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北防護林

三北防護林

“三北”防護林工程是指在中國三北地區(西北[中國西北地區]、華北[地區名]和東北)建設的大型人工林業生態工程。中國政府為改善生態環境,於1979年決定把這項工程列為國家經濟建設的重要項目。工程規劃期限為70年,分七期工程進行,已經啟動第五期工程建設。2018年11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三北工程建設作出重要指示。習近平強調:堅持久久為功、創新體制機制、完善政策措施、鞏固和發展祖國北疆綠色生態屏障。2018年11月30日,三北工程建設40周年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召開。2018年12月24日,《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40年綜合評價報告》正式發布,評價報告指出:三北防護林體累計造林4614萬公頃。

基本信息

項目背景

三北防護林三北防護林
“三北”防護林體系東起黑龍江賓縣,西至新疆的烏孜別里山口,北抵北部邊境,南沿海河永定河汾河渭河、洮河下游、喀喇崑崙山,包括新疆、青海、甘肅、寧夏、內蒙古、陝西、山西、河北、遼寧、吉林、黑龍江、北京、天津等13個省、市、自治區的559個縣(旗、區、市),總面積406.9萬平方公里,占中國陸地面積的42.4%。從1978年到2050年,歷時73年,分三個階段、七期工程進行 ,規劃造林5.35億畝。到2050年,三北地區的森林覆蓋率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15.95%。建設三北工程是改善生態環境,減少自然災害,維護生存空間的戰略需要。三北地區分布著中國的八大沙漠、四大沙地和廣袤的戈壁,總面積達148萬平方千米,約占全國風沙化土地面積的85%,形成了東起黑龍江西至新疆的萬里風沙線。這一地區風蝕沙埋嚴重,沙塵暴頻繁。從上世紀60年代初到70年代末的近20年間,有667萬公頃土地沙漠化,有1300多萬公頃農田遭受風沙危害,糧食產量低而不穩,有1000多萬公頃草場由於沙化、鹽漬化,牧草嚴重退化,有數以百計的水庫變成沙庫。據調查,三北地區在上世紀50~60年代,沙漠化土地每年擴展1560平方千米;70~80年代初,沙漠化土地每年擴展2100平方千米。三北地區大部分地方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乾旱等自然災害十分嚴重。三北地區水土流失面積達55.4萬平方千米(水蝕面積),黃土高原的水土流失尤為嚴重,每年每平方千米流失土壤萬噸以上,相當於颳去1厘米厚的表土,黃河每年流經三門峽16億噸泥沙,使黃河下遊河床平均每年淤沙4億立方米,下游部分地段河床高出地面10米,成為地上“懸河”,母親河成了中華民族的心腹之患。

總體規劃

在總體規劃中的三北地區,有八大沙漠、四大沙地,其中面積為133萬平方公里,大於全國耕地面積的總和。這裡曾經是水草肥美的農、牧區,如今已是遍地黃沙,年風沙日達30~100天,下遊河床已高出地面10米以上。

總體規劃要求:在保護好現有森林草原植被基礎上,採取人工造林、飛機播種造林、封山封沙育林育草等方法,營造防風固沙林、水土保持體、農田防護林、牧場防護林以及薪炭林和經濟林等,形成喬、灌、草植物相結合,林帶、林網、片林相結合,多種林、多種樹合理配置,農、林、牧協調發展的防護林體系。

工程意義

乾旱、風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導致的生態災難,嚴重製約著三北地區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使各族人民長期處於貧窮落後的境地,對中華民族的生存和發展構成嚴峻挑戰。建設三北工程不僅對改善三北地區生態環境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而且對改善全國生態環境也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建設三北工程是實現民族團結,鞏固國防,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的戰略需要。三北地區是中國多民族聚居區,聚居著漢、回、蒙、滿、維吾爾、哈薩克、鄂倫春、塔吉克等22個民族,總人口1.67億。

三北地區戰略地位突出,有中國重要的國防基地。工程區橫跨中國北方半壁河山,同俄羅斯、蒙古等10多個國家接壤,國境線長達7000千米。三北地區有許多革命老區,由於生態條件惡劣,經濟發展緩慢,民眾生活困難。建設三北工程不僅對增強民族團結,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有著重要意義,而且對維護國家安全,鞏固國防建設起著積極的作用。

建設三北工程是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加快農民脫貧致富,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戰略需要。三北地區地域遼闊,光熱資源充足,物種資源多樣,礦產資源豐富。人均農地、草地均高於全國平均水平,是中國重要的畜牧業基地和極具開發潛力的農業區;已經發現的礦產有170多種,約占全國的70%,其中有多種礦產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占有明顯的優勢,是中國重要的能源、冶金、重化工基地。

三北地區植被稀少,農村木料、燃料、肥料、飼料俱缺,農業生產低而不穩,農村經濟發展緩慢,人民生活水平低下。三北地區惡劣的生態環境嚴重地制約了區域社會經濟發展,影響了農民脫貧致富。建設三北工程不僅對促進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早日實現農民脫貧致富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而且對促進中國國民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戰略意義。

建設三北工程是改善三北地區生態環境、解決生態災難的根本措施。三北地區在農田保護、水土保持、防風固沙等方面進行了廣泛的探索,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不少地方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工程建設前,三北風沙區造林保存面積達187萬公頃,黃土高原水土流失區造林保存面積達140萬公頃,為大規模進行沙害、水患治理積累了經驗。實踐證明“治水之本在於治山,治山之要在於興林”是符合客觀規律的,植樹種草是解決生態災難的根本措施,生態災難只能用改善生態的辦法來治理。

適宜樹種

泓森槐有一定的抗旱、抗煙塵、耐鹽鹼作物。適生範圍廣,是改良土壤、水土保持、防護林、“四旁”綠化的優良多功能樹種。可作為行道樹、住宅區綠化樹種、水土保持樹種、荒山造林先鋒樹種等。

泓森槐[5]生長迅速,木材堅硬,紋理細緻,耐水濕,抗腐朽,易燃,熱值高,是重要的速生用材樹種和能源樹種。可做為礦柱及建築用材,也是製作家具,木地板的優質原料。

全國造林樹種單一,土壤地力衰退嚴重,而營造泓森槐混交林可大大改良土壤,根瘤菌能固氮,落葉可肥土。用榆樹、楊樹、柳樹等混交,長勢都會更好。泓森槐根系發達,具根瘤,可以固氮,提高土壤肥力,故其耐瘠薄、耐旱性優於楊柳科品種,在貧瘠的土壤中,也能較正常生長。

建設期限

1978-2000年為第一階段,分三期工程。1978-1985年為一期工程,1986-1995年為二期工程,1996-2000年為三期工程;

2001-2020年為第二階段,分兩期工程。2001-2010年為四期工程,2011-2020年為五期工程;

2021-2050年為第三階段,分三期工程。2021-2030年為六期工程,2031-2040年為七期工程,2041-2050年為八期工程。

建設範圍

按照總體規劃,三北工程的建設範圍東起黑龍江省的賓縣,西至新疆的烏孜別里山口,北抵國界線,南沿天津、汾河、渭河、洮河下游、布爾汗布達山、喀喇崑崙山,東西長4480公里,南北寬560-1460公里。地理位置在東經73°26´~127°50´,北緯33°30´~50°12´之間。包括陝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山西、河北、北京、天津、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13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551個縣(旗、市、區)。工程建設總面積406.9萬平方公里,占全國陸地總面積的42.4%。

實施措施

這項工程,根據我國國情,採取民辦國助形式,實行民眾投工,多方集資,自力更生,國家扶持為輔的建設方針,走一條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並重的具有中國特色的防護林建設之路。在嚴酷的自然條件下,造林中重視依靠科學技術。我國在“流動沙地飛機播種造林”、“旱作林業豐產”、“窄林帶、小格線式農田防護林網”、“寬林網、大格線式的草牧場防護林網”和“乾旱地帶封山育林育草”五大難題的研究及其有關新技術大面積推廣,都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並取得很大的經濟效益。到1995年,完成人工造林18.15萬平方公里,森林覆蓋率由原來的5.05%提高到8.28%,12%沙漠化土地得到治理,其中有4萬多平方公里“不毛之地”變成森海。三北地區有1/3的縣農業生態環境開始走向良性循環。

建設歷程

三北防護林三北防護林
三北工程建設之初為了從根本上改變三北地區生態面貌,改善人們的生存條件,促進農牧業穩產高產,維護糧食安全,把農田防護林作為工程建設的首要任務,集中力量建設以平原農區的防護林體系。

二期工程,隨著經濟體制的改革與深化,為進一步調動民眾投身工程建設的積極性與主動性,工程建設提出了建設生態經濟型防護林體系的指導思想,使生態治理與經濟發展相協調,生態建設與民眾脫貧致富相統一,改變單一生態型防護林建設模式,做到農林牧、土水林、帶片網、喬灌草、多林種、多樹種、林工商七個結合,使防護林體系達到結構穩定、功能完善,生態、經濟、社會效益有機結合。

三期工程,從三北地區的實際出發,按照先易後難,先急後緩,由近及遠,突出重點的方針,在三北農牧業生產迫切需要、自然條件較好的地區,選定一批黨政領導重視、基礎工作紮實的縣旗,進行重點扶持,有計畫、有步驟地建成一批區域性防護林體系。提出到2000年,在東北西部和內蒙古東部、京津和河北北部、黃土高原、毛烏素沙地、新疆綠洲等地建成一批規模不等的區域性防護林體系。

四期工程,根據日益嚴峻的防沙治沙形勢,提出了以防沙治沙為主攻方向。根據中央關於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戰略部署,在工程建設中提出了“建設一個亮點、統籌三大區域”的工程建設思路,開展了新農村建設試點、農防林更新改造和重點農區、重點沙區和水土流失區的高標準防護林建設。

建設成就

2018年11月30日從三北工程建設40周年總結表彰大會上獲悉,三北工程建設40年累計完成造林保存面積3014.3萬公頃,工程區森林覆蓋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了現在的13.57%,活立木蓄積量由7.2億立方米提高到33.3億立方米。

風沙治理

三北防護林

三北防護林三北防護林
從新疆到黑龍江的風沙危害區營造防風固沙林1億多畝,使20%的沙漠化土地得到有效治理,沙漠化土地擴展速度由20世紀80年代的2100平方公里下降到1700平方公里。遼寧、吉林、黑龍江、北京、天津、山西、寧夏等七省(自治區、直轄市)結束了沙進人退的歷史,沙漠化土地每年481平方公里,拓寬了沙區廣大人民的生存地區。

重點治理的科爾沁、毛烏素兩大沙地森林覆蓋率分別達到20.4%和29.1%,不僅實現了土地沙漠化逆轉,而且進入綜合治理、綜合開發的新階段。赤峰市治理開發沙地2100萬畝,占沙化土地的58%;榆林沙區森林覆蓋率已由1977年的18.1%上升到38.9%,沙化土地治理度達68.4%。

水土流失治理

在黃土高原和華北山地等重點水土流失區,堅持山水田林路統一規劃,生物措施與工程措施相結合,按山系、分流域綜合治理,營造水保林和水源涵養林723萬公頃,治理水土流失面積由工程建設前的5.4萬平方千米增加到現在的38.6萬平方千米,局部地區的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治理。重點治理的黃土高原造林779.1萬公頃,新增治理水土流失面積15萬平方千米,使黃土高原治理水土流失面積達到23萬多平方千米,近50%的水土流失面積得到不同程度治理,水土流失面積減少2萬多平方千米,土壤侵蝕模數大幅度下降,每年入黃泥沙量減少3億多噸。

山西省昕水河流域土壤侵蝕模數已由7175噸下降到3226噸。張家口市土壤侵蝕模數已由過去的5900噸下降到1540噸,官廳水庫泥沙入庫量由899噸減少到235噸,潘家口和密雲兩大水庫泥沙入庫量分別減少20%和60%。遼寧省在遼西低山丘陵區營造水土保持林450多萬畝,土壤侵蝕模數已由4500—5000噸下降到1500—2191噸。

農區防護林

農田防護林作為改善農業生產條件的一項基礎設施,始終放在三北防護林體系優先發展的地位,共營造農田防護林3600多萬畝,有3.23億畝農田實現的林網化,占三北地區農田總面積的65%。平原農區實現了農田林網化,一些低產低質農田變成了穩產高產田。三北地區的糧食單產由1977年的118公斤/畝,提高到2007年的311公斤/畝,總產由0.6億噸提高到1.53億噸。

森林資源

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使三北地區的森林資源快速增長,木材及林產品產量不斷增加,改變以過去缺林少木的狀況。截至到2012年,三北地區活立木蓄積量達10.4億立方米,年產木材655.6萬立方米,不僅使民用材自給有餘,而且由於木材產量的增加也帶動了木材加工業和鄉鎮企業、多種經濟的發展。“四料”俱缺的狀況已有很大改變,特別是已建成了1870萬畝薪炭林,加上林木撫育修枝,解決了600萬戶農民的燃料問題。營造的牧防林保護了大面積草場,營造的7500萬畝灌木林和上億畝楊、柳、榆、槐樹的枝葉為畜牧業提供了豐富的飼料資源,三北地區牲畜存欄數和畜牧業產值成倍增長。

經濟發展

林業的發展不僅改善了生態環境,同時也促進了農村經濟的發展,三北地區將資源優勢轉變為經濟優勢,已發展經濟林5670萬畝,建設了一批名、特、優、新果品基地,年產乾鮮果品1228萬噸,比1978年前增長了10倍,總產值達200多億元。甘肅省林果業已發展成為全省農村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1997年全省農民人均林果業收入達到300元,占收入的25%,有41個縣的林果特產稅收入超過100萬元。河北省張家口市大力發展經濟林,林業產值由9000萬元增加到3億元,有240個村、15萬戶農民靠林果業實現了脫貧致富。

總結表彰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三北工程建設作出重要指示強調,三北工程建設是同我國改革開放一起實施的重大生態工程,是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重要標誌性工程。經過40年不懈努力,工程建設取得巨大生態、經濟、社會效益,成為全球生態治理的成功典範。當前,三北地區生態依然脆弱。繼續推進三北工程建設不僅有利於區域可持續發展,也有利於中華民族永續發展。要堅持久久為功,創新體制機制,完善政策措施,持續不懈推進三北工程建設,不斷提升林草資源總量和質量,持續改善三北地區生態環境,鞏固和發展祖國北疆綠色生態屏障,為建設美麗中國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2018年11月30日,三北工程建設40周年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召開。會議對三北工程建設作出突出貢獻的先進集體、先進個人和“綠色長城獎章”獲得者進行了表彰。

所獲榮譽

三北防護林的建設規模之大、速度之快、效益之高均超過美國的“羅斯福大草原林業工程”、前蘇聯的“史達林改善大自然計畫”和北非五國的“綠色壩工程”,在國際上被譽為“中國的綠色長城”、“世界生態工程之最”。

1987年,作為這項生態工程主管單位的國家林業局三北防護林建設局,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授予“全球環境保護先進單位”獎章。

1989年,鄧小平同志為三北防護林體系工程親筆書寫了“綠色長城”的題詞。

存在問題

投入問題

三北防護林三北防護林
三北工程東西橫跨近9000里,擔負著北拒八大沙漠、四大沙地,內保黃土高原、華北平原,南護北京、天津等要地等重要任務,然而30多年來,工程總投入不過100多億元,不及京滬高鐵總投入的1/20。儘管如此,三北工程仍然在防沙治沙、保護農田、保持水土、發展生態經濟等方面取得明顯成效。

被爆出售

2013年2月底,內蒙古赤峰敖漢旗牛古吐鄉所轄村鎮有人舉報稱,該地近幾年陸續出租、出賣了幾萬畝用於防沙固沙林的檸條。該地所屬的大五家村於2011年4月與山西王姓商人簽訂契約,將村裡的9000多畝檸條地轉給其承包,每畝200元,時間70年,每年轉讓價格2.84元/畝。

需更新換代

2013年3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張家口市副市長楊玉成表示,要加快三北防護林工程區成過熟林更新換代,提高森林生態效益。楊玉成說,“三北防護林是我國北方重要的綠色生態屏障,但是部分林木已經進入成過熟期,防護林的生態功能和防護效益明顯下降。”

據林業部門介紹,河北壩上地區百萬畝防護林因樹齡超過生理期、連年乾旱、地下水超采等,已經大面積乾枯死去。如不及時採取措施更新改造,百萬畝楊樹防護林在不遠的將來會不復存在,不僅壩上地區800萬畝牧場、良田面臨沙化侵蝕的危險,而且由此帶來的沙塵也威脅著距離壩上地區僅200多公里的京津兩市。

未來發展

三北防護林三北防護林
三北地區是中國林業發展的重點、難點地區,沙化土地總面積達148萬平方千米,占全國沙化土地的85%;水土流失面積240萬平方千米,占全國的67%。三北地區也是中國林業發展潛力最大的地區,三北地區13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現有宜林地面積3936萬公頃,占全國宜林地面積的68.7%;全國近50萬平方千米可治理的沙化土地,90%集中在三北地區;黃土高原45萬平方千米的水土流失面積,基本上分布在三北地區。

中國實現到2020年森林覆蓋率達到23%和2050年26%的戰略目標,增值空間重點在三北地區。三北工程對於改善三北地區的生態環境,提高農業生產力,增加農民收入,促進區域發展,發展現代林業,推進生態文明,提高中國在生態環保領域的地位具有十分重大的戰略意義。

目標任務

在保護好現有植被的基礎上,完善提高,加快發展,到2020年,森林覆蓋率達到12%。平原農區建成區域性防護林體系,農業綜合生產能力顯著增強。沙化土地擴展趨勢得到基本遏制,水土流失得到不同程度的治理,土地承載力和人口環境容量明顯增強。到2050年,完成三北工程規劃建設任務,使森林覆蓋率達到並穩定在15%左右,風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控制,生態環境和人民民眾的生產生活條件從根本上得到改善,建成比較完善的森林生態體系、比較發達的林業產業體系和比較繁榮的生態文化體系。

建設布局

在沙區,以遏制土地沙化為根本,加大封禁保護力度,推進全面治理,建設喬灌草複合防護林體系;在山區,以水土保持為重點,山水田林路綜合治理,建設生態經濟型防護林體系,提高土地生產力;在平原農區,以增強農業生產能力為目標,建設、改造、提高相結合,建設高效農業防護林體系。集中力量抓好科爾沁沙地、毛烏素沙地、呼倫貝爾沙地、新疆綠洲外圍和河西走廊的防沙治沙;加大黃河流域、遼河流域、松花江和嫩江流域、石羊河流域、塔里木河流域的水土流失治理力度;強化江河源頭和風沙源的綜合治理措施,依法劃定封禁保護區,從源頭上控制風沙和水土流失危害。

以《中國林業區劃》為依據,遵循地域分異規律,將三北工程建設地區劃分為東北西部、蒙新、黃土高原、華北北部4個防護林體系建設地區(一級區),22個區域性防護林體系區(二級區),59個防護林類型區(三級區,亦即省級區)。具體為:

東北西部地區:包括黑龍江、吉林二省和遼寧北部、內蒙古東部,土地總面積5530.1萬公頃,占三北地區總面積的13.6%。以建設農田防護林為基本框架,多林種、多樹種並舉,網帶片、喬灌草結合,農林牧彼此鑲嵌,縣縣毗連,互為一體的區域性防護林體系。

蒙新地區:包括新疆和內蒙古西部、甘肅西部、青海西北部、寧夏北部、陝西長城沿線以北、河北壩上部分,土地總面積29985.4萬公頃,占三北地區總面積的73.7%。採取造封飛相結合的措施,建設以防風固沙林為主的綜合性防護林體系。

黃土高原地區:包括山西省西部和陝西長城沿線以南渭河以北、內蒙古陰山南部、甘肅中東部、青海東部、寧夏南部,土地總面積3670.7萬公頃,占三北地區總面積的9%。採取生物措施與工程措施相結合,堅持山、水、林、田、路綜合治理,建設以水土保持林為主、農林牧協調發展的生態經濟型防護林體系。

華北北部地區:包括北京、天津兩市和河北北部、遼寧西部,土地總面積1504.8萬公頃,占三北地區總面積的3.7%。通過造林、育林,儘快擴大和恢復林草植被,建設以防風固沙林和水源涵養林為主的防護林體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