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桓公伐楚》

《齊桓公伐楚》

《齊桓公伐楚》選自《左傳·僖公四年》。公元前656年的春天,齊桓公在打敗蔡國之後,又聯合諸侯國軍隊大舉進犯楚國。在大兵壓境的情況下,楚成王先派使者到齊軍中質問齊桓公為何要侵犯楚國,隨後又派屈完到齊軍中進行交涉,雙方先後展開了兩次針鋒相對的外交鬥爭,最終達成妥協,訂立盟約。文章精練的語言描繪了這場外交鬥爭的激烈場面,將齊桓公、管仲、屈完等人的形象描繪得活靈活現。

基本信息

簡介

《齊桓公伐楚》選自《左傳》,講的是齊伐楚的故事。這件事的起源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是我們國家的歷史是經常靠一些貌似微不足道的事情來推動的。

原文

齊桓公伐楚齊桓公伐楚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1),蔡潰,遂伐楚。楚子使與師言日(2):“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3),唯是風馬牛不 相及也(4)。不虞君之涉吾地也(5),何故?”管仲對曰:“昔召康公命 我先君大公曰(6):‘五候九伯(7),女實征之(8),以夾輔周室。’賜我先 君履(9):東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無隸。爾貢 包茅不入(11),王祭不共(12),無以縮酒(13),寡人是征(14);昭王南征而不 復,寡人是問(15)。”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 王不復,君其問諸水濱。”師進,次於陘(16)。
夏,楚子使屈完如師(17)。師退,次於召陵(18)。
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之。齊侯曰:“豈不穀是為? 先君之好是繼(19)。與不穀同好,如何?”對曰:“君惠徼福於敝邑之 社稷(20),辱收寡君(21),寡君之願也。”齊侯曰:“以此眾戰(22),誰能御 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對曰“:“君若以德綏諸候(23),準敢不服? 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24),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
屈完及諸侯盟(25)。

注釋

(1)諸候之師:指參與侵蔡的魯、宋、陳、衛、鄭、許、曹等諸侯國的軍 隊。蔡:諸侯國名,姬姓,在今河南上蔡、新蔡一帶。(2)楚子:指楚成 王。(3)北海、南海:泛指北方、南方邊遠的地方,不實指大海。 (4)唯是:因此。風:公畜和母畜在發情期相互追逐引誘。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由於相距遙遠,雖有引誘,也互不相干。(5)不虞:不料,沒有想到。涉:淌 水而過,這裡的意思是進入,委婉地指入侵。(6)召(shao)康公:召公 爽(shi),周成王時的太保,“康”是溢號。先君:已故的君主,大公:太公, 指姜尚,他是齊國的開國君主。 (7)五侯: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 的諸侯。九伯:九州的長官。五侯九伯泛指各國諸侯。(8)實征之:可以 征伐他們。(9)履:踐踏。這裡指齊國可以征伐的範圍。(10)海:指渤 海和黃海。河:黃河。穆陵:地名,在今湖北麻城北的穆陵山。大隸:地名, 在今河北隆盧。(11)貢:貢物。包:裹束。茅:菁茅。入:進貢。(12) 共:同“供”,供給。 (13)縮酒:滲濾酒渣。(14)寡人:古代君主自稱 是征:征取這種貢物。 (15)昭王:周成王的孫子周昭王。問:責問。 (16)次:軍隊臨時駐紮。陘(xing):楚國地名。(17)屈完:楚國大夫。如: 到,去。師:軍隊。 (18)召(shao)陵:楚國地名,在今河南偃城東。 (19)不穀:不善,諸侯自己的謙稱。(20)惠:恩惠,這裡作表示敬意的詞。 徼(jiao):求。敝邑:對自己國家的謙稱。(21)辱:屈辱,這裡作表示敬 意的詞。 (22)眾:指諸侯的軍隊,(23)綏:安撫。 (24)方城:指楚國 北境的大別山桐柏山一帶山。 (25)盟:訂立盟約。

譯文

魯僖公四年的春天,齊桓公率領諸侯國的軍隊攻打蔡國。蔡國潰敗,接著又去攻打楚國。

楚成王派使節到齊軍對齊桓公說:“您住在北方,我住在南方, 因此牛馬發情相逐也到不了雙方的疆土。沒想到您進入了我們的 國土這是什麼緣故?”管仲回答說:“從前召康公命令我們先君 大公說:‘五等諸侯和九州長官,你都有權征討他們,從而共同輔 佐周王室。’召康公還給了我們先君征討的範圍:東到海邊,西到 黃河,南到穆陵,北到無隸。你們應當進貢的包茅沒有交納,周 工室的祭祀供不上,沒有用來滲濾酒渣的東西,我特來徵收貢物; 周昭王南巡沒有返回,我特來查問這件事。”楚國使臣回答說: “貢品沒有交納,是我們國君的過錯,我們怎么敢不供給呢?周昭 工南巡沒有返回,還是請您到水邊去問一間吧!”於是齊軍繼續前 進,臨時駐紮在陘。

這年夏天,楚成王派使臣屈完到齊軍中去交涉,齊軍後撤,臨 時駐紮在召陵。

齊桓公讓諸侯國的軍隊擺開陣勢,與屈完同乘一輛戰車觀看 軍容。齊桓公說:“諸侯們難道是為我而來嗎?他們不過是為了繼 承我們先君的友好關係罷了。你們也同我們建立友好關係,怎么 樣?屈完回答說:“承蒙您惠臨敝國並為我們的國家求福,忍辱接 納我們國君,這正是我們國君的心愿。”齊桓公說:“我率領這些 諸侯軍隊作戰,誰能夠抵擋他們?我讓這些軍隊攻打城池,什麼 樣的城攻不下?”屈完回答說:‘如果您用仁德來安撫諸侯,哪個 敢不順服?如果您用武力的話,那么楚國就把方城山當作城牆,把 漢水當作護城河,您的兵馬雖然眾多,恐怕也沒有用處!”

後來,屈完代表楚國與諸侯國訂立了盟約。

讀解

《齊桓公伐楚》春秋諸侯各國
據說,“春秋無義戰”。這意思是說,春秋是一個諸侯(軍閥?) 混戰的時代,大家都是為了實際的利益(攻城掠地、搶奪財富之 類)而打仗,大國憑藉實力搶奪、吞併小國,弱肉強食,沒有誰 是為了真理、正義而戰。
這種說法也許過於誇張,但齊桓公伐楚,似乎證明了戰爭的 不合道義。齊桓公尋找的藉口一望而知是站不住腳的,無法掩蓋 住恃強凌弱的本來面目,繼而赤裸裸地以武力相威脅。這一典型 事例足以讓人相信那時大多數戰爭的非正義性質,相信強者為王 的競爭邏輯。
《齊桓公伐楚》春秋列國形勢
不過,這場戰爭之所以載入史冊,引起人們的興趣,並不是 誰是誰非、誰代表正義和非正義的問題,而是在一個“無法無 天”、憑強力攫取利益的時代之中,弱者如何憑藉智慧保護自己的 技巧,以及在強大武力面前不甘稱臣的精神。
內在的智慧,通過巧妙的外交辭令表達出來,不費一兵一卒,以智慧的力量使敵手心理上先行崩潰,從而達到保存自己的目的。即使是撇開利益之爭一類背景,單是那些外交辭令本身,也足以 讓人讚賞和驚嘆不已:一來一往,針鋒相對,表面顯得謙恭、溫 和、禮讓,言辭又讓人聽起來不刺耳,而內在的凜然正氣,卻透 過溫和的表面使放手膽戰心驚。
可以說,咱們的祖先在這方面發展出了一整套曾在世界上無 人可比擬的智謀,使他們在戰爭藝術和戰爭謀咯方面處於世界上 的領先地位,至今仍讓我們嚮往不己。
智謀本身是中性的,是一種手段和技巧,可以用於各種目的 和各種場合保護。弱者可以憑藉它來保護自己,強者可以憑藉它來巧 取豪奪,陰謀家也可以憑藉它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實際 上,我們也看到了不少把智謀用於各種目的和場合的實例,從宮 廷政變,到坑蒙拐騙,從高層次,到低層次,應有盡有。
由此讓我們想到,咱們國人熱心並擅長於人與人之間的爭鬥, 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爭鬥。我們把自己的聰明才智過多地用在 了人與人之間的爭鬥之上,而不是用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為 更多的人造福之上。這是否同我們的謀略自古以來就特別發達有 關係呢?

背景

原文用精練的語言描繪了這場外交鬥爭的激烈場面,將齊桓公、管仲、屈完等人的形象描繪得活靈活現。選自《左傳僖公四年》。

評析

此文在記述春秋時代齊楚兩國的這場外交鬥爭時,並不是用敘述語言來記述它的過程,而是把“出場”人物放在雙方的矛盾衝突中。並通過他們各自的個性化語言和“交鋒”方式,把這場外交鬥爭一步步引向深入,直到雙方達成妥協,訂立盟約。這樣,即使我們明白了這場外交鬥爭的性質及其過程,又讓我們看到了各具情貌的四位歷史人物。楚國兩位使者,特別是作為楚平王“特命全權代表”的屈完,沉穩冷靜、不卑不亢的外交風度,堅毅果敢、不為威武所屈的外交風範,機智靈敏、隨機應對的外交智慧,都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作為政治家的管仲,他那熟悉歷史、諳於事故、無理也能說出理來的外交才情,以及齊桓公那種雖然驕橫霸道、軟硬兼施,卻也不失身份的霸主形象,也都讓我們過目難忘。總之,閱讀欣賞此文,不像是讀史,倒像是看一場高潮迭起、精彩紛呈的外交鬥爭話劇。
此文作為記敘外交鬥爭的一段史體散文,在語言的運用上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藝術境界。雙方出場人物,雖然使用的都是各具情貌的外交辭令,但並不覺得做作、生硬。而且,即使針鋒相對,也不金剛怒目;即使咄咄逼人,也不疾言厲色。尤其是楚國兩位使者的語言,更是柔中有剛,剛中有柔。
此文有的選本題為《齊桓公伐楚》,怕遠不如以《齊桓公伐楚盟屈完》為題好,因為此題雖然多了三個字,卻較切合此文的中心內容。這也給我們一個啟示:題目確實是文章的眼睛和窗子。

語法

賓語前置句——寡人是征(問)
——豈不榖是為
“之”的取獨用法——不虞君之涉吾地也
——貢之不入
“其”作副詞表祈使語氣——君其問諸水濱

出處

《齊桓公伐楚》選自《春秋左傳》
《左傳》是儒家經典之一,與《公羊傳》、《穀梁傳》合稱“《春秋》三傳”。《公羊傳》、《穀梁傳》是從政治和思想方面去解釋《春秋》,而《左傳》則從豐富的歷史材料去詮釋《春秋》。唐劉知幾《史通》評論《左傳》時說:“其言簡而要,其事詳而博。”對研究春秋史和遠古史提供了珍貴的史料。
《左傳》敘事敢於直書不諱,揭示事情的真實面貌,全書有關戰爭的文字較多,這些文字翔實生動,如晉楚城濮之戰、秦晉郩之戰、齊晉鞌之戰、晉楚鄢陵之戰,都有出色的敘述。善於敘事,講究謀篇布局,章法嚴謹,都是《左傳》的獨到之處。正因為如此,它在中國文學史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
歷代注釋《左傳》的著作頗多,西晉大學者杜預撰《春秋經傳集解》,把《春秋》與《左傳》合為一編。唐孔穎達遵循杜預注而為疏,成為歷史上最有影響的注釋之作。清洪亮吉撰《春秋左傳詁》、劉文淇撰《春秋左傳舊註疏證》、今人楊伯峻撰《春秋左傳注》,都是比較重要的注本。
《左傳》相傳是春秋末期的魯國史官左丘明所著。司馬遷首先認為《左傳》是左丘明所寫,自劉向、裴駰、劉歆、桓譚、班固皆以《左傳》出於左丘明。唐朝的劉知幾《史通·六家》亦稱:“左傳家者,其先出於左丘明。”

相關人物

左丘明,姓左丘,名明(一說姓丘,名明,左乃尊稱),春秋末期魯國人。左丘明知識淵博,品德高尚,孔子言與其同恥。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太史司馬遷稱其為“魯之君子”。左丘明世代為史官,並與孔子一起“乘如周,觀書於周史”,據有魯國以及其他封侯各國大量的史料,所以依《春秋》著成了中國古代第一部記事詳細、議論精闢的編年史《左傳》,和現存最早的一部國別史《國語》,成為史家的開山鼻祖。《左傳》重記事,《國語》重記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