貞好好管教自己的兒子。 奉畢把蔡正熙回到韓國的事情告訴給勇台,並說出也許她會想見秀賢,勇台表示她沒有這個資格,並囑咐不要讓永美知道此事。

第118集

蔡正熙來找勇台,表示想在展示會結束後回去之前想見秀賢,但是勇台告訴她沒有資格見秀賢,不告訴秀賢的住址。 蘇熙貞告訴江畢把股份的一部分送給了秀賢,江畢說這才是秀賢的真正陰謀,表示絕對不會把自己的股份給秀賢。蘇熙貞對江畢說他對秀賢的了解還不如自己,還說背叛的人不是秀賢而是江畢。

第119集

秀賢為了確認打到自己手機上的電話和勇台通話,勇台說可能是蔡正熙打的電話,告訴秀賢絕對不可以見她,秀賢聽後告訴他媽媽想見女兒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蔡正熙來找秀賢,問她沒有媽媽的生活是不是很難過,秀賢問她為什麼一次都不聯繫自己,自己以為她已經死去。蔡正熙告訴秀賢如果給自己機會想留在韓國當好一個母親。

第120集

江畢通過美珍見到蔡正熙,江畢叫住秀賢,秀賢告訴蔡正熙一定要阻止美珍說出去實情,並告訴她自己隱瞞別人的事情。 秀賢再次來找美珍對過去的態度表示歉意,美珍告訴她秀賢和江畢不合適,江畢肯定會很難過。秀賢請求她幫自己度過這個難關,之後在美珍前面跪了下來。

第121集

秀賢和美貞來到會長室找蘇熙貞一起吃飯,偶然遇到江畢和寶國,於是四人一起共餐,秀賢見美貞對寶國表現出關心,心裡開始盤算新的計畫。 英美與蔡正熙見面,看著嘮叨著說秀賢的蔡正熙,英美冷靜地告訴她不要以為突然出現就可以做一個媽媽。

第122集

蔡正熙對江畢說想當好秀賢的媽媽,拜託江賢安排見一下他的母親,但江畢拒絕了蔡正熙,蔡正熙於是來到公司找蘇熙貞。秀賢來酒店找蔡正熙,告訴她江畢並不愛自己。

第123集

秀賢把之前在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蔡正熙,蔡正熙聽後表示自己會想盡辦法把事情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蔡正熙來到勇台的家,奉畢大怒著說她已經不是兒媳婦,讓她趕快離開,蔡正熙告訴他英美帶來的女兒誘惑了自己的女婿,為什麼不趕走英美。

第124集

蔡正熙一見到敏貞就忍不住憤怒,敏貞告訴她不要為難家人,但是蔡正熙一把推倒敏貞,宋氏上前勸阻,也被蔡正熙推倒。隨後趕到的勇台把蔡正熙拉出門外,敏貞流著淚對英美說對不起。 全警官來告訴秀賢找到了贓物,秀賢表示自己可以確認,隨後堅稱自己沒有看過。全警官告訴她確實是賣給過蘇熙貞的物品,但是秀賢仍然表示不可能。

第125集

蔡正熙目睹了江畢和敏貞在一起的一幕,她憤怒地質問江畢怎么能這樣對待秀賢,江畢告訴她自己先和敏貞結的婚,從一開始愛的人也是敏貞。面對蔡正熙的指責,江畢表示要和秀賢離婚。 蔡正熙告訴秀賢自己非常想念她,也曾經後悔過,如果秀賢願意自己想在首爾住下來,秀賢告訴她自己會準備房子,讓她不要回美國留在自己身邊。

第126集

秀賢來找蔡正熙問起敏貞,蔡正熙告訴她自己給了敏貞一點顏色,秀賢忠告她不能那樣,如果江畢的事情傳出的話公司和自己都會陷入危機。 江畢追問秀賢關於敏貞的新聞,秀賢告訴他是蔡正熙做的事情,江畢問她這么做的理由是什麼,秀賢表示自己只要有江畢江畢就可以,江畢告訴秀賢永遠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第127集

秀賢告訴蘇熙貞自己想一輩子做她的兒媳婦,並表示自己害怕有朝一日蘇熙貞會討厭自己,蘇熙貞聽後告訴秀賢即使她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也不會討厭她。 江畢告訴蘇熙貞自己想到因為自己而痛苦的敏貞就感到難過,請求她如果自己按照蘇熙貞的願望當上社長的話就同意和秀賢離婚。蘇熙貞告訴他一定要對秀賢好,江畢表示如果這樣她就當作失去了自己這個兒子。

第128集

江畢對勇台說自己今天是來拜訪敏貞的父親而不是秀賢的父親,之後說出蔡正熙的舉動。勇台告訴江畢不管怎樣敏貞和秀賢都因為他而受到了傷害。勇台讓江畢對秀賢道歉並發誓當一個好爸爸,江畢難過地對勇台說對不起。 秀賢來到未婚母親中心試圖與慧琳親近,她撫摸著懷孕五個月的慧琳的肚子。慧琳看著在自己面前流著淚的秀賢說秀賢是第一次因為自己流眼淚的人。

第129集

英美對秀賢說自己羨慕充滿自信的蔡正熙,因此更加希望敏貞也像秀賢一樣充滿自信和活力,之後英美問秀賢能不能原諒敏貞,秀賢說敏貞被這么多的人關心應該感到幸福。 全警官告訴江畢自己確信他知道監視器里的人是誰,還說出監視器里的重要畫面被行家刪掉。江畢對全警官說出自己在外面有女人,而且秀賢跟蹤和威脅過的事情。

第130集

終於知道秀賢的家庭關係的蘇熙貞生氣地對秀賢說自己被騙,秀賢請求她的原諒,但蘇熙貞告訴她暫時不想見到秀賢。 秀賢把蘇熙貞知道勇台和英美是再婚夫婦的事情告訴了勇台,並表示蘇熙貞可能會找勇台了解事實,讓他一定要保守自己和敏貞是姐妹的秘密。

第131集

英美找到蘇熙貞說出事情的經過,蘇熙貞對自己被欺騙一事仍掩飾不住怒火,告訴英美自己不知道怎么對待秀賢,英美拜託她原諒秀賢。 秀賢告訴敏貞蘇熙貞雖然知道了所有事實,但是敏貞的身份還沒有被揭露,自己會讓敏貞更加痛苦。敏貞求她不要再折磨自己,秀賢告訴她絕對不能和江畢生活在同一個天空下,逼她去美國。

第132集

蘇熙貞讓英美和宋氏去解決秀賢生母的問題,正巧敏貞走進來,面對震驚的蘇熙貞,英美告訴她敏貞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英美告訴秀賢蘇熙貞知道了全部事情,秀賢大聲地指責英美是為了要把自己趕出婆家才說出事實,表示絕對不會放過敏貞。

第133集

蘇熙貞告訴秀賢她做了不能原諒的事情就要為之付出代價,秀賢表示自己會聽從蘇熙貞的安排。敏貞給秀賢打電話說自己會去美國,秀賢表示不論敏貞說什麼自己也絕不會妥協,自己和敏貞不是姐妹而是仇人。

第134集

蘇熙貞對韓會長說自己原諒不了秀賢,現在她說什麼都無法相信,除非秀賢生下一個孫子,要不然秀賢一直會是自己的眼中釘。 勇台來找蔡正熙,說她的行為只會更加刺激蘇熙貞,讓她不要再出面。蔡正熙表示不管怎樣自己是秀賢的親生母親,現在秀賢需要依靠自己,勇台說蔡正熙沒有資格做一個母親。

第135集

全警官把嫌疑人的照片給韓會長看,韓會長看到斗煥的照片後手指動了起來。這時江畢走進來搶回照片,並表示此人與韓會長事件無關,這時韓會長突然渾身顫抖起來。 江畢對韓會長看到斗煥的照片後的反應感到詫異,秀賢說韓會長不認識此人,不可能是看了照片後有那樣的反應。

第136集

蔡正熙來找蘇熙貞表示雖然秀賢有過錯,但是沒有理由被趕出家門,看著哭笑不得的蘇熙貞,蔡正熙表示要帶著秀賢去美國,蘇熙貞斷然表示不能帶走自己的孫子。 秀賢告訴江畢蔡正熙要帶著自己去美國,江畢告訴她自己知道秀賢死也不會走出這個家。秀賢聽後惱怒地表示不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壞女人,自己會把江畢從這個家裡趕出去後和兒子兩個人生活。

第137集

斗煥在韓會長的家門前給秀賢打電話,正巧被江畢目睹,江畢跑過來要抓住斗煥,卻被他跑掉。江畢進屋後問秀賢是不是和斗煥通電話,秀賢一口否認。 秀賢對寶國說韓會長好像恢復了記憶,自己很擔心今後會發生的事情,寶國安慰她不要擔心,表示只要是打敗韓會長的事情,自己什麼都會做出來。

第138集

韓會長突然問秀賢在這個家裡做什麼,驚呆的秀賢不知所措,急忙走進屋裡的美順把韓會長帶到裡屋。 蔡正熙告訴英美昨天見到勇台,謊稱正在考慮復婚的事情。英美聽到後說蔡正熙有編謊話的本事,不論別人說什麼自己都會相信勇台。

第139集

秀賢給寶國打電話說韓會長在自己的屋裡暈倒,寶國告訴她自己馬上會到,讓秀賢先不要打119。隨後急救車趕到,韓會長被送到了醫院。 韓會長處於危機狀態,蘇熙貞和江畢想取消理事會,但寶國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把韓會長一手建起來的娜麗公司轉交給江畢。結果理事會照常舉行,江畢被任命為代表理事,同一時刻韓會長在醫院裡咽氣。

第140集

慧琳聽到秀賢的孩子被流產的事情,逐漸地向秀賢敞開心扉。看著對生完孩子後的未來擔憂的慧琳,秀賢把蔡正熙介紹給她,告訴說會對慧琳的將來有幫助。 勇台知道了秀賢流產的事情,想著曾經獨自痛苦過的秀賢心裡感到難過。喝醉的勇台對敏貞說出狠話。

第141集

韓會長出現在秀賢的幻覺中,讓她感到恐懼。蘇熙貞告訴秀賢為了韓會長也要生出健康的孩子。秀賢和蔡正熙一起來見蘇熙貞,蘇熙貞以為秀賢從醫院回來,於是問起身體狀況,蔡正熙告訴她孩子很健康地成長著。蘇熙貞問秀賢去了哪家醫院,讓秀賢和蔡正熙感到慌張。

第142集

蔡正熙告訴蘇熙貞即使秀賢因為財產繼承或公司股份的問題被江畢拋棄也要讓她有個安穩的生活,蘇熙貞回答說這些問題不要擔心。 正當秀賢在蔡正熙的家裡休息的時候勇台來找她,蔡正熙不小心說露了秀賢流產的事情,勇台聽到後癱坐在地上。

第143集

勇台對秀賢說起孩子流產的事情,秀賢告訴他自己會處理,讓他當作沒有聽到。勇台告訴秀賢不能再說謊,秀賢說等江畢回心轉意後可以再要孩子。 回到家後勇台告訴敏貞秀賢流產的事情,問她是不是很高興,因為她是為了孩子才和江畢分手。英美痛苦地看著哭著跑出去的敏貞,勇台對她說秀賢都這個樣子了,她還在擔心敏貞。

第144集

秀賢在江畢的保險柜里找出了股份轉讓書,正巧蘇熙貞走了進來,秀賢慌稱想把自己在家裡做的鑰匙鏈放進保險柜里後給江畢一個驚喜。 英美來找秀賢說自己會聽她所有的要求,讓自己幫助秀賢。秀賢冷冷地告訴英美好好照顧敏貞,說自己沒有可以讓英美幫忙的事情。

第145集

江畢知道了秀賢的流產事實,江畢憤怒地表示要告訴蘇熙貞,秀賢說一切都是因江畢而起,哀求他原諒自己。 秀賢告訴敏貞她是可以幫助自己的最後機會,求她去阻止江畢。敏貞按照秀賢的話見到江畢,試圖阻止他告訴蘇熙貞秀賢流產的事情。

第146集

秀賢告訴蔡正熙江畢知道了所有事實,她擔心地表示是不是不再需要慧琳。聽到兩個人談話的慧琳質問秀賢是不是為了搶自己的孩子才接近自己,秀賢慌張地表示歉意。 江畢對勇台說不能再任由秀賢說謊,勇台告訴他這說明江畢一點都不在乎秀賢,並反問江畢怎么能不知道妻子流產的事情。江畢表示不能再隱瞞下去流產的事實。

第147集

江畢把所有的事實告訴了蘇熙貞,蘇熙貞表示不能就這樣放過秀賢,讓他查一下秀賢流產的醫院。江畢告訴她這沒有意義,但是蘇熙貞堅決表示要查出真相。勇台和英美來找蘇熙貞並請求原諒,英美說出秀賢對江畢的感情是真的,只要抓住江畢的心就可以解決一切,但是蘇熙貞表示無法原諒秀賢的態度,過幾天會把秀賢的行李搬回去。

第148集

慧琳找到江畢後說出了期間發生的事情,最後說自己是因為氣不過被秀賢欺騙,所以才來找江畢。江畢聽後拜託她把對自己說過的事情再告訴蘇熙貞。 秀賢告訴蘇熙貞江畢對自己失去孩子後的悲傷毫無關心,並表示想重新開始,但是蘇熙貞告訴她現在連孩子這個最後的希望都破滅,只剩下了和秀賢算賬的事情。

第149集

敏貞按蔡正熙的要求見到了江畢,並勸他不要離婚,江畢告訴她自己已經沒有理由和秀賢繼續生活,即使回不到敏貞的身邊也會離婚。注視著江畢和敏貞的寶國把兩個人在一起的一幕拍下來後發布出去。蘇熙貞知道後表示要想趕快解決需要秀賢的幫助,江畢告訴她這個背後有秀賢。

第150集

江畢和敏貞的緋聞報導出去後娜麗公司陷入危機,蘇熙貞拜託秀賢出面澄清事實。斗煥繼續威脅秀賢,秀賢為了籌錢東奔西走,她請求斗煥再給自己一點時間,但斗煥卻找到了英雅。

第151集

江畢對秀賢問起在寶國家裡看到的慧京的照片,但是秀賢假裝不知情。秀賢給寶國打電話問起給江畢看照片的理由,寶國告訴她現在到了讓江畢知道自己身份的時候,江畢和家人要為他們的罪行付出代價。 秀賢得到了敏貞住過的房子的房契,她拿著這個來銀行申請貸款,但被告知無法立刻拿到貸款的回答後感到失望。斗煥知道後在電話里告訴秀賢從現在開始自己要採取行動,掛斷電話後來找英雅。

第152集

記者招待會上,秀賢沉著地應對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提問。有一記者問起關於江畢和敏貞擁抱的照片,秀賢回答說兩個人是姐夫和小姨子的關係,這種舉動不足為怪。 斗煥綁架了英雅,並連續給秀賢打電話要求錢。焦慮的秀賢問蔡正熙能不能馬上籌到錢。

第153集

崔警官告訴秀賢據英雅的陳述罪犯和秀賢認識,秀賢回答說那個人曾經給娜麗公司供過貨,其餘的事情自己一概不知。江畢越來越懷疑寶國,隱隱感到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寶國的計畫進行,心裡開始不安起來。

第154集

秀賢告訴江畢他的初戀情人崔慧京是寶國的妹妹,蘇熙貞聽到後驚愕不已,並表示要立刻見到寶國。秀賢拿著錢與斗煥見面,斗煥表示今後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江畢對蘇熙貞說寶國有可能是敵人,眼下的情況已經分出了勝負。蘇熙貞表示在股份方面自己處在有利的位置,秀賢也已經同意站在自己這一邊,但江畢露出不可信的表情。

第155集

寶國與江畢見面,他平靜地告訴江畢自己是為了替妹妹慧京報仇而進了娜麗公司。寶國提起解聘社長的事情和緋聞事件,把江畢推入了困境。 秀賢告訴蘇熙貞在臨時股東會上提出的關於江畢的解聘問題上,自己和朴會長會投贊成一票。蘇熙貞告訴秀賢只依靠她和朴會長的股份是無法解聘江畢。

第156集

蘇熙貞找到勇台和英美,說自己中了秀賢的圈套失去了所有。勇台和英美無法相信秀賢的所作所為,聽到事情的經過之後表示會親自問秀賢。 勇台和英美告訴秀賢所有的人都愛著秀賢,她不能這么對待這些人,但是秀賢讓兩個人回去,說自己已經無法回頭。

第157集

江畢從東赫那裡聽到斗煥和秀賢有干係的事情,他問秀賢為什麼要這樣做,秀賢告訴江畢一切都是為了他,讓他再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 蔡正熙告訴寶國秀賢過不了多久就會離婚,問他對秀賢的態度是為了復仇還是對秀賢的愛。寶國表示自己希望秀賢心裡的傷口全部癒合之後再和她重新開始。

第158集

全警官告訴江畢宋斗煥已經被捕,秀賢聽到後慌張得不知所措。蔡正熙問秀賢她和斗煥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秀賢說以後情況會越來越不妙。 英雅對敏貞說出了過去的事情,敏貞聽到一切都是斗煥和秀賢做出的事情後,告訴英雅秀賢和英美都是一家人,讓她不要告訴別人。

第159集

敏貞找到秀賢,說英雅記起了全部過去的事情,這對秀賢會有幫助,秀賢告訴她如果真的想幫助自己,就阻止英雅說出去。 斗煥為了從醫院逃跑,給秀賢打電話說在停車場見面。秀賢到達停車場後給斗煥發簡訊,斗煥看到簡訊後試圖逃跑,但是被警察抓住。警察開始審問斗煥。

第160集

秀賢整理完行李後拜託蔡正熙找出自己的護照,警察來找蔡正熙問秀賢的下落,蔡正熙謊稱秀賢在外地出差。 斗煥否認綁架英雅的事情,見警察拿出證據照片,他表示這只是普通的見面。在螢幕前看著審問過程的英雅終於說出了所有的事實。

第161集

秀賢給敏貞打電話問起英雅,敏貞告訴她英雅決定把自己經歷的事情如實地說出來,秀賢聽到後告訴敏貞如果搞砸事情,一切都是敏貞的錯。檢察官來到蘇熙貞的家裡搜查,蘇熙貞把秀賢被警察通緝的事情告訴了蔡正熙,說如果強盜和秀賢之前認識的話,秀賢要以共犯的罪名接受刑事處罰。

第162集

寶國告訴蔡正熙自己以為幫助秀賢完成她的心愿就會被她接受,沒想到秀賢依然只愛江畢,不肯接受自己的感情。警察把斗煥通話的錄音內容給他聽,他終於承認所有的事情都是受李秀賢的指使,自己只是拿錢辦事。

第163集

秀賢聽到蔡正熙要回美國的事情,她打電話哀求蔡正熙不要丟棄自己,但蔡正熙告訴秀賢她太可怕,以後不想再見到秀賢,之後掛斷了電話。英美找到秀賢說一直很想做秀賢真正的母親,但是自己沒有做到,請求秀賢的原諒。英美抱著秀賢,秀賢摟著她大哭。

第164集

秀賢來到警察局接受調查,全警官對秀賢的配合表示了謝意。蘇熙貞重新恢復了會長,寶國當上了代表理事。東赫和英雅舉行了婚禮,而敏貞最終離開了江畢。

角色介紹

李秀賢 李秀賢 李秀賢
洪恩熙飾
28歲、 娜麗化妝品戰略開發室的策劃組長。
雙重性格的女人。自信、魅力的現代女性, 夢想著成功的完美主義者。
好強,自己的東西絕對不允許被別人搶走。
她的心底有個不願意說出來的秘密,那就是父親再婚後出現在自己身邊的陌生的家人。
因此即將要和韓會長的兒子江畢要步入結婚禮堂的她無法高興地面對突然回到家的敏貞。在她成為富家兒媳婦離開這個家之前,她不想讓未來的婆家知道自己再婚家庭的事實。​
韓江畢 韓江畢 ​韓江畢
金男珍飾
30歲、娜麗化妝品戰略開發室 策劃組長。
韓振浩會長的兒子,娜麗化妝品的經營繼承人。
性格細膩的他從小喜歡音樂,但在父親的強求下去美國名門大學讀完MBA,回國後又按照父親的意願進了娜麗化妝品,一直沒有放棄音樂夢想的他瞞著父親偷偷準備了工作室,白天在公司里上班,晚上做音樂,享受著冒險的雙重生活。
按照父親的期望他和秀賢訂婚,即使秀賢不是自己愛的人,當時的他認為秀賢是自己需要的女人,至少在遇到敏貞之前他是這么想的。
朴敏貞 朴敏貞 ​朴敏貞
金多仁飾
24歲、作曲家。家庭里的孤獨的小島。
她相信愛情是全部的世界,浪漫、感情細膩,記憶中無法抹去一同登喜瑪拉雅的時候突然失蹤的父親,內心深處藏著對父親的思念,加上認為母親改嫁是為家人做的犧牲,常常對母親感到歉意。因此她發誓自己不做母親的包袱。正當她感到孤獨的時候,一個男人出現了,但她的幸福沒有持續多久,原來這個男人已有即將步入結婚禮堂的女人,這個女人就是自己繼父的女兒秀賢。
崔寶國 崔寶國 ​崔寶國
鄭成雲飾
27歲、娜拉化妝品 策劃開發組長
從小失去父親的他從從中學開始就當上了一家之主,賺錢養活母親和姐姐。
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娜拉化妝品之後,他比任何人都努力工作,從危機中拯救出娜拉化妝品,之後得到韓會長的信任。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秀賢走進了他的眼睛裡。公司里傳著秀賢是冰惡女,但是她已經有了結婚對象,就是韓會長的獨生兒子韓江畢,但不知不覺地他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秀賢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