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樓一鳳

一樓一鳳

一樓一鳳,又稱161feng或141,是香港性工作者提供色情服務的獨有方式,因一個住宅單位內只有一名妓女而得名。這種妓女被代稱為鳳姐。此名稱自90年代後興起,逐漸取代了過去的代稱神女,更名的原因自今已無法考證。香港法例第200章117條;任何處所由超過二人主要用以賣淫用途即可被視為賣淫場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賃賣淫場所都可被檢控。“一樓一鳳”是香港一種半公開的淫業,這一色情經營方式的存在與發展,是對香港實行多年的禁娼令的一種嘲弄。

基本信息

簡介

一樓一鳳一樓一鳳
一樓一鳳,又稱161feng或161或141,是香港性工作者的一種提供色情服務的獨有方式,因為在一個住宅單位內只有一名妓女而名。據香港法例第200章117條:任何處所由超過二人主要用以賣淫用途即可被視為“賣淫場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賃賣淫場所都可被檢控。為逃避法律責任,而發展出只有一名妓女賣淫的一樓一鳳。一樓一鳳也稱為“一樓一”、“161”、“141”和“鳳樓”等等。

背景

一樓一鳳, 多位於香港舊區內的多層住宅單位,分布地區頗廣,但以油麻地尖沙咀旺角深水埗北角觀塘最為集中。一樓一鳳多數集中在某條街或某幢大廈個體經營。主要靠報章雜誌的分類廣告以招徠顧客,近年亦有在網際網路上招攬生意。一樓一鳳內的性工作者因為通常年紀較大,多稱鳳姐或鳳姑。部分一樓一鳳與普通民居為鄰,對居民做成一定滋擾,但其行為未牴觸法律,因此亦無可奈何。因此,香港一樓一鳳一般不抓,而且絕對不抓嫖客。

發展

一樓一鳳一樓一鳳
香港“一樓一鳳”賣淫的“鳳樓”,在60年代又稱“綠窗妓寨”。這是因為當時用這種方式賣淫的妓女為了昭示嫖客,多將臨街的窗戶漆成綠色。這種鳳樓當時多集中在灣仔的謝斐道一帶,風月老手自然會沿徑尋去。70年代末,謝斐道改建,“綠窗妓寨”被迫遷址,“鳳姐”們紛紛在灣仔的洛克道、油麻地的廟街以及旺角等地築起新巢。這些地方發展至今已成為香港妓女最為集中的地—區。
到了90年代,因上述地區樓價上漲,“鳳樓”為了降低成本,又逐漸向東區的北角一帶遷移。同時,荃灣深水埗這些新開發的地區,也成為“一樓一鳳”的新的集中地。香港的“鳳樓”在80年代時,通常都在當街的人行道上公開張掛著“泰妹”、“金絲貓”、“學生妹”、“住家少婦”等彩色霓虹燈廣告,並在燈箱上註明“鳳姐”所在的樓層、房號。後來港英政府通過一項“刑事罪行修正條例”,規定警方有權拆除一切經營色情業的不雅招牌。為了避免警察的掃蕩,90年代以來,這些“鳳樓”的招牌大多改為只寫明樓層、門號的“12樓A座金宅”、一樓B室芳芳”等做法,看上去絕無淫褻不雅字眼。有的更乾脆只在門前貼上一張螢光紙。為了更好地招來生意且又不受警方干預,“鳳姐”及操縱者們通常還在報紙上登載廣告,這些廣告多以“徵友”、“家庭護理”、“家庭服務”等為幌子,同時附有聯繫電話或地址。有的甚至註明可提供“全套服務”。嫖客們都清楚,所謂全套服務”,即“鳳姐”在接客時不設禁區,可應顧客要求做任何事。同樣是出賣身體,“一樓一鳳”的價格可以說是較低的。比起夜總會小姐的“身價”來,自是有天淵之別了。而且,同樣是賣身,一般日式夜總會,甚至“指壓中心”的小姐,也還有選擇客人的權利,而“鳳姐”則是毫無選擇餘地的。上述那種“坐床待客”的“鳳姐”出於安全計,往往幾人合夥租的一套單元房,然後各用一個房間;或集中到某一幢受黑勢力保護的色情業集中的樓宇內租房營業。90年代以來,香港警方已數次在掃黃行動中搗毀這類淫業集中的淫窟。除了“坐床待客”的“鳳姐”之外,還有一類“鳳姐”需上街親自拉客,這類“鳳姐”被稱為“企街雞”,多集中在深水涉區的元州街、桂林街、欽州街一帶。這些“風姐”以前也是“坐床待客”的,因為年紀偏大,競爭激烈,迫使她們不得不親自上街“扯皮條”。當她們在街上物色到客人,並講好價錢後,便會與客人一同上“樓”進行交易。

類似現象

台灣

台灣是沒有一樓一鳳的問題的。其基礎就在於台灣是比較嚴格的賣淫合法化(法律管制化)的。他們有制訂《台北市公娼管理辦法》,訂定台北市公娼接客費標準。由政府發放牌照,有牌照的妓女稱為公娼,是合法的,在合法的公娼館裡營業。無牌照的叫暗娼,是違法的。對於嫖客和暗娼的性交易,罰娼不罰嫖。暗娼要受到處罰,嫖客卻不用受到任何處罰。暗娼受到的處罰包括罰款或三天以下的拘留。和大陸不同的是,拘留必須經法官審理,罰款由警察做出決定就可以。但台灣內政部最近已決定朝非罪化方向改革,將來私下的性交易都不違法。和香港一樣。至於是否允許設立紅燈區還在討論中。台灣的公娼館已在減少,台北已取消公娼。台灣決定將來朝非罪化方向改革。

澳門

澳門的色情行業比香港更猖獗,更公開化,因為澳門除了賭就是黃。 美國之音記者採訪了澳門立法會議員吳國昌。他指出,色情行業在澳門由 來以久。吳國昌說:“在澳門賭場裡和賭場四周出現那么多從事色情服務 的婦女是由來以久,只不過自由行開放後人數更多而已。雖然澳門警方也掃蕩過,但只是形式上的表面文章,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在澳門從事色情行業的婦女不算犯法,既不能送入監獄,也不能驅逐出境。”而且,澳門雖然存在一樓一鳳,只不過其他的色情行業更發達。

相關事件

一樓一鳳現象的存在,對於香港社會無論是風氣,還是社會的安全都是一種危害,也發生了一些慘不忍睹的事件,令人扼腕。
第一宗:3月13日,CoCo遇害
CoCo遇難前在色情網頁中刊出床照招徠“顧客”。遇害的第二日凌晨被發現赤裸倒斃浴室內,頸部被花灑膠喉管纏,證實死去至少十多小時,警方調查發現她失去手機及千多元現款。案件被揭發的同日,兇徒再到大埔懷仁街鳳樓犯案,用相同手法勒死鳳姐莎莎及掠取其財物。14日,疑犯因無性衝動,在家休息一天。
第二宗:3月15日,莎莎遇害
遇害鳳姐阿娟,又被稱莎莎(30歲),遭兇徒搶劫後,疑被床枕焗死。她與元朗被害鳳姐CoCo(35歲)背景相近,同是早年在內地與香港人結婚,育有一名8歲兒子,近年申請到香港,所不同是阿娟到港後,與丈夫已離異,兒子跟隨丈夫居住,她則與男友在大埔區同居,並在大埔當鳳姐,賺取皮肉錢。
第三宗:3月15日,琪琪遇害
3月17日凌晨約0時45分,警方接一女子報警,稱其女友與她失去聯絡,要求警方協助。警員接報後到達大埔廣福路80號一單位,發現一女子衣著整齊地死在大廳。死者身上沒有表面傷痕,室內有凌亂搜掠痕跡,死者的手機也失蹤。據兇手交待,琪琪遇害日期應為15日晚,當時因兇手下體無法勃起,乾脆直接殺人。
第四宗:3月17日,AMY遇害
AMY來自湖南。該鳳樓原本為一名叫阿珊的鳳姐經營,警方到現場時發現死者舌頭凸出,鼻孔滲血,屍體旁邊有毛巾,地上留有兩個保險套包裝。有訊息指,第4宗殺害妓女案,警方初步證據顯示,兇手懷疑為死者丈夫,趁出現“殺鳳狂魔”的機會,偷橋殺死妻子以圖嫁禍。
殺手閃電落網
巴基斯坦裔殺手落網3月18日,“妓女殺手”終於落網,押返港扣查。警方發現其中一名女死者“琪琪”失去的手機,案發後曾被人使用,遂循線索成功追查涉案的巴基斯坦裔青年。該名巴基斯坦裔青年涉嫌在新界北區連環劫殺3名鳳姐,於犯案後48小時內,被警方憑死者失去的手機通話線索,迅速追蹤到疑兇16日已潛逃澳門,遂即派員赴當地,成功擒拿兇手。該名巴基斯坦裔青年,現年24歲。 該犯持有香港身份證,能操純正廣東話,被捕前與兩名兄長居於大埔區的公屋。疑犯2歲時來港定居,長大後曾經跟從買賣二手車到祖國的兄長一起工作,現時遊手好閒,他雖然沒有精神病記錄,卻性格孤僻,喜愛賭博,但屢戰屢敗,結果欠下多筆賭債。 3月21日,警方偵破第四宗命案。警方憑死者“AMY”另一部手機的通話記錄及電話簿,調查了死者生前的朋友和“客人”,並通過電信公司查到,“AMY”被盜的手機仍偶爾開機,手機信號來自柴灣區。3月21日下午5時,在柴灣一座房屋內,警方在一名30 歲的林姓男子身上搜出了“AMY”的財物。被捕後,這名男子透露,殺害“AMY”只為劫財。由於債台高築,走投無路,鋌而走險。在3宗“鳳姐”命案發生後,他模仿這一殺人手法,企圖轉移警方視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